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苏玙薛灵渺)

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苏玙薛灵渺)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苏玙薛灵渺,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精致糜颓女纨绔×自卑敏感盲眼姑娘鱼喵CP,互相调.教/纨绔从良/甜文/1V1遇见薛灵渺之前,苏玙是秀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苏玙薛灵渺,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精致糜颓女纨绔×自卑敏感盲眼姑娘鱼喵CP,互相调.教/纨绔从良/甜文/1V1遇见薛灵渺之前,苏玙是秀

苏玙薛灵渺小说简介

第二章
雨势渐大,斜风吹动发尾,她看了眼天空,不由分说拉着少女寻了处遮风挡雨的屋檐站定。
春雨顺着檐角徐徐汇作晶莹的珠帘,她收敛了玩世不恭的表情,轻声道:“小姑娘,别说笑了。你我素不相识,怎么会是来投奔我的?”
薛灵渺低了头:“为何以为我在开玩笑呢?我葬了爹爹,不畏艰辛从江南赶来,为的就是投奔你。你说我们素不相识,可我三岁就知世间有一个你。
你是苏玙,再过两个月零二十三天就是你十九岁生辰。你生下来后背有块好看的莲花胎记,六岁那年摘桃子从树上摔下来磕破膝盖,八岁和人斗蛐蛐一日之内连胜二十七场。

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苏玙薛灵渺全文阅读

你有个本事很大的师父,拜师是为了请他教你玩。尊师留着长长的白胡子,很多人都不晓得他具体年岁,你也不晓得。还有,你十三岁……”
“等等等等,打住!”苏玙脑子混乱,不知这些东西她是从哪听来的,越发觉得此女邪门,她拧了眉:“任你说破天,口说无凭要我怎么信你?”
“我有婚书。”
“什么?”
薛灵渺脸颊浮现一抹红晕,对待未婚妻和对待陌生人当然不一样,方才那番话已经耗费了许多勇气,她将全部身家交过去,小声道:“婚书,你自己看呀。”
婚书?!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苏玙一脸懵:“你能把话说清楚吗?”
“就是…就是你我的婚书啊,上面有我们的生辰八字,还有双方爹娘按的手印。
苏薛两家指腹为婚,从我识文习字那天起,苏伯伯始终和我家维持着书信往来,直到前几年断了消息,爹爹又病重……来之前家里遭了窃贼,信不翼而飞,庆幸婚书无碍。”
听起来有鼻子有眼,苏玙拎着包袱犹豫要不要打开。女孩子出门在外包裹里定然装有私密衣物,可对方都不介意,她别扭什么?再说了,她只是翻翻,绝不乱看。
“那我打开喽?”
她问得煞有介事,薛灵渺羞怯地背过身。似是为了缓解扑通扑通的心跳,她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从江南到秀水城,我走了十个月零十八天,也想过你会不认我,但我还是来了。我们…我们是父母之命,婚书为证,是官府承认的合法妻妻,阿玙,我能喊你阿玙吗?你不会赶我走,对吧?”
“啊?什么?哦哦,对,对。”苏玙手忙脚乱地将鲜亮绣着小锦鲤的肚兜塞回去:“那个…那个婚书在哪里呀,我没找到。”
她声音听起来怪异,薛灵渺顾不得多想,紧张道:“怎么会?明明有呀。你再…你再找找?”
“好好好,我再找找。”苏玙长舒一口气。确切来说她还没开始找,要怪就怪小锦鲤肚兜太可爱了,赶明她也绣一个。
不费吹灰之力翻出一卷裱好的卷轴,她心里一咯噔:不会吧?不会真有那劳什子婚书吧!
“找到了吗?”她迟迟不吱声,少女掌心生出汗:“阿玙,你在做什么?”
婚姻大事马上就要被安排的明明白白,苏玙不甘心,她愤愤地展开卷轴,而后目瞪口呆,在反应过来看到了什么,小脸爆红!
“这……这就是你说的婚书?”她或许该庆幸周遭除了她们没有别人,若不然屋檐下避雨还要明晃晃拿着春.宫图,她脸皮似乎还没那么厚。
不知内情的少女露出浅淡笑容:“是啊,有什么不妥吗?”
不。这很妥。苏玙这一刻清楚地意识到少女看不见,所以她该怎么委婉解释,这不是婚书,而是露.骨淫.乱不干不净的春.宫?
想着从见面她就宝贝护着怀里的包袱,苏玙胸口发闷,假使婚约是真的,那诚然是有人故意施为了。原因很简单,无非欺负孤女眼盲。
“阿玙,你不说话,是在想什么?”
“我……”苏玙丧丧地叹息一声,将那烫手的春宫重新放回包袱,切切嘱咐:“收好了,不要给外人看。”
“嗯,知道了。”看不到她脸,猜不到她看到婚书的表情,薛灵渺心乱如麻:“不要给别人看,是不想被人知道有我这么个未婚妻么?”
“啊?这……这你要我怎么答?”她压根没看到婚书,她看的是女子赤.身.交缠的春.宫!回想看到的画面,苏玙感觉眼睛都要瞎了。不忍告知她实情,烦躁地揉着眉心:“好了好了,你安静会。”
“好。”少女乖乖巧巧站在檐下,对当前的结果已经很满意了——阿玙没有赶她走,这比她设想的好多了。
整理好乱糟糟的心情,眼看要到中饭时间,苏玙后悔惹上这个麻烦,却也委实做不到挥袖离去。
她盯着少女侧脸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她频频心软,心软地不像自己的因由:别的不说,小姑娘长得太惹人怜惜了,文文静静的,看着就想喂饱她。
“饿不饿?带你去吃饭。”
“我?我还能忍。阿玙饿了我可以请你。”
“你请我?”苏玙意味不明地笑出了声。
卖货郎特意赶在下雨天售卖油纸伞,见了在檐下避雨的两人不用喊就小跑过来。买了把七十二骨节的大伞,苏玙回头看她:“跟上。”
少女抱着包袱亦步亦趋跟在她身侧,耳垂微微泛红:如果感觉没出错的话,阿玙是盯着她看了很久吧?

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免费阅读

不动声色地捋了捋耳边长发,手不经意碰到眼前白纱,一颗心不受控制地摇摆不定:她会喜欢吗?
柳下初逢的小插曲,看得出来苏玙确实爱玩,但知道了她们的婚约关系,也会关心她饿不饿,不再轻浮地戏弄她,远没有苏伯伯信里说得那么糟。
人无完人,薛灵渺很早便懂了这道理。只要阿玙不离不弃,她肯定加倍对她好。
“想什么呢?”苏玙不满地扶稳她胳膊,领着人绕过前面的水洼。
“啊?给你添麻烦了吗?”
“算不上麻烦。”苏玙笑她:“你如果一直陷在这样迷幻的状态,我都要怀疑你是怎么从江南走来边城的了。”她顿了顿,出声妥协:“前路不平,挽着我的手吧。”
“我……可以吗?”
“随便你。”
这人是她的未婚妻呀。想通其中的关节,薛灵渺快速将竹杖换到左手,右手挽过她臂弯,回想爹爹去后她艰难地在黑暗里瑀瑀独行,她天真地笑了笑:“阿玙,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会接纳我吗?
她每说一个字苏玙都痛悔一分,眉毛纠结地皱起,天知道她为什么要理会这个大.麻烦,好好的做纨绔难道不快活吗?
问出的话没有得到答复,少女矜持地挽着她,暗暗在心里打气:没关系,她有的是耐心。
笑容收进眼底,苏玙内心感叹这人太容易满足了,小心翼翼避免了不必要的亲密,闻到散在风雨的淡淡花香,她摇摇头,甚为苦恼:该怎么做才好呢?
酒楼,二层楼雅致的包厢。飘香的饭菜呈上来,她将筷子递到少女掌心,不放心道:“一个人用饭,没问题吧?”
“没问题!”她答得又急又快,一下子失了稳重,意识到这点羞愧地低下头:“我是说,你不用为我操心太多,我已经习惯了。”
她动不动就低头,实在和苏玙自信张扬的人生信条不符,眉峰微蹙:“抬起头来。”
“啊?”少女不明所以地‘看’向她在的方向:“怎么了?”
苏玙无所谓地端起小瓷碗:“没怎么。我是说,你挺胸抬头的样子真好看。”
意想不到的夸奖砸到头上,薛灵渺下意识挺直身子,端正在饭桌前,她心思比常人敏锐,联想到之前的表现,一下子懂了她话里的深意:“我知道了。”
十几年来隐藏在骨子里的卑怯不是一朝一夕能改掉的。苏玙不过随口一提,而后专心用饭。
薛灵渺饭量浅,吃饱后安安静静等在一旁。听到落筷声,她摸出钱袋,喊来小二结清银两,花了钱她也开心:“这是我第一次请人吃饭,还是请的你,感觉很奇妙。”
她的笑容过于干净纯真,看着她,苏玙竟不知如何是好:是分道扬镳狠心把人抛下,还是作死地领进家门,做好饭桌上添一副碗筷的准备?
想想就烦。她头疼地敲了敲脑壳。薛灵渺顾自沉浸在初次请客吃饭的愉悦体验:“对了阿玙,忘记问你,你还喜欢弹琴吗?”
“弹琴?那是几年前的事了。”
话脱口而出,苏玙神魂一震,这才想起眼前的盲女极有可能是她不靠谱的老爹为她定下的未婚妻——连她背后的胎记、膝盖的疤痕、年少的消遣都晓得,哪怕没有婚书,也足以证明并非无亲无故了。
“不喜欢了吗?”少女似是有些失落,很快振作起来,她捻磨着存在指腹的薄茧,问:“那你现在都喜欢什么?”
“先不说这个。”
窗外云销雨霁,苏玙硬着心肠道:“我爹早在三年前就死了,苏家财力不复当年,我连祖屋都卖了可想而知有多不争气。你跟着我不会好的,你再考虑考虑,要不要跟我走?
我脾气不大好,臭毛病特别多,连只猫都养不活,就知道鬼混……”
她向来不是自我贬低的性子,说到这份上已是极限,她看着少女,多希望她脑子能清醒点。
这话和拒绝没两样,薛灵渺很清醒,她努力让自己笑得不至于太难看,身子抑制不住颤抖,消沉的嗓音恍惚要低入尘埃:“你说你不好,我又能有多好呢?”
简直疯了,苏玙恨死了这不合时宜的心软!她生无可恋地站起身:“罢了,咱们也不要妄自菲薄了。
丑话说在前面,收留你可以,至于能在家住多久,得看你的表现。记住,到了我的地方就得守我的规矩,我是不会惯着你的!”

小编推荐理由

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