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闻时尘不到)

判官(闻时尘不到)

导读:小说判官讲述的是闻时尘不到的故事,小编分享判官全文免费阅读。闻哥跟我说,他是一个死不透的人。每每阖了眼,过上几年,又会在某一天,从无相门里爬出来。1921年清明,在天津卫,我记得下了很大的雨。

小说介绍

小说判官讲述的是闻时尘不到的故事,小编分享判官全文免费阅读。闻哥跟我说,他是一个死不透的人。每每阖了眼,过上几年,又会在某一天,从无相门里爬出来。1921年清明,在天津卫,我记得下了很大的雨。他第11回从无相门里出来,满身是血。我赶去接他,实在没忍住问了个问题。

闻时尘不到小说简介

判官这一脉曾经有过一位祖师爷,声名显赫现在却无人敢提,提就是他不得好死。
只有闻时还算守规矩,每日拜着祖师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结果拜来了一位病歪歪的房客。
房客站在画像前问:这谁画的?
闻时:我。

判官全文阅读

招租???
真是个馊主意,亏你想得出。闻时显然不赞同。
这人一不高兴就挂在脸上,冷嗖嗖的。矮子被冻得有点懵,讪讪道:“这样不好吗?”
“好在哪?”闻时说。
矮子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闻时跟他相对而站好一会儿,终于意识到,那个机灵的沈桥已经不在了。
以往他只是心里想想,对方都能明白他的意思,惯得他能说一个字坚决不说俩,现在却不行了。他得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
于是他说了:“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么?你招两个普通租客来,回头见到点东西叫得全区都听见,是吓唬他们还是吓唬谁?”
矮子:“对不起。”
这人脑子不行,道歉倒是快得很。闻时脸色解冻了一些,正准备点到即止,就见对方垂头丧气地补了一句:“主要估价下来租金真的还行,俩房间能有7000多。”
闻时:“……”他对价钱的概念还停留在1995年,听到这个数字短暂静默了两秒,然后转头走了。
矮子诚惶诚恐地跟在后面,眼看着要进别墅大门,忍不住问道:“那个……所以您的意思是?”
闻时头也不回:“当我没说。”
叫就叫吧,爱吓唬谁吓唬谁,关他屁事。
他身高腿长走得快,可真到别墅门前,又刹住了步子。
矮子见他不进门,刚想问“怎么了”,忽然想起爷爷沈桥说过的话——
他说判官本质是人。人生在世,想要保持一身明净其实很难,稍有不慎都会挂点脏。古时判官其实规矩奇多,就连进人家宅都有讲究。根骨雅的,进有主的地方,会要一张通行帖,以表郑重,也能和那些魍魉妖煞作个区分。
死人请他们进门,得烧带名字的银箔。活人没那么麻烦,口头邀一下就行。
不过现在几乎没人这么讲究了,规矩也早就废了。
矮子上一秒还觉得闻时脾气大、不太好相处。这会儿看见他握着银白伞骨,清清冷冷地等在台阶下,又觉得这个被爷爷供着的人确实不太一样。
“进屋吧。”矮子试探着,“这样说可以吗?”
闻时正在心里打腹稿,想着要怎么教他,听到这话一愣,接着便垂眼收伞,抬脚上了台阶。
“你没来过这里吗?”
“没有。”闻时走进客厅,四下扫量。
他每死一回,再从无相门里出来,会在很短的时间里由小孩长成青年,之后便不再变了,到死也是这副模样。所以他带着沈桥辗转过不少地方,十几二十年一轮换,95年他们还在西安,刚计划好下一年要搬来宁州,却没能等到动身。
别墅里前来吊唁的宾客很少,稀稀落落。
沈桥的遗像摆在客厅正中,两边高挂着黄白符条,只要有人作揖俯首,东西堂椅上坐着的两人就唱一声人名,然后唢呐锣鼓的吹打一段。
除此以外,客厅摆物不多,再加上那些灵物都散了。懂的人一进来就知道这家格外……穷。
朝南的墙上挂着长图,几乎占据了整面墙,是幅画字——就是把字嵌在画里,不懂的人只能看明白画,懂的人知道,这是人间通判完整的名谱。
从祖师爷开始,传了哪些人,分了哪些枝丫派别,都在上面。但凡干这行的,家里都有这么一幅。
闻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后面跟着徒弟、然后是徒弟的徒弟……一直到沈桥,一条线全是朱笔,代表已亡故。
“我花了六年才看明白这张图。”矮子委委屈屈地说。
闻时心说有够笨的,怪不得我这条线没有传承死绝了。
他目光落在沈桥名字后面,皱着眉敲了敲那处:“这怎么多了一团脏墨?”
矮子脸腾地红了,支支吾吾说:“我以前不懂事,看这上面没有自己名字,就补上了。”
后来他才知道,这画是活的,补了也没用,就是块污迹而已。
闻时盯着那处分辨半天,才认出那狗爬的名字——夏樵。
他怀疑沈桥收这个宝才徒弟,就是因为名字像,被缘分薅瞎了眼。
名谱画边有个香案,上面供着个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画中人手持一把白梅枝,跟那夜叉似的糟心模样实在不搭,显得***不类。
画边写着三个字清瘦劲遒的字——尘不到。
“祖师爷名字挺特别的。”矮子夏樵说。
“这是他官家名。”闻时说,“半成仙的人才有这种东西。”
“那他本名呢?”
闻时看着那副画,片刻后垂眸抽了三支香,点上拜了三拜说:“谁知道。”
“他们为什么拜那个?”一个哑里哑气的声音突然横***来。
闻时把香插上,转头就见一个十四五岁的男生站在不远处,指着祖师画像问身边的中年女人,“不是说不能拜么?拜了会不得好死——”
话没说完,倒霉孩子就被中年女人摁住了嘴。她嘘了一声,低声呵斥道:“平时怎么跟你说的?口无遮拦!”
她瞪了瞪眼珠,最后几个字从唇齿间挤出来,很有吓唬的劲。
说完,她抬头抱歉一笑,也不知是冲夏樵还是冲画像说:“不好意思,小孩不懂事,话不当真。”
“哦没事没事。”夏樵连忙摆手。
没事个屁。
闻时想说话,但见夏樵那怂样,又生出一种话不投机的感觉,懒得开口了。
女人摁完儿子,去沈桥遗像前匆匆一拜,旁边吹鼓手唱道:“张门徐氏一脉,张碧灵。”
“这名字耳熟。”夏樵小声嘀咕着,转头朝名谱图一扫,果真找到了这个张碧灵,她那条线在闻时这条上面一些。
“闻……那个。”夏樵想叫闻时,但又不知道该叫他什么。叫哥吧,他跟沈桥辈分就乱套了,不叫哥吧……难道叫爷爷啊???
“我没名字?”闻时冷眼看他。
“不敢叫。”夏樵盯着一副老实样,悄声问了个他想了很久的问题,“这个名谱图是活的,有时候会变,下面的名字会跑到上面去,倒是咱们家这条线,一直稳稳镇在最底下,是因为资历久么?”闻时:“……”
他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夏樵一眼,说:“不看资历,看每条线上活着的传人。”
夏樵:“然后呢?”
闻时:“谁厉害谁位置高。”
夏樵:“那最底下的……”
他看着闻时要死的眼神,默默闭了嘴,明白了——这名谱图就好比一张排行榜。闻时这条线,从沈桥收了他开始,就注定沉在最底下,已经沉了好多年。
怪不得这些年跟沈家来往的人越来越少,前来吊唁的更是屈指可数,普通邻居更多,像这种名谱图上的,这个张碧灵还是第一个。
夏樵偷偷觑了一眼闻时,心里有些愧疚,也有些颓丧。
不知道以前闻时这个名字在画中哪里,也不知道对方看了现在的位置,会不会想锤死他?
闻时是想锤死这个屁用没有的玩意儿。但比起这个,他更想好好洗个澡,吃点东西。
“浴室在哪?”他拍了拍夏樵,说:“借我一套干净衣服。”
“哦,房间里有,我给你拿。”
闻时跟在夏樵身后,走到卧室过道时,忽然有点不***。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体验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直勾勾盯着。
他回头看了眼。
过道里视野很窄,只能看到另一个卧室敞开的门,以及客厅的人斜投在地上的影子。
“闻……”夏樵的声音从主卧传来,他挣扎了一下,放弃似的说:“算了,我还是叫你闻哥吧。得罪得罪,我不是有意要乱辈分的。”
他怂兮兮地朝天作了几个揖,递了套干净衣服过来。
闻时这才从影子上收回视线,接了衣服走进卫生间,然后倚着门框开始等。
夏樵本想回客厅,看他这模样,脚步突然就迟疑起来:“您……不是洗澡么?”
“嗯。”“那您……看我干什么?”
“等水,等盆、等毛巾。”
18岁的夏樵跟闻时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突然意识到了他们之间隔着一个代沟叫1995年。
“等下,我给你把水调好。”夏樵麻溜滚进浴室,给那位爷调热水。
闻时还是靠在门边,目光落在斜前方的地砖上,那里依然影影绰绰,投照着客厅里的景象,看不出什么问题,但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却始终没消失。
他看了一会儿,忽然阖上眼皮。
常人闭眼总是一片黑暗,他不是,他闭眼之后看到的东西甚至比睁眼还要多。
“闻哥?”夏樵突然从背后拍了他一下,“你困啦?”
闻时睁开眼,回头看向构造有些复杂的淋浴间,水放了一会儿,热气已经氤氲开来。
“没有,我洗澡,你可以走了。”
夏樵给他说了一遍架子上摆放的东西,然后抓着手机往外走。
闻时盯着那个亮白的屏幕,听见它接连震动着,问了一句:“怎么了?”
“哦。”夏樵一边飞快打字一边说,“我不是说两个房间挂出去了么?刚刚有租客联系我看房,我在跟他说具体的情况。”
闻时眼神中透露着怀疑:“拿着个就能联系?”
夏樵抬起头,表情比他还怀疑:“……昂。不、不行吗?”
“行。”闻时恢复冷淡,顺口说了句,“我印象里联系人不用这个。”
夏樵:“那用什么?”
闻时想了想说:“BP机。”
夏樵:“……”
他曾经给沈桥发誓说代沟不成问题,他会跨过去,让闻哥宾至如归。但他现在忽然意识到这沟特么有点大,他胯疼。
他想了想,把屏幕怼到闻时面前,让这位95年亡故的大爷直接看结果。
彼时中介刚好发来一句话,说:谢先生说明天晚上有空,您看您这边方便吗?

判官免费阅读

闻时看不懂智能手机,但听得懂人话。他听完中介的语音,冲夏樵招了招手,示意对方凑近点。
夏樵不明所以,附耳过来。
他闻哥顶着张帅比脸、操着又冷又好听的嗓音,问了他一个很有灵魂的问题:“这好比过去的电话?那我这么说话,对方听得见么?”
夏樵:“……”
这代沟得劈叉。
夏樵想了想,握着手机调出9键说:“哥,你还是当成电报吧。”
闻时懂了。他直起身,指着屏幕道:“那你给他发,哪个时间都很方便。”
夏樵:“……我觉得我不太方便。”
闻时皱起眉。
夏樵缩了脖子说:“哥,今天这是人多,还算好。你是没见过咱们小区平时晚上是什么样。”
“什么样?”
“挺瘆得慌的。我跟着爷爷在这住了十几年了,到现在,晚上都不敢一个人上厕所,更别说出门了。”
“……”
闻时面无表情沉默两秒,请夏樵同学滚了出去。
他关上卫生间门,抓着领口扯下T恤,劲瘦好看的腰线从布料中显露出来。他不大高兴地想,原本还打算做个好人,捞一捞这不争气的徒孙。现在觉得……要不这脉还是死绝了吧。
等这位日常自闭的祖宗洗完澡出来,夏樵已经接待完两拨新的来客了,倒是那个名谱图上的女人张碧灵还没离开。
她正站在玄关前跟夏樵说话,一只手还拽着她那个口无遮拦的儿子。
“沈老爷子是明天上山吧?”张碧灵问。
“嗯。”夏樵点了点头。
“几点?”
“早上6点3刻出发,您要来么?”夏樵问得很客气。
她盯着沈桥的遗像,轻声道:“6点3刻?哎,我可能有点事,但来得及的话,还是想送送,老爷子不容易。以前——”
以前这脉很厉害的,就是人少,落得现在这个情境,可惜了。
这话夏樵听过很多次,都会背了。不过张碧灵好一点,刚开了个头就刹住了,尴尬而抱歉地冲夏樵笑笑。
可能是为了弥补吧,她对夏樵说:“你特别干净,这么干净的人我们都很少能见到。以后好好的。”
说完她拍了一下儿子的后心,皱着眉小声说:“作三个揖,快点!”
儿子大概正处于叛逆中二期,甩开她的手,不情不愿地弓了弓脖子,态度敷衍,最后一个更是约等于无,作完就推门走了。
张碧灵只得匆忙打了招呼,追赶上去。
夏樵关上门,一头雾水地走回来,抬头看见闻时,忍不住问道:“闻哥,他干嘛冲我作揖?”
“因为他在你这说了不该说的话,不好好作个揖会有大煞。”闻时朝远处的祖师爷画像努了努嘴。
“哦,就是说祖师爷不——”
闻时:“……”
“呸。”夏樵给了自己一巴掌,连忙道:“我没说,我刹住了。”
“嗯。”
闻时闷头擦着潮湿的头发,过了片刻道:“其实说他不得好死的人多了去了,事实而已,不至于怎么样。别疯到对着画像说就行,尤其别在上香的时候说。”
夏樵小心问:“为什么?”
闻时抬起头,把用完的毛巾丢在椅背上,极黑的眼珠盯着夏樵轻声说:“因为他会听到。”
夏樵:“……”
他原地木了一会儿,连忙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声音都虚了:“他不是……”
已经死了吗?
沈桥给他讲过,祖师爷尘不到修的是最绝的那条路,无挂无碍无情无怖,反正听着就不太像人,很厉害,但下场不好。
怎么个不好法,他年纪小没听明白,大概是永世不得超生之类的吧。
夏樵越想越怵,左右张望着,好像祖师爷就飘在旁边似的。
闻时瞧他那怂样,蹦出两个字:“出息。”
夜里9点左右,再没新的宾客进门,几个吹鼓手收了唢呐锣鼓,点了烟凑在后院窗边聊天。
夏樵在厨房开了火,用之前煨的大骨汤下了几碗龙须面,又切了点烟熏火腿丁和焦红的腊肉丁,齐齐整整地码在面上,撒了碧青葱花,招呼他们来吃。
这是闻时醒来吃的第一顿正食,他虽然说着饿,却没动几筷子。
夏樵差点以为自己做砸了,小心翼翼尝了两口,觉得汤汁鲜浓,肉丁焦香,面也劲道弹牙。
吹鼓手们唏哩呼噜,一碗面就下了肚。抹嘴道了谢,又攒堆去抽烟闲聊了。夏樵便问道:“闻哥,你不饿么?”
“我不太吃这个。”闻时答道。
夏樵以为他是挑食,正想再问两句,就见闻时朝窗边瞥了一眼,说:“他们不走?”
“你说那几个吹唢呐敲锣的大爷?”夏樵摇头说,“不走,在这过夜。”
闻时:“为什么?”
夏樵红了脸皮,支支吾吾说:“办丧事要守夜,沈家就我一个人了,夜里不敢睡,就多花了点钱,请这几个大爷留下来陪我。”
说完,他发现闻时正用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他,然后半是嘲讽半无语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夏樵生怕被骂,当即吹嘘拍马道:“请都请了,反正也只剩最后一晚。不过我觉得今晚我肯定睡得好,有闻哥你在,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没有。”
闻时只是睨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地说:“那你记住这句话。”
这天夜里12点左右,夏樵是被不知哪里的猫闹声惊醒的。
那声音又惨又厉,像婴儿哭,但调子长一些,忽而极远,忽而又到了近处。小区淹没在浓沉的夜里。
夏樵睁了一下眼睛,隐约看见一片光。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今天月亮怎么泛着绿。
几秒种后,他忽然一个激灵。
守夜的时候,他不睡卧室,而是睡客厅。面朝屋内,正对着沈桥的寿盒香案,上哪看见月亮??
那他看见的光是……
夏樵干咽了一下,重新睁开眼。就见半张苍白人脸浮在香案边,静默无声地点着红蜡烛,那豆火焰无风抖了一下,发着灰绿色的光。
我……操……
夏樵头皮一炸,从沙发床上滚摔下来,却没有声音。
天旋地转间,他想摇醒陪他守夜的几个大爷,却发现那几张临时的铺位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就好像他从来都是一个人睡在这里。
夏樵差点没疯。他连滚带爬要站起来,腿却一点儿没劲。
他连蹬几下!挣扎间,一个冰凉的东西突然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夏樵“嗷”的开了嗓,便再没断过气,像被一万只脚踩过的尖叫鸡。直到他的嘴被人强行塞了东西,一个冷冰冰的嗓音在他耳边说:“你要死啊?”
这声音……
夏樵手指发着抖,鼻翼翕张。好几秒才瞪着眼睛转过头,就见闻时一手捏着打火机,一手钳着他胡乱抓挠的手,大有一种“再动我就放火了”的架势。
空气凝固了好一会儿,夏樵才终于意识到,刚刚站在香案边一声不吭点蜡烛的,就是这位祖宗。
搞明白这点,他劫后余生,眼泪都下来了……
真哭。
闻时拧着眉心,先警告了一句“再叫把你扔出去”,然后摘了他嘴里那团白麻孝布。
夏樵哭着说:“哥,我指着你壮胆呢,你怎么亲身上阵给我闹鬼啊,好好睡觉不行吗?”
“……”
闻时又把布塞了回去。
他把夏樵拎起来,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你想不想知道,别人总说你干干净净是什么意思?”
夏樵哭到一半,没明白他的意思:“嗷?”
闻时说:“我让你看一次。”
没等人反应过来,他就低斥道:“眼睛闭上。”
夏樵下意识照做,接着他便感觉闻时重重拍了一下他的头顶,然后是两肩。他眼前忽然有些微烫,伴随着燃香的味道。
绕了三圈后,烫意又远了。
“睁眼。”闻时说。
夏樵有点怕,但还是睁开眼睛,然后他就傻了。
眼前依然是沈家的客厅,摆设没有任何区别,但色调和轮廓都泛着青灰,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更诡异的是,他瞥到了不远处的穿衣镜。差点再次尖叫起来。
镜子里映着两个影子,应该是他和闻时。
之所以说应该,是因为根本看不出原样。其实模样没变,但皮肤白得惊人。
他鼻尖其实有颗痣,眼角也有一处小时候磕的浅疤,但镜子里的他却什么都没有、一切常人会有的细小瑕疵,都没有。明明是他的脸,却仿佛是另一个人,一眨不眨幽幽地看着他。
在这样深重昏暗的环境里,真是闹鬼的好苗子。
“这是什么?”夏樵声音都劈了。
闻时说:“我闭上眼睛看到的东西。”
夏樵:“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闻时说:“你平时看到的叫肉身相,现在看到的叫灵相。”
“正常人身上会有缭绕的黑气,或多或少,你没有。这就是干净。”闻时的嗓音在夜里显得更冷。
夏樵一抖,慌乱地看向他,这才意识到他也是这样一尘不染的样子,但又有一丝……微妙的不同。
因为闻时的轮廓是半透的,就像一道虚影。
“闻哥,你……”夏樵磕磕巴巴地说,“你为什么是这样的?”
闻时轻声说:“因为我缺了灵相,是空的,什么时候找齐了,什么时候解脱。我来也是为了这个。”
夏樵听得茫然,又有些惊心。他正要继续问,就听窗外又是一阵猫闹似的厉声尖叫。
他吓一跳,转头看去。就见三个瘦长人影倒映在大理石地面上,扭曲之后变成了四肢着地的模样,以一种诡异的***弓起背。
它们头颅的影子歪斜了90度,缓缓朝客厅内转过来。
借着客厅内灰绿色的烛光,夏樵终于看清了那些东西的模样,它们像是被碾过的兽类,野猫野狗什么的,身体扁平,四爪瘦长,但又有着人的脸,趴伏着从外面探进来,身上萦绕着黑色烟气,幽幽袅袅,像缠绕的水草。
夏樵心脏都要跳停了,用气声问:“这是什么啊???”
闻时说:“你找来的吹鼓手。”
夏樵:“……”
他一想到自己这些天都跟什么东西睡在一起,头皮都要炸了!
夏樵快疯了:“怎、怎么办?”
闻时没什么表情,手指却一道一道翻折起了袖子。
“闻哥你可以的吧?”夏樵试探着问。
“不知道。”闻时说。
夏樵:“???”
闻时没再开口。
他是真的不知道,如果在很久以前,这些对他而言塞牙缝都不够,但现在,他确实不敢保证。毕竟他不算真正的活人,没有灵相,要达到原本的十分之一都危险。
最重要的是……他很饿。
二十五年没有真正进食了,他很虚弱。
就在他掐着食指关节,正要动手时,一阵铃音突然响起,惊得夏樵差点跳起来。
他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作祟的玩意儿——手机,还差点摔成八瓣,本想直接摁掉,结果哆嗦的手指不小心划到了接通,于此同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玩意儿,前置电筒也打开了。
煞白刺眼的光亮直照出去,从那三只怪物脸上划过。
下一秒,手机里响起了一个男人轻低的咳嗽声,他声音略有些沙哑,带着病态的疲惫,说:“是夏樵先生么?我是谢问。”
也许是光太强烈,也许是突然的来电打乱了步调。那三只怪物忽然低头嗅了嗅地面,原地逡巡了两圈,像是找寻什么东西似的,疾奔离开了。
闻时没料到这种发展,冷静的脸上少有地露出茫然来。
夏樵更是一脸懵逼。
手机那边的男人没有听到回应,等了几秒后,又低低地“喂”了一声。夏樵这才咽了口唾沫,说:“你、你好,我是夏樵。那个……”
他迟疑了一下,说:“请问你谁啊?”
“我是跟你联系过的租客,下午说晚点会给你打个电话。”男人道,“我调了一下时间,明天傍晚5点左右过去,行么?”
夏樵机械地点了点头说:“行,你这电话救了我一命,你凌晨5点来我都行。”
当然,他也就这么随口一说。
谁知电话对面的人很轻地笑了一声,道:“也行,我刚巧那会儿要出门,那就这么说了。”
等到夏樵梦游似的嗯嗯完,梦游似的挂了电话,再梦游似的瘫软在沙发上。
良久过后,他才突然诈尸,跟闻时面面相觑。
凌晨五点???
神经病啊???

小说推荐

转眼间判官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