一禾之宠(苏一禾林靖之)

一禾之宠(苏一禾林靖之)

导读:苏一禾林靖之小说一禾之宠,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一禾之宠全文免费阅读。宁王林靖之是大夏的脊梁,护着千万百姓,冷静自持,绝情绝爱,可自从娶了苏一禾,就变得不大正常。

小说介绍

苏一禾林靖之小说一禾之宠,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一禾之宠全文免费阅读。宁王林靖之是大夏的脊梁,护着千万百姓,冷静自持,绝情绝爱,可自从娶了苏一禾,就变得不大正常。林靖之揽着宫斗了一辈子,手段狠辣的苏一禾,高贵冷艳地对天下人说:“本王王妃柔弱不能自理,什么侧妃妾室,本王通通不要。”

苏一禾林靖之小说简介

苏一禾上辈子为了太子林靖成,假死逃过御赐的婚,斗了一辈子才勉强保住自己正妃的位置,却最终落得个相看两厌,郁郁而终的下场。
重生回到十八岁,苏一禾毅然扔掉假死的药,转头嫁给了林靖之。

一禾之宠全文阅读

苏一禾有两个哥哥,常年驻守边关,只有在年节时才偶尔得空回来,苏夫人三十岁才有了这个小女儿,又是自小在身边长大,一家人娇宠着长大,什么事都依着她,这才养成她如此骄纵的性子。
可她再怎么骄纵,苏夫人依旧是一句重话也舍不得说的,就连苏将军,气归气,却也只是自己不住地叹气。
“若是怕太子殿下为难于你,娘亲可让你哥哥……”苏夫人心想,待年节时,让儿子与太子说和说和,也许此事就平息了。
“娘,两个哥哥可是保家卫国的少将军,这些琐事,就不必他们费心了。”苏一禾笑着拥抱了一下娘亲,“该来的总会来,我定要自己面对才是。”
苏一禾夜里睡了一个舒心觉,从林靖成娶第一个侧妃进门起,她已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夜晚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次日清晨,苏一禾难得将自己收拾打扮了一番,不再像以往那般总是素着一张脸,手里拿着一把剑,时刻看着都像是要与人干仗一般。
她虽然不像两个哥哥长在军营里,但她自小就受到父兄的熏陶,想让她像平常大家闺秀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柔柔弱弱,那自是不大可能。
铃铛喜气洋洋地进来,准备侍奉苏一禾洗漱,却发现她已经将自己收拾妥当,惊奇地问:“小姐这是要去哪里?”
苏一禾爽朗地一笑,看着镜中自己十八岁年轻的容颜,心情格外好:“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快刀斩乱麻,今天我们就去见太子,将事情说清楚。”
“啊?”铃铛几乎要认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了。
昨天夜里,夫人将她叫去,特意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小姐为何突然就改变了主意,她挠着后脑勺想了半天,也不得其解。
她回去想了一个晚上,总觉得小姐是不是憋什么别的大招,怎么今天早上就当真要去与太子殿下说清楚了?
“啊什么?”苏一禾敲了敲她的后脑勺,“走,去陪娘亲用早膳。”
铃铛一脸懵圈,被苏一禾拉着直接去了前厅,用完早膳,便离开将军府。
太子府就在宫城边上,是这帝都华京城内最气派豪华之所,苏一禾上辈子住在这里时,总觉得这些高墙红瓦,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初时,还有爱她重她的靖成哥哥,她再怎么压抑,心里也是甜蜜的;再后来,林靖成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一个比一个妖娆可人,她这个正妃自然就显得十分寡淡无味,渐渐被遗忘。
如今再次站在这座宫墙下,苏一禾依旧有些喘不过气来,脑海中闪过上一世的一些画面。
就在此时,有马蹄声渐行渐近,苏一禾天生耳聪目明,听到这马蹄落地的声音,就知道这绝不是一般的马,像是经过训练的战马,却又比战马略逊一筹。
放眼整个华京城,也就宁王林靖之能用这样特别的马车。
苏一禾转身,拉着铃铛向走近的马车端正行了一礼:“臣女苏一禾,参见宁王殿下。”
马车在她们面前停下,一个雪白的人影从马车里闪出来,直接扑向苏一禾,将她扑了个倒仰,险些摔在地上。
“一禾姐姐,我都想死你了!”那个扑在苏一禾怀里的身影欢快地说道,“我就知道,在太子哥哥这里,一定能堵到你。”
听到这个声音,苏一禾蓦然僵在了原处。
……犹记得上一世,那年冬天格外寒冷,华京城外,一个年仅十六岁,白白瘦瘦的少女,紧紧拉着苏一禾的手,哭着说:“一禾姐姐,我不想嫁去那么远,看不到父皇母妃,看不到哥哥,看不到你……”
一滴泪落在苏一禾的背上,滚烫地仿佛要在她的肌肤上烙上一个印记……
“一禾姐姐?”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在苏一禾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眼睛这么红,太子哥哥欺负你了……走,我去给你报仇!”
“靖琬……”苏一禾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红了眼眶,慌忙拉住一脸愤慨,准备找林靖成“寻仇”的林靖琬,“没有,只是我也多日没见你,想念的紧。”
林靖琬与宁王林靖之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如今十四岁,是皇上唯一的女儿,从小被娇宠着长大,心思纯善,与苏一禾一直交好。
林靖琬立刻转头笑起来,她笑的时候,眉眼弯弯地,唇边有两个很深的酒窝:“我就知道,太子哥哥哪里舍得?”
苏一禾淡淡一笑,今天看来是见不到林靖成了,这些事情当着林靖琬的面说不合适,可若是不说清楚这件事,她又不想再见他,自然要去别处。
“你怎么坐着宁王殿下的马车,独自出宫了?”苏一禾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林靖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凑到她耳边,十四岁的少女,比她矮了半头,只好踮起脚尖,说:“姐姐,我是瞧准了二哥进宫去见父皇,才偷了他的马车出来的。”
“偷……”苏一禾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林靖琬急急地捂住了嘴,她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丫头。
苏一禾将捂在自己唇上的手拿下来,故作严厉地说:“这要是被皇上和宁王殿下知道了,你可仔细着挨罚。”
“一禾姐姐最好了,你一定不会忍心拆穿我的,对不对?”林靖琬立刻拿出她的杀手锏,嘟着唇,眨着乌黑的大眼睛,拽着苏一禾的衣袖蹭了蹭。
苏一禾的心立刻软成了一团,这样的林靖琬,让人不忍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真拿你没办法。”苏一禾笑了,点了一下她灵秀的鼻子,“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吃饱了,玩够了,再送你回去。”
“哇,太好了!一禾姐姐最好了!”林靖琬蹦蹦跳跳地拉着苏一禾上马车。
苏一禾一进马车,就有一股略显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马车里的陈设十分简单,座椅也冷石更地出奇,也只有林靖之这样常年行军打仗之人能受得了吧。

一禾之宠免费阅读

驾车的是服侍林靖琬的内侍官如意,如意这个名字是林靖琬起的,她喜欢将自己身边的人起一些诸如“如意”、“吉祥”、“平安”等等,这样的名字。
苏一禾将铃铛遣回去,她怕自己若是回去晚了,娘亲会担心,铃铛向林靖琬欠身施了一礼,便转身离开。
苏一禾刚坐稳,林靖琬突然凑得很近,将她吓了一跳:“你干吗?”
林靖琬紧紧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一禾姐姐,你到底喜欢太子哥哥,还是我二哥?”
苏一禾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让这个小妮子看出什么端倪了?
“太子哥哥对你很好,你喜欢他很正常。”林靖琬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地说,“可我二哥也不差啊,而且,而且更重要的是,你马上就要嫁给他了。”
苏一禾长舒一口气,原来她是说这个,淡淡一笑:“靖琬懂什么是喜欢吗?”
“当然了,我就喜欢父皇母妃,喜欢二哥,还有一禾姐姐,想和你们时时刻刻在一起。”林靖琬不服气地嘟着唇,“我就是知道什么是喜欢!”
苏一禾忍不住笑了,一切都回到了当初,林靖琬还是那个单纯的少女,而她再也不会过那种看不到希望的日子。
宁王殿下是大夏的脊梁,掌管大夏十万军权,从十五岁挂帅出征开始,已经五年过去,在边关百姓的心中,他就是战神,是救星;而在敌人的心中,他是活阎王一般的存在。
苏一禾与宁王在宫宴中是见过几面的,但都离得很远,从未能说上一句话,他们根本算不上认识,遑论感情。
她却觉得这样正好,没有感情,她就不必再伤心伤情,斗智斗勇,只需要做好自己,做好宁王妃。
他守住大夏,而她,守住他们的家。
一念及此,苏一禾竟觉得心里有一丝丝期盼她与宁王婚后的生活,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马车到街边时,如意停下了,扶着林靖琬和苏一禾下了马车。
林靖琬难得出一次宫,见了什么都稀奇的不得了,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还吃了很多民间有名的小吃、点心,一张小脸被撑得通红。
苏一禾一边打趣她吃得多,一边又买了很多小吃给她,简直有一种恨不能将天下所有好吃的东西都给她的感觉。
如意是有功夫在身的,跟在她们二人身后,大包小包地提了很多,却丝毫看不出费力。
林靖琬逛了一个时辰之后,总算觉得有些累了,便选了个茶楼,与苏一禾坐在二楼靠路边的位置,一眼可以看到街上的人来人往。
林靖琬撑着下巴,看着大街上,说:“一禾姐,你说民间这么好玩,为什么我就只能闷在宫里?”
苏一禾抿了一口茶水,淡淡地说:“靖琬可知,你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公主,有多少人羡慕你锦衣玉食的日子?”
“羡慕?”从小在宫墙里长大的公主表示不能理解,她有多想逃离王宫,只有自己知道,她眨了眨眼,“一禾姐姐,你羡慕吗?”
苏一禾笑而不答,她从不羡慕那样的生活,何况,她早就感受到了那宫墙之内的绝望与无助。
林靖琬不死心,又继续之前那个话题:“姐姐,下个月就是你与我二哥的婚期,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苏一禾知道,她自小便喜欢与太子林靖成在一起玩耍,年少时他们也的确有过真情实意,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她会嫁给太子时,皇上突然将她赐婚给宁王。
她知道,不是林靖琬一个人这么想,想必所有人都认为,以她的性子,必然不肯乖乖嫁给宁王的,她上一世,也的确那么做了。
苏一禾故作失落地叹了口气:“这是皇上的旨意,我愿或不愿,都不重要。”
林靖琬睁大了眼睛,简直不能相信这是从苏一禾嘴里说出来的话,她忍不住对自己哥哥有些同情,问:“那一禾姐姐,你嫁给我二哥,会忘了太子哥哥吗?”
“会!”苏一禾坚定地说。
而且,她已经在忘了。
林靖琬点了点头:“我相信一禾姐姐,我二哥为了大夏付出了很多,我希望他能找一个真心实意对他的人,而不是……”
苏一禾知道,林靖琬虽然心思单纯,但并不傻,这才是她今天来找自己的真正目的。
苏一禾郑重地颔首:“靖琬放心,宁王殿下光风霁月,是大夏的战神,我苏一禾就算是死,也会守护住他。”
这时,茶楼的楼梯上,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突然顿住,面色掩在阴影里,看不真切,只有锐利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林靖琬正与苏一禾说着话,突然觉出不对劲,她立刻笑着站起身,躲在了苏一禾身后。
苏一禾正纳闷,突然觉得二楼回荡的气息蓦然冷了下来,一个颀长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她只瞥了一眼那玄铁盔甲,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苏一禾立刻躬身一揖:“宁王殿下万安。”
林靖之瞥了她一眼,目光深若幽海,玄铁盔甲也难掩他清俊的容颜,侧脸如刀削一般精致,下颌的线条都在彰显着他的魅力。
苏一禾抬起头与他对视了一眼,便莫名其妙地有些心虚,立刻低下头去,不知自己方才的话有没有被他听了去。
林靖之与林靖成地眉眼都像皇上,所以还是有一二分相似,但他们二人的气度却完全不同。
林靖之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刀兵过体的冰凉气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只是名字,就能止小儿夜啼。
而林靖成却是那种温文尔雅的书生,他冲谁一笑,就会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暖意,忍不住心生好感,这或许,就是他身边总是女人不断的缘由吧。
林靖之朝苏一禾微微颔首,走向林靖琬,修长的食指轻轻点在她的额头上,语气竟是与他气度不符的温柔:“胆子越发大了,竟敢独自一人跑出宫。”
林靖琬心虚地笑了笑:“二哥看见了,我就是出来找一禾姐姐,没有跑去别处。”
林靖之略显干燥的手掌握住妹妹的手腕,直接便向楼下走去,林靖琬只来得及朝苏一禾挥了挥手,便消失在楼梯口。
林靖之将她塞进等着的马车里,站在原处,余光瞥了一眼二楼,突然吩咐旁边站得肩背笔直的黑衣少年:“将苏姑娘送回去。”
少年是林靖之的心腹,名叫司扬,他微微挑了挑眉,紧抿着唇走进茶楼。

小说推荐

转眼间一禾之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