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

导读:白凡凡杜照卿小说————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鱼日日所著,讲述了白凡凡又穿书了一睁眼,成了被养家虐待无法修习、甚至放血致死而抛尸雪地的未来大反派她的任务便是替代已逝

小说介绍

白凡凡杜照卿小说————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鱼日日所著,讲述了白凡凡又穿书了一睁眼,成了被养家虐待无法修习、甚至放血致死而抛尸雪地的未来大反派她的任务便是替代已逝

白凡凡杜照卿小说简介

狂风卷着乱雪拍打在山崖边孤零零的马棚顶上,摇摇欲坠。“吱呀”一声木门推拉在风雪呼啸中尤为刺耳,一人高马大、身着裘皮的络腮胡男人正提溜着一团小小的东西推开马棚木栏。
他回头四下张望了一眼,细长的眉眼扫过早已被积雪覆盖的密林深处,显得有些鬼鬼祟祟,飞雪落满了他的肩和发,他胡乱抹了一把面上化开的雪水,将手中那团小东西重重丢进了马棚。
直至男人匆匆离去,受了惊的骏马才呼哧着将目光投向草垛中那团辨不明形状的布袋,愈发浓重的***气息乱了骏马的心神,它踩踏着蹄子、退至角落,发出阵阵低低的嘶鸣。
马棚边是一座狭小破旧的落脚客栈,此时客栈大门紧闭,烛火俱灭,显然是里头的人皆数歇下了。呼号的风声掩盖了马鸣,无人发现将东西丢在此处的高大男人,更无人听见骏马的嘶叫。
马棚外漆黑一片,依稀可见泛白的积雪之上,蜿蜒向密林深处的是一串稀疏的血渍。无需多久,这些痕迹就会被新的积雪覆盖,半点儿也瞧不出端倪。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白凡凡杜照卿全文阅读

而方才的男人一路踏风而来,去时更是毫无声息,未曾留下任何修士应有的气息。
长久的寂静下,逐渐平静的骏马尝试着用鼻尖触碰布囊,熟料下一刻便被其浓重的***味逼回。骏马惊恐地向后退去,壮硕的身躯撞上了木栏,吱呀一声,本就单薄的马棚更显摇摇欲坠。
【任务对象识别成功。对象:廖芥,12,女,云洲景城人士。死因:失血过多而亡。是否选定对象并获取角色详细信息?】
【任务对象身份信息正在传输中,请稍后……】
【系统正在绑定中,请稍后……】
烈风过境,被血水浸湿的布囊悄无声息地一动。
意识聚拢,白凡凡缓缓睁眼,这具身体意料之中的疼痛和虚弱,目光所及是一片漆黑,她似乎正处于一片密闭空间。稀薄的空气,加之身上捆得她透不过气来的绳索,更令她确信自己的处境,想来被人五花大绑装在了布袋中。
这是她入职来的第四次任务,醒来时的第一处境成了她接受任务的一大乐趣。
犹记得第一次出任务,醒来时自己正被钉死在棺材中;第二次,则是被人绑着巨石沉在水里;第三次,是在腐朽发烂的尸堆中醒来,令她生生三天吃不下饭。
这次的处境,好像并没有之前那么难。
她尝试着能否挣脱开身上的绳索,愈是挣扎,便觉手腕伤口愈是撕裂,好似有鲜血汩汩流出。
她登时不敢再动,收敛了疼痛而致的***声,暗自嘀咕了句:“不愧是将来的女魔头,受尽屈辱死里逃生,不报复才是有鬼。”
总部的任务多是些因意外离世而角色空缺、急需补位以推进剧情进展,她入职这些年,只接过一些小角色的活儿,纵然是他们小组中资历最深的大哥,至多也不过接了个男四的角色。大反派——简直就是稀缺资源。
只是,彼时的反派,尚且只是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的黄毛丫头。
方才的挣扎已耗尽她大部分精力,白凡凡翻了个身,干脆躺着恢复精力。
先让她理一理思绪。
她如今的处境并不妙,书中对于反派廖芥的描写,多手笔集中在中后期,廖芥的第一次出场,已然是风华正茂的十六岁。
还有四年。
而廖芥之所以年纪尚轻便一举成名、获得了女魔头的称号,便是因她被景城胡家凌虐至二八年华后忍无可忍,一举反杀,灭了胡家满门。
胡家养她、却也虐她,有恩人、也有仇人。
仇人令她痛恨,恩人却令她挣扎。因恩人而生的仅存的善意,终于在十六岁***那天消失殆尽,她眼见善待她的胡家小庶女被放干精血而亡,脑海中的最后一根弦就此断裂。
那夜,景城一角燃起大火,火光滔天犹如凶猛巨兽,竟生生令景城一角明晃如白昼,胡家人尽数为凶咒所困,动弹不得,逃离不得,而后活活烧死。
后人查明,胡家人身上的咒来自西洲魔族,不仅是身躯,亦可困住其灵魄,令其永世不入轮回。
此番,廖芥女魔头的称号就此坐实。在那之后,她销声匿迹了数十年,而后现世,搅得四海八洲天翻地覆,人人谈之色变。
白凡凡吃力地挪动身躯,避开身下硌得慌的细碎石子,暗自腹诽:“此刻的廖芥不过十二,还有四年……”
一想自己尚需代替廖芥遭受四年的供血之难,她便觉手腕愈发的隐隐作痛。
……等等。
彼时的廖芥已是死尸一具,若她没猜错,应当被人丢弃至此,这是否意味着她稍稍偏离了原身的人生走向?
沉思间,耳畔忽而响起熟悉的AI提醒声:
【二号系统正在为您服务。您的任务为:走完反派廖芥的一生,并达成反派经验值100%】
【正在为您发布5%经验任务:习得魔族锁魂咒。】
锁魂咒,便是她用来对付景城胡家的一大秘术。
这就说得通了,原书中并未详细提及被困胡家的廖芥是如何习得锁魂咒的,想来系统发现了其中的bug,令她利用这四年完成补充。
她了然地点了点头,等待系统的进一步提示说明,熟料等来的却是长久的沉默。
“没了?!”白凡凡吃惊地蹙起了眉,显然她的新搭档二号,是个不爱提供详情细节、甚至不爱多说废话的冰山系统。这令习惯了啰嗦三号和鬼马六号的白凡凡很是头疼。
这下,她当真得从头至尾地凭靠自己……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免费阅读

思绪方一转偏,便猛然听闻不远处响起阵阵细碎的脚步声。耳边雪声不知何时已停,静得有些吓人,她听见不远处传来细微的踩过积雪的声响,立时眼前一亮。
有救了!
“师姐,血妖的痕迹在此处便消失了。”
“仔细找找,他跑不远。”
听声音,似是两位正在捉妖的女修士,白凡凡心头一喜,正欲呼救,忽而脸色一变,笑容僵在了脸上,她只觉浑身血液温度骤凉,身躯僵冷,便好似寒冬腊月被人从头至尾泼了一盆冰水,连打数个寒颤不止,呼救声卡在喉中,竟是半个音节也发不出了。
此刻她想起方才二位女修对话间提及的血妖,心下凉了个彻底。
这是什么鬼任务,好不容易接个肥差,才刚来便要打道回府了?
脚步声愈来愈近,双耳可闻地停在了不远处,清辉般的目光不带感情地扫过马棚,落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布囊上时略微一蹙。
这二人定是发现她了!来这世界啥事没干,光丢了个脸,回去非得被嘲成筛子……
脚步临近,白凡凡的神志也愈发模糊。
冷……好冷……
布囊细微的颤动并未躲过二位女修的视线,其中一人大惊失色,立时按住腰间佩剑,利刃蓄势待发。
血妖无形,却能夺躯。若仅是血妖本体尚不足为惧,只怕他鸠占鹊巢,控制了某位强者的身体。
纵然白凡凡此刻神志不清,却也依稀听见利剑出鞘时尖锐的破风声,只一声便令人心头一震,紧紧崩成了一根弦。
她几乎可以确信血妖此刻一定在她身边,往坏处想,二位女修若是因为对付血妖而一并解决了自己,她口不能言,反抗啥,不反抗了,安安静静躺着任务清算吧。
如此想着,她便觉睁眼也费劲,干脆闭上了眼。
只是计划之中的剑刺并未来临,一声响指落下,脸上紧紧覆盖的布片蓦然破开了一道口子,嘶啦声在寂夜尤为突兀,她脸上的布片被人用剑挑起,面庞全然暴露在空气中,再次顺畅呼吸,白凡凡没忍住好奇睁开了眼。
这具身体尚且肉.体凡胎,无法黑夜视物,一片漆黑下,若非方才的脚步声和对话声,她几乎无法发现身侧有人。
可她确信,对方身为修士,定能透过重重黑暗,望见自己此刻狼狈迷茫的表情。
几乎是布片被挑起的那一瞬,白凡凡脸上的无奈褪却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面目慌乱和惊惧,她浑身颤抖如筛糠,眼神无法聚焦,四下飘忽间,犹如一只惊恐且绝望的小兽。
只要演的够像,就没人能怀疑她。
她微张嘴,求救声呼之欲出,却因喉咙突如其来的禁制而发不出声,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令人惧怕的恶事,绝望地缓缓闭上眼,仅仅酝酿了两秒,一滴清泪便从眼角流下。
果不其然,身旁的女修退后了半步。
许是她此刻的模样实在凄惨,仿似将她们二人认作了追杀她的仇人,女修们面面相觑片刻,其中一人放下了手中直指的利剑,只是并未收入剑鞘。
耳边响起一道平静无波的声音:“何人,报上名来。”
白凡凡浑身一颤,突然惊诧地睁大了眼睛:“呃…啊……”她说不出话,便只能发出一些咿咿呀呀的气音,迫切的目光投向了声音来源。
几乎一瞬,对方便看透了她此刻的难处。
“妖物,还不速速现身!”那道平静的女声并未因严厉的言语而起多少波澜,她重新将利剑对准了她,只是此刻,女修在利剑中灌入了灵力,剑身散发着盈盈蓝光,白凡凡也总算看清了利剑的方向。
那名持剑的女修离自己仅有三步远,就在她身侧,还站着另一名女修,自靠近白凡凡便不曾说过半句话,相较于持剑对准自己的女修,她身旁这位一言不发的修士更令她捉摸不透。
白凡凡的情绪愈发***,她直勾勾地盯着那柄发光的利剑,咿咿呀呀的求救声,便如同溺水者望见浮草,她拼命挣扎,求救的欲望破开黑夜、直白而猛烈。
体内的温度被丝丝抽离,她颤抖得愈发明显,恍惚间,眼前的利剑缓缓分出了重影。
意识到自己许是出现了幻觉,白凡凡不敢再做过多无谓的挣扎,只是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看向漆黑处。
哪怕二人没有要救自己的打算,这戏还得演下去。
正当她以为二位女修还会与血妖继续对峙之时,只听得耳畔一声轻嗤,蓝光闪过,那柄蓝剑蓦然而起,竟垂直悬在了她的头顶,那一瞬,周围静得几乎能听见胸腔传来猛烈的心跳声,犹如密集的鼓点一般震得白凡凡脑海一片茫然,心下暗骂了声不妙,炫目的白光下,双目被刺得下意识紧紧闭起。
冷冽呼啸的风声拂过面颊带来刺痛,利剑忽而分出数道□□,羌的一声插在了她身侧,将其团团围住。

小编推荐理由

师姐总在阻止我成为反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