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池将溺(顾池江溺)

故池将溺(顾池江溺)

导读:《故池将溺》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顾池江溺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画师Meow所编写的,讲述了顾池刚吐完不久,现在胃里还难受着,因此并没有什么胃口,况且和江溺坐在一起吃。

小说介绍

《故池将溺》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顾池江溺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画师Meow所编写的,讲述了顾池刚吐完不久,现在胃里还难受着,因此并没有什么胃口,况且和江溺坐在一起吃,不反胃都算好的了。

小说简介

回到别墅里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但别墅里依旧空荡荡的,饭菜像是凭空出现。
进来的只有江溺顾池,司机送完他们就离开了。
顾池刚吐完不久,现在胃里还难受着,因此并没有什么胃口,况且和江溺坐在一起吃,不反胃都算好的了。

故池将溺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被黑暗吞噬的少年,
阳光也不会再光顾。
………………
回到别墅里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但别墅里依旧空荡荡的,饭菜像是凭空出现。
进来的只有江溺顾池,司机送完他们就离开了。
顾池刚吐完不久,现在胃里还难受着,因此并没有什么胃口,况且和江溺坐在一起吃,不反胃都算好的了。
可这个人就是喜欢强迫他,他不想做的事,江溺就非逼着他做。
看别人进退两难,好像是他的乐趣。
“喜欢吃什么?明天我让他帮你做。”江溺坐在对面给顾池夹了一块排骨,柔声说。
顾池皱了皱眉,看着那块被江溺夹过的排骨,一边思考到底要不要吃,一边头也不抬道:“不用。”
江溺笑了笑,没说什么,又给他舀了一碗汤:“你身体不太好,多喝汤。”
他厌恶的推开,冷声道:“我有手。”
江溺又轻轻推回去,无奈道:“都说了,要听话。”
顾池咬了咬牙,没再说什么。
他似乎很喜欢拿各种事情来威胁他。
这几天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他便和时光咖啡店的老板请了假,老板倒是很和蔼,并没有责怪他,也没有催他,只说他人来了就好。
所以顾池打算明天晚上下完晚自习就去。
却又怕江溺等不到人会掀了咖啡店,所以决定还是咬着牙和他说一遍。
“你以后别等我了,我有事。”顾池声音平淡,面无表情,说完也没看江溺。
江溺却奇怪的沉默着,过了一会儿才笑了一声,说:“你去周鸿给你找的那家咖啡店?”
顾池心里咯噔一声,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猛的抬头望向他,江溺的那双眼依旧深邃寒凉的可怕,带着让人心悸的黑暗。
他愣了下,沉声道:“什么意思?”
江溺不紧不慢的放下筷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桌边,漫不经心的敲着,唇角带着笑意,看着顾池道:“你说呢?”
顾池没说话,捏紧了手心里的筷子,怒火突然自心底蔓延,焚烧着他的四肢百骸,他这辈子大概从没这么厌恶过一个人。
然而怪物以折磨他为乐趣,顾池性子软,生气起来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再怎么怒火中烧,也没有任何杀伤力。
反正在江溺心里,生气的顾池才是他面前最真实的顾池,起码能对他有情绪,哪怕不是好的方向。
“我帮你辞了。”
语气倦松平淡,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甚至从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那一瞬间怒火烧到了心底,然而又怎么会仅仅有愤怒。不甘、痛苦、畏惧、厌恶……在这一瞬全都如同哄水开闸般涌了出来,淹没了那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
顾池猛的将手中的瓷筷扔在了地上,站了起来,血红的眼死死盯着江溺。
瓷器与地底相击,很快就不堪一击的碎成了无数片,声音清脆,事实残忍,如同江溺和顾池。
与此同时,江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脾气再怎么放软,顾池这么大的反应还是让江溺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潭底。
“江溺……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这么……变态。”顾池的声音微微发着颤,带着人难以察觉的绝望。
江溺踢开凳子,走近了顾池,笑道:“小池,你缺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非要去打工干什么?”
顾池身边的人越多,江溺就越焦躁不安。
顾池是他的。
“江溺!你是什么都有,你可以拖着我,但我必须往前走!我迟早会摆脱你的!”顾池眼眶通红,声音哑的不成样子,他大概这辈子都没这么失态过。
有些东西如海水朝他兜头扑来,苦涩酸楚,其中百种滋味,只有他知道。
“摆脱我?”江溺语气冰凉,眼中的温和化作了铺天盖地的寒冰,凛冽入骨。
顾池死死盯着他,牙齿不断发颤,却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下一秒江溺就已逼近过来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顾池下意识往后退,腰肢砰的一声撞在了桌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腰痛得发紧。
顾池的眼睛突然酸涩不已。
江溺却没有放过他,兀自沉浸在那满心的怒火中。
“顾池,你永远别想走。”江溺一字一句的说出来,语气冷到了极点。
餐桌上的碗盘勺筷都被江溺一手全都拂到了地上,汤汁饭粒溅了一地,瓷器相互碰撞挤压,有的试图与地面同归于尽,有的自相残杀。
不用想都知道现在地上已经乱成了什么样。
江溺将他推在了餐桌上。
伴随着衣料撕碎的声音,顾池面前投下的阴影也彻彻底底的将他包裹住了。
低沉的***纠缠在一起,再次成为那旖旎又令人反胃的噩梦。
顾池的所有推拒在江溺面前都简直不值一提,他总是能很好的把控他每一个动作,并且为他所用。
顾池就像他的牵线木偶,毫无反抗之力,除了任人摆布别无他法。
那些在此之前还幻想的逃离与未来,在被侵入那一刻都化为破影。
被深渊吞噬过的少年,阳光也不会再光顾。
黑暗太强大了,有时候光也无能为力。
这一夜从餐桌到沙发,楼下到楼上,顾池居然很清醒的承受了江溺的侵犯,从最初的疯狂挣扎到后来的麻木冷淡。
江溺的动作其实很温柔,小心翼翼的像对待自己的稀世珍宝。
尽管每一下都像是要将这个人彻底融入他的血肉中,与他合为一体。
江溺低沉的***不绝于耳,像极了黑暗降临时的哀鸣。
“……小池,你是我的。”江溺的声音微微颤着,嗓音哑到了极致。
这一夜他都在不断重复这句话,像警戒更像是昭告,仿佛多说一遍,顾池就真的成为了江溺的。
顾池的思维已经混乱不堪。
他却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残缺的灵魂去撞击完美的灵魂,除了同归于尽,就是后者与之同流合污。
………………
江溺又帮他请了一天假。
顾池的身体自上次在仓库之后就差了,昨晚又弄了很久,他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已近天亮,再睁眼就是下午了。
今天天气不太好,天空阴阴郁郁,阴沉压抑。
顾池眯了眯眼,脑袋沉重的像是灌了铅,他忍着全身酸痛从床上起来,下身隐秘的疼痛***着他的全身,嗓子也沙哑的几乎破声,干燥刺痛,顾池轻轻咳了一声,昏昏沉沉的穿上衣服,踉跄着捂着痛痹的胃去洗漱。
他已经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昨晚江溺抱着他去洗澡的时候就把那些东西吐的干干净净了,血都吐出来了总不能把胃也给吐出来。
但胃里依旧痉挛苦涩。
顾池唇色浅淡,脸色还是白的病态,额上满是细细密密的汗,刷牙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还差点没站稳,碰倒了台子上的一堆瓶瓶罐罐。
他难耐的伸手一件件捡起来放好,又钻回了被子里,额角的汗全是凉的。
够来胃部一阵急剧痉挛,顾池居然被疼晕了过去,失去了意识。
……………………
“……生理性胃痉挛,要你悠着点儿,不听医生的,小男孩迟早被你玩死。”
顾池耳边迷迷糊糊的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他微微睁开眼,两个虽然模糊但高大修长的身影就站在他床边。
一个是江溺,一个不认识。
但是看到江溺就足以让他恐惧了。
“……你先出去吧,我来和他说说。”陌生男人的声音低低响起。
江溺的身影顿了顿,沉默了几秒,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消失在了门口,顾池莫名松了口气。
他出去之后没多久床沿就往下塌陷了一下,顾池意识涣散的睁开眼,入眼是一个俊秀斯文的年轻男人,身着松松垮垮的休闲服,望向他时眼底是不同于江溺的温柔笑意,却莫名让人***。
顾池半张着眼,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静静看着他没说话。
“你好顾池,我叫付冬,是江溺的……私人医生。”
付冬修过临床心理学,所以故意没说是江溺的朋友,要想让顾池对他更放松一点,就只能先暂时撇清和江溺之间的朋友关系,被伤害过的人,对伤害他的人的身边人也会有莫名的抗拒。
付冬只能尽量将顾池对自己的不适降到最低。
然而顾池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般抗拒,听到他的话后也只是强撑着虚弱的扯了扯嘴角,气若游丝道:“……付医生,你好。”
很礼貌的少年。
付冬默默将江溺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这么好的孩子就毁他手里了。
医者仁心,作为医生的付冬也不例外。
因为顾池的良好教养,付冬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接话才好,脑子转了一圈才笑道:“你还有什么地方不适吗?任何地方都没关系,我是医生,不忌讳。”
付冬说的是哪里他们都清楚。
顾池闭了闭眼,摇摇头咬牙道:“没有。”
从小接受的良好教养不允许他随便在谁面前袒露自己的私.处,更别说他现在对男人的靠近有多么厌恶。
付冬点点头,没有勉强,过了一会儿才试探道:“你……要不要坐起来,和我聊一聊你和江溺之间的事,他都告诉我了,我修过心理学,或许可以帮帮你。”
顾池想了想,没拒绝。
付冬便扶着他坐了起来。
顾池靠在床头,付冬这才第一次正面看清了这个俊朗的少年。少年面容温润,长相出尘清隽,脸色虽然苍白,那白皙的肌肤却更为细腻如玉,眼睫黑密,垂眸微颤时温顺的像只小猫,莫名平添一丝美感。
难怪江溺喜欢他喜欢的要死,不计任何代价要将人绑回家。
就连在社会飘荡许久见人无数的付冬都不得不承认顾池的容颜绝色。
这样的少年在学校怕是被人追疯了。
“能说说你对江溺的看法吗?”付冬两手交握在膝上,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足以让人卸下一切防备吐露心声。
听到江溺的名字,顾池的神色黯淡了一瞬,在陌生人面前倒还是强撑着保持了点基本素养,这点让付冬很佩服。
顾池强颜欢笑着,语气淡然:“没什么看法,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
付冬心中一沉,他猜想也许顾池会说江溺变态恶心神经病,会表现出本能的厌恶与抗拒,却没想到他会表现得这么平淡……不,具体来说是麻木。
这就难办了,真是这样的话,江溺大概没戏。
“你……厌恶他吗?”付冬仔细观察他眼底的情绪,似乎要从那清溪一般的眼眸里看出些什么不对来。
可惜什么也看不到,除了冰冷,就是麻木,死水一样平静无波。
“厌恶啊。”顾池笑道。
依旧是那么冷然,甚至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淡淡笑意。
“但是有什么办法?你能帮我吗付医生?”顾池看着他。
“……帮你什么?”付冬疑惑。
“摆脱他。”
顾池敛去了笑意,满眼凛冽。

故池将溺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星星陨落了吗?不,怪物接住了。
……………
付冬怎么和江溺说的顾池不清楚,但到了晚上江溺并没有来打扰他,把房间留给了他一个人。
他已经两天没睡好了,所以没怎么在意,吃完药很快就睡了。
第二天准时醒来,楼下摆好了早餐,依旧没看见江溺,他草草吃了几口,出去的时候司机果然在,但明显车里车外都没有江溺的影子。
顾池松了口气,上了车,不过还是没让车子直接开到校门口,自己迎着早上的清风走了一段路。
他依然是第一个到校,没过多久陈苒就跟上来了。
前天晚上的事情让他们两个相处起来不自然了很多,没有了之前那种轻松的氛围,陈苒一边有意无意的偷看他,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了早读课本。
顾池一直在看书,试图把昨天落下的再补一补,补完有不懂的再去找各科老师问一下,所以确实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陈苒来的时候也没如往常一般向她打招呼。
他太累了,不想陈苒再为他出什么事。
陈苒却以为他是害羞,整个早自习都在偷瞄他,他装作没看见,也无心再去和陈苒解释什么了。
到第二节课大课间的时候陈苒才实在忍不住,犹犹豫豫地向他凑近了一点,低声说:“顾池,你……在生我的气吗?”
顾池愣了愣,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没有,你别将这事放在心上。”
“……哦。”她就没再问了。
但不问不代表陈苒不会继续喜欢顾池。
下了大课间她就去小商店给顾池买了瓶热牛奶,扭扭捏捏道:“赔你的热牛奶,这个可能没有你那个好喝。”
顾池疑惑的看着她:“不是赔过了吗?”
之前陈苒说用矿泉水来赔他他才接受那瓶水的,不然这种令人误会的行为顾池不会允许发生,干脆利落才不会让人留下念想。
陈苒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红着脸义正言辞道:“那怎么能比吗,矿泉水加这个都不一定比得上你那个呢。”
那能一样吗,江溺那个应该是现泡的。
“不用了,你喝吧,我不渴。”顾池继续埋下头看书。
陈苒心里有些涩,果然还是那天的事让他尴尬了。
学校的小商店离他们教学楼还挺远的,陈苒是专门跑了半个教学楼才买过来的,自己喝那也太没味了,陈苒越想越觉得有些委屈,最终心一横,厚着脸皮拧开盖子将牛奶瓶口在顾池唇上碰了一下。
顾池猝不及防,下意识伸手接住下面的东西,结果不小心握住了陈苒的手,他反应过来,与陌生肌肤相触的感觉让他差点又胃痉挛一次,触电似的收回了手,陈苒被吓了一跳,触及顾池温热的掌心时也下意识松开了,然后牛奶掉到了地上,玻璃瓶与地面相撞,“砰”的一声,碎成了一片,一块玻璃片不小心溅到顾池脚裸上,划出了一道小小的口子,但渗出了血他下意识嘶了一声。
“顾池你没事吧”陈苒赶紧蹲下来看他的脚。
这时全班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有几个女生甚至在窃窃私语。
顾池赶紧收回脚,脸色苍白的站起了身:“我去拿拖把。”
陈苒脸色难看地敏敏唇,没说话,又蹲在地上把玻璃碎片都放在一起,以免伤到了人。
不一会儿顾池拿着扫帚和拖把过来,很快就收拾好了,顾池再回来坐下的时候陈苒悄悄摸了摸手指,愧疚低着头,红着眼眶对顾池低声说:“……对不起啊。”
“没事。”顾池语气温和,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这本来就不关她的事,“是我没拿稳。”
陈苒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确实没有生气的意思才放下了心,呼了口气,又闷声道:“本来只是想给你送瓶牛奶,没想到弄巧成拙了,我以后不会这么莽撞了……”
顾池笑了笑说:“谢谢你的牛奶,但是下次不要给我送东西了,会引人误会的。”
陈苒点点头。
但是顾池不知道,他和陈苒的这一切还是被他们班的人拍了发到了学校论坛上,并且一直在发酵着,顾池人气本来就高,这下关于校草和班长的恋爱顿时被顶到了最上面。
顾池平时不太关注这个东西,自然不会知道。
……
“这个女孩,是谁?”江溺冷着脸指着学校论坛上那张无比亲密的照片问高憷。
高憷愣了愣,有些怵江溺,尤其是他现在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发怒了。
“应该是他们班班长……”
“我说她的名字。”江溺语气冰冷。
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我帮你……去问问吧……”高憷道。
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今天江溺来得晚,一直到下午第六节课才来,一来就看见这张暧昧无比的照片被人高高挂在了论坛上,点赞和吹捧人数直线上升,江溺顿时阴了脸,手机钢化膜都被他生生掐碎了。
从这张照片的角度来看,两人的手交握在一瓶牛奶上,虽然有些模糊,但能看到两个人对视了,再加上光影效果,更是暧昧无比,不明就里的人一看就会误会的那种,毕竟谁也不会无聊去握女孩子的手,还握得这么亲昵。
高憷他们已经陪着江溺在操场里站了一节课了。
正是烈日,气血方刚的少年们自然已经满头大汗,T恤都被浸湿,却没人敢说一句热。
“砰”的一声,江溺手里的手机狠狠被摔在地上,众人的心也跟着一提,被碎片砸到了也不敢吱声。
江溺紧抿着唇一言不发,脸色黑的可怕,直接抬步往教学楼方向去。
他们紧紧跟上。
大概已经知道江溺要去哪了。
……
此时正在上第八节课,恰好是英语老师王蓉的课。
王蓉讲课挺无聊的,但是为了把昨天落下的补起来顾池还是很认真的听着。
“bewellworthdoing……”
班上的人都开始昏昏欲睡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高二一班教室后门被人狠狠一脚踹开,门猛的撞在墙上,又弹了回来,被高憷赶紧上前一步帮江溺按住。
全班人包括讲课的王蓉都吓了一跳,王蓉皱着眉,下意识想骂人,转头看见一脸阴沉的江溺还有他身后那些人时瞬间闭上了嘴,还按在黑板上的粉笔都被折断了也没挽回她的讶异。
顾池看见江溺,心如同坠进了冰窖里,脸上血色褪尽,握着笔的手指都在下意识发抖,只在心里祈祷江溺不要在教室里对他做什么。
果然,江溺直接带着人走到了顾池桌前。
顾池不想给全班添麻烦,更不想让江溺当着全班包括老师的面对他做什么,立马站了起来:“我和你……”
“你。”江溺却看向了他旁边的陈苒。
本来就心里直颤的陈苒吓了一跳,对着江溺深邃如寒潭的眼眸,哆哆嗦嗦地指着自己,怀着最后一丝侥幸问道:“……我?”
江溺没回答,高憷就直接挥手,将她的桌子往前掀在了地上,“砰”的一声,书本哗啦啦掉在了地上,笔袋里的笔也倾泻而出散了一地,倒出来的,还有前天早上他塞给顾池的那个牛奶瓶。
江溺的眼底顿时阴霾一片,眼底的冰寒到了极致,教室的威压铺天盖地的笼罩了每一个人。
传闻中江溺暴力焦躁,打人见血,但仅仅只是传闻。
而当撒旦真正降临时,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黑夜。
就是平时跋扈惯了的王蓉也眼睁睁看着面前这一切说不出话来,手里面的书都险些拿不稳。
众人看得心惊肉跳,寒意横生。
“江溺!”顾池顿时站了起来,阴郁的瞪着他,江溺来找他没关系,但是找到他身边的人,这就很过分了。
顾池往旁边一步,将已经吓出眼泪的陈苒挡在了身后。
江溺冷冷勾了一下唇,漠然道:“带走吧。”
后面立马上来几个人,避开顾池去拉陈苒,顾池狠狠推了一把,死死看着江溺,气的发抖:“你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找女孩算账算什么?”
那些人知道顾池和江溺是怎么回事,要换做以前肯定就冲上去把顾池推开了,可现在再对他莽撞,就不行了。
江溺突然轻笑了一声,眼底的凉意森森,这一声笑的在场所有人毛骨悚然。
于是下一秒顾池就被江溺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拉到了一边,眼睁睁看着哭得双眼通红毫无反抗之力的陈苒被人拉走。
“江溺……你……”顾池咬牙切齿的瞪着江溺。
江溺不为所动,微微侧头对高憷说了声什么。
然后高憷就冷着脸高声在教室里喊了一句:“论坛上的那张照片,谁拍的帖子谁发的”
没人敢说话,但是顾池却瞬间明白了什么,唇上的一点颜色都消失了。
高憷冷笑一声:“如果想让我们查监控,可就不会这么客客气气请你出去了,直接滚回家吧。”
还是没人说话。
高憷没再说话,看向了江溺。
江溺淡淡道:“调吧。”
“我……是我,都是我……”
一个女孩子颤抖着站了起来,双眼通红,连头都不敢抬。
她没想到自己只是拍了个照片,发了平常人都会发的这种帖子,居然就惹上了江溺……
“带到校长那去。”江溺看都没看一眼,目光至始至终停留在顾池身上。
“跟我走吗”江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似乎笃定了他一定会跟他走。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陈苒在他那里,他必须跟着去。
顾池被江溺拉到了男厕所里,陈苒也在里面,被两个人堵在角落,抱着头蹲在那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顾池想上去看看她,可是手腕被江溺紧紧捏在手里,他挣不开。
自从遇上江溺,顾池就很清晰的明白了自己的无能与渺小。
你看,他什么也不用做,就有一堆人为他收拾烂摊子。
而他们这些一心向前的人,再怎么努力,只要被人轻轻踢一脚,就会摔进阴沟里,永远翻不了身。
“顾池,你喜欢她”江溺语气清淡,眉宇阴沉,好像只要顾池说一句是,他就能立马上去把陈苒踹死。
顾池皱了皱眉,冷冷道:“没有。”
确实没有,他与陈苒是同学,要非有点什么的话最多算是普通朋友,其实接触根本不多,顾池不知道江溺怎么突然这么问。
江溺笑了下,看了一眼堵着陈苒的人,两人立马会意,粗鲁地将陈苒从地上扯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别碰我!这么明目张胆地校园霸凌,就不怕我……我报警吗”陈苒一边挣扎着,一边说出自己唯一有底气的话,但其实她心里清楚,警察能管到江溺,除非江家堕落。
江溺没将这些屁话放在心里,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了一句:“你喜欢顾池。”
不是疑问句。
顾池顿时毛骨悚然。
他知道了。
他为什么知道
那天晚上……
“江溺,你……”顾池声音微颤。
江溺笑了笑,继续道:“可真令人感动啊,喜欢顾池,想追他,就算他不喜欢你你也要追他……”
这下连陈苒也愣住了。
那晚教室里面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那江溺是怎么知道的
除非……除非他也在……
只是他们没看见而已。
两个人都是寒毛直竖。
那样静谧的环境下,居然还有人能躲在暗处听他们说话。
“江溺,你怎么这么龌龊”顾池语气机械冰凉,全身都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疙瘩。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这个人监视着他的一言一行。
下一瞬,江溺就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狠狠推在了墙上,后背砰的一声,胸腔里面的脏腑都跟着震动了一下。
“顾池!”陈苒一惊,想要上去,可她怎么可能逃出这个禁锢圈,只能徒劳的看着面色通红的顾池。
顾池喉咙被江溺狠狠掐在手心,他喘不过气,可他并不太想反抗,这种实质性的折磨反而让顾池清醒又麻木。
江溺也不是真心想伤他,很快就松了点,确保顾池能够正常呼吸,但是放在他脖子上的手依旧没拿开。
见顾池缓完了气,江溺突然扭过头面若冰霜的看着陈苒,语调散漫:“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陈苒愣了愣,满脸泪痕的呆呆摇了摇头。
顾池却意识到他要说什么,那瞬间的耻辱到达了极点:“江溺!”
江溺朝他温和的笑了一下,突然伸手轻轻摸了一下他的脸,慢慢抬起了他的下巴,迫使他与他对视。
顾池猛的抖了下,胃也忽的开始翻滚。
“让小池告诉你吧,我觉得你亲耳听到他说心里会好一点。”江溺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
而这种关系从顾池嘴里说出来,对顾池来说不亚于千刀万剐的极刑。
“小池,告诉她,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江溺轻轻摩挲着他的下巴。
顾池浑身难受,侧了侧脸,咬着牙说:“……朋友。”
江溺笑了笑,继续问道:“什么朋友”
顾池垂着眸没说话。
厕所里一瞬间安静的针落可闻。
“顾池……”陈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顾池心里刺痛,红着眼眶偏开了头闭上眼,哑着声音低声说:“……契约朋友。”
所以在顾池心里,江溺和他只是因为那种羞于启齿的利益关系才捆绑在一起,在他心里面,江溺什么也不是。
不,也是他恨的人。
恨的人……
江溺的笑容瞬间消失,铺天盖地的滔天怒意狂风般袭向厕所里每一个人,那双冰山极地般的眼里迸射出来的凛冽寒光让众人心惊肉跳。
顾池心里微悸,喉头哽住,所有将出未出的话都堵在了心底,层层积压在一起,快把他逼疯了。
“你想她死?”江溺周围戾气横生,眼里吐露的杀机不是开玩笑。
他连毁了他都能这么随心随意,要毁一个女孩子,又有多么容易。
顾池在这瞬间万念俱灰,所有的傲气与挣扎都死在了这一刻。
“……男朋友。”
原来星星的陨落,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顾池江溺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