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陆粥粥景绪)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陆粥粥景绪)

导读:完整版小说《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主角是陆粥粥景绪;作家春风榴火所写;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当粉丝们还沉浸在“爱豆瞒着我们生了儿子还不够,孙女都有了”的绝望中,人气超高的电竞队队长景绪。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主角是陆粥粥景绪;作家春风榴火所写;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当粉丝们还沉浸在“爱豆瞒着我们生了儿子还不够,孙女都有了”的绝望中,人气超高的电竞队队长景绪,也发布了一组让人狂喷鼻血的写真照——“照片不重要,本人更好看,要吗。”两条微博一前一后上热搜,粉丝们都要晕厥了!陆粥粥.什么天选之女!

小说简介

陆粥粥五岁那年,被不负责任的年轻父母扔到了从未谋面的爷爷家。
陆粥粥背着小书包,蹲在别墅大门前,与一位刚游完泳的***型男,四目相对——
“哥哥,我...我找我爷爷,陆怀柔。”
陆怀柔蹲下身,***捏了捏小丫头瓷白的脸蛋,不耐地问:“小孩,找我什么事。”
陆粥粥看着面前这位八块腹肌英俊帅哥,生平第一次对“爷爷”这个称呼,产生了***怀疑。
陆怀柔曾被评为“全世界最***的模特型男、天才影帝、不老神话”,但脾气暴躁,不说人话。
多年后,有狗仔拍到一花季少女,攥着陆怀柔的衣角哭哭唧唧,
于是全网热搜——
“这哪来的十八线啊!抱走我们家影帝!”
“蹭热度不要face了吗!天王巨星你也敢碰瓷!”
两个小时后,热搜被撤,陆怀柔发了一条微博——
“照片是我孙女,我把她偶像的不雅写真扔了,跟我闹脾气,骂她一律拉黑,打死。”
粉丝们:???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免费阅读

爷爷的别墅很大,客厅挑高,房间是暗灰的色调,给人一种冷峻生硬的感觉。
屋子空荡荡的,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就像走进了艺术展厅。
陆粥粥抱着膝盖,局促地坐在硬邦邦的木质沙发上,东望望,西瞅瞅,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陆怀柔站在落地窗边,手叉着腰,正在讲电话,看起来气急败坏的样子。
爷爷的肩膀上趴着一只大白熊,这只大白熊圆溜溜的眼睛,也正好奇地望着陆粥粥。
......
陆怀柔已经好几百年没跟他那个混账儿子讲过电话了,当年隐婚的妻子意外逝世,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把所有责任归咎在他的身上,不听他的话,也不好好学习,早早地便离家出走,自己跑出去“闯荡江湖”,和他斩断了一切联系。
父子俩的关系可以说水深火热,在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严重的时候还会大打出手。
陆怀柔是个爆脾气,既然陆随意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他绝对不会委曲求全,只撂下狠话说:“你要是走了,以后遇到任何困难,闯了祸,别哭着回来求老子!”
“永远不可能!”
说完这句话,陆随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除了那一张英俊的脸庞,他没从父亲那里拿任何东西。
这些年,父子俩几乎没有见过面,偶尔在公共场合见了,也只会当做陌路人。
所以,电话接通的时候,陆怀柔莫名还有点“近乡情怯”的忐忑。
不过他马上就听出来,陆随意绝对比他紧张一万倍,不仅紧张,而且还很害怕,说话都在哆嗦。
父亲的威严和骄傲瞬间又找了回来,陆怀柔将忐忑的情绪一扫而空,原本想要说的那句:“儿子,最近怎么样”,脱口而出变成了:“你个混帐东西”!
陆随意本来就心虚,听到父亲的怒骂声,更是不知所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怀柔狠骂了他整十分钟,然后知道骂不出结果,便问道:“什么时候结的婚?”
陆随意:“没、没结婚。”
“什么!”陆怀柔大惊失色:“没结婚那丫头怎么来的!”
“是...是意外。”
“混蛋!老子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负责任的***!”
陆怀柔气得肺管子都要炸了,随手抓起一个水杯,正要扔出去,回头便看到沙发上的小姑娘瞪着惊恐的大眼睛望着他。
他顿了顿,终于又放下了杯子。
陆随意哆哆嗦嗦地解释道:“几年前的事了,我跟她酒吧认识的,喝醉了,大家都不知道情况,年轻不懂这些,后来完事儿她说会吃药的,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怎么的...我承认,是我的错,我当时怎么都应该戴那个...”
陆怀柔用手捂了捂电话,走到花园里,远离了小姑娘,气急败坏地说:“老子不想听你这些细节!”
陆随意小心翼翼地说:“后来也有去医院问,医生给她做了检查,她身体不好,如果堕胎的话...风险很大,可能以后都不一定能怀上,所以这孩子就留下了。”
陆怀柔揉了揉眉心,耐着性子问:“既然留下孩子,为什么不结婚。”
“谁说有了孩子就一定要结婚,我跟她...我们又没什么感情,硬凑一块儿也是各玩各的。”陆随意咕哝着说:“我也有自己生活、自己的事业,孩子又不是我生命的全部。”
“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爸,这不是当初您说的话吗?”
陆怀柔话语一滞。
好像...的确是当年他曾经说过的话。
那个时候的他,痴迷演艺,一心都扑在自己的事业上,但是一直是隐婚的状态,也极少照顾到家庭和儿子,妻子也是他的粉丝,爱他更多一些,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了很多。
后来夫人意外离世,这成为了陆怀柔内心深处最难以平复的伤痕。
自那以后,他的脾气开始变得古怪、孤僻和暴烈,圈子里关系好的人越来越少。
人生至此,年逾天命,回首来时路,却只看见了自己孤零零的影子。
也许他还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踽踽独行,最后把这份孤独带进坟墓里。
陆怀柔被陆随意堵得说不出话来。
是啊,自己本就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丈夫、好父亲,又有什么资格教他当父亲呢。
陆怀柔像是被抽空了全部力气一般,终究没有再责骂他:“这丫头,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生都生了,养呗。”
陆怀柔没好气地问:“说说,你怎么养的。”
“我给她报了全市学费最贵的私立小学,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平时吃穿用度都给她最好的,我开了好几张信用卡,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我挣的钱都给她!”
“你给她用信用卡?”
“对啊!”
“......”
他生的是什么智障儿子!
陆随意说起来还挺洋洋得意:“对啊,反正别人有的,我家姑娘也都有,别人没有的,我也给我家姑娘挣来!”
陆怀柔揉了揉额角,回头望了陆粥粥一眼。
小姑娘穿着脏兮兮的小裙子,局促地坐在沙发上,羊角辫儿也扎得歪歪斜斜,看着就跟他上周参加公益活动在孤儿院见过的小孩一样。
不,至少人家孤儿院的小孩还有干净衣服穿。
“爸,我既然生了她,我肯定会好好养活她。”
陆怀柔冷笑:“丢我这儿养,算几个意思?”
陆随意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我这段时间出差去外地,爸,你就先帮我带着,等我回来之后,立刻把她领走,成不?”
“开什么玩笑!让老子帮你带小孩!”
他连这小子都没怎么带过,现在居然要帮他带女儿!
“就...就最多三周,不,两周!我出差回来,就立刻把她领走,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已经非常麻烦了!”
“爸,她是你亲孙女啊,你要是不管,就丢大街上吧。”
陆怀柔知道,再和他谈下去,也谈不出任何结果,他又不能隔着电话把这小子揍一顿。
他暴躁地挂断电话,回到了客厅里。
姑娘乖乖地坐在沙发上,连动作都保持着出门时的状态,一动也没动,像是害怕磕着碰着什么,局促而又小心翼翼。
陆怀柔拎着裤腿,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
陆粥粥立刻换了个坐姿,挺直了身板,严阵以待,防备地望着他。
爷孙俩的初次见面,他似乎没有给她留下好印象,还把她关在门外,让她在台阶上空等了一整天。
陆怀柔很不好意思,想要做点什么来挽回自己的形象。
对了,小孩不都喜欢吃零食吗!
他急急忙忙起身,在自己家里翻找了一会儿,零食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冰箱里只有几天前助理过来时带的苹果。
他无奈地挑了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递到小姑娘的手边,问道:“吃晚饭了没?”
语气听着似乎很不耐烦,但陆怀柔说话就这语气。
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天王巨星,任谁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
“吃了。”陆粥粥冷淡而不失礼貌地回答:“在隔壁的阿姨家里吃的。”
“还是吃个苹果,消消食。”
陆粥粥看着手边的红苹果,撇撇嘴,说道:“我今年五岁零三个月。”
“知道,你户口本上有生日。”
陆粥粥语气里带了明显的不满:“爷爷要让五岁的小孩,自己用刀削苹果吗?”
“......”
陆怀柔终于拿起了水果刀,耐着性子给陆粥粥削苹果。
他这辈子都没伺候过别人,居然被这小姑娘给理直气壮地使唤了。
“拿去。”陆怀柔将削好的苹果仁递给了陆粥粥。
陆粥粥很不给面子,没有接:“人家又没说要吃。”
“你!”
陆粥粥撅着嘴,气鼓鼓地看着他,显然是对他相当不满意。
陆怀柔忍着脾气,沉声说道:“你知道谁在给你削苹果吗!”
换了他的粉丝,能有她这待遇,只怕会开心得飞到天上去了吧!
陆粥粥抱着手,说道:“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就是我爸爸的爸爸吗。”
陆怀柔微微一愣。
小姑娘似乎不认识他。
也对,如果认识他、崇拜他的话,也不可能是现在这副欠扁的态度了。
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他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超级巨星,但是对于面前这小姑娘来讲,他只是她的爷爷。
而且还是个不怎么招她喜欢的爷爷。
而陆怀柔根本就不会照顾小孩,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讨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喜欢。
“我之前以为你是找上门来的粉丝。”陆怀柔放下苹果,不爽地解释道:“所以才会把你关在门外。”
陆粥粥还是不买他的账,撅着嘴不理他。
她天然就不喜欢这个爷爷,一点爷爷该有的样子都没有,也不慈祥,脾气还很差。
陆怀柔是真的不会哄小孩,用成年人的语气对她说道:“我要怎么做,咱们才能和解?”
陆粥粥终于望向他,没好气地说:“我听我同桌霖崽说,你是大明星?”
陆怀柔嘴角微扬,终于找到几分自信:“当然!”
“听说你跳舞很好?”
陆怀柔早年是混男团的,而且是顶级男团,娱乐圈论跳舞,他排第二,就没人敢站第一。
“你不会想看我跳舞吧?”
在这小丫头面前跳舞,只为了哄她开心,感觉自己太没尊严了。
陆粥粥终于拿起了桌上削好的苹果,脆脆地咬了一口:“那倒不用。”
他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小姑娘道:“那你就表演个劈叉吧。”
陆怀柔:???
老子......
插入书签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全文阅读

见陆怀柔发愣,陆粥粥嚼着苹果,又问道:“劈叉,不会吗?”
“我...”
“我们班好多会跳舞的同学,都会劈叉呢。”陆粥粥鄙夷地说:“你这都不会。”
陆怀柔当然会,他身体柔韧着呢,可是......
神经病啊!谁要在她面前表演什么劈叉!
“我裤子不方便。”陆怀柔拎了拎自己的西裤,说道:“换别的。”
陆粥粥想了想,说道:“那...下腰你总会吧。”
陆怀柔:......
这丫头学体操的吗!不是劈叉就是下腰,呆会儿是不是要让他表演个360度托马斯全旋!
小姑娘眼神满是怀疑,似乎越来越小看他了,那眼神,仿佛是在说——
“不会吧不会吧,大明星爷爷不会连下腰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吧?”
陆怀柔咬了咬牙,走到宽敞的地方,身子一仰,轻而易举便下了腰,把自己的身子拱成了一座小桥,动作轻盈而标准,果真是练家子。
陆粥粥终于开心了起来,抚掌道:“好耶!”
“可以了吧!”陆怀柔满脸不悦。
“嗯!”陆粥粥***点头,又问:“那爷爷会翻跟头吗?”
“翻跟头!”
“是呀是呀!前天张虎在教室里翻了跟头,所有小朋友都在鼓掌呢!爷爷要是会翻跟头的话,那就太棒了!”
陆怀柔怒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不会就算啦。”陆粥粥耸耸肩:“这么难的事,本来也不是所有人都会的。”
她居然把他和幼儿园的小朋友相比,陆怀柔一时气不过,于是走到花园里,连着翻了两个空心跟头。
他喘着粗气,不满地说:“这算什么难!”
“好棒!”
陆怀柔兴致提起来了:“你还想看什么,随便点。”
“算了吧。”陆粥粥还是很善良的:“爷爷年纪大了,不能做太多剧烈运动。”
陆怀柔皮笑肉不笑:“老子身体好着呢!”
陆怀柔拍了拍手上的泥土,一回头,便看到左邻右舍一帮人,聚在花园篱笆外,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几个老爷爷老太太还端了小板凳坐着,鼓掌叫好。
陆怀柔:............
感觉自己像个智障。
*
客厅里,陆怀柔翘着二郎腿,坐在单人沙发边,脸色阴沉得可怕。
落地窗帘全被放了下来,将屋子严严实实地遮掩了起来。
陆粥粥反倒没有之前的拘束了,几个跟头翻下来,让她对爷爷的亲切感增添了几分。
陆怀柔揉了揉眉心,接下来要正式考虑该怎么处理这小丫头了。
“你想不想住在我这里?”
陆粥粥望了望空荡荡的房间,低头煞有介事地思考了片刻,摇了摇头。
不想,不想跟爷爷住,她想回家,不想住在这冷冰冰的陌生屋子里。
陆怀柔也不是想赶她走,主要是他真的不会照顾小孩,他的档期排得很满,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哪有时间照顾这小丫头啊。
陆怀柔坐到她身边,耐着性子问道:“你知道,你妈妈住哪儿吗?”
陆粥粥点了点头:“知道的,蓝光公寓C栋3509,爸爸说让我一定要记住他们的门牌号,将来要是一不小心走丢了,就去警察局自首。”
“自首?”
果然是他傻儿子教出来的闺女。
这小女孩能长这么大,挺不容易。
陆怀柔起身说道:“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去找你妈。”
“好耶!”
......
陆粥粥等了约莫二十分钟,陆怀柔从衣帽间里出来了,他换了一身日常的休闲卫衣,戴了一顶国风刺绣棒球帽,帽檐将双眼笼在阴影中,口罩也是黑色,几乎遮住了半边脸。
一番乔妆打扮,整张脸几乎都被遮住,看不出具体模样了。
“走吧。”
陆怀柔换上运动鞋,出了门。
陆粥粥跟在他身后,来到车库,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陆怀柔启动了引擎,见小姑娘端端正正坐在后排座位置上,于是说道:“安全带。”
陆粥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解地望着他:“啊?”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附身过来,给小姑娘系好了安全带。
他只在戏里演过父亲,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照顾过小孩,所以总是以成年人的方式对待陆粥粥,完全没有考虑到,她只是个刚幼儿园毕业的破小孩。
轿车驶上了街道,陆粥粥偷偷打量着陆怀柔。
陆怀柔模样好年轻呀,打扮看起来也和爸爸差不多,甚至比爸爸还要年轻一些。
花里胡哨的,像个大哥哥,也就连嫌弃她的表情,都跟霖崽家里那个叛逆大哥如出一辙,还有这一头染白的发,只有坏哥哥才会染这样的头发呢。
“爷爷,为什么你要戴帽子和口罩呢?”陆粥粥好奇地问。
陆怀柔随口道:“不想被人认出来。”
陆粥粥点点头,认真地说:“这倒是哦,要是让小朋友看到我爷爷这个样子,太丢脸了吧。”
陆怀柔:?
“老子丢你脸了?!”
“霖崽的爷爷是大学教授,杵着拐杖,慈祥又有威严;张虎的爷爷是居委会大爷,每天都在外面巡查,大家也都很尊敬他;可是我爷爷呢...”
陆粥粥煞有介事地叹息了一声。
陆怀柔暴脾气又上来了:“老子怎么就比不上居委会大爷了!”
“你......”
陆粥粥望他一眼,郑重其事地说了四个字:“为-老-不-尊。”
他为老不尊?!
陆怀柔一口血梗在喉咙里,要命的是,他竟然还无言反驳。
第一,他不老,至少...模样和心态不老;第二,他也不需要谁的尊敬,端着架子,他嫌累得慌。
陆怀柔娱乐圈混了半辈子,走到哪儿不是聚光灯和欢呼声,不是万众瞩目?
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丫头嫌弃了。
陆怀柔极度不爽,想把小丫头胖揍一顿,手都伸出去了,看到小姑娘细皮***的样子,又于心不忍,只能不满地揪揪她的小辫子。
“你才几岁,还会用成语了。”
小姑娘偏头躲开他,说道:“哼,我念的可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幼儿园,我还会说英语,还会做鸡兔同笼算术题!”
“你爸交钱让你进的吧。”
“才不是呢!人家靠自己考***的!”
陆怀柔冷嗤一声,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的手肘搁在车窗边,懒得理她了。
陆粥粥打量着他,其实拌嘴归拌嘴,她却不得不承认,爷爷是真的很好看。
老爸虽然继承了爷爷五官的帅气,但也只是空有其表,他没有爷爷的气质。
很快,轿车停在了创意科技城大门前。
妈妈所住的蓝光公寓,就修在北城的创意科技城,是一栋高档的大平层公寓。
这栋公寓里住的人鱼龙混杂,八层以下有不少网红公司和营销工作室入驻,高层则是住户,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走进科技城,迎面走来的全都是俊男靓女,满是年轻气息。
陆怀柔按照园区地图所指的方向,来到了蓝光公寓大楼前。
他走在前面,陆粥粥则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自然而然地牵起了他的手。
陆怀柔反应非常大,直接甩开了她的手:“你...你干什么!”
陆粥粥委屈地看着他,说道:“牵牵啊。”
“你都这么大了,自己不会走?”
小丫头低头咕哝着:“爸爸都要牵粥粥,爷爷一点都不好。”
陆怀柔是真的非常不习惯被小孩牵手,除了拍戏之外,他是非常排斥与人有任何身体接触的——
“你是幼儿园毕业的学历了,要学会自己走路。”
“自己走就自己走!”
小丫头撅着嘴,很有志气地昂首挺胸走在前面。
陆怀柔看着面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姑娘,莽莽撞撞地走在前面。
他心下犹豫了几秒,终于走到她身边,冲她伸出了小拇指,不爽地说:“破例让你牵一下。”
陆粥粥眨眨眼,看着他伸过来的小手指头,哼哼了一声,虽然不太满意,但还是牵住了他。
“臭爷爷。”
“像你这个年龄的小姑娘,都叫我哥哥。”
“臭哥哥。”
“你...还是算了吧。”
毕竟辈分在这里,他总不能比陆随意那个小子还矮了辈分。
“臭爷爷事儿真多。”
“不准再叫我臭爷爷!”
“臭怀柔!”
“没大没小!你爸没有教过你规矩?”
“规矩?规矩是什么?”
“......”
算了,他们陆家的字典里,就从来没有“规矩”这个词,陆随意那个叛逆小子,指望他教女儿,下辈子吧。
小姑娘虽然和他拌嘴,不过肉肉的小手却紧紧牵着他的小拇指,掌心软软的,带着微凉的温度。
陆怀柔莫名感觉到一阵被依赖的温暖,很奇妙。
也许这就是亲人之间奇怪的心灵感应。
他的儿子从来没有牵过他的手,也从来没有依赖过他,更遑论在他怀里撒撒娇、使使小性儿。
这也是他为人父最大的遗憾。
可是半生的缺失,却在小姑娘牵住他手的一刹那,仿佛被自动填补了一般。
陆怀柔不爽地撇撇嘴,极力抵抗心里的满足感。
小姑娘对着一切浑然不知,嘴里叨叨着说:“妈妈就住在这里了,不过好像听说她也出差了。”
“有没有出差,去看了才知道。”陆怀柔牵着陆粥粥,走进了电梯,按下35楼的电梯钮。
这时,又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姐也进了电梯,她们拿着手机,兴奋地讨论着——
“陆怀柔今天晚上有星光颁奖礼啊!”
“是啊!好想去现场!看看他真人呀!”
“别做白日梦了!”
“真的真的,如果能让我见哥哥一面,我真的死而无憾了!”
陆怀柔明显感觉到陆粥粥也兴奋了起来——
“陆怀柔他就在...”
她话没说出口,陆怀柔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把她后面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小姐姐们没有察觉异常,她们在12楼下了电梯,陆怀柔这才松开陆粥粥。
“臭爷爷,我都快不能呼吸啦!”
“你刚刚想干嘛!”
“她们是你的粉丝呀!很喜欢你呀。”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说道:“低调,懂不懂。”
“可是她们这样喜欢你!还说能见你一面死而无憾。”
“喜欢老子的人多了去,难不成老子个个都要见?”陆怀柔扯了扯衣领,不满地说:“而且,粉丝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很容易做出出格的事,老子要是被***.扰了,你给我做心理疏导?”
“唔...”
好像也有道理。
“是粥粥冲动了。”小姑娘像是意识到错误一般,低着头,歉疚地说:“对不起。”
“不、不用道歉。”
她收敛了锋芒,陆怀柔反而有些无所适从:“以后注意就行了。”
“嗯!我会的!”
陆怀柔心里感觉怪怪的,又暖暖的...
小时候的陆随意,可没这么听话懂事,果然,女儿才是人间天使!
转眼间,电梯停在了三十四楼,陆怀柔牵着小姑娘走到了3409房门前。
“这就是妈妈家了?”
“嗯!”
于是陆怀柔叩响了房门,很快,房间里传来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外卖放在门外就行了。”
陆怀柔:“不是外卖。”
“咔嚓”一声,房门打开了,扑面而来的便是一阵浓郁的烟味儿。
“你找谁啊!”
面前的男人很年轻,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黑背心,颈部还有纹身,头发染成了淡黄色,手上戴着钢戒指,整一社会哥。
陆怀柔都差点以为是自己找错了房间,他问道:“请问唐浅女士在吗?”
“找我姐啊。”青年翻了个白眼:“你谁啊?找她有事吗。”
“嗯,有事...”
陆怀柔回头望了望小姑娘,却发现身边空空如也,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跑得无影无踪了。
“......”
男人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陆怀柔,笑着说:“你是我姐相好的吧?是不是***落房间里了?要不要进来自己找啊?”
屋子里还有几个男人在打牌,闻言,发出了阵阵哄笑声。
陆怀柔脸色冷了下来,控制着自己的脾气,说道:“她既然不在,那就算了。”
说完,他转身便走了。
这一屋子都是些什么人!
.......
陆怀柔走到电梯边,小丫头才探头探脑地从转角处钻出来,讪讪地望他一眼。
“刚刚你跑什么?”
“坏舅舅在,他很讨厌,总是掐我。”
“掐你?”
陆粥粥连忙伸出胳膊给陆怀柔看,告状道:“掐我的手,还有我的脸,舅舅特别坏!讨厌死他了!”
虽然手臂白嫩嫩一点淤青都没有,但陆怀柔的头皮还是炸了炸。
“粥粥,去电梯里。”他冷声说。
“啊?”
“去电梯里,按着电梯门,别关了,等我回来。”
“哦!”
陆粥粥听话地走进电梯里,一直按着“开门”的按钮,望着陆怀柔消失在转角。
冷酷的背影,像极了《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莱昂。
“爷爷你要干什么呀?”
“别管,呆在电梯边。”
陆怀柔这暴脾气。
可受不了这个!

陆粥粥景绪

小说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