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哪颗小糖果(闻妮妮郝堂)

你算哪颗小糖果(闻妮妮郝堂)

导读:主角是闻妮妮郝堂小说叫《你算哪颗小糖果》是作家夏半秋所写,抖音热文你算哪颗小糖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这是闻妮妮看见郝堂的第一反应。这个躺在闻妮妮日记本第一页,每天她必看一眼的人,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

小说介绍

主角是闻妮妮郝堂小说叫《你算哪颗小糖果》是作家夏半秋所写,抖音热文你算哪颗小糖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这是闻妮妮看见郝堂的第一反应。这个躺在闻妮妮日记本第一页,每天她必看一眼的人,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她的世界里。还是活的。

小说简介

郝堂他是一个超级学霸,属于他的人设也很是完美。可是没有想到怎么回事,如今在郝堂的贴吧下面,居然出现了一个每天都要吃糖糖的黑粉。对于闻妮妮的无理取闹,郝堂也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结果却不料,在郝堂勇夺了五千米长跑的金牌之后,闻妮妮她竟然自己黑转粉了。成为了一个小迷妹,属于闻妮妮的爱情,也是随之而来。

你算哪颗小糖果免费阅读

此时日记本故事的主人公郝堂正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金色的阳光自香樟树墨绿色的茎叶间倾泻而下,通透而明亮的光,细细碎碎地落在他的肩膀,掉进他白色衬衣口袋。
背景是一群发量稀少的中年男人,挺着啤酒肚,游刃有余地彼此寒暄着。
配乐是耳熟能详的《喜羊羊和灰太狼》主题曲。
极具魔幻色彩的搭配。
今天是星星幼儿园的亲子活动日,闻妮妮以姐姐的身份代表全家出席弟弟闻铭幼儿园的活动。老闻给出的官方理由是今天的活动中有一个叫“八仙过海”的项目,一个名字上和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实际上和水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活动。而闻妮妮是个游泳健将,理所应当不辱使命。
见闻妮妮不为所动,老闻又出新招:“你去的话,这个月零花钱加一百块。”
在闻妮妮的据理力争之下,两人最后以加一百五十块达成协议。
一分钟前她还因大周末被闻铭拉到这种鬼地方而闷闷不乐,一分钟后她觉得这一百五十块的附加值真是值了。
在闻妮妮的人生构想里,遇到郝堂应该是好多年之后的事。那时候的她端着各类学术大家的头衔,与慕名而来的郝堂庄重地握手,热情而礼貌地互相吹捧着。
谁能想到忽然跳了一大截的进度条,活生生将“多年之后的邂逅”变成了“此时此刻的惊喜”,也活生生将高峰论坛变成乡村爱情的篇章。
所谓生活,总是杀你个始料未及。
而只有出人意料的方式,才能让每一段遇见更深刻。
“闻铭,你用三分力度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做梦?”闻妮妮伸手想捞住闻铭,右手扑了个空,紧接着她感受到衣服忽然被身后某股力量拉扯,露出了半截腰部,才发现闻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藏到了自己身后。
“臭小子,我男神出现,我都还没有躲,你躲个什么……”她一边往下拉扯衣服,一边说着,没忍住又往郝堂的方位看了两眼。
顷刻间,她就明白了闻铭躲避的源头,是那个正咧嘴笑着朝他们跑来的小萝莉。
“闻铭,你来了,我还说怎么找不到你呢,原来你躲在这儿。”小萝莉穿着一身粉色公主裙,扎着不太对称的羊角辫,说话的时候眯着眼睛在笑,缺了颗门牙,还漏风。
奶声奶气的,听着真是可爱得紧。
“你别躲啦,我都看见你了。”小萝莉并不能领会闻铭躲避她是因为讨厌,还以为他和自己玩捉迷藏,兴致盎然地说,“那等下换我躲起来,你来找我啊。”
闻铭躲在姐姐身后没吭声,被闻妮妮一把拎到前面。因为他实在太小,和闻妮妮力量悬殊,无法反抗,只好用脸上的厌烦来表达不满:“女孩子真麻烦。”嘟囔的语调是与年龄极为不相符的老气横秋。
闻妮妮听闻铭在家里提过几次,班里有个烦人的女生,老爱追着他做游戏。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个小萝莉了。她盯着小萝莉打量了几眼,这眉眼怎么看怎么熟悉,抬眼撞见不远处信步走来的郝堂,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这小萝莉该不会是……
郝堂的……私生女吧?
向来对他人的外貌特征不甚在意的郝堂,分不清张三李四的区别,医学上将这种病症归纳为“脸盲症”。
郝堂隐隐觉得有道灼热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盯得他头皮发麻。他抬眼张望,终于在攒动的人头之中,准确锁住投来视线的闻妮妮的方位。
完全没经过大脑分析,他就提取出了姓名。
怎么又是她?糖癌晚期患者闻妮妮。
庄严同学的调侃应时应景地在他脑海里响起:“你是不是欠人家小姑娘钱了?”他指的是闻妮妮在学校里到处造谣郝堂体质虚弱的事情。
郝堂记得当时自己用“有点纠葛”做了回答。
说完之后对上庄严同学意味不明的眼神,他才顿觉表述有几分不妥。毕竟纠葛这种东西,在生活中多是和“感情”组合。他和闻妮妮,顶多算是“被谋杀未遂”和“谋杀未遂”的关系。
依稀记得那是个下着雨的清晨,他心情不太好,具体是什么原因诱发的,他完全记不清了,现在想来也许是预感到后面会发生的一切吧。
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的陌生女孩,垂着两束羊角辫,围着他喋喋不休好一阵子,主题是要请他吃糖,手段简单粗暴。小女孩举着剥开的糖果,将他逼至角落,嚷嚷着非要他尝一尝味道。
郝堂不像别的孩子,确切地说是没有那么多孩子气的习性。很小的时候,他已经懂得克制和自律。得知吃糖会长蛀牙后,他就奉为圭臬,没再吃过一颗糖,久而久之就忘记了,自己到底是生来就不喜甜食,还是他的自律让他忽视了。
面对“羊角辫”的不依不饶,他拼死抵抗,却还是被女孩钻了空隙,不知她什么时候已经将糖果送进他嘴里。
甜腻的糖果卡在咽喉处,不上不下,让他一口气透不过来,憋得满脸通红,眼泪都快出来了。最后他硬生生地将糖咽了下去,半条命也快去了。留在喉咙间粗粝的质感,令他记忆犹新。
经历了闻妮妮的事件之后,他对糖果切切实实根植下心理阴影。
不过说起来也都是幼儿园的事情了,记忆所剩无几,只在偶尔看见糖果之后,这个插曲才会被翻出来短暂温习。幼儿园毕业之后,两人分道扬镳,直到高中才重新有了交集。
不,那也算不上是交集吧。毕竟两年来他们一句话都没说上。
闻妮妮正准备脚底抹油溜走,却发现闻铭死死地抓着她的衣角。
空气中有淡淡的香气,随着轻风拂过脸颊,让人蓦地想到新出炉的糖果,还绵软地挂在模具上,被糖果师傅灵巧的手拉成均匀的长条,一下两下……
她下意识地***了***牙尖,对甜味的渴望怂恿着她将手伸进裤袋,掏出早上出门前匆忙塞进的一把糖果。
然而这个动作还没有完成,就被一口小奶音打断:“请问你是闻铭妈妈吗?”小萝莉看着闻妮妮,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闻妮妮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面前身姿笔挺的郝堂正凝视着她,明眸里藏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香味好像更浓了,像是有甜津津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
闻妮妮尽量不动声色地咽下口水,偷偷地将手从口袋里伸出来,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一点。
“闻妮妮是我姐姐!”闻铭纠正,“你见过有这么矮的妈妈吗?”
这死孩子!
闻妮妮二话不说小手就揪上闻铭的耳朵,激动之下音调难免拔高:“我还在发育期呢!”也忘记旁边还有某人在旁观。
手正要微微使力,听到一声促狭的笑,她侧头对上旁边的人,只见郝堂笑意未收,两排牙齿从唇缝中露出,好似白瓷。
这是闻妮妮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人能没出息到为了几颗牙齿都心跳加速的。
也是第一次知道,她就是那个没出息的“有人”。
后来在给郑小悦描述这一场邂逅的感想时,词汇匮乏的闻妮妮给出的赞美是:“他的牙口好,一看就是钙含量充足。”
郝堂被闻妮妮盯得不好意思,虚虚握拳贴着鼻子咳嗽了一下,礼貌地点头:“你好。”
膝盖被人顶了一下,闻妮妮才恍然醒过来,听到底下传来闻铭嫌弃的蚊子哼哼般的声音:“姐,你白内障啊?”
“你才白……呢。”要不是现在郝堂在这里,她要顾及形象,闻妮妮保证会给这臭小子一顿揍。
然而她现在也只能咬着后槽牙笑里藏刀:“我家弟弟就是幽默。”顺便用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朝闻铭竖了个中指以示警告。
郝堂将她的这些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但也没戳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欢愉是发自内心的。即使他自己也不知道,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欢愉是哪里来的。
“我是郝恬,这个是我哥哥。”小萝莉介绍的语气里颇有几分自豪,“我哥哥很厉害的,是全校第一名,年年都拿奖学金。”
闻妮妮当然知道郝堂有多厉害了,她还知道郝堂他有个不为人知的隐疾……想到这里,她失声笑了出来。
“我姐也很厉害,是游泳队的老大,每次都拿金牌。”闻铭不服气地叉腰。
被如此大张旗鼓地炫耀,闻妮妮还真有点心虚。虽然她拿过不少金牌,可“游泳队的老大”这名号,只能在家里吹吹牛罢了。她急忙打断闻铭的话:“我叫闻妮妮,初次见面,非常荣幸。”
自以为非常得体的开场白。
郝堂怔然,初次见面?
郝堂揪着“初次见面”四个字,好一番琢磨。他轻轻哼了一声,闻妮妮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倒是练得驾轻就熟。他脚步向闻妮妮靠了一步,刻意针对她的“初次见面”回应了一句:“郝堂,久仰大名,以后请多多指教。”

你算哪颗小糖果全文阅读

没想到郝堂看着一本正经,还会搞拍马屁这种套路。闻妮妮在心头将“久仰大名”四个字默念了一遍,乐呵呵地想着。
对比之下,她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辞太过苍白,没有表现出十分的热情,又忙不迭补充几句奉承话:“虽然我们初次见面,不过你的大名我也是早就如雷贯耳。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认识你了!”
还有,你闻起来真的好甜啊。
像新鲜出炉的糖果。
郝堂挑眉轻笑,更近一步:“哦?怎么如雷贯耳了?”他好整以暇地等着闻妮妮还能说出些什么瞎话。
“你都不知道,贴吧上可多关于你的消息了,最多的时候,一天更新十七条内容……”闻妮妮没看出郝堂是存心刁难她,反而津津有味地说起来。
她猛然想到自己年少不懂事,还注册了一个小号专门黑郝堂来着。高一那会儿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郝堂藏着那么大的敌意,没事儿就在贴吧上叨叨郝堂的缺点。只要有人夸郝堂,她就忍不住反证,好像积了八辈子的仇恨。
也许是出于优等生和后进生阵营的积怨。归根结底还是老师、家长们对优等生的偏爱,以及对后进生的偏见。凭借一张试卷来断定学生好坏的标准,总是让人不服气的。而郝堂作为优等生的代表,自然是要被讨伐质疑。
就在一年前,闺蜜郑小悦提起郝堂的种种优秀时,闻妮妮都还是嗤之以鼻的态度,甚至对郝堂与“好糖”同音的事情耿耿于怀,当时她就登上贴吧愤愤不满地发了个帖子:郝堂虚着呢。
谁知道话题引起热议,底下一排站队“郝堂不虚”的小迷妹,以及一堆闲得无聊的吃瓜群众刷满评论。最后还登上校园十大不解之谜,即“郝堂虚不虚”。
话题最终因为当事人没有任何声明渐渐冷却热度。直到郝堂高二参加校运动会,直接摘下五千米长跑金牌,还打破纪录。这才再度引起同学们的热议,这下子有了定论:不虚。
有一种关注,始于来路不明的好胜心。
郝堂之于闻妮妮,便是如此。
因为运动会的这件事,闻妮妮对郝堂的看法有所改观了,也不知道怎么地,就黑转路,路转粉,渐渐地,还对郝堂有了些莫名其妙的崇拜感。
“对了,你不逛贴吧的吧?”闻妮妮小心翼翼地试探,声音从嗓子眼悠悠地飘出来。
话一出口,她心里的懊悔泛滥。没事儿提什么贴吧啊,这不是自掘坟墓吗?真想抽自己两大嘴巴子。
面前人那战战兢兢的神情,明摆着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郝堂绷不住表情,险些要笑出来。他确实很少玩那些社交软件,可以说基本不玩。然而闻妮妮这副表现,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刻意顿了几秒钟,欣赏完闻妮妮满脸焦虑的表情后,才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闻妮妮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会儿她看着郝恬,分外亲切。她摸进裤兜,掏出一把糖果,半蹲下,送到郝恬面前,笑得像个人贩子:“小妹妹你尝尝,这糖果挺好吃的。”真是越看越有一种亲切感。
郝恬有点犹豫,一眨不眨地盯着闻妮妮的掌心,却又迟迟没有伸手去拿,小小的脑袋仰着去看郝堂。
闻妮妮以为郝恬在客气,脱口而出:“别见外,都是一家人。”话音刚落,她抬眼对上郝堂意味不明的凝视,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胡话。
闻铭用眼神抗议:我拒绝和这个鼻涕虫成为一家人!
“有首什么歌不就是这么唱的吗?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
“民族平等是实现民族团结的政治基础,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是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前提条件。”郝堂不假思索地接下话茬,转头慈眉善目地看着郝恬,“想吃就拿吧。”
征求到哥哥的应允,郝恬顿时笑靥如花,矜持地拿了一颗。闻妮妮掌心里还躺着一大把的糖果,出于礼貌,她捧着糖果送到郝堂眼前。
郝堂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小步。
“这颗是店里特别推出的‘好糖’,挺适合你的,和你的名字一样。”闻妮妮摆出谄媚的笑容,指了指躺在中间的那一颗,那是糖果店特别推出的品种,名字就叫“好糖”。
好糖,郝堂。
糖吃在嘴里,就好像把郝堂吃到嘴里一样。
“我哥哥从来不吃糖的。”郝恬已经撕开糖纸,声音含混不清,“我自己家做的糖果,哥哥也从来都没有吃过……”
后面的话完全听不清楚,不过前面的重点,闻妮妮倒是画得很快。一听郝堂不吃糖,她立即见风使舵地和糖果撇清关系:“太巧了吧,我也是完全不喜欢吃糖,我买来这些是拿来做……做学术研究的!你一定觉得很不可思议吧?”
因为她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啊。
她到底在胡说些什么鬼话啊……
糖果:屁!你之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你这个“大猪蹄子”!
言罢,闻妮妮握拳,将糖果收在手心,正要送回口袋,惊觉指骨一凉,见郝堂的右手覆在上面。
“既然如此,也给我一颗研究下吧。”郝堂似笑非笑地掰开闻妮妮的手指,挑了她推荐的那颗糖,在几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将糖果放进了裤袋。
闻妮妮自认为她这人吧,大的优点不敢说,但对玩游戏还是很在行的,真是应了闻铭那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评价。
大家做完热身运动后,正式***第一个项目“小鸡出壳”。闻铭发令,闻妮妮拿起一张报纸,小心翼翼地在中间撕破一个小洞,先钻出头,再依次将肩膀、手和脚钻过去,这样就算完成一个回合。
三十秒过后,闻妮妮已经完成了好几个回合,偷偷用余光去扫旁边的郝堂,见他皱着眉头,还在和第一张报纸做抗争。
郝堂的成绩排名是年级第一,各类变态竞赛都能杀到前三,每年运动会也总能拿几个冠军,毫不夸张地说,摞起来的奖状、奖牌都能装个麻袋。但偏偏是这高大身形,让他在报纸面前无法施展。
看着无所不能的郝堂,盯着一张破得不成形的报纸皱眉头犯难,闻妮妮也不知怎的就笑出了声。
她倒不是幸灾乐祸,只是因为自己能够看到郝堂如此与众不同的一面而开心,并且这与众不同的一面,只有她看到了。
这也许就叫作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郝堂听到闻妮妮的笑声,窘迫地瞄了她一眼,眉心拢成一个大大的“川”字,但还是英俊得令人移不开视线。
好在第一个项目很快结束。
第二个项目是“哪吒闹海”,需要三人参与,幼儿园老师简单说明了规则:“妈妈举着玩具篓站在场地一端,孩子是小哪吒,爸爸抱着孩子站在……”
闻妮妮还在认真听着规则,郝堂忽然转头盯着她,浅笑着:“嘿,我们合作吧?”
左右看了好几遍,闻妮妮确认郝堂是在和自己说话,并且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带着很诚恳的表情。
她望进他深邃的眼底,依稀有光影流动,搅得她心口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通俗来说,就是心口小鹿又癫痫了。
郝堂以为闻妮妮在犹豫,但其实是闻妮妮看着他的脸走神了。三十秒之后,闻妮妮特别诚恳且郑重地回了他一句:“你能不能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虽然有点疑惑,但他还是配合地点点头,重复道:“我们合……”
“我愿意!”闻妮妮笑得花枝乱颤。
游戏正式开始了。
郝堂抱着闻铭,闻铭从蓝色布匹装饰的“海浪”里捡出蓝色纸团,然后往闻妮妮举着的纸篓里砸。
妈妈常说闻妮妮这人没多大优点,但好在臂力不错,以后就算找不到工作,也能耍个杂技混口饭吃。闻妮妮想,要是来看她演出的观众是郝堂的话,那她一定会演砸的。
对着两米之外的那张俊颜,闻妮妮实在没办法坐怀不乱地继续玩游戏。
眼看着别的组已经遥遥领先,闻铭急得踢腿:“闻妮妮,你怎么这么笨!”
好几个纸团都砸到闻妮妮脸上,弹了出去,有一个直接擦过眼角,生理反应下,闻妮妮的眼眶红了。
闻妮妮揉了揉眼睛,也不知道郝堂什么时候走到面前,柔声细语地问她:“你没事吧?”
你瞎啊……
闻妮妮差点将这句口头禅说了出来,但一想到对面是郝堂,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啧,要装个淑女也真是令人为难。
闻铭以为闻妮妮哭了,难得露出一点慌张表情,讪讪地搓着小手说:“姐,我不是故意的。”
闻妮妮知道闻铭不是故意的,因为他急着进球,而她又忙着心不在焉。
“好像有一点点事……”闻妮妮摇摇头,从努力撑开的狭窄视角里,看到骤然放大的俊颜,郝堂的睫毛很长,眼窝很深,褐色眼角深邃又迷人。
特别是闻起来真的……好甜啊!她微不可察地吸了一口气。
“哪里?”
心脏跳得太快了。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不知道是不是要打个120急救电话。
没见闻妮妮回话,郝堂俯下身来观察她受伤的眼睛:“眼睛很痛?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
他的指腹贴在她的眼角上,冰冰凉凉的。
感觉要先看个眼科……
长这么大以来,闻妮妮大脑空白的情况总共就发生过两次:一次是她在偷看电视后,拿湿毛巾给电视机“退烧”的事情败露;另一次就是现在郝堂和她四目相对的场景以及接下来会发生的场景。
一般小说中的男主角说了以上台词之后,后面的剧情就应该是男主角带着女主角去看医生。
两人靠得很近,郝堂身上那种清甜的香味就更浓烈了些。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吸鼻子,发梢蹭着郝堂身上的纯棉衣料,情绪酝酿到位,三分羞怯,五分柔弱:“公、公主抱吗?”
闻妮妮正准备演一个娇弱无骨的女子,往那香甜的怀抱里靠一靠,就听到闻铭捂着嘴咯咯笑:“姐,你太重了,等下把郝堂哥哥压坏了。”
你放屁!
从小区出来,直走一百米再转个弯,就到了“一颗好糖”糖果店,营业时间是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一般闻妮妮趁着周末去采购一番,屯好一个星期的口粮。
今天过来的任务,主要是还愿,顺便屯粮。
在今天之前,闻妮妮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然而今晚之后,她决定迷信一把。
幼儿园偶遇郝堂这件事,说起来还真的挺邪门的。
闻妮妮盯着糖果店里这株两米高的糖果树,寻找着前一天晚上自己挂上去的字条。好不容易在那密密麻麻的糖果中找到自己做了特殊记号的糖果纸,她欣喜地将它摘下来摊开,里面安然地躺着“郝堂”两个字。
老板娘说,在糖果纸上写上你要祝福的人的名字,那个人的一生就会被糖果包裹,甜甜蜜蜜。
她的指腹摩挲着那两个字,竟生出一点点心慌意乱。
以前闻妮妮不明白,为什么妈妈明明对买彩票一夜暴富的梦想嗤之以鼻,却又每次管不住自己要偷偷买上几张。
现在她似乎有那么一点明白了,那只是对某件事某个人表达的一种心情、一个态度。
白日梦是一定要有的,反正做一做又不花钱,万一实现了,那可是白赚的。
瞧,上天见她将郝堂名字写上时的诚意,就给了她一点小回报。
趁着四下无人注意,闻妮妮双手合十,“中西合璧”地说了句:“感谢,感谢!Thank you!Thank you!”这样不管是中国的如来佛祖,还是外国的上帝,都能听懂了。
“请您一定要忘记我以前诅咒郝堂的那些话,就当作是放屁。屁李斯(Please)……”后面的英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就在那边“屁”了好久。
等她从沉浸在自己过人的智慧中回过神,抬头就看见琳琅满目的糖果盒空隙中,透过来一张清秀的脸。
我去!
还有比在一天之内两次遇到郝堂更邪门的事情吗?
她能很清楚地辨析出他在笑,而且是在冲着她笑。
周围五彩斑斓的盒子,衬得他肤色更亮白。暖黄色的灯光斜斜地打在他睫毛上,在眼睑投下一片暗影。
眉眼弯弯,唇瓣微扬的样子,真是……好看。
她有点挪不开目光了。
所谓惊鸿一瞥,大抵是如此了。
好像一颗***奶糖在对闻妮妮挑衅:有本事就把我吃掉啊。
闻妮妮觉得自己真的病得不轻,可能这一整天都是自己在做一场梦。恍惚间,她看到一个挥着翅膀的黑色小人,朝她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你醒醒吧!”
“是啊,我醒醒吧。”闻妮妮伸手要掐手臂。
掐了一下。
“没感觉?”
再掐一下。
“也没什么感觉?”
那么再掐一下。
“现在有感觉了吗?”
“有,感觉皮肤丝丝润滑,***结实了不少。”闻妮妮回完话,才猛然察觉到不对劲,她低头一看,自己正摸着一只粗壮的手臂,再抬头一看,手臂的主人正好整以暇地挑眉看她。
“又见面了。”郝堂用眼神示意了下闻妮妮那只还搭在他手臂上的手,笑开了,“从来不知道闻妮妮同学还有这种兴趣爱好。”
什么……兴趣爱好?
闻妮妮一颗心怦怦直跳,连忙缩回手,刚想要询问郝堂话里的意思,便闻见他身上淡淡的糖果香气。她一紧张又咽了咽口水,开始答非所问:“我来买买买……”
她怎么一见到郝堂,这舌头就捋不直了呢?
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来买用作学术研究的糖果吧?”郝堂垂下手臂,打量了闻妮妮一眼,换了个站姿,一本正经地瞎扯,“我也是。”
某贴吧上有这么一个热帖:人生事后总感觉没发挥好的六大事件,排在首位的就是“和喜欢的人聊天”。
闻妮妮觉得她此刻的心境充分论证了这条准则。
“今晚的月亮不错。”
说出这句话之后,她就开始后悔。
郝堂看了看顶上明晃晃的大灯,哼出一个轻快的鼻音:“嗯,如果没有房顶的话。”
一方面光顾着心跳,根本想不到他们还能聊些什么;另一方面她发现老板娘正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自己,似乎在恐吓她说:“小样儿,还学术研究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会长蛀牙的!”
闻妮妮张了张唇瓣,担心自己常常光临糖果店买糖的事迹会被老板娘戳穿,那样自己在郝堂面前苦心经营的角色就会崩塌,于是她先发制人,逃为上计:“那个……我先走了。”
刚一转头,她顿觉不对,要是自己走了,老板娘在背后和郝堂说自己坏话怎么办?
她又回过头:“我们一起走吧。”
没等郝堂有所反应,她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往门外冲,还不忘用另一只手捂住脸。
老板娘望着远去的两个背影,嘴角闪过一丝窃笑,迅速拨通电话:“孩子他爸,劲爆新闻,你儿子终于牵小姑娘的手了,不对,是被小姑娘牵手了……我说你儿子今天怎么愿意来店里帮忙,以前喊他一次也不愿意来。”

闻妮妮郝堂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你算哪颗小糖果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