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掰弯那个霸道小哭包(苏辞)

穿书之掰弯那个霸道小哭包(苏辞)

导读:苏辞小说————穿书之掰弯那个霸道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三円所著,讲述了苏辞无故穿到了一本小说里面,好巧不巧穿到了一个炮灰身上,恰逢皇帝病重,为了不被皇帝斩杀,苏辞守江山,

小说介绍

苏辞小说————穿书之掰弯那个霸道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三円所著,讲述了苏辞无故穿到了一本小说里面,好巧不巧穿到了一个炮灰身上,恰逢皇帝病重,为了不被皇帝斩杀,苏辞守江山,

苏辞内容介绍

“公公,您看这……”小太监看着昏迷不醒的苏辞,一时也拿不定主意,站在那里犹豫不决。

这丞相身体也太过于羸弱了,不过才拉扯几下,还未灌进毒酒便已经昏死过去。

“唔……”苏辞的五脏六腑涨得生疼,模糊的视野中出现好几个穿着古装的人,他动了动手指头,声音沙哑道:“你们谁啊,奇装异服的,拍什么类型的短视频?”1

周围的人都寂静无声,半响,为首的福公公开口道:“丞相,既然醒了,那就喝了这杯酒好上路吧,咱家只是奉命行事,还望您不要为难咱家。”话虽如此,但言语之间丝毫不把苏辞放在心上。

苏辞脑子渐渐清明,看这些人的架势不像是演戏,迷惑道:“这位是……”

苏辞全文阅读

“咱家福贵,不过是陛下身边的一位阉人,不劳丞相上心。”

丞相?他不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已,而且他现在应该在医院的急救室那里抢救,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他穿越了?

苏辞内心万般拒绝,这么狗血的剧情居然会出现在他身上,真的不知道该说他幸运还是倒霉。

等等,这剧情怎么这么熟悉,这场面不就是他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那本小说里的剧情吗?他前一天还翻来看来着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现在的身份是大宴国的丞相,虽为丞相却没有实权,丞相这个职位名存实亡,这些年苏辞也一直在京城里做个闲散丞相,品茗煮酒,纵情山水,不问朝政之事。

可偏偏他还有个前朝亡国皇子的身份搁在这,皇帝虽不认为他能成什么大气候,可皇帝的心腹却认为这是在养虎为患,苏辞此人留不得。

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苏辞这些年一直都不甘心,在皇帝患病的这一年里,苏辞私通异族,企图夺取皇帝打下来的天下。后来皇帝恢复,直接就地斩杀苏辞,血溅当场,头颅挂在城墙上,曝晒三天三夜。

苏辞的脊髓忽然升起一阵阵凉意,一想到原身惨死的那个场景就觉得毛骨悚然,寒毛直立。

就在几个阉人强行灌毒酒的时候,苏辞抓住那杯毒酒,往地上狠狠地一扔,酒水洒落在地板上,冒出一股浓雾。苏辞呵斥道:“大胆刁奴!谁给你们的指令私下***一国丞相的,脑袋是不想要了吗?!”

福公公笑道:“丞相大人,就算给咱家一百个脑袋咱家不敢假冒圣上的旨意啊,此事实属冤枉。”

苏辞冷哼一声,别以为他不知道,皇帝正缠绵病榻,一直沉睡不醒,哪里来的旨意。不过是他身边的亲信私自下令想要铲除他这个隐患罢了。

“公公是别有用心还是冤枉,公公心里自个明白,不过……”苏辞停顿了一下,继而讥笑道:“不过陛下正昏迷不醒,不知公公是如何知道陛下的想法的?”

“竖子敢尔!”裴将军进来听到苏辞的话,怒骂道。福公公一个眼神示意,在场的所有人立即退下。

苏辞不为所动,悠悠道:“看来裴将军知道其中的细情,不知道裴将军到底为何而怒,是恼我说出了真相是吗?”

裴闻闻言,像是被戳中了心事,拔出剑直指苏辞的咽喉,恼羞成怒道:“说!你是从那里得到陛下病重的消息?”

苏辞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金牌令,直视裴闻的眼睛,问道:“裴将军可认得这个?”裴闻看到这个金牌令,瞳孔骤缩,颤抖着声音:“这…你哪里来的…这是陛下的…”

穿书之掰弯那个霸道小哭包苏辞免费阅读

苏辞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镇定自若地说:“还能哪里来的,当然是陛下亲自交给我的”当然是原身暗自叫人仿制的。不到几秒,苏辞便把它收到了怀里。

这金牌令可直接命令皇帝的护卫队与三军的统帅,见此令牌如见皇帝本人,如有人违抗者无需上报给皇帝可就地斩杀,并诛其九族。

“裴将军不日就要带兵远征,战场上风起云涌,这朝堂亦是如此。你我都知陛下的左膀右臂全都奉命外出,朝上陛下可用之人寥寥无几,陛下才将此重任交与我,怎么裴将军是在质疑陛下的决策吗?”

“臣不敢”

今夜之事,想必原身背后的人已经知晓,事情一旦暴露,苏辞的小命就要不保了,倒不如借着皇帝的势力来保全自己的性命。虽然早晚都是都是要死的,但是他苏辞不想死,好不容易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怎么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性命。

“裴将军等一下不妨随我一同进宫觐见,此后我就守在陛下的床前,为陛下鞠躬尽瘁,打理朝堂上的政务。”苏辞看着裴闻,幸好这武夫脑子不灵光,容易忽悠。

蓦地,苏辞睨了一眼福公公,只见后者默默地低下了头,没有说些什么。

裴闻一直犹豫不决,苏辞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陛下刚登基不久,根基未稳,能用之人早已奉命外出。现如今朝堂上各路势力虎视眈眈,陛下生病卧床这件事情不宜广泛告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也不敢打保证如果告知底下的亲臣一定不会泄露出去。

“微臣没有异议。”罢了,裴闻叹了一口气。陛下既然把令牌交给苏辞,想必自有他的道理。

苏辞看到他的神情,故作安慰道:“裴将军不必担心,这朝堂之事交与我,尽请放宽心出征,以后陛下恢复问罪,苏某一人承担便是了。”

苏辞没有记错的话,这皇帝是这本书里面最大的boss,现在苏辞抱紧皇帝的金大腿,不说以后吃香喝辣的,只希望他恢复之后看在苏辞替他打理朝政以及苏辞母亲的救命之恩的份上,饶他一命。

他苏辞可不想落得跟原身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先皇将年幼的皇帝送去燕国当质子,童年饱受欺凌,无人问津,身上常年布满伤痕。某天,年幼的皇帝被奸人所害,落入水中,燕国的怡妃也就是原身的母亲,派人救了年幼的皇帝。

后来皇帝一举吞并周边的国家,所到之处皆为大宴的领土。念及原身母亲的救命之恩,皇帝力排众议,封了原身为当朝的丞相。

原身只要乖乖听话,隐居山水也好,纸醉金迷也罢,都是可以平静地过完他这一生。不作死就不会死,原身可是闯了个大祸,可偏偏还要他来擦***,苏辞默默地为自己默哀三秒钟。

小编推荐理由

穿书之掰弯那个霸道小哭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