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冲喜攻略(从夏方泽易)

豪门冲喜攻略(从夏方泽易)

导读:小说豪门冲喜攻略讲述的是从夏方泽易的故事,小编分享豪门冲喜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从夏想走人的,但看在方泽易给她开了八百万的待填支票后,还是表示愿意相信他能东山再起。于是她看着他辞退司机厨师,送她塑料项链。

小说介绍

小说豪门冲喜攻略讲述的是从夏方泽易的故事,小编分享豪门冲喜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从夏想走人的,但看在方泽易给她开了八百万的待填支票后,还是表示愿意相信他能东山再起。于是她看着他辞退司机厨师,送她塑料项链,中奖才去度蜜月。从夏:好可怜,八百万要不算了……

从夏方泽易小说简介

从家一朝落败,从夏穷得厉害,混迹娱乐圈借了两次方家的东风后,没想到方家找上门来了。
她战战兢兢,却不想方家老太太递了张五百万的支票,要她给昏迷不醒的方家大少爷冲喜。
她很快见到了那位名义上的老公,名字熟悉,眉眼也熟悉。很显然就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迷妹无数每天要在走廊上晃荡八百次的面瘫逼王方泽易。
一个月后,方泽易醒了,看了眼床头的支票歉然一笑:我们方家,快要倒了。
从夏:空头支票excuse me?!

豪门冲喜攻略全文阅读

《江湖月》算一部用来捧新人的小成本网剧,说的是江湖纷乱之下,女主角花月容作为隐世已久的葬花宫少宫主被迫出山,携着秘籍《藏月谱》前去支援武林正道,然而魔教处处作乱,偷走了这本《藏月谱》,无奈之下,她只能和正派少侠程允,也就是男主角一道去找秘籍,一路历险,他们结交到不少同道好友,故事也就此展开。
而盗取秘籍且处处与他们作对的的魔教圣女苗依,就是这部剧的女三号。
从夏收到剧本的时候挺懵的,她没想到,王经理说把女三号给她还就真给她了。
她虽然在学校上过几节表演课,但到底不是这个专业的,看完剧本后就匆忙报了班,每天认认真真往老师那儿跑,至于方先生这号人物,也就暂时抛到了脑后。
直到开机仪式前,导演组了个饭局。
地址在寸土寸金的水云汀,弄了个大包间,演员导演齐聚一堂。
小张作为导演助理,见着谁都招呼,只是见着她之后,热情程度明显上了八个度。
从夏这时候又晃过神来了。
方总,他们还以为她和方总有关系来着。
她抿抿唇,冲小张道:“方总……”
小张眼睛一亮:“方总要来?”
“我不知道啊……”
“你都不知道那我们就更不知道啦,快***吧!”
包间里觥筹交错,气氛融洽,因为都是新人演员的缘故,从夏很快也和他们打成一片。
演女主的林静怡和她坐在一道,悄悄问:“你签的是哪家公司啊?”
从夏:“我还没。”
最近有两个公司找她,然而条款太过霸王,她一直没敢签。
林静怡闻言一拍手:“啊我知道了!”
“什么?”“方总让你来的是不是?”
“原来是你,我说为什么只有你进来的时候,王经理压根不敢调戏你!”
林静怡很兴奋,她说:“我也是星娱的,他们都说方总是咱们上层领导里最帅的,完全不输潘淮,但我还没见过!”
话音刚落,饰演男主的潘淮也凑了过来:“比我帅,谁啊?”
都是自己造的孽,从夏双眼泛空,她摇头:“我也没见过啊。”
潘淮提前入戏,双手抱拳笑:“姑娘说笑了。”
林静怡也学他:“魔教圣女嘴里就是没实话。”
从夏低头掏手机,她得查查星娱方总到底是哪位。
然而手机还没掏出来,对面又喊她了。
王经理表情微绷冲她招手:“从夏,你过来一下。”
想了想,又飞快添上一句:“导演喊你,不是我。”
她不明所以,挪开椅子一路往导演走去。
导演笑问道:“从夏,准备得怎么样啦?”
“最近都在上课,希望到时候不会给剧组进度拖后腿。”
“没事儿,知道你学舞,好几回都拿的第一吧,我给你添了舞蹈的戏。”
“谢谢导演。”
“不用紧张。”导演见她表情不对,又安抚道,“你的实力我肯定放心的,你可是方总头一个推荐的!”
从夏垂下眼,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导演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长得确实精致,尤其一双眼,说不出来的清纯和妩媚,两者交织在一起竟然也不显突兀,她现在又这样害羞地垂着眼,和方总一定关系匪浅,他继续打探道:“不过好久没有方总的消息了,他最近忙什么啊?”
她哪儿知道啊,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方总。
不过是之前使了个小聪明,顺着小张的话往下走,一不留神,居然到了现在这个境地。
造孽啊……还是自己造出来的……
从夏看了眼眼前一大桌的人,心想豁出去了,这个角色没了就没了。
她提高了音量:“我其实不认识方总。”
话音落完,一室沉默。
十多双眼睛都直直望着她,眼中震惊难掩。
从夏却呼出一口气,这样也好,起码不用想着怎么去掩饰她并不认识方总的事实,也不用想着去抱他的大腿了。
“很抱歉。”她微微颔首,“导演,我先走了。”
她提起包离开,只是手还没搭上包间门把手,门倒是从外头推进来了。
一张年轻男人的脸映入眼帘,正好和她对上视线。
她往旁边挪了挪,让出道来。
男人却没抬脚。
他扬唇笑了笑,开口道:“从小姐?”
从夏抬眼:“你找我?”
“老夫人派我来接你。”他微笑不减,微微侧身让她先行,而后看向导演,“许导,我先接从小姐走了。”
“诶好好好,陈助理你们先去就是。”导演反应过来,笑得灿烂,而后又一声令下:“好了我们低调一点!不要因为从夏她认识方总就不停地找她打探消息,知道了没有,别到时候传出去,大伙都说我们《江湖月》剧组个个是大喇叭,丢不丢人呐!”
“嗯嗯嗯!”“对对对!”“是是是!”
一时间,应和声充满了整个包间。
从夏出了一身冷汗。
哪个陈助理,哪个老夫人啊,该不是方家的吧?
玩脱了,她完了……
她跟着陈助理停在锃亮的豪车前,不再上前:“请问,老夫人找我什么事啊?”可不可以不去啊她真的很害怕!
陈助理神色认真,不由分说地打开车门:“是很重要的事,老夫人说一定要见到从小姐你才行。”
看来逃是逃不过了,从夏上了车,一路酝酿要怎么道歉才行。
方家很快到了,整一个大的中式庭院,瑰丽豪华得不成样。
从夏一路往前走,只觉得自己脑子有泡,竟然得罪方家。
陈助理停在门前,向她指路:“老夫人就在里面。”
从夏深吸一口气,嘴里憋着对不起,慢慢吞吞往里去。
大厅里没人,她觉得有些怪,正要转身去找陈助理时,眼前又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仪态端方气质不凡的老太太,还有一个身着白袍黄符黑珠的……法师?
这个组合就他妈离谱。
从夏到了嘴边的道歉愣是给吞了回去。
最后还是老夫人先开口:“你是从夏?”
法师接着开口:“我算的没错的话,你今年23岁,高中在江城三中念的,家里去年破产了是不是?”
人口调查吗?
从夏往后退了一步。
“别站着了,咱们坐着聊吧。”老夫人拉着从夏坐到沙发上,慈眉善目的。
从夏松了口气,好像也不是很可怕来着。
紧接着,老夫人喝了口茶,慢悠悠道:“我听说,是我大孙把你送到剧组的?”
被摸透了底细的从夏瞬间欲哭无泪,她摇了摇头:“不是,方先生和我并不认识。”
老夫人眼风一扫:“那他们怎么会这样说呢?我大孙可从来没传过绯闻的。”
从夏唰地起身认怂:“对不起,是我的错,当时误会了,我也一直没说清楚。”
“这样啊。”“……嗯。”
花纹精美的陶瓷杯被放下,发出清脆的响声,老夫人笑了笑,抬手将她拉着坐下:“从夏啊,其实我今天喊你来,也不是只有这一件事要问问的,我有个忙,还想请你帮帮。”
理亏的从夏:“您说。”
“我大孙前段时间意外出了车祸,现如今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醒不来,医生看了也没用,我这就请了个大师。”老夫人指了指站在旁边不断甩拂尘的法师,“他倒是有个办法。”
从夏心里咯噔一下,难怪导演说最近都没有方总的消息,原来是出事了,但……她瞄了两眼法师,医生治不好,请他就有用了吗?
老夫人继续道:“说是冲喜这个办法可行,合了生辰八字阴阳五行,你最合适,你说你和我大孙,是不是有缘分?”
现代社会了,还搞冲喜这一套?
从夏睁大了眼睛。
老夫人继续加力:“你家里的那些债,方家帮你还,以后在外头,也不会提冲喜这两个字,况且你那个剧组,不是都说你是方总的人?再者冲喜这一活儿,我只要你管到他醒了,他醒后,你们俩自己打算,如何?”
这话一出,从夏意识到,她这个时候答应给方先生冲喜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家里的债能还了,也不用去圆剧组那个谎。
“同意吗?”老夫人笑得慈眉善目,手上力道却不轻。
从夏怔了几分钟,仍旧纠结。
陈助理很快来了,拿出空白的支票。
从夏摆手,她不接那张支票,接了就真得去冲喜了。
老夫人却很快签上名:“这支票我先签了,你要答应,以后泽易真醒了,这数额你自己填上,我刚刚也是心急,你要是还没考虑好,不如先跟我上去看看他?”
她说完起身往楼梯口走去,没头没尾道了句:“方家人,眼光向来不错。”
从夏跟上,等人都到了楼梯口了才猛然反应过来。
泽易……方泽易吗?
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个……方泽易吗?

豪门冲喜攻略免费阅读

当自己混得挺惨后发现曾经校友是顶级富豪是一种什么体验?
当自己莫名其妙成了曾经校友最合适的冲喜对象又是一种什么体验?
从夏心里……五味杂陈。
她看着躺在大床上的方泽易,身高腿长的,显得有些清瘦,面容隽秀清雅,即便闭着眼,眼尾的弧度依然微微上挑,有夕阳透过落地窗,浅浅地映照在他身上,根根挺翘的眼睫在下眼睑处落在一片阴影,更显得他沉静。
面对着这张记忆里仍旧熟悉的脸,从夏闪过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
病美人……嫁给他好像怎么都不亏的样子。
但是冲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着像是睡着了,但也这么多天都没醒。”老夫人叹了口气,上前抬手碰了碰透明的管子,“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什么时候能拔了。”
护工在旁边不断地收拾着注射器一类的东西。
从夏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视线落到方泽易脸上。
“方先生,高二的时候转到我学校,是我的校友。”她没打算瞒着,冲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看她一眼,不见多么惊讶:“那真是缘分天注定。”
缘分是不是天注定不知道,但从夏准备把冲喜这事交给老天决定。
她默默上前,心里念道:要是动了,我就答应。
方家给的***太大,他能动的概率太小,她想给自己一个拒绝的机会。
步子慢慢往前挪,从夏死死盯着方泽易。
然后往前不过两步,就见他那只输液的手,轻轻抖了两下。
动……动了?
从夏大惊,腿一缩,回了原来的位置。
只是他轻轻抖了两下后,一切又恢复如常,再没了动静。
老夫人看着她:“怎么了?”
从夏:“他的手……好像动了。”
护工也停下了动作,屋子里陷入静谧,老夫人盯着方泽易看了许久也没见什么动静,她最后收回视线,将支票塞进从夏手中:“你要决定好了,就把冲喜提上日程吧,泽易能早点醒来,那是最好。”
许了愿之后把自己挖入坑底的从夏默念:一切都是天注定,有便宜不占***……
尘埃落定,法师算了算日子:“三天后,傍晚六点,是最好的时间。”
从夏为难:“可是三天后,正好是我们剧组的开机的日子。”
老夫人看了眼法师,法师很快甩了甩拂尘,很为难的样子。
从夏仔细想了想:“好像也可以,三天后只是开机仪式,晚上我可以过来一趟。”
《江湖月》在江城附近的影视城中拍摄,正好方便了她。
“既然这样,我明天去从家拜访你爸妈,把这事儿说一说,往后你就住到方家来。”
从夏临走前,手里被塞上一张信封,老太太拉着她的手,亲自送她。
天色渐渐暗下,车窗外霓虹闪烁,从夏拆开了信封,里头是一沓方泽易的信息,公司地址,办公室位置,所有的车牌号,还有十几张卡,最离谱的是,各种社交账号密码都有?
陈助理很上道,他在从家门前停下车后,打开车门:“方太太,到了。”
从夏张了张嘴,实在无从纠正,只好道一声谢往家走。
接下去,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她要怎么才能说服她爸妈?
一个小时后。
从文远捶腿:“不去,嫁给一个植物人,他一直不醒怎么办?”
翁松月擦眼泪:“方家得罪就得罪了,哪能真的嫁过去。”
从文远:“不用他们帮着还债,我们自己还!”
翁松月:“这可是冲喜啊……”
从文远:“夏夏你告诉他们要相信科学!”
翁松月:“还有相信医学!”
从夏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但是我答应了啊……”
不仅仅是还债,还有你们女儿之前脑子抽筋占了人家方总便宜被发现了啊!
“那怎么办……”翁松月揩了揩眼泪,灵光一闪,“我想着了,你去和方家说,你有男朋友。”
“我哪里来的男朋友?”
“你答应那个高中同学,叫李……李谦的那个,上个月,我还见他来找你,他不是喜欢你?小伙子那么好,你先处处看啊。”
从夏叹气:“他喜欢我那是高中时……”
话还没说完,她飞快起身,一下就往自己房里跑去。
翁松月和文从远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直到十多分钟后,从夏又从房里出来,手上拿着一本高二物理练习册。
“我高中的时候就暗恋方泽易了。”她开口,扔下一颗重磅炸弹,紧接着递过书。
翁松月接过一看,平平无奇,而后翻开,映入眼帘的三个字让她眉心一跳。
方泽易。
三个字雅正端方,遒劲有力。
一看就不是自己女儿能写出的。
她哑声:“这……”
从夏接话:“这就是证据,我要不是喜欢他,能留着这本书吗?去年搬家,我都没舍得扔。”
这听着确实……从文远和翁松月对视一眼,彼此都觉得可信度很高。
“但他现在醒不来啊,他要一辈子都醒不来,你还能喜欢他一辈子?”
从夏拿回书,知道自己只需要再加一把力,当即胡诌道:“我今天见着他手动了好几回,说不定,过几天就醒了。”
从文远和翁松月沉默。
从夏挤出几滴泪,根据前段时间上的表演课发挥演技:“我喜欢他这么久了,机会摆在眼前,我总不能不争取吧?以后他醒了,老夫人肯定就不会来找我了!”
文从远最见不得女儿哭,他移开视线:“夏夏,你要自己考虑好,这不是儿戏。”
翁松月当年也突破重重万难才嫁给文从远,哪怕现在他们落魄了,也甘之如饴,她叹了口气,推着轮椅往房里走:“以后要真不会后悔,那就去吧。”
解决了爸妈,从夏松了口气,但想到刚刚撒的慌,又觉得臊得慌,她翻开练习册,看着方泽易三个大字,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还记得和他的第一次见面。
十七岁那年,高二头一次月考。
从夏因为发烧去医院挂水,错过了语文考,临近数学这一门,她又发现准考证给丢了。
学校这回正经得很,说一切制度要向高考靠齐,没有准考证就是不能进考场。
她心想不能参加也好,反正她头晕得要死,谁知道老班训了她一顿后,给安排到了最后一个考场。
从夏原本就昏昏沉沉,一想还得考数学更晕了,到了教室见到年年倒数第一没变过的何元伟后,就在他后头坐下了,倒头就睡。
最后一间考场向来很吵,她睡不安稳,偏偏后来,还有有人不断地敲着她的桌子。
十几声后,从夏火了,她抬眼瞪他:“干嘛啊?”
眼前骨节分明的手收了回去,一张清隽帅气的脸映入眼帘,从夏只见他皱了皱眉:“这是我的位置。”
又是一个丢了准考证的……
大概是因为他生得好,从夏态度好了些:“没证的随便坐就是,你坐我后头吧,我头痛,懒得挪了。”
他还是不动,冷眼看她。
“不要那么死脑筋嘛,要会变通。”从夏抬手将人往后一拉,正正好好拉到凳子前,“这有那么多位置,你随便坐一个,没关系的。”
从夏说完又给他看手上针孔,可怜兮兮的:“同学,我生着病,头很晕,站不起来。”
他没理她,然而僵持几秒后,挣开了她的手,最后还是坐到了后头那个位置。
数学考得浑浑噩噩,从夏考完就请假走人,回家吃药睡了一晚上之后终于好了很多。
到了第二天最后的物理考试。
何元伟敲她桌子:“等会物理给我瞅瞅呗。”
从夏不知道倒数第一居然也有这种上进心,但她爱莫能助:“我物理没及格过啊。”
何元伟恍然大悟:“你艺术生哦。”
“对啊。”
她和何元伟正聊着,身边突然走过一人,带起一阵风,风里有淡淡薄荷清香,让她脑子都清醒不少。
后座的凳子动了动,她回头一看,还是昨天那个酷哥。
很快,何元伟压低了声音:“你后头那个转校生,成绩可牛,你问问能不能给我们传个答案。”
转校生,从夏再度回头瞄了眼,他的准考证就摆在左上角。
姓名:方泽易。
座位号:1625。
1625,不就是她现在坐着的这个位置吗?
敢情这位置真是他的!
从夏眉心一跳,底气不足,正要转回去,就见他抬了抬眼,正好对上视线。
“那个……我前面那个同学问你能不能给他传物理答案。”她选择出卖何元伟。
酷哥还是很酷,声线偏冷:“不可以。”
“哦。”她转了回去,冲何元伟摇头,“他说不可以。”
何元伟哼了一声:“真小气。”
从夏不敢应和,好歹她抢了人家位置。
且今天依旧打算霸着不走。
一个半小时后,物理收卷,从夏和何元伟目光呆滞。
何元伟道:“我看到你的答卷了,我好多题和你一样,错的肯定很多。”
从夏:好气!
“你怎么就不知道回头瞄一眼。”何元伟恨铁不成钢。
身边又飘过薄荷香,酷哥走了,压根不想搭理他们。
从夏撇撇嘴,上讲台拿练习册,一眼见着两本一样的,翻开一看。
一本写着从夏,一本写着方泽易。
她拿起书,追上前面一道身影。
“同学,你的练习册。”她叫住方泽易。
他扭头,拿过其中一本,随意翻开看了眼。
“谢谢。”他转身又走。
物理练习册这种东西,只有在考试前才会被从夏临幸。
所以当一个月后的第二次月考前,从夏看到那不属于自己的,做得满满的物理题册后,并没有想到要给人送回去。
她只觉得,赚翻了!

小说推荐

豪门冲喜攻略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