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早已凉透(阮苏薄行止顾司晨)

心早已凉透(阮苏薄行止顾司晨)

导读:阮苏薄行止顾司晨小说《心早已凉透》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为您提供阮苏薄行止顾司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阮苏甩了甩因为画稿有些发酸的手臂,看了一眼欧式摆钟,凌晨一点。薄行止还没有回来。结婚后她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夜不归宿,可他终归还是食言了。

小说介绍

阮苏薄行止顾司晨小说《心早已凉透》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为您提供阮苏薄行止顾司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阮苏甩了甩因为画稿有些发酸的手臂,看了一眼欧式摆钟,凌晨一点。薄行止还没有回来。结婚后她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夜不归宿,可他终归还是食言了。

小说简介

桌子上的晚餐已经凉透。  阮苏甩了甩因为画稿有些发酸的手臂,看了一眼欧式摆钟,凌晨一点。  薄行止还没有回来。  结婚后她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夜不归宿,可他终归还是食言了。  阮苏喉咙一涩,抬起僵硬的手准备继续画稿,忽然手腕一阵抽搐着。  这时,传来开门声。  阮苏摁住自己的手,等抖动停止后,才去开门。  薄行止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还没等她走近......

心早已凉透全文阅读

夜。
桌子上的晚餐已经凉透。
阮苏甩了甩因为画稿有些发酸的手臂,看了一眼欧式摆钟,凌晨一点。
薄行止还没有回来。
结婚后她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夜不归宿,可他终归还是食言了。
阮苏喉咙一涩,抬起僵硬的手准备继续画稿,忽然手腕一阵抽搐着。
这时,传来开门声。
阮苏摁住自己的手,等抖动停止后,才去开门。
薄行止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还没等她走近,一把推开她。
“滚开!”
阮苏堪堪站稳,强忍着心底的苦涩问道:“公司很忙吗?”
回答她的是无声的沉默。
阮苏明明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可每一次薄行止忽视她后,她的心都忍不住发痛。
阮苏垂下头苦笑,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一步步地去到书房,继续整理乱七八糟的画稿。
或许只有忙碌,方能填满她心底的空荡。
薄行止洗完澡走进书房,望着她收拾的身影,忽然冷漠的开口:“不必收拾了!”
阮苏抬起的手一僵,回过头看着他:“对不起,我不该弄这么乱,你别生气。”
薄行止第一次没有发火,就那么平淡地看着她。
“离婚吧。”
阮苏心猛地一紧,手不自觉地发抖着,手上的画稿尽数掉落在地。
瞧见薄行止眼底的厌恶,她赶忙将颤抖的手收到了背后,苦涩发问:“为什么?”
薄行止朝着她走近,冷淡地看着她:“这三年你很听话,你开个条件,我们离婚吧。”
阮苏沉默了,她早知道两人的婚姻持续不了多久,但没想到如此之快。
结婚三年,眼前这个男人没有碰过她一次,他是最熟悉的人,亦是最陌生的人。
薄行止看她迟迟不说话,不耐烦道:“五百万,够不够?”
阮苏的手颤抖地更加厉害,她抬起头望着薄行止,一字一句道:“我不要钱,我想要和你好好过日子,再生个孩子。”
“要孩子就去领一个,跟我说有什么用?”
“明天我让助理把离婚协议书给你!”
语罢,薄行止去往二楼卧室。
阮苏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变得暗淡起来……
今天,是薄行止对她说话最多的一天,也是最刺痛她内心的一天。
……
翌日。
阮苏神情恍惚去到公司。
她作为薄氏集团的设计总监,没有特殊情况,从未请假过。
才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就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直接丢了出来。
人事部的总经理看到她道:“阮总监,不好意思,你的办公室现在给顾总监用了。”
顾总监?
薄氏集团什么时候多了一位设计总监。
她还没有弄明白,一道靓丽的身影落入眼底。
来人一身洁白的长裙,黑色柔顺的长发搭在肩上,对着她笑盈盈的说道:“你好,我叫顾若晗,是新来的设计总监!”

心早已凉透免费阅读

她是活在传闻里的女人。
现在都要离婚了,自然更加不必让人知道她的样子。
她懂。
薄行止面对阮苏那从容的样子,有一瞬的失神。
他一向都知道他俩的婚姻和别人的不同,结婚的时候他们就签过契约。
彼此互不干涉,阮苏当他的阔太太,他给她买包包买衣服买珠宝,只要跟钱有关系的,完全没问题。
她配合他在爷爷面前秀恩爱。
他是在医院门口遇到的这个女人,倾盆大雨中,她面无表情的站在雨里,“有没有人愿意和我结婚?”
路人行色匆匆,都当她是神经病。
他不知道阮苏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没有兴趣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也刚好急需一个妻子,而她让他觉得挺顺眼。
没想到,这婚一结就是四年,直到上周爷爷去世,演了四年的戏,终于散场。
爷爷去世对他打击极大,一直缓了一周才办葬礼。哪怕现在只要一想到爷爷的音容笑貌,他依旧胸口阵阵钝痛。
这四年里,两人和普通夫妻没有什么区别,他很忙,一般只有周末才会来江松别墅过夜。
这女人从来都乖乖本分的等着他,他来他走,都不会有怨言。
薄行止临出门前,阮苏踮起脚步亲吻他的脸颊,“拜拜,老公。”
男人低头吻一下她的唇,“等会儿到了灵堂乖点。”
“好,我知道了。”阮苏点头,目送他离开。
他们两个好像是感情极好的夫妻,根本就不像马上要离婚的样子。
看到男人上了黑色的宾利车,阮苏转身关门。
乖巧温柔的表情立刻被清冷取代,清丽绝艳的脸蛋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
和之前那个温柔可人的样子形成强烈的对比。
她仿佛换了一个人。
面无表情的将自己收拾一番,也出了门。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细雨。
南山墓地。
草地鲜绿,踩上去很软,整座南山都被雨幕笼罩,显得朦胧又不真切。
薄老爷子的墓地选在了这里,美丽又宁静。
葬礼办得很简单,来的多是薄家的一些亲戚朋友,还有一些生意上的伙伴。
白色的百合花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越发洁白,一束,两束……放眼望去,摆放了墓碑周围……
阮苏下了车,就撑着一把黑伞朝着众人走来。
她看着薄行止,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身姿笔挺,薄唇紧抿成一条线。
俊美的面容沉满悲哀,眼眶泛红,安静的立在人群最前排。
她知道他是薄老爷子一手带大的,所以和薄老爷子感情极深。
阮苏走过去弯腰祭奠,看着墓碑上薄老爷子的照片,她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百合花轻轻放到墓碑前。
就这么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
她真的极讨厌极讨厌这种地方,这种气氛。极讨厌有人从她身边离开。
她的眼底透着一丝无奈与伤感,薄老爷子生前对她是真的好,把她当亲孙女一样的宠爱。
她扑通一声,对着冰冷的墓碑,跪到了潮湿的雨水里,冲薄老爷子磕了三个响头。

小编点评

阮苏薄行止顾司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