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兰凌均临清折)

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兰凌均临清折)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探汤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前世,兰凌均仗着小侯爷的身份将罪臣之后临清折禁锢在侯府内,只不过两人性格天差地别。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探汤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前世,兰凌均仗着小侯爷的身份将罪臣之后临清折禁锢在侯府内,只不过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兰凌均天性跋扈、四肢发达,临清折性格冷淡、寡言少语,每每吵架,兰小侯爷总要拍桌咆哮:“你是我包养的!”小编为您带来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前世,兰凌均仗着小侯爷的身份将罪臣之后临清折禁锢在侯府内,
只不过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兰凌均天性跋扈、四肢发达,临清折性格冷淡、寡言少语,
每每吵架,兰小侯爷总要拍桌咆哮:“你是我包养的!”
谁知一觉醒来,兰凌均穿成了三十八线小明星
而临清折,则穿成了他的金主。

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陆洲要请客的消息瞬间传达到了片场每一个人耳朵里。看着大家蠢蠢欲动的兴奋样子,徐导板着一张脸不高兴。
无奈陆洲在这个棚里拍的其他戏份都是和杜梨梨演的女主角的对手戏。今天没安排女主角的戏份,所以杜梨梨跑了其他的通告。
除了徐导和其他几个有事的演员拒绝了饭局之外,片场里大部分人都浩浩荡荡坐剧组的巴士或者开着***车往酒店地址去了。
陆洲本来邀请兰凌均坐他的***车,但小唐开了车来,兰凌均觉得没有必要,于是还是坐了小唐开的车。车上没其他人,正好趁着这会儿时间小憩一下。
忽然有一阵音乐声响起来,小唐按了一下,音乐声就停了。他从后视镜看看后排的兰凌均,见他没睡着的样子,便道:“封哥问我今天片场的情况。
封定学,兰凌均目前暂时的经纪人,正是那个兰凌均刚穿越过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男人。
从他的态度看,他根本没期待兰凌均今天能好好拍场戏。
兰凌均闭着眼睛道:“那你跟他说吧。”
小唐笑着恭维道:“要是封哥今天来了片场,可能眼珠子都要被兰哥吓掉了。真危险啊……兰哥你是学过体操的吗?”
兰凌均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没正面回答。小唐便也不再提问,专心开车。
不过十几分钟就到了陆洲要请客的酒店,是附近最高档的。剧组足足来了有几十人,这个饭钱算下来,小唐流下了忌妒的泪水。
陆洲的车已经先到了,不过还没上去,一直在门口和人说话。
见到兰凌均的车来了,陆洲停下了和同事的谈话,车门刚一打开,陆洲就走了过去。
餐厅里金碧辉煌,酒杯上反射的灯光交错在一起。整个厅里热热闹闹的,气氛一直不减。因为今天杜梨梨等其他好几个主要演员都没来,所以兰凌均和陆洲一桌,这一桌基本上都是演员,只不过咖位相差很大。
陆洲自然成了最热门的主位。他喝了两圈酒,用第二天还要拍戏保护嗓子的理由婉拒了其他人敬的酒,然后回到兰凌均旁边的座位上,见兰凌均没动几筷子,便酒劲上头给他强烈推荐自己爱吃的菜。
兰凌均吃了几筷子,感觉也就一般,而且不怎么合他口味。心里默默想着,这简直同以前和临清折喜欢的那些清高读书人们聚餐的无聊程度有得一拼。
他只想听曲、投壶、射箭,那才叫热闹。
见到兰凌均神情始终默默的,陆洲猜他不习惯这样的聚会,脸上有些歉意:“早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合,我就不搞这一出了。”
兰凌均微微侧头看了看他,没听懂。他不喜欢有什么要紧,三十八线开外的小明星……连在戏班子都混得这么寂寂无名,实在是没什么发言权。
喝多了几杯酒,陆洲刚要凑近兰凌均说话,就忽然打了个酒嗝。兰凌均还没作出什么反应,陆洲就受惊一般的一下子退老远。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兰凌均打嗝了。
陆洲捂着自己的嘴,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场内太热,脸也被熏红了,耳朵也被熏红了,脸上是有些尴尬的神情。只盼着今天没口臭。
半晌,见兰凌均没什么厌恶的表情,陆洲才重振旗鼓又靠近过来。借着今天的戏打开了话匣子:“你怎么那么厉害啊?我之前都不知道你……你是学武术的吗?还是体育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像……”
兰凌均捧着个杯子喝果汁,这里唯一挺好吃的也就这鲜果榨的汁了。
听见陆洲的话本不耐烦搭理,但陆洲毕竟是当红男明星,兰小侯爷非常识时务,咽了口果汁,抛出三个字:“算是吧。”
陆洲丝毫没有为他的敷衍所***,又追问道:“但你比我见过的人都厉害,那些武术替身都比不上你。怎么能这么厉害?”
兰凌均放下喝光的果汁杯,侧头看向陆洲。那一双黑眸沉沉,像永恒无风的湖水一般安静,仿佛什么都不会动摇这一双眼睛。
“如果你杀过别人,也被别人杀过,你也会这么强。”
·
聚餐散场的时候,陆洲晃着不太***的脑子,始终无法清晰思考兰凌均是不是这样说的。酒意让他昏沉,不过那双漆黑的眼眸却使得他印象深刻。
明明自己比兰凌均还大几岁,怎么居然有一瞬间被对方吓到了?陆洲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把原因归咎于自己酒醉思考力下降了。
·
聚餐还没完全结束的时候,兰凌均便叫上吃饱喝足的小唐准备走了。
陆洲有些酒醉,早已经忘记让司机开车送兰凌均的事。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不见了。
已经散了一部分人,毕竟大部分人真的只是来蹭个饭。兰凌均和小唐也混在他们中间离开了包厢往出口的方向去。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一个包厢门也打开了,刚好也从里面走出来了一群刚酒足饭饱的客人。他们大部分都穿的正装,几个年纪较大满面红光的显然被捧在最中间,黑色西装的外套让助手拿着,凸起的肚子从衬衫里腆了起来。
他们走在剧组的人身后,其中一个满面油光头发染得乌黑乌黑的,被众人捧在最中间的中年男人睁着醉眼一看,忽然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一样。
其余人本就时时刻刻注意着他,此刻顺着他仿佛被粘住了的视线一看,便看见了人群中一个十分显眼的纤瘦修长的背影。那人侧过脸听身边的人说话时,露出来的半截侧脸白皙精致,是个很漂亮的小明星。
有人正愁着不知道怎么投这位所好,见到这样的场景便明白了,况且这在圈里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连忙殷勤对那中年男人道:“李总是看着那小明星不错?”
李老板一双眼睛眯了起来,“最近……很少见到这么漂亮的了……嗝。”
旁边有人笑道,这附近就有个剧组在拍戏,估计是演员来这儿聚餐了。里面的演员就峰影旗下的陆洲和环视旗下的杜梨梨比较有名。其他都是些没名没姓的十八线小明星。李总要喜欢下次组个局点名他来就是了。”
李老板没说话,不过看脸上的表情倒是挺满意。有求于他的人自以为终于找对了门路,也高兴起来。
·
因为喝多了酒,陆洲去了卫生间。就在门外的时候,听见里面有说话声。
“那小金丝雀今天确实招眼,我现在都有点理解那些喜欢男人的了……”
“能爬床上临家二少爷的床,能不有点真本事吗。这身体这么软,床上肯定带劲。”
后面一个人悄悄压低了声音,“喂……你们有没有发现,那小金丝雀好像把陆哥都……”
陆洲气冲上头,手拍在门上,里面的声音瞬间就消失了。
陆洲再***的时候,洗手池前空空荡荡,隔间的门锁着,都躲进隔间里去了。
聚餐到了尾声,助理去喊陆洲回去的时候,陆洲还坐在原来的桌子上看上去昏昏沉沉的,好像在发呆。
餐厅里剩下的其他人跟陆洲打了招呼,大家也全都散了。
下了楼,坐上***车,正在后座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道猝不及防的声音响了起来:“陆洲,你睡着了没?”
陆洲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前座正回头看向他的经纪人蒋繁,“繁哥,你怎么来了?”
蒋繁推了推金边眼镜,道,“听小张说了点事,过来看看你。”
小张是陆洲的助理。他喝了酒反应有些迟钝,长长地“噢”了一声。
蒋繁道:“听说今天在片场,那个姓兰的小明星表现得还不错。而且你,好像还对他挺上心的。”
这下像打了一剂强心针,陆洲终于醒了一点,“他是挺好的。”
看着他说话的表情,蒋繁便觉得小张给自己打的小报告的确不是空***来风了。他又推了推眼镜,语气严肃起来:“他应该没有几场戏了,我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戏里保持同事关系而不是朋友关系——不管你是不是想当他朋友。”
陆洲沉声道:“为什么?”
蒋繁道:“你比我更知道为什么。不是早就知道了他只是临家二少爷包养的一只金丝雀?说难听点,还有人说他是自己爬床上去的。暂且不管他的品行到时候会不会害了你,就先说说临家,临家二少爷那个不管不顾的纨绔性格,牵扯多了没好处。万一被有心人透风到了临二少爷耳朵里,他不知道会想什么办法整人。他在幕后,你在台前,总归来说对你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
陆洲的眼睫慢慢垂了下来。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些话了。从兰凌均要进组的消息开始传起,他就已经听见过不少人背后议论。
以前倒还作罢,毕竟不关他事。但今天聚餐的时候在卫生间听见的议论声,却让他十分不***。而现在,他的经纪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对他讲了这一席话,明知经纪人是站在他的角度为他做出最有利的打算,他还是感觉情绪有些低沉。
蒋繁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复,他对于自家的这个大明星是有信任的,因为对方并不是不管所有人的劝诫一意孤行狂傲自大的性格。
终于,过了很久,蒋繁终于听到了他想要听到的答案:“嗯。”
·
就在这个黑沉沉天上聚拢起乌云的夜里,在离这座城市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被所有人提在嘴里的“临家二少爷”,此刻没有在酒吧花天酒地,也没有在赌场一掷千金。
而是坐在一间简洁大气的书房之中,坐在一台电脑前,表情严肃得就像要参加高考一样,一步步摸索着使用眼前这台匪夷所思的机器。
临家二少爷前几天跟人去郊外飙车,车翻了,人昏迷了。从死亡线上抢救过来,过了两天才醒过来。
结果醒过来,医生说,他失忆了。
不过虽然失忆,脑子却恢复得很快,教他的东西很快又能重新记住。而且在阎王殿里走了一遭性格也变得成熟稳重了很多,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张牙舞爪,每天都在努力学习争取恢复记忆。
所有人包括临清折的贴身保镖都觉得,他们的二少爷终于长大了,终于知道人生不光是吃喝玩乐嫖了。
热泪盈眶的贴身保镖尽己所能地帮着二少爷恢复记忆,自己三脚猫的上网功夫也能给二少爷当起了老师。
终于,二少爷学会了五笔输入法,也了解到电脑是一台可以搜索到任何东西的仪器。
贴身保镖激动地看着二少爷打开电脑,打开浏览器,点了下输入框,然后谨慎地输入了三个字:
兰、凌、均
贴身保镖差点一头栽倒:合着所有人都以为少爷你改过自新洗心革面了结果学会了电脑第一时间还是找小***?!
贴身保镖:“二少爷,你要找他,问我就行了啊。”
临清折:???

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把兰凌均送回家,小唐刚要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连忙从包里把兰凌均的手机拿出来,笑道,“差点忘了兰哥你的手机了。”
恰好这时手机“叮”地一声,小唐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有未接电话和短信。他下意识便念出了最上面的一条:“兰先生您好,本月房租已经逾期七天,请在五日内缴纳房租,否则……”
是物业提醒交房租的短信,小唐没放在心上。顺着往下一看,小唐的手抖了起来,没敢念出来,支支吾吾地递给兰凌均:“兰哥,你到家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来接你。”
兰凌均接过手机,看到另一条短信,发件人的昵称是“二少爷”,短信内容是“你现在在哪里?”
兰凌均皱了一下眉头,突然豁然开朗,想必这就是他的那个金主了。不知道会是什么肥头大耳横行霸道的纨绔。
如果他敢找自己麻烦,就别想要手指头了。
从来没吃过亏的兰小侯爷想着。
比起这条“金主”的短信,他更关心的是上面那条催交房租的短信。他连这个世界的银子是怎么运转都还没有摸索会呢,身上身无分文。
只有五天时间了……难道要问问小唐这个世界的人的钱都放在哪里吗?只怕会被当成疯子。或许只能到时候找小唐借钱,看他交什么上去了。
带着这个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的难题,兰凌均沉沉睡去。只是这一夜他睡得并不舒坦,好像有很多人在喊他、在找他,不知道他死了之后有多少人为他伤心呢?或许很少……至少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是不会为他伤心的。
·
第二天依然有兰凌均的戏份,只不过换了个场地拍外景。
这回兰凌均见到了这部剧女主角的演员杜梨梨,的确是很漂亮又很有演技的女演员,和陆洲搭起戏来配合十分默契。
杜梨梨似乎和陆洲挺熟的,等戏的时候两人就一直在休息区说话。
兰凌均的戏份不多,很快就拍完了。他本想先走人,但是却被一个面孔有些陌生的人拦住,“先别走,晚上有老板请客,小兰啊你也去。”
想了一会儿这人兰凌均终于有点印象,好像是什么制片人,据说是专门负责拉人投钱的,卡着剧组的钱罐子。
本来昨晚陆洲请客去参加了次聚餐,兰凌均觉得挺无聊的,本不想再去。
但想了想五天内就要缴纳的房租,或许都得从这部剧里的报酬里出,那就得从眼前这个制片人的口袋里掏出来,兰小侯爷想了又想,咬咬牙,忍辱负重还是得去了。
这个制片人也喊了杜梨梨和陆洲,杜梨梨优雅地拒绝道:“我晚上还要赶飞机,谢谢几位老总的邀请,实在是没时间太抱歉了。”
而制片人问陆洲时,后者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似乎还往兰凌均的方向瞥了瞥。但在良久的沉默之后,他总算下定决心:“ 我今天也有事去不了了,非常抱歉。”
这样问一圈下来,要去陪酒的就几个男配、女配,再加一个兰凌均。不过看制片人的神情,好像也挺满意的。
兰凌均收拾了一下就要离开片场,经过徐导时,正在看监视器上之前拍摄的戏份的徐导突然出声:“明天还有你的戏,别熬夜喝酒。”
兰凌均愣了愣,转头看着徐导。但徐导依旧把脸对着监视器,好像只是随口提醒了一句一样。
兰凌均点点头,“好。”心想:反正我不喝酒,只喝果汁。
·
到了酒店发现,这并不是昨天陆洲请客的那家酒店,不过倒是蛮大蛮豪华的。
一进饭店,助理们就被带到了其他的包间。兰凌均和几个演员一起走进服务生带到的地方,打开门,里面的空间并不小,但只坐着几个人。
制片人带头上前,给那几个老板敬酒,一边笑着寒暄。这些十八线的小演员似乎也见惯了这种场面,抓着机会上去敬酒结识,天花乱坠地一通恭维,把几个老板捧得飘飘然,腆着肚子哈哈大笑。
见到兰凌均独自在一边,制片人招呼他:“小兰啊,过来给李总敬个酒。”
兰凌均抬眼瞥了制片人一眼,拿起桌上的酒杯,冲制片人口中的“李总”走了过来。
见他走近,李总更是笑得脸上的褶子都成了一朵菊花,酗酒的未经仔细清洁的脸油腻腻地反着光。其余人见到兰凌均走近,也着实被惊艳了一把。
兰凌均忍着拍桌子揍人的欲望,端起酒杯对李老板敬了敬,“李总。”
制片人笑道:“小兰啊你可得谢谢李总,是李总指名让你来的呢。”
兰凌均闻言扬了扬嘴角,似笑非笑:“哦,是吗?”
“李总手下投了不少项目,他要是觉得你行,你以后演个电影男主角也没问题。”制片人敲打道。
李老板迫不及待地在兰凌均的酒杯上碰了一下,然后一仰头喝光了这杯酒,举着空空的杯底对着兰凌均,笑出一脸酗酒的油光:“我都干了,你必须得干了。”
其他人也在一边帮腔,制片人更是背着李老板一边瞪兰凌均,一边劝道:“快喝啊,李总都喝了。说起来,李总在我们这剧里也投了钱……”
兰凌均斜睨了他一眼,一仰头把酒灌了下去,喉咙咕噜一声。
李老板见状笑着拍手,“好!好!”
说着他又对兰凌均道:“小兰啊,你要不要来我旁边坐?”
兰凌均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不必。”说着便回到了角落的位置坐下。
兰凌均这干脆利落的拒绝让所有人都愣了,本以为他会爽快答应的李老板顿时脸上挂不住,难看起来。阴狠的眼***地看了几眼兰凌均。兰凌均坐在昏黄的壁灯之下更衬得肤色柔软,隐藏在阴影里的脸似乎更让人惊艳了。得不到的反而更香,李老板收回了眼神。
兰凌均这句出人意料的果断拒绝让现场气氛一瞬间僵了下来。不光李老板,制片人脸色也不好看。其余几个明星也不太敢作声,直到李老板让大家重新热闹起来,他们才扯起笑热着场子。
其他几位老板倒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似乎对这场景见怪不怪了,一脸揶揄地互相看了几眼。
兰凌均坐在角落,所有人都没察觉到,昏暗的壁灯之下,他把刚刚喝的酒吐了出来。即使再怎么蠢,他也该知道这酒不能喝。
但是还是有一些被咽下去了。口腔里的酒味也十分辣嘴,馊馊的酸味。
兰凌均站起身,趁众人都在热闹拉***厢的门走了出去。
刚走到拐角,就碰到一个端着空的托盘的服务生。兰凌均张开有些难受的嘴,问道:“能给我一杯果汁吗。”
服务生道:“好的,我马上去给您拿。”
后厨就在几米长的走廊尽头,来回几十秒就够了。
兰凌均在原地等着果汁冲嘴,一边心想:或许剧组待不下去了。那他还能干嘛?不会真的要上街去卖艺吧。要是他家世袭了好几代的侯爵祖先知道了,估计要从地底下跳上来骂他。
等兰凌均回过神,服务生已经到了跟前,“先生,您要的果汁。”
是跟昨天的果汁不一样的颜色,兰凌均有些期待地拿了起来喝了一口,是芒果的味道,好喝极了。他有些惬意地眯起眼,让果汁冲刷掉了嘴里的酒味,终于没那么难受了。
但是他却没有发觉,服务生放到背后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