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学渣的小娇妻(钟清酌顾渝)

暴躁学渣的小娇妻(钟清酌顾渝)

导读:《暴躁学渣的小娇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钟清酌顾渝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不喜欢吃姜 所编写的,讲述了 幽静的小路上,四五个青年骑着摩托车,绕着一个女孩转。

小说介绍

《暴躁学渣的小娇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钟清酌顾渝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不喜欢吃姜 所编写的,讲述了 幽静的小路上,四五个青年骑着摩托车,绕着一个女孩转,他们头发都染着五颜六色,顶着造型雷人的发型,身穿***不类的衣服,看得出是附近的小混混。

小说简介

夜色沉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埋没在摩托车划过地面刺耳的声音。
幽静的小路上,四五个青年骑着摩托车,绕着一个女孩转,他们头发都染着五颜六色,顶着造型雷人的发型,身穿***不类的衣服,看得出是附近的小混混。
被他们围住的女孩脸色上的疲惫已经被胆战心惊遮盖了。
她打工回来走小路回家,中途就遇上了这群小混混,走也走不了,本想拿出手机报警,结果却被抢去,现在那部手机正四分五裂的躺在路边。

暴躁学渣的小娇妻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夜色沉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埋没在摩托车划过地面刺耳的声音。
幽静的小路上,四五个青年骑着摩托车,绕着一个女孩转,他们头发都染着五颜六色,顶着造型雷人的发型,身穿***不类的衣服,看得出是附近的小混混。
被他们围住的女孩脸色上的疲惫已经被胆战心惊遮盖了。
她打工回来走小路回家,中途就遇上了这群小混混,走也走不了,本想拿出手机报警,结果却被抢去,现在那部手机正四分五裂的躺在路边。
现在这个点了,人本来就少,更何况是小路。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沉默的夜色,摩托车的车声,不堪入耳的叫嚷,女孩一个念头浮上心来——
完了……
“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妹子,不太好吧。”
一句话,突破摩托车声的重围,传入众人的耳朵。
小混混们纷纷停下车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
夜色里走出一青少年,他的袖子挽至肘间,外套被随意地挎在肩膀,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下一颗泪痣,若隐若现,嘴角叼着一根草,眉眼间流露出一股痞气,不是那群小混混的痞里痞气,而是一种傲然,一种随意。
“小子,识相的,麻利的滚远点。”一个染着黄毛的人,从摩托车上走下来,眼神带着鄙视地看他,“切,就你这小身板,还想英雄救美。老子打架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哄笑声顿时四起。
那个女孩眼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也渐渐被这哄笑声扑灭。
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黄毛转身想走,突然被一只手牢牢地握住肩膀,“你丫是不是想找打……”
黄毛话还没说完,那只手忽然***把他的手臂一掰,顺上肩膀,往后狠狠一摔。
“轰!”黄毛脸朝地,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一只脚踩上他的后背,把试图挣扎起身的黄毛,牢牢地踩趴在地上。
只听见一声嗤笑,“试试。”
其他人见状纷纷跳下车来,有的甚至还抽出放在摩托车上的钢管。
从前也不是没有不长眼的,打一顿就安分了……
那人把外套随意的扔在一旁,闪身躲过挥向他的拳头,那拳头还来不及收就结结实实的打在准备朝那人后背偷袭的小混混脸上。
一声惨叫响起,可见力道有多重。
他又向后退了一步,一根钢管与他的面门距离不过几寸,直直地挥了下去。
钢管划过带起的风吹起他额头的刘海,刘海下的桃花眼,淡然依旧。
那小混混看见没有打到他,不甘心又想朝他挥去,还没有动作,那人却先握住他的手臂,一个擒拿式,“咯噔”那是骨头脱臼的声音。
他手一吃痛,不由自主地松开钢管,就被那人狠厉地踹倒在地,夺过钢管。
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明显是练过的。
几个小混混对视一眼,一窝蜂的朝那人涌去,想把他压制住。
那人疾步向前,踏地而起,如龙腾虎跃一般,一个旋踢把其中一人踢倒在地,引起尘土飞扬,又顺势把钢管一挥打在另一个小混混的背上。
小混混背后吃痛,颈椎骨仿佛被打断了一样。控制不住地向前倒去,压在其他小混混身上。
手中钢管挥舞,如鱼得水,一招一式之间,武术家的气势从他身上迸发出来。
“啧,真不禁打。”
他握着钢管,仿佛握着剑,忽然转身指向意图从背后偷袭的黄毛。
夜色依旧沉默,他嘴角笑容依旧,刚刚还在耀武扬威的小混混可却个个躺在地上狼哭鬼嚎。
那个女孩的脸色已经不是目瞪口呆可以形容的了。
那人摇摇头,转头看向惊呆在一旁的姑娘。
英雄救美……通常有妹子投怀送抱!
这样想着,他笑容展露,桃花眼弯如月牙,好似皎皎明月,又如正月桃花迷人。
两相结合,叫人不敢心生邪念,又摄人心魂。
“我叫顾渝,你呢?”
那姑娘蠕动着嘴唇,“云玲,刚刚……”她的声音如同蚊子般细小,还没说完,就看见她对面的人忽然变了脸色,挥动着那根钢管,往她身后的大树掷去。
一阵动荡,使得树上的树叶纷纷扬扬地落下。
“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顾渝说着,忽然一愣,
树后走出一人,应是十八九岁的年纪,修长的身影暴露在皎皎月光之下,一双眸子在这个本该血气方刚的年龄却沉静若水,青涩的脸庞,却有几分冷硬的线条,薄唇轻抿,气质沉着如一杯清茶,不入世俗,不染尘埃。
树叶纷纷扬扬地飘舞,衬着这夜色,这树,这人,如画一般。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顾渝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句,随后他连忙甩了甩头,太肉麻了。
正要说什么就听见呼啸而来的警笛声,以及奔驰过来的警车。
“不许动,有人举报你们打架斗殴!”

暴躁学渣的小娇妻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顾渝做完笔录,从警局里出来,原本沉沉的夜色已经染上几缕朝阳的光辉。
街道上,车辆也逐渐增加。
他伸了伸腰,忽然想起什么,瞥了一眼自己的肩膀,两肩空空,得,他的外套不知道他被丢哪了。
算了,也就一件外套而已。
“那个,刚刚,谢谢你。”
身后传来一道细微的女声,顾渝转身就看见是之前那个女孩。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顾渝摆摆手,“对了,女孩晚上还是别自己一个人走小路的好。”
他说着便伸手招了一辆的士,打开车门看向云玲。
她脸上显出窘态,小声地说谢谢后就钻进的士里。
顾渝心道果然还是妹子可爱。
殊不知,坐在车里的人转头透过玻璃,看着那越来越遥远的人,迟迟不肯回头,仿佛要把那人的模样刻在心上。
顾渝抬头望向天边的光,心里一咯噔,看向手表,糟了!这个点了,回去该被老妈念叨死了!
另一边,警局内,一张办公桌两端坐着两人,一个身穿警服的男子,把玩着手里的笔,他看向另一个人问道:“你怎么在那?”
“有事,路过。”那人回答,他的声音如同他的气质一样,都如这俗世里的一杯清茶,平和清淡,有着独特的韵味。
“刚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打错了。”
“他呢?”
“谁?”警官问道,随后又恍然大悟,“哦,你是说那少年吗?'他'大概做完笔录回去了,话说'他'身手不错呀,一个人能打这么多人……”
“嗯。”那人回答。
但他这一声回答,却让警官不由得看了他一眼,这人,从前可不会问这些,更何况是回答他的碎念。
“还有?”那人又问。
“啊?”警官愣了一会儿,“那些小混混?自然是拘留个十天半月,恶意拦截他人,还想着欲图不轨,就应该让他们进局子,坐个十天半月,好好反省反省,让局里面的那些人给他们做做思想教育。”
那人敛眉,不做声。
警官已经见怪不怪的了,这才是正常的。他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说:“时候也不早了,回去吧。”
警官说着就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那人也跟着一起。
但他走出办公室,目光触及一旁椅子上的外套时,脚步就停下。
走在前面的警官感觉到后面的人停下脚步,转身看见他目光所到之处,思考了一会儿,说:“这大概是刚刚的人落下的,不用管,等……”
他还没说完,就看见那人走过去拿起外套,挽在手臂,修长分明的手指抚平上面的褶皱,说:“我认识他。”
知道这人的为人,他也不怀疑,只是心下嘀咕什么时候认识的?
顾渝火急火燎地赶回家,刚踏进家门就感觉到一股杀气。
“咻”的一声划破寂静的空气。
声音刚刚响起,顾渝就凭借自己多年练就的肌肉记忆,侧身一闪,“砰!”
一根鸡毛毯子被砸在顾渝身后的门板上,几根鸡毛被弹起,又飘飘扬扬的落下。
顾母出生武术世家,在她多年的“熏陶”之下,顾渝练就了一身武术,尤其是这……
他刚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说什么就又听见“咻”的一声。
顾渝下意识,一个旋转,顺势往声源处伸手一捉一根崭新的鸡毛弹子,被他捉在手里。
“妈,你什么时候又买了一根鸡毛掸子……”
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顾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让话还没说完的顾渝乖乖把嘴闭上,桃花眼一眨一眨,试图勾起顾母心中的母爱。
顾母手指弯曲轻扣大理石桌面,“这个点才回来,你胆肥了,嗯?”
她看了一眼顾渝手中的鸡毛掸子,手指扣桌的力道加重了一些,意思很明显。
顾渝只好乖乖的把鸡毛掸子挂在她面前——顾母面对着的距离她八九米远的墙壁。
顾母冷眼看着他的所作所为,也不加阻止。
大理石桌下,一根崭新的鸡毛掸子压着一张宣传单,那距离,只需要顾母弯腰伸手就能够到。宣传单上没有被遮挡到的上面赫然印着:超市大促销,鸡毛掸子买一送一!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钟清酌顾渝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