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池将溺(顾池江溺)

故池将溺(顾池江溺)

导读:主角是顾池江溺小说故池将溺推荐——小编为您带来故池将溺全文免费阅读江氏办公大楼的前台问他:“您需要什么帮助吗?”“我找江溺。”“您有预约吗?”“有。”“何时预约的呢?”“很久之前。”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池江溺小说故池将溺推荐——小编为您带来故池将溺全文免费阅读江氏办公大楼的前台问他:“您需要什么帮助吗?”“我找江溺。”“您有预约吗?”“有。”“何时预约的呢?”“很久之前。”“您姓什么?找我们江总做什么呢?”顾池沉默了会儿,说:“我姓顾,我来报仇。”他履行承诺,回来报仇。“将溺故池?”“已溺顾池。”

顾池江溺小说简介

四年前江溺心灰意冷的放他走,四年后顾池心甘情愿的又跑回来。
所以说感情真是很奇怪的东西。

故池将溺全文阅读

少年是困兽。
江溺很惊讶的弯了弯唇,看不出是惊是喜。“你认识我?”
谁不认识?
南阳名门大家江家的少爷,捅人群架打老师无所不能,成绩垫底,逃课辍学,才来了半年就让整个附中翻了天,校领导的眼中钉肉中刺,各科教师的噩梦。
这位高一的小学弟,谁不认识就是高三那群混在外面的人见到江溺也要绕道走。
顾池也不例外,他一向不太惹这种人,也尽量不会招惹。
因为这不是顾池第一次见江溺,曾在学校食堂远远见过一面,那时候他正拎着一个人的领子往墙上抡,抡得他满头是血,看起来就够恐怖的了。
那人最后进了医院,还被退了学。
而打人的江溺一点处罚都没受,依旧安然无恙的继续在学校横行霸道。
后来据说那人是高一新晋的校草学霸,来了没多久,和顾池自然没得比,顶多算出众一点点,但是据说是江溺看不惯这种人,就把人给砸了。
所以顾池很注意着不和这种人碰面接触,他是个很能忍让的人,一向不喜欢矛盾。
但现在碰到江溺,顾池看着他深沉不见底的双眼,觉得自己有必要保护一下脑袋。不过把他打死没事,学不能退。
“校草啊。”
江溺沉声笑了,又啧了几声,将他上下打量一遍,“长得好看。”
顾池心下一悸,被他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
可他背后是人,前面也是,想要逃出去插翅难飞,就算是警察来了也未必能从江溺的手里把他弄出去。
“你们,去巷口守着,不准任何进来。”江溺垂着眼,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那些人得了令,很快离开了。
顾池觉得不妙,下意识就想跑,还没转身就被人拉着手腕推进了一处阴暗的巷子里。
巷子很狭小,本来是用来给人堆杂物的。顾池被推进来的时候一个踉跄摔到了一堆纸箱子上,他脑袋懵了半晌,想要爬起来,胸口却重重一沉,是江溺……一脚踩在了他胸口上,倒是不痛,就是让他起不来。他只能以一个仰望的角度看着那个深渊一样的少年。
顾池却不知道他这幅样子有多诱人,满眼的惊慌失措,精致的下颌微抬,露出纤长白皙线条硬朗的脖颈,他的皮肤真的很白,像凝结的玉脂、光滑精致的白瓷,与这昏暗狭小又肮脏陈旧的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很难不让人心动。
江溺本不是什么君子,心里发痒,直接一把将人拎了起来摁在墙上,膝盖***他的双膝之间,一手锁着他两只手,另一只手抬起了他的下巴。
顾池吓了一跳,只觉得自己要完,却不知道江溺想干什么,从没见过谁打人还会这么打,***有些诡异,让他很不适。
下一秒他就知道了,因为江溺咬住了他的喉结。
顾池浑身抖了一下,开始狠狠挣脱,几乎是失声般怒道:“你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
江溺啧了一声,捏着他下巴的手指伸***两根手指,肆意地拨弄他的舌头,修长的手指没什么技巧性的玩弄着,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哼哼唧唧,像只小猫一样唔唔几声。
江溺是个热血方刚的少年,被他这么一喊,喊得浑身燥热,但他确实没做的多过分,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只是***了几口他的脖子,然后掀开他肩头的t恤咬了一口那精瘦白皙的肩头就放开了他。
虽然意犹未尽,但他也知道猎物需要细细品尝,只是现在这个时间地点都不太让人满意。
顾池不知道江溺是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他走的时候他已经瘫在了地上,肩头的衣服被扯得大开,隐隐露出里面明显的牙印,眼眶泛着红。这幅模样狼狈的不堪入目,让他好久都没缓过神来。他……居然被一个男的轻薄了
顾池心中怦怦跳,刚才的情景似乎历历在目,心中的不适感充斥着他整颗心脏,他想吐,觉得恶心反胃,但现下又懵然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整个人犹如被砍了一刀,坐在一堆垃圾里,凌乱又糟糕。
“江爷,你刚刚干嘛了?那小子没被你打死吧?”寸头不安道。
没经过江溺的允许,没人敢靠近那个巷子。
江溺似乎心情好,回味无穷地摸了摸下唇,漫不经心地说:“我把他轻薄了。”
众人下巴要掉下来了,呆若木鸡、不可置信、无言以对、瞠目结舌、脑袋嗡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不是……不是个男的吗?不是校草学神顾池吗?
江溺把他……轻薄了?
“江爷你……你喜欢……”寸头后半句那个“男的啊”没说出来,因为怕被江溺开瓢。
江溺异于往常的笑了笑,眯了眯眼,黑沉的双眼泛着餍足的光:“怎么?不可以?”
众人心一惊。
别说江溺喜欢顾池了,就算他喜欢校长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好吗。
也是……据他们所知,江溺没谈过恋爱,也不怎么搭理姑娘,原来是喜欢……男的?
“高憷。”江溺突然叫了寸头一声。
寸头一惊,赶紧眼巴巴的凑了过去:“哎哎,怎么了江爷?”
江溺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去查一下顾池的背景,要详细一点。”
高憷愣了愣,点点头:“明白。”
为了不让母亲看出什么来,顾池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把自己整理好了,就是衣服被扯大了一点,那鲜明的牙印时不时的会露出来,彰显着不久前发生了什么,好在母亲还在睡。
顾池迅速找好衣服进了浴室,脱衣服时手还在微微发抖,眼睛红的明显。他把水开到最热,使劲搓着下巴和肩上的牙印,滚烫的热水将他如瓷玉般的肌肤烫的通红,脖子和肩头的肌肤几乎被搓得脱皮,但是他没停,屈辱、不甘、愤怒、恐惧。
脑子里一想到被江溺压在墙上的那个情形他就停不了,不停地***,眼泪也跟着掉了出来。
因为能力不足,家庭缺陷,就注定要低人一任人人宰割。
顾池蹲在地上,咬着牙无声的掉眼泪。
然而第二天顾池还是得照常上学,他特意避开了高一九班江溺所在的班级,快步上楼,令他松了口气的是他一整个上午都没看到江溺或者江溺的人。
但顾池依旧提心吊胆,他知道在学校里没人能拦江溺,如果他要对他做什么简直轻而易举,打他骂他都没人会为他出头。他并不想招惹麻烦,最近母亲很不对劲,学业繁重,他实在没什么精力去管这些了。
可顾池想错了,江溺一整个上午都在查他,终于在午饭前才拿到了一份详细的资料,虽然知道顾池家境不好,但是江溺真正看到时还是惊了一下。
父亲意外死亡,母亲改嫁,现在母亲得了重病,继父又是个不赚钱的混蛋
顾池的学费是怎么来的?
那点薄弱的奖学金?还有兼职和一个姓陈的资助人。
原来真的是个很普通的为了生活好好学习的少年。
江溺看着那份资料,眯着眼笑了。
我会帮你的顾池。
四节课的时候老师拖了一下堂,下完课教室里还有人在做最后那点笔记,包括顾池。
直到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他没太注意,直到同桌推了他一下,他一愣,疑惑地看着她,对上了班长不安的眼睛,顾池心里一沉,抬头就对上了那寸头似笑非笑的眼睛,后面还跟着江溺的那堆人。
高憷敲了敲他的桌子,笑道:“校草,走一趟呗。”
“……”顾池没想到江溺还真的找来了,不仅如此,还众目睽睽,一点儿也没有低调的意思。
顾池冷笑一声,没说话,继续记笔记。
高憷是和江溺混的人,还从来没被人晾过,而且江溺要他们来之前交代过了,不肯来就来硬的,拖也要拖过来,眼下也没多少耐心,直接一把抢过他的书,往旁边讲台上一抛,然后把他桌子推出来往旁边扔,书和笔哗哗掉了一地。
顾池没说话,但也没动,即使家境不好,他依旧有自己的骨气和骄傲,家庭没有这个资本,他本身却有。
“校草,别让咱们江爷等久了吧,”高憷笑着抱着手,“不然我们真的要把你拖过去了。”
顾池冷冷看着他,紧抿着唇,眉眼之间的冰冷和孤傲让高憷愣了愣。
但一想到江溺的命令,他就顾不得那么多了,拽着人就走:“校草,识相点儿,校长过来的话就不知道你能不能在学校继续待下去了。”
语气轻佻,却满是威胁,顾池听到这句话晃了晃神,最后什么都没说,也没挣扎,被高憷众目睽睽下踉跄又狼狈地推进了男厕。
厕所门锁咔嚓一声,顾池被人彻彻底底堵在了厕所里。
高憷几个人抓着他,将他推到了洗手台上,他的腰被硌得一疼,咬着牙没说话,冷冷看着他们,目光如利刃,阴霾冰寒,犹如寒风凛冽。
“等着吧。”高憷避开他的目光,淡淡说了一声。
不多时,厕所隔间的门一开,江溺从里面出来,指尖夹着一根未燃尽的烟,看到他才随手将烟头扔进了厕所里,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衣袖,抬眼看到顾池的时候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缓缓抬步向他走来。
江溺看着目光冷淡的顾池,打量他一眼,笑道:“怎么?不肯来?”
顾池避开他的目光没说话。
江溺也不恼,转头对高憷说:“你们出去,把门带好,任何人不准靠近。”
“好的。”高憷立马带着人走了。
顾池听到门从外面上了锁。
但江溺似乎还是不放心,走到门口又从里面锁了一遍,才似笑非笑地向他走来。
顾池沉默的看着他,直到江溺走近了,才退后一步哑着嗓子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江溺挑了挑眉,抱着臂说:“我想要干什么,你不知道啊?我以为你昨天就明白了。”
顾池想到昨天的事,脸色顿时煞白,那种被人轻薄的屈辱和不适感顿时又涌了上来。
“江溺,你恶不恶心?”

故池将溺免费阅读

因为喜欢你,所以无所不用其极。
“恶心?”江溺眼底的阴霾铺天盖地般袭来,冰寒刺骨的眼神刺得顾池往后仰了仰脖子,可江溺却笑了,笑得冰凉入腑,寒意不止,那倦松的眼底是满满的嘲讽与睥睨。
顾池心里一紧。
下一秒江溺就伸出骨节分明的手狠狠捏住了他的下巴,另一只毫不费力地抓着他两只手抵在了后面,接着他的双唇就被狠狠地擒住了。
顾池顿时瞪大了眼睛,疯狂挣动起来,胃里翻涌着,那种陌生又不适的感觉充斥着他大脑的每一根神经,让他全身上下止不住的发抖,耳边嗡鸣不断,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江溺吻法实在拙劣,一开始是狠狠相触,最后似乎觉得不尽兴,又去开他的唇|缝,他反应过来,电流瞬间击中了他***的神经,顾池全身僵硬,血液在翻腾着,嘴里只能徒劳的发出唔唔的声音,手使不上劲,就试图抬腿去踢他。江溺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捏着他下巴的手使了点劲,顾池顿时张开了嘴,江溺趁机攻城略地,两唇辗转反侧在一起。
顾池身体软了下去,毫无反抗之力了。
但身体的不适依旧***着他翻滚的胃。
他是个正常的人,想象中的伴侣也是个女孩,可是半路却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生,瞬间将他对未来的向往毫不留情的踩在脚下。
他只想好好读书,考个好的大学,把母亲的病治好,让母亲过上好日子,然后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他连自己的未来都想好了,突然就在半路上被人毁了。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
因为家境不好,所以才想在任何事情上更努力,但是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高尚有多特别。
他自认自己没有招惹过江溺。
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呢了?
生理性泪水混合着某些复杂的情绪掉了下来。
凭什么因为他的家境都能将他踩在脚下,低人一等。
“顾池……”江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但是嘴唇还没有离开,鼻尖与他的相触在一起,额头抵着额头,这么亲密无间的动作,却让顾池毛骨悚然。
“你母亲……是胃癌吧?”江溺的语气平淡。
听到母亲,顾池双眼顿时血红,也不知道一瞬间哪里来的勇气,狠狠挣开他的手,一下就将近在咫尺的江溺推在了另一边的门上。
江溺踉跄了一下,后背砰地撞在门上,眼底寒意纵生,阴霾的看着不远处恼羞成怒的少年,唇边带着笑,嘲讽又不屑,语气也冰凉彻骨:“据我所知,以你们家的经济实力,治不了这个病吧?”
顾池喘着气没说话,眼神冰冷又寒凉,带着往日见不到的愤怒与仇恨,冷到了骨子里,死死地瞪着面前的江溺,似乎下一秒就能冲上来和他拼命。
江溺却毫不在意,甚至微微偏头,微笑着,不紧不慢的说:“我可以帮你啊顾池。”
顾池冷冷看着他。
江溺也不恼,继续说:“上学也是被人资助的吧?继父那么混蛋,谁能救你母亲呢?”
“闭嘴!”顾池终于吼出了声,眼眶泛着红。
母亲是他的死***,是他这辈子都不想触动的部分。
他不知道江溺是什么意思,但是以江溺的势力,他被他捏死都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更何况母亲。
江溺笑了一声,环着手偏头看着他,他居然比顾池还微微高上一点,这么盯着他,颇有一丝居高临下的意思,看得顾池心里发梗。
“顾池,你和我在一起,我帮你啊。”江溺笑道,“我可以帮你母亲找最好的医疗资源,保证让她舒***服的过完下半生,只要你和我在一起……”
“不可能!”顾池瞪着他,眼里是怒极了而蹦出来的血丝,“永远不可能!就算你杀了我折磨死我,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江溺,你恶心!恶心!”
他歇斯底里,几乎要把自己所有的怒火都倾泻而出。
江溺的脸色沉了下来,猛然靠近了他,将他重重抵在墙上,顾池呼吸困难,却依旧倔强的维持着自己最后那丝尊严。
江溺看着他,森然一笑:“是吗?我恶心……”
他沉沉笑了:“顾池,你说以我们江家在南阳的实力,你的资助金还有可能继续吗?”
顾池心里一跳,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江溺看见他恐惧的眼神,舒心的勾了勾唇,继续说:“啊,对了,你母亲的病,现在好像还处于早期阶段吧?手术后好好疗养就能治好的那种,但是你能不能保证等你读完书之后你母亲还是不是早期呢?你是学霸,应该知道癌细胞是会扩散的,不会等到你有了钱再继续发展,就以你家的情况,连药都吃不起,她身体虚弱,能撑过去吗?而且就算等你读完书,那还要继续读的吧。大学四年,你再怎么兼职打工,医药费怎么凑够,那个混蛋继父知道自己的继子有了出息,还会放开你和你母亲吗?啊,还有……我会让你这么顺利的过完这几年吗?到时候学习分了心,高考落榜,你就……毫无希望了吧?”
顾池脑袋一片空白,身体虚浮,楞楞地看了他好半晌。
江溺不说这些,他完全想不到。
母亲的病是会扩散的……继父抓着母亲不放只会加重母亲的病情,唯一的希望在他身上,母亲一直盼望他有个好的未来,可他若是得罪了江溺、南阳江家的少爷,连校领导都要退避三分的人物,他不敢想象以后还怎么坚持下去。
他不读书,还能干什么?
“顾池,和我在一起吧,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你母亲马上就会和你继父离婚,并且得到最好的医疗资源。”
最后江溺的话在顾池耳边如惊雷炸响。
他能救他母亲,也能救他。
只是代价对他来说惨痛了一点,但好像也没那么糟糕,只是在一起,和他在一起就能救母亲,高中最后的一年半他也能顺顺利利的过去。等母亲病好了,江溺玩厌了,那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为什么不答应?
不对不对……不能答应。
如果母亲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的,母亲一直盼望着能看到他结婚,看到他有儿有女,如果母亲知道他居然……居然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还是为了她她会疯的。
而且让他和江溺在一起,他也会疯的……
不可以不可以,万一最后弄巧成拙,毁的还是他的一辈子。
但不答应……不答应的话现在就能被毁了,前途亲人,一个都会没有的。
顾池独自一个人蹲在厕所里,蹲了一个下午,没人来找他,就连一向关注他的班主任周鸿都没有管他。
因为江家太厉害了,江溺太可怕了,没人会冒着得罪江溺的危险去救他的,只有他自己才能救自己……
江溺给了他两天的思考时间,顾池这两天请了假,周鸿看着他萎靡不振的样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他回了家。
而同时在整个南阳附中,关于顾池被江溺打了的消息已经在私下传的轰轰烈烈,甚至有传言说他被打残废了才没去上学。
所有和他关系较好的人都给他发了慰问短信,他没理,将手机关掉了,闷在家里搞学习。
“小池?”母亲今天第三次敲响了他的房门。
这次请假他跟母亲说是学习压力太重了,班主任放他回来自学轻松两天,为此母亲还特意打了个电话去问周鸿,周鸿很配合的说是这样,母亲才没多说什么,但到底是放不下他,过来看了好几次。
顾池将笔放下,神色无异地朝她笑了笑,起身扶着她坐在床上,笑问:“干嘛呀,都进来三次了。”
母亲笑了笑,说:“我担心你,过来看看。”
顾池神色一顿,但马上又不动声色地恢复过来,玩笑般道:“有什么可担心的,您忘了高一的时候我发烧请了三天假,期中考依旧全市第一呢。”
他语气里带着点小得意,母亲这才微微放下心,松了口气:“我看你回来的时候不太开心,还以为你在学校遇到了什么事呢,问你班主任他只说你压力太重了,我就想着过来看看你。小池啊,妈妈不是一定要求你有多好,就是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长大,未来怎么样都是你自己的,压力那么大干什么,高考考的好或者不好,妈妈都不会怪你,你尽力了就好了呀。所以以后有什么事都不要憋在心里,和妈妈说,好吗?”
顾池鼻子泛酸,眼眶红了,沉默着抱着母亲瘦弱的身体,轻轻“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母亲这么***,会发现的。
………………
第二天下午,顾池在超市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毫不意外的再次见到了江溺一行人,他今天特意避开了那条路,他们还是找到了。
不过也不奇怪,江溺连他母亲是什么病、家庭情况什么样都知道,要找个地址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江溺看起来心情很好,嘴里叼着根没点的烟,眉眼疏松,依然泛着彻骨的冷意。
“校草,考虑好了吗?”江溺笑问。
顾池紧抿着唇,脸色苍白,淡淡说:“我先上楼放东西。”
“好。”他答应的很爽快。
顾池和母亲打了个声招呼,和她说是朋友不放心他过来看他了,母亲一向不多过问这些他的人际关系,点点头睡下了。
最近她总是很嗜睡,这让顾池有些不安。
顾池下去的时候江溺已经不在这儿了,只留了一个领路的,就是那个叫高憷的人,当初掀他桌子那个。
“跟我来吧。”高憷淡淡说。
顾池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多余的动作,默默跟在了他背后。
高憷带他来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里。
仓库四周没什么人,四面都是待拆的旧楼。
江溺带过来的那些人都守在外面,只有江溺不在。
“***吧,老大在里面等你。”
顾池前一秒***,后一秒大门就重重关上了,落锁的声音刺耳的响起,刺得他脑袋疼。
江溺好像已经猜到他会怎么选了。
那个恶魔般的少年就坐在一张皮都被老鼠啃落了的单人沙发里,仓库四周都是一些废弃的、没人用的器具,沙发不远处是一张落了灰的铁床。
他收回了目光,沉默的走到了江溺面前。
江溺看了他一眼,眼中是料定了一切的笑意,好像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似的。
他将烟随手掐灭在了沙发扶手上,站了起来,神情倦松,倦懒俊美的脸颊带着丝匪气,看着他笑问:“想好了?”
顾池垂下眼睑,点点头。
江溺挑了挑眉说:“答案。”
顾池愣了愣,抬头看向他黑沉的双眼,眯了眯眼,俊秀的脸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意。
江溺顿时皱了下眉。
果然下一秒,顾池就道:“不。”
江溺眼底阴霾更甚。
“就算是你折磨死我,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小说推荐

故池将溺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