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炽火(阮甘棠)

偏执炽火(阮甘棠)

导读:阮甘棠小说《偏执炽火》是作家紫夭的最新作品;偏执炽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甘棠一觉醒来,记忆退回到十六岁。没了八年记忆,也忘记了曾掏心掏肺爱过八年的那个人。阮父递上来一纸离婚书,编了个幌子,让她签字。

小说介绍

阮甘棠小说《偏执炽火》是作家紫夭的最新作品;偏执炽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甘棠一觉醒来,记忆退回到十六岁。没了八年记忆,也忘记了曾掏心掏肺爱过八年的那个人。阮父递上来一纸离婚书,编了个幌子,让她签字。

小说简介

阮甘棠签得挥挥洒洒,边签边骂:“渣男!”
转眼第二天,看上新晋摇滚主唱颜家涵,开启追星之路。
包下VIP座,请姐妹们一起看颜家涵演唱会。
专机飞巴黎,带众姐妹给颜家涵海外音乐节首秀撑场。
买下海岛酒店,度假偶遇颜家涵。
某人在暗处,无声观看。
只等她演唱会后雨中落单,为她撑伞。巴黎庆功宴酒醉,抱回酒店。海岛派对打人,挺身护短。
阮甘棠:“你谁呀?”

偏执炽火免费阅读

陆琪:“我们是有邀请函的,凭什么赶我们去下舱?”
“齐家可是要店大欺客?想请人来就来,一言不合就赶人走?”
“店大欺客?”唐楚昕直将话挑明了,“这是谁的生日趴,你们是不是不知道?请乐队来,难道是让她阮甘棠出风头的?既然是来做客的,你们把东主往哪儿摆?”
思琴声调几分稚嫩,直对唐楚昕喊话:“明明是齐瑜让大家等那么久,嘉涵哥哥也等那么久,才拉着甘棠姐姐上去的。”
“上回Hyper跨年演唱会的时候,也是这样和粉丝互动的。要不是齐瑜她自己迟到,嘉涵哥哥才不会这样。”
唐楚昕冷笑了声,插起手来,“总之,没得邀请函的客人,这里是不欢迎的。阮甘棠、陆琪,你们自觉一点儿,如果自己收拾收拾去下舱,我就不让保安他们动手了。”
“她们是我的朋友。”男人声音从人群后头传来,“实在需要的话,Chris现在可以回房间拿邀请函来。这次演出,我经纪人和助理都跟没来,所以我带了两个朋友一起来。”
看到说话的是颜家涵,人群顿时掀起一轮新的嘈杂。
唐楚昕收敛了几分,脸上疑惑着:“你们是朋友?”
颜家涵墨色眉眼在阮甘棠三人身上扫过,淡淡点头,“对。朋友。”
唐楚昕正犹豫着,啪嗒啪嗒高跟鞋声又从人群里插了进来,刘如君小跑来唐楚昕身边道,“楚昕,瑜瑜说,Hyper演出已经结束了,合约也到时间了,请他们也去下舱。今天船舱位置有些紧张,他们的房间,还有别的客人要用。”
颜家涵面上顿时也有些挂不住。他见不得粉丝因为自己惹麻烦,所以过来帮两句,没想到东家连他也刻薄起来。
唐楚昕得意几许,“那就请Hyper带着你们的朋友,一起去下舱吧?还用保安送送你们吗?”
太太小姐们偷笑的偷笑,小议的小议。
“看来真是得罪了齐大小姐了。”
“这乐队也是,怎么能和齐家对着干?”
“阮家这位好像生过病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精神不好。”
……
“那我们走吧。”
阮甘棠声音干干净净,从陆琪背后站了出来,看着对面颜家涵。
颜家涵难得咧嘴笑了笑,“也好,走吧。”
陆琪跟着她,故意大声说给唐楚昕和刘如君听的,“齐家的局我可是不敢再来了。”
思琴忙跟了上来,“我和甘棠姐姐一起走。”
人群里艾太太见状,忙一把将思琴拉回去自己身边,“思琴啊,这可不行,一会儿厉太太出来要找你的。”
思琴嘟着嘴,望着阮甘棠和颜家涵,“甘棠姐姐,我一会儿去找妈咪来跟她们说理。”
唐楚昕阴阳怪气着,“还是下头平民舱舱适合阮甘棠,反正,她也是从那儿来的。”
阮甘棠的脚步顿住了,转身回来,看了看唐楚昕和刘如君,又扫了一圈太太小姐们。她从小地方来,刚来的时候,也吃过不少这样的闲言闲语。这圈子里法则不二,势利,认钱认权不认人。要搬回来脸面,是要花些本钱的。
唐楚昕莫名怯了怯,刘如君也是。太太小姐们声响都小了一圈。
阮甘棠对着人群道:“我想请大家去看下个月Hyper演唱会。嘉涵过生日,多些人给他庆生。”
太太小姐们议论声又起了。
阮甘棠接着道,“过两天,你们来东街画廊来找我拿VIP门票。”
人群里几个涵粉窜了出来,“阮小姐东街画廊什么名字?改天我去逛逛。”
“我还刚好要去买下个月Hyper演唱会门票给嘉涵庆生呢。VIP前排太难买了。”
“东街311号,院子门口有颗柳树那家就是。”阮甘棠答得定定。
又有两个太太小姐站了出来,捂着阮甘棠手臂,“棠棠啊,看你身体好了,我们也就放心了。改天就去东街看看你啊。”
“嗯。”阮甘棠不记得人名,只好一一点头,大概也是阮爸的熟人吧?
唐楚昕见不得她风光,恨恨嗤了一声,“暴发户!”
陆琪听到了,直顶了上来。“暴发户想请大家看演唱会,您有事儿?”
唐楚昕白了她一眼,没再出声。太太小姐们捂嘴憋着笑。
正要走了,后头又来了一波人,两幅眼镜。
金丝眼镜直走来阮甘棠身边护着,黑框眼镜走去和唐楚昕交涉:“唐小姐。”
唐楚昕认得出来,这黑框眼镜是齐玉山身边的大秘书郑毅。“郑秘书?你怎么来了啊?”
郑毅意会着现场气氛,阮甘棠该是没讨到好处,只好将主子的意思说明了:“齐总说,阮小姐是贵客,这里是怎么回事?”
“这…”唐楚昕顿时语结,目光投去舞台旁边正和太太小姐们说话的齐瑜身上。齐瑜见得郑毅来,远远扫了她一眼,便转身回去化妆室了。没了救命稻草,唐楚昕顿时弱了下来。刘如君也往后退了退。
厉思琴从艾太太手里挣脱出来,直冲去郑毅面前。
“她们要赶甘棠姐姐和嘉涵哥哥去平民舱,说甘棠姐姐没得邀请函。嘉涵哥哥表演结束了,今天船舱房间紧张要给其他客人。”
“太欺负人了!”
郑毅看着唐楚昕脸色,又望了望化妆间的方向,叹了声气,折回来阮甘棠面前。
“阮小姐,都该是误会,齐总请您在这儿好生住着,不用挪动了。”
金丝眼镜也跟着道,“您去不得下舱,再不济了,霍总的秘书们也能腾出来两间房的。他们挤一挤不要紧,您得好生住着。”
阮甘棠一头雾水。她怎么就成了齐总的贵客?还被霍家的人护着的?她拉着陆琪本能往后退了退,陆琪直挡着她和金丝眼镜之间。“不劳烦霍总了,我们还是自己行动好。”
阮甘棠望着郑毅,指了指颜家涵,“那他们呢?”
“这…”郑毅犹豫着,“这个齐总倒是没交代他们。”
阮甘棠看了一眼唐楚昕的怂样,干脆落井下石:“那,我还是回去平民舱住好了,反正我就是从那儿来的。”说完,直拉着陆琪便往楼梯的方向去了。颜家涵领着乐队,大包小包也跟了过去。
郑毅拧着眉头,无奈看了看旁边的王杨,又盯了一眼唐楚昕。只好转背回去了。
&&
三楼酒吧里,一场持久战的谈判将将结束。
齐玉山收回岚山重工,霍乔松占据北岛项目高地。各有割舍,却又各得其所。只齐旭满脸写着不高兴,北岛招标,圈里够实力拿下的只有霍家和齐家,原本齐家还打算着怎么和霍家分这杯羹,如今为了收回岚山重工,只能全盘奉上。
霍乔松得胜而归,精神更醒了几分。继续拉着齐玉山问候起来叔母,再问问南边靠海的项目。有人输了生意,不能让人就这么走了,总得还人一点心理上的安慰。下回见面好说话。
只齐玉山精力已经渐渐末了,有问难答,力不从心。一旁齐旭帮着说着几句,心不甘情不愿的。霍乔松看出来父子两人状态不佳,却没得想放人走的意思。“散了”,这话得由长辈齐玉山来说。
王杨和郑毅一同回来。
王杨先去霍乔松旁交代着。他年岁不长,可秘书当了七年,分寸把握得好,明明该小声说话的,却故意让齐玉山父子听着:“霍总,阮小姐被赶去下舱了。没能留得住…”
霍乔松眉间不悦只是一闪,抬眼望去对面齐玉山。没等他开口,齐玉山直问了郑毅,“怎么回事?”
郑毅话说的中正,“该是和大小姐的人起了矛盾,她们把人赶去下舱了。连带着一同来的陆家小姐,也走了…”
齐玉山的精神已经管不起来这事儿了。只当着霍乔松还在场,作势训诫了几句。
“瑜瑜这脾气啊,是被老太爷惯的,也不分场合,主人家的身份,和客人较劲儿,脸面都不要了。”
郑秘书点头合腰,无声答应着,当是帮大小姐听训了。齐玉山隔空训话一出表演完,又嘱咐着郑毅,“你去把人请回来。说是我亲自要请的。”
郑毅却是为难了,“齐总,刚刚已经这么请过了。”
“只是阮小姐说…”
齐玉山不大耐烦,“说什么?”
郑毅才接道,“阮小姐说,她是平民里来的,就回平民舱里去了。”
齐玉山听得脸有些发绿。
阮甘棠爸爸阮修远从小地方来,可也是八年前的事情了,如今阮家圈子里说不说顶富贵,可也算是不错的合作伙伴。他刚刚得了人情才拿回来岚山,这下又被阮甘棠拿了脸面,只好对对面的人笑着,“乔松啊,这也不是我不给她做主,着实是她不大想给我们面子啊。反正都离婚了,要不,就算了?”
王杨却接了话,“阮小姐也不是平白无故就不给面子的人。平民舱这话,该是有人说她在前了吧?”
齐玉山狠狠扫了王杨一眼。王杨只好退了退。
霍乔松也轻斥了王杨句,“齐叔叔明眼在看,都知道的。”
王杨更退去了一旁阴影里,霍乔松方松了口,“人都走了,这回就算了。毕竟夫妻三年,该照应的还是照应着。齐叔叔以后也得给我这份薄面。”
齐玉山起了身,“那是,这回都是瑜瑜的错。等一会儿见到老太爷,我再跟他老人家说说,可不能这么惯着了。”
“这也不早了,乔松你啊早点休息吧。我还得看看老太爷去。”
再是几句嘘寒问暖的话,霍乔松把齐家父子送了出去。方才回头来,问着王杨。“她真的去下舱了?”

偏执炽火全文阅读

游轮下舱四楼露台餐厅。
时间不早,客人寥寥无几。靠着海边上的六人小桌上,哄地端起杯子来祝酒。“演出顺利!”笑声顺着海风荡漾着去了远方。
杯落,贝斯手Chris操起夹子给大家烤肉,键盘姜许还戴着发烧耳机,里头音乐没停,独自在角落里,摇头晃脑嘴里念念有词,夹着一筷子泡菜往嘴里塞。
阮甘棠缩在藤椅里,捧着一双胳膊,看着脚下海面。
船侧身的灯光,洒了些许在船底浪花上,荡漾出一波接着一波白色的影子。手指捏着腕儿上的彩色羽毛镯子,不是真的羽毛,搪瓷的,在画廊里自己做的。摸着上去薄薄暖暖的,触感有种莫名的亲昵。
服务员送上来拌菜沙拉,油醋还撒在面上。颜家涵接了过去,拌好均匀了,用沙拉夹子放来她和陆琪盘子里。
阮甘棠直将盘子往他前面推了推,“谢谢…”
对面颜家涵的目光落在她的羽毛手镯上,嘴角抿出一弯弧度:“发圈、耳环、手镯,都挺好看的。”
“嗯…”她捏着手镯的手不觉紧了紧,“是你们老专辑封面上的灵感,自己做的。”
“彩翼?”他早看出来了。《新芽》就是专辑《彩翼》里的第一首歌。刚刚才会在人群里一眼看到了她。
阮甘棠点点头,试探性地望向他眼里,又很快躲开。“我和思琴都是你们的粉丝。很铁的那种!”
颜家涵笑了笑,举着杯子来碰她的:“幸会,粉丝!”
正说着,他手机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拧了拧眉头,又挂掉了。游轮没得什么信号,该是用的不太灵光的公共wifi。
“又是老纪啊?”Chris试探着。
“嗯。”颜家涵点点头。
“老问什么?这种活儿他就不该接,谁知道这名媛圈子,大小姐这么难伺候?”Chris说完才觉得不太对,扫了一眼对面阮甘棠和陆琪,赔笑着,“***嘿,也…也分人的。这两位姑娘多好?那姓齐的,真不是回事儿!”
Chris烤好的肥牛,滋啦冒着热气,先夹到两个女生碗里,才分给颜家涵和姜许,笑着:“就这破事儿,客户不守时我们提前演出也不是第一回了。可没想到,这回牵连了你们。”
“牵连什么呀?”阮甘棠又舀来一勺沙拉放到自己碟子里,“反正我也爽到了。”
“……”
陆琪再清楚不过阮甘棠有多喜欢Hyper了,好不容易憋着笑。
Chris怔怔,停下来手里烤肉的夹子。
颜家涵刚刚还在刷着手机,勾着一双长眸望着她。
阮甘棠看着大家又讪讪说:“我的意思是,我第一次在台上唱摇滚,还和你们一起,太开心了!”
“开心就好!”颜家涵举着酒杯起来,吆喝着Chris和姜许一起来碰杯。
烤肉配烧酒,好吃好喝。颜家涵拉着Chris说起来下一首新曲,旁边姜许不时插着话。几人说完了,又给阮甘棠灌酒。
阮甘棠也不知道自己酒量什么时候这么好的,一小半瓶烧酒下肚,也没觉得什么不妥。气氛热乎着,老天爷却开始泼凉水了。豆大的雨点一滴滴落在桌子上,颜家涵只好招呼着大家,“回吧,早点休息。明天早上起来,还要排新歌。”
&&
楼上贵宾舱的会客室里,孙敏仪正陪着齐老太爷打桥牌。厉先生去得早,全靠着她和齐家老太爷的关系,才保着厉家的产业到了今天。
齐老太爷今天手气不怎么好,老人的脾气多像个孩子,生着闷气。全靠孙敏仪在旁边好声好气哄着,其余几个老太爷才好敢继续出牌的。
门外却来了脚步声,急匆匆的。又有人推开来门。服务生拉开来房门,厉太太回头便看到艾太太带着自己女儿。厉思琴一脸的委屈,“妈咪…”
“怎么了?这是?”孙敏仪忧心打扰了牌局,起身拉着女儿和艾太太出来说话。厉思琴直把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
“怎么办呀,甘棠姐姐和陆琪姐姐,都被赶去下舱了。还有嘉涵哥哥。”
“齐瑜这是真的过分了。”孙敏仪话刚完,齐老太爷拄着拐杖从房里出来。“我宝贝孙女儿怎么了?”
孙敏仪只先笑了笑,伸手去扶着齐老太爷,“这可不是把我带来的两个好姑娘赶去下舱了。好像是,刚刚开趴表演的时候,让乐队等得太久。乐队不干了。起了些小矛盾。”
齐家孙字辈里,就这么一个女儿,看得重。齐老太爷一脸的严肃,“这肯定是惹得瑜瑜她不高兴了?”
“不高兴归不高兴,总不能让全世界围着她一个人转。”孙敏仪笑得体面,话里却是埋怨着,“那阮家姑娘也是可怜的,齐老你不记得了,上回我生日会上,那姑娘得罪齐瑜她什么地方了么?也没有。非得把人气走,路上出了车祸,病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
孙敏仪扫了一眼齐老太爷的眼色,接着往下说:“您如果觉得这是小事。可一次小事、两次小事也罢了。可她这脾性再这么惯着下去,怕是要出大事的。”
齐老太爷手背去了身后,点着头,“阮家女儿的事情,我也听着人说过。你说得没错,不能太由得她了。”话说完,齐老太爷立马儿转了一副笑脸,拍了拍孙敏仪手背,“等下了船,我罚她禁足半个月。你啊,现在好好陪我打牌。行不?”
齐老脸上挂着几丝孩子般的央求。
孙敏仪哭笑不得,只好对思琴交代着,“思琴你先回房间吧。你甘棠姐姐和陆琪姐姐,我们明天一早去喊她们回来。”说着又望了望齐老,“您说,可以的吧?”
齐老笑得和善:“都是齐家客人,当然可以。”
&&
平民舱的客房比上头小了一半。两张床挨得紧紧的,一踏脚下去,容易踩到行李箱。洗手间也局促,两米见方的地儿,洗手池淋浴室马桶簇拥着,抬手都有些吃力。
阮甘棠刚从淋浴室里出来,裹着浴巾吹着头发,只干了一半,便热得不耐烦了。只好出来洗手间,换好了便衣。
落地窗靠海,陆琪在小阳台上吹着海风。
阮甘棠探头出去,“陆琪。该你洗澡了。”
陆琪收回来视线,阮甘棠刚蒸出来的脸蛋上两朵红晕,可人得很。陆琪忙进了房间,翻出带来的面膜,“你用不用这个呀?”
阮甘棠摇头,“不太想用了。”
“我有点儿口渴,想喝果汁。你先洗澡吧,我去外面找找。”
“嗯…”陆琪清理着自己换洗的衣服,看了看时间,“你快去快回,时间不早了,自己小心。”
“好。”
从房间里出来,阮甘棠先去商业区逛了一圈,时间果真太晚,店铺都关了门。只好找来了楼下酒吧,买果汁。
西洋的女服务员边记着单,边望着她几分惊讶。这个时间点来酒吧,只点两杯鲜榨梨汁,还显有这样的客人。阮甘棠不甘心,再问人家要了两瓶矿泉水。服务员礼貌笑了笑,拿出卡机收了钱,走开了。留得她在小吧台前等着。
隔着酒吧不远的赌场大门,暖白灯球,一闪一闪,晃得人眼睛疼。她不时往里头张望着…
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背手从里头蹒跚着出来,脊背佝偻得从背后几乎看不到她的头。明黄色棕榈叶子的衬衣太大,不合身地挂在身上,远远看去,像飘着空中的衣服架子,颜色该是孝顺儿孙图喜气选的,穿上去却全不是老婆子的精神气儿。
阮甘棠的奶奶的则不一样,那是个精气神儿足足的老婆婆,还在世的时候,天天在镇子上敲着人打麻将。一日三餐还能自己做,牙齿掉得吃不动肉了,只好做豆腐吃。
阮甘棠常去看她,便得被她拽着一起吃饭。总嫌弃着阮甘棠的衣服不好看,掏着腰包将钱往孙女儿手里塞,“你这个年纪该要爱漂亮咯,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快拿着跟女朋友上街剪头发、买衣服。”
后来爸爸发了迹,请了个***送了过去。阮甘棠亲领着的,谁知人到了门口,被她赶了出来,“我手脚利索得很,哪个要你们找人来?不需要不需要,送走。”没得法子,***被支走,阮甘棠却被奶奶拉进了屋子,吃便饭。
那一顿,吃的是红烧鲈鱼和番茄豆腐羹。老人家的味觉退化,手艺也不怎么好了,可味道,阮甘棠记得特别清楚。鲈鱼鲜香,该是晌午才买回来的,新鲜,只是略微有些咸。番茄豆腐羹倒是清淡的,只是太过清淡了些,如今想来,只剩下淡淡的酸甜…
那是最后一次吃到奶奶做的饭菜了。
奶奶的丧事,是回村里办的。村里上上下下二百余口人,都来吃流水席。唢呐的叫嚣配着苦情的唱腔,又有老师傅写了祭词,将她平凡的生平又述了一遍。阮甘棠觉得,如果奶奶还知道,大概也会喊着,“莫念了莫念了,我顶好的。吵我不得困觉,快走。”
办好了丧事,自村子里出来。阮爸才跟阮甘棠、阮明瑞宣布:“我们家,下个月,搬去北京。”
思绪缓缓从远处飘回来的时候,阮甘棠眼前落下了一个红色的筹码。叮隆隆在桌上转了半晌,才缓缓停在她面前。
筹码是从个男人手里落下来的。阮甘棠认得出来,“霍先生?”

阮甘棠

小说偏执炽火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