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晏倾月秦湛北)

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晏倾月秦湛北)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八月彩竹 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海城翡翠大酒楼宴厅里,宾客如织。“听说了吗?今晚晏家老爷子的60大寿,请了晏大小姐!”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八月彩竹 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海城翡翠大酒楼宴厅里,宾客如织。“听说了吗?今晚晏家老爷子的60大寿,请了晏大小姐!”小编为您带来晏倾月秦湛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晏晴描绘得精致妆容的脸有些狰狞,片刻又恢复如初,她顿足看向身后的人。
“我之前让你做的事,结果怎么样了?”
对方立刻上前:“小姐,您放心,万无一失,保证大小姐今天不会出现在寿宴上。”

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海城翡翠大酒楼宴厅里,宾客如织。
“听说了吗?今晚晏家老爷子的60大寿,请了晏大小姐!”
“晏家不是只有一个大小姐晏晴吗?”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晏家真正的晏大小姐名字叫晏倾月,年龄比晏二小姐大了三个月,据说,晏大小姐小时候有人给她算过命,说她是天煞孤星,三岁时她就克死了自己的生母,之后,就被晏总送去了乡下寄养,晏家老爷子惦记着自己的亲孙女,趁着让晏大小姐祝寿这个机会,打算把晏大小姐留在海城,据说,她的养父母三年前也被她克死了,我还听说,她去年因为在学校打架,被学校退学了。”
“从小在乡下长大,恐怕什么都不懂吧,把她接回来,不是丢晏家的脸吗?”
“可不是嘛!这乡下的人,不但粗鄙,而且没有教养呢。”
“不过,这离寿宴开始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晏老爷子的60大寿宴会就要开始了,这晏大小姐怎么还没到?”
晏大小姐!
晏晴描绘得精致妆容的脸有些狰狞,片刻又恢复如初,她顿足看向身后的人。
“我之前让你做的事,结果怎么样了?”
对方立刻上前:“小姐,您放心,万无一失,保证大小姐今天不会出现在寿宴上。”
晏晴满意的点头,旋即昂起下巴继续朝前走。
即使晏倾月是晏家大小姐又如何,只要她无法出现在寿宴上,过后又传出那样的绯闻,她就不信,爷爷还会让晏倾月进晏家的门。
晏家……只能有一位大小姐!
海城郊外某酒店客房中。
一阵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内突兀的响起,令沉睡的晏倾月睁开了双眼,刚动了一下,身体便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气,她的身体像是被分解又重组似的,好像已经不属于她了般。
一个小时前,她随着晏家的车子进了海城市,司机把她带到了这家酒店,让她在客房里等,刚进房间就感觉到不对劲,然后身体已经中招,她打昏了房间中同样被下了药的三个男人从窗子逃出,可那药性太猛,后来,她隐约听到服务生说这个房间内有一只‘鸭’,她就闯进来抓了这个男人强迫他为自己服务。
只是,这只鸭也太凶猛了。
看了眼手机屏幕,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接了电话,说了句:“来**酒店门口接我,顺便带一套衣服,另外,我有一件事要你查……”
说完事情就挂了电话。
浴室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流水声,磨砂玻璃门隐隐透出一道硕长的人影来。
这只鸭的身材不错!
她刚穿好衣服,伴随着‘吱呀’一声,浴室门被打开,浴室里的雾气直接冲了出来,白雾中一道高大的身形伫立在她面前,他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身上强大的气场令人生畏。
男人俊美如铸的容颜,好似上天对他特别眷顾,只是斜飞入鬓的眉和削薄的唇,看起来特别薄情,一双凤眼也太过犀利的盯着她。
她面无表情的走到男人面前,拿出一张卡塞到男人手里:“这是给你的,密码是六个一,这是我之前承诺给你的报酬。”
看了一眼手里的银行卡,男人弯唇,眼角透着一丝邪气:“晏倾月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晏倾月沉下脸,看着男人的目光充满了敌意:“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她跟这个男人不过是第一次见面,他居然能得知她的名字,她向来过目不忘,但眼前这个人,她确定……没见过!
她眯眼,手背到身后,指尖锋利的银色针芒闪烁:“你调查我?”
男人轻笑解释:“你刚才睡着时,有人来敲门找一位晏倾月小姐,我猜应该是找你的!”
原来是这样!
她指尖的银色针芒收起。
“今天的事是意外,这张卡里面有一百万是对你的补偿,只要你不随便挥霍,可以花一段时间。”晏倾月冷着脸警告道:“还有,把你的嘴巴闭紧了,今天的事情不准向外透露半分,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记住了吗?”
堂堂秦氏集团的总裁,竟被人当鸭,还被威胁。
不过……
他往床上看了一眼,被单上的血迹还在,如果不是那血迹还在,他都要怀疑女孩是常在外面玩鸭的渣女。
不过,这女孩的态度,也是拔X无情。
还是她药性被激发时,在他身下躺着与他纠缠时的模样更可爱些。
男人微弯唇:“所以,这张卡里面的钱,不仅是小费,还是封口费?”
“随你怎么认为。”晏倾月皱眉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再不看男人一眼,阔步往门口走去。
刚走出去,身体的疼痛,令她踉跄了一下,她不由得扶了下墙。
这是男人纵横后的后遗症。
死鸭子,以后别让她再看到他。
酒店走廊里,晏倾月发现有人还在到处找她,她勾起唇角,大摇大摆的径直走向那人,那人发现是她,拿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她速度更快的抢过手机,将手机摔在墙上摔的粉碎,再朝那人狠狠的踹了一脚,那人的身体一下子被踹进了楼梯口,头撞到墙壁,昏了过去。
末了,她嫌弃的弹了弹身上的灰,走进了旁边的电梯。
酒店门口已经有车子在等她。
刚上车,坐在驾驶座的叶玲珑递给了她一套衣服。
“怎么是你来接我?”
叶玲珑撩了下她棕色的***浪头发,风情万种的说:“手下的人被我安排做其他事去了,再说了,你是我老板,你来了海城,我不得亲自过来向你汇报工作?”
接过衣服,晏倾月就直接在车后座换了衣服。
叶玲珑打量晏倾月身上的痕迹,啧啧叹道:“哇,这么***啊。”
“让你查的事呢?”
叶玲珑:“跟你猜的一样,背后指使司机的人,是你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晏晴。”
晏倾月眼皮轻掀:“果然是她!”
“对了,你研发出的H素,专利已经下来了,一直想挖你去他实验室的何教授,听说你会去你爷爷地宴会,今晚也会去宴会找你。”
“嗯。”
叶玲珑有些感慨的看着晏倾月。
谁能知道,那个让世界瞩目H素的研发者,居然只是眼前这个十八岁的女孩,而且,她名下的财产,已足以与海城首富秦家相媲美。
说完正事,叶玲珑八卦的眨了眨眼:“说说,破瓜的感觉怎么样?”
晏倾月锐利的眸剜了她一眼:“开车,翡翠大酒店!”
“凶什么凶嘛,我开就是了。”

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翡翠大酒楼宴厅旁休息室。
一名中年男子怒朝一个男人喝斥:“不是说让你们把倾月带到海城后,就直接把她带来酒楼宴厅的吗?你为什么要让她半途下车?”
那个男人低头小声回答:“晏总,是大小姐说她从来没有来过大城市,想到处逛逛,我不让她下车,她就打算跳车,我怕她出事,只能把车停下,让她下车。”
“你这个废物,连个人都看不好!”
陈淑兰连忙轻抚晏成均的心口:“成均,你消消气,孩子没来过大城市,想要四处看看,也是情有可原。”
晏成均气的额头青筋暴突:“她要四处看看,也要看看什么时候,宴会时间都已经到了,她还没到,让所有人都等她一个,马上给她打电话。”
四周的人面面相觑,因为,没有人知道晏倾月的电话号码。
晏成均只得转头看向晏老爷子。
“爸,那个野丫头现在不知道野哪去了,时间都已经过了,咱们宴会还是开始吧,别让客人们等着急了。”
“再等等!”
“爸,那个野丫头心里根本就没有想着您,咱们不能为了她得罪了满场的客人啊。”
晏老爷子板着脸,强硬的说:“今天是我的寿宴,我说的算,我说等!”
晏成均:“……”
一旁的晏晴眼底闪过精光。
呵呵,再等,晏倾月也不可能来的,她可是给晏倾月安排了三个***呢,他们恐怕得缠到明天早上。
她讥讽的笑着,转身走去了宴厅中。
宴厅中的太太、小姐们看到晏晴,纷纷夸赞晏晴美丽高贵,是现场最美的女孩,晏晴听了非常受用。
有人上前来询问:“小晴啊,不是说寿宴六点钟开始吗?这已经快六点十分了,怎么还没开始?”
晏晴叹了口气:“我姐姐从没来过海城市,进了城之后,就下车自己到处逛逛了,到现在还没到,我爷爷他说要等我姐姐到了才能开始!”
她没有压低声音,所以,在场的人很多都听到了晏晴的话。
一个个对晏倾月鄙夷至极。
那人惊讶:“什么?下车游海城市,要是你姐姐不来了怎么办?这寿宴难道就不开始了?”
晏晴一脸无耐:“我也不知道,爷爷已经发了话,我们也没办法。”
晏晴的话音刚落,突然听到门口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动静。
一名身穿白色卫衣,黑色牛仔裤,脚蹬运动鞋的女孩走了进来,一头黑发随意的在脑后扎了个马尾,十分清爽。
来到寿宴现场的人,无一不精心打扮,晏倾月的这一打扮,格外另类,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纷纷对她指指点点。
十八岁的女孩,皮肤白皙细嫩、完美无暇,容貌天生丽质,姿态慵懒散漫,身上有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只一眼,晏晴就认出来,这个女孩是晏倾月。
以前她虽然没见过晏倾月,可是,她见过照片,照片上的晏倾月很美,本人却比照片上还要好看,让她心生嫉妒。
不过,这会儿,晏倾月不是该跟她安排的那三个人在酒店里翻云覆雨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心里虽然疑惑,可晏晴还是迎上前去,亲热的挽住了晏倾月的手臂。
“姐姐,你可算来了,爷爷知道你半路下车,担心的不行呢!”
突然被人挽住了手臂,晏倾月下意识的想把对方的手甩开,对方却死死的抱着她的胳膊不放,嘴里还聒噪的胡言乱语:“姐姐,我知道你从来没来过海城,想四处瞧瞧,改天我可以陪你去,但是,今天是爷爷的六十大寿,他一直在等你呢,知道你到了,爷爷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晏晴的话音刚落,四周便传来了一阵讥讽的声音。
“就说这晏大小姐是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没有教养,果然没错。”
“是啊,自己爷爷的寿辰,她居然半道上下车去游览,完全不把晏家老爷子放在眼里,真不知道晏家老爷子把这样的人接回来做什么?”
“晏二小姐成绩又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晏大小姐跟晏二小姐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听着耳边的议论,晏倾月低头睨向挂在手臂上的晏晴,眸子冷酷的眯起。
“晏晴?”
对上晏倾月的眼,一股冷意袭来,令晏晴心里突然一阵犯怵,她愣愣的点了下头。
“很好!”
晏晴还未反应过来晏倾月这句‘很好’是什么意思,伴随着‘啪啪’两声,她的左右脸颊各被人甩了一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疼,令晏晴一时懵了。
听到动静的晏家人已经走了出来,陈淑兰生气的冲过来,把晏晴抱在怀里,心疼的看着她红肿的双颊:“倾月,你刚回来,怎么就对你妹妹动手?”
看着晏晴红了眼框的委屈模样,以及所有晏家人朝她投来的质问目光,她淡淡的开口。
“我看她不顺眼,怎么了?”
这嚣张的态度,令在场的人皆是一阵议论。
晏晴眼神闪烁,隐忍的咬紧下唇:“姐姐,我哪里做错了,你可以告诉我,我改!”
晏成均铁青着脸:“你这个孽障,说的那是什么话?赶紧给你妹妹道歉!”
晏倾月冷漠的看着这个在她母亲过世后没三天,就迫不及待把陈淑兰扶正的男人:“道歉?你应该庆幸,今天是爷爷的寿宴,不能见血,否则,她挨的,可不只这两巴掌。”
晏成均气的抬手准备打她一个耳光。
晏倾月盯着晏成均抬起的那只手,眼尾微挑。
“住手!”一声苍老的喝斥声响起:“倾月是我的孙女,我看谁敢打她?”
晏成均回头看着被下人扶出来的老爷子,他愤愤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老爷子向来护着晏倾月的。
晏成均:“爸,您没听到,刚刚这孽障刚刚做了什么。”
晏老爷子板起脸:“孽障!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为了个外人想要打她?”
陈淑兰气愤的红了眼睛:“爸,您说外人是什么意思?我是成均的妻子,您这样说我是不是太过分了,而且,小晴也是您的亲孙女?”
旁边的管家赶紧提醒他们:“先生、太太,今天是老爷子的60大寿,这么多人看着呢。”
到底是顾忌着寿宴,晏成均剜了一眼一脸纨绔模样陌生的大女儿:“回头再跟你算账。”
晏晴跟着陈淑兰里开,看着晏倾月的方向,摸了摸自己的脸,眼底闪过阴毒。
晏倾月敢打她,那就要付出代价。
她回头嘱咐身后的人:“按原计划进行,计划要是再失败,你就别想拿到钱。”
“是!”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晏倾月秦湛北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