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年代文中过日子(宋红米)

在年代文中过日子(宋红米)

导读:完整版《在年代文中过日子》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牛奶花卷,主要人物是宋红米,在年代文中过日子牛奶花卷主要讲述就连她的名字都是爱的结晶。他们不会离婚吧,那她以后是不是就没爸爸妈妈了,瘪嘴想哭…

小说介绍

完整版《在年代文中过日子》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牛奶花卷,主要人物是宋红米,在年代文中过日子牛奶花卷主要讲述就连她的名字都是爱的结晶。他们不会离婚吧,那她以后是不是就没爸爸妈妈了,瘪嘴想哭…七岁的宋红米最近沉迷氪金养纸片人。

宋红米小说简介

六岁的宋红米抱着爸爸最新款的小米手机,却没了撸啊撸的心情。
因为爸妈又在吵架了。
明明以前很好的,爸爸还说他和妈妈是天生一对,都是忠实米粉。

在年代文中过日子全文阅读

〖叮!系统受损严重…系统分解…〗
宋红米全程懵逼脸!
卧槽!***都不能缓解她暴怒的情绪了。
金手指就这么没了,这不是开玩笑么。
谁家金手指这么脆!
她要差评!
她要投诉!她要五年商保!呜呜呜…
特么的,她还不敢真哭,因为她旁边有人。
人还不少。
而且她现在已经已经不是她了,脑海里多了一个七岁姑娘的记忆。
她这是穿越重生了?!
现在应该是五几年,刚建国不久,因为老人们讲古(故事)总说以前打仗啊,得回有了新中国……balabala。
具体年月日,这具身子是不知道的,她脑海里最清晰的就是上山,哪块蘑菇多,哪块野菜嫩。
这里是宋家村,她还是叫宋红米,心里有些庆幸,至少不用适应新名字了。
不过这次可不是因为这个身子的爹娘是米粉,而是因为她家还有个大姐叫宋大米,有个二姐叫宋黄米,她是最小的姑娘叫宋红米。
她心里吐槽,要是他们再生个女娃该叫什么呢,宋黑米还是宋绿米?
除了两个姐姐,她还有两个大哥一个弟弟。
简直是人口庞大的一家子。
不过在这个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她家这孩子数量只能说是普普通通啦。
在此!宋红米真心拥护计划生育,简直是国策啊!
少生孩子多种树!
至理名言!
拉回胡思乱想,宋红米悄悄的伸手,摸了摸后脑勺的包。
咬着嘴唇才没喊痛出声。
小姑娘白天跟着二姐去挖野菜,一个没注意滑倒了,磕了脑袋,当然晕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醒了,除了后脑勺有些疼,也没什么事。
小姑娘怕被骂,谁也没告诉,没想到晚上出了意外。
宋红米咬了咬嘴唇,手摸着胸口,她会替小姑娘好好活下去的。
不对!不对!
她不是被系统带着找柳宵么,不该是去熙朝么,怎么跑五十年代来了,难道系统中途没油…没能量了。
特么的!特么的!太不靠谱了!
也不知道是后脑勺疼的,还是急的,宋红米眼珠子噼里啪啦的掉。
咬着手背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要冷静,哭解决不了问题,可是就控制不住啊!
在心里一遍遍的呼唤系统,可是杳无音讯。
狗比系统,毁她人生!
宋红米哭抽抽了。
最后是哭睡着的。
“小妹,起来啦!”
宋红米被推了一下。
可是她一点不想动,脑袋昏沉,眼睛也睁不开。
昨天哭多了,眼皮子肿了。
“二姐,我难受,我昨天摔了,脑袋疼。”宋红米闭着眼很是虚弱的说道。
“摔哪了?你咋不说。”宋黄米一顿摸,摸到了那个大包。
然后急匆匆下地了,不一会屋里门又开了。
是宋母进来了,一***坐到炕边,“红米,摔哪了,咋不早吱声,让你二大爷看看。”
宋红米一回忆,这个二大爷是个老中医,曾经在大城市待过,年纪大了,所以叶落归根了。
村里有头疼脑热都爱去找他。
“娘,我疼,让我再睡会。”宋红米感受到宋母手掌的温度,也有些想她妈了,眼泪又流了出来。
虽然这么多年,母女见面次数不多,后期更是因为催婚,两人在电话里吵了很多次,但她现在不在了,她妈偶尔也会想想她吧。
更想哭了。
哭的像个丑包子。
可把宋母心疼坏了,将宋红米搂在怀里,“娘的小闺女,这是遭了多大罪啊,今个就在家躺着吧,我让你大姐给你煨荷包蛋了,谁也不给,就给你自己吃。”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大姐宋大米端着碗进来了,“娘,荷包蛋好了,我还下了点二合面的面疙瘩。”
宋母接过碗筷,“早饭做好了?”
宋大米摇头,“黄米在烧火,马上就好了。红米,你脑袋还疼不疼?”
“疼。”宋红米条件反射又要去摸那大包。
被宋母拦住了,“可不能碰,再碰坏了。起来,把饭吃了,吃完了再睡。”
宋红米也是有些饿,又做不来让别人喂饭。
只能吭哧吭哧的爬了起来。
努力睁眼,也只能睁一条缝,眼睛哭肿了。
端起饭碗扒饭。
能吃就是没事了,宋母倒是一堆事呢,“你吃完,就躺着,娘出去干活了。”
说完风风火火的走了。
她们家分了三十多亩地,一睁眼就有干不完的活儿。
不过累死也愿意,这可是自己家的地,交了公粮,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宋红米咬着鸡蛋,又想哭了,她这个身子上次吃鸡蛋还是过年呢,现在都春天了。
这特么的也太穷了!
辣鸡系统!误她!
她还想哭,她受不了这个委屈!

在年代文中过日子免费阅读

宋红米闭着眼睛缓着神。
之所以闭眼,是因为眼皮子肿着,睁眼太难受。
她现在可能是回不去了,那个狗比系统分解了。
也特么搞笑了,系统还能分解,她也是孤陋寡闻了。
反正是回不去了。
她不想既来之则安之也没办法。
她…总是怕死的。
可是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柳宵了,眼泪水珠似的滚落下来。
“吱嘎…”有些破旧的木门被推开了。
宋红米直接捂着脸躺下了。
“哒哒哒…”的脚步声。
悉悉索索的声音,“小姐儿!你还疼不?”一只小手摸了过来。
宋红米知道这是她小弟,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宋建军,今年五岁了。
她们俩是家里年纪最小的,平时总玩在一起。
关系自然很亲。
小家伙照理要叫她三姐,可是却总叫小姐儿。
好在小姐儿这个词还没被污染。
宋红米咳嗽了下,清了清嗓子,“不疼了。”
“你撒谎,我都看到你哭啦!”小家伙还用小手摸呢,“包呢?”
宋红米满脸黑线,“建军,你把碗筷帮小姐儿拿出去。你还没吃饭呢吧,快吃饭去。”
塑料姐弟情!
宋建军摇头不肯,“饭还没做好呢,要不娘早喊了。我陪你,小姐儿,包呢?”
宋红米被气笑了,特么的是看她还是看包!
睡觉!
可惜老天爷偏偏和她做对,呼啦啦进来一堆人。
“红米!”
“红米,好点了没?”
“红米,头还疼不?”
………
原来是宋爹和宋家其他的几个兄姐都进来了。
宋红米挤着笑脸,回应了句,“没事,快好了。”
“行了,该吃早饭了,都出去吧,让红米再睡一觉,脑袋疼就得多睡才好的快。”宋爹大手一摆,让几个孩子都出去了。
“我不出去,我陪小姐儿。”宋建军要往炕里跑,被宋爹一把给抓住了,然后给夹出去了。
宋红米努力睁个缝,稍微抬头,“爹,把门给我带上。”
等到人都出去了,长长的松口气。
安静了,她要好好计划一下了。
她从心,不敢去死,只能好好活着。
这个年代的贫穷她只在一些书上看过,没想到她有亲身体验的一天。
但是她一点不兴奋呢,呵呵…
不过实话实说,宋家挺好的。
兄妹姐妹虽多,但是家里少有的和睦。
在这宋家村也算上等的人家。
因为宋家大伯是村长,宋家小叔是民兵连长。
她爹是附近几个乡镇手艺顶顶好的木匠。
谁家盖房、打家具,他绝对是第一个被找的。
家里还有三十多亩地,收入不差的。
但是这么节俭也是有原因的,家里要盖房子。
这是她小弟宋建军偷听到的,和她说的。
应该是真的,毕竟家里人口多,现在除了爹娘住一屋,三个兄弟住一屋,她们三个姐妹住一屋,家里还有个仓房,都满满登登的了。
但是宋大哥已经十六了,该找对象了。
到时候把新人娶进来,总不好还和几个小叔子挤一个炕上吧。
她家大哥以前叫栓子,现在叫宋建国,念过两年私塾,现在在和宋爹学木匠,已经能自己打桌子、椅子了。
大姐宋大米,上了两年小学,家里管家婆,做饭这活儿基本都是她的。
二哥宋建党,在宋家村村学念四年级,学习成绩上游。
二姐宋黄米,在念二年级,总说不想念了的话。
倒也不是说宋二姐学渣,其实她知道二姐成绩能排中等呢。
不过这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既然念不出来,就别费那个劲,读两年学几个字,别当睁眼瞎就是了。
所以很多人都是读了两年就不再念了。
宋红米叹口气,她当然是知道学习的可贵。
大哥、大姐有些晚了,二哥人家不用说,喜欢念书,但是二姐有机会的话,她还是想劝劝的。
她家爹娘不那么重男轻女,宋爹说过读书的事,能考上他就供,哪怕砸锅卖铁。
这在农村真的是少有了。
所以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
她今年七岁,还没读书。
虽然不知道这个年代和她知道的是不是相同,会不会有十年运动,但是万一呢。
宋红米觉得脑袋又有些疼,不敢再想,决定先睡了。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修养,把脑袋养好,她还指望读书呢。
就在宋红米马上要睡过去的时候,恍惚看到了一口箱子。

小说推荐

转眼间在年代文中过日子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