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跑团记录(莱薇修)

非典型跑团记录(莱薇修)

导读:主角是莱薇修小说非典型跑团记录推荐——小编为您带来非典型跑团记录全文免费阅读你的队友如下一言不合就魅惑的玛丽苏。二话不说就背刺的二五仔。三句不到就超游的上帝队友。疯狂roll点不rp的跑团机器。

小说介绍

主角是莱薇修小说非典型跑团记录推荐——小编为您带来非典型跑团记录全文免费阅读你的队友如下一言不合就魅惑的玛丽苏。二话不说就背刺的二五仔。三句不到就超游的上帝队友。疯狂roll点不rp的跑团机器。你要面对的是整天想要召唤邪神的邪.教徒。降临必团灭的各路邪神。

莱薇修小说简介

捡到了一只触手怪幼崽,当爹又当妈的传奇故事。
最后发展成被自己养大的小兔崽子一口吃掉的事故。
你被卷入了一场真人跑团游戏。

非典型跑团记录全文阅读

那是一个仿佛要将人溺死在其中的噩梦。
莱薇觉得自己悬浮在一片虚空之中,抬头是触不可及的太阳,而后一股失重感猝不及防地捆住了她的身体,将她急速向深渊拽去。
她被拽入了一片深海,强大的水压几乎要将渺小的她碾成粉末,肺部几近撕裂,耳膜也仿佛要在下一秒破碎,在她觉得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她骤然停止了下降,然而一股更加深刻的恐惧感却爬上了她的脊椎,如蟒蛇一样将她紧紧缠绕。
她忍不住,在梦中睁开了双眼,刹那之间,一个***的眼球与她视线相交。
【开始进行意志检定。】
【[莱薇]进行意志检定: D100=5/70大成功。】
突如其来的大成功提示打断了噩梦的蔓延,莱薇恍惚之间觉得有一股油状物环绕在了自己周身,逐渐形成了一道粘稠却坚实的圆形壁垒,将她包裹且保护在其中。
一股宛如回到羊水般的安全感逐渐驱散了恐惧,莱薇倏然从梦中惊醒,大口***着。
胸腔下的心跳仍然剧烈,鬓角的金发也早已被冷汗濡湿,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晃得她眼睛生疼。
她试图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拷在了身后,双腿也被绳子紧紧捆着,现在的她只能如同一条毛毛虫一样在地上匍匐。
莱薇又挣扎了一番,这次不小心牵动了右腿,脚踝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看来之前在雪原上发生的一切并非异常幻梦,只不过这里又是哪里?
莱薇眯着眼,慢慢调节着***瞳孔中的光线,来适应周围的环境。
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犯人,被人五花大绑丢到了一间酷似牢房的密室内。这个狭小的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任何家具,只有顶端的一盏白炽灯,斜上方角落里的一个通风口。
身上的羽绒服早已不翼而飞,之前那身厚重的极地装备都被褪下了,如今的她上身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背心,下身则是原本的冲锋长裤。
因为双手被反铐在身后的缘故,她拧了半天,才勉强靠着自身的柔韧度用双手够到自己冲锋裤上的一个口袋。
【过幸运。】幸运?
【[莱薇]进行幸运检定: D100=86/65失败。】
【你发现自己口袋空空,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忙活了半天,你只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自己为了防止低血糖而随身携带水果硬糖,你显然不能靠着一颗水果硬糖把手铐磨断,】
她多少算是明白了……在这个世界里的所有行动都要靠那个骰子来决定成功与否?
如果她刚刚幸运检定成功了,难道就能摸出一把刀了?
【it depends。】
系统竟然回答了她的疑问。
莱薇叹了口气,艰难地蹭到了角落里,倚靠着墙壁慢慢撑起自己的上半身。
这个世界被骰子主宰,检定的成功与否会影响到整个故事的发展和进程。
内心问候了一遍这些不讲道理的规则,她开始细细打量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不足十六平米,厚重的铁门是唯一的出口,但是门把上是一个电子锁,指示灯是红色的状态,显然是锁着的。
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继在南极遇难看企鹅后,她又被一帮不明份子绑架到了这里。
莱薇闭上眼睛,心中呼唤了一下系统界面,果不其然地发现了人物卡上目前的HP是11/14,她究竟是怎么做到跑路把自己腿给跑断的……
除了基础属性之外,还有一栏技能。
【斗殴:80(制霸洛杉矶downtown街头小巷的拳皇)
□□:80(还记得自己年轻时因为带枪进课堂而被逮捕的光荣事迹吗?)
□□/□□:80(拥有狩猎证书,□□和AWM在你手上就是玩具)
重武器:20(虽然不常使用,但是偶尔到有条件的靶场会玩玩加特林)
外语/俄语:41(二代移民的你虽然能说俄语,但是有口音,丢人的苏联移民)
操纵重型机械:60(会开坦克,会开起重机,甚至会开飞机,钞能力让你多才多艺)
侦查:60(荒野求生爱好者怎么可以看不见山野间的小兔兔呢?)
攀爬:40(比起爬山,你更喜欢直接把山炸平)
恐吓:60(不用恐吓,你的存在就已经够吓人了)
投掷:31(你甚至还学会了丢手榴弹,只不过练习次数有点少,不建议瞎扔,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朴实无华的技能栏,朴实无华的技能组,以及非常操蛋的备注。
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意念一动,收起了自己的人物卡,而后将所有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现如今的处境上。
暖风正从通风口那里源源不断地传进这个不大的密室内,房间内的温度非常暖和,她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还在不在南极,更不知道那群人将她绑来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声音渐行渐近,莱薇立刻倒回了原地,闭上了双眼,放缓了呼吸。
随后,她听见门外传来了人交谈的声音。
“房间不够用了,你们今天怎么又抓回来一个,都说了不需要那么多实验素材了。”
“人都抓回来了,总不能放回去,大不了就喂给半成品吃吧。”
“啧——”电子锁打开的提示音响起,随后一个重物被丢进了房间里。
“……你有没有觉得今早抓来的那女人好像更替了一下位置?”其中一个人忽然道。
即便听见了两人正在议论她,莱薇没有表露出任何动摇,只是静静地躺在原地。
“没感觉,是你的错觉吧?那针麻醉剂够她睡上一天了,退一步说,就算醒来又怎么样,你看她那样还能跑了不成?”另一个人不以为然道。
于是另一个人便不作多想:“也是,不过还是早点送去实验室吧。”
莱薇不动声色地睁开了一条眼缝,多亏她倒下时的角度选得巧妙,如今她那瀑布般的金色的头发遮挡住大半脸颊,即便她偷偷打量一眼门口,在旁人看来也不会露出任何异样。
在铁门再度关上之前,她的余光瞥见了两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家伙,他们不再过多驻留,交谈完毕后就转身离去。
电子锁再度自动锁上,莱薇松了口气,她再度艰难地支撑起身体,看向了刚刚被那两个人丢进来的家伙。
那脸朝地倒着的男人显然是一个和她一样的倒霉鬼,浑身被扒得只剩下了贴身衣物,黑色的板寸头发,应该是个亚裔。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头顶上悬浮着一个半透明的绿色菱形标记,那画风跟她意识中的系统一模一样。
明明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标志,莱薇却本能地认出了它意味着什么:跟她一样,这个人也是个玩家。
“喂——喂——”莱薇试探性地朝他喊了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她艰难地朝昏迷不醒的男人挪了挪,因为手脚都被束缚着,她只能张开嘴巴,咬住了他的后衣领,一个***,将他上身掀了过来。
因为莱薇剧烈的动作,昏迷中的男人睫毛也抖动了一瞬,他缓慢地睁开了双眼,一如莱薇刚刚醒来时那般,满是惊恐地环顾了一圈四周后,目光定格在了莱薇身上。
“你,你是——“他张了张嘴。
莱薇有些烦躁道:“和你一样。”
“你也是玩家(player)?”男人有点不可置信道,他的目光悬停在莱薇的头顶,有些狐疑地嘀咕了一句话。
莱薇挑了挑眉,系统的提示音在脑海中响起。
【聆听。】她毫不犹豫地申请了聆听检定。
【[莱薇]进行聆听检定: D100=28/20失败。】
于是男人嘀咕的那句话就像是被电视台消音了一样,传到她的耳中时只有哔哔哔的忙音。
莱薇:……淦,这检定失败也太硬核了。
男人似乎也没有纠结什么,随后便清了清嗓子,自我介绍起来:“既然都是玩家,那我先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是张明,中国人,但是拥有美国工作签证,目前职业是电子工程师,趁着年假的时候来南极旅游,本来是在玩风筝滑雪,结果突然遇上了下降气流,然后就被吹到大岩壁附近,我看到了一个营地,本来是想去求救的,但是突然冒出一帮家伙给了我一闷棍,我醒来就在这里了……哎,解释有点麻烦,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包含了自相残杀元素的秘密团,你要不跟我共享一下信息?也好知道彼此的投点结果,免去解释。”
张明说完,就像是为了表达自己诚意般,朝莱薇眨了眨眼。
瞬间,莱薇的界面中多出了一份来自张明的角色卡,她快速阅览了一遍后,也有样学样地在自己的信息中找到了分享的选项,意念一动,将自己的卡传输给了对方。
“莱薇,我的名字,莱薇·布尔加宁。”
“我看你好像对操作不是很熟练啊,你是新手么?”张明一边阅览着她的信息,一边八卦,不等莱薇回答,他又眼睛一瞪,惊呼道,“***,力量80,体质70,斗殴80,手/枪80,步/枪80,侦查60?!你这是什么神仙打手卡,海军特战队退役来的么?慕了慕了,哎!为什么我天命roll出的属性就那么弱鸡……”
莱薇沉默地扫了一眼张明的基础属性。
【力量:45(拆手办快递的时候毫不费力的程度)
敏捷:30(让一个宅男出门奔跑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体质:25(就连坐在空调房里都会出虚汗的家里蹲)
魅力:40(有一说一,老婆是纸片人,自己长得怎么样也无所谓吧?)
教育:90(重点大学的CS系毕业的高才码农,业务能力和秃头程度成正比)
体型:60(肥瘦均匀,刚刚好)
灵感/智力:90(太聪明了,容易发疯)
幸运:60(平均水准,天降老婆是不可能的)】
这个系统的备注为什么那么……欠扁。
同样已经看完莱薇个人信息的张明叹了口气:“看来你的导入跟我大同小异,总而言之都是在南极遇难后被抓来了这里,不过说到南极背景的模组,我能想到的也就是洛夫克罗夫特的《恐怖山脉》和修……”
张明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他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系统的提示同时在两个人的脑中弹出——
【本模组时长为一日,难度评级为[入门],新增一名新手玩家[莱薇],为给新人玩家做出良好的示范,本模组禁止超游发言。】
【场外讨论期已结束,游戏正式开始,游戏内超游发言频率过多,警告一次,只有玩家交谈的时候允许一定量的超游讨论,但是NPC在场时若进行超游发言将会受到惩罚,请注意RP,增加跑团体验。】
讲话卡到了一半张明闭上了嘴巴,朝莱薇摇了摇头。
RP?RP是什么意思。莱薇有点困惑。
张明对她比了个口型:“ROLE PLAY。”
莱薇琢磨了一下这两个单词的字面意思,顿时明了。
所谓role play就是角色扮演,他们现在扮演的是两个遇难的南极游客,而不是玩家自身,他们必须代入到角色卡的情境之中,做出符合人设的行动和对话,而不是夸夸其谈游戏场外的信息。可是她还是有满腹疑惑想要问张明,比如他为什么对现状看起来那么熟练,又比如他对这场所谓的真人跑团游戏知道多少……再比如说,违背系统会出现什么惩罚。
但是张明看上去对系统言听计从,莱薇只好调整了一下表情,认真说:“你刚刚是不是还想说什么?”
“是的。”张明换上了一副戏精的表情,开始了浮夸的drama式表演,“我想说,嗨!真是见鬼,把我们抓来这里的家伙到底是哪群混球?该死,他们究竟想要对我们干什么?!”
莱薇:……兄弟你别演了,好尬啊。

非典型跑团记录免费阅读

在一顿极为尴尬的RP过后,莱薇一脸“你是智障吗”的表情看着张明,张明耸肩,表示自己也情非所愿。
不过张明的出现也的确打消了莱薇之前的紧张感,她咬了咬舌尖,也尝试着用不泄露场外信息的方式将刚才自己从那两名工作人员那里得知的交谈信息转告给了张明。
张明脸色顿时煞白起来。
“我有一个不好的猜测。”张明说,“绑架游客,关进这种地方,还说那些话……我们该不会被抓到什么非法的人体试验组织里面了吧?”
莱薇点点头,细想一下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撇除掉“喂给半成品”这类细思极恐的信息,单单是“早点将她送去实验室”就足以让她的心悬起来了。
张明也意识到了莱薇的处境比他更加岌岌可危,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般地对莱薇开口道:“你也别太害怕,刚刚系统也说了,你是新手,这只是个低难度模组,低难度模组一般都没有战斗轮。况且这个游戏的好处在于模组不会出现无解的死路,只要探查方式正确,一定能存活下来的,现在才只是开场,不至于一上来就撕卡,我们先静观其变,循着剧情走。”
他刚说完,刚刚那个警告声再次响起。
【超游发言频率过多,警告第二次,五分钟电击处分开始。】
“我去,怎么以前也没见你那么严格过?!”
张明惊呼了一声,随后便触电般倒在了地上,身体剧烈抽搐起来,在他眼睛即将泛白的时候,那阵抽搐才慢慢停下。
整个房间再度只剩下莱薇一个清醒的人。
莱薇:……这处分也太变态了。
只是在同为PL的她面前进行超游发言就要受到这种程度的处分,要是在NPC面前也说漏嘴,岂不是要直接被天打雷劈。
莱薇蹭到了张明身旁,用胳膊碰了碰他,发现对方这会儿晕得比刚才还要死,一点转醒的迹象也没有。
因为刚才共享了人物卡的缘故,他现在的头顶除了菱形的悬浮标志外,还多出了一个道血条,现在显示的是【7/8】,看来刚才那个电击不只是示警,还实打实地给张明本人造成了伤害。
心想对方是好意提醒自己才落了如此下场,莱薇不禁有点愧疚。
然而她的愧疚还没维持半分钟,头顶的白炽灯突然忽明忽亮起来,门外的走廊也传来了警报的声音。
就像是标准的三流恐怖片一样,这显然是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之前的征兆,像是为了印证她的预想一般,头顶的白炽灯在连续扑朔了几下后,彻底暗了下去。
这让本来就没有任何室外光的密室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只剩下了天花板一角的一顶紧急照明灯散发着极为浅淡的昏黄色光辉。
【过聆听。】
莱薇心中暗骂听个屁,她这个技能只有最基础的20点,也就是说成功的几率只有五分之一,比一个聋子好不了多少。
结果却大出所料。
【[莱薇]进行聆听检定: D100=9/20困难成功。】
检定成功让门外混沌的嘈杂声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实验品突破了管制……快去拿水晶!”
“来不及了,它跑去哪里了?!”
“先离开这里!约瑟夫不在,我们无法控制它!!把这一层封锁掉,快回去上一层。”
外面乱成了一片,莱薇只能隐约判断出大概是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潜逃了,而这帮家伙似乎想抛弃这一层。
张明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外面状况又并不明了,莱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她的耳朵再度捕捉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只不过这次,声音不是从门外传来的,而是从她身后。
联合刚才那帮人说的话,再结合一下恐怖片套路,她几乎可以想象自己回过头会看见什么东西。
然而她没得选择,莱薇深呼吸气,僵硬地转过了头。
映入眼中的,是噩梦的具现化,原本通风口的位置处,一股浓稠的、黑亮的、散发着奇异气味的柏油质地的油状物正缓缓流进……或者说是蠕动入这个狭小的密室内。
莱薇不会将它当做无机质的东西,她切实地感受到那是一团“生物”,它正在有意识地挤进这个房间,转瞬间,这个不足十六立方米的室内就被它占据了大半。
它似乎意识到了莱薇在看它,于是一瞬间,成千上万的橄榄绿的眼珠在骤然浮现在了它的身上,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辉,齐刷刷地看向了莱薇。
宛如之前噩梦再临。
【你目睹超越自然的恐怖,眼前的一切冲击着你的三观,几乎粉碎了你一直以来相信的唯物主义,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惧感充斥着你的大脑。】
【San Check 1D6/1D20。】
所谓san check,就是理智检定。玩家在一场背景为coc的跑团当中遭遇到了常理无法解释的存在,这些存在往往会威胁到调查员的心智和认知。当一个调查员的理智检定失败时,可能会导致临时的疯狂症状,近乎于人受到了极大惊吓时开始歇斯底里,而当理智值彻底归零时,这个调查员就会彻底疯狂。
这个知识被塞进脑子里的同时,百面骰也旋转起来。
【[莱薇]的理智检定结果:1/70=大成功,你的理智值减少1d6=1点,当前剩余 69。】
【即便眼前的生物超脱了你的认知,但是马列主义者不信牛鬼蛇神,你没有任何恐惧,相反地,你觉得眼前这团未知的生物长得非常讨喜,甚至可以称之为可爱,总而言之,非常符合你的毛式审美,你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和它进行一场友好的交流。】
莱薇:???
莱薇:放你的***。
但是随着理智检定得到了大成功的结果,心中的那股恐惧的确顷刻间烟消云散,莱薇恢复了镇定,尽管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在面对这种东西的时候还能冷静……可她现在就是莫名其妙的,不仅不害怕这团东西,反而隐约感受到了这团不定型酷似猎奇版史莱姆的东西对她并没有恶意。
它像是在观察她,而不是试图攻击她。话说回来,就算这东西想要杀了她,被五花大绑的她估计也毫无还手之力,本能告诉她,不要试图对这团油腻而恶心的生物表达敌意。
而这团猎奇史莱姆和莱薇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后,甚至微微往通风管内退回了一点。
像是一只被主人发现了野猫,往房间内探了一步后就立刻缩回了爪子,还真的让她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猎奇扭曲清奇的可爱感。
这就是大成功的力量么?竟然硬生生逼得她觉得一只猎奇史莱姆长得眉清目秀。
莱薇试探性地打了个招呼:“Hello?Ciao ?Здравствуйте?Guten tag?Bonjour?”
她本来只是抱着试试和给自己缓和紧张的目的出声,没想到良久之后,那团翻滚的油状物之下竟然传来了回答。
“你,不怕我,也不攻击我。”怪物就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开口说,“你是friend(朋友)么?”
不等她回答怪物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那团油状物便绕过了躺在地上张明,缓缓流向了她,祖母绿色的眼睛不断地在它身上形成又分解,与此同时,怪物的身上像蔓延的菌丝那般生成了细长的触手,攀爬上了她的裤腿。
不过是片刻功夫,莱薇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它”完全包裹在其中,她的大脑拉响了警报,心底里却有一个声音不断地警告她:不要紧张,不要反抗,不要攻击。
不定型的油状物在她身上蜿蜒而上,已经爬上了她的胸口,只差一点,就能将她的头也包裹在它的身体里,让她直接窒息身亡。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它发出了一声纳闷的嘀咕声:“不,你……身上没有和我一样的味道,不是同类,也不是朋友。”它说完,就缓缓地从她身上褪去,语气里竟然有点隐隐的失落。
【你注意到了眼前这团非常符合你毛式审美的生物因为你的缘故感到了失落,你内心不禁油然而生起一股愧疚的情绪,你觉得自己应该快点去安慰它,现在立刻马上!】
莱薇:???还能这么搞?!
她嘴角一抽,竟然真的如系统所说那般下意识地安慰道歉:“呃,让你失望了我感到很抱歉……不过你能不能帮我把手铐解开一下?”
她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巴掌,也真是大脑短路,她竟然敢对一个正体不明的猎奇生物提出这样奇葩的要求。
但是令她大跌眼镜的事情却发生了,那团油状物理解了她的诉求,再度攀上了她的身体,只听咔哒一声,束缚住她双手的手铐顷刻间化作了铁粉。
这次它离开她身上之前,甚至顺便帮她把腿上的绳子也一并吞噬溶解掉。
做完这一切的软泥怪静静地看着她:“约瑟夫说了,就算不是朋友……也要回应……有礼貌的请求,束缚给你解开了,快走吧。”
已经不知道是该操蛋自己被一个异类同情了,还是该庆幸居然碰上了这种绝世好忽悠的软泥怪。莱薇朝怪物点了点头:“谢谢。”她活动了一下双手,忽然意识到了手上拽着一颗几近融化的糖。
【天赐良机,你觉得没有比这更恰当的时候了,快将糖送给这个惹人怜爱符合你毛式审美的生物吧!】
莱薇脑子再次一抽,将手上的糖果递到了对方跟前。
几乎是在她伸出手的同时,那团油腻的生物浑身就像炸毛了一样拟态出了好几道尖锐的利刺。
莱薇吓了一跳,却还是硬着头皮将手举在了半空:“这个给你,是谢礼。”
怪物身上再度形成了无数只眼睛,一部分紧紧盯着莱薇,一部分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她的手心。片刻后,尖刺又化成了柔软的触手,它小心翼翼地卷走了莱薇手上的糖果,转瞬间,糖果就消失在了黑色的油膜之下。
然后那一双双祖母绿的眼睛竟然满足地眯了起来,就连触手都伸展了一点。
就像是一个小孩。
等等等等,她为什么会觉得一个触手怪像是人类幼崽?!
理智检定大成功的力量太蛮不讲理了。
那团本来可以可以溢满整个房间的油状物极速缩小起来,就像是膨胀的气球忽然瘪下,它越来越小,最后在莱薇面前化作了一个人的形态。
先是四肢,然后是皮肤、头发,五官和轮廓也开始定型,最后就连身上的衣物也逐渐幻化出来……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一个二十岁上下长相干净、甚至可以称之为漂亮的黑发青年出现在了莱薇的面前,青年睁开了双眼,祖母绿的双眼依然在昏暗的室内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目睹这一切发生的莱薇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年头软泥怪吃了糖后还能变身成美青年吗?!糖果是什么奇怪的开关吗!这才是最不唯物的设定吧?!

小说推荐

转眼间非典型跑团记录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