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颜稚无极)

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颜稚无极)

导读: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是舞夜宁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颜稚无极的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颜稚满脸懵逼的跟着几个红衣衙役自后院而出。直到站到了公堂上,颜稚才瞳孔紧缩,难以置信的看着无极:“大哥,你逃命逃到了官府......

小说介绍

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是舞夜宁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颜稚无极的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颜稚满脸懵逼的跟着几个红衣衙役自后院而出。直到站到了公堂上,颜稚才瞳孔紧缩,难以置信的看着无极:“大哥,你逃命逃到了官府......

小说精彩章节

颜稚满脸懵逼的跟着几个红衣衙役自后院而出。

直到站到了公堂上,颜稚才瞳孔紧缩,难以置信的看着无极:“大哥,你逃命逃到了官府后院?”

无极低咳了一声,没有回答。

方才一阵混乱,无极又不认识路,带着颜稚又跳又跑的,竟是自投罗网了。

颜稚扶额,赶在县令出现之前,一溜儿烟的蹿到门口,敲响了鸣冤鼓。

颜稚不懂规矩,一连敲了十来下,旁边的衙役啧啧称奇道:“姑娘,寻常鸣冤只敲一下,您这是有千古奇冤?”

颜稚冷声道:“关系到两条人命的事情,可不就是千古奇冤!”

按当朝律例,击鸣冤鼓者,可要求将此案公开审理。

颜稚此举也是为了防止高家势大压人,直接将二人弄死在衙门里,毕竟高家的家丁当街都敢直接拿人,可见势力不小。

半盏茶的时间后,县令终于带着高家的诉状姗姗来迟。

颜稚见状,急声道:“不准关门!我敲了鸣冤鼓,此案是要公开审理的。我没读过书,却也知道高家财大势大,我今儿且看看高家当着这么多平民百姓面,还敢不敢颠倒黑白!高家欺我示弱,却不知没我们这些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高家哪里有银子赚?没我们平头百姓的支持,县太爷这头上的官帽可还稳当?”

县太爷刘大人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摆手道:“开中门,公开审理此案。”

醒木一响,高家人便递上诉状,悲苦道:“大人,我家主人要状告此二人,故意坑害我家二公子高文彬,计划落败后更是痛下杀手,致使二公子半身不遂,已然不能再传宗接代,可怜我家二公子还未曾留后,这是大夫的诊断书,为二公子诊断的大夫就在堂下,随时听候大人查问。”

颜稚刚要开口,便再一次被县太爷打断:“高家人且将此事细细说来。”

那高管家便道:“日前我家二公子见一恶霸当街调戏民女,也就是这位颜姑娘,便出手赶走了那恶霸,并在家中酒楼设宴给颜姑娘安惊。谁知颜姑娘自己不检点,见四下无人便有心勾引我家公子,同我家公子行了好事,可怜我家公子不防备,突然就被那恶霸破窗而入打伤。”

“颜姑娘扬言被二公子轻薄,向我高家索要三千两银子的封口费,可怜我家二公子至今还昏迷不醒。”

堂外的百姓当即便有人感叹道:“所以这事儿是高家人做好事,反被人咬了一口?那姑娘自己品性败坏,如今却好意思敲鸣冤鼓鸣冤?我若是她,羞都羞死了!”

颜稚怒道:“分明是高文彬在饭菜中下药有心轻薄我,到了你们口中却成了我勾引他?”

高管事慢条斯理的说道:“大人若是不信,可召茶楼跑腿的店小二来,颜姑娘在包厢里脱衣一事是否属实,您一问便知。”

颜稚哼笑道:“那酒楼里的掌柜,见到你们家公子点头哈腰的跟哈巴狗似的,我若是没猜错,那酒楼就是高家的产业。你们高家自己人串供,也能作为呈堂供词?把我朝律法的公正放到了哪里?回头我也叫上一群亲朋好友,说我们亲眼所见高文彬当街发疯杀人,是不是也能请县太爷定高文彬的死罪?”

高管事横眉竖起,斥道:“我家公子熟读圣人书,有功名在身,在镇上贤名远扬,岂是那般德行败坏之人?倒是姑娘你,口口声声说二公子轻薄与你,我且问问,若非你自甘**,有不轨之举,镇上比你好看的姑娘那么多,我家公子谁都不招惹,偏要招惹你这乡下来的村姑?”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受害者有罪论。

见颜稚气得直发抖,高管家又道:“你自己不检点勾引我家公子,怪得了谁?我高家心善,有心纳你进门做妾,你却还不满足,偏要闹到公堂之上,那我便让这世人看看你这不贞不洁的嘴脸。”

颜稚气极反笑,反问道:“你说你家公子洁身自好?从来不曾碰过女子?”

高管家嗤之以鼻,肯定道:“当然,我家公子自小屋子里都是想小厮伺候,从不与妇人纠缠。”

无极旁听了半响,脸色沉得滴水,拉过宛如战斗鸡一般的颜稚挡在身后,低声道:“县太爷同他们是一路的。”

高管事语如连珠,对颜稚极尽辱骂,县太爷却不管不问,明眼人一看便知他站在高家这边。

颜稚喉头滚动还要再战,却被无极拦住,只见无极脸色沉冷道:“尔等官商勾结,一丘之貉,自有人来收拾。”这话翻译过来就是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县太爷一听,脸色大变。

颜稚忙拽着无极不松手,低声道:“你想干嘛?骂了县太爷再当庭逃跑?别吧!我们会被通缉判死刑的吧!”

无极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不跑等着这***给我们定罪吗?

颜稚扶额,无奈保证道:“你别冲动,看我的,保准把高家掀得底掉。”

“当庭之上辱骂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颜稚给县太爷告过罪,又问上了高家人:“你说我水性杨花,故意残害高公子?”

高家人俱是悲愤的点头,宛若面对穷凶极恶之徒。

颜稚拊掌道:“很好,那么请问高管家,你家公子品行高节,洁身自好,又怎会得了花柳病?”

高管家一愣,怒道:“一派胡言。”

颜稚嗤笑出声:“我可以请大夫当庭问诊,证明我没有花柳病,而你家公子却是个花柳病的晚期病患,试问,我若是同你家公子有一腿,到底是谁在残害谁?还是说,我就那么迫不及待的去送死?”

在当代,花柳病就是个治不好的病症,短期内不会致死,却会让人生不如死。

颜稚转身,对着堂下议论纷纷的众人道:“说来也是好笑,高文彬洁身自好,不近女色,那他是如何患上的花柳病?难不成他近的是男色?还是说你家祖传花柳病,传到了高公子身上?”

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小说点评

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颜稚无极小说,福运小娇妃:皇叔太难缠,(全本小说),颜稚无极全文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