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太阳之后(贺启阳)

我变成太阳之后(贺启阳)

导读:完整版《我变成太阳之后》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岐山娘,主要人物是贺启阳,我变成太阳之后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贺启阳赶上了时代浪潮,一转身变成了个太阳,不,三足金乌,从此还有个每天不上天绕地球走一圈就难受。

小说介绍

完整版《我变成太阳之后》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岐山娘,主要人物是贺启阳,我变成太阳之后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贺启阳赶上了时代浪潮,一转身变成了个太阳,不,三足金乌,从此还有个每天不上天绕地球走一圈就难受的毛病。

贺启阳小说简介

公元2888年,灵气复苏开始了。
各大种族纷纷崛起。
人类开始觉醒来自蛮荒时代的血脉。

我变成太阳之后全文阅读

“贺哥?”那位过来的微胖少年笑眯眯的过来,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好亲近,来到贺启阳身旁也是熟门熟路的坐在隔了一个位置的作为,中间空下来,这也是贺启阳的毛病之一。
细心又体贴。
贺启阳靠在椅背上面,看见他的动静挑挑眉。
何匡看出贺启阳没有讨厌他的举动,眉目立马舒展了,提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他和贺启阳的关系不错,后者也帮过他很多,他也是自愿的过来交朋友。
不过相处这么久,他家贺哥有个毛病特别大。
做什么事情喜欢看心情。
比较随心所欲。
“隔壁楼的两位学姐昨天觉醒了,然后为了你打一架的事情知道吗?”何匡大概是察觉到贺启阳希望他赶紧放屁的意思,十分利落的将自己得到的消息都说出来。
嗯?贺启阳睁开眼睛,他这个时候心中终于有些了然,怪不得他今天从学校门口进来的时候,外面众人看他的目光有些熟悉,原来是这样,抬起头又看了眼班里,发现打扮各异性格也有些诡异的班级同学们,大多都是用八卦的目光看着他。
“哦,关我屁事。”他揉了揉太阳***,十分冷淡的回道。
这个意外不出所有人的预料。
班级里的众人下一秒就不约而同的散开,这个答案他们已经听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同样的答案,不管有多少男女,男男,女女,为贺启阳争风吃醋,后者永远只会挑挑眉,平静的说一句关我屁事。
随后毫不留恋的走开。
白瞎了一张绝世帅脸。
何匡也丝毫不意外会是这个结果,他可太了解自家贺哥了,这位大佬长得一副绝世渣男脸,实际上也的确是薄情的很,看得上的人会理一下,看不上的看都不看一眼。
不要说有人为他打架了,曾经还有人寻死呢,这位大佬也只是打电话给城中检察院而已。
这些人是不是有些太闲了。
贺启阳看着班级里表面上看上去正在各自干各自的活儿,实际上却竖起耳朵暗暗偷听他和何匡对话的同学,只感觉自己太阳***有些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石城学校遵循的是古制教育,一个个坏心思没有,八卦的可以。
何匡笑眯眯的凑上面,似乎还打算说什么。
突然就看见窗外走过来几道身影,为首的正是他们熟悉的自家老师,身后却是几道穿着各异的长袍人。
其中一位长袍人手中还拿着类似于一个银色盒子一样的东西。
“唉?老师来了?那身后的就是觉醒师了?”何匡看见后,立刻闭嘴,坐会原来的位置,只是嘀咕了几句。
门被从外推开了。
贺启阳听见他的话抬起头看向上面,这个时候才发现,上面的穿着长袍的人有些奇怪,也不能说是奇怪,主要是他们的外表有些不像正常人类了。
手中拿着银盒子的那个为首的长袍人,眼睛已经变成类似于蛇类的竖瞳,脖颈上面也出现了类似于鳞片一样的痕迹,他的身后长袍人也个个展现出不同于人类的样子。
其中一位手中拿着笔记本正在记录什么的长袍人,袍角下面的双腿已经爪化,耳朵上面也出现了一些绚丽的翎羽。
这些贺启阳知道,觉醒后大多数都会这样。
也就是所谓的异化。
血脉控制弱的话,一些特征就会展现在面前,长袍就是为了挡住这些特征,假如一些控制能力强的就不会展现,比如说他爹。
危险值7的黑鸦血脉。
除了头发和眼睛不同寻常的漆黑一般,其他基本上和正常人类没什么区别。
至于上面这群觉醒师的话。
危险值大多数都在3-5之间,没有超过妖怪级,不过作为替孩子觉醒的觉醒师,能力也绰绰有余了,其中危险值最高的就是那位蛇类觉醒者。
危险值5。血脉应该不差。
贺启阳脑海中飞快在脑海中思考着一切,这是他的老习惯了,总是喜欢看着别人,思考对方的情况,而台上的老师则拍了拍台子,声音中气十足的开口道:“都别玩了,放下事情,现在是觉醒时候,不许吊儿郎当的,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
“这可是你们人生大事。”
果然,老师的话还是有点用处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期待觉醒。
原本还有些懒散的同学们坐直了身体,班级中的窃窃私语也慢慢开始消失。
终于安静下来。
那个领头的蛇类觉醒者环顾了下班级内众人,心中有数,估计这里就是石城关注的下一代种子了,他这几天几乎已经在石城几所学校都走过了,越往后天赋越高,这里已经是最后一站,觉醒完这波,他就要去上面复命。
自然,他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开始吧。”他伸手将银盒子放在台子上面,开口道:“屏气凝神,专注感受血脉中的呼唤。”
话音刚落,他手轻轻拂过银盒子,只见那个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银盒子在他手拂过的那瞬间,突然觉醒一般。
“嗡”的一声。
空气中弥漫出一股特殊的能量,渐渐的,开始弥漫到班级中每个人身边,而上首的老师此刻已经站在领头者的身后,躲避这批能量。
他不是强大的觉醒者,这批能量对他太过于压抑了。
贺启阳查阅过无数资料,当然知道觉醒的时候该怎么做,昨天他爹也说了不少东西,在能量出现的那一刻就闭上眼睛,凝神静气开始尽全力吸收空气中游荡的能量。
黑暗中,他仿佛看见半空中正在飞快游动的能量因子,那些能量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又带着那些光芒慢慢的挤进他的身体,贺启阳只感觉到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不断膨胀的热球,不断的有东西冲进他的血管。
血管中奔腾不息的血流仿佛已经有了意识,不停的在他耳旁响起如同潮汐一般的声响。
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开始感受到背后影影约约的痛楚,有什么东西带着绒毛一般的触感正从背后内部往外面钻。
这种痛楚让他额头渐渐浸出了汗珠。
那个东西表面带着小小的绒毛,开始忽闪忽闪,然而,它又只堆在他的背上,贺启阳难得的从痛楚中清醒过来,感受背后的动静。
内心叹口气。
自己十有八九觉醒的就是鸟类血脉了,后面那个就是翅膀了吧。
也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
想到这里,贺启阳心中还是有一个疑问,他看书上面记载的觉醒血脉时候并没有像他这样,仿佛血脉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在不停的奔腾,这种不同寻常的地方让他有些在意,正常的觉醒一般就是有能量***体内,然后膨胀,
没有接下来的事情。
还在想着。
突然,贺启阳感觉头顶上面有一道目光在注视着自己,那道目光带着显而易见的打量,不,那种感觉是类似于打量货物的目光。
贺启阳立刻散去能量,收起背后的绒毛,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直直的回望过去。
目光看向的地方,则是那位长袍脚底下是鹰爪的记录者,他手中拿着笔,一边观看着四周,一边又低头在笔记本上面疯狂书写什么。
一切正常。
贺启阳皱起眉头,不对,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感觉错,那种目光,绝对是带着恶意的,也肯定是来自于上方。
抬起头,目光在上首的觉醒师几人中来回游荡,只是不知道那道目光的主人究竟是谁。
贺启阳的动作被上首领头的那个蛇瞳觉醒师注意到了,或者说,他一开始早在觉醒的时候就开始注意这个学生。
虽然觉醒的全过程没有任何异样出来,然而,距离银盒子最近的他对于空中的能量是最***的,他可以十分清晰的感知到这位男生起码吸收到了整个班级中五成的能量因子,才***到觉醒状态。这种情况,他当觉醒师这么多年,也就看见过几例,而那几位觉醒的每一个都是顶级的血脉。
看来,这次真的出了个好苗子了。
他又想了想接下来众议会接下来的对于天才的政策偏向,目光深深看了眼下方若有所思的贺启阳,这是要撞大运了。
不过他也没有开口,一直到老师让这群学生回去都保持沉默。
一切都要等半个月后的检测危险值之后才能定论。
时间一到,他准时将台子上面的银盒子盖起来,空中的能量波动立刻消失了,原本还沉浸在觉醒当中的同学们纷纷睁开眼睛,抬起头看向上方。
老师拍了拍手,开口道:“好了,觉醒结束。”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候就是你们熟悉血脉的时间,等到那个时候测试危险值就能确定你们觉醒的是什么血脉了,现在,下课。”
“赶紧回家吧。”
“刚觉醒完,身体都吃不消,你们父母应该都在外面等着呢,回家该吃吃,该喝喝,身体才是本钱。”又习惯的念叨了几句,赵老师就开口让他们回家。
刚觉醒的人体质都比较弱,也不适合久待在外面,学校一般都会通知家长来接。
“是!”“知道了。”
觉醒师们一行人已经走掉。
贺启阳看着他们的背影,心头的危机感却久久没有散去,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一般,甚至都没有听赵老师的话语。
直到旁边的何匡担心的话语传过来:“贺哥,你没事吧。”
何匡目光落在贺启阳有些苍白的脸色,虽然依旧冷淡,看上去却有些虚弱,他以为是觉醒太强导致的,便开口询问了一句。
贺启阳如梦初醒,摇摇头,开口道:“没事。”
“我先回去了。”
一坐上车,贺启阳就靠在后面的座位上面,语气冰冷的对着司机开口道:“回家,加快速度,注意后面有没有东西跟着,有的话,甩掉他。”
那司机立刻警惕,道:“是。”
一踩油门,整辆车十分油滑的在道路上面绕过无数的车辆,紧赶慢赶的终于比平常快一倍的速度到达了贺家。
贺启阳几乎立刻就进门,随后召开管家,开口道:“把我爸留给我的人手全部召唤过来,守在宅子四周,我感觉到有危险。”
心头的预警几乎是一刻都没有停,贺启阳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那管家立刻抬起头,担忧的道:“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快去!”“是!”
吩咐完这一切,贺启阳心头的预警还是没有消失,顿时有些后悔当初他爹说留下几个能打的人手时候,他选择了拒绝,现在这种情况,去调别的地方的人手也来不及了。
他下意识的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环顾四周,他几乎是同一时间就选择***自己的卧室。
这个卧室还是当年他爹为了保护他建的,用了不少好东西,即使是妖怪级的觉醒者全力一击也能抵挡住。
进门,关门,反锁。
一***作行云流水。
贺启阳心头的预警依旧没停,还没等他观察自己卧室是不是出了什么情况,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一道沙哑的声音:“你果然很聪明。”
贺启阳浑身一僵。
自己的预感真的没错。
那道声音没等他的回答就自言自语的道:“不过也不错,你这么聪明,神灵会更喜欢的!”
“希望你能在***活下去!”
话音刚落,贺启阳就感觉脖颈一阵剧痛,他眼前一黑。
昏迷之前,看见长袍下方熟悉的两只鹰爪。
果然是那个家伙儿……

我变成太阳之后免费阅读

黑暗侵蚀着脑海。
脖颈后面有着剧痛,贺启阳只感觉自己仿佛在水流之中,随波流动,全身没有力气,也抬不起双手,眼皮仿佛有千斤重。
贺启阳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抬着自己,然后是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随后,背后***一推,他整个人已经往下面倒去。因为没有力气的原因,他即使意识清楚也动不了,只能任由身体顺着对方的力气往前倒。
“啪擦!”他只感觉自己重重倒在了一个铁制栏栅上,伴随着他的动作,还有一阵铁链撞击的声音,随后一阵脚步声离去,渐行渐远。
这是到地点了?
贺启阳靠在自己倒着的地方,难得想着,他现在浑身没有力气,眼睛也睁不开,艰难维持自己的意识清晰,现在到了地点,他再也坚持不下去,模模糊糊的睡了过去。
又过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
贺启阳只感觉自己面前光亮了很多,耳旁也有很多衣物摩擦的悉悉索索声音,有些刺目,他皱起眉头下意识的睁开眼睛。
眼前的一切让他瞳孔一缩。
这是个***无比的窑洞,
洞顶上方有***白色的石头,上粗下尖,尖端朝下,透过头顶的栏栅他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也正是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一个灰黑色的铁笼子里。
而这样的笼子在窑洞里有几十个。
每一个笼子里都关着一个人,或昏或醒。
他看了下,年龄都和自己差不多,快要觉醒的样子,想到这里,他眼底闪过一丝思索,这么快要觉醒的人,难道是想要干什么事情吗?
片刻之后,脑海中闪过一丝亮光。
等等……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贺启阳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某个书籍上面的记载再联想到自己昏迷前听到关于神灵的话语,脸色变得很难看。
关于神灵又是快要觉醒的少年男女,很难不让人想象。
祭品。
每个时代都不缺乏疯狂的人,然而,在这个每个人都会觉醒力量的时代,疯狂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正在他想着,突然旁边出现了一道怪模怪样的声音:“请问,是贺启阳吗?”
嗯?
贺启阳听见自己的名字,立刻就抬起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到了一位穿着粗布染成暗青色的裙状下摆,上身穿着同色马褂的少年,,他看上去带着山间的气息,长长的头发编成一个细细长长的辫子,发尾点缀一颗蝎子状的银饰。
这副与众不同的打扮立刻唤醒了贺启阳的记性,这套装扮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即使在形状各异的班级里面也是独树一帜。
这个是他同班同学,苗银。
特点就是身上总是会有蝎子状的打扮,或是装饰或是纹身。
何匡那个家伙儿和他八卦过,说这个苗银是石城外面某个根源悠久的村落里的人,那个村落实力强大的可怕,据说还有一个一直庇护他们的祖灵,那个祖灵就是蝎状的生物。
危险值很高。
这个贺启阳是信的。
现在的世界,城池中反而是安全的,单独在外面作为一个小村落才是危险,能够独自面对环绕的兽怪甚至还能活得有滋有味,足以证明那个村落的实力。
甚至他爹让他给邀请函的时候,他也有考虑过给苗银。
没想到被打了岔,没递出去。
现在看来,贺启阳目光瞥了眼对方的笼子,这也是被抓了进来?看来那群人是专门找了天赋高的孩子?虽然觉醒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外界的动静,不过想来苗银的天赋绝对不低。
苗银正不确定呢,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只是觉得熟悉,忍不住开口问了,话音刚落,那个人脸便看了过来,他一看见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立刻就松口气。
果然是贺启阳没错。
他怕就怕自己认错了人。
贺启阳也看出了他的松口气,忍不住挑眉:“不确定是我,还敢问话?”
这家伙儿看上去也不是没有警惕心的家伙儿。
苗银听见这话,摸了摸鼻子,开口道:“看着眼熟,主要是那个黑袍人将你带过来的时候,我表姐看到你手腕上的羽毛纹身了。”
“我这才有了七八分确信。”
“刚刚你又醒了,好像在观察什么,便开口问一下。”
“反正在笼子里面,大家都被抓了,就算认错了也坑不到我。”苗银也十分光棍,说得时候还痞里痞气的。
“表姐?”然而,贺启阳关注的却是他话语中的另一点,他记得,苗银就一个人前来石城上学的,也没有亲人之类的。
“诺,就在你旁边。”苗银也不怕贺启阳知道他和自己表姐关系,可能是因为都是同班同学的原因,多了几分亲近感,嗯,不排除心机深故意伪装,不过从一开始的松了口气,贺启阳合理怀疑这人在装弱。
熟悉的同类气息。
可能是想结盟,三秒找出对方的真实意图。
贺启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在苗银的旁边看见了一位青绿色眼睛的女子,她的嘴唇看上去有些像蛇,应该也是才觉醒不错,身上打扮和苗银类似,只不过在辫子的尾端绑了个蛇形的银饰。
贺启阳目光在那个蛇类银饰停留片刻,随后就转移了时间,转过头,问苗银:“你和你表姐不是一个村落的?”
话语是疑问句,语气却十分肯定。
苗银眨了眨眼睛,开口道:“你怎么知道的?哦,你刚刚好像看见了银饰了,怪不得。”
“好吧,我表姐的确不是我们村的,不过也的确是表姐。”
“在这里看见她,我也很惊讶,早在三天前她就是失踪了,我们村和她们村快要找死了,没想到是被这群人绑过来的。”
那个青绿色眼睛的女子看了眼自家表弟,又看了眼贺启阳。
贺启阳对上了她的目光,开口问道:“你和你表弟应该不是同一批,你在我们之前来的?”
脑海在飞快转动,通过那段信息,贺启阳可以知道很多东西。
比如说这个女子和苗银不是同一时间段来的,她也看见了自己过来时候的场景,也知道自己昏迷时候的事情。
总结,可以打听消息,
苗青睁着青绿色的眼睛看着贺启阳,她不像自家表弟那样戏精,相反她的表情十分冷静,听见贺启阳的问话,抬起头看了眼旁边的苗银,后者没有阻止的意思,她点点头,开口道:“我是在你们前面一批来的。”
“时间是三天前。”
“而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窑洞里面已经有了一批人。”
贺启阳瞬间眯起眼睛,察觉到不对劲,道:“也就是说,我们是第三批到达这里的人?你是第二批。”
“是,没错。”
“从我过来的这三天,每天都会有黑袍人过来给我们送吃的,时间都是准时准点,一般都是一天三次,除此之外,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其他人。”
“现在距离中午送饭的时间差不多了。”
贺启阳刚开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苗银发鞭尾端的银饰突然动了动,他夸张的表情立刻停下来,恢复认真的表情,抬手阻止旁边两人的对话,目光看向窑洞洞口的方向,轻声道:“有人来了。”
两人立刻闭嘴。
贺启阳面无表情的重新坐会刚刚倒在栏栅上面的位置,距离苗银姐弟俩有些远,有意制造出不熟的场景,面对如此场景谨慎点总是没错。
他抬起头看向窑洞口。
果然如同苗银说得那样,窑洞口出现了一道黑袍人身影。
有问题!
贺启阳观察片刻,目光在黑袍人双手的位置停留片刻,眉头情不自禁皱起来,按照刚刚苗青的话语,按道理来讲,现在应该是送饭的时间。
可是这名黑袍人双手没有拿着食物,相反他手中多了件机器。
机器很小,差不多一只手掌那么大,银白色的。
他余光瞥向苗青的方向,发现后者和他一样,都是一脸的疑惑,表情不像是作假,显然是出了什么未知的情况。
贺启阳收回目光,转而重新看向黑袍人,然而,那个黑袍人从窑洞口开口,手中就拿着那个银色的小机器,靠近每一个笼子里,贺启阳注意到每到一个笼子,黑袍人就会看一眼手中的银色机器,那个机器也会亮一下。
好像在测试什么。
他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黑袍人拿着机器来到自己的笼子面前。
“滴!”
这个是机器的响声。
而伴随着机器的响声,他感觉自己头脑清醒了很多,原本还有些模糊的脑子仿佛被灌了冷水***一般,猛得打了个寒颤。
这个机器是叫醒人的?
等等,那些人呢?贺启阳回过头看向黑袍人走过来的路线,发现那条路线笼子里的人已经全部清醒,无论之前是否昏迷。
事情发展超乎所有人的预料。
特别是苗银,贺启阳在他不远处,亲眼看见了这个人第一次不装了,眼睛眯起来。
他也没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黑袍人的动作很快,没过一会儿就已经让所有人都清醒了,低沉沙哑的声音:“没想到,这次的质量不错,竟然都合格。”
“看来能进行下一步了。”
随后,贺启阳就看见窑洞门口又出现了一批黑袍人,不过,与这个一看领头者不同的是,他们大多都保持着兽型的一部分,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这群人拿起了包括贺启阳和苗银在内的一批人的笼子,出了窑洞。

小说推荐

我变成太阳之后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