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温云)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温云)

导读:温云小说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全文免费阅读。清流剑宗人人爱剑,众弟子有空都在挖矿打铁,只求亲手铸一把本命仙剑。外门的温师妹体贴师兄,主动帮忙烧火。

小说介绍

温云小说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全文免费阅读。清流剑宗人人爱剑,众弟子有空都在挖矿打铁,只求亲手铸一把本命仙剑。
外门的温师妹体贴师兄,主动帮忙烧火。众人夸赞:“温师妹虽然没有修真天赋,但真是人美心善。”

温云小说简介

温云在自创禁咒时把自己给炸死了,醒来后,还从魔法界来了修真界。
看同门个个都会御剑飞行,她握着烧火棍陷入沉思:“我踩魔法棒也能上天吧?”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全文阅读

谢觅安的确拜入清流剑宗了,不过人家一入门就是掌门亲传弟子,跟外门这群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热闹都是内门的,外门什么都没有。
光千年一出的天才这名头就足够让世人仰视,况且他又是那样温文谦雅,凡见过他的无不称赞。
谢觅安什么都好,只是病弱。
甚至有言传,若他身子强健些,怕是十五六岁就能结成金丹了。
谢觅安才入门两天,见过他的人很少,宗门内却处处都是他的传说。
好比那位记不住名字的圆脸少女,哪怕在膳堂用午饭时也对谢觅安的事迹如数家珍。
“我早上奉周掌事之命送灵药去第一峰,你们猜我见着谁了?”
“莫不是看到了掌门大人!”
圆脸少女白了同伴一眼,骄傲道:“我正巧在药阁遇到谢师兄了。”
“哎!那位千年一出的天才?昨儿隔太远了我都没见到他的面,快跟我讲讲他长什么样?”
“我那会儿拿着好大一匣灵药,脚下没留神绊倒了,药也掉了一地,谢师兄非但不责骂我,反为我在药阁管事面前求情……”她回想起那白衣少年温声抚慰自己时的情形,面上微赧:“他生得极好极好,而且没有亲传弟子的傲气,很是温柔心善。”
角落的温云正咬着手中的馒头,听到这话嘴角朝上扯了扯。
圆脸少女本就有在温云面前炫耀的意思,自是悄悄注意着这边,看到温云那个云淡风轻的笑后立刻就来气了。
“你笑什么笑!待我入了内门就能堂堂正正唤他一句师兄,就你这样没灵根的废物,这辈子也别想进内门见一眼那等天骄人物!”
温云慢条斯理咽下馒头,微侧头反问:“废物?”
她本就生得极好,此刻目光眸子澄净地望来,竟让圆脸少女略晃神,凝了凝神才大声再斥:“骂的就是你!我们虽才炼气,却也都是踏入仙门的人了,你这样的废物凡人进来就是辱了我们剑修的脸!”
她平日就跟温云因各种杂事生了间隙,现今自觉有机会入内门了,更瞧不上没灵根的温云,嘴上也越发不客气。
温云不急不恼,认真吃完馒头后***饮了半碗蛋花汤,这才推开凳子起身。
她淡淡道:“拔剑。”
剑修的矛盾就该用剑来解决,这是清流剑宗的规矩,也是剑修的规矩。
不过外门弟子的修为和地位都低,平时除了修行还得干杂活,发泄压力都靠嘴,压根就没心思拔剑相争。
温云这一提,他们才想起剑修之间本就不该打嘴炮,一言不合就拔剑才是正道。
直到走到膳堂外的空地上,圆脸少女都还有些懵,提着自己手中把柄红穗细剑目光复杂地看着温云。
膳堂里吃饭的外门弟子们早就没心思吃了,个个兴致颇高地涌出了围在边上,其中不乏有善言者开始介绍两方消息。
“左边的是明鸢师妹师妹,右边的是温云师妹。”
“明师妹已有炼气后期修为,在咱们外门能排入前十,温师妹,咳,她没有修为。”
“明师妹的剑据说是寒铁所制,切金断玉削铁如泥,温师妹……”
温云没有剑,她手中拿的还是那根烧火棍,而且因为最近用得多了,棍身还有点折裂的痕迹。
尽管温云曾被长老赞过剑术绝伦,但是凡人跟修士之间差得太远了,虽然他们现在境界低微,但是有灵力加持的剑术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会远胜凡人,好比壮汉跟孩童的区别。
再加上温云手中那根可笑的棍子,众人不免闷笑出声。
这笑也让那个叫明鸢的圆脸女弟子微微松了口气,刚才她看着温云时竟觉得双腿隐约发软莫名想逃,真是怪了。
她握紧了手中的寒铁剑,凝神看向对面的温云,对方手上的木棍很脆弱,等会儿直接斩断过去,同门比剑不可伤性命,但是装作失手让温云断手断脚倒也不难……
此时,忽起微风。
温云似乎被风迷了眼,拿着木棍的手胡乱动了几下,口中还像说了些什么。
就是现在!
明鸢调动灵力提剑飞身而起,手中细尖快如蛇信狠辣刺向温云手筋处。
然而温云比她更快,整个人好似踏着风般轻松一晃便避开了,下一刻,那根木棍重重劈向明鸢的后颈,一股重得可怕的力道瞬间由颈椎传至脚下。
木棍断裂的瞬间,提剑的少女也无力跪倒在地。
温云用可惜的目光看向木棍,小声嘀咕:“近战法师真费魔杖啊……还好刚刚的敏捷咒跟大力咒都用出来了。”
不过就算不用魔法出来也没事,原身的剑术本就强得可怕,教育炼气期的后辈绰绰有余,不过温云个人更爱简单粗暴的方法罢了。
环顾一眼哑然的众人,温云垂着眸子看向明鸢:“圆脸。”
明鸢已经无力纠正对方的称呼,只失魂落魄又屈辱地趴在地上别开脸。
温云轻声问:“知道谁才是废物了吗?”
地上的人身子一缩,没说话。
她便耐心地蹲下来,注视着明鸢,温和解释:“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你们都是废物,懂了吗?”
膳堂内外悄然无声,所有废物都闭嘴了。
温云起身拍了拍青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步履悠然地踏入膳堂,拿了个糖心包子走了。
拔剑过后,温云终于获得了久违的清净。
她真是爱惨了剑修的这条规矩,要是当年魔法界有这么简单直接,她也不必三天两头被前来“探讨魔法”的人拉着唠唠叨叨谈魔法本源是什么了,直接一个禁咒下去不就看见魔法本源了?
但是圆脸安静了,外门却更加热闹了。
内门各峰要从外门招弟子,此刻九块代表各峰的玉珏就飘在半空,只要按下手印就算报名参加那座峰头的试炼了。
弟子们开始精心挑选心仪的对象,不过试炼还未开始,他们烦恼就出现了。
“第一峰地位最尊,但是竞争的人也最多,愁煞我也!”
“第四峰的青木剑法与我的木系灵根最合,只是我心仪第三峰的陆师兄……爱情和修为我究竟该选择那一边?”
“听说第六峰多温柔貌美的师姐,小生不才,非第六峰不入了!”
温云:“……”
她忽地遥想起几百年前还在现代时,也有学子在考试前纠结读哪所名校,学校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哦对了,蓝翔和新东方!
忽然有人发现了不对:“咦!这玉边上怎么还多了张草纸?上面写着……第十峰?咱们清流剑宗有第十峰吗?”
果然,最边上的青石板已被插了根朽木,上面挂了泛黄的纸,旁的看不明白,唯独最上头的“第十峰”三个大字写得尤为端正清晰,笔锋好似银钩铁画,遒劲有力。
周掌事面上有些古怪,捏着胡子颔首憋出两字:“确有。”
却不继续说了。
很快,有前面的弟子念出下面那行东倒西歪的潦草小字——
“第十峰收烧火弟子一员,待遇从优,年龄性别修为不限!”
众人噗嗤笑出声,这个莫名出现的第十峰真是诙谐可笑,谁愿意放弃其他诸峰优厚的条件不选,去个无名峰头当什么……
烧火弟子?
尽管温云教训了明鸢,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儿,或是自恃比明鸢厉害不少并不怕温云,因此依旧大胆玩笑。
“哎温云,瞧这第十峰不限修为,你这没灵根的也能去啦!”
“温师妹不是常砍柴吗?烧火弟子非你莫属!”
只是路过的温云没搭理他们,而是静静打量着那张看似破烂的黄纸。
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就发现这里的魔法元素不但杂还少,照这么修习下去,她未来最多也只能成个高级魔法师。
内门九峰的几块玉带着极强的魔法元素,让她通体舒畅。
但是魔力波动更强的却是那张纸!
虽然这么说很荒唐,就这么张破纸,竟然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看到的蕴含魔力最强的东西!
要是拿这张纸画魔法卷轴,禁咒肯定承受不住,高级魔法估计也有点悬,但是中级魔法应该没问题吧?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出一阵***动,而后步履蹒跚的明鸢竟然推开人群走到了最前面,一言不发地在第一峰的那块玉上按了手印。
玉时微光闪过,这代表她也是参加入第一峰试炼的弟子之一了!
“明鸢,你受了伤怎么能去参加试炼!”
“明师妹还是太倔强,以她的实力等下次机会也未尝不可。”
明鸢面色惨白,因受了伤微微曲着身子,头却依然昂着:“我明鸢必入内门!”
她猛咳一声,剧烈***过后盯住温云:“你温云却连入内门的资格也没,这就是我跟你的差距。”
一时落败不可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未等她想好该说什么话才显气势,却见温云头也不回地往前一步。
素手一伸,揭下第十峰的黄纸。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免费阅读

“她真揭了!”
“温云怕不是想入内门想疯了!”
眼见温云揭下黄纸,众外门弟子哄然大笑,种种讥笑嘲弄毫不客气
“我没料到,你为了与我争这口气,竟真去当烧火弟子了。”
明鸢目光复杂地看着温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温云转过头,神情莫测地默然望她一眼,琢磨自己也没料到圆脸竟是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她开始怀疑自己当时下手是不是太重了,把对方的脑子给震坏了?
温云去参加内门试炼当然不可能是为了与明鸢赌气,活过几百岁的人了,哪有这闲情逸致跟小姑娘意气之争,她只是觉得内门的魔法元素更强更适合修习魔法罢了。
而且在外门也要砍柴烧火,在哪儿都是烧火,换到内门去并无差别。
次日清晨,内门试炼开始。
“规矩只一条,凡能在日落前自外山门走上内山门的,就算是试炼通过了。”周掌事说得云淡风轻:“无论法宝符篆,种种手段尽可使用。”
这些外门弟子当年入门时也是经历过这一关的,成功的自然早就进了内门,换句话说,现在他们这成千上百人皆是当年落败的,自是知晓其中难度。
外山门上内山门只一条路,那便是那万步长阶。
对修士来说上一万层阶梯轻而易举,像先前明鸢送药***也很轻松,但是试炼的时候不同,清流剑宗的山门大阵会开启万分之一,且越往上走,威压会越大。
万分之一听来渺小,然而这可是能抵御渡劫大能的顶级大阵,据说是几百年前某位天骄老祖费尽心力完成的巨作,对这些炼气期的晚辈来说是天大的考验。
周掌事牵着黄狗一挥手:“你们的机缘到了,去罢。”
忽有金石相击之音自浩浩山门顶幽幽传出,天地间的玄妙之力被牵引至此,那恍若登天的长阶映出华贵之光。
宗门大阵开启,登山入内门!
外门众弟子或是手捏符篆或是紧握宝剑,身上带了无数法宝丹药,飞身争先恐后抢在前面去了。
温云依旧只着外门弟子发放的青衫白裙,头发松松挽了,左手提了壶井水镇过的凉茶,右手拿着那张黄纸,神态悠然自若,同旁人比起来倒像是来踏春散心的。
在大阵开启的瞬间,她就感觉到身体变重了,越往上走越是觉得脚下是如陷泥淖,很不***。
踏上第一百层时压力骤然变轻,继而是一阵冰寒刺骨的风刃袭来,再上一百步,又是火燎般的滚烫,每上一百层就换种折磨法。
不过温云却依然不紧不慢保持着脚下速度,她这具身体现在仍是不太好,若不是精神力足够强大能够不间断释放各种低级防御魔法,恐怕早就撑不住了。
行至一半,已有过半弟子陆续失败退出试炼。
温云抬脚迈上又一层阶梯时,正欲放个防御魔咒时,却发现身上没有任何不适。
是的,身体没有任何不适,迈出这一步后,每一层阶梯都似往日那般平平无奇。
然而她却停下了脚步。
不仅是她,凡是踏上这层阶梯的,皆齐齐停下了脚步,或是皱眉满脸痛苦,或是双手紧握惊叫出声,更有甚者在撕心裂吼后吐出鲜血踉跄往山下逃去。
他们都像是见到了极为恐惧的画面。
周掌事仰头望着这些外门弟子,摸了摸自己身边的黄狗,叹道:“第五千零一层才是最可怕的,不知多少天资过人的弟子因心性不够坚定折在这里了。”
“他们在那儿会见到自己内心深处最恐惧的幻象,每往上一步这幻象就最真实。”
“汪!”狗吠一声,跃跃欲试。
“呵,你这老狗要上去,定会见到自己被宰了做成狗肉煲的幻象!”
“呜……”狗呜咽一声,夹着尾巴躲到他身后了。
周掌事看着又几个天资不错的弟子狼狈落败,不由摇头:“这届外门弟子是我带过最差……咦?她竟——”
温云停留片刻后,继续往前走了,每一步都走得极稳。
其他弟子或是见到了可怕的怪物,或是看到自己曾痛下杀手害过的冤魂,没人知道她看到的是什么。
她看到自己的尸体了,上辈子的凄惨死状在眼前间错而现。
前一世她以凡人之躯去创造据说只有神才能创造的禁咒,明明一切都成功了,偏在施放时像是遭了神怒,她的身体被莫名炸得粉碎,血肉模糊的碎块仿佛溅到了她身上。
“原来我死得这么惨。”
越往上走看得越清晰,任谁看了无数遍自己的死状怕是都要疯,独独温云还能自嘲似的如此感慨。
几百年的孤独岁月足以将原本柔软的小女孩变成勇者。
温云看着那些幻象,毫不闪避地踏过自己的尸块往前走着,她甚至能感觉到那源自灵魂深处的痛苦与恐惧,却依然不退后一步,只平视着前方不断向前。
这时,幻象似乎也知道这对她没用了,骤然一变。
一柄闪着寒光的剑自她腹部刺穿身体。
那钻心的痛真实得可怕,而它在血肉中搅动的那两下更让她身体猛地颤抖。
抬首,她看到站在自己对面的白衣少年面带不忍与愧疚,低声说了什么,而后却将剑刺得更深。
再低头,她便看着那枚染着血的金丹被剑尖挑出,血倏倏地往外涌出,将白裙染成艳红。
最后的最后,视线中也只剩那片刺眼的红了。
这仿佛亲身经历一般的真实幻象让她整个人宛若被撕裂,温云深吸一口气,停留良久后忽觉得眼角湿润。
她轻拭去眼角泪,轻声自语:“原来你也这么惨。”
顿了顿:“没关系,公道我来讨。”
而后,坚定不移地朝着上面走去。
在又上一层玉石阶后,温云终于看见了只距离十余步的内山门,再看四周,原来那上千名外门弟子也只余下寥寥几十人了,此时众人皆是身心俱疲,每往上一层都好似如负千斤艰难挪行。
温云不知不觉间已走到大部队前方,她前面也只有三四人。
这时,前方那少年走到了内山门口,他面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正欲攒力踏出最后一步,身后的黑衣男修却忽地朝他脚掷出利剑。
这背后袭击好似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少年腿下一软跌倒在山门口。
“抱歉了沈师弟,你我同争第一峰的五个内门弟子名额,然而先前已有四人抢先一步,这最后一个我却不能让给你了。”
沈星海绝望:“范派,你卑鄙!”
“周掌事说了,种种手段皆可用。”范派却浑不在意地对着上头得意笑问:“诸位内门师兄,我可有理?”
这一幕落到前来接应的内门弟子眼中,他们不免皱眉,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他缓步越过沈星海朝着内门走来。
就在这时,一个破旧黑陶水壶精准砸向他的脚腕,淡黄的凉茶自碎壶中流淌而出,漫湿了跪倒在地的范派衣角。
看着倒像是吓尿了。
只这短暂间隙,沈星海已是死咬着牙手脚并用爬过最后一阶。
大起大落的欣喜后,他竟顾不上起身,只呆愣回首看向那道闲庭信步般的身影。
一缕乌发被风吹得松垮,她却懒得抬手挽了,只任其在肌白如雪的颊上随意飘散,掠过那双清清冷冷并不视人的澄净墨眸。
分明未加半点修饰,这一幕却写意飘逸得好似谪仙再生。
是温云。
沈星海往日在外门只顾修行,虽不曾像某些人般嬉弄温云,却也毫无交情,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她。
然后他错愕发现,那几位本华贵耀眼的内门师姐,在那少女身边竟变得黯淡无光。
阶下的范派怒吼:“温云,你为何暗害于我!”
沈星海正想替她辩驳,却听那少女无波无澜地答了——
“因为我卑鄙啊。”
少年忍不住笑出声,他眼睛亮亮地看向温云,正想去跟她道谢,却发现来接应的师兄师姐们已经抢先一步到了她身边。
众人拱手行礼后,竟然齐声:“不知温师妹所选是第几峰?”
这一幕落到先上来的明鸢眼中就格外泛酸,她之前就走过一次内门试炼路,家族有长辈又给了异宝相护,且加上她的幻境并不算难,所以倒是抢先通过了试炼。
结果师兄们对先通过的她态度平淡,倒是对温云格外热切?
明鸢没忍住,冷笑一声:“师兄,温云可没得选,你们瞧瞧她可有灵根?”
众人一听下意识探查过去,却发现她身上果真没有半点灵力。
“这……”有个内门弟子错愕,既深感可惜,又惊讶她没修为竟也爬上来了:“需得炼气中期才能参加试炼啊。”
温云亮出一直拿在手中的黄纸,声音温和:“敢问第十峰的师兄可在?”
几个年轻的内门弟子相对而望,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纳闷。
“第十峰?我们没听过第十峰啊,内门有第十峰吗?”
“没有,我入内门三年了,只听说过九峰。”
听到这里,明鸢噗嗤一声笑出来:“原来连这烧火弟子也是假的!”
沈星海瞪她一眼:“闭嘴!”
几个内门弟子都是心性宽和之辈,否则也不会被派来接应新人,再加上他们因为温云方才仗义出手而对她颇有好感,这会儿自是没嘲弄她。
“温师妹你莫急,我们几人都是近年才入内门的,兴许是我们不知道。”
恰好这时第一峰的那弟子看到不远处有自家师兄路过,忙喊住:“师兄请留步,师弟有事相询。”
那位师兄过来后,原本温和笑着的脸在听到第十峰这三字后倏然变得冷漠,打量了一眼温云,生硬答道:“没有,我清流剑宗并无第十峰!”
温云略错愕。
难道真是谁在恶作剧?可是看这纸的来历不凡,不该啊。
就在这时,一柄碧竹色修剑自云端深处飞出,剑身踏一人,绣了三叶青竹的白衫自风中肆意而动,那清朗明澈的男声遥遥传来——
“想死?”

小说推荐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