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兰凌均临清折)

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兰凌均临清折)

导读:主角是兰凌均临清折小说名字是《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为你提供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全文免费阅读:眼前是陌生的白花花的房间,房间里杂乱无章地堆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小说介绍

主角是兰凌均临清折小说名字是《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为你提供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全文免费阅读:眼前是陌生的白花花的房间,房间里杂乱无章地堆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等兰凌均从床上爬起来站在房间中一面全身镜之前,发现自己撞鬼了。

小说简介

眼前是陌生的白花花的房间,房间里杂乱无章地堆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等兰凌均从床上爬起来站在房间中一面全身镜之前,发现自己撞鬼了。

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全文阅读

眼前是陌生的白花花的房间,房间里杂乱无章地堆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等兰凌均从床上爬起来站在房间中一面全身镜之前,发现自己撞鬼了。
把乱蓬蓬的剪得很短的头发撸上去,镜子里的那张脸的确是兰凌均自己的脸,但却又十分不相同。镜子里的人看起来一脸惨白,眼下青黑,手无缚鸡之力。
兰凌均掐了掐自己的脸掐到的确十分疼痛的时候终于敢确信,这的确是他如今的身体。
轮回?投胎?可是没听说过直接投胎成一个半大小子的。
兰凌均的脑袋在面对眼前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形后陷入停滞,要是这个时候有一个脑袋很灵光的人在他身边……比如临清折……
兰凌均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张清秀英俊的脸,眉头紧紧蹙着,好像有点怒气的样子……临清折是个情绪很内敛的人,与他截然相反。
他惯常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如果能看出他有一点点愤怒,那他其实已经非常生气了。
想到这里,兰凌均的心情骤然低落了下去,临清折从来没对他笑过,可是却会对其他人笑。
现在自己或许已经从那个世界死了、消失了……临清折就终于不用被自己困住,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了吧。
刻意不去想这些事情,兰凌均把注意力放到眼前。
即便是不怎么擅长用脑子,面对眼前这样的情形,兰凌均还是猜出来个八九不离十。
常听说书演口技的说起魂穿异世的天方夜谭,意识消失之前那一阵剧烈的腹痛和喉咙的***味,兰凌均回忆起来时仍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他飞快地甩甩脑袋把那些不好的记忆全数抛出脑海,环顾四周转移注意力。
这里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几乎大部分的用具和审美都不在他的理解之中,就在兰凌均好奇地拿起一个吹风机坐看右看的时候,一阵铃铃声忽然将他惊住。
兰凌均全身紧绷,戒备地查看声音的来源。
那铃铃声又响了一次,或许是因为他迟迟没有应答,变成了捶门的“砰砰”声。
兰凌均走到门边,这门的样子也长得有些古怪,他顺着门上那个小圆孔看了看,就看见有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同样也是短透了的头发。
兰凌均左手一晃,一把他从放水果的餐盘里捡拾来的十分轻薄的匕首藏在了身后,右手随即去尝试着开门。
好在他按了按把手,门就打开了,那个男人见门打开才终于松口气一步便跨进了屋里,一边从随身的包中取出来纸张一边说道:“你前天没去片场,徐导发了大火……”
趁那男人向屋内走去,兰凌均迅速地看了一眼门外,见并没有异常才反手将门关上。
只听那男人絮絮叨叨说着的,都是让兰凌均云里雾里的话……
“要不是我亲自提着礼物登门求了半天,还搬出了二少爷,徐导早就把你这个角色换人演了。”男人一脸恳求和无奈的样子,“虽然二少爷帮你牵的这个角色,但你好歹也要按时去片场少请假,好好看看剧本演演,不然徐导真的气头上来硬要换人,我在二少爷那边要怎么交差?”
兰凌均盯着他的眼睛,耳朵里听他说了半天什么“二少爷”、什么“徐导”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肯定是两个有身份的人物就对了。
兰凌均不禁郁闷地想起了自己随着穿越而消失的爵位,要是自己还是小侯爷,还要看什么二少爷脸色?
见到兰凌均不接他话,男人似乎也习以为常,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给了兰凌均几张纸,“你看,你把这个戏演完了也好去接洽别的通告,不然没人会要演个配角半路不演了的。你要是不喜欢这种古装剧,下次不选这种就是了,但这部戏你还是得好好演完……”
一拿到那几张纸,入眼就是密密麻麻的字。
兰凌均最不耐烦看许多字,但如今这个局面,他不得不好好看看。
但是一好好看,兰凌均就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也摔坏了,他根本看不懂……自己虽然没有临清折那么厉害,但好歹也是认过字的。
兰凌均皱着眉头,不动声色地看了半天,在男人以为他在仔细研究这些通告而十分欣慰的时候兰凌均脑袋叮一声:!
他终于发现这些字是从左往右横向读,有些字完全不认识,有些字似曾相识,有些字是认识的,就这样半蒙半猜,兰凌均终于看懂上面写的是几个简单的小故事还有其中某个角色的描写,加上男人对他说的话,兰凌均大概猜出来了他现在是穿越到类似于戏班子里了。
不管怎么样,至少能先拿点银子,而且初来乍到,没有别人帮忙自己会很难弄懂这个地方。
兰凌均把纸还给男人,因为大概弄清楚了自己和对方的身份他也放下戒备,趁男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匕首放了回去,然后对男人说道:“我昨天喝了酒,记性不太好。什么时候再去演你说的那个?”

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免费阅读

他身上有酒味,男人也没怀疑,神色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厌恶但很快就消失了。他回答道:“徐导把那天你要演的戏份换到了明天拍,明天我让小唐来接你去片场。你明天早点起床,别再让徐导等你了。”
说着男人拿起了茶几上被各种食物残渣和饮料染上污迹的剧本,翻了翻,剧本还是崭新的一本。不过好歹原主还是夹上了几个纸条,标了一下他那寥寥无几的戏份。
男人随手翻了翻,便把剧本给了兰凌均:“也没多少台词,没几场戏了,去片场前还是好好看一下,不然徐导要是一个劲地不给过你也不能休息。”
兰凌均拿过了剧本,点了点头。
或许是今天兰凌均反常地听话,没拿出“二少爷”的名头来压他,男人有些意外同时又轻松了许多。交代完这些事后便要匆匆离开。
兰凌均看着他出了门,反手带上门。等了半分钟之后,兰凌均出现在门边,悄无声息地将关上的门重新拉开。
只见男人的背影站在两扇铁门之间,手上拿着个什么东西贴在耳边,似乎正在和什么人说话。
十秒之后,那两扇铁门忽然打开,男人走了***,铁门逐渐合拢。
男人却并没有看见,刚刚他还在等电梯的旁边,已经站了另一个人。
男人打电话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兰凌均耳中:“二少爷玩一个爱一个,这不好久都没叫这位了吧。他也就这几天了,还真以为爬了二少爷的床就上位了,等这个戏拍完我交了二少爷那边的差,估计二少爷早换人了……算了先不说了电梯里没信号……”
我成了对象的金丝雀[娱乐圈]兰凌均临清折免费完本
兰凌均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猜到了大半。他如今这个身体,大概就是被那个“二少爷”包养着的,那些演戏的机会应该也是二少爷给他的。
兰凌均忽然想起,自己当初关住临清折的时候,也是对他说自己要包养他,谁能想到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轮为了被包养的那一个,或许是报应。
不知道临清折会不会也会在这个世界上?
刚想到这个念头,兰凌均就自动摇了摇头觉得绝不可能,自己是死了才会来这里,临清折只会活得好好的,在太子登基之后得到重用、大展抱负,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一想到这辈子或许都不可能再见到临清折,兰凌均就感觉心口有些难受。
如果真的能见到临清折,一想到临清折看见他时脸上厌恶的表情,兰凌均顿时觉得还是不要见到好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兰凌均连忙翻出来那本剧本看了看,一看才发现厚厚的一本剧本,原主要演的这个角色戏份不到两页纸那么多,还基本上没有台词。
这让兰凌均松了一口气,许多字他都不认识,根本念不了台词。
这个世界的文法和他们的世界也大不相同,更偏向他们世界的白话,完本上十分不习惯。
兰凌均把所有标记的部分看了几遍,揣摩出了大概的意思,他也看累了便把剧本抛在了一边。
当前另一件重要的事便是这具身体,原主虽然和兰凌均长相一模一样但是身体虚软无力,而且……兰凌均盯着镜子仔细观察后沮丧地发现,还比自己原来的身体矮了一小截。
初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夜,兰凌均是半睡半醒盘坐在床上的。
在新的身体里循环了几遍心诀,能感受到疲软无力的身体一点点鲜活起来。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兰凌均便醒了,醒来的第一时间是去卫生间洗漱。
昨天男人走后兰凌均在这个房间里研究了很久,虽然还有很多东西弄不懂,但怎么用水、开灯关灯这样简单的事情还是很容易弄懂。
他洗漱完了之后就听到了敲门声。
兰凌均熟门熟路地顺着猫眼看了一眼门外,是个年轻小伙子,想必就是男人说的“小唐”。
他将门打开,小唐看见他精神奕奕的样子似乎有点惊讶,手里的钥匙还没来得及收回去,讪笑道:“我还以为兰哥你还没起床,准备开门叫你呢。陈哥叫我来接你去片场,你已经洗漱好了?”
兰凌均点了点头,回身去衣柜里找衣服穿。
他见小唐穿的是一个露胳膊的上衣和一条宽松的只到膝盖的裤子,便也找出来了类似的衣服准备换上。
跟进卧室的小唐见他拿出的衣服眉头跳了跳,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兰凌均换好了衣服,拿起剧本便示意小唐可以出发了。小唐惊讶道:“兰哥你不拿手机?”
兰凌均疑惑。
小唐已经手脚麻利地在一堆零食里翻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巴掌大的薄方块,按了按上面的按钮,对兰凌均笑道:“原来你手机没电了,我在楼下打你电话打不通才上来的,我帮你充充电宝吧。”
说着小唐把那个叫“手机”的东西插上线装进了他自己的包里。
兰凌均看着他的动作并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出门后就一起坐兰凌均昨天看到男人进的那两扇“铁门”的东西里下了楼,又上了车。
马路上这些奇怪的东西兰凌均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他昨天在阳台便观察了好久。
趁着在车上的这段空余时间,他又循环了几次心诀,虽然这身体缺乏锻炼,但用起心诀来成效就更明显。
等到了片场,兰凌均一眼就看见一个眉头皱在一起,时不时发火的戴着帽子有些发福的男人,正坐在一台他们口中的“监视器”后面,应当就是“徐导”。
兰凌均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动,那些窥视向他的眼神里,大多都是带着恶意的八卦眼神,徐导见他来了也十分不耐烦。
不过兰凌均并不放在心上。
跟着小唐往休息的地方去时,兰凌均看见了一群人众星捧月一个人,帮扇风的、整理衣服和头发的、拿着剧本对台词的、或者递水的,小唐艳羡道:“陆洲现在人气特别高,我们来的时候那些拿相机的都是他粉丝。他比杜梨梨还火。”
杜梨梨兰凌均已经听小唐提起过了,是演这部戏的女主人翁演员。
顺着小唐艳羡的眼神,兰凌均看向被众星捧月的那个“陆洲”。
谁知对方的眼神也正扫到他这个方向,看到他时瞬间露出按耐不住的嫌弃的神情,然后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了。
兰凌均神情冷淡地回过头来。
小唐也恰好看见了刚刚的一幕,怕兰凌均生气便惴惴不安小心翼翼地说道:“兰哥上次没来片场,正好是和男主人翁的对手戏……陆洲他脸色不太好看……还好徐导是站我们这边的……”
小唐怕兰凌均撂挑子不干说得委婉,实际上当时陆洲何止脸色不好看,简直就是当场发火了。
论是谁一个男主人翁被一个三十八线走后门进来的男配角放鸽子还不能换人,还要调时间重新拍,谁都会发火。
但听到“临”这个姓,陆洲咬着牙在经纪人和助理的苦劝之下只能咽下这口气。

小编点评

我了成对象金的丝雀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