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萌团宠反派闺女三岁半啦(宁婴婴宁霄尘)

爆萌团宠反派闺女三岁半啦(宁婴婴宁霄尘)

导读:甜文团宠文——爆萌团宠反派闺女三岁半啦全文免费阅读独家上线,主角是宁婴婴宁霄尘,宁霄尘有点挪不开脚了…他确实不喜欢这个孩子,一来是因为那个女人无视他的警告,为了坐上宁夫人的位置。

小说介绍

甜文团宠文——爆萌团宠反派闺女三岁半啦全文免费阅读独家上线,主角是宁婴婴宁霄尘,宁霄尘有点挪不开脚了…他确实不喜欢这个孩子,一来是因为那个女人无视他的警告,为了坐上宁夫人的位置,敢背着他偷偷生下他的种。

小说简介

宁霄尘有点挪不开脚了…他确实不喜欢这个孩子,一来是因为那个女人无视他的警告,为了坐上宁夫人的位置,敢背着他偷偷生下他的种。

爆萌团宠反派闺女三岁半啦全文阅读

“起床啦,你怎么还在睡啊——”
唰——
房间的窗帘被顾妙妙拉开,明亮的阳光洒满整个卧室。
她回头看着又往被窝里缩了缩的那一小团,毫不留情地上前掀开被角,朝里喊:
“再不起来我掀被子了。”
被子那一小团又动了动,她左滚一下,又滚一下,把自己裹成了蚕宝宝,好像这样就不怕被人掀被子似的。
顾妙妙连被子带人的抱了起来。
从被子卷里伸出了一个乱糟糟的小脑袋瓜。
她睡眼惺忪,可怜巴巴道:
“姐姐,我困……”
没睡醒的呦呦委屈地扁扁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昨晚又做了梦,害她都没有睡得香喷喷。
顾妙妙趴在床边,戳了戳她奶乎乎的脸蛋,轻声道:
“再不起我就把你的草莓牛奶都喝掉!”
!!!
觉可以不睡!
但草莓牛奶不能不喝!
呦呦顿时睁开眼,艰难地爬出了被子卷。
吃过早饭之后,呦呦和郁澜则一起摊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手里还抱着一桶焦糖味的爆米花,咬得咔嚓咔嚓。
电视里播的是一部多年前的经典爱情剧,讲述了两姐妹和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郁澜很喜欢看这种不需要动脑子的狗血剧打发时间。
呦呦虽然看不懂,但鉴于卑微的小朋友在家里并没有遥控器的掌控权,因此她平时也只能跟着郁澜一起看。
然而看着看着,她忽然觉得这个剧情有点眼熟。
昨夜梦里残存的那丁点记忆慢慢复苏,和电视里播放的狗血爱情剧重合了那么一点。
……
“……呦呦,明天我就要和你姐姐结婚了,我就最后问你这一句……”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顾妙妙你不要把气撒在呦呦身上,要打要骂冲我一个人来!”
“……所以这么多年,你喜欢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我妹妹……”
……
张姨一边拖地一边看了两眼电视,感叹:
“绿萍真是可怜,腿没了,未婚夫还和妹妹搞在一起。”
退役女明星郁澜也赞同道:“我要是绿萍,先把这对狗男女打死!”
虽然这和她梦里的剧情不一样,但呦呦还是心虚地低下头,连甜甜的爆米花都吃不下了。
她三岁的小脑袋瓜里装满了大大的疑惑。
梦见的那些事情,究竟是发生过的,还是未来会发生的呢?
准备去花园练琴的顾妙妙路过大厅,见沙发上的呦呦正举着一粒爆米花发呆。
陷入了哲学思考模式的她,满脸都写着“我脑袋好像不太够使”。
“……”
顾妙妙终于开始真情实感的怀疑,这一世的呦呦性情大变会不会是因为摔坏脑子了。
*
没多久,顾妙妙的入园手续办了下来。
刚过六岁的她被安排去幼儿园大班,每天早上,顾妙妙和呦呦两人一起坐校车去幼儿园,晚上再被司机或是郁澜开车接回来。
这么过了两三天,小班的孩子或许不一定知道呦呦的姐姐是谁,但大班的孩子几乎都知道顾妙妙有个在小班的妹妹。
因为顾妙妙的妹妹,真的是见缝插针的刷存在感。
“……你妹妹好可爱啊。”
顾妙妙的小伙伴知知,看着不远处墙根那儿蹦蹦跳跳疯狂挥手的小团子,如是感叹。
幼儿园早上做早操的地方位置不大,有时错不开,大班的小朋友们还没做完操时,小班的小朋友们就会在墙根那边排着队等。
一群小萝卜丁排成排,肤色白皙的雪团子在里面格外显眼。
更别提她还跟踩了电门一样不停挥手,生怕顾妙妙没看见她似的。
傻乎乎的。
看着就缺心眼儿。
顾妙妙故作平静地收回目光:
“还好吧……有那么可爱?”
她一旁的知知认真点头,羡慕地说:

爆萌团宠反派闺女三岁半啦免费阅读

“她看起来好乖啊,又什么都听你的,像个小跟屁虫,想捏捏她的脸,***嘿。”
顾妙妙没说话,知知又继续道:
“我弟弟就没有你妹妹可爱,他整天在泥地里打滚,流鼻涕都不会自己擦,脏死了,还是妹妹好。”
这个年龄的小男生,大多都跟好动症一样,上天入地的皮,身上衣服就没有干净的时候。
顾妙妙心想,那确实妹妹更好一点。
至少顾呦呦会自己擦鼻涕。
但她没想到,这天刚一回家,她就见到了一个从小就爱干净、绝不会在地上滚的小男生。
也是上一世差点和她结婚的未婚夫。
岑随。
“……小岑随放我家里没问题的,这孩子一看就听话。”
“……行,你们有事就去忙,晚上太晚了没时间,明早来接也可以。”
和岑随的父母通过电话后,郁澜给刚回家的姐妹俩介绍了一下。
“这是隔壁的岑随哥哥,他爸爸妈妈有工作要忙,***也请假了,所以今天来我们家玩儿,你们要和哥哥好好相处哦。”
站在姐妹俩面前的小男孩比她们都高一点点,看上去像是上了小学的模样。
他衣着整洁,头发乌黑,白净的脸上一双眼带着点审视的意味,看上去是那种被人簇拥长大的小朋友。
“你们好,我叫岑随。”
顾妙妙没说话。
同样和顾妙妙一样定在原地的,还有旁边捏着书包带的呦呦。
她歪着头,呆愣愣地盯着岑随看了许久,一错不错的目光看得岑随都有些疑惑。
两人刚一进门,岑随就注意到了呦呦。
脸蛋圆圆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小揪揪,牵着姐姐的小手背上有三个窝窝,看上去肉乎乎的很好捏,又穿了件淡粉色的毛衣裙,像颗水灵灵的水***。
岑随没有妹妹,班里也没有呦呦这样呆愣愣又软乎乎的小姑娘。
……好想戳戳她的脸哦。
岑随默默地想。
郁澜刚一离开,顾妙妙连敷衍都不愿意,沉着脸就往楼上走。
岑随的出现,又唤醒了那些不愉快的前世记忆。
“呦呦……”
她刚想叫呦呦一起走,别和这个狗男人玩儿。
回头一看,呦呦正一脸认真地盯着岑随一动不动。
仿佛当头一棒砸在顾妙妙头顶,她忽然清醒过来。
是了。
原本岑随从小喜欢的也是顾呦呦,就算顾呦呦也喜欢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虽然她并不知道上一世顾呦呦对岑随的心意如何,但她想,岑随喜欢她那么久,顾呦呦迟早也会被打动的吧。
只可惜上一世的她执迷不悟,非要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顾妙妙默不作声地上了楼。
而还在打量岑随的呦呦并没有意识到姐姐情绪的不对,她看得非常专心,像在博物馆看玻璃柜里的展品一样全神贯注。
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哥哥?
客厅里播放着的电视剧声音不大不小,剧情进展到姐姐得知丈夫喜欢的原来是自己的妹妹,而他娶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断了一条腿的情节。
沙发上,磕着瓜子的郁澜咂舌:
“狗血。”
呦呦看了看电视上的男人,再看了看眼前的小男孩,终于回想起前几天梦里闪现过的脸,恍然大悟。
“原来你就是楚濂!”
岑随:?
呦呦拧起眉头,捧着脸,苦恼得连小小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
小孩子的忘性大,明明是前几天做的梦,转头就忘得七七八八了。
她只记得姐姐好像很喜欢这个哥哥,但是这个哥哥却和她吵架,两人吵了些什么之后,姐姐愤然开车而去。
下一个画面,就是在雪白的医院里。
姐姐哭得很伤心。
她的手被绷带缠成一团,她说,以后她都没法拉小提琴了。
回忆起这些,呦呦的小心肝都疼得一抽一抽的。
“……我不叫楚濂。”岑随觉得这个小妹妹大约是电视剧看太多,把脑子看坏了,“我叫岑随,以后……你可以和我一起玩。”
一起玩之后,他就有机会戳戳她的脸了。
岑随心里想。
“……我不要。”
呦呦抱着耳朵,把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岑随惊愕地看着奶凶奶凶的小姑娘,她气鼓鼓地,后退一步怒瞪着他。
“呦呦讨厌你!”
他惹哭姐姐了!他是坏人!!!
喜怒无常的小孩子很快给岑随盖上了一个大坏蛋的戳,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元凶之一,直接把一口大锅甩到了岑随一个人头上。
一头雾水的岑随十分不理解:
“为什么讨厌我?我允许你和我一起玩,你应该开心才对,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我玩?”
能和顾家做邻居,当然非富即贵。
再加上岑随胆大心细又聪明,从来都是孩子堆里的孩子王。
因此岑随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个软乎乎看上去很好欺负的小姑娘,为什么不和他玩儿。
而且,看她生气得鼓起脸,岑随更想戳一下了。
“因为你是坏人!超级坏!”
呦呦理直气壮地表示要和岑随划清界限。
郁澜不管小孩子的这些恩怨情仇,于是有许多疑惑的岑随自己一个人在别墅外的小花园里玩儿了一会儿,等到了来小花园里看书的顾妙妙。
“……你是顾妙妙,对吧?”
坐在秋千上的顾妙妙缓缓抬头。
透过这张稚气的脸,顾妙妙看到了二十年后的他。
那个被自己追求后不主动不拒绝,直到快要结婚时,才坦白自己喜欢的是顾呦呦的未婚夫。
如果不是因为得知他爱的其实是顾呦呦,那一天她也不会在情绪愤怒的情况下开车出去。
也就不会遭遇车祸,断送了自己的小提琴生涯。
“你妹妹是不是脑袋有点问题啊?”一无所知的岑随真诚发问,“又把我叫成电视剧主角的名字,又莫名其妙讨厌我,她好奇怪哦。”
说到这里,岑随很不服气。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我,一定是她自己有问题,她是不是都没有朋友的?”
啪。
顾妙妙合上了手里的漫画书。
“不喜欢你就是有问题?岑董事长的儿子就是这样的教养?”
岑随被顾妙妙如此流利而咄咄逼人的语速惊呆。
这女孩明明坐在秋千上,比他还矮一头,但不知为何,却有种居高临下的蔑视感。
他不自觉后退一步:“你……”
“我妹妹那是大智若愚,你是自我意识过剩,想和我妹妹做朋友的人多了去了,排队叫号都轮不上你,还敢在我妹妹面前耍大少爷脾气?”
六岁的岑随哪里顶得住这么狂风暴雨的攻击,半响才毫无气势地结巴道:
“你、你什么人……敢这么和我说话?”
“哦,我是算命的。”顾妙妙冷静道,“请问您算什么东西?”
岑随彻底被骂懵了。
而劈头盖脸把幼年渣男骂了一顿的顾妙妙,心情倒是十分畅快。
重生后一直无处纾解的怨气,也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渠道。
此时,顾妙妙口中大智若愚的呦呦正趴在二楼窗户上看着小花园里的动静。
见岑随被气得面红耳赤,和她记忆里吵闹着要和姐姐退婚的男人重合时,呦呦愤怒地跳了起来。
他是不是又要欺负姐姐!?
呦呦油然而生一股正义感。
不行!她不允许!
***大坏蛋!
保护姐姐!
冲鸭!!!!
这位满怀热血的小不点登登登从楼上跑下来,结果出师未捷,刚走到门口就踢到了花园里浇水的水管。
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还一不小心碰到了一边的水阀,直接开到了最大。
顾妙妙惊得从秋千上跳起来:
“呦呦!”
地上的呦呦缓了缓,刚要拍拍手爬起来说没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
刚刚绊倒自己的那一堆水管,竟然动起来啦!
噗嗤——
用来浇花的水管仿佛一条蛇一样扑腾起来,水花四处喷洒,呦呦一边惊叫着一边扑向姐姐求救。
岑随也被喷过来的水柱吓到了,刚想要跑,下一秒就被人揪住了衣服后摆。
“呦呦过来!”
顾妙妙当机立断,拿岑随当挡箭牌的同时,将呦呦护在了身后。
被水柱劈头盖脸喷个正着的岑随:???
于是当大厅里的郁澜闻声而出时,一眼就看到岑随被淋成落汤鸡的一幕。
同样赶来的张姨连忙关掉花园里的水阀。
“这怎么回事!?”
郁澜惊愕问道。
被水滋了个里外湿透的岑随从嘴里吐出一口水。
茫然的他有点委屈。
但又有点保护了小妹妹们的自豪。
“没、没事……”他抹了把脸,挺直了背,心想不能给岑家丢人,“刚刚那个水管突然喷起水来,没事的,我保护好妹妹们了——”
他刚想指给郁阿姨看,两个妹妹都安然无恙。
结果一回头,就听姐妹俩道:
“摔破皮了吗?说了多少次不要跑那么快,给我看看。”
“呦呦不痛,大坏蛋有欺负姐姐吗?姐姐不怕!呦呦保护你!”
等着接受表扬的岑随:“……”
完全被冷落的小男孩看着那边相亲相爱的姐妹俩,并没有感谢他的意思,那个小不点甚至还一口一个大坏蛋。
淋成落汤鸡的他委屈又茫然。
……男孩子不能哭。
……他是哥哥,他要大度。
……对,不能哭。
……可是他好委屈他忍不住啦呜呜呜呜……

小编点评

爆萌团宠反派闺女三岁半啦全文免费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