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唐烟烟陆雨歇)

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唐烟烟陆雨歇)

导读:完整版《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弦外听雨,主要人物是唐烟烟、陆雨歇,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为了摆脱该死的炮灰命运,唐烟烟向小可怜仙尊坦白。

小说介绍

完整版《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弦外听雨,主要人物是唐烟烟、陆雨歇,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为了摆脱该死的炮灰命运,唐烟烟向小可怜仙尊坦白:“对不起,先前那些日子我骗了你,其实我不是你最爱的人。”小可怜睁大雾濛濛的眼,疑惑地问:“烟烟,你是在向我撒娇吗?”

唐烟烟陆雨歇小说简介

仙尊其人冷若冰霜,是修仙界不可亵渎的高岭之花。奈何仙尊一朝被困,灵力记忆全部丧失,竟成为被女配玩弄于股掌间的小可怜。而唐烟烟,就是那个恶毒女配QAQ.

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全文阅读

既然陆雨歇不肯相信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唐烟烟只好拟出计划
计划B的准则简单粗暴,唐烟烟必须以极尽谄媚讨好的态度甜宠仙尊,还要用最虔诚卑微的***,满足仙尊大大所有需求。譬如她得给仙尊大大买肉和葡萄吃,又或者对仙尊大大言听计从,什么都依着他。
这样仙尊大大看在她狗腿的份儿上,日后应该不至于对她赶尽杀绝?!
唐烟烟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反正她已经向仙尊坦白,是仙尊他自己非要说她是他此生挚爱,等日后露馅,可怪不得她!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傻X哦!
“你转过身,”清晨的厢房里,唐烟烟抱着衣服走到屏风后,想到什么,她甜腻腻对仙尊补充,“请,请转过身好不好?”
这是间小小的房,家具配置都很寒酸。
屏风是用最便宜布料做的,灰扑扑的颜色,半透明,且边缘已经裂开几道口子。
唐烟烟站在屏风内更衣,从外看,能看到女性凹凸有致的曲线。
陆雨歇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身,他说:“烟烟,我保证不偷看你换衣服。”
唐烟烟语调温温软软:“当然啦,你品性最高洁啦。”
陆雨歇脸颊微红,眼睛却亮亮的。
俨然一副得到老师表扬的乖学生模样。
唐烟烟脱下睡袍,穿好白色交领衫,再套上浅绯色的薄纱褙子。
陆雨歇定在原地,他眼观鼻鼻观心等待片刻,问:“烟烟你穿好了吗?”
唐烟烟回:“马上就出来,等我梳好头发,带你去吃肉包牛肉面好不好?”唐烟烟全程幼儿园老师口吻,甜得能掐出***。
陆雨歇点点头,有些喜悦,又有些炫耀的语气:“烟烟你待我如此好,居然还说你我不是那种关系,哼。”
这声***的哼,真是把唐烟烟哼得外焦里嫩。
她一个趔趄,险些扑倒在屏风上。
堂堂仙尊,怎能哼出如此不正经的腔调?
那傲娇中的得意,简直藏都藏不住。
唐烟烟眼角抽了抽,扶着额走出来。
陆雨歇立即将头转回,他笑盈盈望着唐烟烟,十足傻白甜。
唐烟烟走到“大号傻白甜”面前,一言难尽地拍了拍他肩。
行叭!仙尊大大您高兴就好。恢复记忆后,您且记得,千万别想掐死您自己就好。
因为惦记唐烟烟承诺的丰盛早点,陆雨歇抱着他的皱巴巴圆领袍,匆匆跑到屏风后更换。
唐烟烟在梳妆台坐下,就着模糊镜面,给自己梳了个古代最简单的少女发髻。
唐烟烟穿书前很喜欢汉服,所以对这些并不陌生。
镜子里那张脸,其实同唐烟烟本身有六七分相像,只是皮肤更细腻光滑,白净得没有丝毫瑕疵。如果以前唐烟烟只是漂亮,那现在长相,就是倾国倾城的标配。
也不知修仙女子是否都这般貌若天仙?
唐烟烟很满意地捋了捋碎发,和已经等得心急的陆雨歇走出房间。
他们住在客栈小院的二楼。
此凡尘名为理国,唐烟烟他们所在云城,属于冀州辖区。
三千凡尘有大大小小无数世界,失去灵力的仙尊坠落于此,哪怕玄英宗拼尽全力搜索,也需数月才能得到线索。
事实上,玄英宗已经濒临绝望,他们发出的种种讯号,都没有得到回复。
毕竟按照仙尊通天本领,他完全能自己回到玄英宗。
既然现在仙尊没回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遇到天大麻烦,要么他……
唐烟烟猜测,整座玄英宗应该都乱了,最着急的肯定是陆雨歇的徒弟,宋怡然。
事实也确实如此。
此时此刻,磅礴气派的玄英宗主殿一片凝重肃穆。
白衣女子满脸都是泪痕,她跪伏在灵玉铺就的青色地板,向高位上的众人说:“掌门,诸位长老真人,都是弟子的错,是弟子愚钝,弟子应该在被魔修挟持的那刻便自断经脉,这样、这样也不至于让师父为弟子受伤,甚至害师父堕入凡尘,至今都没有消息。”
掌门陆见寒疲惫地撑着头,如果他神态没有那么颓败的话,称得上一句英俊大叔。
仙尊陆雨歇,不仅仅是仙域的定海神针,亦是陆见寒侄儿。
整整半月,仙域都没有陆雨歇行踪消息。
只怕已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陆见寒眉眼间尽是沧桑。近年魔域猖獗,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要是陆雨歇出什么事,他们仙域该怎么办?
陆见寒没有心思宽慰陆雨歇唯一的女徒弟,哪怕她天资非凡。
要是他们连仙域都保不住了,一个没成长起来的天才有屁用,还不只是个不值一提的炮灰。
立在旁侧的空庭真人眸露不忍,他走下台阶,停在快哭晕的宋怡然面前,叹道:“你师父心怀慈悲,若是旁人被魔修挟持,他亦不会见死不救。你伤势未愈,还是先回去好生将养着吧。”
宋怡然闻言哭得更凶。她不顾虚弱身体,匍匐上前,拽住空庭真人袍裾,央道:“求空庭真人,求真人允我下界凡尘。我师父定是遇到劫难,他定是被困在凡尘不得脱身,我师父本就受伤,他此时该遭受着多大折磨啊,我忍不了了,一刻都忍不了。弟子要下界,哪怕遍寻三千世界每个角落,我也要找到我师父。”
“三千世界何其大,你要寻到何时?”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放弃。”
“你有伤在身,还是等休养好再去吧。”
“不,只要想到师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弟子便片刻不得安宁。掌门和各位真人请放心,在没有找到师父前,弟子会好好保住自己这条贱命。”
“既如此,你便去吧。”
“谢掌门,谢诸位真人成全。”
宋怡然眼眶通红地向他们磕三个响头。
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宋怡然深一脚浅一脚,走出大殿。
那抹倔强却不屈的背影,委实令人动容。
云城朋来客栈。
宋怡然口中“陷于水深火热”的仙尊陆雨歇,正蹦蹦跶跶着下楼梯。
他眉眼俱是笑意,显然开心至极。
“烟烟,我要吃两个大肉包,还要一碗牛肉面疙瘩汤。”牵着唐烟烟浅绯袖袍,陆雨歇软绵绵问,“我还想喝豆浆,可不可以小烟烟?”
“当然可以,两杯豆浆都没有问题。”
“烟烟好棒,最喜欢你啦。”
突如其来的表白,把唐烟烟差点搞得心肌梗塞。
仙尊的爱,本是天上触摸不及的星月。
如今怎的成了菜市场特价甩卖的大白菜?
唐烟烟一副被噎到的模样,她哀怨地瞅着陆雨歇傻帅的脸,有点害怕等他恢复记忆,会杀她灭口。不知这修仙世界有没有那种能抹灭记忆的药,唐烟烟觉得,如果有,她非常有必要备上一箩筐。陆雨歇眨巴眨巴眼,他伸出食指,轻戳唐烟烟脸颊:“烟烟,你怎的不走路啦?”
唐烟烟腹诽句“被你吓的”,她抽出被仙尊握在手里的袖纱,好声好气说:“在外人面前,我们不能如此亲密。你且规规矩矩同我说话,也规规矩矩走路,可好?”
陆雨歇乖宝宝般松手:“烟烟说的自然都好。”
唐烟烟还来不及欣慰,陆雨歇接着说:“那我们早些用完早膳,再回房间亲密吧。”
唐烟烟:……
朋来客栈并不豪华,住客却很多。
想来是价位比较便宜。
此时,走在唐烟烟他们身前的凡人并不少。
陆雨歇声音不似唐烟烟说得那般轻,听到这话的凡人纷纷捂嘴偷笑,有的还回头,用那种暧昧露骨的目光望着他们。
唐烟烟:……如果陆雨歇不是仙尊,她想直接捶爆他狗头。
陆雨歇挺无辜的,他没有说错的呀?
是烟烟说他们不能在外人面前亲密,那回房后,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他肯定就能攥烟烟袖摆了呀。
“烟烟我——”
“闭嘴,”唐烟烟伸手捂住陆雨歇嘴,她警告般瞪他一眼,又变脸似地露出微笑,“暂时不要讲话好不好?”
陆雨歇连忙把头点了点,他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衬得凤眸明净深邃。
凝视着如此一双动人的眼睛,偏偏眼睛主人还专注回望着她,唐烟烟险些沦陷得彻底。
掌心粘腻,是陆雨歇呼出的热汽。
唐烟烟讪讪收回手,她随意在衣服上擦了两把,若无其事下楼。
陆雨歇张张嘴,刚要说话,想到烟烟的叮嘱,他倏地阖上双唇,像条小尾巴般,跟上前方唐烟烟。
在男男女女惊艳的目光下,唐烟烟不自觉把脊背崩得笔直,她正要和陆雨歇走出客栈。背后忽然传出一声冷厉狮子吼:“你们俩给我站住。”
唐烟烟脚步没停,反正“你们俩”指的又不是她和陆雨歇。
陆雨歇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走得比唐烟烟还迫切。实际上,陆雨歇已经被外面香味迷了魂,他压根没听见那道凶巴巴声音,他满心只有“肉肉肉”,他要吃肉!!!

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免费阅读

“陆大宝,唐小烟,你们俩还不快给老娘站住。”
他们身后的那道狮子吼咆哮得更有气势,唐烟烟步调不自觉放缓。
陆大宝???唐小烟???
这陌生的熟悉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烟烟迷惑jpg.身旁“陆大宝”已经回过神来,他一脸天真对唐烟烟说:“烟烟,老板娘原来是在叫我们呐!”
唐烟烟:……
是了,当初原主带仙尊入住客栈时,登记在册的名字是陆大宝与唐小烟。
原主对此考量很充分,她害怕他们还没等到宗门派人来接,便被魔域邪道的人给干掉。于是就起了这么两个十足乡村风的名字。
其实唐小烟还好,顶多白莲花了些。但陆大宝是什么鬼?对着这么张惊艳绝伦的脸叫陆大宝,真的不会萎吗?原主你良心不会痛吗?
“陆大宝”显然没读懂唐烟烟眼底的嫌弃。
他小声解释:“烟烟你之前讲过,陆雨歇这个名字只能你叫,是你对我的专属爱称哦。别人只能叫我陆大宝。”
唐烟烟抽搐嘴角。
希望以后仙尊大大听到别人叫他本名时,不会气得拔刀杀人叭!
朋来客栈的老板娘长得非常包租婆,倒不是发型面容相似,而是那股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
此时,身着绛色裙裾的老板娘站在柜台,她泛黄眼珠瞪得老大,一张嘴涂得鲜红。见唐烟烟两人走到跟前,她拨弄着算盘,精明的说:“两天前,你们两的房租就到期了,逾租利息要加三成,原本是一百二十文,现在是一百五十六文,给钱。”
望着朝他们伸手的包租婆,唐烟烟有点小郁闷。
交租就交租嘛!大家都是体面人,老板娘嗓门干嘛那么大,搞得客栈很多人都朝他们看过来,很没面子诶。
唐烟烟右手下意识要掏衣兜,她的手机——
哦哦,这个世界没有手机,只有钱袋对吧?
唐烟烟在腰间摸索到荷包,打开一看,空空如也。
唐烟烟抬眸,微笑着看向陆大宝:“大宝,把你钱袋给我。”
陆大宝表情有点无辜和疑惑:“烟烟,我没有钱袋。我们的钱都是你管的呀。”
唐烟烟:……
老板娘嗤笑着收回手,看来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
她抱着胸,冷哼说:“这两天老娘不在这儿,你们这对没脸没皮的狐男狐女,把我儿子儿媳的魂儿都给勾走了,没钱都让你们白住,还给你们送免费餐食,我呸,胳膊肘往外拐的两蠢货,没出息的败家子,迟早把老娘家底败光。一对赔钱货,竟然还敢在家里给我打架,老娘恨不得一人扇他们几十巴掌,我怎么养了这么两个白眼狼……”
老板娘骂得唾沫横飞,脖颈青筋暴起。
唐小烟陆大宝像两只小鹌鹑,他们缩成一团不敢吱声,瘦弱无助又可怜。
没办法,欠了人家钱,怎么敢嚣张?
呜呜呜,唐烟烟这辈子都没那么丢脸过。
这原主留下的都是什么烂摊子?唐烟烟还以为他们吃的那些餐食都是花了钱的呐。
根据老板娘的骂骂咧咧,唐烟烟连蒙带猜,差不多捋清事情经过。
大概就是陆大宝的脸征服了客栈老板娘儿媳,唐小烟的脸倾倒了客栈老板娘儿子。于是这对看脸夫妇为了继续看脸,免费让陆大宝唐小烟住下,还殷勤地每日送餐,轮流送的那种。
可不知怎的,看脸夫妇在家大打出手,分别把彼此揍得鼻青脸肿妈都认不出。
瞧老板娘生气的程度,看脸夫妇打架原因绝对出在陆大宝唐小烟身上。
于是老板娘发怒了、暴走了。
包租婆生起气来多可怕,骂人词汇都不带重复的。
这时,一直围观的人开始对他们指指点点,还伴着嘲笑声。
唐烟烟恨不能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埋***。
等老板娘气沉丹田的一声“你们快滚出老娘客栈”,唐烟烟立即拽着陆大宝收拾行李,狼狈地“滚”了。
大街琳琅满铺,来往都是百姓。
唐小烟陆大宝各自抱着包袱,落魄地行走其中。
“咕咕——”陆大宝肚子率先提出抗议。
“咕咕——”唐小烟肚子也不甘示弱。
“咕咕咕咕——”交响乐开始演奏起来了。
唐烟烟简直欲哭无泪。
别看仙尊以前在宗门很风光,可现在的陆大宝就是个穷逼,而原主唐烟烟自小拜入玄英宗,也是个没有凡尘生活经验的小白花。
因为仙域货币是灵石,所以沦落到凡尘的他们身无分文。最开始住客栈的钱,还是原主扒拉下他们衣服,卖给成衣铺得来的。
仙域布料不是俗物,换来的银钱虽然可观,但坐吃山空,再多的钱,也禁不住嚯嚯。
然后,陆大宝唐小烟又穷得叮当叮当响了。
这一刻,唐烟烟终于理解女主宋怡然找到师父时,为何哭得那般肝肠寸断。
难以想象,等到宗门来接的那天,仙尊陆雨歇该是何等的狼狈穷酸。
肉是没得吃了。
葡萄别做梦了。
能有破烂衣服穿就不错了嘤嘤嘤。
唐烟烟顿时悲从中来。
后面几个月他们该怎么熬?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找份工作是很难的。
陆大宝,不,陆雨歇此时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他皱紧眉头说:“烟烟,这里的人都用铜钱换取食物,我们应该去哪里找银钱呐?”
唐烟烟心累地瞥了眼仙尊,心想,银钱又不是地上长的,上哪去找?
唐烟烟现在很暴躁,暴躁地想骂人,可看着陆大宝委屈巴巴的模样,再想到陆大宝并不是面前这个简单的陆大宝,唐烟烟默默收回那些愤怒。
好叭,她可以当做这是老天爷给她磨炼与机会。
试想下,为养活失去灵力记忆的仙尊陆大宝,唐小烟起早贪黑,给地主种田,给富商洗衣做饭,为权贵当牛做马。她唐小烟牺牲自己,却把陆大宝养得水水嫩嫩白白胖胖,这样高尚伟大的品格,不配得到恢复记忆的陆大宝的原谅吗?
她当然配。
可种田和当牛做马这些,唐烟烟真不怎么会QAQ。
唐烟烟挠了挠脖颈,仰头看悬在头顶的大太阳。
算了算了,他们还是先到山里找些野果充饥吧,她饿得都快没力气给自己画大饼了。
城郊是连绵的山。
唐烟烟拽着陆雨歇爬山,两人饿得前胸贴后背时,终于找到一颗结满果子的野梨树。
唐烟烟摘了几颗,和陆雨歇毫无形象坐在树下。
随便把果子在衣服上擦了擦,他们就往嘴里送。
当清甜口感与饱满水分划过喉口,唐烟烟忍不住想尖叫,古代野果要不要这么好吃呐!
旁边陆雨歇已然兴奋得不行,他嘴里塞着满满食物,口齿不清说:“烟盐,这个果子呜、好好次,真好次。”
唐烟烟:……
这吃相,真的是霁月清风的高岭花仙尊吗?
这真不是隔壁村的傻子陆大宝吗?
唐烟烟收回落在陆大宝脸上的视线,她啃口梨,惆怅地望向苍茫远方。
大概从陆大宝这个名字出世起,仙尊人设就崩得渣都不剩了吧!
傻子陆大宝一口气吃了三颗梨,还要吃,被唐烟烟拦住。
他们没吃主食,吃太多梨,可能会肚子疼。
摘了许多野梨存放到包袱里,唐烟烟和陆大宝继续往前走。一路上,他们发现有鱼的湖泊和小溪,也发现一处山洞。
不用怀疑,这里就是他们今晚的落脚之处。
唐烟烟微笑着打扫黑黢黢山洞,微笑着捡枯枝枯叶,微笑着开始做简易的床。
甚至想微笑着说:欢迎大家收看,我和隔壁村陆大宝,如何在荒郊野外笑着苟下去的直播,如果喜欢,请为我们打call双击666哦!
不同于唐烟烟的模式化笑容,陆大宝全程笑得真情实感。
他像是初次接触到新世界的小盆友,捡根树枝都捡得乐颠颠。
唐烟烟望着陆大宝直叹气,甚至脑补出一出大戏。
高高在上的仙尊没有童年,从出生,他生命里就只有修炼,他肩上承载着使命,他必须庇佑仙域,必须守护万千子民。就这样日复日,年复年,仙尊孤独地活了万年又万年,直到那一天,他遇到……
好叭,唐烟烟承认,她编不下去惹。
收拾好山洞,唐烟烟用藤条把树枝绑成骨架,做成帐篷样式。再撕掉他们包袱里的破烂衣服,覆盖固定到骨架上。
这样他们晚上睡在“帐篷”里,就不用害怕蛇鼠虫之类的东西啦。
太阳渐渐西斜。
唐烟烟用包袱里的匕首把树枝削尖,做成“叉”,和陆大宝人手一支,去湖泊叉鱼。
陆大宝举着“叉”,像握着巴拉啦魔术棒似的,他笑嘻嘻对唐烟烟说:“烟烟,住在这里真有趣哦,比起客栈,我更喜欢这里呢,烟烟,以后我们一直住在这里,好不好?”
唐烟烟:……
望着频出“金句”的仙尊大大,唐烟烟哑口无言。
等陆雨歇恢复记忆,这些可都是他黑历史。
知道那么多仙尊大大的黑历史,唐烟烟没有其他想法,就好难过,她真的好难过,都快哭出来的那种难过。

小说推荐

转眼间仙尊太黏我了怎么办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