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天府的小祖宗(南知意雍淮)

顺天府的小祖宗(南知意雍淮)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南知意雍淮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南知意雍淮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花下残棋 ,讲述了果然,太子眉宇难得舒展开,连日阴愁的面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来。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南知意雍淮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南知意雍淮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花下残棋 ,讲述了果然,太子眉宇难得舒展开,连日阴愁的面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来,他如刀削斧凿般的眉眼霎时温润了三分,“如此,甚好。”

小说简介

听到这个,雍淮脸色微沉,他先前只想着送过去她应该会喜欢,哪成想南家还有一个女儿?送过去的东西也不能叫人吐出来,雍淮只能怪自己竟没查清楚情况。
“她们分别挑了什么?”雍淮又问道。
卫士低声道:“属下也不是太清楚,清河郡君似乎挑了几匹妆花纱,还有些小玩意,南二娘好像拿的是一些大的摆件,剩下的都被蓟北王收入库房了。”他想了想,又补充说:“清河郡君拿的稍微少见些、珍贵些,南二娘选的都是些寻常物件。”

顺天府的小祖宗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听到这个,雍淮脸色微沉,他先前只想着送过去她应该会喜欢,哪成想南家还有一个女儿?送过去的东西也不能叫人吐出来,雍淮只能怪自己竟没查清楚情况。
“她们分别挑了什么?”雍淮又问道。
卫士低声道:“属下也不是太清楚,清河郡君似乎挑了几匹妆花纱,还有些小玩意,南二娘好像拿的是一些大的摆件,剩下的都被蓟北王收入库房了。”他想了想,又补充说:“清河郡君拿的稍微少见些、珍贵些,南二娘选的都是些寻常物件。”
雍淮中指在桌案上轻轻敲打着,一下下敲打的卫士心里七上八下的,琢磨不透太子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南二选的东西雍淮不算意外。从他根本没注意到这个人来看,她在蓟北王府不算得宠,父亲又是滥妾所出,要不是太|祖特许,根本不会有爵位,自然更加谨小慎微。
“那个羊脂玉兔呢?”这个兔子可是他亲手选的,总不会给南弘收入库房了吧。
卫士隐约猜出太子想要的答案,暗自送了口气,总算有一个能放心大胆说的东西了,忙道:“那个羊脂玉兔,属下瞧见就挂在清河郡君的身上。”他小心翼翼的觑着眼前人的神色,不敢有半死错漏。
果然,太子眉宇难得舒展开,连日阴愁的面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来,他如刀削斧凿般的眉眼霎时温润了三分,“如此,甚好。”
想起那个灿若皎月的小姑娘,雍淮的心情都好了许多,蓦地生出一种想让她继续这样活泼明媚下去的想法。这想法极为突然、极为奇怪,奇怪到雍淮自己都吓了一跳。
卫士低着头,力图减轻自己的存在感,不去打扰太子的思绪
“退下吧。”雍淮又恢复了往常的冷冽,重新开始处理政务。
.
是夜,南知意同南弘、韦王妃三人坐在院中乘凉,院中桃花开的正盛,铺了一地的艳色,整个院子因这抹艳色而满是春意。
南知意披散着那头半干不干的绿云,半靠在酸枝木摇椅上,脱了绣着翠鸟的月白色绣鞋,蜷缩成一团,前后摇晃。
韦王妃叮嘱道:“娇娇儿,你慢些摇,小心摔了。要是想摇快些,就去旁边玩秋千。”她就这一个小孙女,又是亲手养大的,可谓是含在口里都怕化了。南知意每日起居饮食,无一不经过韦王妃的手。
“我知道。”南知意伸了个小小的懒腰,乖巧答着祖母的话。
月色正明,流光洒在庭院中,她举起绘着美人图的纨扇,对着朗月,乍一看去,画中美人似活了一般。
“绡绡。”院外传来一声轻唤。紧接着,婢女来报长孙在外面等着。
南何维从十二岁起便住在外院,晚上很少来内院,韦王妃也有些奇怪。南知意慢腾腾的穿上鞋,又穿了件黄褐色梅花披风,才往院外走去。
“大哥这么晚了,做什么呢?”南知意挑眉问道。
南何维温声道:“你想不想见你韦家姐姐,明日大哥带你去见她好不好?”
南知意嫌弃的看着他,还当她是三岁小孩骗呢?她跟韦六姐姐差了四岁,根本没话讲,有什么好见的。
“大哥自己想见韦家姐姐,自己去见就是,干嘛说是我想见?可见大哥根本就不想见她!”南知意冷哼道。
南何维十五岁时同韦王妃侄孙女韦六娘定下了亲事,两人今年年底就要成婚了。
“好好好,是大哥说错了话。”南何维生怕惹恼了她,急忙告罪,“是大哥想见她,请我们阿绡陪大哥一起去好不好?”他一个男子跟女子私下见面总归不太好,即便这人是自己的未婚妻,要是带上妹妹做幌子就不一样了,他从前就经常这么干。
南知意轻轻绕着自己的头发,“明日可不行,我有些累,大哥等几日再去吧,反正你这次回来这么久,又不急这一时。”
南何维道:“那三日后去行不行?”他小心征求南知意的意见。
“好吧。”南知意思忖良久,勉强点头。不是她说,她实在是看不惯这俩人的腻歪劲,明明年底就要成婚,少见一次面竟跟要命似的!
南何维喜上眉梢,“大哥到时给阿绡把素云斋的点心都买回来。”只要她同意去就行。他本打算明早就去,这才大半夜跑来内院。
素云斋的点心是南知意一贯爱吃的,在京师也颇具名气。尤其是冬日,各式各样的冰糖葫芦摆在外面,有山楂的、有海棠果的,甚至还有林檎和橘瓣的,路过的人都要忍不住买一串自己喜欢的糖葫芦。
听到这个,南知意脸上露出笑来,又仔细打量了南何维一圈。她大哥从前可没这觉悟,这是受了谁的提点不成?
见妹妹这样看着自己,眼中有审视和不确信,南何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前些日子跟同窗出去玩,他带了他弟妹,路上给他们买了不少吃的,我想着阿绡应该也喜欢吃那些。”他从前很少想到给南知意买零食,一来南知意经常自己便跑出去了,二来她压根不缺钱,不说祖父母私下给的补贴,光她作为郡君一年俸禄也有四百石。
当然,他同南知意出去时,也没让南知意出过钱,还时常攒了钱给她买些贵价的首饰配件。
一想到同窗在路上对自家弟妹的各种照顾,买的各种小零食,南何维便有些愧疚了,他竟从未在这种小事上留意过!难怪阿绡像看稀奇一样看着他了。
“那好吧。”南知意仰头提出自己的要求,“每一样都要!”前三个字她咬的极重,似在强调一般。
南何维满口应下,“阿绡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就是几个点心吗,就算全买回来又能花多少。
知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能有好吃的点心,南知意极为满足,点点头后,哼着歌儿进了院子。
“娇娇,你大哥找你做什么呢?”韦王妃笑问道。
南知意一边同韦王妃玩翻花绳,一边答道:“大哥说过几天要去找韦家六姐姐玩,让我陪他一起去。”
南弘嗤笑一声,“就这点出息。”
韦王妃瞪他,“你怎么话这么多?”
被呛了一句,南弘霎时不说话了,摇椅晃动的幅度都小了许多。
虽没有出去玩,南知意也决计不会让自己闲在家中,不是在池子里戏弄鸳鸯,就是将风筝放到了隔壁家去。
鹤鸣院里有一株樱桃树,今年是大年,挂果不少。等到她都快吃不下的时候,树上仍旧挂着星星点点的红珠。
阿晋叹道:“这树上的樱桃要是再不吃,只怕过几日就要烂光了。”今年樱桃丰收,府中不止这一株樱桃树,再加上外面买来的,府里其他人那也不缺樱桃吃。
南知意正吃着青梅,酸甜的滋味令人上瘾,眨眼间一小碗青梅就见了底。
“把樱桃腌成青梅这样,不就可以继续放了么?我记得好像有一道蜜煎樱桃,还挺好吃的。”
阿晋闻言一喜,“奴婢这就去把樱桃都摘下来。”说着便招呼了几人,一同架梯子摘樱桃。
樱桃摘下后,众人又取了水来清洗、拿小刀去核。
做完了这些步骤,众人便有些面面相觑了。这满院子的人,普通的蜜饯倒是做过,可谁也没做过蜜煎樱桃。
“去厨房找个会做蜜煎樱桃的人来。”南知意一边往嘴里塞着樱桃,一面吩咐着。
一个小丫头应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领回了厨房的袁娘子,凡是果脯类的都是她负责做。
袁娘子往那一大盆樱桃中撒了许多糖,“姑娘,奴婢这便把樱桃拿回厨房去炒一炒。”
南知意很是新奇,一定要跟着去厨房瞧瞧。
袁娘子将樱桃翻炒许久,又用小火慢慢熬了两刻钟,而后去水、加蜂蜜,接着熬。反复去水数次后,又加了少许蜂蜜煎了一刻钟,这才算做好了。
南知意被厨房的烟火熏得眼睛发酸,等袁娘子终于做好后,长吁一口气,“这便做好了?那怎么保存呢?”
“是。”袁娘子笑道:“姑娘要是熏得慌,就去外面顽会,待奴将这樱桃装到坛子里就算好了。”
都等了许久,也不差这一时,南知意摆摆手,凑到近前看袁娘子装樱桃,“我想吃的时候取一些出来就好了吗?”
面对她无穷无尽的问题,袁娘子耐心十足,“取出来就可以吃了,不过取的时候要快些,取完就盖上盖子。”
南知意用小匙舀了些蜜煎樱桃到碗里,又对袁娘子说:“帮我拿几个小碗装一些,我想给祖母他们送去。”
袁娘子依言装了,南知意又特意给她也留了一些,才让丫鬟抱着坛子回去了。
得了乖孙送来的蜜煎樱桃,韦王妃笑得合不拢嘴,对身旁仆妇道:“这丫头也会疼人了。”
仆妇笑道:“小一娘一向疼王妃。”
韦王妃点点头,“那是。”谁说她孙女好,那就是好人。

顺天府的小祖宗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南知意一贯喜欢赖床,平日不睡到辰时绝不会起床。
韦王妃疼她,担心她早起没精神,许她辰正才开始上课,而南家男儿们无论是当初在家或是现在在书院,卯正就开始上课了。
等到南知意晃悠悠从床上爬起来,再用过朝食过去学堂,发现南歌早就坐在那了。
她先上前给夫子行礼,“师傅安。”眉眼低垂,神情恭顺,与平日里桀骜的做派截然相反。
冯夫子看着姗姗来迟的南知意,再低头看看已经在这苦读了一刻钟的南歌,暗暗叹息。南家这一辈两个小娘子,大姑娘虽聪慧机敏,却不上进;二姑娘虽刻苦认真,却不聪敏。
无论哪个都不是能成才女的料子,让南家延请的先生们看不到希望。若是大姑娘哪天突然能静下心,或是二姑娘一辈子都如此刻苦,倒还有几分可能。可看蓟北王府长辈对她们俩学业毫不在意,只要不做个睁眼瞎的态度,就知道这事的希望太渺茫了。
先生们在外讲学,不仅为了生计,也希望能搏个好名声,能教个才子才女出来,是所有夫子求之不得的事。若非南家给的待遇足够优渥,且有些夫子是当年教过郎君们的,也不会留在蓟北王府。
当然,当初使了不少人情、拖了不少关系才请来的最好的夫子也早就不在南家了。就算有南何维这个爱徒,他也没必要成天留在这教两个小姑娘和几个没天分的,不过倒是一直同南何维几人保持着联系。
冯夫子低头翻看着南知意的功课,又是一阵摇头,她道:“你这份功课做了多久?”
南知意不好意思的挠头,“昨天晚上才想起来还有功课没做,所以做到快子时才睡的。”她这几天是玩疯了,谁还记得功课?
冯夫子神色变幻莫测,不知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眼前人。几天的时间,居然到了昨天晚上才想起来做功课!简直是......
不过还算诚实,且都是自己写的,没有因为赶不及或是不想写就让别人代笔,冯夫子努力给南知意找优点。
“下次不许如此。”冯夫子淡声道。
南知意赶紧点头,“学生知道了!”她悄悄给自己顺气,还以为先生这次会罚她呢,没想到居然态度这么温和,看来冯夫子今天心情一定很好!这么想着,她胆子就渐渐肥了些。
训完人,冯夫子又低头仔细检查功课,眉头皱紧。她这字也太龙飞凤舞了些,简直就是路都还没走会,就开始学着跑了。功课虽看起来引经据典,实则颇为浮夸,隐有诡辩之道。
南知意观摩着先生的神色,发现她对自己的功课不太满意,忍不住瑟缩了两下,差点将自己缩成一个鹌鹑。看完南知意的功课就轮到南歌,她显然也很紧张,死死地盯着先生翻动功课的手,一颗心都吊到了嗓子眼。
面前两个小姑娘都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冯夫子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一点一点给她们各自讲着功课中有纰漏的地方。
南知意虽调皮又不爱学习,上课时还是挺认真的,不过她也只有上课这一小会认真,下课后压根都不会温书,这也是她读书读的乱七八糟的主要原因。
“上课认真一点。”冯夫子看着两人,语气平静。
南知意却从这平静中听出了一丝危险,赶紧坐端正,一板一眼的读刚才先生让她朗读的文章。
冯夫子出身大家,今年已四十有五,看着却只有三十许的模样,虽不算貌美,看起来却让人极为舒适。她早年丧父,儿女早已成家,因家中并不宽裕,她性情有些冷,不欲同儿子儿媳挤在一个小屋子里,大多时候都是住在蓟北王府,各大年节才被儿子儿媳接回去团聚。
南知意二人就跟她孙子孙女差不多大,她教导起来也留了些情面。要是换做十几年前,她早就开骂了。
看着虽然认真听课但是眼神却有些犯迷糊的南知意,冯夫子打定主意要找大郎君好好谈谈了。南家年纪大的基本开国勋贵家出身,家中本就没多少底蕴,又大多是不学无术的。对男孩子读书都不上心,愿意读就读,不愿意读就往军营一丢或是门荫入仕,对女孩子也是除了宠什么都不会。
南何维是这一辈里才华拔尖的,又是南知意的亲兄长,跟他说了说不定还能让他管束管束。
一想到这,冯夫子上课的精神劲头都足了三分,对两人的要求也愈发严格,将两个小姑娘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好不容易捱到午时下课,看着冯夫子离去的背影,南知意瘫在椅背上,嘟囔道:“我太难了。”
南歌小声道:“阿姊,我们上午才上一个半时辰的课呢,阿兄他们要上好久的。”
南知意白了她一眼,“我知道。”
南歌被她一瞪,吓得不敢说话了,片刻后又小声道:“阿姊你要回去吗?”
“回啊。”南知意起身让丫鬟收拾东西,看着也一同起身的南歌,奇道:“你怎么回去的这么早?”往常南歌下课后还要在学堂看一会书的,南知意一般也不管她,直接自己回屋或者去正院等着用午食。她自己不爱学习却不会阻拦别人爱学习,也知道自己不学无术不是什么好事,但是骑马射箭、赏花郊游,哪样不比埋头读书美滋滋呢?
南歌脸有些红,不好意思道:“我、我早上起得早,所以有点饿了。”
“你什么时辰起来的?”南知意好奇的看着她。
南歌仔细回想了一下,“大概是卯时吧。”
听到这话,南知意默了一瞬,这也太刻苦了点吧!阿兄他们估摸着也就是这个时辰起来。她感觉自己再跟南歌在一个房间待下去会浑身不自在,匆忙跑了出来。
用过午食后,南知意起身整理衣衫,唇角上扬,俨然是一副要出门的架势。
南歌问道:“阿姊,你要出门吗?”
南何维也关切道:“阿绡,你要去哪,要不要我送你去。”
南知意摆摆手,“我去趟府衙,问问府尹我前日送过去那两人如何了。”要是真是她们多想了,那她还得给人赔罪送礼的。唉!就不该接手这个事的,真麻烦。
她虽对自己没有万全的信心,其他人对她却满是信任,韦王妃道:“你快去问问如何了,要是真有问题,你们那日一起抓她们的人都有朝廷嘉奖呢!”她家娇娇就是厉害!
南知意抽了抽嘴角,各位大可不必对我抱这么高的希望啊!
南歌平常少出门,能有一次机会都不放过,正好当着众人的面暗示她也想出去,娄夫人自然不可能在婆母等人的面前驳回,便兴奋的跟在南知意后头出去了。
等南知意兴冲冲的来到府衙时,却发现府尹今日下午进宫见太子去了,不在官署,她立马急的团团转。
“郡君怎么在这,是有什么要事吗?”一名绿袍男子在旁温和笑道。
听到这声音,南知意眼前一亮,“姨父!”此人是何宁宁父亲,也是顺天府丞,何宁宁母亲安恭人是她外祖母安夫人的亲侄女,安恭人算是她表姨母,她当即对何府丞说明来意。
何府丞也有参与此事,小声道:“还没出结果,却有了些眉目,却是她们有问题,但还不知具体如何。”
南知意松了口气,“多谢姨父告知。”看来她们没抓错,这两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又想起自己无端端被磕碎的镯子,也不知能不能拿到补偿。
何府丞笑了笑,“郡君可千万别往外面说,我们还没出结果呢。”他女儿也有参与此事,所以他对这个案子也格外关心。
南知意满口应下,告辞道:“何阿叔,那我先走啦。”
离了府衙,南知意也没有立刻回家,拉着南歌满大街乱晃买零嘴。南歌被各种小物迷的眼花缭乱,什么都想买一些。南知意都看惯了这些,没什么稀奇的,却也一直吃个不停。
等两人回家时,皆是吃到小肚子都撑起来了。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南知意雍淮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