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要放开我(桑偌贺憬西)

你就不要放开我(桑偌贺憬西)

导读:桑偌贺憬西小说你就不要放开我,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你就不要放开我全文免费阅读。再重逢是贺憬西生日当晚。热闹包厢里,侄子贺知宴带着他的新女朋友出现。

小说介绍

桑偌贺憬西小说你就不要放开我,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你就不要放开我全文免费阅读。再重逢是贺憬西生日当晚。热闹包厢里,侄子贺知宴带着他的新女朋友出现。贺憬西衬衣纽扣随意解开两颗,慵懒掀眸睨了女人一眼,漫不经心地问——“叫我什么?”女人挽着贺知宴的手,明眸浅笑,灿若玫瑰:“小叔叔好。”

桑偌贺憬西小说简介

西城上流圈皆知贺憬西那人凉薄绝情没有心。
桑偌和他在一起两年,一朝心死。
关系结束那天,两人分得难堪。
贺憬西低嗤:“她离不开我,会回来的。”
可之后,桑偌消失不见,生死不明。

你就不要放开我全文阅读

晚风顺着被打开的车门缝隙蹿进来,陌生男人的声音清晰。
桑偌原本柔软的身体瞬间僵硬。
心跳暂停,呼吸屏住,她脸色骤变。
“唔。”一声闷哼,是她的后脑勺猛地被贺憬西手掌扣住,使得她的脸蛋迅速被埋入他颈窝遮挡。
“砰!”同一时间,车门被迅速重重关上。
“贺哥?”不甚清晰的喊声尾音被隔绝在外。
桑偌眼前一片漆黑,鼻尖萦绕着贺憬西独有的清冽气息,指尖无意识地紧紧攥住他的深色衬衫,呼吸已然紊乱。
“啪啪——”是拍门声。
心跳狂乱,桑偌终是回神。
他没有落锁,差点……
长睫止不住地发颤,手指亦是,桑偌睁开眼,抵在贺憬西胸膛上的双手***推拒,一言不发地从他身上下来,别过了脸。
她没有看贺憬西,只隐约瞥见他神色深暗极为不善,下颌线条异常紧绷。
拍门声还在继续。
贺憬西舌尖抵了下后槽牙,瞥了眼窗外,眉目间染上一层不甚明显的戾气和冷意。
“等我。”掌心覆上桑偌侧脸,指腹习惯性碾过,他低声说。
语调听着却有些漫不经心。
桑偌闭了闭眼。
背脊绷得很紧,神经也仍有些紧绷,她转头和他对视,舒缓着气息,不温不火地撩起唇角:“等你回来继续吗?”
她眼角眉梢间漾开了笑意,很淡,逐渐冷艳,一层薄薄嫣红染满她脸蛋,是亲密接吻后还未散去的***,媚得好似能滴***。
不自知的勾人。
妖精。贺憬西喉结轻滚,眼底淌过暗色。
他没说话。
有冷意在胸腔里升起,慢慢的,融合着车内的冷气席卷桑偌全身。
下一瞬,还不及她做什么或说什么——
一顶宽大帽子毫不怜香惜玉地被扣在了她脑袋上,重重一压,她的视线被遮挡,巴掌大的精致脸庞也不复被看见,遮得近乎严严实实。
“乖一点。”她听到贺憬西喑哑的嗓音,仿佛是从喉间深处溢出。
随后,是他推门下车的动静。
车门被重新关上之际,她敏锐感知外面男人投来了一眼,意味深长的暧昧尾音不甚清晰——
“……贺哥?”桑偌身体渐渐僵硬。
唇角浅弧敛去,细长眼睫轻轻扇动垂落,一片好看的扇形阴影掩去了她眸底所有情绪。
她要怎么乖?
脸上再没有其他表情,只是指尖颤了下。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朋友。
宾利车隔音好,桑偌听不到贺憬西和外面人在说什么,没一会儿,车门再被打开,属于他的熟悉气息再度将她笼罩包围。
帽子被拿掉,她被他圈在怀中,他的手臂将她腰环住。
“我让司机过来,回家。”薄唇印上她白皙肌肤,手指握住她一截细白手腕摩挲揉捏,***低哑的气音从贺憬西喉间溢出。
温热唇息贴着她耳畔,掀起几分难言暧昧。
他的指腹隔着旗袍漫不经心流连。
酥意渐升。
由他而起,从他触碰过的地方沿着神经末梢蔓延全身。
他总是有这种本事,轻而易举不动声色地将她撩拨。
桑偌一颗心犹如被酸水浸泡。
偏偏他的指腹还……
“啪——”桑偌蓦地打掉他的手,闭了闭眼,没什么情绪地吐出一句:“我累了,不去你那。”
末了,她起身就要从他怀中脱离。
不想他手掌一勾,她的后背被迫重新贴上他胸膛。
桑偌蹙眉。
她推开他的手:“贺憬西……”
话音未落,“嗡”的一声响,是他扔在中控台上的手机在振动,继而振动不断。
贺憬西抬眸睨了眼,骨节分明的手指将手机捞过。
屏幕亮起。
因着他圈她的动作,手机就在目光所及处,不经意的,桑偌瞥见是微信群消息,在艾特贺憬西。
头顶有漫不经心的哼笑声落下。
她趁势想要起来。
带了点儿淡淡酒味的吻温柔地在她额头落下。
“长脾气了?”唇畔勾起一抹弧度,贺憬西随意扔掉手机,扳过她的脸和她对视,随意吻上她眉眼,“不想我?”
桑偌心尖直颤。
酸意变得浓烈一层层地漫上,却有些许的甜不争气地涌出。
他知道的,她最喜欢他吻她眉眼。
桑偌最终也没能下车,贺憬西搂着她腰将她禁锢,而司机也在没两分钟后就出现了。
宾利很快驶离澜青会馆,在夜色下加速前往运河别墅。
贺憬西接了个工作上的电话,一口流利德语,语调里沾染了两分微醺后的懒慢,但即便如此,依然不掩他上位者的气场。
桑偌被他圈在怀中,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玩着她的手指。
车窗外夜景不断后退,桑偌一路望着,渐渐恍惚。
直至猝不及防地被迫坐在了贺憬西腿上,他的手掌将她侧脸箍住,薄唇轻碾过她唇瓣。
极有耐心地勾她回吻。
桑偌回神。眼皮冷淡地一掀,她没什么表情地躲开,伸出手挡上他薄唇。
“今晚不想要。”她咬字清晰。
话落,却是他的唇轻触了下她掌心。
微痒。属于他的温度好似直击她心脏。
丝丝缕缕的似笑非笑染上深眸,贺憬西勾了勾唇,握住她手腕拿下她的手,又吻了下掌心,声线含笑:“确定不想要我?”
有情绪在桑偌胸膛翻滚。
暗眸将她牢牢锁住,指腹流连她细腻肌肤,贺憬西再掀唇,语调不甚在意:“没有看到。”
桑偌恍惚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是指先前车内亲密被撞破的事。
他又吻了下她的唇,轻柔一吻,有种缱绻着深情宠溺在其中的错觉。
再开腔,他嗓音低低,犹如耳语,又似蛊惑:“给你带了礼物,在口袋,自己拿,看看喜不喜欢,嗯?”
他上身只穿着衬衣。
口袋,那就只能是西裤裤袋。
桑偌和他对视。
他看着她,一瞬不瞬,唇畔溢出极淡的笑。
桑偌红唇紧抿。
“不喜欢,不要。”堵在胸腔的那股闷气混合着酸意迅速膨胀又被莫名抽离,她别过了脸。
只不过很快她再度被他扳过。
她要挣扎。
“别动。”她听到他沉沉的一句。
随后……他长指拿下了她今晚为配合旗袍而戴的一副珍珠耳饰,动作轻柔,像是怕弄疼她而小心翼翼。
桑偌的心,极不争气地猛地悸动。
很快,又有微凉触感荡过她脖颈肌肤。
她看到了。
是一对她会喜欢的耳线。
视线里,贺憬西薄唇弧度勾着,眼眸深邃地盯着她耳垂,给她重新戴上耳饰的动作由他做来慢条斯理,矜贵优雅。
“好了。”低低哑哑的一句,分外***撩人。
他揽着她腰肢的手一勾。
猝不及防,桑偌趴在了他胸膛上,随即下巴被他手指挑起。
距离本就近在咫尺,他稍稍低头就能覆上她的唇。
桑偌心跳倏地漏了拍。
“贺总,到了。”突然,宾利车稳稳停下,隔着挡板司机的话传了过来。
桑偌像是突然从他编织的幻梦中醒来。
胸口处像是被塞了什么,加之车内那股快要消失的淡淡女士香水味,使得她呼吸渐渐困难。
桑偌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开门下车。
她走得极快。
贺憬西单手抄入裤袋,有些懒慢地跟在她身后。
“贺总!”司机小跑着追上,恭敬地递上东西,“桑小姐的香水掉了。”
香水……敏锐地听到这个字眼,桑偌脚步顿了顿,背脊绷得很紧。
她没有在他这辆宾利车内掉过香水。
贺憬西捕捉到了她的动作,哪怕极为微小,低头瞧了眼司机手中的香水,他若有所思。
忽的,他抬眸看了眼桑偌的背影,勾唇笑了笑。
“扔了,”他转而吩咐,嗓音漠然带了冷意,“车送去清洗。”
司机不解,但没有多问。
“好的,贺总。”夜色渐浓。
游累了,桑偌趴在游泳池边,脑袋枕着手臂,眼眸怔神地望着远处。
她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半个月不见,再见面她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比在澜青会馆时还要让她觉得烦闷。
酸意泛滥,她仰起脸强压着情绪。
微信消息突然的不停振动将她混乱不堪不知飘远至何方的思绪拽回。
眼睫颤了颤,桑偌发现是经纪人段渝。
前面刷屏极快的一段话她没心情看,于是直接点开段渝的语音——
【桑偌,答应我,赶紧和你男朋友分手,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要了干什么?】
气冲冲的,也不知出了什么事。
桑偌不想回,烦乱地把手机扔到一旁。
她重新闭上眼,猛然间却惊觉气氛不对劲。
像是……还有烟味。
眼皮一跳,她抬头。
游泳池边的明亮光线洒落而下,贺憬西颀长挺拔的身影被笼罩,他站在那里,单手抄着裤袋漫开几分慵懒,嘴角咬着支没点多久的烟。
见她看过去,他拿下烟,和她对视着,徐徐吐出烟圈。
他本就漆黑的双眸此刻更是难以言喻的幽暗,又如泼墨,浓稠得化不开。
她看他喉结滚了滚,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动作,偏生被他漾开了几分轻佻危险的意味。
他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眼神如鹰隽般锐利,不紧不慢地问:“不想做,想分手?”
桑偌呼吸蓦地一滞。
她看到他被黑色西裤包裹的长腿迈开不疾不徐地走近,她看他半蹲下,手指捏住她下颚挑起,指腹恶劣碾过,似笑非笑地再问:“中看不中用?”
“嗯?”危险弥漫进空气。
桑偌心跳骤然漏了拍,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见贺憬西松开她站了起来,摁灭烟头,慢条斯理地解开衬衣纽扣。
紧实的胸膛肌理逐渐暴露。
往下……泳池水花四溅。
桑偌被贺憬西虚抱了起来,身体悬空,唯有双手双腿紧紧圈住他才不至于摔入水中。
偏偏这样如了他意。
他好像就想看她紧抱住他的模样,今晚还格外得坏,每每她指甲忍不住划上他后背,他便会更恶劣地欺负。
让她不上不下。
沙哑嗓音更是贴着她耳畔逼问:“中看不中用?”
桑偌根本发不出声音。
她双眸潋滟,胸膛止不住地起伏,白皙脸蛋染满***酡红,只是被动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他也在看她。
贺憬西长了双分外好看的眼睛,他第一次吻她时低着眸注视着她,或许是光线暗淡的缘故,衬得他双眸愈发的深邃沉静。
那一眼看着专注又情深,仿佛那一刻眼中只有她,直叫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就像现在。
桑偌分了神。
恍神间她又想起两人初吻的最开始,她酒后主动吻上他的唇,青涩描绘但他不为所动,只是单手勾着她腰可能是怕她站不稳摔倒。
她描绘了番,见他始终没有回应,有些难过,脸还有些烫地离开他。
却被他箍住她侧脸,低笑着问:“要我吻吗?”
像是在蛊惑。
“要。”桑偌呼吸不自觉屏住。
她永远都记得那时的自己心口狂跳,在他从唇吻至眉眼时,眼睫还在止不住地扑闪。
“啊……”突然的一下,毫无预警,桑偌蹙眉娇喊出声。
“在想什么?”贺憬西恶劣地研磨着她的唇,盯着她失神的眸低声逼问。
动作不停。
不知怎么的,雾气陡然间覆满了桑偌双眼,在那股在心尖缠绕了一整晚的酸涩侵袭下,雾气渐浓,更有一些情绪肆意地蠢蠢欲动。
她冲动地脱口而出:“总之不是在想你。”
贺憬西眼眸微眯。
忽的,他薄唇勾起浅弧,指腹碾过她脸颊。
桑偌一颗心不受控地直接提了起来。
还没等她缓过气……
“贺……”她双眸睁大,“唔。”
她被翻了个身,紧贴着他胸膛。
酸意汹涌,有难以言喻的委屈悄然涌出,雾气朦胧间,桑偌想也没想地咬上了他硬邦邦的手臂。
牙印分明。
贺憬西哼笑,在她耳旁低语:“属猫的?还学会咬人了?”
半个月未见,泳池里的一次根本不够尽兴,结束后桑偌被抱回楼上浴室洗澡,在浴室又被他折腾了两次。
等彻底结束,她脸蛋被趴在贺憬西胸膛上,早已没力气。
而明显餍足的男人摸过打火机点了根事后烟。
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摸上了她的头发漫不经心地抚摸,像是安抚。
桑偌耳朵恰好贴着他左心房,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很是清晰。
一下又一下。
她眼皮颤了颤。
很累。“桑偌……”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听到了贺憬西在低声叫她。
一室的静谧在桑偌低叫一声后被打破,她猛地睁开眼,从噩梦中惊醒。
指尖无意识地紧紧攥着薄被,胸膛剧烈起伏,她的呼吸急促继而紊乱,脸色惨白不堪。
“贺憬西……”她本能地试图去找他。
手落空。她怔了怔。
半晌,桑偌略有些僵硬地转头。
身旁没有人。
眼睫止不住地扑闪,想也没想,桑偌恍惚地掀开被子下床,脚踩上地板,没有穿鞋,身上只着他的一件黑衬衫走出了卧室。
“贺憬西……”
可她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他。
偌大的别墅里,只有她一人。
他不在了。

你就不要放开我免费阅读

壁灯光线倾泻而下,将桑偌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明明光线是暖色调,却在她周身晕染出一股隐隐绰绰的孤冷,继而蔓延。
桑偌低眸。
莹白的脚踩着微凉地板,指甲涂了惹火的红色,一白一红,感官***强烈。
眼睫微颤,她抬眸,原先情绪敛去,她挺直背脊转身。
醒来见不到他,已经不是第一次。
神色平静地回到卧室,纤细手指解开身上他的衬衣纽扣脱下随意扔在地上,桑偌径直去了浴室,打开花洒冲了个澡。
洗完擦干,捞过一旁的睡裙想换上,眼角余光不经意瞥过锁骨和腰窝,她动作微顿。
腰窝处,属于他的掐痕明显。
他似乎对她的腰情有独钟,每每和她做那事时,他总喜欢掐住她腰,她肌肤***,很多时候他失控留下的印记往往要好几天才能消。
顿了两秒,桑偌收回视线,转身走出浴室。
她想***睡觉,可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手机,手上动作快她脑中所想一步,拨通了贺憬西的电话。
然而,直到电话被自动挂断都无人接听。
指尖有些凉,桑偌扔掉了手机。
重新躺回床上,她迅速地闭上了眼,或许是太累,不多时,她重新陷入沉睡中。
她又做梦了。
梦境回到了在泳池时走神的继续画面,在他低笑着蛊惑问她要不要他吻,她鬼迷心窍地点头后,贺憬西给了她一个欲生欲死的初吻。
他太会了。
吻得她本能地想要更多。
他却停了下来,薄唇若即若离地轻碾过她肌肤,温热气息喷洒,指腹摩挲她泛红的脸蛋,嗓音低低哑哑地问:“喜欢?”
桑偌被吻得双眸潋滟迷离。
“喜欢。”她心跳不稳,气息更是紊乱。
他深邃眼眸和她对视,似蓄着笑意:“还想要什么?”
彼时他单手搂着她,衬衣纽扣解开了两颗,***锁骨若隐若现。
引人一探究竟。
桑偌看见,不受控地口干舌燥,身体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在蠢蠢欲动。
而他指腹缓慢下移,流连在她唇角。
她无意识地***了***唇,舌尖碰到他那令手控尖叫的好看手指,一个激灵,酥意和酒劲混合着汹涌,她低喃:“要你。”
她看到他笑了,懒漫撩人,而后他在她耳旁说了一句话。
明明他眼中的欲更为明显,偏偏他要她主动。
总是这样,他掌握着他们之间的主动权。
在他说完那句话后,画面却是突然一转,又变成了惊醒前的噩梦——
年幼的她在被动用家法后被关在了漆黑的房间里,发着高烧,蜷缩着的身体异常滚烫。
从她害怕大哭到眼泪流尽,都只有她一人。
无人理会。
梦境外,桑偌身体同样蜷缩了起来,眉头紧蹙。
好像有些疼,但说不出究竟是哪里。
翌日。
桑偌在疼痛中迷迷糊糊醒来,恍惚了很久,双目的焦距才渐渐回归。
疼。
她本能地按上犯疼的地方揉了揉,慢吞吞地坐起来,准备掀开被子下床,忽而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
挪动身体,她垂眸。
生理期到了。
怪不得这么疼。
她还以为是在梦中。
桑偌闭了闭眼,深吸口气脚踩上地,忍着疼痛先去了洗手间洗漱,之后没什么力气地把弄脏的床单换掉铺上新的。
下楼,她看到了李姨。
“桑小姐您醒了?”李姨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早餐马上就好,您先坐。”
桑偌唇瓣动了动,想说不用了她这就走。
李姨却望向了她身后:“贺先生。”
贺憬西?
桑偌神经忽然就绷了绷。
原来他回来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
就像昨晚在澜青会馆,她以为他是昨天回来的,可他却说是前天。
她总是不知道。
桑偌不想问,觉得没必要,只是鼻尖莫名不受控地隐隐发酸,她克制了又克制,没有转头,抬脚直接往门口方向走。
男人紧实有力的手臂懒懒地勾住了她的腰。
桑偌只想掰开他的手。
贺憬西下颚埋入她颈窝,薄唇亲吻她侧脸,一贯冷色调的声音里似缠绕着意味不明的淡淡笑意:“还和我闹脾气呢?”
桑偌没应,不想应。
然而下一秒,男人手掌箍着她脸逼她和他对视。
桑偌眼睫扇动了下,索性如他意,直直地看着他,掀唇:“没……”
“脸色这么差?”
只是一句而已,桑偌的心却如同昨晚一样,没出息地颤了颤,酸涩混合着甜一层层地包裹上来。
也不知是赌气还是什么,她别过了脸。
贺憬西掌心探了探她额头:“不***?”
哪里不***么。
是心。
可桑偌说不出口,那句话堵在她嗓子眼,无法言明。
他的手摸了摸她的脸。
心中骤然升起更多的烦闷,桑偌被他的动作弄的来了控制不住的脾气,冷冷甩开他的手,没好气地吐出一句:“生理期。”
话落,她却被他公主抱打横抱起。
桑偌指尖抓紧他手臂,因着情绪翻涌气息跟着不顺,压低着声音:“放我下来!”
她被带到了沙发,坐在了他腿上。
熟悉的气息将她笼罩。
“贺……”
他带着炙热温度的掌心隔着初夏薄薄的衣物覆上了她的小腹,轻轻地温柔地揉按着。
很快,温度经由他肌肤蔓延至她身体。
令人贪恋。
渐渐的,疼痛好像减轻了些。
桑偌垂着眸,眼睫不受控制地不停发颤。
无人说话。
半晌,他就着圈着她的***,倾身伸手在茶几上拿了块巧克力。
他剥开,动作优雅。
“甜的。”巧克力被他送到了她唇边。
甜能缓解疼,只是为了保持身材,她每次就只会在生理期时吃上那么一点点。
但桑偌没有张嘴。
贺憬西保持着***,薄唇微勾染上些许笑意:“要我喂你,还是教你怎么吃?”
怎么喂?
桑偌再明白不过他的意思。
就像他教她……
眼看着他真的要亲口喂她,桑偌这才张嘴,只不过没有吃,而是没忍住问出了口:“昨晚你去哪了?”
“有事。”回应她的,是他再随意不过的两字。
一如既往没有交代。
桑偌默然。
段渝的电话在这时打来。
桑偌接通,说了两句后结束想起身。
但男人没让。
“有工作?”他漫不经心把玩着她手指,问。
“嗯。”
“不***就不去了。”
桑偌原本到嘴边的话噎住,堵了两秒,她才开口:“是工作。”
贺憬西语调不甚在意:“可以不做。”
说这话时,他的掌心仍在轻揉她的小腹。
可好像,感觉不到暖意了。
桑偌转头,黑白分明的眸静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手沿着他冷硬脸廓下移最后攀上他肩。
半晌,她嘴角漾开几乎可以忽视的淡笑,软声软语地顺从:“好啊。”
她眼眸眨了眨,眼底波动被遮掩。
贺憬西视线紧紧盯着她精致面容,有暗色悄然翻滚。
须臾,他勾了勾嘴角,捏着她脸哼笑:“昨晚见面的是时候。”
桑偌呼吸微滞。
低哑***的嗓音顿了顿又钻入她耳中,带着意味不明的威胁:“少勾我,等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桑偌今天的工作是杂志拍摄。
新的小助理还没来,所以暂时由段渝全程跟着她。
接到桑偌时,段渝只觉着她哪里怪怪的,那双漂亮的都能做标本的桃花眼里不复清亮,有些迷茫。
就好像……
想问问她怎么回事,段渝眼尖瞧见了她锁骨上一枚没完全遮住的吻痕。
“桑偌!”太阳***直跳,她压低了声音质问,“不是告诉过你未来三个月戒色戒欲,不是让你和男狐狸精分手,你……”
她气得叉腰。
桑偌回神,想到了昨晚段渝说的找人帮她算了塔罗。
她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心情,竟还弯了弯唇角,眨着眼开玩笑说:“戒色戒欲……咦,是要存天理,灭人欲吗?”
段渝:“……”
“赶紧分手!”她没好气地说,“昨晚我就休息了会儿,就梦到你被人爆料恋情,又被男狐狸精小白脸无情抛弃。”
桑偌眸底的笑意淡了分。
分手啊……
“我不信塔罗。”她看向窗外,眼底的情绪掩住,只说了这一句。
段渝简直恨铁不成钢。
但最后她也没多说,因为前面就到拍摄地点了,她转而嘱咐了几句工作注意事项。
桑偌应下,乖巧的让段渝又爱又气。
这么乖,听她的话和男狐狸精分手专心搞事业多好?
今天的摄影师对作品要求度极高,几乎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尽管桑偌饱受生理期疼的折磨,但她始终不曾表露丝毫。
直至拍摄结束,段渝接她时才发现她脸色有些白。
想问问怎么了,一道柔柔的声音插了过来——
“桑偌姐。”
段渝皱眉。
桑偌掀眸,就见两步外赵千漫站在那里。
“好巧。”视线交汇时,赵千漫再开口。
她盈盈笑着,看似友好。
段渝忍不住想翻白眼。
“赵老师,”桑偌挽了下唇,在段渝爆脾气发作前开口,软声细语地提醒,“我比您***岁。”
赵千漫官方年龄是二十五,但段渝有次气极八卦说,那二十五其实是往小报了两岁的结果。
一句话,成功让赵千漫笑容微敛。
“桑老师比我早出道嘛,早一天也是前辈,对前辈还是要尊重的,抱歉桑老师,还有事,我们有空再聊。”很快恢复神色的赵千漫微微一笑,保持着仪态抬脚。
桑偌没有多加理会。
只是,擦肩而过之际,一股若有似无的淡淡香水味弥漫到了桑偌鼻尖。
味道,和昨晚闻到的一样。
“没听说赵千漫也在这有拍摄啊,”段渝等她走了后嘀咕,转而想到热搜,她又说,“倒是知道她顶着张‘初恋脸’昨晚被拍到了绯闻,宾利豪车呢。”
桑偌听到了宾利两字。
还没等她说话,段渝已经拿出手机熟练地点开微博热搜:“看,就这辆,车主和车牌看不清,但据说这宾利全西城就三辆,不少人都在猜车主究竟是谁。”
桑偌哪怕不想看,那热搜还是送到了她眼前。
她知道那辆车。
是贺憬西的。
手机忽然振动,有电话进来,段渝暂时收起八卦之心接通。
但没一会儿,她的脸就沉了下去。
“最新消息,周导电影的那个角色,被赵千漫拿下了,她有什么演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指着照片上那辆宾利说,“资.本捧她呢!”
蓦地,她像是后知后觉想到了什么,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捧她的资.本是那位贺憬西?昨晚她不就是在贺憬西身边?”
“她真的搭上了贺憬西?”
段渝越想越可能,盯着照片上的那辆宾利恨不能将它盯出洞来。
全西城只有三辆的宾利车,如果是贺憬西,绝对有可能……
段渝眉头紧皱,一口气着实不顺,还想吐槽,余光却瞥见桑偌刚订了机票,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要走?去哪?”

小说推荐

你就不要放开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