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秦骋容瑜)

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秦骋容瑜)

导读:《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是作者北方烤冷面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秦骋容瑜,小说讲述了您也别在这里费口舌了, 结婚我会结,但不会完全按照您和您夫人的意愿。 ”“夫人” 二字被他咬的很重。

小说介绍

《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是作者北方烤冷面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秦骋容瑜,小说讲述了您也别在这里费口舌了, 结婚我会结,但不会完全按照您和您夫人的意愿。 ”“夫人” 二字被他咬的很重。小编为你带来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容瑜一脸懵地看着秦骋, 男人则笑着俯身凑到他耳边,从背后看像是他在亲容瑜。
“ 乖, 前几天我帮了你,现在轮到你帮我。 ” 秦骋在容瑜耳边说。
随后容瑜被秦骋搂着走到办公桌前,正面对上秦董事长打量的目光。
秦骋一脸坦荡。

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全文阅读精彩阅读

容瑜一脸懵地看着秦骋, 男人则笑着俯身凑到他耳边,从背后看像是他在亲容瑜。
“ 乖, 前几天我帮了你,现在轮到你帮我。 ” 秦骋在容瑜耳边说。
随后容瑜被秦骋搂着走到办公桌前,正面对上秦董事长打量的目光。
秦骋一脸坦荡。
“ 您也别在这里费口舌了, 结婚我会结,但不会完全按照您和您夫人的意愿。 ”
“夫人” 二字被他咬的很重。
“ 叫什么名字?” 面色威严的秦董事长问容瑜。
秦骋一怔,在Omega家的那三天,他几乎没和怀里的人有过语言交流。
不过秦总很是从容,他低头看着容瑜恨不得缩到衣服里的脑袋,搓搓小Omega单薄的肩膀。
“ 别怕宝贝儿,告诉咱爸你的名字。 ” 那表情甚是宠溺。
如果不是容瑜的肢体到眼神都太僵硬,秦董事长就要信以为真了。
“ 伯父好 ,我,我叫容瑜。”
秦骋朝他爸得意地笑着。
秦河的肝癌已经没救了,但他不甘心躺在医院,私人医疗团队可以说是用着钱吊着他的命。
最糟心的是两个儿子都不听他的管教,让他很是恼火。
在容瑜进门之前,秦骋正因为亲生母亲和秦河吵架。
秦河从小到大没怎么关爱过他这两个儿子 ,只会一味地提出命令让他们执行。
而随着秦骋兄弟长大*** ,秦河大家长式的管束已经不奏效。
随着发妻去世,他把外面的女人接回家后, 父子三人的关系到如今已经势同水火 。
也就是秦河去年年初查出了肝癌, 不然秦河想见他们兄弟俩一面都很难。
秦河撑着精致的拐杖站起来, 脸色很不好看,他轻瞥了不敢抬头的容瑜一眼,最后对自己的儿子道:
“ 不要再因为怀疑你妈的死因和我作对,秦骋 ,终有一天你会理解我。”
拐棍敲在地板上发出“笃笃”的声音, 随着办公室的实木门被人带上 ,容瑜腰间的手才放下。
“ 妈的。”
男人的脸色阴鸷,低骂一声后抬起长腿,一脚踹飞了秦河落在办公桌上的水杯。
容瑜吓的闭上眼,前几天在床.上,他并没见过男人如此暴躁。
再睁开眼, 秦骋已经恢复常色 ,黑衬衫袖子被他挽到肘弯, 露出右手的花臂。
图案夸张,密密麻麻蜿蜒到手腕,看着有些吓人。
秦骋转过身,正好捕捉到容瑜有些惊恐的眼神,他低笑两声。
“ 我发现你胆子挺小的,嗯? 小怂猫儿。 ”
“…… ”
容瑜发.情.期那几天已经被秦骋看光了。他放松后便露出猫耳和长尾巴, 容瑜的本体是只小猫咪。
小猫咪摇摇头,他只想和男人商量要回养老院地皮的事。
怯弱道: “ 秦总,我今天来…… 是想求你把市中心的养老院地皮退还给我。 ”
秦骋怔了片刻, 那天见到容瑜从养老院里出来他还以为是去做义工了,却没想到面前小鸟依人的Omega竟然是养老院的拥有者。
秦总头一次小看一个人。
“ 理由呢? ”
他拿出商业谈判的架势。
容瑜双手拧巴着, 光秃秃的指甲深深扣紧手心里,上嘴唇也快叫他的牙齿咬破。
“ 答应卖掉养老院的人是我亲戚 ,因为我当时未成年,所以养老院的负责人从我爸变更成了他。
但养老院不能卖,也不能搬到开发区,那里离医院太远, 对我们的老人来说很不方便。 ”
秦骋不打断他,点点头示意容瑜继续。
“ 他是背着我偷偷卖给你们的, 也只是为了钱, 并没有为我们那里三十二个老人着想。
所以…所以… 麻烦您把地皮还给我。 ”
容瑜说完朝秦骋弯腰鞠躬,很是诚恳。
“ 拜托了。 ”
秦骋心中了然, 他把容瑜扶起来,嘴角藏着狡猾的笑容。
“ 这事好说。 ”
容瑜用十分感激的目光看着他, 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咪卖萌后等待他的投喂。
秦总非常的不做人, 拉着容瑜的手腕往外走。
“ 不过在这之前,先跟我去做个检测。 ”
“ …… 什么? ”
容瑜一直被秦骋拉到私人电梯里,他抬着好看眼睛, 里面充满疑惑。
秦骋不紧不地, “ 放心,只是单纯做个检测,对你没有害处。 ”
可是容瑜现在已经开始害怕了,透明的电梯间从88层下降,容瑜想尽量忽视却无法抵抗内心的恐惧。
他只觉得双腿发软,头晕目转,像是自己在空中下坠。
秦骋自然发现了这一点,他笑着叹一口气,心想Omega也太娇气了,手上却心口不一地把容瑜拉到怀里。
小脸埋在成熟男人的胸口 ,因为没有别人, 男人释放些信息素安抚怀里的Omega 。
已经和白茶香结合过的信息素很快平复了容瑜内心的不安。
迷迷糊糊被带到医院,又迷迷糊糊地被拉着做了检测,最后容瑜和秦骋并肩坐在拿到检测结果的医生面前。
“ 老天爷,真是难以置信, 二位的信息素匹配度竟然是百分之百! ”
医生的语气很是激动, “ 全世界信息素匹配度能够达到百分百的伴侣只有过两例。
相比这位Omega先生之所以晚分化,也是这个原因, 你们简直是天作之合! ”
这消息对于“天作之合”的当事人也非常震惊, 不过秦骋比容瑜淡定多了。
他先道了谢 ,又说, “ 那么麻烦医生在下个月之前为他配出个人的抑制剂了。 ”
“ ???”
“ 你们不是一对? ” 医生更加难以置信了。
秦骋刚要讲话,手机振动两下, 他随口回答医生“ 至少目前还不是” ,低头查看消息。
老爷子并不相信容瑜是秦骋的对象,他给秦骋发了张漂亮女人的照片,附一条消息。
“ 不要一次两次的骗我,周末回家吃饭,有客人。”
不就是逼他相亲么,秦骋嗤笑。
但他一扭头 ,看着身边和自己信息素匹配度百分之百的Omega ,秦骋越看越顺眼 , 好像容瑜真是为他而生的。
走出诊室, 容瑜还没再向秦骋提起养老院的请求,男人先开了口。
“ 既然我们的信息素如此匹配,你又在发情时遇到了我, 这说明我们真的有缘分,考虑和我结婚么? ”
容瑜还没消化上一个震惊的消息,就又被迫接受另一个关乎他人生大事的建议。
他有些心累 ,自从分化后, 厄运之神好像缠上了他。
“ 我…… ”
秦骋势在必得 ,又拿捏容瑜的死***。
“ 我知道咱们没有感情基础就要求你和我结婚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放弃养老院的土地产权, 同时我还会对你们养老院投入大笔自助,对你也会有资金支持。
不然的话…… ”
秦骋故意卖关子, 引得容瑜担忧地看着他。
“ 不然的话,我要考虑对已经交易到手的地皮如何处理。
毕竟把地白白还给你,比我开发成娱乐场所,至少要亏损三个亿。 ”
这明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但凡换成容小贝,也不会让秦骋这样欺负人。
可容瑜太在乎养老院了,这是他爸妈唯一留下来的“遗产” ,是容瑜愿意承担一辈子的负担。
他别无他法,所以不得不考虑秦骋的建议。
黑心商人秦总顺势再添上一把火,引.诱容瑜道:
“ 和我结婚你又不亏,而且只是假结婚,我并不限制你任何行为,只需要陪我应付我的家人而已。
我爸你今天也见了,他活不了多长时间,撑死一年。
这之间我们可以相敬如宾,对外做一对恩爱的伴侣。
一年后,如果你对我这么个有魅力还有钱并且完全和你匹配的男人喜欢不起来,那我们就解除婚姻关系。
我也不会再动养老院, 并且持续资助你们,你完全不亏,还能全身而退。你觉得怎么样? ”
容瑜沉默了,秦骋说的这些对他一点坏处也没有,尤其秦骋说会资助养老院这一点就非常让他心动, 可容瑜一时无法做出决定。
他抬起眼睛怯怯地观察了秦骋的脸 ,的确,无懈可击的帅气,又有钱, 如他所说,两个人信息素完全匹配。
容瑜已经分化,接下来一月一次的发.情.期他都离不开Alpha的标记……
好像所有问题的答案都为容瑜指向了秦骋,可是他自知男人和自己天差地别。
他并不了解面前的男人,更何况容瑜从小到大都向往爸妈那样恩爱和睦的爱情。
秦骋并不逼他, “我的建议你可以回去好好考虑一下, 容瑜。
养老院我暂时不会动,等你哪天想好了再联系我。 ”
容瑜点点头。
秦骋轻笑,挥挥手里的手机, “ 我还有急事,今天就不送你回家了, 记得想好了和我联系。”
“ 好。 ”
“…… ”
容瑜回到家后只觉得精疲力竭,他冲了个澡把自己摔进沙发。
露出灰白相见的猫耳朵 ,薄薄的耳朵内侧是粉粉的肉,还挂着些柔软的绒毛。
把自己缩成一团, 容瑜长长的尾巴抱在怀里,他放空地思考。
到底要不要假结婚呢?
小剧场:
秦总:我老婆好可爱,我一定要用尽办法忽悠到手。【猥.琐笑】
容瑜:变,变态(*⌒*)…

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不过这次好像老天爷偏偏要和容瑜作对,他思考要不要同意和秦骋假结婚这件事不超过三小时,冷酷的现实便替他做了决定。
容瑜套着围裙做他和容小贝两人的晚餐, 米饭刚蒸上便有人径直闯进来。
容瑜出去一看, 是来收房租的房东。
正在更年期的房东只看了一眼容瑜带着歉意的眼神,她便不满地掐着水桶腰吵起来。
“ 不是我说你呀小伙子,我看你有手有脚的人也干净利索 ,怎么每次收你的房租就这么费劲的呀?
你不是还开了一家蛋糕店的吗? 那赚来的钱哪里去了呀?
已经不是第一次要我来催你了, 难道你是故意让我跑一趟哦?”
容瑜吊着清秀的眉毛, 满脸真诚, “ 绝对不是故意的,王姐。
房租麻烦您再宽限我几天好吗? 最近有很多突发情况,我的钱…… ”
“行了行了别说了。” 房东王姐打断容瑜。
“ 每次都是这些话 , 你不烦我也烦。
最后一次了,我提醒你, 最多等你三天, 三天我要是没收到房租就立刻带其他人来看房子, 到时候也别再求我。 ”
容瑜空张的嘴, 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姐耐心耗尽,捏着个鼓鼓的钱夹走人, 嘴上不依不饶的嘟囔着现在年轻人就是不靠谱balabla……
容瑜颓然地垂下脑袋。
然而口袋里的手机接着便响了起来, 容瑜吓一跳,他接通后才知道是养老院的保安大叔打给他的电话。
“ 小容啊,你二叔他疯了!”
容瑜的眼皮狂跳, 他暗叹一口气,又听见那边说。
“ 你二叔他今天拿着院里的大扫帚失心疯一样撒泼,嘴里嘟囔着什么到手的钱飞了…
说着就要把院里看日落的老人赶走,不干不净的骂他们滚蛋,王大爷当即被他气的心脏病发了!”
容瑜当即变了脸色,他单手脱掉身上的围裙,握着手机往外走。
“ 现在怎么样了? 送医院没有?王爷爷的病例一定要拿给医生看…… ”
“ 已经在送去医院的路上了,我跟着他们呢, 你二叔发完疯见王大爷晕过去就走了,你直接去医院吧。”
容瑜连声应好, 换了鞋匆匆系上鞋带冲出家门,可今天似乎一切都要和他作对。
一出来便撞上对门的邻居,这个酗酒,抽烟,还有暴力倾向的三十五岁离异Alpha正准备敲容瑜的家门。
看见容瑜出来,男人露出令人窒息的猥.琐笑容。
男人叫张营养, 本人却和名字正好相反,是个不折不扣的垃圾,每每都想占容瑜的便宜 。
有一次他仗着容瑜好欺负还摸到了容瑜的腰, 幸亏容小贝及时出现阻止了他的恶行。
容瑜没能力反抗,甚至还一个人无助地偷偷哭过。
因为老人生命垂危, 容瑜现在只想躲开面前不怀好意的男人跑出楼道, 然而张营养却先一步堵住了楼道。
平时淡淡的白茶香如今变了味。
像被什么烘烤或者浸泡过,变成了悠悠地白茶香薰一般,这个意识让男人当即恼火。
“ 容瑜? 你和其他男人.睡.了! ”
容瑜十万火急,却知道此时此刻摆在他面前的是个大.麻烦。
“ 张大哥,我…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之间只存在邻居关系。
请你不要说这些话,我有很急的事 ,请你让开…… ”
“ 他.妈.的!”
男人一脚踹在楼道口的消防洞 ,木门直接被张营养踹出个大窟窿。
容瑜郁闷地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
“ 老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你就是不同意, 几天没见就被别的男人标记了, 怎么? 胆子大了?
我看你就长了一副被人压的身子 ,不想给老子.睡.却叫别的…… ”
容瑜忍无可忍 , 使出浑身力气推了挡路的男人一把, 倒是真把张营养推到一边。
他不会吵架,医院那边等着他, 容瑜顾不得反驳男人,扶着楼梯就要离开。
可刚迈出一条腿,厚外套的衣领便被身后的张营养拽住。
外面天已经全黑了, 楼道里的声控灯也被他们的动静弄亮,容瑜拼命抵抗男人的靠近。
“ 你看看你,长得这么白又这么矮,跟个小娘们儿一样, 怪我想.睡.你吗?
这几天我也没见有男人从你家出来,他跟我一样也只想.睡.你吧?
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跟我.睡.一觉能怎么着…… ”
张营养一边说一边伸长脖子想要亲容瑜。
容瑜力气比他小,挣扎间眼看着男人就要凑到他脸上, 楼道里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容瑜绝望的闭上眼 ,他就要成为一栋楼所有邻居家的笑话了。
可脚步声的主人却是放学回家听到异动急忙上来的容小贝。
“ 垃圾! 放开我哥! ”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又气又急,还很稚嫩。
容小贝在楼下就听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张营养这个垃圾男真是屡教不改!
他哥又不像别人家的哥哥那样勇猛高大 ,容小贝在楼门外捡的板砖当即砸向张营养的后背。
浑身烟臭的男人痛呼着放开了容瑜 ,楼梯下的容小贝已经跑上来,睁大双眼满脸怒意地瞪着他。
“ 张营养你别给脸不要脸!今天我就要报警抓你这个***.扰Omega的***!! ”
容小贝一字一句跟小炸.弹似的,突突的张营养一愣。
在之前的较量中他已经领略到容瑜这个弟弟的厉害, 加上全小区的人都向着他们兄弟俩,他并没有什么立场狡辩。
面前的小.钢.炮说报警便真的会报警,***.扰Omega在当今社会是重罪, 张营养向来欺软怕硬,立刻退缩了。
“ 一个两个,什么东西…… ”
男人骂骂咧咧地开了家门走***。
闹剧才算结束。
护哥狂魔容小贝今年才十五岁,身高已经要和他哥平齐了。
容瑜长舒一口气 ,忙着把弟弟推进家门。
“ 哥哥急着去医院,王爷爷心脏病犯了 。
菜在桌子上, 米饭再等等, 小贝你先自己吃,不用等我。 ”
“ 诶哥! 我跟你一起去。 ”
容小贝说着就要和容瑜下楼,却被容瑜拦住。
“你在家写作业,哥哥不会很晚回来的, 快回家,别出来。 ”
“…… ”
容瑜全身上下只剩个一元硬币,连去医院坐公交车的钱都不够。
他窘迫地打开了手机花.呗,赶时间拦了辆出租车去医院。
而真正到了医院门口,容瑜才猛然想到医院肯定还要交各种医疗费用。
他失神地迈着大步上台阶 ,脚上松开活结的鞋带左右纠缠, 容瑜又往前走了一步,整个人突然失去重心摔在台阶上。
手背当即擦伤一片,小腿也重重磕在冰冷的硬石头台阶上, 容瑜又想到王爷爷无儿无女,眼泪一时之间不受控制地汹涌而出。
医院门口来来往往都是人,眼看着摔在台阶上的年轻人抹着眼泪系好鞋带冲进大门内。
王爷爷已经被送去急救, 保安大叔来得急身上也没带钱。
嘈杂的候诊大厅里广播着王爷爷姓名的家属去收费处缴费 ,容瑜惨白着脸摸摸自己的口袋。
除了那枚孤独的硬币, 就剩下容瑜没拿出口袋的名片。
容瑜沮丧地把名片拿出来,盯着上面的名字, 回想这一天的种种倒霉事件。
他终于还是妥协了,走到无人的角落拿出手机, 拨通秦骋的电话。
“ 秦先生,您好, 我是容瑜。
我同意和你结婚 ,但是可不可以…麻烦你现在来医院一趟…… ”
第二天中午, 容小贝回家吃饭,容瑜盛好汤给他,憋在嘴边的话左思右想,最终说出口。
“ 小贝啊,前几天和哥哥…和哥哥一起来家里的那个大哥,如果我要和他结婚…你同意吗? ”
容小贝一愣,复想起秦骋那副不正经的浪.荡模样,担忧地看着他哥。
“ 哥,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是另找一个和你信息素匹配的人吧。
……绝对不行,哥你千万不能和那种人结婚哦!”
容小贝生怕哥哥被那油嘴滑舌的Alpha欺骗,又装作凶巴巴的样子。
“ 你要是… 你要是和他结婚… 我就… 离家出走! ”
容瑜转转眼睛,惊恐地咽了下口水, “好吧… ”
……
小剧场:
秦总: ???浪.荡、 油嘴滑舌、 花孔雀?我干啥了我?我好惨一男的……
荣瑜: _(:τ」∠)_ 我什么也不叽道……
容小贝: 哼╯^╰反正不许和我哥结婚/
秦总: 呵呵,晚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那个O和豪门霸总假结婚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