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遍地是奇葩(沈千凌秦少宇)

江湖遍地是奇葩(沈千凌秦少宇)

导读:主角是沈千凌秦少宇小说沈千凌秦少宇推荐——小编为您带来江湖遍地是奇葩全文免费阅读阳春三月,烟雨江南。秦淮河上琴音渺渺,岸边树下桃花夭夭,本该是个踏青出游的好时节,江湖上却出了件大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千凌秦少宇小说沈千凌秦少宇推荐——小编为您带来江湖遍地是奇葩全文免费阅读阳春三月,烟雨江南。秦淮河上琴音渺渺,岸边树下桃花夭夭,本该是个踏青出游的好时节,江湖上却出了件大事。日月山庄的沈千凌从树上摔下来,失忆了。这个消息真是非常了不得。

沈千凌秦少宇小说简介

二十二岁,沈千凌拿到了人生第一个影帝。
然后就在他拿着奖杯热泪盈眶之时,一块天花板轰然掉落,准确无误砸中他的头。
然后他就……穿越了!
秦少宇:若凌儿愿意,追影宫随时都能办喜事。
沈千凌:实不相瞒,我特别不愿意。

江湖遍地是奇葩全文阅读

沈家向来门风甚严,四位少爷虽说性格迥异,却都谦恭有礼,平日里莫说是带烟花女子回家,就算去花楼喝酒都极罕见。故而大家都对沈千谦这次惊世骇俗的行为大感震惊,连厨房大婶也忍不住一边淘米一边议论,眉飞色舞特别生动。
而众所周知,八卦一大精髓就是必须要夸张。所以等秦少宇下午从外头回来时,有关于这件事的渲染已经如同脱缰野马,在猎奇大道上一去不复返。床上功夫了得擅用回疆媚药都算正常;比较别致的说法是女子乃千年狐妖,最喜欢拖着九条尾巴与二少爷在院中翩翩起舞,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当然像“二少爷其实明知道女子是妖,却还是悲壮与她***,宁愿舍弃自身阳气也要换得天下万千男子安宁”这种情节由于实在太扯,所以传颂度并不是很高。
而沈千凌在听完宝豆嘴里“二少爷已经长出獠牙”的新版本后,蹲在院子里笑得肚子都抽筋,这可比前世那些娱乐记者强得多,八卦同时不忘渲染细节,真是非常业界良心。
“什么事,笑得如此开心?”秦少宇推门进来。
沈千凌迅速恢复严肃,转身向里屋走去,表情转换速度飞快,一点都没有给演员界丢脸。
“夫人在生气?”秦少宇在他身边问。
沈千凌一听到“夫人”或者“娘子”就开始头疼,“我求你叫我的名字吧。”
“就算不叫夫人,将来也是要嫁入追影宫的。”秦少宇提醒。
“我都已经把你忘了,我们还是就此分手的好。”沈千凌想了想,又补充道,“你是个好人,一定会找到一段好姻缘。”
“那孩子呢?”秦少宇眼底悲苦。
“你真的确定我肚子里有孩子?”沈千凌皱眉道,“我今天捏了捏,那好像是肥肉。”或者是当初那个沈千凌骗你也说不定。
秦少宇差点笑出来,不够最终还是成功忍住,正色道,“当然确定,要相信为夫在那方面的能力。”
相信你妹啊。沈千凌暴躁飞踹一脚,这种话也好意思说。
“今晚有花灯,去不去看?”秦少宇又问。
“不去。”沈千凌坐在桌边喝茶。
“去吧,会很热闹。”秦少宇握住他的手,深情道,“你我一同前去,正好趁着人多亲热一番。”
沈千凌喷了一口水出来,这种事情怎么能趁着人多又不是暴露狂,但就算人少也不行啊我又和你不熟。
“夫人慢些,脸上都是水。”秦少宇凑近要帮他擦,沈千凌被惊得跳了起来,“宝豆!”
“公子有事?”小厮一路跑进来。
“送客。”沈千凌迅速撤退到安全距离外,以免被他摸到。
秦少宇立刻做出受伤的表情。
但沈千凌全然没看到,因为他已经跑回了内室。
“宫主……”宝豆很无辜。
“无妨,我晚些再过来。”秦少宇笑得温良和煦,但眼底又有藏不住的心碎,“看到凌儿这样,我真是心如刀割。”
于是宝豆对他的印象分立刻就有了大大提高,甚至还特意找机会,在沈千凌面前拐弯抹角夸奖了一番。
“你居然被他收买?”沈千凌怒,“风骨哪里去了。”
宝豆嘟囔,“我是为公子好。”
“要真是为我好,我们就想个办法让他别再缠着我。”沈千凌盘腿坐在床上,“追影宫在哪里,离这远不远?”
“在蜀中与西北的交接处,不近也不远。”宝豆道,“快马加鞭昼夜不停,大概十天半个月就能到。”
似乎还是有点远啊……沈千凌摸了摸下巴,现在还不确定孩子究竟是真是假,万一到时候真的出事,找他回来也不方便。
“公子在想什么?”宝豆好奇问。
“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他不住在这里?”沈千凌又补充,“但又不能住太远。”
“不住在这里?”宝豆立刻用谴责的眼神看他,怎么能把秦宫主赶出去呢!
“快说。”沈千凌凶巴巴掐他的包子脸。
“其实秦宫主先前是说过要买一座宅子的。”宝豆脸被扯变形。
“买宅子?”沈千凌瞬间心里亮起小灯泡,“买了吗?”
“没买。”宝都摇头,“大少爷知道后,就说沈家宅子这么大,一家人何必分开两处住,所以就没了下文。”
沈千凌顿时泄了气。
“不过当初秦宫主挑的那座宅子倒是一直在。”宝豆小心翼翼看他脸色,“据说那宅子的主人是个姑娘,一直对秦宫主倾慕有加,只肯卖给他一个人。”
沈千凌瞪大眼,居然还有这一出,烂桃花不断这种男人果然要不得。
“那个姑娘好看吗?”沈千凌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没人见过。”宝豆道,“不过肯定没有公子好看,这点大可放心。”
沈千凌被噎了一下,他只是想估量一下“秦少宇有没有可能被别人勾引走从而放过自己”的概率而已,谁要和姑娘比好看。
“我有没有私房钱?”想了一会儿,沈千凌又问。
世家公子怎么着也能有点闲钱吧,要是多的话说不定就能以秦少宇的名义把那座宅子买下来,从而顺利把他搞出去。
“应该是有一些的。”宝豆道,“但也不会多,公子每月的月钱大都买了糖豆吃,剩不了几两。”
沈千凌闻言深受打击,就算再便宜的闹鬼凶宅也不能用糖豆来估价,大姐我这里有十包糖豆你愿不愿意把房子卖给我,这种话听上去就洋溢着浓浓的欠抽气质。
“你说他怎么就看上我了呢?”沈千凌托着腮帮子叹气。
“这点秦宫主倒是说过。”宝豆道,“他说公子虽然好看,却没有脂粉气,看了就惹人喜爱。”
“真的?”沈千凌一骨碌坐直身体。
“句子大概记得不对,不过意思一定没错。”宝豆道,“这是当年宫主前来提亲之时亲口向大少爷所说,不单是我,许多人都听见了。”
这就好办了啊……沈千凌心中瞬间开出七彩花,握住宝豆的手严肃道,“去帮我弄些胭脂水粉来。”
“胭脂水粉?”宝豆被吓了一跳,“公子要那些东西做什么?”
沈千凌笑容非常灿烂,“我想化个妆。”
宝豆:“……”于是等晚上秦少宇连同沈千枫一起进屋时,推门就齐齐被吓了一跳。
沈千凌身穿华服,正在对着镜子描眉画目,神情非常专注。
宝豆站在一边帮他端着胭脂盒,表情相当丰富。
“凌儿你这是……做什么?”沈千枫吃惊。
“闲来无事,画着玩玩。”沈千凌咬着下唇,表情非常妩媚。
沈千枫眼中充满担忧,难道这次真的把脑袋摔坏了?
“你们觉得我指甲怎么样?”沈千凌伸出染满丹蔻的右手,连自己都被这种伪娘气质震晕了。
沈千枫眉头紧皱。
“好看吗?”沈千凌继续媚眼如丝,袅娜***兰花指。
秦少宇点头赞叹,“真好看。”
沈千枫嘴角一抽,这样都能夸出口?
好看你妹,你还有没有审美。沈千凌在心里咆哮,难道不应该面露嫌恶之情?这副情圣的样子是要做给谁看。
“夫人怎样都好看。”秦少宇捏起他的下巴,“从今日起,为夫教你武功。”
等等,这两件事有关系?沈千凌一口拒绝,“我不练,我要学绣花。”
沈千枫:“……”
“早上练武,下午绣花。”秦少宇拍拍他的脑袋,“就这么决定了。”
沈千凌眼眶泛红扑到沈千枫怀里,“大哥他欺负我。”既然要娘那就娘的彻底一点好了,嘤嘤一下也不亏。
“少宇也是为你好。”沈千枫安慰,“若是不想让他教,那我便亲自教你。”
“为什么啊?”沈千凌苦瓜脸。
沈千枫叹气,“因为你自从摔伤头之后,便和之前大不一样。”
那当然不一样,我和之前那个沈千凌又不熟。冒牌货眼巴巴地问,“那这和练武有什么关系?”
“少宇的师父或许能帮你疗伤,但他深居南海岛屿,所以你要先把身子养好,才能经得起旅途劳顿。”沈千枫道,“大哥明早先教你一套简单的拳法,就当是强身健体。”
“可之前你们明明说过,我原本就是个绝世高手。”沈千凌殷殷期盼,“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快速恢复?”有飞机坐谁还选驴车,更何况练武很累的。
宝豆用充满同情的眼光看他。
还真的信了啊。
“不行。”沈千枫面不改色,“现在你的内力都封在心脉,强行打通会有危险,我们必须要从基本拳法重新开始练。”果然是沈家大少爷,扯起谎来都比别人要专业许多,冷静极了。
沈千凌脸上写满“我不想练”四个血红大字。
“不用担心。”秦少宇摸摸他的脑袋,“只是早上练武,下午我若是有空,就来陪你绣花画眉。”
沈千凌脑袋嗡嗡响,揪着他的衣领就进了内室,“你们不许跟进来。”
沈大少爷和宝豆面面相觑,这又是哪一出?
“你是故意的?。”关上门后,沈千凌压低声音怒问。
“想要你练武强身,有什么故不故意。”秦少宇笑着看他。
“……”沈千凌咬牙切齿好几次,也没把“那我肚子里那个怎么办”这句话说出来。身为一个纯爷们他实在是不愿面对这个现实,但要是流产就更可怕了好吗,这个世界这么奇怪又崩坏,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
“噗。”秦少宇笑出声。
“笑个屁。”沈千凌怒视他。
“放心。”秦少宇安慰,“这套拳法讲究以柔克刚,招式极其缓慢,头几个月里练练也无妨。”
“你这个混蛋。”沈千凌咬牙切齿,“就是不肯帮我了对不对?”
“我们都是为你好。”秦少宇回答。
沈千凌愤恨推开他往外走,就知道靠不住。
是夜微风细雨,花香阵阵。
“宫主。”黑衣男子又潜入小院。
“几位坛主伤势如何?”秦少宇问。
“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宫主不必挂心。”男子道,“只是最近魔教越来越嚣张,宫主再不行动,怕是会错失良机。”
“再给我几天时间。”秦少宇若有所思,“这个失忆后的沈千凌,似乎有趣的很。”
“有趣?”男子不解。
“我已经说服千枫教他练武。”秦少宇扬起嘴角,“是真是假,明早自会知晓。”
第二天天还未亮,沈千凌就被他大哥从被窝里拎了起来。
“哥。”沈小少爷双眼含泪,穿着短裤和小褂子看他,“没睡醒。”
“没睡醒也要起。”沈千枫很严厉。
不要一下变得这么凶啊。沈千凌满心郁闷地洗漱,然后换上宝豆特意准备的一身黑衣,看上去竟也有几分高手风范。
但也仅仅是“看上去”而已啊。作为一个连仰卧起坐都起不来的娇弱美少年,沈千凌觉得自己光是看到那些梅花桩,就已经要崩溃了。
相比起来他倒是真的宁可去绣花。
秦少宇也在练武场等他,笑吟吟道,“夫人穿什么都好看。”
“闭嘴。”沈千凌怒视了他一眼,你这个不顾自己妻儿安危的混球。
“先活动一下筋骨。”沈千枫抬起他一条腿。
“啊!”沈千凌叫得很惨烈。
秦少宇扶着树笑。
还真是……可爱。

江湖遍地是奇葩免费阅读

虽说沈千凌在前世也练过几天拳脚功夫,但那完全是为了出演电视剧。除了耍起来很好看之外一无是处,杀伤力指数基本趋于负无穷,所以压根就不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沈千枫把他的腿放下来叹气,“怎么硬成这样。”
你才很硬呢你全家都很硬。沈千凌在心里咆哮,然后凄楚道,“先从简单一点的开始练。”不要一上来就搞这种高难度杂耍动作很疼的好吗。
“那就先扎半个时辰马步吧。”沈千枫又道。
“多久?”沈千凌瞪大眼。半个时辰就是一个小时。扎一个小时的马步这也太惨烈了,上限最多五分钟不能更持久。
“半个时辰。”在这件事情上,沈千枫很严厉,“你走路下盘不稳,必须从扎马步开始练。”
不过是强身健体。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沈千凌热泪盈眶扎出一个马步,非常想跟他哥说其实跳广场健美舞也能达到一样的功效,还且还很有看头。
“腿再分开一些。”沈千枫压着他的肩膀,“胳膊伸直。”
再往下蹲会扯到蛋蛋。沈千凌用苦兮兮的眼神看他。
但是沈千枫一点都不为所动。
三分钟后,沈千凌觉得有点腿酸。
“气息要稳。”沈千枫拍拍他的脑袋。
稳你个头,沈千凌非常不高兴。
“夫人累了?”秦少宇凑近关切道。
“离我远一点。”沈小少爷义正词严。
五分钟后,沈千凌膝盖一弯,一***坐在了地上。
沈千枫:“……”
“夫人。”秦少宇赶紧把他拉起来。
沈千凌眼中饱含热泪,“快捏一下,抽筋了。”
“这里?”秦少宇握住他的小腿。
“轻一点。”沈千凌红眼咆哮。
“是是是。”秦少宇很好脾气,手下也放缓了力道。
沈千枫蹲在他身边,笑也不是气也不是,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
沈千凌皱着脸,眼里写满“不想再练了”。
“好了好了,今天不练了。”秦少宇抱着他站起来,“我们回去看一下有没有摔伤。
“我已经够惯着他了,你怎么还变本加厉。”沈千枫无奈。
“有什么关系,将来总归是要把人交给我。”秦少宇低眼看着他笑,“多刁蛮我都能忍。”
沈千凌用嫌恶的眼神看他,狗血,恶俗!
“呀,公子你怎么了?”宝豆正在收拾卧房,突然就看到沈千凌被抱了进来,于是被吓了一跳。
“没事,腿抽筋。”秦少宇把他放在床上,“去打一盆热水来,再拿些药酒。”
“我这就去。”宝豆转身跑出去,沈千枫闻言不解,“不过是抽筋而已,用药酒作何?”
“多揉一会,能***一些。”秦少宇将沈千凌的裤腿挽上去,拧了滚烫的热毛巾敷到他膝盖。
“烫。”沈千凌惊呼。
秦少宇赶忙拿掉毛巾,皮肤已经红了一大块。
沈千凌感慨,“少侠你真是皮好厚。”居然能把手伸到开水里。
秦少宇一副知错表情,用药酒帮他擦腿。
这种夫夫恩爱场景看多显然会长针眼,所以沈千枫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并且随手拎走了宝豆。
“大少爷?”宝豆有些纳闷,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带自己来他的住处。
“跟我说一下,凌儿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沈千枫坐在椅子上。
“公子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宝豆老实回答,“无非是看看书晒晒太阳,经常一睡就是一下午。”虽然听上去很懒但演员的苦谁能懂,在前世时沈千凌是实在睡眠不足怕了,所以穿越后最大的爱好就是吹着小风睡午觉,雷打也不动。
“没有再偷偷溜出去过?”沈千枫问。
“这个当真没有。”宝豆认真道,“我都寸步不离陪在公子身边,他最远也就去过厨房。”
“厨房?”沈千枫皱眉,“跑去那里做什么?”
“吃了两个冷掉的鸡腿。”宝豆回答,显然也觉得这件事很无法理解。饿了自然应当吩咐厨子做热菜,但公子竟然说不好意思打扰别人。
“罢了罢了。”沈千枫哭笑不得,“以后若是凌儿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全部一五一十报给我,可曾记住?”
“记下了。”宝豆点头。
“莫让凌儿知道这件事,回去吧。”沈千枫挥挥手。
“是。”宝豆虽说心里纳闷,不过还是很知分寸,并未曾多问。
“轻一点。”另一边的小院卧房内,沈小少爷正在倒吸冷气。
“为夫是为你好。”秦少宇在按住他的***位,不动声色使了两分内力。
沈千凌叫得惊天动地,连眼泪都下来了。
“这么疼?”秦少宇换了个地方,“再按一下这里。”
“你快松——嗷!”这次比上次还要疼。
沈千凌翻了个白眼,直直朝前栽了过去。
疼晕了。
秦少宇停下手,眼中滑过几丝看不明的情绪。
“哎呀,我家公子怎么了?”宝豆刚一进屋,就看到沈千凌正半死不活歪倒在床边,于是大惊失色。
“没事,凌儿只是睡——”
“来人!”秦少宇话还没说完,宝豆就哭着冲出了门,“公子他又晕过去啦!”
……
“这次我真的什么都没说。”半炷香之后,宝豆站在沈庄主面前,非常严肃地保证。
“是我的错。”秦少宇叹气,“我没料到他身子会这么虚,稍微按一下腿都会疼晕过去。”
“我那苦命的凌儿……”沈夫人人还未至,声音就先敬业万分地传到了屋内。
沈老庄主头痛,还以为这次能瞒过,怎么又传到了她耳朵里。
“好端端的,怎么说晕就晕……”沈夫人拎着裙子跨进屋门,哭得十分感人。
“放心吧,我已经试过凌儿脉相,并无大碍。”沈庄主安慰,“片刻之后就会苏醒。”
“这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得下。”沈夫人袅娜扑在床边哭,“将来若是嫁去追影宫,也不知道能熬几年。”
“娘。”沈千凌虚弱地睁开眼睛,颤抖伸出手。
其实他之前早就醒了,只不过懒得睁眼而已,想等到这些人走后再起床,却没料到听到了沈夫人这么一句话。
于是他脑袋瞬间就清醒了。
在这山庄之中,除了有个沈千枫可以抱大腿,更重要的是有这个娘。单凭她有本事让庄主忍受几十年的哭天抢地,就知道手腕背景肯定不简单,而且母子连心,将来若是自己不想去追影宫,她才是最能帮上忙的人。
“凌儿醒了。”沈夫人赶忙握住他的手,“怎么好好的就又晕倒,娘快被你吓死了。”
“疼晕的。”沈千凌万分委屈看着娘亲,小脸楚楚可怜。
沈夫人果然准确无误被击中了,连声音都在抖,“好好的怎么会疼?是不是你大哥打你了?”
“我没有。”沈千枫大感冤枉。
“是他。”沈千凌果断伸手指向秦少宇。
“你敢打我的凌儿?”沈夫人闻言柳眉倒竖,特别凶。
沈千凌在心里赞叹他娘,干得好。
“我疼他爱他都来不及,又如何舍得伤他打他?”秦少宇叹气,“只是今早见他抽筋,就想着帮他按按腿,谁知下手稍微重了些,所以才……秦某自知愧对沈夫人。”
沈夫人未曾言语,脸上却愈发冷若冰霜,眼中似有暴风骤雨。
沈千凌成功被吓住了,第一次见他娘这表情,略微有点接受不能。不过还是很带感。沈小少爷心里暗喜,以后闹黄婚约就全靠娘了,看上去非常靠谱。
“你方才叫我什么?”沈夫人冷冷道。
秦少宇从善如流,“岳母大人。”
“这样才对。”沈夫人瞬间笑靥如花,“沈夫人沈夫人,叫着多生疏。”
沈千凌深受打击。
原来最不靠谱就是娘了。
“抽筋要好好食补才行。”沈夫人扭头吩咐下人,“去告诉厨房,八宝鹅糯米鸭桂花鱼酱蹄髈烧腊味水晶虾仁酱香排骨金银炸鱼——”
“够了够了。”沈千凌咽着口水打断她,“不能浪费。”虽然穿成纨绔子弟也要勤俭节约,因为一粥一饭来之不易。
“这些都不能做。”沈夫人道。
沈千凌:“……”
“去吩咐王大娘,炖一盅雪瑶极品乌鸡汤来。”沈夫人用手巾帮沈千凌擦脸,“凌儿体虚,好好给他补一补。”
搞半天就给碗鸡汤喝。
沈小少爷很失望。
但屋内其余人都大吃一惊,纷纷用“这么珍贵的东西也能随便拿出来给人喝你是不是疯了”的表情看沈夫人。
包括沈老庄主。
于是沈千凌也被吓住了,难道这里乌鸡很罕见?

小说推荐

江湖遍地是奇葩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