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重生后我在娱乐圈C位出道(闻眠谢疏)

满级重生后我在娱乐圈C位出道(闻眠谢疏)

导读:《满级重生后我在娱乐圈C位出道》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闻眠谢疏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春江阔所编写的,讲述了闻眠谢疏的精彩故事。“叫《最强舞台》,是个打歌节目。

小说介绍

《满级重生后我在娱乐圈C位出道》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闻眠谢疏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春江阔所编写的,讲述了闻眠谢疏的精彩故事。“叫《最强舞台》,是个打歌节目。你们上去唱一首歌,然后live会发布在微博上,凭借观众的投票决胜负。”

小说简介

“叫《最强舞台》,是个打歌节目。你们上去唱一首歌,然后live会发布在微博上,凭借观众的投票决胜负。”
打歌舞台,观众投票,凌夕一听,就明白自己节目中团队的定位——凑数的。
“只有一期?”凌夕问。
按照规则,她们团队明显是一轮游,上一个综艺虽然不红,但好歹是常驻嘉宾。

满级重生后我在娱乐圈C位出道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Ago的几位成员都没能按时起床。
闻眠是因为重生而睡不着觉,何乐语想了一晚上为什么,至于其他人,完全是因为原本要录制的综艺计划取消了。
干脆赖床。
然而,经纪人黄女士显然没打算让她们好过,大早上打来电话——
“给你们接到新综艺了。”
凌夕顾不得擦脸上的水分,忙问:“是什么?”
“叫《最强舞台》,是个打歌节目。你们上去唱一首歌,然后live会发布在微博上,凭借观众的投票决胜负。”
打歌舞台,观众投票,凌夕一听,就明白自己节目中团队的定位——凑数的。
“只有一期?”凌夕问。
按照规则,她们团队明显是一轮游,上一个综艺虽然不红,但好歹是常驻嘉宾。
“不然?”黄舒雅反问。
凌夕皱了皱眉。
黄舒雅却不管这么多,吩咐道:“好了,机会给你们了,最近好好练练歌,不要丢人,知道吗?”
说着,挂了电话。
凌夕不悦地将手机扔在沙发上,挨个去叫团员起床。
十分钟后,Ago的成员们在客厅集合,打着哈欠讨论她们新的综艺。
“《最强舞台》是什么节目?我怎么没听说过?”
宋宁宁用手机搜索,读到:“《最强舞台》是由xx平台筹备的一个新节目,为歌手们提供一个展示机会。预计将于本年下半年开始录制,拟邀选手xx、xxx和xxx。”
“新节目啊?”
赵梦年问:“真邀请这几位么?”
“显然不可能,如果能有钱请得起这几位,怎么会给我们上台的机会。”
宋宁宁扎完了大家的心,再换凌夕出来捅刀:“打歌舞台?我们连新专辑都没有,打什么歌?”
“上一张呗。”
“糊专有唱的必要吗?”
所有人:“……”
何乐语插不上话,趁着众人沉默时,硬是刷了一波存在感:“投票方式似乎也不太利于我们。”
“……好了,别说了。”几人颓丧地躺倒在沙发上。
综上所述,虽然公司补偿了一个综艺,但显然是一个鸡肋中的鸡肋。
“等下,有个消息……”赵梦年忽然说。
“?”
“我听说,刘鹭鸶今天也接到了新case,貌似是《幸福家》的嘉宾。”
刘鹭鸶是黄舒雅新签的、寄予厚望的女艺人,而《幸福家》则是周围娱乐旗下流量最好的综艺。
“不会这么巧吧?”
Ago虽然不红,但好歹在公司里待了两年,小姐妹们都有一些自己的渠道。
一番各显神通后,大家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幸福家》原本是给她们五个人上,刘鹭鸶去《最强舞台》,结果在黄舒雅的坚持下,两方互换了综艺。
“……”客厅里一片沉默,“凭什么啊?”
凭什么她们给新人让路?
为什么黄舒雅会这样做?
凌夕静静地说:“是因为我们不红,而且没有红的潜质。与其把好资源给我们,不如留给刘鹭鸶。”
“她太欺负人了。”过了好半晌,赵梦年才吐出一句。
可她们又能怎么样呢?
好资源不是没有拿过,好节目不是没有上过,可就是缺少点观众缘。
红与不红,是玄学。
“好了,谁爱上就上吧。”宋宁宁自暴自弃说,“反正我们也快解散了。”
其他人沉默。
虽然公司没有正式下通知,但许多迹象已经表明她们这个女团走到了尾声,对此,成员们心中都明白。
闻眠划了半天水,此时终于忍不住出来说话:“别这样,其实这个综艺不比《幸福家》差。”
其他人一副“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
闻眠理性分析:“首先,这个综艺的制作团队是业界有名的老班底,节目效果不会太差。”
“其次,音乐总监和团队是国内一流的团队,说明音乐效果能够保证。”
“最后,我们相信自己好不好?黄舒雅打我们脸,难道我们就这样让她打吗?”
当然,除了这些冠冕堂皇的分析以外,最重要的是,上辈子《最强舞台》这个节目的确是一匹黑马。
其中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乐队靠着一首原创歌出圈,连带着把这个节目也带进了观众视野。
在这个舞台上,既然别人都可以,她们为什么不行?
但是,闻眠的一腔热血仿佛并没有影响到队友。被太多次失败打击到麻木的队友们点点头,说了一句“你加油”后,纷纷找到了借口:
“我今天要和朋友出去一趟。”
“我爸妈来了,我也不在宿舍待。”
“去睡了。”
闻眠无奈,却也知道自己无法勉强别人,架着别人与自己一通打鸡血。
但她自己不愿意放弃。
回屋洗漱完,背着小包出来,出门时,遇到带着鸭舌帽准备出门的凌夕。
“去训练室?”闻眠主动问。
“嗯。”
“一起!”
凌夕高冷的脸庞上又透露出几分“太阳从西边了吗”的意思,让闻眠不由得自我反省——
她原本年轻的时候,似乎的确不怎么努力。
怀着对过往的反省,闻眠来到训练室,做完热身,就迫不及待地尝试舞蹈。
舞跳到一半,她的眼睛开始发亮。
年轻真的太好了——身体状态好、体力好,各方面都好。
上辈子的她年轻时缺少唱跳经验,虽然体能好,但动作不够到位,更缺少表现力。
但现在的她当过两年伴舞,后期做过剪辑,又演了若干年戏的她,最不缺少的就是对自己身体和镜头的了解。
同样的舞跳起来,全然是两种不同的表现。
在她身旁,原本认真编着自己舞的凌夕瞪大了眼,后来干脆停了下来,专心致志地看闻眠跳。
这人是闻眠吗?
在她的眼中,此刻的闻眠与几日前跳舞的那个闻眠,完全是两个人!
现在,她眼前的闻眠动作利落,踩点准确,肢体语言自带行云流水的美感,俨然是成熟的天赋型dancer。
与之相比,前几日的她完全是一个糊弄观众的非专业人士。
闻眠微微喘着气,见凌夕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开玩笑似的问:“我跳得怎么样,大艺术家?”
凌夕自动忽略这个略带调侃的称呼,认真问:“你之前是在藏拙?”
“?”
“为什么之前不好好跳?”
“没有,我以前也很认真。”
凌夕明摆着不信。
闻眠胡说八道:“大概是我昨晚上发生了顿悟。”
凌夕扭头就走。
她拒绝听人鬼扯。
闻眠连忙拉住她:“队长,咱们想想,之后打歌舞台上唱什么?”
凌夕想了想,认真地问:“你有什么建议?”
闻眠脱口而出:“《花间》怎么样?”
《花间》是她们上一章专辑里的主打歌,是迎合市场的中国风曲目。这首歌的寓意来自于诗仙李白的诗,描写诗人醉酒后悠然、微醺的情态。
但,糊了。
哪怕作为主打歌,《花间》的数据也是平平。一些严苛的粉丝甚至还在网上发帖:“就这?就这?”
除此之外,《花间》还是凌夕自己写的词曲。
“你原本那个版本里有rap吧?我记得还有古乐器的部分,不然都加上?”
凌夕已经被说动了两分:“可是,当时制作人说rap和古乐器都很突兀。”
闻眠翻了个白眼:“你信他个鬼,当时是按他的来了,结果呢?明明是你的原版本比较好。”
凌夕仿佛被鼓励到了,但看上去仍然还有几分犹豫。
“你放心,肯定没问题。”闻眠看上去比凌夕本人还有自信。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辈子凌夕solo之后,曾经在一个很重要的舞台上表演过完整版的《花间》。
完整版《花间》不但出圈,还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某音热歌,大街上到处都是。
随着这首歌的翻红,Ago也被拉出来鞭尸。
在闻眠的鼓励下,凌夕很快改好了歌,设计好了基础的动作。
闻眠陪着她跳了副歌部分。
跳完之后,向来高冷的凌夕忍不住拉住闻眠的胳膊,言辞恳切道:“这个歌可能当时就是为你写的。”
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杀伤力堪比核弹,闻眠老脸一红,谦虚道:“哪里,哪里。”
明明是她蹭成长期大佬的光环。
花了一个下午的功夫,两个人一起把歌曲的内容和大致的舞蹈动作编排和完善。
万事俱备,就只剩下队员们来练舞了。
但显然,如何鼓舞队员,是整个环节最难的部分。
结束一天的训练,闻眠与凌夕一起关了训练室的灯,背起包出门。
整栋大楼已经没几个人在了。
凌夕破天荒地开口与闻眠闲聊:“你说我们这次,能成吗?”
“不知道。”闻眠认真地说。
“那你为什么这么拼?”
“因为除了练舞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凌夕说:“我也是。”
事实上,泡在训练室是凌夕的日常,她原本也不是为了备战“最强舞台”而来,但在闻眠的加入后,她忽然对这个机会产生了期许。
两人并肩走出办公楼。
凌夕刚想开口,忽然看见门口堆积的粉丝们。
看见她们的应援色,凌夕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是同公司的男团Secret的粉丝。
在看到她们的一瞬间,凌夕连忙将自己的帽子扣在闻眠头顶,拉着她快步离开。
“怎么了?”
“Secret的粉。”
闻眠明白了,当年她捆绑与Secret的队长司洲炒cp,得罪的粉丝何止是一个两个?
只要在Secret的粉丝里提她的名字,就能换来一阵祖安狂骂。
小心避开狂热的粉丝,闻眠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自己纯纯的暗恋。
当年是多么单纯。
明明是炒cp,自己偏偏就死心塌地地喜欢上。
在如今阅尽千帆的她看来,司洲这个人,连谢疏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只不过……
闻眠忽然转过头,盯着身旁的队长。
自从遇到Secret的粉丝之后,对方就再也没说过话。
“你喜欢司洲?”
凌夕惊讶地一瞬间失去表情管理。
闻眠后知后觉,在数年之后,终于意识到,原来她和队长还是半个情敌!

满级重生后我在娱乐圈C位出道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距离综艺录制还有最后三天,闻眠和队友们练得愈发认真。
对于最后一个舞台,没有人愿意留下遗憾。
埋头苦练的她们极少关注外界的消息,直到在训练途中,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因为训练室的缘故,她们和Secret的助理吵了一架。
周围娱乐的大楼里,一共有两个训练室,一大一小,大的那个留给一线,小的先到先得。
按照Secret的咖位,往往是去大训练室。但这一天因为大训练室检修,于是,助理打起了小训练室的主意。
这一天,对方助理趁着她们中途休息,带着楼管一起,在她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将她们的东西都清理了出去。
闻眠等人回来了当然不愿意。
她们和对面助理大吵了一架,威胁说要亲自与和Secret的队长司洲交涉,这才按下了助理嚣张的气焰,重新拿回了这一天训练室的使用权。
只不过,在离开训练室时,她们在公司门口被围了。
Secret的粉丝们举着荧光牌,见她们出门,齐齐发出一阵整齐的嘘声,人群中隐隐约约还传出“不要脸”、“倒贴怪”的辱骂。
在保安的帮助下,几人不明所以地冲出重围,回到了宿舍。
赵梦年登上微博小号,看见自己首页出现的最新消息,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
“怎么了?”
“secret也参加《最强舞台》了。”
“???”
“他们和我们一期。”
听到这个消息,她们瞬间懂得了粉丝们的骂点。
“她们以为……我们是因为Secret参加,才参加这个节目的?”
“显而易见。”
赵梦年说:“Secret的粉丝现在已经在叫嚣了,说Secret一定会把我们踩在地上,让我们这些糊咖看看什么才是一流表演水平。”
“艹。”这一回,就连宋宁宁都骂了一句脏话。
“话又说回来,他们怎么会看得上这个节目?”凌夕问。
闻眠分析:“应该是最近刚好出新歌,恰好碰上了。”
“……这是什么运气?”
她们莫名地产生一种麻木感。
成团的两年来,她们经受的挫折和打击实在是太多了。
“还有人在Secret的粉丝群里造谣,说我们抢了他们的训练室。粉丝炸了,说要找我们人肉pk。”
在这时,Secret的粉丝上传一段视频,里面正是她们几个被吓得花容失色,在保安的保护下离开的画面。
“……艹。”
凌夕也忍不住了。
闻眠淡定地从赵梦年手上拿走了手机:“好了别看了,这些年还没被骂够?”
粉丝会说什么,她自己都背得出来了。
“现在我们的第一要务,是早点睡觉,好好准备,争取在舞台上表现好点,对得起自己的努力。”
无论如何,这是她们最后一个舞台。
在接下的几天内,网上的***进一步发酵,Ago被Secret的粉丝们按头辱骂,甚至被屠了微博广场。
辱骂的角度从抢训练室不自量力,变成了对女团成员的单个点艹。
作为女团门面,唯一拥有出圈照,且曾经与司洲绑定炒过cp的闻眠,无疑吸引了百分之八十的火力。
经过这一次冲突,《最强舞台》还没播出就先有了一波热度,喜得节目组眉开眼笑。
一转眼,时间就来到了《最强舞台》录制的晚上。
女团成员们带着自己的表演服装,坐上了节目组安排的车。
车上,摄像师已经打开了设备,对她们开始拍摄。
导演对她们进行采访:“马上就要比赛了,紧张吗?”
“不紧张。”说话的,是坐在凌夕旁边的闻眠。
导演眼睛一亮,立刻追问:“为什么?”
“因为练了很久。”
导演又问:“听说你们的师哥团也要参加这个节目,和他们同场竞技,不觉得压力山大吗?”
闻眠摇头:“我觉得应当压力大的,是师哥团的粉丝。”
“啊?为什么?”
导演的眼睛亮如白炽灯,看着闻眠的脸,仿佛就看到了节节攀升的收视率。
“因为她们普遍不太认可我们的实力,还经常在网上发表一些针对我们的负面言论。”
“但这次,我们在她们的鞭策下非常努力,彩排效果也很好。我很担心在节目效果出来之后,她们会觉得很惊讶。”
导演愣了一秒。
“当然,我是胡说的。”见导演发呆,闻眠这才反转道,“放心啦,我们的表演都是因为自己,享受舞台才是对重要的,不是吗。”
被闻眠几句话吓得心潮涌起,但导演却不得不承认,这样敢于在镜头面前胡说八道的艺人,是综艺需要的嘉宾。
导演不自觉地加长了采访内容:“那你们觉得今天的表演会拿第几?”
“当然是第一。”
“?”
闻眠一本正经地说:“求其上者得其中,我们只能奔着第一去,才可能拿到第二第三第四。要是现在谦虚的是说拿别的名次,最后垫底,就太丢脸了。”
导演示意摄影师怼着闻眠的脸拍,忍不住感慨:虽然Ago不红,咖位小,但是剪辑师在看到这一段的时候,也舍不得删掉吧。
真·凭实力给自己加戏。
·
在Ago成员赶往录制现场时,谢疏与蒋潭也刚刚完成一天的工作。
因为获得闻眠小报告的缘故,最近的工作难度倏地降低,导致他们的闲暇时间猛地增多。
蒋潭松了松领带,从包里摸出两张票:“走,请你看节目。”
谢疏看了一眼票上《最强舞台》四个字,疑惑道:“这是什么?”
有新的项目?
可是,什么项目需要他们亲自考察?
蒋潭脑门上划过几条竖线,无语道:“考察什么考察?这是闻眠小甜心参加的综艺节目。”
自从收到那封电子邮件后,蒋潭对这个神秘女孩的好奇心达到了顶峰,恨不得立刻亲自面对面和对方来一番详谈。
“不去。”谢疏一口拒绝道。
“为什么?”
“不为什么。”
蒋潭这就不愿意了:“你是不是还在害羞?我说你这个大男人,不就是……”
“闭嘴。”
见谢疏脸色发黑,蒋潭举手投降:“行,你不去我去,我叫司机来接你回去。”
谈完工作的地点距离住处有十几公里,加上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谢疏心中默算等待和路上可能会耽误的时间。
见谢疏有片刻迟疑,蒋潭斩钉截铁:“好啦,别犹豫了,录制的地点很近,我们就看看去呗。”
半个小时后,《最强舞台》的制作人亲自将两位金主爸爸迎***。
待两人坐定后,《最强舞台》第一期录制正式开始!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闻眠谢疏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