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岸观我(姜玫沈行)

隔岸观我(姜玫沈行)

导读:主角是姜玫沈行小说——隔岸观我全文免费阅读小编特别推荐;“我们见过?”姜玫轻笑,““床/上见过算不算?算的话,应该是见过的。”如果非要形容他那就只有一个词合适—离经叛道。似狼似虎、贪残野暴,在这名利场中游刃有余。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玫沈行小说——隔岸观我全文免费阅读小编特别推荐;“我们见过?”姜玫轻笑,““床/上见过算不算?算的话,应该是见过的。”如果非要形容他那就只有一个词合适—离经叛道。似狼似虎、贪残野暴,在这名利场中游刃有余。

小说简介

久别重逢,姜玫一身狼狈,而那人慵懒地倚在墙上把玩着打火机。
烟火缭绕下,她见他有棱有角、如山似塔,眉目间满是温柔。
“沈行,好久不见。”
“我们见过?”
姜玫轻笑,““床/上见过算不算?算的话,应该是见过的。”
如果非要形容他那就只有一个词合适—离经叛道。
似狼似虎、贪残野暴,在这名利场中游刃有余。
后来。
千帆过尽,他抱着她红了眼眶,嗓音沙哑道:“姜玫,往前走、别回头。”

隔岸观我全文阅读

电话持续半分钟才被人接通。
“有事儿?”
沈行漫不经心地靠在暗红色沙发上,指间夹着一支烟懒洋洋地问。
他现在在185,包间里人多,背景声嘈杂,姜玫没听清他说什么。
不用猜都知道他那边什么状况,姜玫多多少少见过,这群人玩起来不要命或者说压根儿不把命当回事。
“我东西呢?”
“什么东西?”
“吊坠。”
“哦,不记得了。”
沈行瞥了眼时间,***二郎腿,不慌不忙地弹了弹烟灰。
黑色眼眸深邃如大海,那里头噙着薄凉,夹着轻蔑。
紧接着那边挂断电话。
姜玫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暴躁起来,“沈行,你他妈有病。”
两分钟后姜玫的手机里进了一条短信。
【想要吊坠来185,房间号1111】
姜玫忍着一腔怒火,【滚】
【那算了,我扔了。】
【沈行你他妈是不是男人?】
沈行阴恻恻地盯着姜玫发过来的短信,嘴角扯了扯。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
姜玫收到沈行发过来的短信还没来得及看就被罗娴的电话打断。
姜玫弯着腰抵在阳台的栏杆上,身上的雾蓝色睡袍被风掀起,雪白笔直的大腿露了出来。
腰间只松松垮垮地系了一根腰带,再宽大也遮不住她那纤细柔软的腰肢。
头发糊了一脸,任由风吹起她那头到腰间的卷发。
姜玫长相一直很有攻击性,平时又总是冷着脸即便别人有心思也没那胆。
不过美貌这东西向来有利有弊,姜玫得过利也吃过亏。
电话里的人情绪起伏大,足足沉默两分钟才出声:“许薇刚发微博了。”
“嗯?”
“捧杀官博出来没到一小时她就发了微博含沙射影,她的粉丝是圈里出了名的难缠,索性你几年前就没用微博了,不然早沦陷了。如今连江逢的微博底下都有人骂。”
“安意这角色她之前势在必得,这次被你横空夺了自然会把账算你头上。她刚还拿了最佳女主角,风头正盛,不太好惹。”
姜玫维持着原***没变。
按了免提将手机放在一旁。
白如象牙的手指头缓缓拿起烟盒,从里抖出一根烟捧着火点燃,没一会儿云白色的烟雾就融入了这夜色里。
姜玫手撑着栏杆抽了两口烟,熟练地吐出烟圈,烟圈往上绕了几转彻底消散。
“她要是没动静你不更着急?”
“热搜我已经找人暂时撤下来了。这部剧国民期待值一直很高,许薇经纪人一直买营销号营销,娱乐导向基本上都在引导许薇饰演安意这事,如今被你顶了肯定不会罢休。再说她的身份不简单,要她真跟你闹你恐怕……”
罗娴说到这叹了口气,她现在也焦头烂额,热搜评论走向出乎她的预料,到现在已经彻底失控了。
对她们不利。
“罗姐,那视频当初删干净了吧。”
罗娴脸上一僵,握着话筒的手指都泛白了。
当初要不是那段视频姜玫不会那么狼狈,
为了那段视频她也吃尽苦,一直到现在还扯不清。
甚至差点丢了命。
一想到这罗娴就来气,咬牙,“当初我亲眼看见删干净的。”
姜玫低低地嗯了一声,“罗姐,辛苦了。”
“你最近几天别出门给我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我现在去开个会,记住,别给我折腾惹事。”
姜玫在罗娴的提醒下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又弹入了跟沈行的对话框,姜玫的目光停留在那条没有发出去的短信上。
【哦,不清楚。】
——
纸醉金迷的185高级会所里,众人脸上皆蒙了一层沉溺,这偌大的俗世好像谁也避不开庸人自扰。
有道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谁知道今晚肆意烂醉的人明日有多冠冕堂皇呢。
面具戴久了才发现已与肉身黏和取不下来了。
沈行早年间也是见惯不惊的,甚至玩得更凶,只要能玩的都玩了个遍,后面被老头子收拾了才收敛点,这会儿除了眉眼间染了两分不耐也没其他。
周肆不知何时丢下一众讨好的人绕到了沈行的身边。
“我这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沈行一个眼神都没给周肆。
周肆……
“听不听?”
“没兴趣。”
周肆气得不行,随便端起一杯酒灌了下去,等灌完才壮胆:“真不听?那算了,反正你跟姜玫也不熟,她怎么样好像也跟你没什么关系。我这个老板底下手下那么多艺人,也不缺她一个。”
“好消息。”
周肆一时间脸上有些异彩纷呈。
操。
他今晚要是不提姜玫这名字,沈行怕是一个字都懒得说。
周肆想到这怨念地看了眼沈行。
“好消息是我续了姜玫的合同,她还拿到了《捧杀》女主角。坏消息是这女人现在正挂在热搜上被人骂,我就瞧了几分钟,那些个骂人的词还真他妈花样多,要我都忍不了……”
“手机。”
“什么?”
“微博。”
周肆秒懂,立马掏出手机点开微博翻到关于姜玫话题的页面,递给沈行前周肆还留意了一眼,上面依旧骂得***。
沈行接过手机,入目的就是那句“姜玫是被人操/傻了才出来卖***?”
“姜玫没点数么?自己炒的人设崩了还逼得小演员跳楼***,她怎么还有脸出来演戏,不会又是被哪个大人物包/养了吧。”
“姜玫必死。”
“姜玫不配演安意!”
“这年代什么玩意的人也配当明星了。”
……
沈行薄唇紧抿,身上散发着凌厉的气息。
翻看了几页就将手机扔在了周肆身上。
“你公司养的都是闲人?”
“刚上热搜我就让人撤了,你不是不知道当初姜玫那事影响有多大。如今能逆转的也只有姜玫自己。不过……有件事我得跟你交代。捧杀这部戏的拍摄地点是在新疆喀什,如果不出意外,下周就得进组。”
沈行面无表情地握着打火机,时不时地咔嚓一下。
眼看着周肆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沈行漫不经心地扯了扯嘴角,波澜不惊地嗤笑:“故意添堵?”
周肆一听,更慌了。
“我哪儿敢跟哥添堵,这也不是我写的剧本也不是我能决定去哪拍摄,我是老板没错可这剧是他们底下的人筹备的。不过那剧本确实不错,姜玫要是拿下了女主角这次就算不火也能让她重新出现在观众面前。”
“新疆不是哥的地盘么,到时候您多顾着她不就行了。要不哥您给她当保镖我给您开工资?”
“滚。”

声色犬马的场所人人都戴着虚伪的面具,唯有沈行装都懒得装。
旁的人知他尊贵也不敢轻易招惹,索性他没发脾气也没干涉这群人。
跟***打趣的打趣,玩牌的玩牌,谈生意的谈生意,除了偶尔飘过一两个眼神提醒包间里还有这么一尊大佛,其余的也不敢多瞧。
等周肆接完电话回来吊儿郎当地踢了脚沈行的小腿。
凑身跟沈行八卦:“许默来了。还带了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啧啧啧,夏竹要知道了肯定要撒泼,人夏竹刚回来就瞧见这一幕不得气死?上个月许老大欠了我一条特供烟还没给,今儿就让夏竹来点火助兴。”
正说着门口就多了两道身影,男的白西装戴了副金丝边整一斯文败类,女的穿一小白裙稚气未脱,一看就是未毕业的大学生。
倒是登对得紧。
周肆发完短信抬眼调侃:“哟,未来***?”
许默旁边的小姑娘从踏进包间开始就拘着,盯着地面不敢乱瞧,一脸生涩,显然是第一回来这种场所。
周肆的玩笑话让小姑娘吓得不敢动弹。
许默皱了皱眉,睨了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周肆,领着小姑娘到空着的沙发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就说了句:“这是我新带的学生周雯。”
“姓周?原来妹妹是本家的,妹妹学习这么厉害,上p大呢。”
周雯满脸通红地点了点头。
周肆身子突然往后仰,双手枕在脑后,“夏竹回来了。”
果真许默身子僵了僵,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脸上多了诧异,语气却淡了两分:“没给我打电话。”
周肆妖孽的桃花眼蓄满兴趣,接腔:“哟,竟然不知道?不应该啊。这谁不知道夏竹当年追你追得紧,你……”
“打算回来待多久?”
许默没理会周肆,径自看向角落里一直没出声的沈行问。
“三五天。”
沈行慵懒的嗓音在昏暗的角落里传了出来,紧接着露出那道修长的身躯。
周雯小心翼翼地觑了眼沈行,看到那张英气逼人的面孔下意识地停住了目光。
包间灯光昏暗,沈行之前坐在角落里周雯没有注意,现在恍惚发现这人虽然全身上下穿得都很随意,可举止投足之间的贵气是装不了的。
他往外移了移,那张脸在光线下逐渐清楚。
寸头利落,五官深邃,双眼皮微敛折了一道不明显的褶子,下巴坚硬,线条流畅。
黑色短袖配上军绿色的工装裤简练而又帅气,暴露出来的手臂肌肉线条明显。
像在草原奔腾的野狼,狠且凶。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又欲的人?
周雯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沈行身上,喝了酒的周肆突然笑道:“周妹妹,这位您就别想了,他跟您可不合适。”
周雯的脸骤然煞白,眼眶通红,声若蚊蝇地说了声没有。
许默睨了眼不嫌事大的周肆,随便找了个借口打发了周雯,一番下来只有沈行一个人不受波动,仿佛这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
“小薇知道你回来肯定又要疯了。”
包间沉默了一阵,许默出声撕破尴尬。
许薇是许默的妹妹,两家从小认识,知道许薇对沈行有意思也都心照不宣地支持,两家长辈在饭桌上还口头承认了结亲的事。
只不过沈行一直没有表态。
没拒绝也没答应。
沈行皱眉。
想的却是刚刚微博看到的评论。
(姜玫不配演安意,明明这个角色是我们家薇薇的。)
(安意是许薇的,姜玫肯定用了什么手段。)
(许薇发微博不就是表明自己的角色被姜玫抢了么。)
沈行寡淡地抬了抬眸,“许薇什么时候进了演艺圈?”
“她前两年吵着闹着要去演戏,为了这事我爸差点气死,最后拗不过只能答应了。听说前不久还拿了个什么奖,我爸见她开心也由她去了。”
“她不适合那个圈子。”
沈行评论。
“那谁合适?”
沈行的脑子里不由冒出女人的身影。
姜玫。
挺合适。

隔岸观我免费阅读

夏竹找上门姜玫正在读剧本。
一开门就瞧见夏竹一副被欺负的模样,眼眶红红的,穿了件小白蕾丝裙露出白嫩的大腿。
黑长直的头发规规矩矩地落在肩头,嘴角扯出的微笑弧度都是精心计算过的。
夏竹长相偏温柔,是典型的东方女性面孔,在外人面前性格也柔柔弱弱的,看着很好欺负。
要不是姜玫亲眼瞧见了夏竹将一猛汉摁在桌上锤,知道她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估摸着也会认为夏竹容易受委屈。
用夏竹的话来说就是,“我就是朵纯洁的小白莲花。”
小白莲花这会儿倒是不像装的,是真伤心。
姜玫倒了一杯白水搁在夏竹面前,见她泪眼婆娑的可怜样,了然地问:“许默又招惹你了?”
夏竹???
“你怎么知道?”
“你哪次不是因为他搁我这哭。”
姜玫重新拿起剧本看台词。
夏竹端起水喝了两口,愤懑不平:“许默不是人!我刚回来他就带一小姑娘去185了,两人挨得可近了。那女孩还穿了件小白裙一脸无辜,可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欲了。关键是绝大多数男人就喜欢那款的,许默肯定喜欢。”
姜玫从剧本抽离出来,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夏竹身上的小蕾丝白裙。
感情是装可怜?
“你搁我这装可怜没用。”
“我这不是在你这先表演表演么,一会儿到许默面前我哭得更自然点。”
夏竹眨了眨眼,无辜解释。
姜玫被夏竹的话噎住,见夏竹理所当然,姜玫默默丢了句:“祝你好运。”
“阿玫……你要不陪我去一趟185?”
“没空。”
夏竹被姜玫拒绝得发懵。
“别呀~阿玫玫,你要是不去的话我怎么办呀?你忍心看我一个弱女子被他们欺负么?阿玫玫我这么柔弱这么……”
眼见着夏竹不依不饶,姜玫最终还是答应了。
夏竹见姜玫同意立马收了脸上的可怜,近乎咬牙切齿道,“看姐姐我今天晚上怎么手撕那对狗男女!”
姜玫回以微笑。
路上车况复杂,姜玫坐在副驾驶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着越发急躁的夏竹,姜玫淡淡开腔:“你跟许默两年前不就决裂了么?”
“他长得对我胃口,我没道理跟美色过不去。”
“……”
夏竹不停地摁喇叭催促前面龟速移动、后面还写着“实习”的车,“你说我现在撞上去好还是任由前面这位新手作死好?”
姜玫顺着夏竹的目光瞧了过去,挑眉:“法拉利?夏大小姐要是钱多脑残倒是可以撞上去试试。”
夏竹缓了两秒,“靠,谁他妈有病啊,实习期间还开法拉利。”
“夏小白莲,注意身份。”
姜玫见夏竹气得口吐芬芳漫不经心地提醒。
夏竹点头,很有分寸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刚刚演过了。”
又等了一阵儿,夏竹仰着脖子靠在驾驶座上,神色复杂地问姜玫:“网上的事你不打算处理?要不要我帮你……”
“别。骂几句就过去了,没必要解释。”
姜玫无所谓地拒绝,冷白的面皮上没有半点撒谎的痕迹。
夏竹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低声咒骂:“我算是明白了,许薇从小就一小白莲花,进了娱乐圈更是修得一身茶艺。呸,要不是沈行哥,圈子里谁瞧得上她。”
姜玫一字不语,那个圈子,她搭不上。
——
到了185,姜玫站在门口,看到房间号时愣了一下。
1111?
还没等姜玫反应夏竹就一脚踹开了门。
姜玫站在夏竹旁边清楚地看到了185总经理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显然被夏竹吓得不轻。
这小祖宗看来平时没少惹事。
反观夏竹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这门不太结实。”
门一开里面的热闹突然叫停,正在玩牌的几个人全都看向了门口。
“卧槽,夏竹真来了。”
周肆今晚输得惨,看见门口的夏竹装作惊讶地丢下手里的牌。
对面的许默也顺着看了过去,看到那道娇小的身影金丝边眼镜下的黑眸掠过一丝诧异。
“那位也来了。”
周肆看戏地凑在沈行的耳边提醒。
沈行今晚一直兴致缺缺,听了周肆的话下意识地抬了眼。
一眼就看到了夏竹旁边的女人。
入目的就是那醒目的红色碎花衬衫,她嫌热只穿了条黑色热裤,那双笔直白皙的大腿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往下踩着一双裸色的凉拖。
随意却将身材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巴掌大的脸上没什么情绪。
见女人跟夏竹说了几句就离开了现场,沈行也跟着丢掉手里的牌拉开椅子出了包间。
昏暗的楼梯间,姜玫倚靠在墙角慵懒地抬眸看向对面站着的沈行。
这男人更有男人味了。
都说寸头是检验帅哥的一个标准,不得不说,沈行这狗男人寸头帅到掉渣。
身材也不错,典型的倒三角身材,宽肩窄臀,肌肉线条明显。
比现在流行的小白脸强多了。
姜玫脑子里不禁想起那道硬朗的胸膛,以及那道清冽透着两分不耐烦的声音,“还活着?”
嗯,活着呢。
“来一根?”
沈行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取出两根,一根衔在了嘴里,一根递给姜玫。
姜玫若有所思地瞥了眼沈行手里的烟盒。
莫合烟。
烈性烟,后劲足。
新疆特有。
她抽过一次。
还不错。
沈行见姜玫接过烟漫不经心地收回烟盒,掏出打火机啪嗒一下火燃了起来,沈行半低头点烟。
姜玫咬着烟头靠近沈行,手搭在沈行的手臂上缓缓踮起脚尖凑近打火机。
两支烟距离很近,微弱的火苗慢慢燃了起来。
烟雾渐渐萦绕在两人的身边。
姜玫点燃烟后仰头对上沈行坚硬的下巴,手指依旧握着沈行的手腕。
微弱的火光横在两人中间。
沈行没动,只抬了抬双眼皮,看着姜玫那张精致得没有一点缺陷的脸漫不经心地问了声,“整容了?”
姜玫闻言睨了睨沈行没回应。
沈行倒是没逼迫,空荡荡的楼梯间两人各自抽着烟,脸上都挂着疏离,一副“谁也不认识谁”的表情。
抽到一半姜玫掐断烟头,懒懒开口:“你瞧着整得怎么样?”
“漂亮,想睡。”
沈行向来不吝啬夸赞这女人。
“睡你妈。”
姜玫突然骂了一句。
沈行刚还挂着笑,这会儿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了,漆黑的眼眸里酝酿出危险,下一秒沈行扔掉烟头将对面的女人粗鲁地扯到怀里,一个转身将人摁在了墙上。
大手掐住姜玫的腰肢,弯着腰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人,压迫感扑面而来,姜玫跟个没事人似的,装都懒得装。
当过兵的人力气不是一般大。
姜玫只觉得自己的腰快废了。
“姜玫,收回刚刚的话。”
姜玫对上沈行阴沉下来的脸勾了勾唇角,笑得越发放肆。
“不收会怎样?”
沈行眼睁睁地看着这女人在他身下笑得花枝乱颤。
“会被玩死。信不信?”
沈行带着粗茧的大拇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姜玫的下巴,对上姜玫挑衅的目光沈行胸腔涌上不***。
“哦。那随便。”
姜玫太会激起沈行的怒气了,从前是现在还是。
沈行掐紧姜玫的腰肢将人往怀里带了一把,丝毫没有温柔可言,抓着姜玫的头发沈行俯身贴在姜玫耳边哑着嗓子提醒:“想去新疆?不怕死是不是?”
热气全数喷洒在了姜玫的脖子上耳朵上,姜玫怕痒下意识地动了两下。
刚想说话唇瓣就被人堵住了。
姜玫眼里满是挣扎,可沈行丝毫没有顾忌,甚至更凶猛,强势在姜玫身上攻城略地。
吻得热火朝天,头脑一热手就伸了***,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直到姜玫一巴掌甩在了沈行脸上他才停了下来。
沈行恢复理智松开姜玫,伸手替她整理衣服,等差不多了沈行才摸了摸自己的右脸,神色复杂:“你倒是下得了手。”
姜玫扯了扯嘴角,没什么情绪地开口:“吊坠给我。”
“那吊坠是我给你的。”
“那我不要了。”
沈行忍不住头疼。
伸手将人拉了回来,垂眸耐着性子打量了一圈满脸写着“给我滚远点”的姜玫,沈行从裤兜里取出吊坠塞在了姜玫手里。
吊坠还带着余温,姜玫捏紧吊坠,转身离开楼梯间。
背影单薄却挺拔骄傲,像极了开屏小孔雀。
沈行站在背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姜玫,直到姜玫的背影快消失不见了沈行才再次提醒:“不想死别去那儿。”
姜玫停下脚步,十分淡定地偏过头,笑骂:“关你妈的屁事。”
沈行……
姜玫出了185就给夏竹打了电话。
夏竹正忙,还没接通就被挂了。
姜玫也没打第二次,只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先回去了。
——
一夜之间关于姜玫的那些话题全都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倒是水军开始努力夸赞她的脸和演技。
只是谁都明白这强制的手段堵得住人们的嘴堵不住人心。
最终姜玫饰演《捧杀》女主角安意的事成了板上钉钉。
在进组前姜玫亲自去了趟公司续合同。
这一次她的合同直接卡在了周肆手里,姜玫坐在周肆的办公室里,粗略地看了一遍周肆递过来的合同。
看到最后姜玫脸上的犹豫越来越重。
“这合同?”
周肆闻言看了眼姜玫,见她有些犹豫,周肆沉吟片刻,“有什么不满?有的话都可以提出来,我尽可能顺着你改。”
姜玫摇头,似笑非笑地望向周肆,“您是老板自然是听您的。不过我倒是好奇,我一个十八线都谈不上的女演员签这份合同算不算越矩?”
周肆有些怵姜玫,她身上的一些东西跟沈行太像了,尤其是气场。
他是老板没错,可是他背后还有个人。
要说合同现在的姜玫肯定是不行的,可是后面的人说行他还能说不?
周肆想到这面不改色地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丝毫不掩饰商人重利的特点,“你当初能火现在也能。我看中的是你身上的潜力,这份合同跟你当初签的那份差不多。能给我挣钱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您倒是看得起我。”
说完姜玫当着周肆的面签下了***契。
合同签完周肆将瞥了一眼姜玫那肆意横飞的字迹,调侃道:“你这字写得倒是不错。不像是大专出来的。”
姜玫面不改色地盖上钢笔盖,笑答:“老板说笑了,我学历可没那么高,大专都没上完呢。”
周肆身子一僵,随后懒懒地摆了摆手示意姜玫出去。

小编点评

隔岸观我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