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薄少超粘人(苏星晚薄奕清)

腹黑薄少超粘人(苏星晚薄奕清)

导读:主角是苏星晚薄奕清小说叫《腹黑薄少超粘人》是作家白灼君所写,抖音热文腹黑薄少超粘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星晚是苏家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因为出身不好,所以所有人都可以欺负苏星晚,为了母亲苏星晚不得不忍耐......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星晚薄奕清小说叫《腹黑薄少超粘人》是作家白灼君所写,抖音热文腹黑薄少超粘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星晚是苏家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因为出身不好,所以所有人都可以欺负苏星晚,为了母亲苏星晚不得不忍耐那些人的冷言嘲讽和羞辱,所幸她都已经挺过来了。

小说简介

只是没想到为了拉拢薄家,苏家人竟然决定要让她苏星晚嫁给薄奕清,这个人曾经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可是后来因为一场事故薄奕清毁了容,性格也开始变的残暴,所有人都知道苏星晚这次去是送死成为牺牲品的,可是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腹黑薄少超粘人免费阅读

昏暗的房间内没有开灯,但也没有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苏星晚恐惧的低着头,怕的发抖,因为屋子里突然出现的人,因为他脸上那张狰狞的鬼面具,更因为那些……笼罩在他身上的恐怖传说。
此时她的脸上仍然是隐隐作痛,方才被苏宛如打的巴掌正火辣辣的,头发蓬乱,身上的衣服也早已发皱了,看起来很是邋遢。
薄奕清在面具下微微蹙起了眉,唯一露出来的一双闪烁着寒光的眼睛正犀利的盯着她,干脆直接开口逼问:“你是谁?”
他的声音磁性低沉,苏星晚不禁瞪大了眼,忍不住直视他。
她的唇开合了许久,勉强挤出一句不成调的话:“我……我是苏宛如。”
薄奕清嘲弄的勾起唇角,眼神讥诮。
“你那么怕我?”
男人的视线实在太过迫人,他此时的声音在苏星晚听来就像是魔咒一般,她满头冷汗的摇了摇头,但不断发抖的身躯仍是出卖了她。
薄氏继承人薄奕清,十岁那年遭遇大火,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可据说已经毁了容,而且,进了他房间的女人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这样的人,她怎会不怕?
薄奕清冷笑着朝着她大步走近,一把揪住苏星晚的手腕把她整个人给提了起来,接着狠狠地扔到了床上,迅速的倾身覆上。
“既然不怕,那就来履行你妻子的义务。”
苏星晚几乎没挣扎几下就被他轻而易举的按在了床上,
男人薄薄的唇近在咫尺,寒凉的鼻息喷薄而出,可他手上的温度却烫得吓人,捏紧了她的衣服领口,似是要将它当场撕碎。
想到随后即将发生的一切,苏星晚恐惧的摇着头,泪水就这么涌了出来:“不、不……放过我。”
可她也不敢挣扎的太***,母亲的命还在苏家人的手上,从她踏上婚车的那一刻,这一切就注定好了。
苏星晚如同小猫挠痒般的力道在男人眼中无异于一种***。
薄奕清越发急切,将她的衣服纷纷扯碎,口中的话也越发残忍:“既然苏家把你卖给了我,你又装什么贞洁烈女,果然是苏家人的种,当了***还要立牌坊!”
少女的淡淡馨香传入了他的鼻尖,饶他定力再好,此时也不免有些失了控,将头蛮横的埋在了她雪白的颈上,***吸吮,另一手也顺着小腹滑了下去。
苏星晚一边哭着,一边终于忍不住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虽说不疼,但也足够让人烦躁。
薄奕清的眼中有寒光闪过,一把扣住了她的双手放在她头上,又用双腿抵住苏星晚,存了心要羞辱她。
苏星晚知道自己今晚注定在劫难逃,挣扎之下她干脆声嘶力竭的哭叫道:“不,不!怪物!……走开!走开!”
此言一出,她顿时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狠狠的扼住,那张鬼脸面具后的眼睛此时竟是涌动着点点杀意,他的声线恶狠狠的传来:“你说什么?”
苏星晚吼完便后悔了,她怎么能去招惹这个男人……眼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恐怖,喉咙间窒息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恐惧的泪水不停地流着,导致她再难说出一字。
薄奕清的拳头紧握,额头上青筋暴起,若非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在,他早该掐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若是刚才还有些许热情,此时早就兴趣全无了。
薄奕清缓缓的放开了桎梏在她脖子上的手,毫无留恋的翻身坐起,随后转过眸来看着她,语气中尽是嘲讽:“你这种女人,根本提不起我半点性趣。”
眼见他总算站了起来,还没等苏星晚松一口气,他却又突然朝着她走来。
“但毕竟,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新婚之夜总不能让你独守空房,好好享受吧,今晚,才刚刚开始……”
男人低沉的声音仿佛是魔鬼的低喃,眼看着他越来越靠近自己,苏星晚惊惧的瞪大了眼睛,神经紧绷到了极点,一时各种不堪的回忆纷纷涌上心头,继母的警告、苏宛如的巴掌、被扯碎的衣服、对她的到来熟视无睹的薄家……
苏星晚的身子顿时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终于,在他即将再一次碰到她的时候,她脑子里最紧张的一根弦终于“啪”的一声断了。
随后,意识也渐渐模糊。
翌日。
清晨的日光柔和的洒在了少女的身上,轻薄光滑的丝质睡衣穿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透露出一股别样的妩媚。

星晚慢慢的睁开眼睛,纯洁而无辜的眼神好似误入凡间的天使,然而,昨夜的经历在顷刻间如潮水般涌来,仿佛一阵巨浪,打的她不知所措。
男人冰冷的神情,毫不留情的动作,充满威胁性的话语……苏星晚顿时怕的发起抖来,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她昏迷之后继续进行下去,但这一切都毫无疑问的让她崩溃了!
苏星晚几乎是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光着脚朝着门口的方向冲去,昨晚的经历实在太过恐怖,简直比她预想中最坏的结果还要可怕!再待在这里,她一定会发疯的!
就在她慌不择路的打开门朝着楼下一路奔逃的时候,在楼梯的拐角处用于速度太快,直接一头扎进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中,疼得她头晕眼花。
“你干嘛?”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苏星晚顿时一怔。
随后她慢慢抬起头,却意外的撞上了一双黯黑而深沉的眼里,完美的五官仿佛刀削一般立体,小麦色的皮肤更为他添了几分阳刚之气,但是……他此时身上的衣服西装打领的,就好像她在电影里见过的保镖一般。
但是这双眼睛,还有这声音,她怎么都觉得分外熟悉……
苏星晚用一种疑惑中又带着些许恐惧的眼神看着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踌躇了片刻才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这里的保镖?”
闻言,男人的眉毛微微一挑,似乎是有些疑惑:“保镖?”

腹黑薄少超粘人全文阅读

苏星晚根本就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也没有在乎他语气中明显的疑惑。
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猛然揪住了男人的臂弯:“求求你!我知道这样做很为难你……但你能不能送我离开,再待在这里,我会死的……”
她的眼里满是恐惧和眼泪,语气孱弱的仿佛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看着这般可怜无助的苏星晚,男人的眼神微微一凛。
“你想去哪?”
苏星晚咬了咬唇,突然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是啊,离开这里,她能去哪呢?
苏家她是肯定回不去了,一旦被他们知道自己的逃跑,以继母的性格,母亲绝对是凶多吉少,但如果继续在薄家生活下去,难保她不会被那个男人……
“总之,我想先离开这里,我知道你是他身边的人,肯定要听他的话,可你能不能帮我一次,就一次!以后我不会再有麻烦到你的地方了……”
苏星晚哀求着,甚至朝着他跪了下来。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根本没有任何触动一般,就在苏星晚几乎要绝望的时候,他的薄唇却微微一扬,吐出几个字:“好,你跟我来。”
说罢,他立刻转身走在了前面,步履急促,仿佛真的是在带她逃跑。
苏星晚一时喜出望外,一路跟在他身后。
偌大的薄家却并没有什么人,偶尔有几个工人在草坪上除草,也被他们东躲西藏的给甩开了,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走
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大门,苏星晚渐渐急了。
刚想发问,前面的男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对着她严肃的说道:“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会看到一堵墙,墙根那里有一个狗洞,你可以从那里钻出去。”
钻狗洞?
一联想到她现在的身份,确实不适合从正门堂而皇之的走出去。
苏星晚没有多想,***的点了点头,一脸感激的对他说道:“我记住了,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说完她朝着前方跑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后方的男人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逐渐露出了危险的暗芒,慢慢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面具!
猫捉老鼠的游戏,确实是很有意思……
男人的唇角上扬成一个残忍的弧度。
……
这条路比想象中的要长的多,眼前就是那面墙,但看似近,跑起来却还是有着不少的距离,脚下踩着柔软的草地,苏星晚跑的已有些微喘,却丝毫不敢停下,唯恐被什么人发现。
苏星晚气喘吁吁的拨开那片被杂草掩盖住的地方,居然真的有一个洞!
而且看大小,她应该正好能钻的***。
苏星晚顿时喜出望外,连忙蹲了下来把头伸了***,只见外面是一条没有任何人影的公路,毕竟这里是薄家的私宅。
她咬了咬牙,正当她打算把整个身子都往狗洞里钻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梦魇一般的声音。
“想
逃?”
“啊——”苏星晚惊吓之余,头猛地磕到了狗洞的顶上,疼得她一声惨叫,顿时眼冒金星,什么都看不清了。
有什么濡湿的东西从她的头顶流了下来,朦胧间,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毫不留情的拖了出来,身下的泥土和碎石划破了她手臂上的皮肤,疼得她不得不微微睁开了眼睛。
让她无比恐惧的鬼面具,又出现了。
苏星晚顿时猛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想要大叫出声,喉咙却紧绷着,只能憋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原来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的。
薄奕清将她牢牢的桎梏在怀里,锐利的眼紧紧的盯着她额头上以及手臂上的伤口,半晌,喉间发出了一丝冷笑:“省省力气,你这幅样子还真是狼狈。”
苏星晚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手上的挣扎也慢慢的停了,失去了这个机会,她以后恐怕再难逃出他的手掌心了。
隐约间她只感到身子一轻,竟是被他横打抱起,一步一步的正走向什么地方。
“苏家的人果然都是这般无耻下作,说出的话也能出尔反尔。”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却透露出浓浓的讽刺,“你们苏家断裂的资金链,应该是不想让薄家给补了。苏成华那里……”
薄奕清凉薄的声线从她的头顶传来,苏星晚顿时心头一紧,连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虚弱的说道:“我……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找他…
…”
他的眼里划过一丝讥讽,没有回话,而是“砰”的一声将花园角落的一个屋子一脚踢开,里面的黑暗与外面的阳光明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周身突然暗了下来,苏星晚有些紧张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这里仿佛是一个小木屋,玻璃窗都是特制的,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太阳,里面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薄奕清将她扔在了地上,好像她是什么令人生厌的垃圾。
苏星晚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这才发现她的面前是一台电视机,薄奕清拿着遥控器将它打开,声线显得分外阴森:“好好欣赏吧,欣赏你们苏家的杰作。”
说完,电视机顿时应声而开,薄奕清也迅速走了出去,反手将门锁上。
苏星晚挣扎着想要跟上,然而紧接而来的画面却让她瞪大了眼睛,一时竟忘了动作。
虽然画面十分模糊,但还是不难看出,画面里是极深的夜,一个女人被三个男人同时蹂躏着,已然浑身是血,却还有气,发出痛苦的呻吟。
画面断断续续,时不时的还有雪花,紧接而来更***的分尸场面让苏星晚更是吓得肝胆俱裂,连忙想要冲到门口去,但是大门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给锁上了!
苏星晚***的拍着门,恐惧的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求求你……薄先生,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逃跑了,你放我出来吧……”
但,门外却没有任何声
响传来。
薄奕清面无表情的靠着门,眼底逐渐透出一丝阴戾。
他的母亲,就是被苏家如此残忍害死的。
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也是苏家一手策划的。
为的就是让他的继母,苏成华的亲妹妹,苏雅能顺利上位,成为薄家主母。
如意算盘,打的真好。
这些罪孽,他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所以,他决定从这个女人开始。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头此时越来越晕了,苏星晚的呼救声也渐渐微弱,耳边仍然是那恐怖的音频,她整个人颤抖着靠着门跌坐了下去,随后,再次失去了意识。

苏星晚薄奕清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腹黑薄少超粘人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