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来袭以以别跑(苏以方见)

竹马来袭以以别跑(苏以方见)

导读:苏以方见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竹马来袭以以别跑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16岁的少女初次品尝魂牵梦绕的滋味,一场意外的邂逅,一段青涩的爱恋,他们之间的爱恋,是懵懂,是隐晦,那时候的崇拜......

小说介绍

苏以方见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竹马来袭以以别跑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16岁的少女初次品尝魂牵梦绕的滋味,一场意外的邂逅,一段青涩的爱恋,他们之间的爱恋,是懵懂,是隐晦,那时候的崇拜已经隐隐有了爱的苗头,简单又疯狂的浪漫到最后,苏以和方见之间的这段爱情,是否能从年少走向未来,青梅竹马的痴恋,原来是他们彼此的人生中最美好的邂逅。

小说简介

九月份开学的时候,苏以刚是迈入高中,丛桂怒放,纵是一百个不愿意,苏以也还是被送进了这所川城最好的高中,川城一中。
明明是从小便要嚷着要来这所学校的,可到了今天,苏以却一点儿开心劲都提不起来,她来的很早,径直寻到了她所在的班级,找了个最偏的位置坐下。
外面是热闹的不像话,虽是隔着窗,苏以也仿若能够听见她们的谈话似的,三三两两互挽着手,一看便知是昔日的旧友,苏以忍不住开了窗,风偶却吹过,恰巧是闻过了满目的桂香。

竹马来袭以以别跑免费阅读

苏以就趴在窗下,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教室围了人来,四方八角都渐起了闹声,旁侧亦是有人的,是个大眼女生,苏以没搭话,头偏向里窗外,一直到老师进来点完名。
“还有谁是没点到名的吗?”
老师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落在教室的各个角落,却能听个明白,苏以收拾着目光,抬着头来望她,见她正在点着人数。
“我数了下,我们班一共是48人的,现在是多出了一个人,有谁是没点到的名的吗?”
苏以犯了惑,她真是怪自己不争气,点个名都能出神,又兴许是这风太***,以至于让她起了困意,总之,有没有被点到名自己是不确定了。
“有没有被点到名都不知道吗?”
老师顺起她讲台上的名单,摇摇头,只照着上面的名字又念了下去。
苏以渐渐慌了起来,偏过头去,正好迎上旁侧大眼女生的目光,瞧着瞧着,苏以倒是瞧出些什么了。
眉眼盈盈处,苏以觉着倒尽是在百般点着她。
后知后觉,苏以站了起来。
“老师,好像没念到我的。”
“你叫什么名字?”
“苏以,姑苏的苏,以前的以。”
“苏以?”
那老师明晃晃放了目光过来,寻着名单扫去,确实是没能在上面找到苏以这个名字。
“这位同学,名单表上确实是没有你的名字,你是不是走错了,这里可是2班。”
苏以浑身都不得劲儿,可她进来的时候明明都已经确定过是2班不错了,再说,2班2班,这十天来听家人在她耳旁念叨了千遍万遍,她又怎会记错。
“老师,我没走错,我就是2班的。”
苏以硬着头皮,彼时还带了几分不容怀疑的肯定。
“你确定,高二(2)班没错?”
“嗯……”
苏以答得快,可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却生生怔住,等等……高二(2)班?不是高一(2)班吗?
苏以失语,随后在一片笑声中收拾了包。
“同学,高一在对面那栋楼,不用着急,老师可以等你一年,快回教室快回教室,这都上课快半小时了。”
苏以脸胀得不行,顶着笑声,慌张道歉着出去,一路都是带喘跑的,她没法思考,满脑子都是想让自己在操场上倒立跑五圈后冷静下来。
苏以脚下带风,只恨不得立刻飞去另一个旮瘩里坐下,可冲下楼来时不曾想却是绊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
苏以回过头来,这才看清是一个女生,只见她盘着腿随意蹲在楼口,一身黑,学着大人的模样,嘴里正有的没的吐着那些大人的玩意。
一副痞样,这女生抬起头来,和苏以打了个照面,就这么淡淡朝着她一挥手,苏以知道,这是让她走。
这样的女生苏以见过不少,以前云林镇上三横四纵的胡同里也都是有的,三五成群的在小贩瘫旁大声嚷着,打架骂街,却也总喜欢帮来往的人跑贼。
转念想到了些什么,苏以跑了回去,那女生还在楼道口坐着,只不过那玩意着实呛人。
苏以不禁捂了鼻,那人倒是忽地冷起了脸。
“还走不走了?”
那人见苏以站着没动,不耐烦地嘲着她嚷了起来:“没见过人抽这玩意?”
“那个,不是,我是想说楼上的查勤老师好像就要下来了……”
苏以看了眼楼上右道,扔了句话便又火急火燎地跑了,倒是留下那女生郁闷地很,停了手,顺即将那玩意给熄了个干净。
……
在云林镇的时候,苏以就知道那里的云林湖里有一种赤尾鱼,眼睛一贯是睁不大开的,遇石撞石,一直都在水里游不明白,苏以向来都很讨厌这种鱼,可是彼时却起了这种“鱼眼”的诚愿,真要是闭着眼睛,几步冲***倒是好了。
“徐韫风,余北北……”
“报告。”
到高一(2)班门口的时候,老师也正是在点名,苏以在外面举了手,这一来,教室里所有的目光瞬间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像什么话,以前就千说万说让你们有点时间观念,还偏不听,先站着。”
早该料到有这样的结果,苏以稳着呼吸,尽量让自己在门外厚脸皮起来,虽是真有几分难堪,但她庆幸老师没问理由,迟到总比走错教室来得更像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理由。
“徐韫风,余北北,余子旖……”
苏以站在外口就这样被迫认识了剩下的名字,她低着头,随即听那老师问道:“还差一个名字没有念到,就是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苏以。”
“你叫苏以?”
苏以抬起头,见着老师打量着她,便点了点头。
“算了,赶快进来,自己找个位置坐下,下回别再迟到了。”
“谢谢老师。”
“好,同学们,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老师的话在苏以的耳畔绕过,苏以随着目光,只得在教室环视了一周,苏以寻的紧,盯着那仅有的两个空位盯了许久。
那两个空位中间隔了一条不宽不窄的廊道,苏以走过去,待看清了人,心口倒像是忽地被什么给狠狠地挠了几重。
“报告。”
“进来。”
“对了,那个,苏以是吧?你就坐哪儿。”
讲台上老师指的是苏以右手的位置,刚才打报告进来的女生眉眼粲然,她快速走到苏以那里,然后就在苏以的左手旁坐下,苏以立刻就明白了。
“还愣着干什么,别耽误进度。”
“哦,是……”
苏以握拳的手软了下来,她缓过神来,只得连包带人在右角坐了下来。

竹马来袭以以别跑全文阅读

苏以端正坐着,三分呆滞,七分不自在,她不受控制的偏过头去,不知道方才进来的女生朝着她旁侧的人说了些什么,就只是一个劲儿地笑着,而她旁侧的人呢?苏以瞧不出他有多大的变化,想来应该也是有的,只见随后他舒着身子,持笔往那女生的桌前敲了几敲。
怎就遇见了他呢?苏以慌慌张张地收了眼神,再听不***课,如一截浮木,只任由之在心底的那片湖泊飘着。
明明他变了样子,明明苏以也变了样子,可苏以却还是能第一眼就认出他。
方见,是苏以童稚时的崇拜。
而童稚时的苏以呢?童稚时的苏以在方见面前是块牛皮糖,是超级梦幻星人,是自夸拥个一千零一个梦的公主,亦是披甲执锐大杀四方的骑骥。
大抵不过简单疯狂又浪漫,浪漫又单纯。
……
来不及注意新同桌,新同桌是个男的,嘴唇薄,苏以只觉得他像哪个电视里的明星,课后疯狂刷题,那本数学习题册上,苏以偶却瞥见了他的名字。
陈杨,倒是个好听的名字。
“自我介绍一下吧。”
“嗯?”
苏以顿着话,有些懵。
“不用怀疑,我现在的同桌难道不是你?”
陈杨翻着题册,一脸坦然,苏以就这样和他搭上了话。
“哦哦,你好,我叫苏以。”
“本该就是,你偷看了我的名字,我当然得知道你的名字,相处愉快,虽然知道是露水同桌,诶,大神,习题册79页最后一道,您老人家瞅下。”
谈话结束的很快,随即只见陈杨将手中的习题册朝着旁侧扔去,苏以犯不着躲,可她旁侧的女生却是遭了灾。
“祢公子,下次麻烦您温纯些,真求你了。”
那女生被习题册砸中,她朝着陈杨看过来,苏以能感觉的到,她没朝着旁侧投去目光,只在书包里掏出一只笔来。
“温寒柳,可怪不了我,这谁让你和方见老坐一块儿,他的罪,全让你给受了。”
苏以的笔忽地顿住,一行字并未写完,之后又被她勾去,总归是旁的话都听不***了。
“陈杨你给我收着点。”
前桌女生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着,陈杨瞧着她,倒是笑得更欢了。
“行行行,我嘴欠,你们都是姑奶奶。”
苏以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礼貌性的笑着,从他们的谈话中,苏以知道了他们都是隔壁附中进来的,三年同窗的好友,都是熟络到骨子里的人。
方见也是,还有苏以以前的小学同学。
和她们打照面正好是下午开学典礼的时候,苏以围在人群里,冷不防被身后的人给喊住。
“苏以,苏以……”
身后的喊声一阵一阵的,苏以回过头来,那两人却是比她先惊。
“苏以,真是你啊,我和许亦清一开始还不敢认呢,我也怕喊错名。”
徐韫风有些激动,她掐着许亦清的胳膊,对着苏以一脸粲然。
“哎,苏以,你可没忘记我们吧?”
“没有没有。”
“就说嘛,一道在童稚学校里耍出的情谊又怎么会忘?苏以,你家还是在水木清华吗?”
“是,还在水木清华。”
苏以就只是笑着,一时也没有其它太多的话。
“那和方见他们家在同一个小区诶,正好,又在一块儿读书了,对了,还没来得急问你初中在哪上得学呢?当初怎么也没见你提起?”
“徐韫风,你哪来这么多问题,让人家苏以喘口气成不。”
徐韫风旁边的许亦清见徐韫风七长八长地问了一堆,便忍不住在她的后脑窝给扣了一下。
“你管我你。”
徐韫风捂住头,作势抡起拳就要朝着许亦清砸去。
“苏以,你别理她,她这人就这样,逮着问题就问。”
“说了管我呢你,去去去,哎,苏以,我们先去排队。”
徐韫风就这样软在了苏以的肩上,苏以朝她笑笑,揣着思绪在走。
好像有什么东西没变,但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变了。
时间是最经不起推敲的东西,苏以望着在上面代表高一新生讲话的方见,忽地觉着童稚时小孩的话是最当不了真的。
“方大神可是风采依旧啊,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这不,出了名的川城国宝级选手,你瞧瞧上面老师的眼神,爱之深,还是爱之深。”
徐韫风站在苏以的身后,苏以将目光收紧,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算明明白白瞧清楚了他。
“我失语了,何止是上面的那些冰山,你看方大神,活活一撕漫男,哎苏以苏以,我记得这方见在小学的时候是比你矮吧,现在可是都高出我们一个头呢。”
徐韫风饶有兴致地说着,因是班主任盯了过来,她这才不再往下说了。
上面和下面的话苏以都仔细听着,阳光有些晃眼,苏以微眯起眼睛,直望着上面的人朝着下面微鞠了一躬。
印象里苏以还是第一回望见方见戴着眼镜,他穿着简单的白T,淡然从容,苏以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一句话。
清河在门外,上与浮云齐。

苏以方见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竹马来袭以以别跑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