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有娇娇(娇娇书亦茗)

农家有娇娇(娇娇书亦茗)

导读:小说农家有娇娇讲述的是娇娇书亦茗的故事,小编分享农家有娇娇全文免费阅读。既然穿来了,就不可能做赔本买卖,先养活男主——主要是养活自己长命百岁,再想办法供他考状元,等他发达了,连本带利讨回来。

小说介绍

小说农家有娇娇讲述的是娇娇书亦茗的故事,小编分享农家有娇娇全文免费阅读。既然穿来了,就不可能做赔本买卖,先养活男主——主要是养活自己长命百岁,再想办法供他考状元,等他发达了,连本带利讨回来,她就可以离开男主去过自己的小日子。

娇娇书亦茗小说简介

尹娇娇穿进一本科举文里,成了那个任劳任怨供男主读书,却在男主高中状元时被一场风寒夺了小命的苦命童养媳。
看着脸白如纸一碰就要碎的男主书亦茗,尹娇娇眉头拧得死紧。

农家有娇娇全文阅读

尹娇娇把烧得热烘烘的土坷垃放到床上后,捏着耳垂缓了缓灼烧的疼,便忙用衣物把土坷垃包起来放进冰凉的被窝里。
家里穷的连个汤婆子都没有,还好她小时候在乡下住过一阵子,知道这么个取暖的土法子,否则她都不知道这一夜要怎么睡。
尹娇娇是真的怕冷,所以土坷垃都是捡大的烧,也没心疼柴火,直把它们烧的滚烫才从灶膛里夹出来。
一共烧了五块。
一人一块放到脚边,还多一块给书亦茗揣怀里。
不是她颜狗,实在是书亦茗那身子骨不行。
真给他冻出个好歹来,最后遭罪的肯定是她。
以她的人设,养家糊口供男主读书考科举,肯定要把人照顾好了,男主重病缠身,她不得想办法给他治啊?
再者,男主身子早些好,凭他的才学和手段,她肩上养家的担子肯定能轻不少,说不定还能跟着早享几天福。
晃晃的油灯下,尹娇娇打着小算盘处理她的宝贝土坷垃们,全然无防备地落在了书亦茗的打量中。
坐了一会儿,咳嗽减轻不少,书亦茗靠着墙,看到土坷垃那一瞬间的笑早就散了,此时的他,面色淡淡,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尹娇娇正开心自己求生技能满分,压根不知道书亦茗正盯着自己,直到她给自己还有书家那俩小的塞好取暖神器,要给书亦茗塞时,不经意抬头触及书亦茗淡淡的视线,她突然有些窘迫,不是她怂,实在是这个眼神——太有威慑力了,感觉能把人看透一般。
书里确实明确描写过他位极人臣时的威严,没发迹时只重点着墨命运有多坎坷他有多坚毅多顽强,尹娇娇在心底里嘀咕,难不成男主光环加身,气韵天成?
刚刚还没注意,这会儿可是真切地感受到了权臣的幼年也是异于常人的。
被他这么看着,尹娇娇不自在地移开视线,讷讷解释道:“太冷了,烧几个土坷垃暖脚,脚暖了,身子也就暖了。”
书亦茗并不知道尹娇娇在想什么,听她这么说,只嗯了一声。
尹娇娇低着头抿了下嘴角,果然断情绝爱也不全是后天养成,他骨子里就带着清冷寡情的基因。
书亦茗看着她忙前忙后,就像在看一个少不更事的孩童玩闹一般,直到脚底传来热意,书亦茗神色终究是发生了变化。
“这个……”尹娇娇低着头,小声道:“你揣怀里,暖和。”
书里,原主和男主关系并没有多亲厚,想到他刚刚那洞察一切的目光,尹娇娇觉得她还是谨慎些好,书亦茗那么聪明,断断不能让他看出来她不是原来的那个娇娇了。
“不用。”
土坷垃被推回来,尹娇娇到底没忍住,抬头看过去。
书亦茗还是那个泰山崩于前也淡淡的样子:“你揣着罢。”
他总不好跟个小孩抢东西。
尹娇娇摇头:“这是专门给你的!”
见书亦茗并没有松动的迹象,尹娇娇有点急,直想对他说,这个时候就不要讲什么君子风度了吧?我还能抗,你可就剩半条命了啊!
她当然不能这么直白,一是不符合娇娇的性子,二是这么说有点伤人自尊。
“我已经有一个了,”尹娇娇指了指自己的位置:“你快揣着,等会儿该凉了。”
书亦茗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里的东西,片刻后接过来揣进了怀里。
东西不值钱,也不精巧,甚至有些粗鄙,和上一世里那纯银打造的描金镂丝怀炉远不可比,但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却格外熨帖。
喝了热水,书亦茗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尹娇娇又捆了些稻草放到他身后让他靠着睡,这一夜总算是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第二天,尹娇娇是被邻居家的鸡吵醒的。
天刚晃个影,领居家的母鸡就咯咯哒咯咯哒叫个不停,尹娇娇揉了揉眼,迷迷糊糊嘟囔,这母鸡下了几个蛋啊高兴成这样好想吃鸡蛋羹……
片刻后,尹娇娇突然想起自己的处境,直接坐了起来。
她惊魂未定地看着窗外昏沉沉的天,愣愣坐了好一会儿,想到今天搞吃的搞药材的任务,才一咕噜翻下床往灶屋走。
尹娇娇出了屋,书亦茗才睁开眼,天还没亮,屋里光线暗,看不清他的神色。
昨夜烧水的时候尹娇娇就看了,家里就剩点苞米糁子,就算只是为了她自己的肚子,今天她也得上山搞吃的。
上山可是体力活,再加上他们一家子四口人这些天都没吃饱过,尹娇娇就把仅存的苞米糁子全都煮了。
苞米糊虽然也顶不了多大事,但聊胜于无啊。
是以,书家那两个小的,洗过脸看到满满一盆稠糊糊热腾腾散发着香味的糊糊,眼睛都瞪直了,齐齐吞了下口水。
书蓉,书亦茗的妹妹,五岁,瘦瘦小小,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的样子。
而书亦茗三岁的弟弟书亦莛,看上去更瘦更小。
看俩小的这样,尹娇娇是真的心疼了。
书蓉和书亦莛只是瞪直了眼站在桌子旁,却没敢动。
好一会儿,书亦莛才抬头看了他哥一眼,怯生生道:“吃这么好,大哥,我……我们是要死了吗?”
这话让正在盛饭的尹娇娇鼻头一酸,可怜见的,到底遭了多少苦,能让一个年仅三岁的孩子说出这种话,也不知道书亦茗听了这话会有多难过,这么想着她抬头看过去,却看到书亦茗也刚好在看自己。
尹娇娇忍住没有躲开视线,咬了咬唇解释道:“天太冷了,不吃饱点,怕是要生病,我就把糁子都煮了……你放心,我吃了饭就上山,肯定能找到吃的!”
书家夫妇病逝后,书家一度揭不开锅,得些口粮,都是极省着吃,每日的粥都跟刷锅水差不多,也不怪书亦莛会这么说。
不过她自作主张,把余粮一下全煮了,确实有点不太懂事。
好在书亦茗只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并没有对此说什么。
看着巴巴瞧着自己的幼弟幼妹,书亦茗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抬手在弟弟脑袋上揉了下:“大哥跟你们保证以后都有吃的,快吃饭罢。”
得了大哥的话,书蓉和书亦莛终于放下心来,捧着碗就大口吃起来。
尹娇娇把碗放到书亦茗手边时,书亦茗终于朝她开了口:“今儿天不好,看样子要下雪,你别上山了。”
尹娇娇也饿狠了,要不是抱着今天上山能搞到吃的这个希望,昨夜她也睡不着。
正喝着糊糊,听到这话,尹娇娇差点呛到,她赶忙咽下糊糊,道:“柴也快没了,仅剩的口粮也吃完了,我快去快回,不碍事。”
她不上山,那可真要应了书亦莛刚刚的‘童言无忌’了!
她也看出来今天可能会下雪,所以跟书亦茗解释了后,就赶紧吃,趁早上山,说不定能赶在下雪前回来。
书亦茗端着碗喝了口糊糊后,才又道:“口粮我去想办法,你在山脚捡些柴就好,别上山了。”
这种天气上山,太危险。
况且今时不同往日,虽然他现在的身子骨不行,但弄点吃的回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尹娇娇看了眼说一句话都要咳三咳的书亦茗,不是他不信他,是她不能拿自己的肚子做赌。
这点糊糊虽然是他们这段时间最好的吃食了,可也根本顶不了事啊。
吃不饱就会给身体落下隐患,然后她就会被风寒夺去小命。
所以,不上山就是要她的命!
而且……书亦茗的病也得治,不能再耽搁了。
“要上山,”尹娇娇摇摇头道:“今儿风大,你别出门吹风了,我上山也不光为口吃的,还得给你找草药,你咳得太厉害了。”
正要喝第二口糊糊的书亦茗顿住。
尹娇娇赶时间,并没有看他,低着头一边吃一边道:“我动作快些赶在下雪前回来就是。”
书亦茗:“……”
吃过饭,身上总算热乎了些,也有了些力气,只不过这喜悦没过片刻,尹娇娇脸就垮了。
下雪了。
看着悠悠扬扬飘下来的雪粒,尹娇娇想骂人。
贼老天,故意的吧?
书亦茗咳了半晌,扶着门框道:“下雪了,别去了。”
尹娇娇执拗劲上来了,她背上竹篓,把工具装好,道:“下不大,我这就去。”
书亦茗看了眼不听劝的尹娇娇,眉心终是拧了起来,语气也重了些:“我说,不准去。”
尹娇娇急着走,偏生书亦茗死活不让她去,她没办法,只好道:“你昨儿都咳血了,再不吃药不成的。”
书亦茗顿时哑然,他以为她没看到。
疾风裹着雪粒嚣张地打在两人脸上,又冷,又疼。
尹娇娇打了个哆嗦,道:“我上山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等等!”
尹娇娇以为书亦茗又要拦她,只当听不见,闷头往前走。
“我让你等等……咳咳——”
踉跄的脚步声伴着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尹娇娇到底还是心软了,她转身,正要把书亦茗扶回去,书亦茗这病歪歪的身子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三两步走到她面前,直接抓住了她的胳膊。
“不是不让你去,”似是猜到她要说什么,书亦茗一边咳一边道:“你等我一会儿,就一会儿。”
他咳得实在厉害,眼角都红了,尹娇娇只好点头。
她点了头,书亦茗才松开手,转身回屋。
看着一言不发就回去的书亦茗,尹娇娇很是不解,这是干什么啊?
很快,书亦茗就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件东西。
看清他手里的东西后,尹娇娇彻底愣住了。
那是一件半旧的男式棉袍。
书亦茗的。
他刚从身上脱下来的。
“这个你穿着。”书亦茗身上换了件破旧短小的旧袍子,把家里唯一一件还像样点的棉袍递到她面前。
尹娇娇:“……”

农家有娇娇免费阅读

尹娇娇看了看书亦茗,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棉袍,一时竟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更说不出话,只愣愣站在那儿。
见她不说话也不动,书亦茗清冷的眉头再次拧了下:“穿上。”
嗓音很轻,还有些哑,却带着不容置疑。
尹娇娇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只是书亦茗如此行为实在让她惊讶。
书里虽然并没有详细描写原主和书亦茗的相处模式,但她十分肯定,像这样的行为,别说这个时候,哪怕是之后几年,也都不曾发生。
书里,书家夫妇过世后,男主书亦茗病情又突然加重,多重打击下,他心思就全扑在了读书科举上,对旁的人旁的事,哪怕是血脉相连的弟妹,他都不曾多亲近。
一是他生性冷淡,不太会表达,二来,他体弱,实在没那个精力和心力。
他的身体情况,唯一能做的就是读书考功名,只要他有了功名,家里的情况自然会大大改善。
十一岁,还是个孩子,便看透了世态炎凉,就是再冷情,也让人不忍苛责。
所以再看书的时候,尹娇娇并不觉得书亦茗这样有什么不对,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反倒觉得他很理智。
但现在,她已经成了这个世界、书家的一份子,不再是毫无瓜葛的旁观者,惊讶之余,还有感动。
尹娇娇也不是矫情的人,她虽信心满满,可山上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她还不知道,雪会下多久,她更不知道,穿厚点,总归多一层保险。
反正书亦茗平日里也不出门,今儿又下着雪,他在屋里裹着被子,也不会怎样。
短暂的思量后,尹娇娇就从书亦茗手里接过棉袍,也没回屋,直接就在院子里穿上了,棉袍还带着书亦茗的体温。
尹娇娇比书亦茗小一岁,身量和书亦茗差不多,这袍子书亦茗穿着就像是挂在身上,尹娇娇穿上也是同样效果,寒风从下摆和衣袖处直往里钻,但比刚刚暖和了不少。
随手扯了两根稻草把袖口扎上,尹娇娇就背着竹篓上山了。
穿着家里唯一的过冬服,尹娇娇突然生出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来。
她背的哪里是竹篓,分明是书家所有人的希望。
他们村叫上林村,坐落在潞山脚下,潞山虽不是什么名山,却也给他们村提供了不少物资,所谓靠山吃山,不外如是。
下雪天上山确实不是明智之举,尹娇娇全靠‘熬过这一波就海阔天空’的信念支撑着。
风雪中,尹娇娇独自一人上山,而书家则静悄悄的,只有书亦茗的写字声。
书蓉和书亦莛虽年幼,也知道娇娇这会儿上山是为了什么又有多危险,两人按娇娇的吩咐,乖乖在家里,大哥每日都要读书,轻手轻脚不吵闹已经成了两人的习惯,书蓉把小弟抱到床上,两人像凑在一起取暖的小鸡崽一样,缩着脑袋,例行看大哥写字。
咳咳……咳咳咳……
书蓉见大哥脸色不好,马上从跳下来给大哥顺气。
“没事,”书亦茗以拳抵唇,冲一脸担心的妹妹道:“去和莛儿玩罢。”
话落又是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猛咳,比早起那会儿要严重得多,直是要把骨头咳散架一般,五脏六腑都闷着疼,饶是书亦茗几经生死的两世阅历,这会儿也没忍住拧紧了眉头。
书亦茗又咳血了。
看着大哥手上的血迹,书蓉直接吓傻了。
她昨夜睡得熟,并不知道夜里发生了什么,第一次看到大哥咳血,傻愣片刻,就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书蓉一哭,书亦莛也被吓到了,跟着哭了起来。
书亦茗从来都不会哄小孩,对着嚎啕大哭的幼弟幼妹,那个朝野上一句话都能震三震的书大人,无措了。
哄又不会哄,他刚咳完又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奈地看着,也真切地感受到了娇娇的艰辛。
上一世,他并没有重活一世的经历,心境自然和现在是不一样的。
他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那段时间的自己有多煎熬,家里的绝大部分事都有心无力,全靠娇娇一个人扛着。
她比自己还小一岁呢。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娇娇并没有上山,那个冬天,是他们最难熬的一段日子,许是昨夜乍然重生震惊太过激动太过,吵醒了她,让她看到了咳血,才会和上一世有些偏差。
想到娇娇顶着风雪离开家门的样子,书亦茗叹了口气。
书家亏欠她良多。
前世实在无能为力,这一世就多补偿她罢。
“大……大哥……”书蓉哭着问:“你也要死了吗?”
想起爹娘的去世,书蓉哭得更大声了。
哭声里全是害怕。
书亦莛感受到了姐姐的情绪,也哭得很大声。
书亦茗好容易缓过一口气,强撑着不适安抚弟妹:“大哥没事,不会死的,别哭了。”
书蓉哪里听得***,因为当初爹和娘也是这么说的,然后没过多久死了,她满脑子都是大哥也要死了,于是哭得更大声了。
书亦莛也跟着哭。
书亦茗:“…………”
好一会儿,他深吸一口气,提高了声音道:“别哭了!”
打从出生,书亦茗都没大声说过话,有性格的原因也有身体的原因,所以,他这一声,落在书蓉和书亦莛耳朵里,代表了大哥发火了,两人顿时被吓得噤声,不敢哭了。
书亦茗眉心跳了下,缓了神色道:“大哥真没事,也不会有事,都别哭了,哭多了眼睛疼。”
大哥刚刚发火的样子还在眼前,书蓉和书亦茗哪里敢说别的,忙咬紧了嘴巴点头。
看着还是很不安的妹妹,书亦茗拍了拍她的脑袋:“去玩罢。”
书蓉偷偷看了大哥一眼,见大哥不生气了,这才轻手轻脚爬***。
擦去嘴角和手上的血迹,书亦茗把写好的文章卷起来,绑好,然后起身……
“大哥!”眼看着大哥要出门,书蓉挣扎好片刻,最后还是喊出了声:“下着雪,你要出去吗?”
书亦茗把文章塞进衣袖里,淡淡嗯了一声道:“大哥去趟村正家,你们就在家,别出去。”
书蓉:“大哥去村正家有什么事?我……我替大哥去……”
下着雪,大哥刚刚还咳了血,万一吹了风,更严重了怎好?
“没事,”书亦茗转头看着弟妹:“大哥一会儿就回来,乖乖在家。”
书蓉和书亦莛本就怕大哥,听他这么说,只好乖乖点头。
迎着风跨出家门那一刻,书亦茗耳边突然响起娇娇刚刚走时交代他的话:在屋里待着,千万别吹了风。
书亦茗看了眼灰沉沉的天,一片雪落在他眉心,很快就化成水,他嘴角轻轻勾了勾,大步朝院外走去。
深一脚浅一脚艰难爬山的尹娇娇根本不知道书亦茗居然这么不听话,在这种天气里出门,她这会儿,只觉得累,还很抓狂。
爬了这么久,连半个能吃的东西的影儿都没见着,更别提草药了。
又爬了一会儿,实在爬不动了,她靠着一块大石头休息。
雪下的不大,落地几乎就化了,是以山路并不那么好走。
坐了一会儿,体力恢复,尹娇娇背着竹篓,恨恨道,她就不信了,啥都找不着。
搜寻了大半天,终于让她在两块大石头缝里看到了一片熟悉的植物。
紫苏!
因在夹缝中,不曾遭太过风吹雨打,种子都还挂在枝头。
尹娇娇大喜。
她小心地把紫苏种子摘下来放进准备好的草纸里包好,本想放进竹篓,想了想,最后还是揣进了怀里。
这可是全家人的希望,可不能出差错!
草药找到了,尹娇娇心情明朗不少,嘴角都忍不住***。
只可惜,又搜寻半天,也没找到什么能吃的。
靠在一颗光秃秃的树下,尹娇娇拧起了眉,不应该啊,上林村虽然靠着山,可也从没把山吃空过啊,怎么就一点儿吃的都找不到呢?
难不成她找错了地方,不该来这个山头?
正想着,寒风中突然传来吱吱声。
尹娇娇寻声望去,就看到两只松鼠在树林里你追我赶灵活地跳来跳去。
无论什么时候,萌萌的毛绒绒的小动物都很治愈,尹娇娇情绪被抚平,蓦地,她眼前一亮。
对啊,她可以掏松鼠窝啊!
松鼠可是最会藏东西过冬的了。
松鼠窝不好找,但也没那么难,虽然掏松鼠窝跟一只动物抢食这事不太厚道,可她也是实在没法子了,左右每只松鼠都会在好几个地方藏食物,哪那么巧她就把某一只松鼠的窝全掏了呢?
板栗、松子、榛子还有她认不出的果子,尹娇娇翻找了好半天,总算有了些收获。
她两只脚分别踩着一块陡峭的石头,一手扒着树干,另一只手费力去掏最后一个窝……
把掏出来的果子都包好,又用稻草捆了几道,她这才放进竹篓里。
放好后,她拍了拍手,眯着眼长出了一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呼出,她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重心不稳直接朝山谷摔去……

小说推荐

转眼间农家有娇娇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