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烟迷远岫(沈暮烟苏远岫)

暮烟迷远岫(沈暮烟苏远岫)

导读:沈暮烟苏远岫小说暮烟迷远岫,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暮烟迷远岫全文免费阅读。沈暮烟清楚记得那是高考结束的第二天。那天她去同学家里玩,回来得晚了,夜幕渐暗,她匆匆赶路。

小说介绍

沈暮烟苏远岫小说暮烟迷远岫,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暮烟迷远岫全文免费阅读。沈暮烟清楚记得那是高考结束的第二天。那天她去同学家里玩,回来得晚了,夜幕渐暗,她匆匆赶路。

沈暮烟苏远岫小说简介

这是一个漫漫追妻路的故事,有平淡,有***,有无聊,也有百态,有故事,但不配酒,且随意看看就行。

暮烟迷远岫全文阅读

高三那年,沈暮烟真的远离了苏远岫,看见苏远岫她也远远绕开,不再似从前跟在他身后。
她的转变一时间令苏远岫无法适应。她再也不会跟在他身后,远远看见他还绕开了路,是的,他全都看见了。
苏远岫是个好面子的人,他不会去说“沈暮烟我们和好吧”之类的话,所以两人就这样越走越远,形同陌路。
但是,命运它总是爱开玩笑。越是不想交集的人,总是会要纠缠一番才罢休。
高考结束后的暑假里。
沈暮烟清楚记得那是高考结束的第二天。那天她去同学家里玩,回来得晚了,夜幕渐暗,她匆匆赶路。
路上那些树木伸着枝桠,像在黑暗中伸出的一只只手,偶有风拂过,那些树叶“哗啦啦”作响。
还有条街便要到家了,还好同学家住得不是特别远。
她偶然瞥见路边有一个人影,看不清脸,那个人坐在黑暗中,若不是有月光照拂,乌漆麻黑的,她还真的看不见。
她匆匆瞄了一眼。然后那个坐在黑暗中的人也抬起头来瞧了她一眼。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她觉得那个人和苏远岫长得很像。她是对苏远岫走火入魔了吗?看谁都像苏远岫
她欲要匆匆行过。那个人忽然跳出来阻拦她。她吓了一跳,她是遇到变态了吗
她仔细一看来人,真的是苏远岫。苏远岫比以前长得更加好看了,也更加阴柔。她的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投向远方。
“呵呵,沈。。。沈。。。暮烟。”苏远岫喝醉了,要是平日里,他绝对不会上去阻拦沈暮烟。
“你喝酒了?”她捂住鼻子,好浓烈的酒味,试图与他拉开些距离。
苏远岫抓她的手抓得很紧。咯咯笑,“喝。。。喝了。。。一点。”
沈暮烟瞧他这模样,不像喝了一点。
“苏远岫,你还不快点回家。”她暗地里使力气,想要抽回被禁锢的手。
“呵呵呵,沈暮烟你为。。。为什么。。。不搭理我了。”苏远岫问出了他好多些日子的疑惑。
“为什么!”沈暮烟很想趁他现在醉酒狠狠摇晃他。为什么?你好意思问为什么!你当初说的那些话是多无情,你的拒绝,你的冷漠,害我被全校同学狠狠嘲笑,而你呢?像个事不关己的人,不闻不问。你把我狠狠踩在脚底,你的那句“不喜欢”到现在还在我的耳边徘徊。
“呵呵呵,沈暮烟,我们和好吧。”他忽然牵住沈暮烟的手,与她手指紧扣。
“。。。”沈暮烟这些年的狠又被他激发出来了,她本来掩藏得很好的。和好?那是不可能的。这些年的伤害谁来补偿她。她可不想到时候又被他羞辱。
“沈暮烟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苏远岫自己替她拿主意。
“苏远岫,我要脸!”当初他说她的那些话,她现在回敬他。
“你。。。你。。。不愿意!”苏远岫死死扣住她的手,加大了力度。
“苏远岫,放开我!痛死了!”她抽不开手,他的力气大得吓人。
路边的树叶“沙沙”作响。
苏远岫闻言挑了下眉,黑暗中他越发鬼魅,吓得沈暮烟一阵哆嗦。
苏远岫一身酒气,他狠狠把沈暮烟扯入怀里,月辉下笼罩,沈暮烟美得像个精灵。
这些年沈暮烟越发出落得标致,月辉下她仿佛误入凡尘的仙子,又加上苏远岫喝得醉了,有愧于她,眼中瞧她越发顺眼。
沈暮烟瞧他那模样犹如见了鬼,挣扎不已。
苏远岫把沈暮烟扯入怀中,禁锢着她,低头亲吻她,那是个带着酒臭味的吻。
沈暮烟看着放大的苏远岫和嘴唇上的柔软,还有那浓烈的酒精味。她的心在颤抖,她的手在颤抖。混蛋苏远岫,她的初吻一定是浪漫的,现在全毁了,毁在他这个满是酒味的混蛋身上,还是她最不想面对的人。
她深吸一口气,止住颤抖的心,她狠狠咬了苏远岫的嘴唇,苏远岫吃痛,放开了她。
她转身要跑,又被他抓回来,她看见他的嘴唇落血了,想想可知她咬得多***气。
他趁着醉酒,又与她拉拉扯扯,她拳打脚踢,那些花拳绣腿他忍忍就算了,也不是很痛。
他拥住她的身躯,两人一阵推拉摔落在地,她欲要起身,又被他按回去,他虽然喝醉了,可是力气还是异常大,男人的力气总是比女人大上很多。
“苏远岫!苏远岫!”她狠狠拍打他。
苏远岫似没听见一样,又低头去亲吻她,她闻到了淡淡的***味。
她惊慌失措。月辉下,那眼中泛起了泪花。
她的泪滑过脸庞,眼中一片灰白。
苏远岫看见她落泪了,他歪着头看她,好似不认识她,最后阴沉沉的说,“不准哭。”他不喜欢她流泪。
“苏远岫,你混蛋!你无耻!”她颤抖着身体,奋力挣扎,两人扭在一起,像扭麻花一样。
“要死了,你们在路边做什么!”一个声音响起。
然后是走近的脚步声。
她感受到苏远岫明显的停顿,她趁着空档,使出平生力气,推开他,起身,一气喝成,还险些撞倒了前来查看的附近大妈。
她脸上都是泪痕,嘴角还有一丝血红,头发凌乱,还有片树叶夹杂在其上。
她满脸泪花泪,一路狂奔离开这个恐怖之地。
她越跑心中越难过,心里如堵了一团棉花,酸酸涨涨的,她的泪水滑过脸庞落入一旁的土地上。只从遇见苏远岫就没有好事过,苏远岫就是她的劫难。
“诶,这不是沈家的丫头吗,怎么?”那个大妈瞧着她狂奔而去的背影,回想起她满脸泪水,头发凌乱,任谁见了都往那方面想。
大妈是个正义的人。如她所见,她断定沈家丫头被人轻薄了,而登徒子就是眼前的人。她见地上那个人没有反应,便走近一瞧,嘿,苏家那小子。好大的一股酒味。
大妈是过来人,前因后果她一想就明白。断定是沈家小子借了醉酒,在路边轻薄了沈家丫头,可怜的沈家丫头,小小年纪便要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伤害。大妈心中泪目,同是女人,大妈自然是偏向弱势的沈暮烟。
大妈越想越气,便丢下苏远岫躺在路边,急匆匆赶去苏家报信,距离并不是很远,几分钟便到了。
当时苏父正在家中,听了大妈上门说这件事之后,怒火中烧,叫了几个人把苏少爷抬回家。一盆冷水下去,苏远岫酒醒了大半,只是依旧不知发生了何事
“畜牲!”苏父怒火中烧,家法伺候,打断了一根藤条,抽得苏远岫一身鞭痕。
“你为什么糟蹋人家!”苏父一边鞭打一边责问他。“畜牲!我打死你!”
苏母在一旁哭得死去活来。
她想起沈暮烟。她跌跌撞撞跑去隔壁敲门。
开门的是沈母。苏母也不管不顾,跪倒在地上。
吓得沈母赶紧扶起她来。“阿玫,你做什么?”
“阿玉,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啊,孩子他爸要打死他了。”苏母梨花带雨。
“这。。。”沈母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阿玉,阿岫他年轻不懂事,他不是有意伤害烟儿的,你放心,我们家会对烟儿负责的,求求你让烟儿救救阿岫吧。”苏母跪哭在一旁。
沈母已了解大概,适才女儿回来的时候满面泪痕,头发凌乱,她吓了一跳,细问才知道女儿险些要被那苏远岫伤害。
“阿玫,你先起来吧。”沈母欲扶她起来。
“妈,怎么了?”沈暮烟听见动静,从房间里出来。
“烟儿,玫姨求你了,救救阿岫吧,他爸要打死他了。”苏母见沈暮烟出来,跪着求她。
“玫姨,你先起来吧。”她和母亲合力扶起她,“都是误会,我现在过去解释清楚吧。”
“谢谢!谢谢!”苏母见儿子有救了,感激不尽。
三人一同来到苏家。苏父打得累了在一旁喘气,嘱咐管家找根麻绳来,要把他吊起来。
苏母赶紧推沈暮烟上前去。
“苏。。。苏伯伯。。。”沈暮烟瞧见苏远岫身上都是鞭痕,皮开肉绽。
“暮烟啊,我们苏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苏父一见沈暮烟便是满脸愧疚。养不教,父之过。苏家的脸面在今日都丢尽了。
“苏伯伯,都是误会,苏远岫没有对我怎么样。”沈暮烟小心翼翼的说。
苏远岫是欲对她行不轨,还好最后大妈出现了,制止了,让她得以逃脱。
“暮烟,你不用替他说话,这件事是我苏家对不起你。”苏父狠狠瞪了苏远岫一眼,“你放心,我一定让这畜牲对你负责到底。”
“苏伯伯,我真的没事。”沈暮烟心里“咯噔”一声,完了,要和苏远岫捆绑一生了,她必须阻止。
“苏大哥,烟儿都说没事,我看此事就此算了吧,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沈母在一旁开口。
“不成,若是这样传出去,明月市的人该说苏家欺负你们孤儿寡母,不行。”苏父心已下决定。“明日就叫他们摆酒,到了法定年龄马上领证!”
“苏。。。”沈母欲要说话。
“哎呀,我看就这样吧!”在一旁的大妈还没有走。她望着沈暮烟,对她满眼都是怜惜。可怜啊!小小年纪的,没了父亲,又被苏远岫欺负。
“此事就这么定了,也算是我苏家给沈家的一个交代。”苏父最后落定,没人能驳他。
众人散去。
沈暮烟在门前与那大妈千万感谢,若非她出现及时,她真的。。。真的。。。要败落在苏远岫之手。
平日里豪迈的大妈今日也不好意思了。沈母更是拿出家中闲置翡翠项链送于她。
大妈起初一再推脱,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后在沈母再三说请下,才千万感谢收了离去。
沈母与沈暮烟回到家中,沈暮烟含着泪,“唰唰”直落。
“妈,我不要嫁给他,你替我想想办法。”沈暮烟满脸泪水,她知道外面有很多苏远岫模样的人,她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困在这里,就这样嫁给了苏远岫,没有任何盼头,她想出去看看,她想好好认识这个世界。
“烟儿别怕,妈明天替你去苏家说,定不会让你嫁于苏家那小子的。”沈母安慰她,替她抹去泪珠。
沈暮烟扑在母亲怀里。
第二天,他们这一片区谣言四起,谣言猛***。沈暮烟与苏远岫那晚的版本多得数不清。
本来没有的事,传得久了也就变成了事实,大家都认定这是事实。无论沈暮烟如何解释都没有用。
大家更是认定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被欺负了还袒护苏远岫,纷纷感概苏远岫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气。
街坊邻居的谣言,苏父听了气得在床上躺了三天。
后来沈母去苏家与他商量,他同意了先不摆酒,但是到法定年龄一定要他们领证,他认定沈暮烟是他苏家日后唯一的儿媳妇,一定会负责到底。
沈母回去与沈暮烟商量,最后觉得先拖着,走一步看一步。
命运它总是爱玩弄他人。

暮烟迷远岫免费阅读

谣言猛***。
沈暮烟如何也想不到,她高三后的暑假将要在一片谣言中度过。她心中狠苏远岫,她自问未曾得罪过他,若是真有,那也是孩童年代的陈芝麻烂谷子之事了。他就如此耿耿于怀
这些年她老早总结出了,她和苏远岫那是八字不合,命里相克,她也认命了,远远避开他,不再去招惹他,只想求个安稳。
谁曾想,他又再次把她拖入狂风暴雨中,任她在其中被***翻卷。好吧,他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沈暮烟极不情愿的去看望苏远岫,那是沈母的命令,她只得去一趟苏家。
“烟儿来啦。”苏母满眼愧疚,她心中也认定儿子欺负了人家,瞧背光里烟儿那身姿,是个男人都要心动。
“玫姨好。”沈暮烟与她问好。
“好。。。好。。。”苏母起身,上前去拉住沈暮烟的手,“烟儿,你别怪他,他。。。玫姨替他给你道歉。”苏母哽咽了,做母亲的都疼惜自己的孩子,将心比心,她说不出口要求什么,儿子做出这等事,她也有责任。
“没事的玫姨。”她拍拍苏母的手。
“好孩子,你。。。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苏母拉着她坐下,仔细瞧她,烟儿也是她看着长大的。
“我没事的,玫姨。”她在心中叹息,苏远岫啊,苏远岫!你搅得月明市鸡犬不宁。“我来看他。”
“烟儿,你有心了。你别狠他,他知道错了。”苏母试了眼角的泪,朦胧中,她还记得,孩童时代,两小人儿拉着手一起出去玩儿,一眨眼长大了,却是发生了这等事。
然后,苏母便引她去苏远岫的房间。
“阿岫,烟儿过来看你了。”苏母走到苏远岫床前唤他。
沈暮烟站在门口,死死盯着那道门框。昨夜之事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就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她深吸了口气。她自认为苏远岫挨这顿打是他活该,自作自受,她并不可怜他。
那晚在她心中埋***影,多年后她仍是心有余悸,导致她不敢与其他男人单独相处,她害怕。
“烟儿,进来吧。”苏母在屋里唤她。
她死死盯着门框,紧紧抓着裤子边沿。他在里面,她的心在颤栗,她不敢跨***,她怕那晚的事再度发生。
“烟儿?烟儿?”苏母在唤她。
她抬起头,眼中有片泪花闪过。苏母愣了一下。
她站在门口,往里面瞧了一眼。她看见苏远岫趴在床上,皮开肉绽,上了药之后,有些伤口结痂了有些依旧没有,入眼一片狰狞。
她倒退一步,手足无措,他背后一片狰狞,她满目血红,她只想逃离这里。
“烟儿,别怕。”苏母见她摇摇欲坠,在一旁扶住她,“阿岫想亲自和你道歉。”
她紧紧抓住苏母的手,看见他艰难的抬了头,蠕动着嘴,似乎要说什么。
她微张着嘴,像缺水的鱼儿,她发不出声音。
苏母扶着她到苏远岫床边,她紧紧的抓住苏母的手,似乎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沈。暮。烟。”苏远岫瞧见了她眼眶中的泪花,沙哑着嗓子,“对。不。起。”
她摇摇欲坠,苏远岫的道歉,这是他对之前的行为道歉,还是为现在的道歉?她分不清,她只想逃离这里。
她咬着嘴唇,她松开抓着苏母的手,“噔噔噔”跑下楼,途中还险些跌倒,还好管家路过扶了她一把,她跑回家,跑回床上,蒙着被子,泪如雨下。
或许遇见苏远岫就是个最大的错误。
她狠狠的哭了一场。沈母回来的时候,瞧见她红肿的眼睛,叹了口气,女儿把什么都憋在心里,独自忍受一切。
“烟儿,今天去看他了?”沈母拉她坐在一旁。
她点点头。
“他道歉了?”
她又点点头。
“烟儿,是母亲不好,母亲没有好好保护你。”沈母说着眼眶含泪。
“妈,我没事,哭过就好了。”沈暮烟对着母亲勉强扯开一个笑容。“我以后会保护好自己的。”
她坚强得令人心疼。
“我的好烟儿,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沈母紧紧拥住她。
经过此事,沈母对苏远岫多的是不喜欢。
沈暮烟再也没去探望过苏远岫,用她的话来说,一朝被蛇咬,永远怕见蛇,更何况是苏远岫那条毒蛇,毒过竹叶青。
苏远岫被打之后躺在床上养伤,那时候沈暮烟来探望过他一次,那时候他躺在床上,背后火辣辣的,意识迷迷糊糊的,只是听见苏母说沈暮烟来了,他才勉强睁开的眼睛。
他想和沈暮烟说些什么,可是又无从说起,他听见自己和沈暮烟道歉,也听见沈暮烟转身跑下楼去,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
苏远岫心中有愧,那晚的事他只依稀记得一点,他记得他喝醉了,回来路上撞见了沈暮烟,沈暮烟避他如蛇蝎,这惹恼了醉酒的他,他记得她亲了沈暮烟,沈暮烟那时候梨花带雨的模样,撞击他心灵的最深处,原始的欲望在那一刻萌芽,欲要开花结果。他嘴角破裂肿起,便是那晚的最好证据。
他撕裂了沈暮烟的衣服,后来。。。后来他就不记得了,他骂自己禽兽不如,他心有愧疚。他心里是期望沈暮烟再来找他的,他躺在床上那会便是侧头紧紧盯着门框,他在等门框后面她的身影。可惜,等来的都是他的失望。
他期望沈暮烟的原谅。
后来他躺在床上和母亲说,他想见沈暮烟,苏母面露难色,劝导他,再过些日子吧,让烟儿静一静吧。
他能等,可是时间等不了,以后沈暮烟永远不会原谅他。
他稍微好些了,能下床了,便天天往隔壁沈家跑。
天天吃闭门羹。
沈母尤其不待见他,“沈阿姨求你,你就让烟儿静静吧。”
“砰—”冰冷的门在他面前重重合上,没有一丝余地。
他阴着脸,挫败的站在门外。他抬头死死盯着楼上沈暮烟房间所在的玻璃窗。他看见了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他知道那是沈暮烟。
“沈暮烟。”他在楼下喊她。
躲在窗户后的沈暮烟如遇鬼魅,颤栗的蹲下身来,紧紧捂住双耳,苏远岫那略微沙哑的声音犹如来自地府鬼魅的呼唤,声声穿耳,她今晚怕是要梦靥。
“沈暮烟!下来!”苏远岫还在楼下唤她,他阴柔的脸此刻又阴森上了三分,形如鬼魅,似乎是来拖沈暮烟一同下地府的。
沈暮烟慌乱爬***,身子如抖糠筛,她把被子由头到尾裹了个遍,瑟瑟发抖,那晚的事历历在目,她无法忘记,她害怕苏远岫,那个已经不是苏远岫的他。
“烟儿。”沈母担心她出事,过来敲她的房间门。
她哽咽,她发现枕巾上落了些水渍,绽开了无数花,原来是自己哭了啊。她抹去泪珠,回应门外担心的母亲。
然后苏远岫隔三差五在她家楼下喊她。街坊邻居又流传起了苏家小子幡然醒悟,上沈家跪求原谅的传言。一时间,谣言再度而起。
街坊邻居都是些老住户,平日里谁家一点破事都给传得人尽皆知,今日遇上苏远岫之事还不给好好宣传一番,权当八点档肥皂剧来观看了,那叫一个***。
街坊邻居的谣言,沈暮烟最开始还会想要去纠正,日子久了,她才明白谣言猛***,他人不会去理会事情的真假,纯粹是好奇,八卦与博关注的心理作祟。
她只想逃离苏远岫,只希望这辈子能不再与他纠缠不清,她在月明市已名誉扫地,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是表现得同情可怜她,可背后又有多少的指指点点,她受够了这一切,她只想逃离这一切,时间会治愈一切。
有一天,她在路上被苏远岫拦截了。她明明很小心翼翼了,可是苏远岫还是不知道从哪个旮瘩里冒了出来,横在她面前。
“沈暮烟,我们谈谈。”苏远岫拦着她,不让她往前走,他的声音沙哑,十八岁的少年正处于变声时期。
“我们没什么好谈。”沈暮烟急急避开他的触碰,瑟瑟发抖。
“沈暮烟。”苏远岫神眼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伸出去的手缓缓收了回来。
“走开。”沈暮烟只想绕开他回家,不想与他纠缠。
“沈暮烟,对不起。”苏远岫依旧拦着她,不让她走。他守了那么多天,终于等到她路过。
“走开。”沈暮烟不听他的道歉。“苏远岫,那一晚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别再缠着我了!”
“沈暮烟。。。”他眼底都是愧疚,他清楚记得自己的手撕裂了她的衣服。
“那都是谣言!”她挥开苏远岫伸过来的手。
“沈暮烟。我记得。。我。。。”他紧紧抓住沈暮烟的手臂,力道之大。
“苏远岫,疼啊!”沈暮烟狠狠拍打他的手臂,他却是越抓越紧。
苏远岫陷入一迷茫中,他仿佛未听见沈暮烟的哭喊。待他回过神来,沈暮烟已经梨花带雨。
“沈暮烟,你别哭啊!”他终于放开了她的手,手慌脚乱想替她试去泪珠。
沈暮烟撇开脸,那滴泪落入了地上,绽开了泪花。
“苏远岫,我讨厌你!”沈暮烟吼他。
苏远岫慌了,他从来没有面对过哭得如此伤心的沈暮烟,他想安慰她,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别哭了,丑死了。”他听见自己喝她。
她哭得更厉害了。
好一会,她不哭了。他也终于得到了安宁。
“苏远岫,你记得,那晚什么也没有发生!”沈暮烟猛推开他,飞快的跑了。
“沈暮烟,你原谅我了吗!”他在原地吼她。
“永远不会原谅你!”沈暮烟跑远了,飘了句话过来。
那我天天在你家门口等你。苏远岫低着头,看不清脸,这句话他只是在心里说。
后面的日子,苏远岫天天在她家门口堵她,别说沈暮烟了,连沈母也怕了他,他一来就是蹲在她家门口,阴森着脸,一副生人勿近模样,任谁瞧了都害怕。
苏父来了也任他没有办法,只得上门给沈母赔礼道歉。
后来到了填志愿的日子,苏远岫也却不知道哪里打听来了沈暮烟填报的大学,与她填报一处。
沈暮烟心中大惊,联合沈母出了一招瞒天过海。
到了上学日子,苏远岫上门来寻沈暮烟,沈母说她先去大学报道了。苏远岫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中嘀咕沈暮烟为何先去了学校报道。
待后来他去了所在学校,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沈暮烟。他心中疑惑,打电话去寻问沈母,沈母不说,他也没辙。
他才明白沈暮烟摆了他一道,她逃了,逃离了他。
沈暮烟,任你逍遥些时日,我定会寻到你。

小说推荐

暮烟迷远岫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