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苏旭)

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苏旭)

导读:主角是苏旭小说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推荐——小编为您带来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小说本以为大仇得报,想看到那个女人哭哭啼啼下跪求饶的样子,没想到——仙宗的弟子面面相觑,万脸懵逼。“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旭小说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推荐——小编为您带来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小说本以为大仇得报,想看到那个女人哭哭啼啼下跪求饶的样子,没想到——仙宗的弟子面面相觑,万脸懵逼。“你不知道吗,苏师叔五十年前就离开师门,回家继承祖产当妖皇去了。”“据说后宫里都有三千美男了呢。”

苏旭小说简介

韩曜身怀隐秘血统、经历坎坷,拜入仙门后逐渐崭露头角,心生嫉妒的大师姐对他百般刁难,最终将他推进埋骨之渊。
多年后,他君临魔界威压四海,亲率大军重回宗门,霸气侧漏地讨人。
“把苏旭交出来,否则你们都要死。”

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全文阅读

这人不对劲。
苏旭心中陡然生出戒备。
他没有散发丝毫敌意更别提杀气,然而她就是感觉浑身难受,像是被什么藏在阴影中的妖魔暗中窥伺。
苏旭强忍着不适,一把攥住少年的手臂,“跟我走。”
韩二狗猝不及防被抓住了胳膊。
这几日连续几十场战斗,突然来这么一下,他几乎反射般地想要还手。
不等他有所动作,一阵令人作呕的眩晕感忽然袭来。
四肢仿佛被莫名的力量拉扯,周围的景物模糊逆卷成一团,接着倏然明亮起来。
两人已经站在一片烂漫桃林中。
韩二狗从未见识过这种法术。
“这是怎么做到的?”
碧桃娇妍绽放,粉白花海灿若朝霞,数十座精美阁楼隐于飘渺云雾中。
一条清澈至极的溪流自山巅蜿蜒而下,附近几道青石铺就的小径幽深曲折,蔓伸向桃林深处。
“请在此稍候。”
苏旭根本不回答他,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经过花枝沉坠、重重掩映的桃树,沿着脚下的石径行至尽头,有一座碧瓦飞檐的精巧楼阁,门匾鎏金行草,上书碧海阁三个大字。
垂帘在微风中卷起,露出布置古雅的内室,还有斜卧看书的男人。
“师尊。”
苏旭俯身行礼道,“我把你要的人带来了。”
桃源峰首座修行多年,如今已经有五百岁,外貌却是清隽俊美,而且笑容温和,让人见之就心生亲切。
“小九对他感觉如何?”
这是她的小字,除了已逝多年的父亲之外,唯有师尊会这样称呼她了。
苏旭不急着回答问题,“师尊是否早就知道他有问题?所以才让我把他截住?”
她想了想又道:“外门有弟子数千,师尊为何能注意到他?”
除了容貌有些招眼,韩二狗表面上和常人无异。
当时两人相距很近,他又刚刚挣脱了缚龙索,苏旭才感受到对方身上那种气息阴邪、充满压迫感的力量。
“不错,他若***静心殿容易生出事端。”
男人垂眸道,“他身上有我故人信物,去年他甫一入门,即使身在外门执事堂,我也有所察觉,因而早早注意到此人。”
“既是这样,他身上那种气息——是修习了什么魔门***?”
这里有数道法诀加护,外界绝对不可能听到里面说话,因此她也无所顾忌。
“我还不太确定,”他沉吟一声,“待我和他聊聊吧。”
他不曾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坐在原地。
片刻后,门口的垂帘卷动,韩二狗走了进来。
少年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
书房内装潢别致,桃木架案气息古雅,两侧窗扉半掩,露出一角***的桃林花海,案几上摆着一座掐丝花绘金炉,凝神香的银雾飘游而出,那气味清淡中泛着一丝温和的甜意。
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灵力恢复都快了些。
俊美儒雅的男人坐在案前,一席广袖玄色华服如云逶迤,衣角金线绣出灼灼碧桃。
那个美貌明艳的少女,正安静地垂手肃立在一旁,丹纹朱袖的轻薄纱衣上,蔓延着同样精美的绣纹。
少年眨了眨眼睛,看向前者:“是你传音喊我来的?”
“放肆。”
苏旭皱眉道,“如此言行无状!”
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在意规矩礼教。
但兴许是那种邪恶气息的缘故,她对姓韩的印象极差,因此对方一举一动都极为碍眼。
更别提她在人前向来端庄,哪怕装也装出一副礼貌温和的模样,自从遇到这家伙,就开始控制不住地原形毕露了。
“无碍,”旁边的男人轻声打断了她,“韩小兄身上的玉环,可否借我一观?”
他故意用这样的称呼,甚至愿放低身份与对方平辈论交,或者至少在这件事上,不想摆出宗门前辈的姿态。
韩二狗不怎么通人情世故,也隐约感觉到这一点。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才将手伸进怀里,却不急着将东西拿出来,“你是沧浪仙尊谢无涯?你是否也是——”
谢无涯微微颔首,“正是,如今忝居桃源峰首座。”
韩二狗又看了眼苏旭,这才慢慢点头。
苏旭也有些莫名地看着他,这人外袍破破烂烂,衣襟大敞,似乎已经藏不住什么了。
下一秒,少年胸口却蓦地绽出一道白光,光芒一闪,他手中多了一块玉环。
——竟然是放在了身体里。
他向前走了几步,将玉环放到案上。
苏旭垂眸看了一眼,那枚玉环颇为厚重,而且外表光泽凝练,内里隐有灵气氤氲,里侧雕有鱼鳞纹,边缘衬着繁复的卷云。
谢无涯一手调转玉环,将下方朝上,指尖抚过末端翻卷的鱼鳞纹,赫然有两个小小的篆字亮了起来。
字符始末笔画与周围的鱼鳞纹连接,端的是浑然天成,若非被指出来,很难看出那里还有字。
“昨日我曾观你与同门比试,感应到你身上怀有此物。”
谢无涯温和地说道,“你可知这是什么?”
什么昨天,不是去年就感应到了吗。
苏旭:“……”
就睁眼说瞎话呗。
外门***时,最后几日都比较精彩,观众成百上千,谁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人。
韩二狗听了这话,自然认为谢无涯混在其中,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
“我曾帮了一个重伤的人,有人追杀他,我为他掩盖了踪迹,他离开之前留下了这个,说了几个人名,让我来日有难就去寻他们,你是其中之一。”
“邽山君——就是玉佩的主人,于我有恩,你既救了他,我理应帮你,你若有心愿,但凡我能做到必不相拒。”
谢无涯认真地问道。
天材地宝,名剑法诀,灵丹佳酿。
——最好是这样的愿望,拿完了就滚蛋。
苏旭在心中默默祈祷。
然后,她听见韩二狗的声音响起:“我可以拜你为师吗?”
苏旭的祈祷停止了。
万仙宗是冀州第一仙门,在整个中原也赫赫有名。
六峰首座威震大江南北,皆是有通天之力的大能,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然而,内门六峰中的大多数人,都是长老们的记名弟子,由长老们定期集体授业和考较,其余时间,只能自行修炼。
门中也定额发放各种丹药、并开放后山灵泉允许他们进行洗髓药浴,偶尔也会根据考较成绩送出珍贵的材料,以助其中杰出者打造法器。
寻常内门弟子只有努力修炼,竞争过同门,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
桃源峰有数百弟子,首座却只收过八个徒弟。
谢无涯收徒挑剔,对徒弟却十分大方,别说各种高深的灵诀剑招,还一手包办了炼制法器所需的各种珍宝材料。
这家伙倒是懂得抓住机会。
苏旭很不爽地想着,接着她想起先前在琼台上的那一幕,“师尊。”
谢无涯神情温和地向她看过来。
——这姓韩的指不定是怎么回事!万一是魔门派来的奸细呢!
仙宗修炼的正宗玄门***,如何能有那般邪恶黑暗的气息。
她想了想干脆向谢无涯传音道:“师尊三思,此人兴许身具异端之力,我方才——”
“我有八个亲传弟子,他们皆是单灵根。”
谢无涯却并不想等她说完,只给她一个抚慰放心的眼神,就转向旁边的少年。
“若你拜在我门下,必有许多人将你与你的师姐师兄们相提并论。”
苏旭有些焦虑。
不过,师尊既然不想听她说完,或许他已经发现了端倪,只有另有安排?
师尊收徒当然不容自己置喙,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谢无涯没有包办弟子的所有课程,苏旭的每一位师弟师妹,都曾被她带着修行。
无论姓韩的是魔修奸细,还是什么天赋异禀之人,她都不想指点对方修行。
或者与他一起做任何事。
——兴许打架除外。
这家伙身上那种奇奇怪怪的黑暗力量,让她十分厌恶,还有一丝奇异的紧张和兴奋。
如同窥见天敌的野兽,畏惧、憎恶和战斗欲悉数升腾而起,像是火焰般在心中越烧越旺,几乎要焚毁理智。
“无碍,我学东西极快。”
韩二狗说着又看向苏旭,“你猜我如何认出了你?”
苏旭当然不知道,她也能给出一些猜测,但懒得和对方多说,“想说什么就说。”
少年坦然道:“我听到斩龙峰那些人和你讲话,才知道你的名字师承。”
琼台巍峨高耸漫长至极,他攀爬不过半数,却能听见千级台阶之上的声音。
道行高深的修士兴许能做到,然而参加外门***的弟子,清一色都是练气期。
苏旭下意识想说不可能,但假如这人没说谎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你放出了神识?”
修士筑基之后,身上奇经八脉气满自开,体内灵力大幅增多,故此可以让神识离体而魂魄稳固,高明者足不出户就能眼观耳闻千里之外。
韩二狗一直看着她,见她没有露出不信或是嘲讽之色,这才继续道:“我已经数次那样做过。”
他显然知道神识,也知道那应该是筑基境修士才能做到。
“是吗?我记得那时你还被缚龙索拴着,我问你为何中招,你说你被袭时正头疼。”
苏旭慢悠悠地开口,“你想告诉我们,你也有些天赋异禀之处,但这所谓的天赋——使用的时候头痛欲裂、若受到袭击则毫无还手之力,因而被人捆在原地,是这样吧?”
韩二狗:“……”
他不想对方如此咄咄逼人,一时接不上话。
苏旭又道:“你正在攀登琼台,为何忽然要放出神识听上面的人说话?尤其你还知道自己会因此陷入窘境——你身边那些人恐怕和你有些仇怨吧。”
少年再次讶然。
这只有两个答案,要么是他控制不住神识的收放,要么他是个傻瓜,明明身边危机四伏还要让自己置身险境。
他皱了皱眉,不答反问道:“你是否很讨厌我呢?”
是。苏旭心道,她讨厌对方的气息力量,而且非常讨厌。
“放心,这是因为你根基尚浅,日后筑基了,就不会再有这诸多问题。”
谢无涯悠然开口,打破了他们两人之间令人窒息的氛围。
少年侧过头,“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见过与你类似的人,在练气境就能学会他人筑基境才学的法术,只是根基不稳。”
“原来如此。”
苏旭却想到了另一件事。
在琼台上,她处于对方的神识探查范围内,竟然毫无所觉!
若是什么厉害的高手也就罢了,但这人才是练气境界,竟然就能做到这种地步。
若是以后——
有些高明的修士以神识暗袭敌人,若是成功,对方轻则晕厥昏睡,重则魂魄损毁以至痴傻甚至丧生。
她敛去眸中的忌惮之色。
一抬头,那家伙居然还在盯着自己,“我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少年摇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你和别人有些不同。”
苏旭隐约觉得对方并非指的是容貌外在,“我比你身边的同门高了两个境界,自然不同。”
“不是。”
他自言自语般低声说道,“你和我在宗门里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无关修为——我也说不清。”
苏旭表面不动声色,心中警铃大作。
对方也许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她确实有一点和绝大多数仙宗弟子不同。
在她沉思时,韩二狗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听到她走下来,问她见到的每个人是不是我,甚至连姑娘都不放过。”
苏旭:“……”
苏旭不禁怒目而视。
少年见她看过来,幽邃墨黑的眼眸却是一亮,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
“然后我就看到你,你像他们所说的一样……却又不止。”
又是这个眼神!
无名的亢奋和恐惧再次从心底升腾。
苏旭恨不得将桌子掀到他的脸上。
谢无涯却是轻笑一声,似乎觉得事情的发展十分有趣,“你们倒是有缘。”
苏旭:“……”
你瞎了吗??
“不过,你尚未筑基竟然就能放出神识,这一点倒是胜过我所有不成器的徒弟们了。”
桃源峰首座若有所思地说道。
“既然筑基以后就没事了,”韩二狗满脸轻松地道,“那该很快就能解决。”
苏旭:“……”这人也太猖狂了吧。
引气入体产生灵力的修士,是为***练气境界。
下一个境界筑基,则是***的分水岭。
唯有筑基境修士才能乘风御物、也可使用真正有威力的法诀灵诀,并炼制本命法器等等。
有数不清的修士终生卡在练气九重境界,也有无数人不惜耗费巨资、倾家荡产购得灵药,以增加筑基成功的几率。
在他口中却仿佛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
他如今也只是练气八重罢了。
就在苏旭想要出言讽刺两句时,她听见师尊再次开口了。
“你既已想清楚,那我自然言出必行。”
桃源峰首座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韩二狗,行礼,也拜见你的大师姐。”
少年当即下跪叩首。
他很痛快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动作矫健地站起身来,转向一旁的少女,低头抱拳,双手举至额前。
苏旭知道师尊是认真的。
她刚才一时气不过,如今冷静下来,师尊借此事还人情也好,姓韩的若有什么阴谋,也该放在身边看管,大不了见招拆招。
“师弟不必多礼。”
她稍微后退一步,侧身受了半礼。
“太上有曜,子诞其辉。”
同时,谢无涯低沉温和的嗓音回荡在书房中,“此后,你的大名就唤作韩曜吧。”

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免费阅读

两人离开了碧海阁,在桃花林的石径里漫步。
“那字是怎么写的?”
身后的少年走到她身边,“他给我的新名字。”
苏旭:“你不识字?”
也对,哪怕只读过启蒙书籍,也能给自己起个稍稍像样的名字吧。
韩曜点头又摇头,茫然道:“我在学堂外面偷听过夫子讲课,只会写几个字。”
这一刻,他倒是比初见时的模样顺眼多了。
苏旭看了他一眼,“那就找时间认字,你先前在执事堂,早该有时间去请教同门或是长老的。”
毕竟外门弟子经常一两个月才轮到一次授业讲课。
韩曜:“……他们不愿和我说话。”
苏旭也不问原因,“那你就该想想为何会这样。”
少年摇头,“我又不是那些世家弟子,没什么可孝敬他们的。”
世家弟子也不需要求着他们教认字,这本不是难事。
苏旭暗道这人要么是装的,要么就时精时傻,又听他问道:“世上的很多事是否都不公平呢?”
苏旭:“……许多天灵根地灵根的人都只能当个普通内门弟子,你这三灵根,拿着一个妖族的信物就能拜在师尊座下,你随便问问这里的人,看他们可觉得公平吗?”
外门弟子都是三灵根,故此要通过艰难的考核才能***内门。
两人行至道路尽头,前方有一座掩映在桃林中的庭院。
院中的前庭本是一片铺着青砖的空地,此时摆了几张长桌,上面铺着登记身份的书卷,周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四周石墙堆砌,墙上蔓生着翠绿的薜荔垂萝。
院子里聚集了不少新晋弟子,有些是从静心殿来的,有些则是从山外招来的新弟子,因为双灵根直接被分入了桃源峰。
新人们今天会被前辈带着熟悉环境,平日修行上课的场所再到后山温泉等地,悉数转一圈。
“……”
两人尚未***,只是站在外面远远看着。
苏旭本来以为这小孩会忍不住发怒,或者至少反讽两句,没想到他似乎并不生气,只是满脸莫名地问,“什么妖族?”
“就是给你信物的邽山君。”
苏旭看他依然一脸迷惑,“你不知道他是妖族?那你现在知道了,凡是什么什么君的,尤其是中间带个山字,全都是大妖。”
韩曜倒是一脸受教地点头。
“不过这事儿不要乱说,毕竟这些年来,中原仙门和妖族势成水火,若是落到有心人耳朵里,还指不定怎样编排师尊呢。”
苏旭伸手指了指前面,“这是离愁轩,今年入峰的新人都在这里,你***和他们一起听听,省得什么也不知道。”
此时,院里有人正在科普桃源峰,正讲到他们伟大的首座本人。
“我们首座师从前宗主九玄仙尊,是现宗主凌霄仙尊的师弟。”
“宗主已晋入大乘境界,我们首座则臻至渡劫,只比宗主低了一个大境界,其余的几峰首座皆是化神境,先前有几位渡劫境长老也在与妖族大战中陨落了。”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灵虚,化神,渡劫,大乘。
八个大境界,越是向上晋级越为艰难,寻常的修士能晋入筑基已是难得。
一众新弟子聚精会神地听着。
那些因为双灵根而直接被分入桃源峰的新人,并非修真世家出身的、对宗门内部知之甚少的,听得更为认真。
讲话的是一男一女,他们站在台阶上,只用了一个简单的风系灵诀,就让声音清晰地传到每个听者的耳中。
苏旭也认识他们,这俩是尹长老的亲传弟子,尹长老是负责向桃源峰弟子授业的长老之一,她的爱徒们就负责接引新人。
“……”
她不曾隐藏身形,那两人都看到了她。
苏旭微微摇头,他们顿时移开目光,继续之前的演讲。
“首座不喜杀伐因此鲜少出手,不过,百多年前,我中原仙门与妖族在惊鸿山大战,首座从离火王手中救下数百修士,又全身而退,从此扬名九州。”
妖王之名震慑力极强。
新人们顿时纷纷倒吸冷气,脸上浮现出几分惧怕。
“他,首座,他赢了吗?”
有个小男孩嗫嚅着问道。
台阶上的青年微微摇头。
“那些妖王比大妖们厉害无数倍,都是千岁万岁的老妖怪了,离火王也是如此,死在她手下的修士不计其数,当年天星谷和映月宫掌门都是渡劫境大能,相继陨身于她手中,肉身焚毁神魂溃散——”
他这么说着,眼中也有惧色一闪而过。
“妖王是怎样的存在?”
在众人沉默的时候,韩曜有些突兀地开口问道。
经过许多比试又爬了琼台的人,大多数都比较狼狈,没有几个衣装整齐的,他站在其中也不算特别招眼。
只是,那些从静心殿来的外门弟子看到了他,不少人面露惊异。
“中原以西的地界是为大荒,由诸妖王割据。”
台阶上的女子答道。
她多次接引新人,新弟子们对此有疑惑也正常,“寻常妖族也有强横之辈,然而他们终究是可以战胜的,妖王们则不然。”
妖王们的存在,直接导致大荒与中原战力倾斜,因为能制衡他们的人族修士极少,或者说,远远少于妖王的数量。
而且,妖王们几乎是不死不败的。
他们有些是集天地灵气所生的神物,能从自然中汲取力量,有些则是出身平凡的妖兽,但硬生生凭着后天修炼,成为妖神般的存在。
“当然,如今妖族内斗极为***,诸位妖王及其麾下势力纷争不休,只为角逐妖皇之位,因此大荒一派混乱,鲜少危及中原。”
那两人继续讲解道。
惊鸿山事件,起因也是在大荒和中原边境交界处,妖族和当地修真人士有所摩擦,最后事态恶化演变成战役。
“所以妖王就是不可击败的存在了?”
韩曜轻声询问旁边的大师姐。
“——亦或是,他们的敌人唯有同类?”
苏旭点头又摇头,“我曾问过师尊同样的问题,他说,妖王们堪称此界神灵,在战力方面,非同族不可及也,然而,也有些高明的修士,诸如我们宗主那样的大能,曾战胜横山王和裂蚀王而成名,再者,在现世之外,也有让妖王们忌惮的存在——那些沉睡在里界的古老魔族。”
两人小声说话时,那边忽然又响起一道声音。
“现今离火王势强,前些日子,她麾下部众与啸月王势力开战,据说大获全胜,啸月王输掉了碎云冰原以南的朔风城。”
新弟子当中有个小姑娘忍不住说道。
众人纷纷看了过去,女孩有点不好意思,“我,我家在雍州西边儿,距离大荒北境不过一日路程,我们那边妖族不少,消息传得也快。”
台阶上的两个前辈对视一眼,显然他们都不知道这消息。
“这样看来,她倒是如今领地最大的妖王了。”
他们低声说了几句,其中一人又扬声道,“诸位师弟师妹也不必忧虑,我仙门中人所求道法自然,若因忧患生死畏惧强敌,必将失去本心,有碍修行。”
这话听上去有些无力,但道理是真的。
苏旭听谢无涯讲过不少案例,譬如某些人曾经如何少年英才,却败在某个妖族手上,勉强捡回一条命,再不敢对阵强敌,从此也毫无进境。
她对这些倒是没什么感觉。
或许是无所留恋的缘故,无论对上妖族还是魔族,亦或者人族,能赢最好,赢不过也就是一个死。
“诸位虽然未曾拜师,但算作你们授业长老的记名弟子。”
那两人继续解释。
这一届新弟子会分至他们师尊尹长老手下,往后在内门六峰中,可以此辈分自居。
“对首座的亲传弟子们,要以师叔称之,其余人以师兄师姐相称。”
桃源峰的几位长老,都是上任首座的弟子,上任首座是谢无涯的师兄,同样是前任宗主九玄仙尊的徒弟。
所以长老们在谢无涯面前要称他为师叔,自己算是他们的师妹。
苏旭已经很习惯了,别说对着白发苍苍的长老喊师兄师姐,就算是叫师侄都不在话下——毕竟其他几峰还有外门当中,确实有不少这样的人。
此时,庭院中集会的弟子已经散了,新人们在一边做登记,被分配宿处。
“对了,韩二狗,你也要住到桃源峰。”
苏旭对这套流程倒是熟悉,毕竟师弟师妹们新入门时都是被她带着,“需要我陪你回以前的居所搬东西吗?”
韩曜从善如流地点头,“好啊。”
苏旭脸色一僵:“我就是客气一下。”
“谁让你要客气的。”
少年小声嘟囔了一句。
苏旭:“……”
你妈的。
“我是开玩笑的,我并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走,而且首座都为我改名了。”
他看她脸色不愉,倒是又补充了一句。
苏旭:“虽然我并不想说这句话,但你该称他为师尊才是。”
此时,尹长老的两个徒弟正向这边走来,闻言顿时睁大了眼睛。
刚才韩曜站在新弟子当中,他们本来以为他是静心殿分来的新人,没想到竟然是首座新收的弟子,怪不得一直在和苏旭说话。
“你从一开始就很不高兴。”
韩曜低声说道,“为什么?”
因为你不知道是人是鬼,你的存在就让我浑身不适。
苏旭这么想着,“因为你从一开始就非常无礼——赵师侄,严师侄。”
“苏师叔。”
迎面走来的两人连忙回敬。
他们又转向旁边的韩曜,同时垂首抱拳。
“尹茹长老座下首徒严赢、次徒赵菱,见过这位师叔。”
韩曜怔怔地看着他们。
庭院里喧嚣热闹,附近时不时有人走动,不少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不行,他如今是自己的师弟了,也不能让他表现得太丢人。
否则岂不是落了师尊的脸面?
苏旭捏了一个传音入密的法诀,“他们在对你说话,你就说两位师侄不必多礼。”
韩曜微微一愣。
他看了看面前维持着行礼姿态的两人,他们似乎并未听见半个字,立刻意识到自己恐怕也是收到了传音,旁人皆听不见刚才那句话。
少年一本正经地点头,眼中却有几分茫然:“……两位师侄,不必多礼。”
苏旭在旁边冷眼瞧着,心想魔门若是派来奸细,怎么也不该是这个样子。
兴许是在演戏?
她一边想着,一边提示他这时应该报个名字。
这俩人也并非是一般的桃源峰弟子,他们是长老的亲传弟子,身份只比首座的亲传弟子稍次了一等。
他们之所以态度恭敬,主要因为他们是晚辈,初见首座的弟子理应摆出如此姿态。
韩曜不知道这其中关节,但还是依着指示说了自己的新名。
两人这才直起身。
“有道是明月出海底,一朝开光曜。”
赵菱笑道,“说的便是师叔这样风光霁月的人物。”
除了苏旭之外,谢无涯座下的弟子都是经过更名的,单字以日为偏旁,所以听音就能猜字。
韩曜:“……”
他连自己的新名如何写都不知道,只得学着耳中传来的声音:“师侄过誉了。”
两人也只是来打个招呼,很快又有新弟子凑过来问话,他们就走到一边了。
偌大的庭院中新人和前辈们来来往往,桃源峰弟子数量不多,氛围一向轻松,大家相处都颇为融洽,一时遍地欢声笑语。
苏旭站在树下,时不时有来往的弟子认出了她,笑着向她问安。
韩曜发现苏旭能喊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姓氏。
她对这些同门晚辈完全是另一副嘴脸,语气随和温柔,唇边总是带着笑。
几个小孩模样的弟子凑过来,请教了一些关于法诀的问题,她也都耐心地一一回答了。
那几人颇为开心地离去了,小声嘀咕着今天运气真好。
韩曜:“你也可以教我吗?”
“什么?”
苏旭忽然听到耳边传来这么一句,不由撇脱道:“教你自然是师尊教你,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是长老的记名弟子,只能等大课授业,没人会在私下里单独指点他们。”
“我觉得你只是不想教我。”
苏旭:“……”
你还真就说对了。
她一把伸手拽住了少年的衣领,将人拖至自己面前。
两人近在咫尺,发梢相触,呼吸几欲***。
韩曜怔怔地看着她。
少女不过十六七岁模样,云鬓墨黑肤白如雪,五官清晰分明,明艳胜似山间桃花。
“你不是我徒弟,我想教就教,不想教就不教,知道吗?”
她比他矮了半头,说话时微微仰起脸,“下次被人帮忙,记得道谢。”
韩曜若有所思地低头,望着胸前白皙纤长的手指,“多谢——”
苏旭挑眉,长睫掩映下,眼眸宛如潋滟秋水,却又蕴藏着不可逼视的煌煌光辉。
“师姐。”
韩曜福至心灵,终于喊对了一次。
“不客气。”
少女放开了手,弯起嘴角,笑意却并未深及眼底。
“——这才是有礼貌的乖孩子。”
接下来,苏旭本想离开这里,毕竟她也没有事做。
临去前却又被喊住了。
韩曜一脸认真地看着她,“你刚才对我说话,他们似乎都没听见,那是怎么做到的?”
“哦,”苏旭抬起手晃了晃,“捏个法诀,束音成线。”
韩曜紧紧盯着她的手,或者说她五指捏出的法诀。
他也学过一些灵诀,都是引风召雨的自然术法,并借此达到了外门***的胜场要求。
只是,这个传音入密是法诀并非自然灵诀,手势颇为复杂。
“对灵力操控也有要求。”
苏旭凉凉地说,“筑基以后再考虑吧。”
韩曜低头,右手抬至半空,似乎在尝试做出刚才那个手势。
苏旭随意瞟了一眼,心中顿时一惊。
那法诀手势做得极为标准,四指或直或曲,指隙距离都十分精确,完全不需要调整,绕过虎口别在手背的拇指,指节弯折角度都一分不差。
这家伙刚才只看了一眼,竟然能全须全尾地模仿出来!
更可怕的是,她耳边毫无征兆地响起一道悦耳的年轻嗓音,“这就成了吗?”
苏旭:“……”
这答案是肯定的。
传音入密发出的声音,与寻常说话是不同的,那声音极其细微却清晰,非常容易辨认。
苏旭有多次向别人传音和被传音的经验,第一时间就能判断出,这是一个颇为完美的传音,语音被灵力束成细线,直接贯入听者耳中。
她抬起头,正对上少年略带笑意的双眸。
“谢谢师姐教我。”
韩曜似笑非笑地说道。

小说推荐

转眼间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