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禾之宠(苏一禾林靖之)

一禾之宠(苏一禾林靖之)

导读:主角是苏一禾林靖之的小说叫做《一禾之宠》,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一禾之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一禾上辈子为了太子林靖成,假死逃过御赐的婚,斗了一辈子才勉强保住自己正妃的位置,却最终落得个相看两厌。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一禾林靖之的小说叫做《一禾之宠》,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一禾之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一禾上辈子为了太子林靖成,假死逃过御赐的婚,斗了一辈子才勉强保住自己正妃的位置,却最终落得个相看两厌,郁郁而终的下场。

苏一禾林靖之小说简介

重生回到十八岁,苏一禾毅然扔掉假死的药,转头嫁给了林靖之。
宁王林靖之是大夏的脊梁,护着千万百姓,冷静自持,绝情绝爱,可自从娶了苏一禾,就变得不大正常。
林靖之揽着宫斗了一辈子,手段狠辣的苏一禾,高贵冷艳地对天下人说:“本王王妃柔弱不能自理,什么侧妃妾室,本王通通不要。”

一禾之宠全文阅读

林靖之看着苏一禾将木雕娃娃直接放在心口,眸色蓦然深了深,轻咳一声,找补道:“是司扬说,夫妻……咳,成婚之前要互相送东西,本王想着你什么都不缺,就……”
这话像是烫嘴一般,林靖之说的嘴都瓢了,一句话说了好半天,还磕磕绊绊地没说完。
门外站着的司扬一脸无奈,有心想说这话根本不是自己说的,却又不敢,只好扬起下巴望天。
苏一禾微微欠了欠身,说:“臣女多谢殿下。”
林靖之皱眉,想说什么却没能张口,便瞪着赵奕。
以往最知王爷心意,被司扬称为王爷“肚里蛔虫”的赵奕,此刻也是一脸懵圈,不知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赵奕看了看王爷的神情,见他始终看着苏一禾,自己琢磨了一下刚才王爷话中的“互相”二字,眼前突然一亮。
赵奕瞬间福至心灵,说:“王妃,这成婚之前,男女是要交换定情信物的,您看您是不是……”
赵奕说完,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王爷的神色,见王爷眸色缓和,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可真是要命的事。
苏一禾眉头拧成一个川字,之前铃铛就跟她说,要送一个信物给宁王,可问题是,她不会做荷包啊,抡刀的人,能拿绣花针吗?
当初年少时,她送给林靖成的,也不过是铺子里买的一个随身玉佩。
可这,宁王给她的是亲手所制,她总不能敷衍地去街上买一个东西送他吧,显得多没诚意。
苏一禾石更着头皮说:“若是王爷不嫌弃臣女的女工粗陋,臣女便绣一个荷包……”
林靖之突然问:“几日?”
“啊?”苏一禾惊讶地抬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十,十日?”
林靖之点头:“好。”
苏一禾:“……”
她真的是随口一说,她从来没做过女工,哪知道做一个荷包需要多久,可话都说出去了,只能尽量做到了。
林靖之原本要亲自送她回府的,可刚走到王府门外,就被宫中来的内侍官宣旨叫走了,只好让司扬送她。
待林靖之走后,司扬凑过来,看着苏一禾神秘兮兮地说:“王妃,属下可没有跟王爷说要送定情信物。”
苏一禾一见着这个活泼的少年,就忍不住想笑,没了林靖之给人的压迫力,她也觉得轻松很多,便跟这个少年攀谈起来:“你在背后拆你们家王爷的台,不怕我告诉他吗?”
司扬尴尬地笑了笑:“王妃可别跟属下开这种玩笑。”
苏一禾抿嘴一笑,上了马车,说:“你们家王爷那么刻板的一个人,怎么会容许你这么一个性子活泼之人在身边?”
“那说来话长了。”提起这个,司扬破有些得意,他跳上马车,一边驾车一边说,“王妃到时嫁进王府,属下有的是时间跟您慢慢说。”
说完,司扬想了想,又说:“王妃,王爷对您可真的是用心,属下还从未见王爷亲手给谁做过东西,您这是独一份儿。”
苏一禾怔了怔,问:“司扬,你们家王爷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对林靖之的印象,一直是冰冷刻板,生人勿近,可这一世怎么不一样了呢?
“我们家王爷啊……”司扬琢磨了一下,“王妃,跟您说句实话,我一直以为我们家王爷不近女色,直到……遇见了您……”
苏一禾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怎么美滋滋的呢?也是,哪个女孩子直到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一个,也会很开心的。
到将军府门口,司扬这次没有先走,而是看着苏一禾进了将军府的门,生怕自己回去了没法和王爷交待。
苏一禾刚一进门,就看到娘亲在院子里站着,她走过去,诧异地问:“娘亲,您怎么不***歇着,在这里站着做什么?”
苏夫人十分紧张地拉着女儿的手:“夭夭,你可算回来了,娘亲还以为……”
她看见宁王把女儿带走,真以为宁王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把女儿带回去……
“您想什么呢,娘?”苏一禾有些嗔怪地说,“王爷只是带我出去逛了逛,便送我回来了。”
苏夫人长长地松了口气:“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铃铛在一旁抿着嘴,一脸憋笑的神情,脸都憋大了一圈,看起来忍笑忍得十分辛苦。
待苏夫人离开,苏一禾伸出手掐了掐铃铛的脸蛋:“好你个铃铛,居然和娘亲一起等着看我笑话?”
“啊……小姐放手,放手,好痛……”铃铛直呼痛,被苏一禾放开后,陪着笑脸说,“小姐,你不知道,你被宁王带走后,那些夫人小姐都看傻了,有几个小姐看着你的眼睛都直喷火,她们之前向宁王示好,却连宁王的面都没见到。”
铃铛说这些的时候,越说越觉得骄傲,唇角和下巴都是上扬的。
苏一禾却想起一件要命的事情:“铃铛,你会做荷包吗?”
“啊?”铃铛正说得眉飞色舞,没料到小姐突然问这么一句,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荷包?”
“就是,就是……”苏一禾突然觉得这句话也很烫嘴,说了半天才说出来,“就是送给男,男子的荷包。”
铃铛恍然大悟:“奴婢知道了,小姐要给宁王殿下送荷……唔……”
苏一禾连忙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小点声,你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铃铛点了点头,被松开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奴婢之前见江姨做过荷包。”
铃铛口中的“江姨”是管家苏保的妻子,一个极其温婉的女子,之前也是一个大家小姐,只是因为家道中落被贩卖到人牙子手里,是苏保救了她。
“对啊!”苏一禾一拍手,“我怎么没想到江姨,将军府里,要说女工,只怕就是江姨最好了。”
说走就走,苏一禾立刻拉着铃铛去找江姨,十日的时间,她可得好好地准备。

一禾之宠免费阅读

夜里,林靖之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想着白日在书房,父皇所说的话。
皇帝对自己这个战功彪炳的儿子,一向是和蔼可亲的,说话总是在笑:“靖之,朕知道你无心成婚,朕也着人打听了许久,这才决定将苏家丫头赐婚于你,你可有不愿?”
林靖之还未回华京城,便听说自己被赐婚的消息,作为战时驰骋疆场,闲时掌管华京安危之人,他对苏一禾与太子之间的事情自然是知晓的。
听到赐婚消息的那一刻,他就明白父皇在打着什么主意,他这些年有功高震主的势头,父皇要借太子的势力来制衡他。
可惜的是,他已经拒绝多次赐婚,这次又是凯旋而归,若是再拒绝,只怕父皇就不是拐弯抹角地利用太子来制衡他了。
既然他们二人都避不过,那就索性接受,他决定至少表面对苏一禾好一点,若是她能忘了太子,一心做宁王妃,少与太子纠缠,这件事就不会如父皇所愿,他自是也会给她应有的荣耀。
若是他没有猜错,父皇下一步,就会慢慢让苏奇赋闲在家,绝不会让他们手握军权的二人如此轻易地结亲,到那时,至少他还能护住苏家。
可若是苏一禾嫁给太子,父皇会先打压他,再打压苏家,到那时,他便没法再护住苏奇乃至苏家了。
苏家是开国功臣,这么多年忠心耿耿,如今父子三人驻守边关,威震四方,他绝不容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皇帝见他始终低头不语,轻轻叹了口气:“朕知道,那孩子之前与靖成要好,你怕是有些误会,那都是儿时一起玩耍的情谊,时间久了便淡忘了。”
林靖之心中冷笑,他这个父皇,疑心病太重,总觉得身边每一个人都想要夺他的皇位,即便是太子那书生一样的个性,也未必就能让父皇全然信任,不然就不会有这一出赐婚了。
若是之前林靖成不在御书房与父皇闹那一出,他或许能想法子成全他们,可如今……
林靖之暗叹一声,开口道:“父皇明鉴,儿臣的确不想成婚,可如今父皇圣旨已下,无论对方是谁,儿臣都会娶她做宁王妃。”
皇帝微微颔首,很满意儿子的态度,笑着说:“你总会明白,父皇都是为你好,苏奇掌管边关十万大军,苏家又是时代将才,对你在军中立威,总是有好处的,父皇老了,大夏总是要让你们年轻一辈接手。”
林靖之立刻单膝跪地:“父皇春秋正盛,若有所差遣,儿臣定当全力以赴。”
“真是个傻孩子,父皇犹记得你兄弟二人在父皇怀里撒娇的场景,转眼间,都能独当一面了。”皇帝拍拍儿子的肩,亲手将他扶起,感慨之后说,“你且先回去,若是婚礼任何别的需要,尽管来找父皇。”
林靖之躬身一揖,转身的瞬间,他满目的父慈子孝都化为一潭冰冷刺骨的水。
……
赵奕进来时,看到王爷在拿着一本书发呆,他默默走过去,给已经冷了的茶杯中重新添上水。
“苏家那丫头若是进府,便将王府都交给她,让她彻底绝了对太子的念想!”林靖之突然抬头,吩咐赵奕,“她若是出门,也派人跟着,绝不能让她与太子有任何接触,绝不可让父皇抓到任何挑拨的把柄。”
林靖之太了解他的兄长,书生意气,感情用事,经不起父皇一再地暗示。
赵奕心里叹了口气,他一开始本以为王爷真的是瞧上了未来王妃,可如今看来,这一切都不过是王爷给所有人演的一出戏,他倒是有些同情苏一禾。
同情归同情,王爷的话他不敢不听,点头道:“是,属下明白。”
林靖之点点头,对于自己管家的能力他还是新任的,对付一个小丫头没问题。
沉默了片刻,林靖之又说:“无论如何,她是苏奇之女,不可为难她,待他日寻得良机,本王会放她离开。”
赵奕躬身:“是。”
他心想,王爷说这句话时,莫名声音低了一些,是不是王爷心里也是有些许不舍的呢?
就在林靖之吩咐赵奕这些事时,苏一禾正在跟着江姨学习绣荷包,她的十根手指已经到处是针眼,心疼地江姨直喊要帮她绣。
江姨虽已三十余岁,却风韵犹存,坐着刺绣的样子,温婉娴静,让人心安。
苏一禾却是一个做一件事就要做成的性子,既然答应了别人,她就要自己做,至于好坏,那就另当别论了。
此刻已是深夜,铃铛在一旁坐着打盹,对于她来说,抡着刀保护小姐,她绝对是第一个,可这刺绣的事情,那绝对不是她的爱好。
苏一禾见她实在是困得厉害,便推了推她的手臂:“铃铛,你困便回去歇着,我与江姨再学一会儿。”
铃铛摇了摇头,坚定地说:“我要陪着小姐!”
江姨见苏一禾其实也已犯困,便收了笸箩,说:“夭夭,你与铃铛都回去歇着,绣荷包不急于一时,夜深了也瞧不清楚。”
苏一禾便只好起身,歉意地说:“是太晚了,扰了江姨,夭夭这就回去了,江姨快歇着吧。”
和铃铛走出院子的那一刻,不知是不是夜里的凉风袭来,吹地苏一禾脑袋突然清醒了些,似乎蓦然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林靖之,一个冰冷刻板,杀神附体一般的人物,为何突然对她如此温柔,还特意将自己刻好的东西送给她,难道是她长得格外招人喜欢吗?
她自问不是,那么岳长覃都能明白的道理,是不是林靖之早就明白了,所以在跟她演戏?
一念及此,她绣荷包的热情蓦然被一盆凉水浇下来,彻底地凉了,看来他们两人还真是合该在一起,不掺杂任何情意的婚姻,不正是她这一世想要的吗?
苏一禾握着绣了一半的荷包,轻轻一笑,既然她未来的夫君要演戏,那她便奉陪到底吧。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一禾之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