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是怪物(陈若若温律陆经年)

监护人是怪物(陈若若温律陆经年)

导读:主角是陈若若温律陆经年小说监护人是怪物推荐——小编为您带来监护人是怪物全文免费阅读作为恋人,陈若若对他的了解不止于此。阴郁燥乱,精神失常,伴有重度的幻觉妄想综合征。梅城山林失火,烧了整整七天七夜。

小说介绍

主角是陈若若温律陆经年小说监护人是怪物推荐——小编为您带来监护人是怪物全文免费阅读作为恋人,陈若若对他的了解不止于此。阴郁燥乱,精神失常,伴有重度的幻觉妄想综合征。梅城山林失火,烧了整整七天七夜。他逆光而来,带走这个“死了无数遍”的小怪物,说起那件耸人听闻的诡事……

陈若若温律陆经年小说简介

住在她隔壁的男人好像是个连环杀人犯。
温律有着奇怪的兴趣,他总是喜欢慢条斯理地肢解新生儿的尸体,放入榨汁机中碾压成肉泥,利落割断那碍事的头颅。
他有两个很宝贝的东西,一是那枚闪着银光的徽章,二是休眠仓里的女人。

监护人是怪物全文阅读

下过雨的村子黄土浸成了泥地,本来就尘土飞扬,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土堆现在都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泥块蛋子。
有了前车之鉴,陈若若绝对不会再穿那双小白鞋。
她武装完毕,一套迷彩服装扮,靠着那张清纯秀气的脸,有些像军训时的女大学生。
陈若若和本山君骑着租赁来的山地自行车去往苏拉中学,这一路上靠着他俩的颜值也是蛮拉风的。
“还好穿了这身。”陈若若看了一眼同被泥点溅了一腿的本山君安慰道,“忍一会儿就到苏拉中学。”
本山君苦涩的摇摇头:“脏东西看不下去。”
到达目的地,迷彩裤下半截完全变成了泥裤腿,陈若若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在太阳下晾干就不会把泥浆带得到处是。
日本小哥就不一样了。
本山君从山地自行车下来就开始拿出一大包湿巾擦鞋底,半包湿巾用完后,两条裤腿算是稍稍能看过去。
“你用不用?”本山拿着半包湿巾走过来,看着她邋遢的模样忍不住问了一嘴。
“不用不用,湿巾本身就不多,我下午回去以后洗洗裤子就行了。”
本山君无奈的摇摇头,他利落的挽起袖口,抽了几张湿巾朝着陈若若弯下腰,他半蹲着,黑色的头发搭在眼前,还怪好看的。
“干嘛啊?”陈若若把脚往后一藏,“其实,我裤子和鞋底都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一会儿包上塑料袋是不会弄脏教室的。”
“塑料袋必须包,湿巾也必须要用。”本山君说的一本正经。
陈若若摸摸鼻尖:“你跟我一个中国朋友真像,他也有重度洁癖,一点点小污渍都忍受不了。”
“重度洁癖吗?我觉得这样很正常啊……”
陈若若小声嘟囔了一句:“哪里正常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
陈若若笑着摇摇头,从本山君的手里接过湿巾马马虎虎的擦了几下,然后套上塑料袋走进板房教室。
说实话,因为本山太爱干净,所以他们俩在外面处理身上的泥巴已经耽误了十多分钟。
不过,苏拉中学针对于“迟到”这个问题已经习以为常。
孩子们毫无时间观念,学校经常是没有铃声的,上下课都需要靠老师自觉掐时间,有些年龄和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会因为上课时间过长,而突然起身来回走动,要么就直接跑去球场踢足球。
陈若若指着破旧黑板上写好的英文,念出来:“My Dream”,然后开始跟底下的学生讲解这句话的意思。
原定的作文课被陈若若上成了口语课,大部分同学的口语表达能力很弱,甚至不敢开口说英文,有时老师教的他们都懂,写出来也能让人看明白,但是一用嘴巴讲话却是错误百出。
女学生举起了皱皱巴巴的手指,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快速转动着,皮肤之下的白色牙口十分明显:“我要去中国。”
她用不太标准的发音及其认真地说出这句话。
“我的梦想是去中国,那里的宗教信仰自由,爱情有保障,是可以一夫一妻制的国家。我的妈妈是爸爸娶的第四个老婆,家里很穷,哥哥才15岁就要靠种芒果维持生计。姐姐嫁给了村外小卖铺的爷爷,她是那个爷爷最年轻的老婆! 我不想以后也这样……有些妇女到了30多岁挑不到合适的人还是会嫁给那些已经有了妻子的丈夫们。”
陈若若是第一次来苏拉中学教课,想必这位女孩嘴里说的关于中国的文化和制度是晴天普及的,但也只是点到为止。因为一旦保证不了孩子能走出贫困村,希望的种子还是不要埋藏过深。
“你才刚刚12岁,有这样的梦想很棒,但这个梦想实施起来并不容易,老师给你的建议是努力学习知识考上好的大学,尽自己所能去寻找幸福的生活,或许能够离目标进一步。”陈若若很慢很慢的说,生怕女孩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感性使然,她不想打击这个孩子。来中国比从贫困村走出去还要困难,再者说,当下的环境里,能上大学的人寥寥无几,不少人止步于中学阶段。
一旦普及过多的东西,超出孩子们自身认知范围和承压能力,城市的生活环境会严重影响孩子们的三观,心理会造成难以磨灭的阴影,让孩子们不会再适应村子的生活。
四十分钟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还没等她宣布下课,学生的心思早就飞到了足球场。
他们把门推开,扭过头瞅了一眼,似乎再请示“可不可以出去玩”?
还算乖,陈若若深呼吸了一口气:“下课吧。”
这时,白色的手心晃过,紧接着便是声音醇厚的男孩说着不流畅的英文:
“candy!candy!”
“gift!!!”
若若不由拧紧眉头。
从孤儿院到苏拉中学,一成不变的就是孩子们特别喜欢去索取,就连当地老师也会伸手向志愿者要钱,更别说偶尔遇见几个没有文化的村民了。
起初在孤儿院当英文老师,面对伸手要糖果的儿童,陈若若还是会给的。但是给过两三次之后,第二天再来上课,他们会围在她身边开始索要比糖果更大一点的礼物。
苏拉中学的学生相比孤儿院年龄层次小一点的儿童不一样,他们是不会乖乖听话的,不愿意臣服于一个志愿者老师的掌控下。
陈若若陷入了两难之际。
学生的声音越来越大,有点起哄的意思。
“给我们糖果!”
“来些吧!”
“糖果糖果!”
“我要糖果!”
“不行。”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他的拒绝简单明了,令人不敢触犯。
正是这个男人的出现,若若眼前几双跃跃欲试的黑手才缓缓放下。
孩子们退后,把手背在后面看热闹。
有一瞬,陈若若感觉足球场上的喧闹声都消弭了,与之越来越近的脚步让心脏猛地加快了跳动,许久都未敢抬头。
“这就是你逃出国当志愿者教出来的....”温律眯起眼睛,鹰钩鼻一抬,傲人的双眸盯着她,嘴里的那句“黑鬼”愣是没说出口,措辞后才挤出三个字“孩子们”。
陈若若不满地抬起头,不看还好,一看便收不住了。
眼前人也穿着一身迷彩服,比她身上这件不知大了几个号,唯独跟她不一样的就是脚上那双黑色雨鞋。
温律把裤角裹在雨鞋里,显得腿削长,上衣每粒扣子都被他一一系好。
四目相对,很快便是猝不及防的闪避。
陈若若红着鼻头,一日不见还真是如隔三秋。
“想哭?”男人嘴角微微一挑。
陈若若搓搓鼻子,口是心非:“你没那个荣幸让我触景生情!”
“让你触景生情的人不是我,还能是他们?”温律从她的脸上移开视线,话语间带着排斥。
他的眼窝是往里陷的,明明不是外国人的五官却十分立体,只要眯起眼睛那股子锐利的劲儿会让人防不胜防的打几个寒颤。
温律见她没动静,脸色更是晦暗,朝前跨了一大步,挡在陈若若和孩子们之间,脱口中文:“你真以为自己能拯救世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他们一出生就注定的德行。”
“可我们志愿者既然来到这里就是过来想办法弥补、支援的,目前除了应援物资之外,想要解决问题只有从孩子的教育入手。”
既然反驳,就注定是无休止的争论,她自然争不过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知识水平有限,智力一般般,嘴巴也不如人家利索。
温律挑眉:“眼下这个情况,你要怎样因材施教?他们的父母认为上学是无用的,根本就不想去改变,反而甘于贫穷。倘若是女孩,尤其是在女性地位极低的贫困村,堪为天方夜谭的笑话。这里的人索取是本性使然,穷了一辈子突然看见一个穿金戴银的人来到村里,不讨要东西才是真的白痴。”
“反正,我真的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如果你有,大可试试。”
温律从兜里掏出一块糖,那双修长的手指三两下剥开了糖纸,他无视掉孩子们的央求声,不紧不慢的把糖果放进自己嘴里。再开口,说的是接地气的当地话:“想吃吗?”
几个孩子因为温律会说他们的话而愣住,随后快速点点头。
“想吃糖就好办了。”温律坦然的说,“你们不应该每天都跟老师索要糖果,隔一星期一要几率更大。”
“可是,我们每天都想吃糖果!”
“老师那有很多糖果!”
“一周的时间也太久了……”
“你们天天索要糖果,能要出来?”温律冷冷淡淡的问道。
孩子们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
“听听我的建议。”他眯起眼睛,“现在开始,想要每天都有糖果吃,就必须去监督任意一个同学在英语小测取得70分的好成绩,便可以获得除糖果之外的其他礼物。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每天都有糖果吃这个奖励!”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
“借此机会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每天都向别人索取东西,终究会被厌烦。这样下去,得不到礼物吃不上糖,你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温律夸张的吓唬起小孩子。
“如果同学都知道了,不配合我们怎么办?”
他看向陈若若,一嘴流利的英文:“把选择权给他们,互相监督,奖罚分明,以此谋求最大利益化。”
“真有你的。”“满意了?”
陈若若偷偷的竖起大拇指。
几个小黑鬼理解不了最后这句英文的意思,跑过去围着陈若若问温律说了些什么?
她总不能原话翻译,只好用当地语言委婉的跟孩子们解释了一遍。
个子很高的孩子疑惑:“那个男老师没有骗我们吗?”
陈若若看了眼温律,这哥哥还真能糊弄住苏拉中学不好掌控的学生。
想来也是能让这些学生在温律挖的坑里反应一阵了!
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冷淡的开口:“做与不做就看你们了。”
“ok——”
“ok——”
“ok——”
“ok——”
学生们齐刷刷的答应了。
温律嘴角一勾,转身就往平房后面走去,看身后没人跟上又不得已折返回来,黑着脸:“陈若若,多少有点眼力价好吗?”
“你说我没眼力价???”
“我给你解决了工作上的问题,现在是不是需要礼尚往来,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了?”

监护人是怪物免费阅读

“我们?”陈若若倒是很听话的跟在温律身后,“我们之间能有什么问题啊?”
温律目视前方,只有耳朵动了动。
俩人绕过平房,鞋子上都沾着泥巴,往前走了一段路,看见黑色越野车停在泥地里。车外站着个皮肤黝黑的小哥,见到他们走过来,二话不说拉开车门。
温律连***都没抬就轻轻松松的坐了下去,两只脚踩在地面,胳膊肘抵在双腿上。
他磕了磕黏在雨鞋边的泥浆,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刚才是不是说,我们之间能有什么问题好解决?嗯?”
“那到底有什么事值得您兴师动众大老远飞过来?”
温律深深地看了陈若若一眼,停下脚上的动作,身子更加往前倾了倾,与她鼻尖只差着几公分的距离:“你觉得呢?”
“我哪能猜到你的心思呀!”陈若若摆摆手,装傻。
温律审视着一年未见的“小朋友”,他突然伸出双手架起陈若若的胳膊把她提溜到了车上。
陈若若被他的动作惊住,反应过来后嚎叫着:“温律你有病吧!我又不是12岁的小孩子了,能不能别像以前那样猴子捞月?”
温律看向后排呲牙咧嘴的小朋友,目光从上而下扫了一遍:“在我眼里没有任何变化。”
╰_╯生气!!!
摆明了说她是发育缓慢……
陈若若尴尬一笑,脏话堵在嗓子眼,被恭维的语气取而代之:“我没变化是好事呀!时装周模特不都是以身材纤瘦为基调嘛~”
温律无视掉她向来会给自己找台阶下的行为,伸手把车门拉上,前面开车的向导重新发动起车来。
陈若若坐在越野车的最后一排,地儿挺大,足够她折腾,小细腿***颠儿起来。
“有个女孩样么!”末了,温律开口,“坐没坐相,站没站相。”
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她把那条放肆的腿收了回来,这是习惯性的动作。
陈若若并不是因为害怕温律,毕竟从长相而论,那副皮囊是上上乘。能让她下意识听话的原因取决于温律骨子里的腹黑劲,但凡他想跟自己过不去那简直是件比捏死蚂蚁还要轻松的事情。
虽是青梅竹马,长了她五岁,陈若若没享受过“妹妹”的待遇,尤其温律还动不动跟她爸妈合起伙来一起压榨她,后劲十足。
这次空降,保不准就是打着庆生名号来看她,实则是因为当初约定好的回国期限快到了。
车内再次陷入静默——
陈若若打小就生活在这张冰块脸的寒冬世界里,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她拿起手机准备跟志愿者之家的项目队长请一周的假。
“一会儿想吃点什么?”温律打破尴尬的局面,冷冰冰的问道。
后排没人回应。
温律转过身,不由得蹙起眉头,望向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严肃起来:“陈若若,别在车上玩手机。”
“啊?”
“……”
“哦,不是走神,我刚才在请假没听清你说什么?”
他微不可察地皱眉,重复了一遍:“车上玩手机会损伤你的视力。”
“又来……”陈若若很快地翻了个白眼,“你是准备当我第二个爹吗?”
“车上光线太暗,前进时会出现颠簸,手机与眼的距离在不停的变化,需要眼睛从而进行调节,除去伤害视力更容易出现晕车的现象。”
“行行行,照做照做。”陈若若把手机装进兜里,伸手投降,“你别刚来就想着教条我,好吗?”
温律见她收起手机,便转过身去。
“好。”他回答。
要到达的目的地不算近,整个车程也快用了三个小时,正式***MOSHI小镇以后,车才减慢了速度。
入春,在MOSHI小镇这个纯天然的氧吧里,院外的树仿佛都是装饰品,每一个庭院独立且有***,倘若外人闯入可以拿着土q用来防卫。
镇子上都是本地人,远处的深林时不时还能听到野生动物的嚎叫。总之,镇子位置偏一些,但也比贫困村的设施强上好几倍。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陈若若用手机拍了几张美景的照片,然后站在车外伸展腰身活动筋骨。
向导从庭院里跑出来,把地毯下的钥匙交给温律,用英文说道:“先生,女士,我跟这个家的主人很熟,他外出的一个月允许你们借住在这里。镇子上有电影院和餐厅,上映的电影也许没有多多马那么齐全,但是作为解闷来说,是个好去处。”
陈若若听得一愣一愣的,反倒是温律,他拿着一包鼓囊囊的牛皮纸递给了向导,不用想里面装的肯定是钱。
等到向导满载而归走后,她才抱起胳膊:“说说看,这人,这车,这房子你是怎么搞到手的?”陈若若围着温律转了一圈,好奇道,“你又是用了多长时间才学会说苏拉这边的当地话?”
“一个月。”他声音沉厚,避重就轻。
显然陈若若开始没话找话:“你把我‘绑架’到这里来想要干什么?我可只请了五天假,回去还得给那些孩子们补习英文呢!”
“自己学的不怎么样,一出国就开始给他们教授知识了?要是你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看的这么重要,我不介意帮你重温课题,据我所知你大专二年还没能拿到毕业证书。”
陈若若眯眼笑笑:“大佬,良辰美景下就不要说扫兴的话了,行么?”
“当然。”
“真是谢谢你了。”
套话没套出来,成功被带跑偏。
……
温律把行礼收拾好,下楼的时候看到陈若若拉着一张脸坐在客厅的躺椅上听歌,外放声音开得震天响。
他掏掏耳朵,平缓开口:“小点声,吵到别人了。”
陈若若抬头,哼哼着:“这么大一房子除了我就是你,哪还有别人?”
“吵到我了。”改口。
若若咧嘴笑笑,乐呵呵的把音乐声关小,虎牙一闪而过,总算是让他吃瘪了。
温律见小朋友高兴了才抓起围裙三两下系好,走进了厨房。
客厅和厨房是一体的,所以温律做了没有太大味道的饭菜。
他找碗淘米,联合食材一起放进早就买好的电饭煲里,定好时间又开始制作三明治。
吊椅上的陈若若嗅到香味,她跑过来围观:“做了什么?”
“皮蛋瘦肉粥和三明治。”温律的刀工很好,可惜没有展示的机会,这会只能用在把三明治一劈两半上。
陈若若嘟起嘴:“我很想吃中餐,西红柿鸡蛋,红烧茄子之类的……”
“想这口就回去。”他云淡风轻的说道。
若若傻笑了一阵,迅速转移话题:“我在志愿者之家学了很不错的拿手好菜,之前跟你说过的,也给你拍了照片不知道你看没看见!”
“所以?”温律埋头做第二个三明治,好看的手指在方火腿上抚过。
“所以我过来给你搭把手,你可是要即将成为第一个吃过我做饭的中国人!”
“做什么饭?”温律言简意赅,语气听不出期待也听不出讨厌。
“Chips Mayayi,就是一种鸡蛋和土豆混合的饼,上面倒上咖喱酱或是番茄酱。你不喜欢吃酸的,那吃咖喱味的行么……”
温律点头,算是默认了。

小说推荐

转眼间监护人是怪物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