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之公派丈夫(苏樱桃)

六零之公派丈夫(苏樱桃)

导读:完整版《六零之公派丈夫》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浣若君,主要人物是苏樱桃,六零之公派丈夫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于是,她转而把橄榄枝抛向了肉联厂厂长的儿子。

小说介绍

完整版《六零之公派丈夫》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浣若君,主要人物是苏樱桃,六零之公派丈夫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于是,她转而把橄榄枝抛向了肉联厂厂长的儿子。苏樱桃寒窗十年,眼看要考大学的时候,噩耗传来,高考被按下了暂停键于是,十七岁的苏樱桃被送到了和邓博士的大型相亲现场别人的十七岁,劳动,支边,去下乡……苏樱桃的十七岁:相亲,结婚,接受各种羡慕嫉妒恨!

苏樱桃小说简介

六十年代,航天物理学兼工程学博士邓昆仑突破重重阻挠,终于从大洋彼岸回到了阔别二十年的家乡,成为了重工业行业的领军人物
见其单身一人,组织多方物色,想为其介绍一位美贤妻
苏樱桃的堂姐苏小娥经过层层选拨,终于得组织亲睐,安排与之相亲
可就在临见面前,她突然听说邓博士就要被下放牛棚了!!!

六零之公派丈夫全文阅读

听说苏樱桃居然愿意去相亲之后,大婶高大红和堂姐苏小娥立刻坐着班车,就从市里回来了。
小谷村虽然是个小村子,但离秦州市并不远,坐班车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
只不过城市里人人有公粮,有工资,生活的富裕而又从容,农村人却脸朝黄土被朝天,必须得不停的挣公分才能糊饱肚皮罢了。
高大红下了车,就把自己手里的包扔给苏元成了:“给,里面全是衣服,都洗洗留着穿,可别糟蹋了,我们家的孩子都仔细,这些旧衣服都跟新的一样。”
苏元成接过衣服,讪讪的说:“谢谢大嫂。”
“谢什么呢,谁叫苏双成是你哥,既然是你哥,爹又死的早,他这辈子就欠你家的,要被你们家啃一辈子,我只求他别把工作也让给你就行了,这点衣服我还拿得起。”
这话不是讽刺,直接就是骂人了。
俩兄弟,一个在农村,一个在城里,当然了,农村的那个得靠城里这个接济,这是必然的。
而被接济的听点奚落,挨两句骂也是正常的。
高大红不经意的拿眼白扫了苏樱桃一眼,看着她细白的皮肤,娇好的脸蛋儿,心里忍不住腹诽,自家小娥从来不晒太阳,也没她白。
这丫头天天下地干活儿,晒大太阳,皮肤怎么就那么白?
皮笑肉不笑,她说:“樱桃终于想通了,要去机械厂相亲了?你大伯为了给你弄个相亲,可是担着被组织处分的风险的,你也不能一个人去,让你二姐陪着你一起去。”
大房总共俩女儿,小娥和小娇,俩儿子,前进和激进。
小娇已经嫁人了,嫁的是秦城机械厂的干部家庭,公公还是市里的大领导。
小娥,进文工团了。
前进高中毕业后上首都读书了,激进目前在工工农兵大学读书。
就算在城市里,这也是让人羡慕的一家子。
苏小娥应声上前,刷的给苏樱桃敬了个礼:“樱桃,快看姐姐这身衣裳漂亮吗?”
苏小娥穿的,是一套新式的,质地最好的军装,勒出她纤细的腰身,漂亮的晃人眼睛。
“漂亮,确实漂亮。”苏樱桃由衷的说。
大嫂来了,苏元成夫妻当然要替她端茶,递点吃的。
本来吧,家里今年生产队分的花生总共就五斤,还要留到正月里包元宵了,但是刘桂芳感恩大嫂两口子对自己的好,从布袋子里连着抓了好几把出来,端给大嫂吃。
这种城里的富有亲戚,就得拿出家底儿来好好招待。
当然,他们还得问问,那个邓博士究竟是什么情况,才会专门找人相亲。
工资高不高,家庭条件好不好,家里有几口人。
“你们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人家邓博士是从美国回来的,什么样的女同志没见过?这事儿希望不大,你们去走个过场就完了。”高大红喝了口茶,剥了一颗花生,先给这两口子兜头一盆冷水。
见他们两口子看起来并不生气,也不惋惜的样子,高大红又悻悻的说:“那可是归国的博士,老家就在离咱们不远的小邓村,母亲是咱们整个秦州省都有名的农村妇女主任,属于特别有知识,有觉悟的那类人,对于儿媳妇的要求也特别高,当初看档案,看上的就是咱们小娥。现在换成了樱桃,一农村丫头,人家认不认还是一说,至于相亲成功,拉倒吧,不可能。”
“这个得到了再看嘛,现在说这话也太早了点吧,大嫂,我真心觉得樱桃也不差啥。”苏元成听大嫂把女儿贬成这样,受不了,得辩解几句。
高大红不停往嘴里丟着花生,依旧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那你说说看,樱桃她除了是个高中毕业的她还有啥?”
虽然说苏元成夫妻对于那个博士并不算特别热心,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自家闺女农村出身,又没工作,只能在村子里干农活挣公分,跟个博士结婚,确实配不上人家。
苏元成夫妻不说话了,默默的坐着,时不时给大嫂和侄女添点茶,一副诚心诚意,任批任骂的样子。
但是,苏樱桃对于那个邓昆仑,却特别的好奇,而且她是准备好,只要确定对方就是自己梦里梦到的那个男人,就要跟他结婚的,当然得问仔细一点。
“大婶,那个邓博士今年多大了?长啥样子,你们有照片吗?”
“28,怎么,你今年才17,问这么细,你不会真的想嫁给他吧?”高大红吃惊坏了。
28,那确实有点老了。
毕竟,苏樱桃为了能和堂姐一起上学,5岁就读小学了,今年刚刚高中毕业,堂姐9岁上的学,已经21了,她才17岁。
这男人要配堂姐,差的年龄不大,陪她,确实大了点。
“大伯母这话说的,不是大伯让我去相亲的,我问问男方的情况不是很正常?你干嘛着急?”苏樱桃说。
“你大伯那是糊涂!”高大红立刻放高了嗓门说。
苏元成两口子也直给女儿挤眼睛,意思是让她算了,别说了。
“我大伯是糊涂,但可不是为了我才糊涂的,我二姐的档案递上去了,那东西就存着档了,而我二姐又要去文工团考试,这时候,她的档案从档案袋里拿出来,再把谁的放***?难道说,给对方个空档案袋?再或者放个不认识的人的档案***?他放我的***,这样才能对组织部交差,要不然,他就是欺骗组织,不也得丟工作?”苏樱桃反问?
高大红还从来没被侄女这样呛过,关键这还是事实,她居然给对方呛到没话说。
“小娥,看你干的好事情!”转身,她对苏小娥说。
“也是,姐你原来经常跟我说大婶偏袒大姐,我算是看出来了,她确实只偏袒大姐,你但凡有点事儿,她就只知道怪你。”苏樱桃立刻说。
顿时本来可以统一战线的高大红母女,顿时大眼瞪小眼,像两只公鸡似的对上眼儿了。
最终,高大红暗暗掐了苏小娥一把。
狗咬狗一嘴毛,好事儿。
苏樱桃冷笑一声,起身,从屋子里出来了。
刚从屋子里出来,就听见大伯母说:“桂花,喂鸡了吧,有几只我这回得全拿走,城里肉都是定量的,我家两个半大小伙子正长骨头,没肉吃可不行。”
“有两只,都可肥可肥的,怕大队要剪我们资本主义的尾巴,全藏家里地窖里了,就是捂着有点馊臭,今天晚上你不走吧,我趁着晚上人都睡着了,把它洗干净,杀好,你明儿路上带着。”刘桂芳一副讨好的语气说。
“不急在今天,小娥请了假要陪樱桃相亲,我索性也在老家多住几天。”她说。
苏樱桃转身,直奔地窖。
没做那场梦的时候,她和父母一样,对大伯一家感恩戴德,觉得是他们资助了他们全家的生活,自己就必须感恩。
可现在回头想想,除了几件几个姐姐们穿剩的破衣服,还有每次回来就数落他们家不会过日子,大伯家还给过他们什么?
反而每一次来必定要拿些鸡鸭鱼肉才走。
地窖里两只肥肥的鸡,全是她打草喂的。
每一回大婶回来就得全部带走。
她和妹妹樱花俩多少年没吃过一口肉了?
大婶每次提几件破衣服换两只肥鸡,还每次都是一副自己吃了亏的样子,一进家门就骂骂咧咧。
要平时,苏樱桃就受了,可一想到梦里父亲死了之后,母亲因为营养不良身体不行了,也养不成鸡了,没肉送了,大婶一家就再也不和自家往来的事儿,突然就明白了一句话:靠山山倒,靠水水流,靠人人老,人这一生还是得靠自己。
她从现在开始,可得为自己打算了。
下了地窖,她把两只鸡一逮,统共装在一个袋子里,提着出来,转身出门,就直奔小谷村所在的红旗公社。
到了红旗公社,她从供销社的门前经过,就看到好几个村里的姑娘,正在那儿扯花布,显然是准备要做衣裳的。
苏樱桃手里虽然有布票,但是没有钱。家里所有的钱,都用来资助她考文工团了,可惜她没考上。
现在是66年,高中以上学校全面停课,所有人要么就地参加劳动,要么支援边疆北大荒的时候,考文工团,对于苏樱桃这种高中刚毕业的女孩子来说,全是最好的出路了。
可她不论形体还是舞蹈,再到文化课,样样过关的情况下还是没考上。
要是没做过那个梦,她会以为是自己本身不够资格,但是,当她做了那个梦之后,她就明白了。
所有的名额都是内定的,包括堂姐的名额。
为了让堂姐能被录取,大伯给文工团的领导塞了五百块。
五百块钱,才换来堂姐那么风光的文工团生涯,试问,她跟对方怎么比?
在镇上走了老远,走到一户人家门前,她敲开了门,试探着问了一句:“是邓东明家吗?”
“是,你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打开了门,笑着问。
苏樱桃当然不敢直接把鸡拿出来,毕竟这个邓东明也只是她梦里出现过的人,她不敢保证自己的梦能那么真实,真实到梦里所有碰到过的人和事,都是真的。
但是,这也太让她震惊了,梦里的邓东明,她居然真的,就住在她梦到过的地方。
“是这样,你们家是不是有病人,需要吃点肉补一补?我这儿……”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这个女人拉进门了。
“进来说,你拿的的啥肉?”女人看着她背上鼓鼓的尼龙袋子,压抑不住满上好奇的问。
“鸡,俩只大肥鸡。”苏樱桃说。
女人一双眸子顿时就亮了,眼里满满的都是怜惜:“两只鸡啊,现在到处剪资本主义尾巴,可养的不容易吧,卖我吧,我家正好有人要补补,价钱你开。坐,到里面坐!”
“供销社里一只毛鸡三块钱,你给我三块就行了。”苏樱桃说着,开始打量这间屋子了。
普通的农家屋子,炕头扫的干干净净,但是,墙上挂了好多照片,有她本人的,也有很多男人的,而最惹人眼睛的,则是一张彩色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长的非常帅气的男人,鼻梁挺直,双目深邃,一副文质彬彬,斯文学者的样子。
看着照片,苏樱桃有一种,给对方逼视着,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个叫邓东明的女人也不出门,直接从兜里往外掏着钱,见苏樱桃一直望着墙上一张彩色照片不停的看着,笑眯眯的说:“彩色照片,没见过吧,你猜这照片上的人是谁?”
“难道不是明信片?”苏樱桃吃惊的问。
邓东明一副看惯了别人吃惊,并且于此觉得很正常的样子说:“那是我弟弟,从小在m国长大,这是他在m国时的照片,所以那不是明信片,是个真人,人家还是个博士呢,长的帅气吧?”
“他叫什么名字?”苏樱桃反问。
她甚至觉得,自己应该要找到答案了。
“昆仑。他叫邓昆仑,是咱们秦城机械厂的高级工程师呢。”邓东明笑着说。
在苏樱桃的梦里,邓东明,就是邓昆仑的姐姐,她只听邓昆仑在信中说过,说她就住在红旗公社,人生过的极为坎坷,却没想到,自己这一找,就把对方给找到了。
而且,还在这儿看到了邓昆仑的照片。
当然,更加让她意外的是,她从来没想到过,对方会长的这么帅气。
这简直不像真的,感觉根本不可能。
“大姐,您的婆婆是不是病的很严重?”接过邓东明给的钱,她问道。
邓东明愣了一下,笑着说:“是啊,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她不仅知道邓东明的婆婆病的很严重,还知道她在市里上班的丈夫早就有了外遇,而且还在市里跟***悄悄生了个儿子,等她一把屎一把尿把婆婆从炕上伺候到好起来,婆婆就会以她生不出儿子为由,让她跟丈夫离婚,把她赶回娘家。
但是这些事儿苏樱桃目前还不能告诉对方。
她只能是先去见邓昆仑,只要对方愿意,她和他结婚后,才能跟邓东明说这些事儿。
攥着卖了两只鸡赚来的六块钱,从邓东明家出来,她就直奔供销社。
买布料,做衣服,她得去和梦里都没见过面的那个男人,相亲了。

六零之公派丈夫免费阅读

“樱桃,记得给鸡多喂点糙米,把它们追肥点儿,我走的时候带着。”隔着一扇窗子,高大红看苏樱桃走了进来,低声说。
这年月养一只鸡可不容易,公社的记分员时不时的就要每家都走一走,听见谁家有猪叫声,或者鸡在咕咕,直接给你抓走,还要罚没你一个月的口粮。
敢养鸡鸭的,都是不要命的。
今天晚上,小娥,樱桃和樱花三个,得一炕挤着睡一晚上。
苏樱桃借着自己嫌挤嫌热,就跑到厨房里单独睡去了。
点上油灯,她得给自己缝一件像样的衣服出来,不然,她怕明天见了面,要是邓昆仑真的就是照片里的样子,自己要配不上人家。
而隔壁的西厢房里,高大红正在和她妈俩聊天儿。
“我刚才从门上过,就看见樱桃在替自己裁衣服,那布料看着像是新的,你知道哪里来的不?”高大红问。
刘桂芳下午去喂鸡的时候,就发现闺女把两只鸡都给买了,换成了布料在给自己做衣服,此时还不知道等大嫂走的时候,从哪儿变只鸡出来给她呢。
但是闺女长到17岁,没穿过一件新衣服,好容易要去相亲,穿件新衣服也没什么不对。
而且闺女还说,有什么事她会扛着,绝对不会叫父母为难。
她就只好放任闺女了。
但她也不会撒谎,于是她只好说:“不知道。”
高大红快睡着了,咂着嘴巴说:“其实这是一次集体相亲,跟那位邓博士相亲的女同志总共有五个呢,明面上当然不会说是相亲,只能说是学习,但是你想,五个优秀的女同志,你家樱桃能比得过哪一个?”
刘桂芳心里觉得,自家女儿比谁都好,但这话她肯定不敢当着大嫂的面说出来。
在厨房里替自己缝衣服的苏樱桃听见大婶这种贬低自己的话,非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很可笑。
好了,她现在知道了,一起相亲的总共有五个女同志了,知道的越多,形式对自己不就越有利?
当然,这些事儿,与她在信里无话不谈的邓昆仑也曾提过,说组织曾经给自己介绍过很多对象,一度,他在女士群中非常的受欢迎。
只不过他自己当时醉心科研工作,不愿意结婚,才迟迟没有结婚的。
当然,曾经有多受欢迎,随着他将来因为思想政治方面的原因被下放牛棚,而且一下放就是七八年,那些女同志的崇敬和仰慕也就如烟消云散了。
下放牛棚,这是邓昆仑人生中的大劫,就冲着她在监狱里服刑时,他寄给她的书籍和生活用品,以及想尽千方百计送***的那些上好的化妆品,她也绝对不能叫其发生。
哪怕那只是个梦,梦里的她,受到的最后的安慰都来自于他。
最后对于人生的憧憬,也全是他给的。
次日,大清早,苏樱桃趴在厨房炕上,怀里抱着做好的衣服。
“樱桃,你傻呀,昨天晚上就睡在厨房里,这炕上什么都没铺,不觉得咯的慌吗?”苏小娥笑眯眯的问。
“咯,但也凉快,二姐你起的这么早?”苏樱桃反问?
“农村的土炕臭,我睡不习惯,你也真是的,呆我家多好啊,睡着床那么***,干嘛跑回村子里,你可真傻!”苏小娥带着明显的鄙夷说,看那样子,全然忘了她曾经也是从这个村子里出去的了。
“呆在我家不是能给我爸我妈挣工分,呆城里,一天给你们做饭洗衣服带孩子,大婶也没给我工资啊。”苏樱桃直接说。
苏小娥给这一句话堵了嘴,顿时嘿的一声:原来一直听话又乖巧的小樱桃,这还有脾气了?
她难道忘了她读书,穿衣服,全是她们一家自助的事儿了?
这是忘了本了吧?
不过毕竟博士的相亲才是大事,因为这事儿关系着苏双成的前途,苏小娥还不得不陪她去走个过场。
当然,也就不敢跟樱桃起争执。
而门外,前两天气的樱桃差点跳河的王寡妇,早起狠心煮了颗鸡蛋,也带着进门来了。
小姑娘差点因她而死,王寡妇嘴巴坏,心里过意不去,听说她要去相亲,从儿子嘴巴里省出来的鸡蛋呢,想给苏樱桃赔个罪。
本来吧,在她印象里,苏樱桃就是个漂亮的不能再漂亮的小姑娘了,但王寡妇今天一进门,差点没惊掉了下巴。
只见她穿着一件褐色的半截袖衬衣,一条黑色的裤子,虽然颜色略显老气吧,但是因为裁剪特别合身,衬托着整个人亭亭玉立的。
而站在她身边的苏小娥,据说是整个秦城文工团的团花,要不是那身绿军装乍眼睛的话,也得给她比下去。
“樱桃今儿可真漂亮,还没吃早饭吧,姨给你带了一颗鸡蛋,快吃吧?”王寡妇说。
苏樱桃接过鸡蛋,淡淡的笑了笑:“谢谢王姨。”
寡妇,苦瓜瓤子,碎嘴八婆,这种人不值得得罪。
但就她这一句话,王寡妇又被惊讶坏了:“樱桃刚才说的是普通话吧,跟收音机里一模一样,真好听。”
会说普通话,又还穿的如此大方得体,虽然大家不知道洋博士长什么样子,但在大家看来,这样的苏樱桃,天王老子都配得上。
就一点,她穿的衣服略显老气了一点,衬着她整个人看起来至少有二十岁。
苏小娥是要陪着苏樱桃一起去机械厂相亲的,看苏樱桃把自己倒饬的又土又村的,心里还挺满意。
毕竟自己这堂妹,一直都傻傻的嘛。
“相不上没关系,不还有屠正义,当然,要是屠正义嫌你没考上文工团把你给甩了,你也甭怕,钟麒一直在追我,但我嫌他年龄太小不够成熟,把他给拒绝了,估计他很快就要来追你,好不好?”苏小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钟麒是她们姐妹俩的男同学,也是她们姊妹俩都在参加的,学生社团雄武会的领导,小H兵的头子,21岁,城市户口,长的贼帅气,目前在和苏小娥谈对象。
堂姐居然想把自己的对象送给她?
了不起!
坐着班车,从村子里出发,其实不到半个小时就到机械厂了。
苏樱桃原来从来没来过机械厂,对于这个,自己的笔友从平反后就一直为之奋斗的地方贪婪的看着。
在信里,他曾一遍遍的说:等你出狱时我来接你,到时候我们共度余生,但你千万不要嫌弃我枯燥无趣,因为我确实是个很无趣的人。
无趣吗?没关系,我是个很有趣的人呢,我会让你变的有趣的。
当时她说。
厂门口,卫兵把着门呢。
机械厂大门上,高大的工农兵雕塑宏伟而又坚毅,叫人顿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您好,同志,我们是从小谷村来的,找邓博士参观,学习!”苏小娥说。
“稍等,我去报告!”一个卫兵转身,跑步进门去了。
紧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紫红面色,把外套披在肩膀上的男人已经走出来了。
“又来了一位女同志?好好好,这下咱们相亲,哦不,学习,学习的队伍越发的壮大了,好事好事。”厂长张爱国,对于前来相亲的女同志们,因为这事儿关乎着博士的原因,撇开组织,都是亲自招待。
“你们哪一个是来学习的,到时候我好看着安排?”看着两个同样高,同样漂亮的女同志,张爱国笑眯眯的问。
苏小娥还没张嘴呢,苏樱桃就拍着胸脯上前,说:“报告领导,我,是我!”
谷小娥不经意的皱了一下眉头:自己这妹妹,原来没见她这么主动啊,她不是一直都傻傻的吗!
别她真以为自己相亲能相上吧?
笑话!
“来吧,一起来学习的女同志总共有五个,你是最晚到的一个,其她四个女孩子早就到了,正在宿舍里准备,晚上要跟邓博士的见面。你们都必须好好准备,晚上,争取一人问邓博士一个问题,不管你们问什么,都是会被允许的,不过邓博士会不会回答,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明白了吗?”张爱国又说。
苏樱桃胸膛挺的好好的,大声说:“明白。”
“去吧,陪伴你的这位同志,你跟右边那个同志走,咱们这儿有招待所,你得住在招待所里。”回头,他直接让人把苏小娥给带走了。
进宿舍前,苏樱桃就知道会有好几个女同志等着自己,但是莆一见面,还是给惊呆了。
四个女同志正坐在一起磕瓜子儿,有一个穿着崭新的绿军装,自我介绍,她叫吴小兰,她长的很漂亮。
还有一个穿着件土土的大褂子,人也很糙,皮肤很黑,她说她叫孙紧。
另外的两个比较高傲,没有做自我介绍。
“你们打算问邓博士什么问题呢?我得问问,他们的拖拉机生产什么时候才能把产量提上来,我们向阳公社是咱们整个秦州生产能力最高的大队,现在最缺的就是拖拉机。”那个叫孙紧的姑娘大大咧咧的说。
别的几个姑娘只是笑笑,却不说话。
苏樱桃看她身边的床铺还空着,主动坐到了她身边,对她笑了笑:“我叫苏樱桃,你好!”
问博士要拖拉机的女孩子,既质朴又可爱,她喜欢这个女孩子。
“晚上咱们在哪儿吃饭啊,你们听说了吗,咱们还得在这儿住一个周末,你们有没有带牙具,不然怎么刷牙?”吴小兰问大家。
苏樱桃立刻站了起来:“我去看看,这儿的供销社有没有牙具!”
“老土,这儿的都叫百货商店!”身后一个女孩子不屑的说。
“就你聪明!”孙紧立刻一句嘴回了过去。
从门里出来,苏樱桃可没往百货商店去,她在宿舍区慢悠悠的走着,一直转悠到家属区,远远的,就听见有人在喊:“假洋鬼子,滚远点,滚回m国去。”
她定晴一看,几个熊巴巴的男孩子,正在压着一个一个小女孩不停的打。
那小女孩蹲在地上,面前一个大洗脸盆,被人打着,还在呜呜咽咽的洗床单。
“干什么了你们,松手,放开!”苏樱桃说着,抄起一根棍子就追了过去。
“你谁呀你,敢打我们?我们可是祖国的花朵,领袖最忠诚的小卫士,小心我们连你也揍!”一个熊孩子一点不怕,还压着那个小女孩不停的打着。
“我是谁?我很快就是你的老师了,不怕死你就等着,我要给你安排一大堆的作业!”苏樱桃指着这孩子的鼻子说。
接着,她把被那几个熊孩子压在地上的小女孩扶了起来,柔声问:“还疼吗?刚才为什么不反抗?”
小女孩头发逞褐色的卷曲着,头发间有好多斑秃的地方,很是稀疏,两只眼睛带着微微的蓝,这一看就是个沾着点混血的孩子,漂亮的简直不真实。
她说话的声音特别温柔,带着些卷曲的不真实:“m帝的狗崽子,我,不能吃!”
这孩子说话语叙不对,大意是:自己是个M帝的狗崽子,不能吃糖。
她是个混血儿,估计是才回国不久,中文才会说的这么吃力的。
“你不是m帝,你是人间最可爱的小天使,快站起来,我这儿有糖你吃不吃?”苏樱桃说着,从兜里掏了一大把***出来,递给了这个头发微卷的小女孩。
女孩应该经常吃糖,倒是不馋糖,把糖推开,摇头说:“谢谢,不能!”
“你是?”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个既温柔,又醇厚的声音来。
苏樱桃回过头,不用猜她都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邓昆仑,她梦里那个只从书面上,她就能感觉到温柔和博学,魅力无限的男人。
她在信里曾经多次问过他的长相。
他总说自己长的很普通,甚至还是女同志们见了,都会自然而然厌恶的那种相貌。
所以她一直猜他可能长的很丑。
昨天在邓东明家看到的那张照片,苏樱桃还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可是他本人,更加叫她吃惊到无以复加。
这个男人据说已经28岁了,可是,他穿着白色的的确良衬衣,蓝色的工装裤,戴一副金边眼镜,冷峻高大,皮肤白皙,眉目间透漏着一股子冷冷的贵气,眉眼间没有一丁点的皱纹。
他看起来顶多也就24岁左右。
这样帅气到不真实的男人,是怎么熬过牛棚里那八年岁月的啊!
是在熬过那段岁月之后,他才会变得都没有自信,不敢去见她的吧。
岁月到底曾经怎么***过他啊,难道直接毁了他的容貌吗!
“女士你好,我家小侄女正在换牙的时候,不能给她糖吃,谢谢你的糖。”他的声音也很好听啊。
梦中的男人,苏樱桃终于见到他了。
他,就跟她想象中一样的,斯文帅气,彬彬有礼。
而这个小女孩,苏樱桃也没有救错,她果然是邓昆仑那个,和她一起坐过牢,并且死在牢里的小侄女。
在梦里,就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她才和邓昆仑阴差阳错,成的笔友。

小说推荐

六零之公派丈夫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