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风雨半身伤(江暖沈年)

半身风雨半身伤(江暖沈年)

导读:主角是江暖沈年小说《半身风雨半身伤》特别推荐,半身风雨半身伤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江暖笑了一声,似嘲笑这牢笼般的婚姻,又或可怜自己心底里的自作多情。江暖明白的。她一直都知道。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暖沈年小说《半身风雨半身伤》特别推荐,半身风雨半身伤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江暖笑了一声,似嘲笑这牢笼般的婚姻,又或可怜自己心底里的自作多情。江暖明白的。她一直都知道:同父异母的姐姐江浅浅才是沈年心头的白月光。

小说简介

江暖笑了一声,似嘲笑这牢笼般的婚姻,又或可怜自己心底里的自作多情。
江暖明白的。
她一直都知道:同父异母的姐姐江浅浅才是沈年心头的白月光。

半身风雨半身伤全文阅读

“江小姐,你是胃癌晚期,尽早叫家属过来签字化疗。”
医生推了下镜框,神色严肃。
江暖脑子一片空白,哑着嗓子问:“不化疗的话,我还能活多久?”
“短则六个月,长则一两年。
你还年轻,尽快通知家属吧。”
“谢谢,麻烦您先开药吧,化疗的事情我再考虑。”
家属?江暖心中讽刺。
江家那些人,眼里处处只有利益,怎么可能会管她的死活。
除了江家……只有,沈年了。
从医院回到别墅,江暖站在窗边,倒出几颗药和着温水服下。
窗外在下雪,京都好几年没这样冷过了。
明年的雪,她还能看到吗?江暖将药整齐的摆在卧室的书架上,看着检查报告的眸微微收紧。
她掏出手机,给沈年打了电话。
第一次,无人接听。
第二次,嘟了一声后,您拨打的用户正忙。
沈年挂了她的电话。
江暖浑身都冷,编辑短信的手指也在抖。
——有事找你。
半个小时后,沈年的电话才来。
“什么事?”
沈年一如既往的冷漠。
江暖捏着检查报告的手一紧,字字在心里斟酌。
难道,直接说:沈年,或许我活不到明年……没等她酝酿好要说的话,沈年不耐烦道:“有话快说。”
江暖指尖收紧,眉头一皱,把检查报告揉成一团揣进兜里。
她一贯软软的嗓子:“当面说吧,你今晚会回来吗?”
“很忙,没时间。
如果电话不好说,整理好给我发邮件。”
“沈年……”
嘟——电话挂断了。
很忙,没时间?江暖笑了一声。
京都杀伐果断的dt集团总裁沈年,忙到可以两个月不回家一次。
忙到结婚以来,两个人没有好好坐在一起吃过饭。
忙到等她说出她胃癌晚期需要他签字的时间都没有。
江暖看了眼空空荡荡的房子,眼睛几分酸涩。
三年了,她被拘禁在婚姻的牢笼里三年。
她对着空气,低喃道:“沈年,你可以不爱我,可别把我当傻子啊。”
江暖的胃部开始泛酸,生出难忍的呕吐感。
她趴在垃圾桶旁干呕了半天。
除了血,什么东西都没有呕出来。
满嘴的***味,整个脑袋的气血都在上涌,带着难以呼吸的闷疼。
一闭眼,就好像是无尽的黑暗。
江暖甚至开始想,如果有一天她死在这里,会不会都没人发现。
当晚,沈年回来了。
距离江暖上一次见到她,整整五十六天。
沈年看到江暖时,眉头一拧:“几天不见,就能想出把自己饿瘦的手段,想在爷爷面前博取同情?”
江暖习惯了沈年莫须有的误会,伸手放进口袋里,正想掏出检查报告。
沈年的电话响了。
江暖无意偷看,只随意一瞥,就能看见沈年电话上的名字——浅浅。
沈年毫不避讳她,接了电话。
静谧的空间,电话那边的声音,江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江浅浅***道:“年哥,你怎么还没来?今天是人家的生日呢。”
“马上过来。”
沈年说完,挂了电话,进房间拿了件外套出来。
江暖的指尖还摸着兜里报告的边边角角,一声不吭的看着他。
原来,他只是路过拿件衣服。
原来,他根本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她以为……他该是回来找她的。

半身风雨半身伤免费阅读

罢了。
江暖笑了一声,似嘲笑这牢笼般的婚姻,又或可怜自己心底里的自作多情。
江暖明白的。
她一直都知道:同父异母的姐姐江浅浅才是沈年心头的白月光。
而她,不过是一颗挂着妻子之名,应付长辈的棋子。
可一想到,她的人生随时可以看到终点。
心里终究有些不甘。
江暖攥紧了手,鼓起勇气道:“沈年,今晚可不可以不走?”
他没有回头,站在门口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有事?”
“我才是你的妻子。”
江暖轻声提醒,却自然而然的生出几分卑微感。
她的性格一向很软,从小到大都是。
闻言,沈年回头,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
她心里的欢喜逐渐扩大,苍白的唇缓缓上扬,眼眸里有她自己都不曾发现的光亮。
她低着头,羞怯的往后退了几步,后背抵住了墙。
沈年修长的手撑在她身后的墙上,整个身子微微下压,带着压迫的气势。
江暖心头如小鹿乱撞,她正想抬头看沈年,就感觉到他的呼吸声附在她耳边。
他说:“结婚三年,一直没碰你,所以***到提醒我,我们的***?”
他的声音冷到了骨子里。
江暖嘴角的笑一僵,怔然的反驳道:“没,我没有。”
话音刚落,她的脖颈猛地被掐住。
“江暖,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算计我!”
“你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从浅浅手里抢过来的。”
“你最好认知到一点,结婚三年,我恶心了你三年。”
沈年一字一句,冷漠决绝,如玻璃渣灌进她的心脏。
心头乱撞的小鹿倒在血泊里。
她原本的一丝欢喜,也变成了扎她的刀子。
自作多情总被无情伤。
江暖的喉管一紧,出口的声音几分哑然无力,“沈年,我没有算计你,没有让爷爷逼你娶我,更没有推江浅浅。”
三年了,这是江暖第一次主动解释。
沈年内心浮现一丝异样,很快被理智压了下去,掐着她脖子的手一***,像丢垃圾般甩开。
他讽刺的笑了一声。
当年,在他床上的是她江暖。
不是她算计的,还能是谁!他亲眼看见她把江浅浅推下游泳池,江浅浅根本不会游泳。
如果不是他在,江暖早就成了杀人凶手。
现在,她竟然能理直气壮的否认!他语气几分讥诮:“三年,你的演技倒是愈发长进,谎话说的像真的一样。”
江暖的心绞在一起,胃部发酸的疼。
他不信她,她一直都知道。
三年里,她一直不想辩解。
她以为,清者自清,时间会证明一切。
她以为,在一起久了,他会看到她的好。
她以为,她不会,不堪到让沈年厌恶三年。
四目相对,彼此沉默。
沈年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收回撑在墙上的手,转身毫不犹豫的接通。
“年哥,你到哪了?”
“快到了。”
挂了电话,沈年拿起刚扔在沙发上的衣服要走。
“沈年!”
江暖急声叫了他的名字。
沈年依旧往外走。
她大声喊:“我生病了。”
沈年的脚步一顿:“什么病?”
“胃癌。”
江暖艰难的吐出两个字,而后卑微道:“能不能留下来,陪我一晚?”
她看着他的背影,眼前的视线被泪水模糊。
胃癌晚期根本不可能完全治愈,只能靠手术延长生命。
她不贪心,只求他能在她生命的尽头,施舍一点点温暖。
“江暖,为了留住我,连胃癌这种谎都撒的出来,我倒是小看了你。”

小编点评

半身风雨半身伤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