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醋神(萧风瑜)

宇宙第一醋神(萧风瑜)

导读:完整版《宇宙第一醋神》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叶涩,主要人物是萧风瑜,宇宙第一醋神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大家回头一看。只见拍摄区外,前来探班的影后何芸涵正低头跟年轻的***歌姬说着什么。

小说介绍

完整版《宇宙第一醋神》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叶涩,主要人物是萧风瑜,宇宙第一醋神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大家回头一看。只见拍摄区外,前来探班的影后何芸涵正低头跟年轻的***歌姬说着什么。当镜头再次对准萧风瑜的时候。萧风瑜淡淡的说:“不好意思,我要大发雷霆了。”主持人:……围观群众:……

萧风瑜小说简介

混娱乐圈的都知道,萧风瑜是个乐观开朗大咧咧什么都不计较的人;
主持人在户外访谈问:“有什么事儿会让你大发雷霆吗?”
萧风瑜笑的矜持大方:“怎么会,我入行十年了,还有什么大风大浪是我没见过的?”
主持人正要夸奖风瑜心胸开阔,见多识广,却见她的笑容逐渐褪去。

宇宙第一醋神全文阅读

从小到大,何芸涵还是第一次品尝这样被人“光明正大”忽略的味道。
她闭了闭眼睛,长长的睫毛轻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苏秦在旁边看的心惊,她和何芸涵认识时间不短,这样的表情说明她生气了。
她可是有仇必报的女人,苏秦知道她的手腕,风瑜那……
就这样被记恨的萧风瑜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此时此刻,她还在缠着经纪人惠文:“哎呀,姐,不要这么残忍嘛。”
惠文两手抱着,头疼又无语的看着她:“你瞧瞧你的脸,过年一趟从老家回来胖了三圈,必须减肥,没有商量!”
萧风瑜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是人家还在长个。”
“还长个?我说了很多遍。”惠文扶额:“公司给你的定位是阳光清纯可爱美少女。”
萧风瑜:“我不阳光吗?不清纯吗?”她说着,身子向后,靠着墙盯着惠文笑。
她上挑的眼神根本没办法再纯真下去了。
孩崽子真的是长大了。
这么一笑,天真中带着的那一丝妩媚让惠文看着脸有些热:“你瞧瞧你,都快变成狐狸精了。”
萧风瑜叹息:“惠姐,你干嘛这样说一个花朵一般的纯真美少女?狐狸精?跟我一点边都不沾。”
惠文:“注意点你的眼神!我先回去,这一个星期的饭菜都会由营养师专门来给你配,你再敢出去给我瞎吃试试看!”
她说完转身走了。
萧风瑜缩在床上,拿出手机调出了自拍模式,委屈巴巴的:“人家这就妖媚了?”她一甩头发,媚眼如丝:“这叫妖媚?~”她起身,迈着猫步,走了一下一扭小***,红唇微微嘟了一下:“这就妖媚了?”
她正在那搔首弄姿,惠文去而复返,她忘记有话要嘱咐风瑜了,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这样精彩的一幕。惠文站在门口静静的欣赏了片刻,在萧风瑜玩累了终于躺在床上晃悠小脚丫之际准备吃蛋挞之际,她叹了口气:“我纯真可爱的风瑜小同学。”
萧风瑜刚刚分开的十个脚丫僵***。
足足沉默了十秒钟。
萧风瑜一口吞掉嘴里的蛋挞,她扭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惠文:“就当这是最后的晚餐吧。”她两手放在一起搓了搓:“求求你了~”
惠文:……有谁能拒绝了这样一个天真可爱美少女的纯真呼唤?
惠文就可以。
带了萧风瑜几年,她早就被打磨的刀枪不入了。
用她的话来说,这不听话的小崽子绝对的聪明,要是能把日常这些“精湛演技”都用在演戏上,那就太完美了。
不听话的小崽子足足被饿了一个星期。
风瑜的行程排得很满,不同于其他艺人,她除了工作之外,还要兼顾学业。
每天除了水果,就是脱脂牛奶,全麦面包。
真正是“还在长身体”的年龄,白天忙碌完,晚上萧风瑜经过一夜的挑灯夜读之后,第二天的体育课直接在看台上睡死了。
宿舍的几个人看着她,全都呲牙咧嘴。
风瑜最好的朋友苏敏拿出了手机,“瞧瞧,你们都瞧瞧,咱这不愧是将来娱乐圈的演技大佬,这睡觉哈喇子都这么长,用我家的话来说都可以拔丝了。”
宿舍的老大张薇扶额:“老二,没你这样的啊,差不多行了。”
娟最有良心,她推了推风瑜:“元宝,醒醒,别在这睡儿,容易着凉。”
萧风瑜揉着眼睛睡眼惺忪,“都别碰我,又困又饿。”她真的太难受了,现在谁要是能给她块肉,她都可以以身相许了。
苏敏坏笑的在旁边拍照,老大无奈的叹息:“都别闹了,今天不是说学校特意把何芸涵请回来吗?咱们先去占个地方。”
苏敏眼睛一亮:“是何影后吗?”
何芸涵属于那种戏拍的不多,各个精挑细选的,她的戏以古装戏居多,而且都是那种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跨越***的戏份,演技早就不仅被大众认可,更是娱乐圈公认的“教科书”级别。只是她这一年来对外称要潜心钻研幕后,没有再接拍新戏了。
几个人怕没地方坐,直接把处于半昏睡状态的萧风瑜给拉着进了演艺厅。
人还没来,可大厅都坐满了,要不是苏敏路子广,直接在学生会那要了VIP坐席票,几个人都没有地方。虽然在他们这样的专业大学来一个艺人是很窸窣平常的事儿,但毕竟何芸涵的人气在那,还是处于一票难求的状态。
娟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觉得可怜:“敏敏,要不咱们给她点吃的吧?这几天她都没有吃主食。”
萧风瑜一听到吃立马睁大了眼睛,两眼冒着狼一样的光芒。
苏敏摇了摇头,一脸的严肃:“不行,惠姐知道会先杀了咱们几个,再宰了她的。”
萧风瑜两眼水汪汪的望着她:“郡主,如果现在你能给我一口……一口肉,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苏敏的小名叫敏敏,风瑜一直以来都开玩笑叫她《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只要是有事儿求她了,肯定就叫郡主。
苏敏一抬腿,把脚递给她:“要不给你吃一口我的脚?你闻闻,可香了。”
萧风瑜:……士可杀不可辱!
萧风瑜靠着娟的肩膀又开始昏昏欲睡。
各种摄像机都撑了起来,除了学校内部的记者团,外面来了不少记者。
大家兴奋的四处看着,“嘿,这影后就是不一样。”
此时此刻,何芸涵正在后台上妆,旁边负责接待的导师笑呵呵的:“现在咱们学校也是群星璀璨。”
话音刚落,镜头在台下四处扫着,每到一处在外已经少有名气的学生身上,都是全场欢呼。
虽然还是在校生,但里面有不少当红小生,每个人都特别有范儿。
第一个被路上的是天籁歌姬林溪惜,她对着镜头微微的笑,大方得体的挥了挥手。
一阵阵尖叫……
接下来是小鲜肉张君澜,他一身西装,做了一个加油的***。
又是一阵欢呼。镜头再转。
全场一阵哄笑。
在画眼影的何芸涵眯了眯眼睛。
她身边的导师有点无奈,“嗨,这是我们学校的风瑜,虽然还没有代表作,但人气已经很高了。”
萧风瑜这会儿睡得正香,闭着眼睛也看不到身边宿舍几个人的尴尬。
全场一阵阵笑声,甚至有人直接往萧风瑜的方向看,不停的鼓掌。
这才是他们*大人的风范!
管你是什么天皇天后,我睡得安然如猪,泰山压顶也不动!
“这个孩子有点没心没肺。”导师怕何芸涵多想,“她就这种乐天性格,天大的事儿好像都不往心里走。”
紫色魅惑的眼影下,何芸涵的眼眸深邃,她点了点头:“可以想象。”
可以想象?导师愣了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俩人之前见过吗?
何芸涵上台后引起了场下的******动,疯狂的呐喊与鼓掌声总算把萧风瑜给吵醒了,她眯着眼睛往台上看:“这是谁啊?”
苏敏一脸的嫌弃:“你没戴隐形吗?”
为了睡好觉,萧风瑜根本就没带隐形眼镜,她朦朦胧胧的只能看一个大体的轮廓。
娟解释:“这是何芸涵,就是那个被称为冷风的影后,来咱们学校了。”
萧风瑜眯了眯眼睛,想看清台上的人,“她也不是传闻中的那么冷。”
苏敏吃着薯条:“这毕竟是母校啊,艺人么,台前台后总是不一样。”
何芸涵在台上亲切的和学弟学妹们聊着自己的演绎经历,苏敏说的没错,大多数艺人都是两副面孔。
她虽然性格高冷,但还是有职业素养,别管台下如何低沉,上了台,她永远都是最耀眼的那颗星。
萧风瑜盯着苏敏的薯条咽了咽口水,这么多天了,她几乎都没有碰过油水,这会胃被馋的都要痉挛了。
这次母校把何芸涵请回来有双重意思,一是何芸涵每年都会默默的为母校捐款,用作助学金,金额不小,一晃八年过去了,也是时候该公布一下了;另一层意思是*大为了提高知名度,本校出去的K导近期想要推出一组描述练习生的综艺节目《青葱go!》,特意邀请何芸涵当里面的导师,这次是借机宣传一下。
不长不短的四十分钟过后。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何芸涵接受完记者剪短的采访,她退到了后台。
学校的意思是让她见一见即将在《青葱go!》里面亮相的几位练习生。
何芸涵耐着性子逐一见面,她翻看着几个人的简历,眼底浮起淡淡的凉意。
里面的,大抵都是有身份背景的,有的,甚至都是她无法够到的高度。
每个练习生都彬彬有礼,在镜头前展现他们被训练出的最甜美的微笑。
萧风瑜来的有点迟,她原本想回宿舍去戴隐形眼镜的,其实她对这位有冷风这么酷称呼的学姐也非常好奇,想要看一看。
何芸涵忙碌了一天,脸色有些不好,助理娜娜跟校方沟通:“先让我们家艺人休息一下吧,她身体不是很***。”
大家一看她这蜡黄的脸色也不敢多耽搁,学校那边组织着把人都清退了。
何芸涵喝了一口水,望着娜娜:“我没事儿,你也去休息一下,晚上还有一个颁奖典礼。”
“嗯。”她指了指墙角对的一堆礼物:“都是粉丝给的,还有这些——”她有些无奈:“有一个男粉丝,说是家里的特产,什么沟帮子烧鸡,还热乎的,非拿来了。”她知道何芸涵不会吃,但毕竟是粉丝的好意,不能拒绝。
何芸涵淡淡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个孩子没来,要不要推了?”娜娜询问,何芸涵摇了摇头:“让她直接进来就行。”
娜娜退出去了。
何芸涵从包里掏出那串小猪手串,唇角噙着一丝冰凉。
她的存在感就那么弱么?
第一次见面,不记得她是谁;
这一次,又几乎是睡满全场。
很好呢,萧风瑜。
对付这样一个还没有出大学校门***臭未干的小姑娘,何芸涵还是有自己的手腕的,她简单的补了补妆,在听见脚步声和一叠“对不起我来晚”之后,她***交叠做好,冷涔涔的看着门口。
门,被推开了。
萧风瑜缓缓的走了进来。
何芸涵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萧风瑜眼镜没拿,隐形也没戴上,这会儿一看何芸涵,五官看不清,乍一看就是一个窈窕的身材上顶着一个***。
她非常礼貌的打招呼:“何老师,你好。”
几乎是下意识的,萧风瑜咽了口口水,鼻子耸动了一下。
何芸涵怔了怔。
她之前觉得萧风瑜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会流漏出那些中年男人才会有的猥琐偷咽口水的模样。
“随便坐,这儿没有镜头也没有其他人。”何芸涵心有些冷,她握着的手串也跟着冷却了下去,“我很累,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样的人,她也懒得多费口舌。
萧风瑜在娱乐圈也待了几年了,见惯了艺人们的人后冰冷,她点了点头,准备再耗一会儿就走。
何芸涵靠在椅子上休息,不知道怎么,她的心有些低沉,夹杂着一股莫名的烦躁。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张开眼睛,扭头看向萧风瑜。
何芸涵想好了,如果她再露出那种让人厌恶的饕餮贪恋眼神,她就立马让她离开。萧风瑜这么半天都没敢说话,肯定是像别的学生一样偷偷打量她的脸色吧?
而此时此刻。
萧风瑜***端坐在沙发上,身子却已经横到了沙发外,两眼盯着地上的烧鸡,狂咽口水,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她身上。
何芸涵:……这是继上次一句“不认识”伤了之后,萧风瑜在何影后心上又增添的一道新伤。
——人不如鸡。

宇宙第一醋神免费阅读

萧风瑜被“撵了”出去。
刚一出门口,她就看见了匆匆忙忙来送眼镜的苏敏,苏敏惊讶的看着她:“这么快?我还没来得及把眼镜给你呢,聊得怎么样啊?”
萧风瑜压低声音:“聊?我都没看清五官,就知道挺白的,身材挺好。”
休息室里。
听着外面细碎的话语,何芸涵的手握成拳。
苏敏:“啊?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没看清,签名也没要吧?要不你戴上眼镜,再找个借口***看看?”
“不了。”萧风瑜赶紧摇头,苏敏一看这样也跟着降低声音:“咋了?是不是真的跟传闻中说的一样,脾气不怎么好?”
萧风瑜点了点头,小小声:“这个没有感觉,只是……有点……”
那两个“小气”还是没有说出口,萧风瑜有些费解,要说不应该啊,她就盯着何芸涵的烧鸡看了看,至于气急败坏的把她撵出去么?
屋内。
娜娜尴尬的看着何芸涵,“芸涵,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墙壁压根就不隔音,两个小鬼肯定不知道。
何芸涵面无表情,眼眸漆黑如墨,沉默了片刻,她抬了抬眼:“明天,把萧风瑜的资料拿给我。”
娜娜:……
卧槽!
这是记仇了?
这个什么萧风瑜看着挺好看,挺漂亮的啊,怎么就捋虎须了呢?
第二天一早。
何芸涵的坐在客厅里吃着饭,耳边,只有机械表滴答的声音。
身边,娜娜有些忐忑的看着她:“芸涵……”
何芸涵抬了抬眼。
娜娜:“姥爷这一个星期基本上都没有回家,夫人她……”她欲言又止,何芸涵皮笑肉不笑:“通宵麻将吧?”
早该习惯了不是么?
可何芸涵的心里还像是笼了一层乌云,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很想问问爸妈。
家,到底是什么?
婚姻,又是为了什么?
去公司的路上,何芸涵一直呆呆的看着窗外,也许是早高峰的原因,街角路边,匆匆忙忙走过的行人一个个全都愁眉不展,满目焦虑。
她的心像是被一张***的手抓住,憋闷痛苦。
娜娜担忧的看着何芸涵,心理治疗师私下跟她单独通过话,她的情况非常不好,不仅交流障碍没有去除,精神更是绷紧,已经可以归于抑郁症的范围内了。
何芸涵美丽的眸子空洞无光,她好像是在看着窗外的人与物,又像是什么都没看见。
冷不丁的,一抹鲜亮的颜色伴随着阳光一样的笑脸就那样***眼中。
她顿了顿,望了过去。
是萧风瑜。
她穿了粉色的风衣,明眸闪烁,笑容如花。
她和朋友走在一起,她的朋友像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双眉紧锁,不停的说着什么,可萧风瑜却一直带着微笑,像是春风一样抚慰人心。
不知过了多久,她拍了拍朋友的肩膀,在朋友露出微笑之际,萧风瑜抬脚对着她***就是一下,转身就跑。
又是这刺眼的笑容。
何芸涵紧紧的盯着那笑成一团的人,有这么开心吗?一直都有这么值得傻笑的事儿吗?
到了公司圣皇。
何芸涵第一件事儿就是查看萧风瑜的资料,坐在老板椅上,她蹙着眉。
这些……都是真的?
她小小年龄,阅历这么精彩?
什么下洼村红孩儿演唱比赛第一名?
八旗阵团组织青年壮劳动力大赛银奖???
喜迎春杯歌颂青春朗读大赛一等奖?
……
娜娜解释:“我本来也没想着查这么细,可是这些都是萧风瑜公开的简历。”
何芸涵板着脸。
娜娜不敢出声,偷偷看着。
但从外貌上看,何芸涵算是顶级***了。
她拿着文件一双纤手皓肤如玉,从侧面看,可以看见高挺的鼻梁,小巧的薄唇,最好看的莫过于那双狭长带着一丝冰冷的眼眸了。
除了简单的文字材料。
再往后翻,何芸涵看到了萧风瑜的很多照片。
无论是生活照还是工作照,无一例外的,她都是充满了笑容,就好像是一个小太阳,散发着让人温暖的阳光。
娜娜是适的介绍:“她的艺名叫元宝,一直有传闻她是在农村长大的,她自己也从来没避讳过,大方承认,但却跟秦意的两位千金,苏秦和袁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言外之意,这姑娘背景也很强大。
何芸涵不做声,片刻之后,她抬头:“《青葱go!》什么时候正式开拍?”
娜娜不假思索:“一个月后。”
何芸涵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
何芸涵原本以为她和萧风瑜再见面会是在综艺录制剧组。
可人算总不如天算。
在一个圈内聚会上,她居然看到了萧风瑜。
萧风瑜正在跟秦意娱乐的二千金袁玉走在一起,袁玉是一个非常高调的人,晚礼服及胸,手中拖着一个酒杯,手上戴着鸽子蛋般大的戒指,她扭头在跟萧风瑜说着什么,萧风瑜低着头,撇着嘴,像是孩子发脾气一样不乐意。
还来不及多看,何芸涵对面王军托着酒杯走了过来,他微微一笑:“芸涵,好久不见。”
何芸涵点了点头。
王军与她同期***娱乐圈,俩人发展的都不错。
不同的是她有背景,而王军是草根一个。
他是有能力有演技的,而且人非常精明,人情世故手腕高超,不说当红,现在也混了一个二线的位置。
他对于何芸涵的觊觎不是一天两天的。
外貌与性格是一方面,最重要的,王军喝了一口红酒,他看中何芸涵背后的权势。
何芸涵本来就不喜欢这样的晚会,这是没办法才来参加的,被王军围着聒噪的头疼,渐渐的,她的脸色冷了下来。
虽然是女人,还年龄相仿,可王军却被她的气场震慑的闭上了嘴。
不远处,袁玉拍了拍萧风瑜的肩膀:“行了,不就是不带你去吃海底捞吗?至于这么耷拉着脸么?抬头,你看看四十五度角方向。”
萧风瑜抬起了头。
这算是她第一次看清了何芸涵。
酒吧里,忙着照顾人,加上何芸涵喝的昏昏沉沉,头发一直挡着脸,她也没看清。
第二次,她没戴眼镜,直接给人看成***。
这一次,算是萧风瑜可把人看清了。
何芸涵穿着白色的晚礼裙,她很高,穿上高跟鞋丝毫不逊色王军,乌发如漆,肌肤如玉,气质出挑,可她的眼神好空啊。
袁玉非常不满,“这是圣皇的大股东,你那是什么表情?不认识吗?走点心,元宝,何芸涵可是你下一阶段要合作的顶头老大,她非常高冷,很不好接触,不过人倒是很漂亮。”
萧风瑜没有接话,她盯着何芸涵看了一会儿,轻声说:“她很痛苦呢。”
“什么?”袁玉以为自己听错了,萧风瑜看着她:“没有,我就是觉得这个姐姐很不开心。”
“拉倒吧。”袁玉向来有娱乐圈人傻钱多爆发土豪“大傻子”的称号,她翻了个白眼:“人家要美貌有美貌,要权势有权势,有什么不开心的?倒是你,注意点表现,争取提前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内部消息说她手下提拔的女艺人都偏嗲嗲的小鸟依人的淑女范儿。”
萧风瑜撇了撇嘴,她没有再多说,她已经被饿得没有精神去八卦了。
宴席之后。
灯光黯了下来,开始了舞会环节。
舞池里,男男女女开始搂在一起,尽情的跳舞。
萧风瑜拿眼睛偷***视了袁玉一番,看她心思没在自己身上,连忙端起一盘点心溜了出去。
晚会是在游船上举办的。
风有些大。
萧风瑜管不了那么多了,她靠着船壁吃了一块点心,当那甜甜糯糯的味道顺着口腔滑下时,她激动的都要飙泪了。
这才是人生啊!
糕点屑落在胸口,萧风瑜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大快朵颐的吃着,正吃的开心,冷不丁的,不远处一道犀利的目光射了过来。
萧风瑜咳了一下,看清眼前的人,差点把糕点咳出来。
何芸涵正端着酒杯看着萧风瑜,黑夜中,她的眼眸狭长迷人。
袁玉的话立即在萧风瑜的脑海中响起。
——何芸涵可是你下一阶段要合作的顶头老大,她非常高冷,很不好接触。
注意点表现,争取提前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内部消息说她手下提拔的女艺人都偏嗲嗲的小鸟依人的淑女范儿。
好尴尬……
萧风瑜一口甜点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的,好在是年轻人,反应迅速。
——她手下提拔的女艺人都偏嗲嗲的小鸟依人的淑女范儿。
萧风瑜立即弹掉胸口的糕点屑,挥手搓了一下头发保持随风的飘逸性,她随手拿起一块点心,红唇微微开启,咬了一小小***,她摸了摸自己的胃,矜持的呢喃自语:“好饱哦,真讨厌啊,是谁把这么一盘都端出来了呢?人家怎么吃的完呢~”

小说推荐

宇宙第一醋神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