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唐晚宁赵琮)

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唐晚宁赵琮)

导读:唐晚宁赵琮小说《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是由作者龙七潜所著,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比上辈子都惨。让她们狗咬狗不好么?世界如此美好,我们不该暴躁。唐晚宁转身嫁给了二皇子的哥哥,废太子。

小说介绍

唐晚宁赵琮小说《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是由作者龙七潜所著,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比上辈子都惨。让她们狗咬狗不好么?世界如此美好,我们不该暴躁。唐晚宁转身嫁给了二皇子的哥哥,废太子。

唐晚宁赵琮小说简介

病入膏肓有什么关系?只要丈夫一挂,所有财产都是自己的,单身富婆不香么?不良于行身体不好,做不了那种事又怎样?她没那么馋,脸好看,能下饭就行。但她这个人独,穷怕了,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别人都不能碰,不能亏待,包括废太子自己!
不肯吃药?摁住了灌!
大冷天的往外跑想冻病?摁住了裹成熊!
憋气骗人?摁住了,人,人工呼吸信不信!

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全文阅读

瑞华公主言辞犀利,干脆利落的把这事就给断了,训完侄子,她又转向唐晚宁,问她:“此事这么定,你可有意见?”
唐晚宁当然没意见,敛裙行礼:“公主殿下言辞合情合理,不敢有违。”
瑞华公主满意点头,转向周氏和唐晚兰。
周氏更不可能有意见,礼行的很标准:“妾身代伯府上下谢过公主恩典。”
唐晚兰得偿所愿,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乖乖怯怯的行了个礼:“都听公主殿下的。”
瑞华公主迅速打量了她一遍,神情很有些不满:“唐晚兰是吧?不是我挑剔,你这可不行,既然心仪我们二皇子,一心一意要跟他,还机缘巧合做了这个正妃,就得大大方方,拿得出手。今日这件事,是有谁欺负你了么?好像做错事的自始至终都是你吧,别人都没怎么着,就你跟个小兔子似的柔柔弱弱你最可怜,跟谁演呢?寻常人家也就小妾通房花样多,个个狐媚,你看谁家正妻这个样子?”
唐晚兰被教训这么一通,大大的没脸,眼睛一红又要掉眼泪,知道真掉了别人不可能怜惜,还会骂得更凶,硬生生忍住,憋的脸色通红。
瑞华公主鞭柄敲了下掌心:“你也别不服气,怪我说的太狠,这事呢,虽然最后是你得了便宜,成了正妃,前番错处也不会就这么算了,该罚还是得罚,之后任何难处,你都得自己受着,路不好走,你也得自己熬,摆出这柔柔弱弱的模样,除了爷们和你娘亲,谁会怜惜,谁会稀罕?”
唐晚兰再也忍不住,哇的哭了,哭的特别狠,特别可怜。
二皇子心烦意乱,各种遗憾,他自己还委屈呢,哪有心思哄人?就这么站在一边,看着唐晚兰哭,像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
还是周氏再一次掐了自己女儿,提醒她长点眼色,别再过了!
于是唐晚兰很没面子的被骂哭,很没面子的没人哄,自己停了哭声。
赵衍表现一点都不温柔:“不哭了?那走吧。”还立刻转身就走,步子很大,完全没照顾身后人的意思。
唐晚兰:……
只得咬白了唇,提起裙角跟上。
为什么和想象中不一样?明明计划完备,每个细节都很精准,明明自己做的很好,委屈足足,还没说一句别人不好,该要漂漂亮亮赢的,照以往经验也都如此,为什么这一次看样子是赢了,达到了目的,却如此憋屈?唐晚宁不但没有被她气到,伤到,反而满不在乎,大好的形势不争不抢,还将机会拱手让出?瑞华公主突然出现,不骂别人只骂她,是真的在帮她,还是根本瞧不上?
明明是她得了梦寐以求的位置,得到了如意郎君,甚至以后无限可能性,却一点也不爽,甚至有种捡了垃圾的感觉,这垃圾还是别人迫不及待扔下不要的……
唐晚兰心里不踏实,悄悄回头看了一唐晚宁一眼——
更不踏实了。
唐晚宁那是什么眼神?幸灾乐祸,等着她栽跟斗摔跤的祝福和期待?这女人是知道了什么,还是盘算着什么?
唐晚兰心下一凛,提醒自己挺直腰杆,不要虚,她已经是平王正妃,前程锦绣,还怕什么唐晚宁?她以后的路必然光明无限,怎么可能会栽跟头?唐晚宁只是羡慕,只是在酸,想要虚张声势吓唬她而已!
周氏有些不放心,凝眉想了想,跟唐晚宁说了句‘你等一下’,就追过去和二皇子告了声饶,拉过女儿小声交待,不知道在叮嘱些什么。
瑞华公主是个爽快人,把事解决完就走了,十分脆利落。她没再跟任何人说话,别人也没敢挑剔,恭敬目送这位主离开。
唐晚宁对着公主背影,郑重行了个礼。
她在庄子上这些时间不是白待的,那夜表现也不是没用,至少庄子上的人很信她,她想问什么,打听什么都很方便。她很快知道这里是哪里,附近是何地形地貌,都有什么样的庄子别院,是什么建筑风格,相传主子都是谁…… 瑞华公主别院并不在这里,但河边这条路是必经之路,此前庄子上采买遇到了公主别院的人,她只听采买重复当时场景,聊天内容,就能猜到瑞华公主要离开,就在今日,稍晚时,所以才起了心思,想要借个势,依公主脾性,撞上这件事不会不管。
可为什么……公主来这么快?
时人不比现代,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越是随行人多,行程安排就越死板,难以变化,不是特别大的意外,早晚误差绝不会很大,为什么这么及时……
如果不是一穿过来就是地狱模式,各种艰难,她都要怀疑自己命太好,锦鲤加身,老天眷顾了。
没热闹可看,四外人群也在慢慢散去,有个身影格外显眼。
一个年轻男人,坐着轮椅,背挺得特别直,不肯靠着身后椅背,身上有一种非常强傲,非常倔强的气势,似怒海,似林涛,只要给一点风,就能毁灭天地。
可他明明那么孤单,那么疏远,仿佛天地间只他一人,飘飘荡荡,无所安放……
唐晚宁只看到了他的侧脸,阳光跳跃其上,光从线条剪影就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人很帅。可惜看不到正脸,有多帅,她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有点可惜。
田公公推着轮椅,小声说话:“老奴刚刚跑的可快了,没想到公主更快,好悬被逮个正着……殿下为何做好事不留名?”他一边说,还能自问自答,“也是,殿下向来就这风格……不过唐姑娘好聪明,这一场不显山不露水,端庄友爱,话也说的高义,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只是大方的让出了一个位置,却成功的让所有人明白了,这个故事里有个渣男,想左拥右抱娥皇女英享尽齐人之福,有点恶心;有个品性不怎么好的妹妹,心机用尽,只顾自己不顾念他人,这么好的姐姐都坑,心术不正至此,未来怎么可能交得上真心朋友?以后的路怕是难走了。还有个偏心眼的长辈,帮亲不帮理,以为演的好别人就看不透,大家族长处事不公在可是大忌,人唐姑娘都知道家不齐前路难行,她一个主母宗妇怎么就不明白呢?这宣宁伯府,再不出来个拎的清的人,前面的路怕是走到头啦。”
赵琮:“你很吵。”
田公公跟随主子多年,最知道主子什么时候是心情真不好,该要闭嘴,什么时候只是顺口责人,一点不带怕的,依旧叨啊叨:“不行,老奴越来越喜欢唐姑娘了!那夜庄子火把围门,她知道危险来了,一定会卷***,逃开的几率很小,干脆就不走,以逸待劳,放出自己名号,试探方同知,还利用机会帮我们平了事,得了功,自己还一点事没有,名声无损,觉睡的好,饭吃的香,再加这次,妹妹周氏二皇子组团为难,她也没怕,早早想好了借瑞华公主的势——”
田公公看着主子脸色,嘶了一声:“这心坏,处处挑事的人可怕,需得警惕提防,唐姑娘这种你想提防都难,不管什么样的困境,随时随时,她都能想到办法化解,谈判也好,借势也好,她总能达到自己目的,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就帮了她的忙,这可不是什么娇娇小姐,是带刺的蔷薇花呢! ”
赵琮修长指尖轻轻敲打着椅靠:“都说了,她是唐明冽的女儿,怎会怕事?”
田公公笑眯了眼:“要不就说呢,还是殿下对唐姑娘了解的清楚。”
赵琮淡淡看了他一眼:“多事。”
田公公四外看了一眼:“咦?殿下,唐姑娘在看您呢,您要不要回头打个招呼?”
赵琮:“闭嘴。”
田公公:“老奴可没说谎,唐姑娘真的在看您呢,似乎对您很好奇……”
赵琮闭了眼睛:“走。”
“殿下真的不考虑回一下头么?总这样,人家姑娘是会伤心的哦……”
“舌头如果多余,可以送给需要它的人。”
主仆身影慢慢远去。
周氏终于和唐晚兰说完话回来了,淡淡看了唐晚宁一眼:“跟我回去。”
这次她很大方,允许唐晚宁和她同坐一辆马车。
唐晚宁看出来了,周氏其实并不愿意,相看两相厌的人,怎会想居于一室?可这不是形势比人强,不愿意也得愿意么?她帮了这么大的忙,成全了妹妹平王妃之位,于情于理,周氏也得敬她一尺,不然——名声不要了?忘恩负义好听?
人前两人还随便演演温切亲情,上了车,车帘一放,就都没有话了,周氏阖眼靠着车壁,不知真睡着了还是假寐,‘莫挨老子’姿态摆的足足,唐晚宁不是原主,没那么多忐忑不安,找了个***的位置坐着,顺着车窗看外面的景。
拐弯时,远远的,她看到了二皇子庄的车驾仪仗。
因男主角行为过于恶心,这本书她并没有看到最后,不知结局,只知废太子病死了,二皇子成了板上钉钉的储君,前途无忧,就这样的人,这种优柔寡断性子,是怎么撕赢那么多步的?还熬死了废太子?废太子真的是个废物?
唐晚宁很有些遗憾,明明太子打仗那么厉害,英明神武,从无败绩,没有任何人质疑过他的智商和能力的。

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免费阅读

马车晃晃悠悠,摇的人昏昏欲睡,不知周氏是不是在假寐,唐晚宁反正是睡着了,一路还做了几个好梦,直到车身重重一晃,停了下来——
她不着痕迹,***优雅的迅速擦了下嘴角:“到家了?”
周氏声音微冷:“你说呢?”
秋日阳光总是很灿烂的,只是没带太多温度,落在地上斑驳疏影,割裂出明晃的光和沉默暗影,冷肃的让人不适。
“家中可不是别处,容不得你放肆,你已是该出阁的年纪,再不收收心,懂点规矩,别人怕是要说宣宁伯府不会教养姑娘。”
这是敲打,也是提醒,别再瞎胡闹,没人会给你撑腰。
唐晚宁太懂了,微微一笑:“侄女最懂规矩了,知礼仪廉耻,懂孝悌忠信,从不掐尖要强,比谁都要谦让,婶娘不是最清楚?”
周氏眯了眼:“你最好如此。”
她扶着田妈妈的手,下了马车,一直走到花厅,火气都消不下去,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小孩子是很好欺负,很好拿捏的,随便给点好吃的说点好听的就能哄过来,用点心思就能听话,想带歪就更容易了,或是捧杀或是打压,有一千一万种方法教唆,可小孩子,也是会长大的。会叛逆,会反抗,会慢慢懂事,会狠狠的摔跟斗,也会懵懵懂懂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谁对自己是真的好,谁在打歪主意……但凡有点心气,是非恩怨,是会一一清算的。
当年还是心太软了……
周氏捏了捏眉心,可形势比人强,她也真的不能狠心。爵位自家顶了,财产自家代管了,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唐晚宁要真不明不白死了,她在外头怎么做人?何况人家是功臣孤女,在皇上那都留着名呢,想起来要细查明问怎么办?弄死唐晚宁的代价,比养歪了随便嫁出去可大太多了。
她只后悔没早看清楚这小贱人禀性,真以为是个怯怯懦懦畏畏缩缩,什么事都不懂不敢干不成的,万万想不到人家在装乖!还一装就是这么多年,把她都骗过去了!
不行,唐晚宁不能留了,必须得立刻嫁出去!
可……嫁给谁呢?周氏又烦,唐晚宁是个扎手的,照以前想法肯定是不行了,她敢随便说亲,人家就敢闹大,传到外头,又是一场风浪。可要是不随便……人家倒是能得个好夫家,有靠山了,她这个长辈以后怎么做?被压的死死么!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上下不得,周氏恨恨的把手里茶盏摔到了地上!
唐晚宁不知道周氏现在在想什么,也懒得琢磨,总归不会是好事。今日一场,大家也算撕破了脸,她早有准备,一点都不带怕的,原主胆子太小,被周氏冷暴力调|教的太成功,把自己都忘了,一点都不明白‘功臣孤女’这四个字的份量。父母双亡这种事真的很遗憾,大家都会觉得可怜,但这四个字不是用来表现可怜让大家唏嘘一把的,这还是她的底牌,她的保护色,用处且大着呢!
别人投鼠还要忌器呢,周氏再厉害,再会想能折腾,敢动她一根手指头吗?
“呜呜呜小姐您可回来了!她们把婢子关在这里不让出去,明明那么多人都去了庄子上,就是不让婢子跟!她们是不是欺负小姐了?婢子不在,没人帮小姐骂人,她们是不是特别凶?呜呜呜对不起……”
一进院子,丫鬟小满就扑了过来,哭得眼圈通红。
唐晚宁把小丫鬟拎起来,拿帕子给她擦脸:“哭什么?你家小姐这不好好的吗?”
“小姐……”小满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不知是自己委屈,还是替她委屈。
唐晚宁心里叹了口气,把帕子塞到小丫鬟手里:“唉,走了这一路,有点渴啊。”
小满立刻忘了哭:“婢子给小姐沏茶!”
不但手脚麻利的沏了茶过来,还端了一碟红豆饼,一碟煮花生,一碗石榴籽……唐晚宁就惊讶了。
小满鼓着脸:“那她们不让婢子去接小姐,又没说不让婢子去小厨房,婢子心里憋的慌,想着小姐回来没东西吃,干脆就去做点好吃的,锅里还焖着樱桃肉呢!”
唐晚宁眼睛瞬间发亮:“那还等什么,端过来给你家小姐吃!”
来到这里最大的惊喜就是这个小丫鬟了,没什么心眼,就是忠心,傻乎乎的,有一手让人食指大动,欲罢不能的好厨艺……
小满:“不行哦,还差点火候,小姐先拿红豆饼垫一垫,等上两刻钟,婢子就去给您端来。”
唐晚宁拿了块红豆饼,吃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甜,软,香,糯,太好吃了!
“你不是被关在自己房间,什么时候出来的?”
“今天早上,不知怎的就把婢子放出来了,然后夫人那边就要去庄子上,婢子同相熟的小姐妹打听到是小姐的事,兰姑娘竟然抢了小姐丈夫,自己嫁去了平王府,还把小姐送到了庄子上!婢子都要急死了,可她们不准婢子跟! 她们这么欺负小姐,也不怕丧良心,不怕地底下老爷入她们的梦!”
“没事,我已经骂回去了,”唐晚宁吃着红豆饼喝着茶,温声安抚再次炸毛的小丫鬟,“你家小姐厉害着呢,以后不会受欺负了。”
小满眼睛亮亮:“嗯!”
她就知道,小姐才不会一直不哼声,谁喜欢被欺负呢!小姐小时跟着将军夫人在外好几年,可凶了,听说连贵人都咬过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小姐才不是怯懦畏缩小家子气的人!
小满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小姐芯子换了,对小姐的‘大彻大悟不再将就’非常开心:“小姐您先歇歇,婢子方才看到大厨房有鲜笋,婢子去要几根,给您做个嫩笋汤!”
“好啊,”唐晚宁塞了一颗红豆饼给小丫鬟,“以后记着,你是你家小姐的丫头,以后到哪,都不能随便被欺负了。”
“是!”小满握起拳头,两眼放光的跑了。
唐晚宁靠在竹椅上,看着满院日光,耀目又温暖,和进门时那片阴影完全不一样。天空很蓝很高,却没有那么多疏离感,仿佛只要站高一点,就触手可及。
头上簪着金钗,身上穿着新裙,肠胃被美味红豆饼抚慰,还有小丫鬟跑前跑后做好吃的,这滋味,可太美了,要是以后日子都能这样过多好……高门大院的主母小姐们可真不会过日子。
……
唐晚兰就不一样了,完全没时间欣赏秋景天色,立刻就得为今天的事奔走。
虽规矩对女子严苛,养在闺中时不露芳名,说亲只论家世排行,世人只知二皇子赵衍要娶的是宣宁伯府唐二姑娘,不知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但京城有头有脸,知根知底的人家是知道的,今日闹这一场,唐晚兰原本没敢把主意打这么大,只想先磨进府再说,以后的事以后再打算,便没戴幂篱遮掩,可谁知一步到位,竟然做成正妃了呢?
别人原本不知道不在意的,现在也听说了。
成亲换人可以找借口圆过去,日天围观人群也可以想想办法,赵衍毕竟是二皇子,有些面子别人必须给,很多事交代给管家下人就行,可也有事必须得自己来,比如宫里——总得自己走一趟,说明前因后果,认个错吧?
时间还不能耽误,瑞华公主都知道了,皇宫会没人送个信?你折腾大半天累了,饿了,想休息想吃饭,宫里娘娘就不累?为你操心不够,还得宠着你纵着你巴巴等着你,你歇够了吃饱了,愿意给个面子走一走,娘娘还得感恩戴德?
想什么美事呢!当你自己是谁!
二皇子一下车,就让唐晚兰立刻换衣服,马上进宫。
唐晚兰是真的累,昨晚二皇子醉了,手劲有些大,折腾的太凶,今晨一睁眼就又是认错又是下跪,往庄子里一趟几番折腾,她腰酸的直不起来,一天半水米未进,手心起汗,还有些心慌,她都怕自己晕过去。
可是不行,她一个字都不能说。
在丫鬟搀扶下匆匆换了衣服,发未梳好,妆未上齐,二皇子已经在外面催,没办法,唐晚兰只得匆匆整理,顾不上头面戴的多不多够不够,唇脂是不是上的太薄,就跟二皇子出了门。
坐上马车,一路无话。二皇子眼微阖,唇微抿,不知是累了一上午乏了,还是单纯的不想说话。
唐晚兰小心翼翼靠过去:“殿下可是乏了?妾给殿下捏捏腿吧。”
赵衍:“嗯。”
至少接受了她的好意,唐晚兰心下松了口气,忍着非常别扭的***,腰酸腿疼,给二皇子捏腿:“妾自幼长在闺中,一直未曾有机会得见娘娘玉颜,不知……娘娘性情如何?”
她现在有点后悔,之前一直想办法打听二皇子喜好,用什么方法进府最为妥当,却没有打听娘娘,想着以后有的是时间,谁知道自己能一下子飞这么高,直接登枝了呢?
赵衍:“母妃温柔可亲,你是她儿媳,只管自便就好,别听外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唐晚兰不太信这话,却也稍稍有些安慰,辛贵妃只有二皇子这一个儿子,多少也会留些脸面。
到了月华宫,二人跪见,没见到人,袁嬷嬷给二皇子行礼:“娘娘在内殿,有些头痛……”
赵衍立刻着急:“怎么又头疼了?可吃了药?宣太医了没有?”
“这个……”
赵衍一看袁嬷嬷的脸色就知道母妃又不当回事,当即站起来:“本王去看看!”他大步走向内殿,头都没回,“母妃好强,不愿示人以弱,你先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唐晚兰乖巧应道:“是。”
不曾想,这一跪一等,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宫墙高高,大殿深深,窗外阳光耀暖,一点都透不进来,月华宫地砖干净漂亮,没一丝尘埃,也没一点温度,跪在上面,彻骨的寒。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嫁给男主的瘸子哥哥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