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宦为夫(陈锦墨宋宜之)

诱宦为夫(陈锦墨宋宜之)

导读:完整版《诱宦为夫》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鸡排可乐,主要人物是陈锦墨、宋宜之,诱宦为夫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就在这是个摆设的系统见证下,她一步一步将好感度补回来后,发现原著里佛口蛇心的反派太监——宋宜之。

小说介绍

完整版《诱宦为夫》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鸡排可乐,主要人物是陈锦墨、宋宜之,诱宦为夫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就在这是个摆设的系统见证下,她一步一步将好感度补回来后,发现原著里佛口蛇心的反派太监——宋宜之,有点让人心动。陈锦墨:我不要男主,我要他,就要他!

陈锦墨宋宜之小说简介

求问,看上反派怎么办?
陈锦墨:直接上,怕什么。
于是她被无良系统拐进了一本BE小说里,成了里面被虐千百遍对男一始终不变心的女主。
而无良系统给她的任务是,保住反派好感度活到最后。
陈锦墨:……我觉得你在为难我,这要怎么做?
系统:请玩家自由发挥,直接上加油!

诱宦为夫全文阅读

“剧情加载完毕,恭喜玩家***《公主殿下,臣来迟了》剧本,玩家分配到的角色是羌国二公主陈锦墨,这是初始数值列表,以及系统操作流程。”
陈锦墨有些木讷地看着脑海中的一系列图片闪过,末了才反应过来。
“你说我进了什么剧本?”
这剧情这角色,不就是她前不久刚看完的悲剧主角么!生前就没多舒坦,为什么身后不能享享福,还要来这破书里被男主虐心被反派虐身。
“可以换剧本吗?”
自然答案还是不行。
“剧本是系统默认无法更改,不过情节人物相对轻松,目前只有两个终极主线任务,一是玩家保证自身活到最后,二是根据玩家心愿,累积反派好感保住自己白月光的形象。当然系统也为玩家准备了额外惊喜。”
陈锦墨忍不住了:“你管那剧情叫轻松?我许什么心愿了要去保住反派好感度,这女的作成那样了,你要我怎么保持好感度,反派他又不是受虐狂!”
“玩家请冷静,原则上只要玩家不过分突然改变角色性格,剧情该如何走下去还是看玩家自身。游戏设置奖励机制,玩家活得越久,越能早日安排投胎,当然若是因为剧本中不可控制的原因死亡,也会有相应惩罚。具体玩法请玩家自行探索,祝游戏愉快!”
对话框合并,陈锦墨就这样被强制清醒。
一句“我cnm”,闷在胸口,凭着涵养没有骂出口。
睁眼的瞬间,陈锦墨重新体会了活着的滋味,猛地弹坐起来。容不得半刻分神,赶紧理了理本尊的记忆与时间。
这可是要命的事情,鬼知道系统的惩罚是什么,那么霸王了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是好的。她算是明白了,这什么游戏系统就是用来困住他们这些亡魂的,困得越久越好,最好一直呆在这里,给他们减少工作量。
暗自祈祷这祖宗千万别太惹着反派,最好来的时机正好是反派成为太监前。
幸好,这姑娘十六岁,原著里十六岁是小说开头,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得赶紧找个人问问。
想着,一转头便对上一双通红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是位美丽的妇人,瞧着对方盘起来的精致发髻,还有一身妆花长袄。应该是这身体的母亲淑妃了。
淑妃见她呆坐着看着自己发呆,本来通红的眼睛又盈满了泪水,哽咽道:“孩子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说句话成不成。”
陈锦墨回了神,想不起来书中有什么剧情,需要这位母亲哭成这样,只能模仿着本尊的语气问:“娘娘,我怎么了?”
淑妃哭得更凶了:“你这孩子怎么了?你忘了,陛下让你与贺宋两家公子出游……”
说了一半突然顿住,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道:“罢了罢了,忘了也好,醒了就好。”
淑妃说到一半,陈锦墨便想了起来。哪里就能忘,这么要紧的事怎么就能忘。陈锦墨忙抓着淑妃的手,急问:“宋宜之呢,他怎么样?”
淑妃一听宋宜之的名字就来气,拍着她的手安慰:“你放心,你父亲会给你公道的,虽然发现的早没有发生,但敢打公主的主意,是他活得不耐烦了。”
陈锦墨更急了:“不是他,他是被陷害的。人呢,现在在哪?”
淑妃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下意识开口:“净身院。”
暗道不妙,陈锦墨也顾不上自己披头散发,匆匆拿了鞋穿上。打开系统地图,直往外跑。
净身院顾名思义,就是给要当宦官的人动刀的地方,也是宫刑的场所。
原著就是这里,宋家因为主张新政改革得罪了守旧派士族,被构陷***,更是从府中搜出对天子不敬的书本。在羌国***本就是重罪,更遑论加了辱骂天子的罪名。
宋家多方失势,也是没了办法,宋宜之与贺思昂,都是陈锦墨的驸马人选。在这节骨眼上,更想争这驸马之位了,只是贺家哪能容忍。
于是在上巳节这日,皇帝命公主与二人一同出游时,贺家动了心思,下药迷晕宋宜之与陈锦墨。演了一出贪色公子迷耶嘿奸公主的戏,贺思昂又及时出现救下公主,刷了一波好感值。宋宜之却惹了圣怒,被罚没收作案工具。
怎么就好巧不巧,到了这个时候。就不能提前一点吗这时间,这劳什子游戏还想不想她活长了。
宋宜之本是温润如玉的好儿郎,就算家族被诬陷没落,都没有黑化。可以说,这宫刑就是压垮他的稻草之一。
得跑快一点,这人黑化起来要命的。
不顾一路上宫女内侍讶异的目光,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目的地,还好她天生方向感强。
陈锦墨看着离院门还有些距离,怕来不及,于是边跑边喊:“刀下留……情,刀下留情!”
只希望行刑的人听到,能暂时不下刀。
净身院门口两个站岗的侍卫看着奔来的公主,错愕地互相看了一眼,也忘了拦,就由着陈锦墨跑***了。
穿过影壁,院里的几个內侍倒是机灵,忙拦住陈锦墨。
“公主恕罪,这里面赃污,您不能***。”
陈锦墨见有人拦自己,冒了一头的火。
“都闪开,宋宜之是不是在里面?告诉里面的别动手,谁敢动他一下,我要了你们的命!”
这句话,陈锦墨是吼出来的。唬得两个內侍面面相觑,他们本以为陈锦墨是来补刀的,这怎么就突然护着了?
“公主真不能放您***,君上下了旨,我们不敢违抗啊!”
“你们先停手,我自会去与父亲说明。”
“圣命不敢违!”
这算是说不通了,陈锦墨急得脑袋发晕,强烈的求生欲告诉她不能就这么放弃。于是,跑回门口,乘着侍卫不注意,抽出一把大刀。又跑了进来。
刀身有些重,陈锦墨勉强双手举着,刀尖指着围过来拦她的几个內侍:“你们让不让,不让我就砍了。”
不容內侍们辩驳,当真挥起了大刀,砍伤了人也管不了。原先守在屋门前的內侍都散去,陈锦墨瞄准时机抬脚一踹。
屋门被她猛力踹开,陈锦墨想也不想便冲了***,一阵扑鼻的***味传来。几个负责动刀的內侍双手沾满血污,一见她提着刀进来,都吓得跪在地上不敢言语。
见此情景,陈锦墨心也凉了个彻底,颤抖着问他们:“完了?”
内侍们比她更颤抖,抖擞着匍匐在地不敢抬头:“公主恕罪!”
陈锦墨真的怒了,摔了大刀指着他们吼道:“我不是让你们等一等吗?一个个耳朵聋了,外面那么大动静听不到吗?”
这下真完了,这一刀下去,以后得有多少人跟着丧命啊。
內侍们也很无奈,陈锦墨来晚了一步,木已成舟,他们一直不敢出去而已。
怎么办?接下来该怎么办?
打开数值表一看,反派宋宜之好感度那一栏数值为负,这尼玛还能为负的。要是原著里,这才是个开始,女主后期各种侮辱反派,这数值不得降到地球中心去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弥补,不能任由情况恶劣下去,她可不想冻死在地牢里。
用尽毕生最大的勇气走到屏风处,也不知他醒没醒,还听不听得见。
隔着屏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带了些哽咽:“对不住,我来晚了。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你信我,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只听屏风后一虚弱男声道:“还有意义吗?”
有没有意义她不管,这人听到就行。
转身欲走,跟她过来的宫女红玉担忧地问道:“公主是要回去?”
“见父亲。”红玉吓了一跳,忙拦住:“公主冷静一些,您这样去会被问罪殿前失仪的。”
陈锦墨才不怕什么殿前失仪,就是要这样才有效果,别的权谋争斗她还没这本事去管。可这事她就是主角之一,不能任由宋宜之误会自己。
没理她,兀自气势汹汹地按地图方向,往皇帝居所乾坤殿走。还没走到呢,便被几个內侍请到了中宫。
到了地方,殿中围了许多人,只有一男一女端坐着,想来便是帝后了。
由着系统指引上前行礼,便自觉地跪下。
陈泰皱眉看着这个披头散发的女儿,冷冷道:“知道错了?身为公主这幅样子提刀去闯净身院,成何体统?”
淑妃怕女儿刚醒就被罚,忙跪下求情:“陛下恕罪,锦墨她昏睡了三日,又遭受那番侮辱,难免着急!”
一旁的贺贵妃也站了出来,假惺惺地跪下:“妹妹说的是,女子名节事大,出了这事公主着急也是难免的。”
陈泰冷笑:“她是为自己着急,还是为别人着急!”
方才听侍卫禀报,陈泰气得肺都要炸了。不是素知这丫头只对贺家的有心,真要以为她是与宋宜之私定终身,做出那苟且之事被人撞见了。
这边三人演着对角戏,皇后一直没有插嘴。这件事水太深,牵涉到贵妃一族想拉拢权势,也牵涉到天子错判。她知道贵妃没什么好心思,却不能开口,只能等着陈锦墨动作。不过这公主素来是个漂亮无脑的,怕是来给宋宜之插刀的。
而事件中心的陈锦墨,此刻正在努力酝酿情绪,试图逼出几滴热泪来。可是她是小强心态,平生没什么能让她产生悲观心态的事,唯一的一件,便是奶奶去世。
奶奶对她很好,父母去世后就把她带在身边照顾,怕她难过,一直宠着她。容不得别人说她半句不是,什么都护着她。
给她做好吃的,自己舍不得用的东西都舍得给她买,是世界上最好的奶奶。
情绪上来了,陈锦墨双眼通红,啪啪地开始掉眼泪。一旁淑妃见了,心疼不已,刚想安慰。外面突然喧闹起来,细听之下,原来是太后到了。
未曾想,连太后都惊动了。帝后连忙起身相迎,淑妃拉着陈锦墨换了个方向跪着。一起恭敬等着太后进来。
不一会儿,一位步态矫健衣着朴素的老妇人由一众宫女扶着走了进来,对上等着她的帝后。
“行了,都回去坐着,该干嘛干嘛去!”
摆摆手,走进内堂时,恰好见到满头珠翠好不耀眼的贵妃,当即皱眉。
“羌国尚检,也没有妃嫔比皇后扎眼的规矩。”
贵妃突然被提到,忙摘下头上的金簪玉饰给随行宫女:“妾知罪。”
太后闲闲瞥了她一眼,倒也不再说什么,转而看向跪着的陈锦墨。
“公主怎么还哭了?听说你提刀去闯净身院,这可不是公主该做的事!”
这话只是长辈的训诫,比方才对着贵妃的要温柔些,陈锦墨闻声抬头,看清太后的面容时,不由一僵。奶奶?

诱宦为夫免费阅读

这大约就是系统说的惊喜,因为太后与陈锦墨奶奶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完全看不出差别,甚至看着她的慈爱神情都是一模一样。
一瞬间,不需要去堆砌任何情绪,陈锦墨实打实地哭了出来。上去抱住太后,紧紧地抱着,不忍放手。
“奶奶我好想你……”
亲情牌是很有用的,太后这次过来就是听闻公主闹净身院的事。天家公主做出这般荒唐有失礼教的事,纵是孙女也不能姑息。
可陈锦墨一上来就抱着她哭,当真哭软了她的心肠。这一声声的奶奶听着也顺耳许多,也不想着去罚了,拍着陈锦墨的背安抚。
“这丫头哭什么,被谁欺负了,你父母都在这,我们自然会给你讨个公道。”
皇帝看不过去,道:“她是公主,谁敢欺负她。自己闯了祸丢了皇家颜面,倒先哭起来了。”
这一句话,换来了太后的一记眼刀:“皇帝管的是天下大事,后宫宅院的争斗你自然不明白。”
说罢,轻轻拍着陈锦墨的背,安抚道:“丫头乖,别怕,有什么委屈说出来。”
陈锦墨揉着眼睛,点了点头,抽泣道:“不是,不是宋宜之。不是他……”
她这一句话说完,皇帝陈泰先黑了脸:“怎么不是他,事实摆在那,你还要替他开脱?”
这两人怕是真有一腿。
本来沉默着装透明的贵妃,也开始跟着帮腔:“是啊,众目睽睽,不是思昂赶到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不理会他们的说法,陈锦墨只是看着太后,只有这一人是她的靠山。
果然太后冷冷瞥向贵妃:“什么叫众目睽睽,贵妃用错了词吧!”
见贵妃不敢吱声,才又看向陈泰:“皇帝不要着急,大家坐下来,慢慢听她说。”
陈锦墨松了口气,最怕的就是这皇帝因为厌恶宋家,不肯听她说。
其实这件事漏洞很多,太多的事说不清。至于朝野上下为何笃定宋宜之的罪名,不过就是宋家失势,为了能讨圣上欢心,都想踩上一脚。而与宋家一派,此时也都是人人自危,不敢发声。错案有冤,漏洞百出又如何,也要有人敢为他翻案。
只是幸好,现在的陈锦墨有这个立场与地位。原主在书中,深信不疑宋宜之对自己图谋不轨,更是羞愧于衣衫不整与另一男子躺在床上被心上人看见。爱情迷昏了她,让她想不了事情真相,只有一味恨着宋宜之。
现在的陈锦墨不一样,她对书中剧情有了解,也对贺思昂生不出一丝爱意。即便这事追查下去,贺家肯定脱不了干系,甚至脏水能泼到贺思昂身上。那又如何?
去他的爱情!保住反派好感度要紧。
“此事尚有蹊跷,有人乘势利用女儿清白诬陷宋宜之,此等行为漠视皇威恶劣之极,请父亲为女儿讨个公道!”
一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带着一股悲愤。那模样不知道的真要以为陈锦墨是撞墙自刎,以保名节的贞洁烈女。
女儿家清白事大,更何况她是公主,陈泰气得发昏的脑子总算恢复了一丝清明。他是想除去宋家不假,可也不容有人利用皇室借刀杀人。
“如何蹊跷,你且说明白!”
“那日女儿与两位公子游灯会,路过如意楼,贺公子提议进楼用餐,我与宋公子都没有异议,之后一杯茶水下肚,女儿便不省人事,昏睡前女儿清楚看见宋公子也已晕倒。”
这是陈锦墨瞎编的,记忆里她喝了茶便真的晕过去不省人事了。但……仅凭她一张嘴,除了自己别人也不会知道真假。
贵妃急了,忙道:“公主这是怀疑思昂吗?他可是救了你的……”
未等她说完,太后便出声打断:“贵妃今日怎么这么多话,要不要和锦墨一处跪着,让你说个够?”
“妾不敢!”
有太后帮着,陈锦墨不由硬气了一些,也还好这太后原著里偏帮宋宜之。
“娘娘别着急,如今我也不是怀疑贺公子,只是将当时情况如实说出而已。”
陈锦墨柔柔看了这个贵妃一眼,只是眼底深处满是寒冰。这个容貌妖艳的美人,可算得上不是好人。原著里明着相帮,暗地里使了多少绊子坑淑妃和女主,她可都还记着。
“女儿昏睡过去后,曾模糊醒过一次,看到了宋公子就躺在身边,也是昏睡不醒。之后又被一人强行迷晕,再醒来便是回了宫里。”
这下贵妃更着急了,这公主的反应和他们设想的差别太大了,再说下去,怕是真得绕到贺家头上来。
“怎么会?喝了***怎么可能途中苏醒,公主大约是睡迷糊了,产生错觉。”
陈锦墨笑了,她就是撒了个谎,想让人上钩,要真傻的自己承认犯罪过程,说她撒谎不可能苏醒那倒好。只是可惜得很,这贵妃并不傻,不过确实也是心急了。
这句话太刻意,尤其在太后警告了她多次还要开口的情况下。
“娘娘又不在当场,怎么就确定我不会苏醒而是错觉。”
贵妃尴尬地笑了笑,偷偷瞄了眼太后与皇上:“这,我也没说公主一定不会醒,不过思昂当时进屋,里面并无他人。”
“这就要由都察院或大理寺彻查了。”
一听都察院与大理寺,贵妃背上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不必吧……”
“我是皇女,事关我的清白,皇室子孙被他人利用,又怎么没有必要。”
陈锦墨说完,太后欣慰地点了点头:“锦墨丫头总算懂了些事,堂堂公主被人下药迷晕,还从如意楼那般热闹的地方抱出来,事情闹得这么大,如今又有了疑点,实在应该好好彻查。”
“不过贵妃有些紧张了,皇帝怎么看?”
陈泰他能怎么看,如今整张脸都黑了,只是冷冷地看着贵妃。
“贵妃精神恍惚,屡次失言,罚其半年俸银,于寝宫闭门思过,无召不得出!”
“陛下……”贺贵妃跪了下来,她现在很懵,她就是来看戏加火的,不知道这把火怎么就烧到自己身上了。可是圣意已决,只关她禁闭罚月奉,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宠爱了。
贺贵妃被拉了下去,陈泰开始专心对付这个二女儿。
“说说看,还有没有别的理由,让你这么相信宋宜之是无辜的。”
理由当然有,只是说出来有些豪放了。
不过,她就不是要脸的人。
“女儿与宋公子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少说也有一个时辰,若宋公子真有精神图谋不轨,这些时间也够了,如何待贺公子进来相救还什么事都未发生。”
这口气竟然还有些失望。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青天白日讨论这些,尤其自己还是当事人之一,陈泰都替她害臊。不过总归在理,一个时辰里真有心思还什么都做不了的,也就不用送去净身院了。
“你可有怀疑的人?”
陈锦墨也不犹豫:“贺思昂。”反正贺贵妃走了,剩下的她记得没有贵妃的人。
个渣男,早看他不爽了,最好能往死里查他。书里明明他家的人利用女主,他还装个清高样,“救出”女主后美其名曰愧疚地开始爱答不理,害得女主以为自己被嫌弃,开始无底线讨好追求他。陈泰疑惑了,二女儿喜欢贺思昂这事在宫里不算秘密,平日贺思昂有个小病小痛的,她都要闹个鸡犬不宁,这怎么还怀疑上了。
而陈锦墨就是想把贺思昂拉下马,怕光报名字不够,陈锦墨又开始了一轮不要脸的分析:“单从迷晕我的目的看来,若是宋公子,不会迷晕了却不动我。若是旁人,大可在这一个时辰里办成事,以我喜欢贺公子的态度,我肯定宁死不嫁,如此宋公子便是死罪。而若是贺公子就好理解多了,只是迷晕我俩,他及时出现相救。既能排除竞争对手,也能演个英雄救美的戏本。”
揉着额头听她说完,见她还要补充,忙制止:“够了,一个姑娘家说这些成何体统。分析案情不用你来,你可想好了,朕可以让人彻查,但你就不怕坏了你的名声?”
淑妃闻言,忙拉着陈锦墨示意她不要再查,毕竟已经有了定案,宋宜之也受了罚,再查下去对谁都没好处。她毕竟未出阁,坏了名声就不好了。
可陈锦墨表示,名声是个什么东西,她现在可是公主,哪朝公主要在意名声的。在意名声,她还怎么去体会山阴公主的快乐。
当然这题她有别的标准答案:“女儿是皇族公主,背靠皇恩,守的是天家颜面,不是自己的名声。若是真让小人一朝得志,不将其抓出加以严惩,日后谁都敢来王子公主头上踩一脚。”
这个答案陈泰很满意,招来近侍吩咐:“着刑部、大理寺与都察院三司会审此案,可与宋世一族***一案并查,务必尽快查明。”
闻言陈锦墨松了口气,这把算是稳了,她记得小说里,刑部大都是贺家势力,大理寺多为宋宜之父亲任用提拔,算是帮着宋家,而都察院是中立。后期宋宜之为自己洗清罪名,也是通过三司会审。陈锦墨只是把剧情提前了,以此来赚反派一个好感度。虽然这样也扳不倒贺家,只会由一个替罪羊背锅,最后贺思昂还能不要脸的撇清关系,说自己不想伤害女主,所以违背家族命令来救出女主。
但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从前那个傻女人,这种鬼话都信。日子还长着呢,贱人就留待日后慢慢收拾才有趣。
这么一闹,皇帝也忘了罚她闯净身院一事。让她回去,整理整理自己的仪容。
毕竟一个公主,成天披头散发的,着实丢人。
暗自庆幸逃过一劫,回到自己寝宫,第一件事便是点开数值表,回收自己忙碌半天的成果。
我去,这怎么还是负的没变?不对,准确来说,原来是-25,现在变成了-20。
这是BUG,还是她打开方式不对。不死心地重新点开一遍,还是没有变化。
不行,这不对,这肯定不对。她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好感度才拉这么一点,这是结局必死的节奏啊。
闭上眼,重新回到那个小房间。愤怒地捧起小板。
“为什么好感度就加了五,这不是轻松向吗?今儿个你不往上长点,我就把你摔下去,反正我都死了,不在乎拉你一个陪葬!”
她就不信了,地府的人工智能不怕摔。

小说推荐

诱宦为夫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