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失宠世子后(沈谣顾宴)

嫁给失宠世子后(沈谣顾宴)

导读:主角是沈谣顾宴的小说叫做《嫁给失宠世子后》,嫁给失宠世子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嫁过去时,偌大的宅院就顾宴一个人,他撑着醉醺醺的身子,形容憔悴,冷冽的眼满是嫌恶,厉着声音喊她滚。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谣顾宴的小说叫做《嫁给失宠世子后》,嫁给失宠世子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嫁过去时,偌大的宅院就顾宴一个人,他撑着醉醺醺的身子,形容憔悴,冷冽的眼满是嫌恶,厉着声音喊她滚。整个汴京城都等着看沈谣怎么被折磨而死。

沈谣顾宴小说简介

沈谣是个小官家庶女,有天她梦见官家把她赐婚给失宠的平亲王世子,世子喜怒无常,阴鸷嗜血,她想也不想拒绝了。
后来她嫁给了战功赫赫的威北王,谁想到威北王一朝谋逆被官家诛了九族,她嫁过去不到三天就丧了命。
醒过来后,赐婚的旨意如期而至,她毅然决然选择了世子顾宴。

嫁给失宠世子后全文阅读

沈谣冷眼看着她这副天真无辜的样子,从小到大,她便顶着家里最小的女儿名头到处招摇,小时候是童言无忌,长大了就是单纯无辜,说什么恶毒的话都是无心之失。
可现在,这不是沈家了,她也不是沈家二姑娘了。
沈谣眸里沉静如水,并不挪步,一副撵客的架势,脆生生的声音带着清冷:“这里是王府,妹妹说话可要注意,别再拿你的无心之失连累了在朝中做官的父亲。”
沈兰不屑的哼了声,她走近了几步,凑到沈谣跟前,笑容甜美:“姐姐,你还真以为自己嫁了个王爷啊,这满汴京城谁不知道您这屋里头的那个世子,诶,那是失了宠的。没了官家的疼爱,还不是活的跟个庶人一样。嘁,吓唬谁呢?”
沈谣本不愿与她一般见识,可她竟然口无遮拦打诨起了世子,她顿时推搡着沈兰,声音冰冷:“出去,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这周遭住着的都是贵戚王侯,你若不想闹个没脸,便自己掂量着办!”
“别,别啊我的好姐姐。”沈兰被她推了个趔趄,还好身后婢子及时扶住了,她赔着笑:“妹妹只是随口一说,你就当我年纪小,别往心里去,我真的没那么想,而且我今天来也是秉着爹爹和大娘子的意思,给你送一些衣裳首饰。他们怕你过的不好,惦记你呢。”
说完,她理了理弄皱的衣袖,飞快冲身后吩咐道:“你们两个,还不快把东西抬***!”
“是。”
沈兰扭了扭身子,鲤鱼戏水般掠过沈谣去了平房大厅,她水灵的眼眸四处打量,陈设普通,家具破旧,这样的景象似是看不够一般,越看眸里的喜悦越多,几乎笑的合不拢嘴。
她走到西厢,见床上只有一床叠得整齐归整的被褥枕头,眸里飞快转动,几乎是一瞬,她以手掩面,惊呼道:“姐姐,你和世子分房睡啊?”
追上来的沈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
她能留在这里以后很好了,顾宴又怎么会容许她去他的屋里睡。
可眼下被沈兰看见了,回到家里定要添油加醋的说一通,也许,明日满汴京都知道了,那她,便是怎么都抬不起头了。
沈谣心虚的厉害,身子有些瘫软无力,白嫩的小手堪堪扶着门框,指甲似要嵌入门上老旧的木头里,该怎么解释呢?她若编了瞎话隔壁顾宴会不会听见,可不说好像圆不过去这个事儿。
怎么办呢……心神犹豫间,沈谣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若细细听,还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谣谣,别生我气了,你一生气我心都要疼死了。”
沈谣一脸惊惶的回头,却见顾宴不疾不缓的走过来,站在她身边,修长的指节拂过她额间垂落的软发,素来漆黑淡漠的眸溢着几分缱绻,他指节缓缓向下,勾着她的下巴:“你说你闹脾气就闹吧,还非要分房睡,仅仅这分开的一晚上,我就想你想的睡不着。”
顾宴煞有其事的握着琬宁纤细的指尖点着眼下,挑眉问:“瞧见这乌青没?”
沈谣身子仿佛凝滞了一般,只怔怔的看着顾宴,他怎么,怎么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说这么肉麻的话?偏偏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还脸不红心不跳的。那温柔深情的眼神,若不是知道他素日的嘴脸,她几乎都快信了。
半晌,她才茫然的点点头:“嗯啊,看见了。”
顾宴心满意足的笑笑,随后在沈谣不可置信的眼光下,轻吻了吻她的指尖。
肌肤接触间,沈谣觉得一片柔软蜻蜓点水般掠过,明明他的唇很凉,可她却觉得指尖烫的厉害,连带着耳根都软软的,直发烫。
顾宴手腕稍***,便把沈谣轻松搂在怀里,宽大的袖袍顷刻便笼着她娇小的身形,随后他这才注意到了一旁的沈兰,漫不经心抬眸,语气冷冽如同冬日里的寒潭:“你是谁?”
沈兰目光呆滞的看着顾宴,仿佛听不见一般,直直的看着他。
眼前的男子眉峰微挑着,漆黑的眸幽深璀璨,薄唇噙着一抹笑,虽只着了一身家常外袍,可依然难掩挺拔端毅的身姿,仿佛画师笔下的神仙人物般。
日光落在他身后,如画般精致面容仿佛镀上一层细碎的光芒,气势斐然。
这就是平亲王的世子吗?
沈兰做梦也想不到那个传闻中失宠的世子竟然长这样,从前他风光的时候虽有耳闻,可也仅仅停留在别人的描绘中,不曾见过本人。
沈兰似大梦初醒,竟下意识的福了福身子,行了个常礼,声音如蚊:“我是沈家三姑娘沈兰。”
行完礼后她也没觉不妥,只觉得脸颊发烫,到处都热辣辣的。
沈谣觉得沈兰很反常,又偏头看了看顾宴,见他唇边挂着抹讥讽,便知沈兰要遭殃了。
从前他一做这个神情,就是要开始损自己了。
顾宴似笑非笑的睨着沈兰,手指把玩着一截沈谣柔软的青丝,淡淡问道:“你爹是谁?”
沈兰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眸子微讶,不明所以答:“我爹是正五品谏议大夫沈崇荇。”
“哦?”顾宴挑眉:“沈大人好歹也算是文官出身,没想到教养出来的女儿却不是个东西。”
东西?
沈兰吃惊的看着他,他竟然说自己是个东西?
顾宴抬手点点,上挑着的眉梢写满了不悦,冷着声音道:“给世子妃娘娘道歉。”
沈兰这才反应过来,沈谣再不济如今也算是世子妃了,身份自然不言而喻。可她想着拿世子自己都自顾不暇怎么还可能管沈谣,所以这才放心大胆的踩着她。
可如今世子竟然替她出头了!
平亲王府虽然被抄了家,可官家却并没剥夺顾宴世子的身份,宗碟里也还是有他的名字,论理来说,她是要给沈谣行礼的。
可是这个卑贱的庶女,她怎么配的上自己的道歉,又怎么配的上世子的维护!

嫁给失宠世子后免费阅读

沈兰心里百般不愿,可忌惮着头顶上那冷若冰霜的眼神到底还是服了软,世子虽然外表清贵出尘,是难得一见的俊朗出尘,可她刚刚分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是打心眼里的胆怵和害怕。
沈兰微微弯着身子,不情愿道:“小女不懂规矩,请世子妃娘娘见谅。”
她行完礼后再没心情在这儿站着,垂着头匆匆道:“世子妃,父亲让你明日回门,可勿要忘了。”
说完,沈兰抬头,眸里划过一抹嫉妒与憎恨:“若您真的和世子感情真的很好,就千万别一个人孤零零回来啊。”
说完她带着两个婢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兰始终不信世子能对沈谣这么好,这嫁过来才短短几日,难道世子就爱上了她?纵使她容貌确实很美,可世子那样尊贵的人物,什么美人儿没见过,能被她迷了去。
若真想探出个究竟,必得等明日回门时候观察,她们起码要在府里待上小半日,沈兰不信这二人会一点破绽露不出。到那时,她再一戳破,看沈谣怎么收场。不过是个被推出去的替嫁庶女,还真以为自己捡了高枝成了娘娘呢。
沈兰自小便压着沈谣一头,处处优越着长大,她已经习惯沈谣什么都没她好,无论是首饰还是衣裳亦或是父亲的宠爱,她从来就没有输过。这一次,她也绝不容许沈谣过的日子比她好!
屋内,沈谣见沈兰走了,便微微挪了身子躲出来。
被顾宴就这么搂了许久,她脸颊烫的厉害。顾宴今日管了她们家的事儿,是怕丢了王府和他的面子么?
沈谣想了想,觉得只能是这个答案。宗室家族的人一向最看重脸面,顾宴应该也不例外。
如此,她轻松多了,低头向顾宴道谢:“今日多谢世子了,我这个妹妹从小宠到大的,骄纵惯了,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顾宴垂眼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犹如煮熟的虾子般,不禁抿唇,淡淡道:“你哪里看到我跟她一般见识?”
沈谣懵然抬头,想想也是,顾宴怎么会把这种小事儿往心里去呢,方才解围可能也是顾忌的面子,毕竟这里是王府,而自己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不好太过难堪的,且传出去也不好听。
沈谣点点头:“是,那我去做饭了。”
“等等。”
顾宴狭长的眼睑染着一抹笑意:“今晚,我要吃虾子。”
沈谣愣了一下很快便答应了,她浅浅笑:“我现在便出去买。”
说完她便回屋打算换身衣裳出门买菜,站在原地的顾宴见她如此天真懵然,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薄唇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她还是笑起来好看些,迷糊糊的,率直可爱。
不过想到方才她那个庶妹仗势欺人的样子,顾宴眼色便沉了下来,若今日他不在家,小姑娘怕是要被欺负了去。
便是被欺负哭了也不会告状,难道她看不出这屋里谁能替她撑腰么,真是个蠢姑娘。
日落之际,晚霞烧红了半边天,褪去了白日的喧嚣与热闹,傍晚的街道十分宁人。
汴京城国朝富庶,一到了晚上,街道边就会亮起漂亮的花灯,琬宁拎着虾子和青菜顺着一边的石子路蹦跳走着。
她从小在这长大,很喜欢看晚上的汴京城,城墙楼宇巍峨华美,像是一只蛰伏的尊贵巨兽,举手投足间皆是贵气。
沈谣回家时已月上中天,锁好了门,转身时她见顾宴屋里亮着灯火,约莫是在看书,就赶紧去小厨房鼓捣了。
晚上准备弄锅子吃,先烧好了一壶热水倒在锅里,左边是她的番茄浓汤,右边清水汤,不知道顾宴能不能吃辣,沈谣没敢弄辣汤。
沈谣熟络的洗好菜,切好,然后就把这些都端到院子里的石桌上,盘子碟子摆放整齐,看着汤水咕嘟咕嘟沸腾起来,冒着白色的热气,她脸颊笑意,冲屋里喊道:“世子,吃饭啦。”
半晌,顾宴从屋里出来。
月色如银,高大的槐花树下,沈谣正在弯身摆弄碗碟,露出雪白鹅颈,腰身被丝带束的紧紧的,勾勒出美好身形,一缕青丝散落在眉间,平添了几分撩人的意味。
顾宴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回头在柜子里启了一坛子酒拿出去。
他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挑眉问:“喝点?”
沈谣局促笑笑,摆手回绝:“世子,我不会喝酒。”
“哦。”顾宴想想,道,“改日给你弄点桃花酒,度数低,不上头,挺适合你们女孩子家喝。”
沈谣点点头,听到那句适合女孩子家心里怪怪的。可能他从前给别的女孩子调弄过吧,沈谣甩甩头,让自己不去想这些。
顾宴出来时,她放了几个虾子,现下已经煮熟了,红红的,须子伸的老长,体型硕大,很新鲜。
她夹了一个给顾宴,小脸笑道:“世子,虾子熟了,有点烫哦。”
顾宴一杯酒下肚,眼色轻漫了起来,看向沈谣的目光带着一丝探究,他淡淡道:“我不爱吃虾。”
沈谣微讶:“可是世子你说的晚上想吃虾啊。”
顾宴又倒了一杯,眯眼看她,语气揶揄:“下午那会儿看见你的脸很像虾子,便突然想吃了。”
随后他便瞧见沈谣白净的小脸渐渐变幻,不一会儿就涌上了淡淡的红晕,他轻笑出声,拿银筷点着:“对,就是这个颜色。”
沈谣手托着腮,只觉得烫的紧,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她想起了,下午沈兰在的时候,顾宴吻她指尖的时候她想多了……她记得当时自己是脸烫得厉害,定是那时被顾宴瞧见了。
沈谣暗自叹气,又不知道怎么解释,顾宴是为了替她解围才会做出那样动作的,本来是一件很干净纯粹的事情,都是她想偏了。
“唉……”她唇边溢轻微的叹气声,只低头的在锅里拨弄蔬菜,挑拣来吃,根本不敢抬头。
倒是那厢顾宴好似喝多了些,打开了话匣子。
他目光深远,望着夜幕上的星子,半晌,突然道:“听说你很小的时候就没了亲娘。”
沈谣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只是提到她小娘,不免有些低落,她“嗯”了一声:“很小的时候,我小娘就不在了,但是我还依稀记得她的样子,一身白衣,温婉柔和,总是笑着。”
顾宴仰首,一杯酒下肚,眸光变得细碎迷离起来:“我也很久没见到我母妃了,很想她。”
沈谣点点头,平亲王妃随着王爷一同没了,顾宴肯定是很伤心的。
她劝道:“世子,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这些还活在世上的人就更要好好的活下去,王妃已故,你还是要看开些啊。”
顾宴突然把杯子摔到桌上,眸色摄:“他不是我母妃。”
沈谣诧异的看着他,平亲王妃就这么一个嫡出世子,怎么能不是他的母妃呢?
顾宴语气低迷,清冽的声音不同往日,有些暗哑:“我母妃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我甚至都没见过她几面,她就死了,真是可笑。不过还有更可笑的,我叔叔告诉我,是我父亲亲***了她。”
沈谣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顾宴是被抱养来王府的,这样或许说的通。不过她以前好像隐隐听过大娘子她们谈论,说平亲王府的小世子跟王爷一点也不像,反而很像官家。
官家和王爷是兄弟,按理来说像也是正常的,可关键的就是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全汴京城的人也都议论可能是世子太像官家,所以才得官家多年疼爱,恩宠不断。
沈谣有些匪夷所思,她心惊的看着顾宴,他喝的有些薄醉,狭长的眼尾泛着淡淡的红晕,少了几分冷厉,倒真的很像官家。
据说官家在数年前从韶山回来后闭朝七日,再上朝时整儿个人面容憔悴,似是数日间苍老了十几岁一样。
顾宴说他父亲亲手杀了母亲,这……
若顾宴真是官家的孩子,那为什么她母亲没被娶进宫做妃子呢?而陛下到底又到底喜不喜欢顾宴,若不喜欢为什么留着一条命,也没被贬为庶人,还留着世子的名头,若喜欢为何又迁怒于平亲王一家。
沈谣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她可以肯定得出结论,顾宴的身份定不简单。
夜深了,风徐徐吹过来有些凉,沈谣只穿了一件薄衫,她缩了缩身子,见顾宴伏在桌上似是睡着了,心觉不妥。
她小跑回屋穿了件外衫,又给顾宴拿了披风。她小心的扶着顾宴,把披风盖到她身上,轻声道:“世子,回屋睡吧,外头凉。”
顾宴意识朦胧间,只觉得身上一暖,随后便闻到一阵很好闻的香味,他大掌一抓,便抓到一片柔软。
月色如画,浓雾层层弥漫开来,微风掠过,槐树叶“簌簌”作响,沈谣身子微微颤栗着,顾宴整个人扑在她的怀里,皱着眉,漆黑纤长的睫毛颤着,含糊不清的道句:“娘……”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嫁给失宠世子后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