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兰凌均临清折)

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兰凌均临清折)

导读:主角是兰凌均临清折小说《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是由作者探汤所著,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前世,兰凌均仗着小侯爷的身份将罪臣之后临清折禁锢在侯府内。只不过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兰凌均天性跋扈。

小说介绍

主角是兰凌均临清折小说《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是由作者探汤所著,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前世,兰凌均仗着小侯爷的身份将罪臣之后临清折禁锢在侯府内。只不过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兰凌均天性跋扈、四肢发达,临清折性格冷淡、寡言少语。

兰凌均临清折小说简介

谁知一觉醒来,兰凌均穿成了三十八线小明星
而临清折,则穿成了他的金主。
小侯爷哭唧唧:完了,再也不敢欺负他了。
临总:再说一遍,谁欺负谁?
八卦记者:“你就是网上说的那个被临家二少爷包养了的金丝雀?”
兰小侯爷:?是要昭告天下了吗?喜滋滋“对,你说得没错。”

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全文阅读

兰凌均有了意识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只觉得身体上无比疲惫。
这疲惫和疼痛感让他不禁想到上一次和临清折……
这个联想对他***颇大,兰凌均立马从昏沉中清醒了过来。
最先让他察觉到不对劲的是身体,兰凌均对他自己的身体再熟悉不过,现在却感觉全身软弱无力、身上的皮肉都是软塌塌的。
当他睁开眼睛时就发现,远远不止这么一处不对劲了。
眼前是陌生的白花花的房间,房间里杂乱无章地堆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等兰凌均从床上爬起来站在房间中一面全身镜之前,发现自己撞鬼了。
把乱蓬蓬的剪得很短的头发撸上去,镜子里的那张脸的确是兰凌均自己的脸,但却又十分不相同。镜子里的人看起来一脸惨白,眼下青黑,手无缚鸡之力。
兰凌均掐了掐自己的脸掐到的确十分疼痛的时候终于敢确信,这的确是他如今的身体。
轮回?投胎?可是没听说过直接投胎成一个半大小子的。
兰凌均的脑袋在面对眼前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形后陷入停滞,要是这个时候有一个脑袋很灵光的人在他身边……比如临清折……
兰凌均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张清秀英俊的脸,眉头紧紧蹙着,好像有点怒气的样子……临清折是个情绪很内敛的人,与他截然相反。
他惯常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如果能看出他有一点点愤怒,那他其实已经非常生气了。
想到这里,兰凌均的心情骤然低落了下去,临清折从来没对他笑过,可是却会对其他人笑。
现在自己或许已经从那个世界死了、消失了……临清折就终于不用被自己困住,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了吧。
刻意不去想这些事情,兰凌均把注意力放到眼前。
即便是不怎么擅长用脑子,面对眼前这样的情形,兰凌均还是猜出来个八九不离十。
常听说书演口技的说起魂穿异世的天方夜谭,意识消失之前那一阵剧烈的腹痛和喉咙的***味,兰凌均回忆起来时仍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他飞快地甩甩脑袋把那些不好的记忆全数抛出脑海,环顾四周转移注意力。
这里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几乎大部分的用具和审美都不在他的理解之中,就在兰凌均好奇地拿起一个吹风机坐看右看的时候,一阵铃铃声忽然将他惊住。
兰凌均全身紧绷,戒备地查看声音的来源。
那铃铃声又响了一次,或许是因为他迟迟没有应答,变成了捶门的“砰砰”声。
兰凌均走到门边,这门的样子也长得有些古怪,他顺着门上那个小圆孔看了看,就看见有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同样也是短透了的头发。
兰凌均左手一晃,一把他从放水果的餐盘里捡拾来的十分轻薄的匕首藏在了身后,右手随即去尝试着开门。
好在他按了按把手,门就打开了,那个男人见门打开才终于松口气一步便跨进了屋里,一边从随身的包中取出来纸张一边说道:“你前天没去片场,徐导发了大火……”
趁那男人向屋内走去,兰凌均迅速地看了一眼门外,见并没有异常才反手将门关上。
只听那男人絮絮叨叨说着的,都是让兰凌均云里雾里的话……
“要不是我亲自提着礼物登门求了半天,还搬出了二少爷,徐导早就把你这个角色换人演了。”男人一脸恳求和无奈的样子,“虽然二少爷帮你牵的这个角色,但你好歹也要按时去片场少请假,好好看看剧本演演,不然徐导真的气头上来硬要换人,我在二少爷那边要怎么交差?”
兰凌均盯着他的眼睛,耳朵里听他说了半天什么“二少爷”、什么“徐导”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肯定是两个有身份的人物就对了。
兰凌均不禁郁闷地想起了自己随着穿越而消失的爵位,要是自己还是小侯爷,还要看什么二少爷脸色?
见到兰凌均不接他话,男人似乎也习以为常,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给了兰凌均几张纸,“你看,你把这个戏演完了也好去接洽别的通告,不然没人会要演个配角半路不演了的。你要是不喜欢这种古装剧,下次不选这种就是了,但这部戏你还是得好好演完……”
一拿到那几张纸,入眼就是密密麻麻的字。
兰凌均最不耐烦看许多字,但如今这个局面,他不得不好好看看。
但是一好好看,兰凌均就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也摔坏了,他根本看不懂……自己虽然没有临清折那么厉害,但好歹也是认过字的。
兰凌均皱着眉头,不动声色地看了半天,在男人以为他在仔细研究这些通告而十分欣慰的时候兰凌均脑袋叮一声:!
他终于发现这些字是从左往右横向读,有些字完全不认识,有些字似曾相识,有些字是认识的,就这样半蒙半猜,兰凌均终于看懂上面写的是几个简单的小故事还有其中某个角色的描写,加上男人对他说的话,兰凌均大概猜出来了他现在是穿越到类似于戏班子里了。
不管怎么样,至少能先拿点银子,而且初来乍到,没有别人帮忙自己会很难弄懂这个地方。
兰凌均把纸还给男人,因为大概弄清楚了自己和对方的身份他也放下戒备,趁男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匕首放了回去,然后对男人说道:“我昨天喝了酒,记性不太好。什么时候再去演你说的那个?”
他身上有酒味,男人也没怀疑,神色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厌恶但很快就消失了。他回答道:“徐导把那天你要演的戏份换到了明天拍,明天我让小唐来接你去片场。你明天早点起床,别再让徐导等你了。”
说着男人拿起了茶几上被各种食物残渣和饮料染上污迹的剧本,翻了翻,剧本还是崭新的一本。不过好歹原主还是夹上了几个纸条,标了一下他那寥寥无几的戏份。
男人随手翻了翻,便把剧本给了兰凌均:“也没多少台词,没几场戏了,去片场前还是好好看一下,不然徐导要是一个劲地不给过你也不能休息。”
兰凌均拿过了剧本,点了点头。
或许是今天兰凌均反常地听话,没拿出“二少爷”的名头来压他,男人有些意外同时又轻松了许多。交代完这些事后便要匆匆离开。
兰凌均看着他出了门,反手带上门。等了半分钟之后,兰凌均出现在门边,悄无声息地将关上的门重新拉开。
只见男人的背影站在两扇铁门之间,手上拿着个什么东西贴在耳边,似乎正在和什么人说话。
十秒之后,那两扇铁门忽然打开,男人走了***,铁门逐渐合拢。
男人却并没有看见,刚刚他还在等电梯的旁边,已经站了另一个人。
男人打电话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兰凌均耳中:“二少爷玩一个爱一个,这不好久都没叫这位了吧。他也就这几天了,还真以为爬了二少爷的床就上位了,等这个戏拍完我交了二少爷那边的差,估计二少爷早换人了……算了先不说了电梯里没信号……”
兰凌均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猜到了大半。他如今这个身体,大概就是被那个“二少爷”包养着的,那些演戏的机会应该也是二少爷给他的。
兰凌均忽然想起,自己当初关住临清折的时候,也是对他说自己要包养他,谁能想到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轮为了被包养的那一个,或许是报应。
不知道临清折会不会也会在这个世界上?
刚想到这个念头,兰凌均就自动摇了摇头觉得绝不可能,自己是死了才会来这里,临清折只会活得好好的,在太子登基之后得到重用、大展抱负,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一想到这辈子或许都不可能再见到临清折,兰凌均就感觉心口有些难受。
如果真的能见到临清折,一想到临清折看见他时脸上厌恶的表情,兰凌均顿时觉得还是不要见到好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兰凌均连忙翻出来那本剧本看了看,一看才发现厚厚的一本剧本,原主要演的这个角色戏份不到两页纸那么多,还基本上没有台词。
这让兰凌均松了一口气,许多字他都不认识,根本念不了台词。
这个世界的文法和他们的世界也大不相同,更偏向他们世界的白话,阅读上十分不习惯。
兰凌均把所有标记的部分看了几遍,揣摩出了大概的意思,他也看累了便把剧本抛在了一边。
当前另一件重要的事便是这具身体,原主虽然和兰凌均长相一模一样但是身体虚软无力,而且……兰凌均盯着镜子仔细观察后沮丧地发现,还比自己原来的身体矮了一小截。
初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夜,兰凌均是半睡半醒盘坐在床上的。
在新的身体里循环了几遍心诀,能感受到疲软无力的身体一点点鲜活起来。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兰凌均便醒了,醒来的第一时间是去卫生间洗漱。
昨天男人走后兰凌均在这个房间里研究了很久,虽然还有很多东西弄不懂,但怎么用水、开灯关灯这样简单的事情还是很容易弄懂。
他洗漱完了之后就听到了敲门声。
兰凌均熟门熟路地顺着猫眼看了一眼门外,是个年轻小伙子,想必就是男人说的“小唐”。
他将门打开,小唐看见他精神奕奕的样子似乎有点惊讶,手里的钥匙还没来得及收回去,讪笑道:“我还以为兰哥你还没起床,准备开门叫你呢。陈哥叫我来接你去片场,你已经洗漱好了?”
兰凌均点了点头,回身去衣柜里找衣服穿。
他见小唐穿的是一个露胳膊的上衣和一条宽松的只到膝盖的裤子,便也找出来了类似的衣服准备换上。
跟进卧室的小唐见他拿出的衣服眉头跳了跳,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兰凌均换好了衣服,拿起剧本便示意小唐可以出发了。小唐惊讶道:“兰哥你不拿手机?”
兰凌均疑惑。
小唐已经手脚麻利地在一堆零食里翻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巴掌大的薄方块,按了按上面的按钮,对兰凌均笑道:“原来你手机没电了,我在楼下打你电话打不通才上来的,我帮你充充电宝吧。”
说着小唐把那个叫“手机”的东西插上线装进了他自己的包里。
兰凌均看着他的动作并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出门后就一起坐兰凌均昨天看到男人进的那两扇“铁门”的东西里下了楼,又上了车。
马路上这些奇怪的东西兰凌均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他昨天在阳台便观察了好久。
趁着在车上的这段空余时间,他又循环了几次心诀,虽然这身体缺乏锻炼,但用起心诀来成效就更明显。
等到了片场,兰凌均一眼就看见一个眉头皱在一起,时不时发火的戴着帽子有些发福的男人,正坐在一台他们口中的“监视器”后面,应当就是“徐导”。
兰凌均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动,那些窥视向他的眼神里,大多都是带着恶意的八卦眼神,徐导见他来了也十分不耐烦。
不过兰凌均并不放在心上。
跟着小唐往休息的地方去时,兰凌均看见了一群人众星捧月一个人,帮扇风的、整理衣服和头发的、拿着剧本对台词的、或者递水的,小唐艳羡道:“陆洲现在人气特别高,我们来的时候那些拿相机的都是他粉丝。他比杜梨梨还火。”
杜梨梨兰凌均已经听小唐提起过了,是演这部戏的女主角演员。
顺着小唐艳羡的眼神,兰凌均看向被众星捧月的那个“陆洲”。
谁知对方的眼神也正扫到他这个方向,看到他时瞬间露出按耐不住的嫌弃的神情,然后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了。
兰凌均神情冷淡地回过头来。
小唐也恰好看见了刚刚的一幕,怕兰凌均生气便惴惴不安小心翼翼地说道:“兰哥上次没来片场,正好是和男主角的对手戏……陆洲他脸色不太好看……还好徐导是站我们这边的……”
小唐怕兰凌均撂挑子不干说得委婉,实际上当时陆洲何止脸色不好看,简直就是当场发火了。
论是谁一个男主角被一个三十八线走后门进来的男配角放鸽子还不能换人,还要调时间重新拍,谁都会发火。
但听到“临”这个姓,陆洲咬着牙在经纪人和助理的苦劝之下只能咽下这口气。

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免费阅读

原主要拍的是一部古装片。
剧情大概就是男主角为了复仇,通过精心谋划的布局一步步揪出幕后的黑手,在这其中也经历了非常多命悬一线的凶险时刻。在复仇的过程中,男主角认识了机智烂漫的女主角,本想利用女主角的家世背景作为达到目的的跳板,却在这其中逐渐对女主角动心。两人历经生死、隔阂、猜疑,原本天真的女主角也一步步成长起来,却终于能够有机会触碰男主的内心,救赎了他。
男主角和女主角都是当下最红的小生小花,剧组的配置都不错,一看就是要摩拳擦掌准备拍一档高质量的古装剧的。
而原主被塞进了这部剧里,演的是一个出场次数极少甚至平时都蒙着面的杀手。
然而这杀手虽然出场次数极少,每次出场却都是高光时刻,美强惨三个字简直贯穿了他一生的宿命。所以这个角色也是个香饽饽。
原主原本也挺兴奋能演这种角色的,但是几场戏拍下来就吃不消了。因为是杀手,动作戏极多,原主根本演不了。好在杀手的戏份许多都是蒙着面,所以大部分都让武术替身上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原主就慢慢不对它放在心上,毕竟有替身帮他演,自己乐得清闲。
结果上一次因为原主没放在心上而鸽掉的那场戏,恰恰就是要杀手露脸的。片场几个电话打过去,原主醉醺醺的什么也没听清,说话还不过脑子:“把我脸抠上去不就行了……嗝……”
这下徐导发了大火,为了一个三十八线的小明星要把他这部一句台词要拍上十条才给过的下了苦心的正剧用抠图,简直是侮辱。而且男女主角都兢兢业业在片场晒着太阳,居然要为了一个走后门的金丝雀改戏,可想而知片场没有一个人不讨厌金丝雀的。
徐导发火要换人,换谁不管,就算脸比金丝雀差一点半点只要没那些娇脾气就行。但是却被制作人拉住了,为了这只“金丝雀”,临家二少爷投了不少钱在这剧里,就算都不管,得罪了临家没好处。
被众人安抚了半天,徐导才消气,放话给兰凌均最后一次机会,要是再耽误拍摄,不管他是谁家的,都得给我换人。
而兰凌均穿越到这里来,正好撞上了这个枪口。
片场里的人都冷着脸看他,还有人趁他不注意便窃窃私语。兰凌均跟着小唐去休息间换戏服,临时搭的棚子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一男一女在说着话:“你说那个今天来不来?”
“谁知道他来不来,不来正好徐导换了他,就怕他又仗着金主……”
“听说那个二少爷也不是个专心的,半年能换五六个小明星。这个也有两个月了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踹了。”
“被踹了活该,还想仗着金主一生一世?看陆哥杜姐现在这么红,长得又好看还这么敬业能吃苦。杜哥那么多戏都没怎么用替身,这位倒好,三十八线开外场场让替身上。我看到时候演员表直接写替身大哥名字算了……”
隔壁那两位或许以为他又没来,说起小话来毫不避讳。小唐听得一阵紧张一阵尴尬,心里奉劝那两位大哥大姐少说两句,一边偷眼看兰凌均的脸色。
他知道自己老板的脾气,要是发起火来在片场大闹,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了。
但今天的老板出乎他意料,兰凌均站在镜子前任由小唐帮他系好系带整理衣服,对隔壁的谈话无动于衷。他现在的注意力其实全都被衣服吸引过去了,这衣服跟他们的世界的衣服有点类似,虽然并不完全相同,原来古装剧就是这个。
换好衣服两人出了休息间,兰凌均看着小唐,眼神疑问“下一步去干嘛”。
小唐尴尬了又尴尬,最终还是没办法,讪讪地打开了隔壁的门:化妆间。
一男一女两个化妆师看见门外的人瞬间凝固在原地,想露出个表情但却只能僵硬地扯着嘴角。
倒是他们刚刚讨论的当事人—— 兰凌均,若无其事地走进了化妆间坐在椅子上,抬眼从镜中看了两人一眼:谁化妆?
被这一眼扫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两个化妆师竟然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虽然他们当即归为是说闲话被撞破所以尴尬。
兰凌均本人没有戳破,他们当然也就希冀对方并没听到。女化妆师拿着发套就走到了兰凌均身后。
为了赚银子,兰凌均只能强忍着被人摆弄头还不得发作。看着自己的短发被藏了起来又戴上了一顶长发的假发,兰凌均简直觉得这个世界的人脑袋是不是有毛病,为什么不直接留长发束发就好了,非要剪成这种离奇古怪还五颜六色的短头发。
在经历了戴发套、上妆等一系列漫长的折磨后,兰凌均终于可以走出化妆间。发□□得他的头又闷又热,脸上抹的瓶瓶罐罐也闷闷的黏糊糊的,兰小侯爷的心情低沉到了极点,脸色自然就不好看。
初来这个世界的陌生和无措,使得兰凌均收敛了不少自己的脾气。但他还是侯爷时,本就嚣张霸道、跋扈张扬,稍微流露出一点点本性来,就让身边的人直流冷汗。小唐看着他的脸色,一点声音都不敢出。
到拍摄场地的时候,虽然片场里有不少穿着戏服的演员在互相说笑,却没有一个人来搭理兰凌均。
虽然这在兰小侯爷看来倒算他们识相。
看见兰凌均穿着全套出来了,徐导本该松一口气,但还是不耐烦地皱着眉头。本来他都已经做好兰凌均只要今天不到场或者迟到一点,就算顶着临家的风他也要把这个碍眼的小明星给撤了,但没想到兰凌均还真按时来了。
来了让他早演完早滚蛋也行,但是看着接下来的几场戏,徐导深深拧起了眉头。
这场是杀手与男主角的对手戏。
深夜,杀手干掉了男主设置的所有埋伏,一个人从屋脊房梁上越过,找到了藏在某处破烂不起眼庭院的男主。
这时候男主因为腿疾旧伤复发不利于行,只能坐在木轮椅上眼睁睁看着杀手逼近。
杀手是反派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是全剧武力值最强的人,男主的许多次行动都被他奉命硬生生破坏。杀手还没有接到主人要杀掉男主的命令,但是计划被一次次破坏复仇眼看希望越来越渺茫的男主却冲动压过了理智,想要先让杀手消失。
他设下了一个足以引反派派出杀手来解决的诱饵,同时在周围布下了重重埋伏,这一切天衣无缝,足以让杀手丧命乱箭之中,让反派失去他手中最锋利的这把武器。
但机关算尽,男主角万万没想到这局棋唯一的漏洞就是:杀手太强。无数的箭阵暗刀只让他身上添了伤,但却也因此激发了杀手的嗜血,他竟然灭掉了男主布置的所有埋伏,找到了躲在暗处的男主。
杀手是非常恪尽职守的杀手,即使被暗算但他还没有接到刺杀男主的命令。谁能想到由于男主复仇欲望太强烈,眼看着一切将毁于一旦,加上对杀手的恐惧,于慌乱之中拿起手中的连弩对杀手放了数箭。
负伤的杀手躲开了致命攻击,但却有一只短箭擦过他的脸颊,蒙面的布被那只短箭刺破掉落。杀手的脸出现在了男主的面前。
原本并不打算要男主性命的杀手此时却改变了主意,“既然你看到我了,那我便送你上路。”
就在杀手突然暴起要了结男主的性命之前,男主终于想起来了那张让他怔愣的脸为什么会似曾相识,“你……好像一个人。”
这一场戏是整部剧中最精彩最高光的戏份之一,徐导甚至想用一镜到底的镜头来凸显两人这段对手戏的冲突和***。但现实却有一个难办的因素:兰凌均。
这段戏是要露脸的,自然不可能全让武术替身上,但兰凌均之前拍戏连简单的打斗都完成不了,更别说这段漫长的、可能要吊威亚的动作戏份。但如果身体全让武术替身替,只给兰凌均卡大头,这场戏的水准就会下降很多很多,而杀手这个塑造得非常精彩高光的配角也会趋于平淡。
所以这是徐导头疼兰凌均的部分。要是兰凌均没来,他拼着以后上临家赔礼道歉也要换个能演动作戏同时脸也好看又有演技的男演员一镜到底把这场好好拍。偏偏兰凌均又来了,他总不可能现在当着面就把人赶走。
徐导长叹一口气,副导演也都知道他的想法,在旁边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叫上来了武术替身,准备替兰凌均绝大部份全身的镜头,到时候也只能给兰凌均切几个卡脸的镜头了。
想到这场耗费了不少心思策划了好久的精彩戏份如今就要这样草草拍摄,徐导的脸色很黑很垮。
看见和兰凌均身型差不多的穿着同样戏服的武术替身被叫到片场,其他演员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必然是这个走后门进来的金丝雀又要用替身了。
偏偏在这个片场有更敬业又大咖的演员的对比,兰凌均的一举一动就显得更让人看不上。
两个配角围在陆洲旁边,一边对兰凌均忿忿抱怨一边圆滑地恭维着陆洲:“陆哥上次拍武打戏也没用替身,百分之九十九的动作戏都是陆哥自己上的。那姓兰的小金丝雀三五场戏场场要替身,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会,要不是仗着爬床傍上了金主……你看,他这会儿又要替身上了。”
陆洲此时心里也很不爽,这场戏他和导演讨论过的,不光是杀手的高光戏,同时也是将男主这个角色诠释得更复杂更深层次、不是只有单一性格的一场戏。
面对死亡的再次威胁,男主也有恐惧、有慌乱,他也并不是开了挂一样的算无遗策,也会有命悬一线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时刻。这是男主成长、并且从复仇的欲望中救赎自己的重要转折点。
但因为兰凌均,这场他准备了很久、试演了很多次的一场戏将会匆匆拍摄,为了避开兰凌均不专业的身形而不停切换的镜头,甚至射出那一箭的最高光时刻,或许都会因为兰凌均无法作出闪避***而不得不剪成零碎的片段。
早听说过兰凌均是爬了临家二少爷的床被塞进这个剧组的,当时听的时候陆洲半信半疑,即使相信也不在乎,反正只是一个三十八线小明星演的戏份很少还不怎么露脸的配角。
但是现在陆洲才发现,这个配角给他带来的坏情绪有这么多。
导演的一脸不耐烦,即将和他演对手戏的男主角演员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和嫌弃,兰凌均当然都看到了。
不过就像羽毛落在海里一样,在他心上激不起一点波澜。兰凌均此刻自己也有不耐烦的东西,就是厚厚的头套和戏服。才懒得管别人在不耐烦什么。
于是片场众人,人人脸都很臭。
开拍之前照例导演要先给演员简单讲一讲戏,三个互相不耐烦的人勉强聚在一起。听了徐导讲的戏份,兰凌均之前看剧本还有一些没看懂的片段也被补上了,基本上已经了解了这场戏的内容。
兰凌均也还挺意外,看来这个世界的人还挺喜欢看他们那个世界的东西的。什么杀手、埋伏、刺杀,在他们那个世界还算平常的事情居然在这里这么受欢迎。
这让兰凌均有底了,对他来说只要把他平常的样子拿出来就好了——当然不要那么嚣张就行。
徐导其实讲戏主要是对着陆洲讲的,他没指望兰凌均能认真听能听***,更没打算让兰凌均拍全程。到时候再专门指导他做几个表情,把替身和陆洲的对手戏剪辑在一起就行了。
陆洲已经进棚子里准备,替身也按徐导的命令去吊威亚。兰凌均反而被孤零零留在了原处。
他看了看为了拍摄专门搭建的棚子——还真的修造了一片木楼庭院。兰凌均不解:从剧本上看自己要演的角色也是主要角色,为什么不让自己也去准备?
兰小侯爷从来没有有话憋在心里的性格,想到这个疑问就问出来了。回答他的,是徐导和周围听见的众人复杂中含着嫌弃和无语的眼神。
被他这个直白的问题一问,徐导已经对他彻底不耐烦,连回答都不想回答了。
这时候正好兰凌均的替身已经吊着威亚登上了木楼的屋脊,正快速地从一侧跑到另一侧,然后借着威亚的力从两个屋脊中间的空隙越过。他正在熟悉走位,以便于待会儿正式开拍不用NG。
徐导冷哼一声,嘴角挂着个嘲讽的冷笑,根本装作没听见。
旁边的副导演一脸讥笑地说出了徐导想说的话:“那替身的动作,你行吗?”
这下兰凌均倒愣住了。他又看了一遍那个替身的走位,好奇地问:“这有什么不行?”
兰凌均的话音落了好久,都没有人应声。人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僵硬,又像要笑,又像嫌恶,又像听到傻子在说话一样。
这可是从最简单的地面武打戏都做不出来的爬床走后门塞进来的三十八线小明星的嘴里说出来的,除了可笑还是可笑。
人群里突然冒出了不知道是谁的讥笑声怂恿道:“那你上去试试看啊。”
兰凌均确实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难的,便向那处棚拍的建筑走去。
徐导眉头一皱,眼看时间要被浪费就想呵斥。但他才刚发出了一个音,兰凌均已经走远了快到木楼下了。
而徐导旁边围着的其他人:几个副导演、其他配角演员、助理、场记、化妆师道具师等等等等,都抱着一股看金丝雀出丑被换看戏的姿态谁都没开口让兰凌均回来。
徐导生气地骂了几句没人把兰凌均叫回来,是浪费时间,众人都装聋作哑都不接他茬他也只能作罢。
兰凌均走到木楼底下的时候,正看到陆洲也在那里。旁边的武术指导正在给陆洲演示发连弩的动作设计,陆洲正专注地看着。
兰凌均悄无声息地从他们旁边经过,两人都没注意到他。
走到木楼后面,有直接通往楼顶的梯子,角落有几个人在说话。
兰凌均看见了替身也在那里,应该是刚从屋脊上下来,其余的人正在给他解绑在身上挂住他的绳子。
兰凌均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径直顺着梯子上了楼顶,站在了屋脊之上。
空空荡荡的屋脊上突然又站上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因为刚刚替身在上面,所以在远处观看的众人第一时间都以为是替身。
但随即便有眼尖的看见了兰凌均和替身截然不同的白皙漂亮的脸。
人群中激起了一波小的沸腾:“那小金丝雀居然真的上去了!”
但随着他们注意到了很多的细节,人群中小小的沸腾突然变成了高声的惊呼:“他还没系威亚?!”
这下人群突然乱了起来,听到声音的徐导定睛一看,一拍椅子就站了起来:“快去把他弄下来!快去!”
所有人都归结于是兰凌均之前根本没有拍过动作戏,加上他是仗着金主兴风作浪自己一无是处空有皮囊的蠢货,所以才连拍高空的动作戏要吊威亚这样的常识都不知道。
乐于看兰凌均出丑是一回事,他在片场出事就是另一回事了。就算不管临家,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摔下去。到时候剧组麻烦就大了。
徐导拿着喇叭怒气冲冲地在喊,在木楼之下的陆洲、武术指导、替身、负责威亚的工作人员也都听见了。徐导的语速太愤怒太快他们开始根本没听见说什么,等到勉强听清后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替身和吊威亚的几个人最先反应过来,连忙拿着威亚要上楼。
陆洲听见徐导说的什么,一边觉得震惊一边又觉得是开玩笑的,转头对武术指导说:“他也不至于这么蠢吧……”
乱糟糟的人群兰凌均并没放在心上,他从站上屋脊就在计算屋脊的宽度、长度,还有最重要的要越过的两道屋脊之间的空隙。算下来,兰凌均更没当成一件值得紧张的事。
即便是他现在的身体比原来的身体虚软无力很多,对付这样简单的地形也很轻松。
为了银子,兰小侯爷不得不卖艺了。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在楼下男主角的嘲讽中,在片场所有人的注目和呼喊之下,飞快地在屋脊上狂奔起来——
然后在到达两处屋脊间的空隙之前,在所有人惊恐的尖叫和呼喊之中,兰凌均一跃而起,身体舒展得如同一只修长的猎豹,腰腹上所有的肉都收紧到了极点,半空中一道姿态优美得让人无法移开眼球的翻转,然后……稳稳落在了另一边的屋脊之上。
陆洲抬着头,仍然无法相信刚刚自己看到了什么。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