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续(展昭白玉堂)

龙图案卷集续(展昭白玉堂)

导读:主角是展昭白玉堂小说龙图案卷集续推荐——小编为您带来龙图案卷集续全文免费阅读灭恶帝城一战赢得漂亮,至此边关稳固,西域太平。再加上寻回火龙金,接来银妖王,即打了胜仗又赚了银子,人财两得的赵祯。

小说介绍

主角是展昭白玉堂小说龙图案卷集续推荐——小编为您带来龙图案卷集续全文免费阅读灭恶帝城一战赢得漂亮,至此边关稳固,西域太平。再加上寻回火龙金,接来银妖王,即打了胜仗又赚了银子,人财两得的赵祯,自然是心情舒爽。

展昭白玉堂小说简介

年关将至,在黑风城待了差不多快一年的众人,终于是在落下第一场雪之前,回到了开封。
赵普率领他营中诸将浩浩荡荡入城,红毯铺地百姓夹道欢迎,平静了一段时间的开封府,终于是又热闹了起来。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吃过早饭,展昭和白玉堂带着小五和小四子一起出了门,小五还叼着个篮子
篮子里是一只刚做妈妈的白爪狸花猫,还有她的一窝小猫,总共五只。这猫是喵喵楼里最后一窝了,小奶猫刚刚吃饱,这会儿和猫妈妈团成一团正睡觉,篮子上盖着毯子。
三人一虎走到西郊的一个街市,根据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一家面馆。
面馆是一对夫妇开的,家里有一个十岁的闺女,接了展昭递过去的篮子,欢欢喜喜就捧回院子里去养了。
掌柜的手还挺巧,在院里的一棵树下做了个极考究的猫窝。
展昭和白玉堂坐着喝了杯茶,他俩也没去过鱼心山,就跟掌柜的打听。
掌柜的笑了,“哦……都在传鱼心山挖到了前朝公主的古墓,是真的啊?”
“前朝公主?”白玉堂好奇,“知道是哪个公主么?”
掌柜的直乐,“那我就不知道了,刚才听两个小哥在我这里吃面的时候聊来着,说什么颜关公主。”
“颜关公主?”展昭和小四子捧着杯子对视了一眼——没有听过嗷!哪个朝代的?
白玉堂则是微微一愣,皱眉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不是吧?”
“怎么了?”展昭和小四子一人一边挨到白玉堂身旁,“你知道颜关公主是哪个啊?”
五爷看了看一大一小两个大眼怪,再一次感叹了一下眼睛好大好圆之后,手指蘸了点水在桌上写了两个字“盐棺”
“不是颜关公主,是盐棺公主。”
展昭盯着那两个字就皱起了眉头,“盐棺……听着好像不是太喜庆的名字。”
小四子托着下巴问,“盐棺是什么呀?用盐巴做的棺材么?不会化掉么?”
“那东西可不太吉利,以前听外公讲起过。”白玉堂说着,左右看了看,特别看了看门口。
展昭和小四子对视了一眼,不解……难道是什么不能让人听到的事情?
“咳咳。”五爷压低声音,说,“我对于古董的鉴别能力还是要靠我外公,如果靠我师父教的话……”
说着,五爷又看了看门口,确定天尊不可能突然出现之后,来了句,“那就糟了。”
展昭和小四子忍笑,果然五爷还是有怕的人的,说师父坏话要悄悄的。
……
“阿……嚏”
城西鱼心山的一个山坡上,天尊突然一个喷嚏。
揣着双手打着哈欠的殷候瞄了天尊一眼。
这会儿,他俩正坐在一块山石上,银妖王坐在一旁,四周围围了一圈太学的少男少女。银妖王正给他们讲鱼心山的来历,一群小孩儿听得那叫个投入,望着妖王跟一群小鸡仔望着老母鸡似的。
前方不远处,公孙拿着个罗盘,正跟几个拿着图纸的翰林院学士及太学夫子,讨论着方位和历史。
一群大才子怎么算都不觉得这里是会有古墓的地方,风水也太差了吧!
山坡下的一条山沟里,司天监的一些士兵正用篱笆圈出山洞前的一大片区域,然后用绳索仔细地将这片区域分成很多等大的格子。
司天监的士兵不像军营的士兵,大多数都是文人,精通天文地理,一个两个背着框拿着刷子和鸡毛掸,晒得黢黑。
司天监的当家人是吕林,此人五十多岁,功夫甚好博学多才,也是翰林院学士,精通金石水利。
吕林这会儿在山坡下,正观察几块陶片。
天尊望了望雪后初晴的天空,有些不耐烦,“不是来看棺材的么?”
殷候也无奈,刚才他跟天尊就想进洞去瞧瞧,谁知几个老夫子死活拦住,说什么要谨慎啊,大凶之地风水不好啊,切莫惊扰了古人啊,墓***不能乱进啊……巴拉巴拉一大堆。
殷候又打了个哈欠,突然抬起头,看了看四周。
与殷候动作一样,天尊也四外环视了一眼,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变化。
此时,围坐在一起的太学学生们都不自觉地一个哆嗦。
安乐侯拽了拽脖领子,小声问包延,“唉,小馒头,你觉不觉得突然好冷?”
包延正听得入迷,被庞煜一提醒,也注意到不知何时,地面起了一层薄薄的霜冻。
几个太学学生搓搓手,都下意识地扭脸看天尊……是不是老人家等得闷了发脾气了?
然而,此时天尊和殷候都盯着不远处的小树林看着。
银妖王也不说话了,一瞬间……四周围静了下来。
专心研究罗盘和图纸的公孙他们也都下意识地抬起头,四周望了望。
“怎么了?”
赵兰有点害怕,搂着霖月伊的胳膊小声问。
伊伊也有点困惑,四外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危险,就摇摇头,“没声音呀。”
托着下巴听妖王讲课的林霄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地说,“对啊……怎么突然这么安静?”
此时的小树林里,似乎一切都静止了,连风声都消失了,静得有些莫名,日头隐去天气骤冷,阴森森的感觉。
殷候看了一眼地上起的薄霜,若有所思。
这时,吕林突然轻轻放下手上的陶片站了起来,对手下士兵招手,“都回来,不要靠近洞口。”
士兵们立刻都跑了回来,公孙疑惑,小声问吕林,“怎么啦?”
吕林皱眉望着那个被采石工炸开的洞口,皱眉说,“有古怪……”
“一个公主喜欢上了一个将军,但是不能在一起么?”面馆里,小四子听白玉堂讲故事,好奇问,“公主和将军不是很般配的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呀?”
五爷一摊手,“因为公主已经有驸马了……”
展昭哭笑不得,“这个就……”
小四子捧着脸,“哎呀,那怎么办呀?要先和离么?”
展昭戳戳小四子,“你还知道和离啊?”
小四子点头,“嗯呐。”
“那后来呢?”展昭问。
“问题是那将军一点都不喜欢这位公主,他喜欢的是另一位公主,就这位公主的妹妹。”
小四子喝了口茶水摇摇头,“好复杂喔。”
“所以那位公主,先毒&死了自己的驸马,再毒死了自己的妹妹,最后把那位将军囚禁起来,给他喂毒&药,让他变成了一个傻子。”
展昭张大了嘴,小四子也鼓起腮帮子,“这个款式的公主啊?”
“后来事情败露,皇帝派人抓了公主,彻底搜查了她的宫殿。结果发现了几十个这样的傻子,然后地底藏了上百具尸体,都是被她毒傻的心上人的家人,还有她看不顺眼的丫鬟下人,杀人手法都十分的残忍。她将地窖里堆满了盐,所有尸体都被埋在盐里,腌成了干尸。”五爷接着说,“当时搞得天怒人怨,很多人觉得皇帝应该处死这位公主。但皇帝对公主有很深的感情,虎毒不食子么,就将她囚禁在一座塔里。公主日日夜夜都在塔里尖叫嘶吼,整个皇宫不得安宁,皇帝也夜夜噩梦惊醒,宫中还开始盛行瘟疫,很多人都病死了……”
“等一下!”
五爷没说完,就见小四子忽然一伸手,阻止了他。
白玉堂和展昭都盯着他看。
小四子放下杯子,整了整衣服拽了拽领子,将小斗篷的帽子戴上,然后爬到了展昭腿上,坐好,抓住展昭两只手搂住自己……
展昭无奈瞧着怀里的小四子,小家伙双手握住他的手,觉得安全了之后,对白玉堂点点头,那意思——继续!
白玉堂抬起头,就见面馆里伙计掌柜的都在一旁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呢,老板娘搂着闺女,闺女搂着猫,一群人睁大了眼睛等着他继续往下讲。
五爷只好继续说,“某一天清晨,太监们发现皇帝死在床上,已经成了一具干尸。皇宫的地面被一层盐覆盖,侍卫宫女们一个个都变成了盐巴,散落了一地。”
“呵……”
面馆老板一家倒抽了一口凉气,跑来凑热闹的厨子反省自己以前烧菜时,是不是放了太多盐……
“后来一位老臣请来了一位高僧,那高僧说公主常年生活在底下埋着干尸的宫殿里,已经被怨灵附体,只有将她杀死,才能还天下太平。”白玉堂又给自己倒了杯茶,“那高僧率人将公主捆绑,全身用陶泥封柱,做成一根柱子,柱身刻满了驱魔的灵言符咒。然后柱子浸入黄金之中封成一根金柱。再将这根人柱放入一口装满了盐的棺材里,埋入皇家的墓园。为了不让后世查到这件事,这位公主的姓名身凭都被从所有的史书中抹去,所以这位公主,被称为盐棺公主。”
白玉堂说完,面馆里静悄悄的,众人都盯着他看。
良久,展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没准是骗人的吧,西郊哪里有皇家墓园啊。”
面馆老板一家都点头,对啊!
小四子歪着头看白玉堂——所以故事讲完了么?
五爷微微一笑,“这故事还有后续。”
展昭一眯眼,“后续……”
“公主被做***柱的时候,是活着的。”
“呵……”这回不止面馆一家了,展昭和小四子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活的?”小四子惊呼。
“据说每天晚上,皇家的墓园里都会传出来“咚咚咚”的闷响声,像是有金属在撞棺材板。”
面馆老板娘抱着闺女就吓跑了,展昭也抱紧小四子,边瞅白玉堂——耗子!这春暖花开……不是!隆冬腊月的,你干嘛讲那么恐怖的故事?!
“刚登基的新皇怕再出幺蛾子,所以命人处理掉公主的棺材。”白玉堂接着说,“他的一位将军自告奋勇接下了任务,连夜将那口棺材从墓园中运了出来。本来是准备烧掉或者沉入海底的……但那位将军率领一小队人马运送棺材出城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然后呢?”
见白玉堂说到这儿自顾自开始喝茶,展昭和小四子一起追问。
五爷一耸肩,“我外公就讲到这里,然后就被我娘拿着腌梅子的罐子给撵跑了。”
展昭望天,陆天寒心够大的,给那么小的外孙讲这么可怕的故事,以后还怎么吃腌肉阉鸡腌火腿啊?!
与此同时,西郊鱼心山上,天尊盯着地面起的那一层霜冻,开口说,“这不是霜。”
公孙蹲下,捡起一点在指尖搓了搓,惊讶,“这是盐啊!”
太学一众学生吓得都跳了起来,“哇!地上为什么会冒出来盐巴?!”
正在众人慌乱的时候,吕林突然“嘘”了一声,指了指耳朵,示意众人——听!
四外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就听到随着山风,有一阵阵声音正传来,闷闷的,像是什么金器正锤击木板……
“咚……咚……咚……”

龙图案卷集续免费阅读

西郊的鱼心山这一刻异常的阴森,万籁俱寂的密林深处,地面泛起了一层诡异的盐,黑漆漆的山洞里,传来一阵又一阵规律的敲击声。
太学的大小才子们集体望着银妖王。
妖王倒是显得很淡定,优雅地站起来,拽过天尊和殷候,“啊!闹鬼啦!为师好怕!”
天尊和殷候无语望天。
银妖王指使他俩,“你俩去瞧瞧!是不是诈尸了!”
殷候和天尊一脸嫌弃,不过二老也确实有点好奇,就往那个山洞走过去。
公孙举手,“我也去。”
天尊点点头,公孙跟上,吕林也跟了上去,两位大才子跟在天尊和殷候身后,慢慢靠近那个山洞。
那闷响声越来越清晰,的确是山洞里发出来的,但天尊和殷候并没感觉到附近有人。
公孙和吕林也不敢出声,走到山洞前,四人往里一望,就见有一条黑漆漆的地道,地道口,摆着一口棺材。
天尊和殷候都回头看吕林和公孙——棺材放得那么浅啊?一般棺材不都应该藏在古墓里面的么?
吕林和公孙也都皱眉——的确好奇怪!
正瞧,就听到“咚”一声,同时,公孙跳了起来,指着那棺材,“动了!动了!”
……
与此同时,开封城西的皇城军驻地,正进行武试的初试。在平日士兵们操练的操场上,划出了好多区域,拳脚、兵刃、马术、射术等等科目正有序进行着。
操场外边排着长长的队伍,从全国各地通过考试和推选来的三千多个武生,正在接受考核。
武状元并不是单纯的比武,除了武试还需要过文试,考试的门类繁多。
这三千多名考生,要经过层层筛选,先三轮初试刷下去大半,剩下最后八百名***正式,正式决出最后一百名,这一百名剩下的,基本都是文武全才了。这些人再抽签分组,进行淘汰赛,最后选出十个最好的,***最终的殿试,也就是在赵祯跟前比试了,就是最后一轮,这一轮是擂台赛,只比武功,最后选出前三甲。
大多数人只关心正试或者最后的十人赛,但赵普只要有空,每年都会从初试开始看起。九王爷其实不太吃文武全才那一套,文武全才有没有?当然有,像贺一航沈绍西那样的,展昭白玉堂那样的,但文武全才是可遇不可求的,偏才才是最真实的。赵普也是爱才,有些初试被刷下来的偏才,他会让他们参加他军中的选拔。举个例子,赵普军中的小将军封啸天当年就是初试第一轮就被刷下来的人,但赵普一眼就相中了那个傻不愣登的小屁孩儿。结果参加军营的考核,封啸天拿了当年的第一名。
这次正好几个大将军都在,众人一起走入教军场,观看初试。
小良子活蹦乱跳的,进了教军场就跑没影了,挨个儿擂台看。
有吏部的官员给赵普送来考生的名录,教军场里杂而不乱,考生们拿着名帖挨个儿参加不同门类的测试。
贺一航看初试的项目,问考官,“今年比往年多了几个门类啊。”
主考点头,“各部之前都说要选拔些有特长的考生。”
九王爷心情不错,“今年考生素质如何啊?”
考官们都笑,说今年不止人多,考生素质也高,很多大门派的后辈也有来参加,入仕热情颇高。
几个考官赵普都熟,九王爷也不见外,拽了拽其中一个老头的胡须,“我说,太学都有兰蕙书院了,这武生考什么时候也招点女生,没准能挑出几个花木兰来。”
欧阳好奇,“诶?有女扮男装混进来考试的么?”
考官们都笑,“可能有这么想的,但基本不可能成功。因为参加武试第一项要检查身体,要脱衣服的。”
“检查身体是指什么啊?”龙乔广疑惑,高矮胖瘦都有规定么?
考官点头,“那是的,选武状元么,练武之人高大威猛那是一定要的,所以太矮太瘦长得太丑这些都不成。”
“呵。”九王爷笑着摇摇头,“这又是什么鬼规定,照着规定叶知秋那样的高手连初试都通不过。”
欧阳在一旁点头,“那可不,魔宫老神仙能刷下一半来。”
赵普一撇嘴,“陈规陋习,都是偏见啊偏见……”
“以前是谁天天念叨天下书生都没用么?跑这儿说偏见来了?”
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光听这说话的语气,就能判断出说话人肯定有点儿身份,不然谁敢这么跟赵普聊啊。
回头瞧,就见一个帅大叔正朝他们走过来。这大叔目测四十多,十分的威武,一头栗色的头发束着银冠,下巴上胡须修剪得精致,穿一身青色锦袍,腰间还挂着把很好看的刀。
四周几位考官都对来人行礼,口称侯爷。
赵普身后贺一航、龙乔广他们几个也都给他行了个礼,看着很是尊重。
这年头能被称一声侯爷的,基本都是皇亲国戚。来的这位身份很高,庆平侯,李越,确切的身份是太后的弟弟,也就是国舅爷。
小侯爷庞煜也是国舅,不过他是赵祯的妻舅,而李越是母舅,同是侯爷级别却不同。李越在身份上,比太师还要高一些,而且看看人家这派头,就知道不是个只靠关系的二世祖,这位还是正儿八经有点本事的。
李越武艺高强,性格却不修边幅,好武厌文,年轻那会儿更像个江湖人。李妃落难那些年,多亏了这位弟弟一直陪伴左右,才最终回到皇宫。太后那边的亲戚对赵祯来说就跟太师一样,算自己人,赵祯知道他功夫好,所以让他掌管武官的选拔,也算位高权重。
李越人很能干也很低调,唯一要说让赵普和赵祯比较头疼的,就是他跟八王的关系。
话说八王年轻那会儿护着赵祯和赵普就跟母鸡护小鸡似的,就怕人惦记两个孩子,尤其赵普。当年宫廷环境险恶,一个赵桓不够,刘后也天天想害赵普,所以八王看赵普看得特别紧,瞅着谁都像坏人。
李越特别喜欢赵普,对赵家人又有些怨气,因此好几次故意拐走赵普,吓八王,搞得八王好几次要跟他拼命。
两人性格也天差地别,一个儒雅高贵一个大老粗,总之就是见面就吵架,没事儿就斗气。
李越是个闲不住的性格,喜欢各地跑,赵普也是有阵子没见他了。
“三哥。”
赵普乖乖叫人,李越过来拉过他上下打量。
赵普这声“三哥”是因为李越是太后的三弟,赵祯的三舅舅,所以赵普也跟着管人家叫三哥。
斜刺里,小良子跑了出来,凑到跟前,“三舅舅。”
“哎呦!”李越赶紧蹲下跟他打招呼,摸&他脑袋问他是不是长高了,边四外寻,问赵普,“你家神医和小团子呢?”
赵普一笑,“你晚上跟我去太白居吃饭就瞧见了。”
小良子乐呵呵,“三舅舅,晚上八王爷请吃饭呢!”
李越双眉微微一挑,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哦?小德子请吃饭啊?”
赵普就望天,“这两天又冷又燥,我八哥挺上火,你别招惹他啊!”
李越摆摆手,“唉!我怎么可能跟他个文弱书生一般见识!”
众人品了一下李越讲话的语气和腔调,默默点头,合着跟几年前的赵普一个德行,真是欠揍。
“让脱衣服的规定是我定的,可不是看高矮胖瘦的,是看纹身的。”李越背着手幽幽地说,“这几年作弊手法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啊。”
小良子挺好奇,“武试也作弊啊?这个弄虚作假上了擂台不怕被打死么?”
“作弊被打死是自作自受,但作弊打死别人那就不好了。”李越摇摇头,“尤其这几年,有些年轻后辈为了出人头地都喜欢剑走偏锋,尝试些歪门邪道的玩意儿来提升自己的战力。”
赵普笑眯眯拍马屁,“还是三哥有法子!”
庆平侯向来是怎么看赵普怎么顺眼的,搭着肩膀拉着他往前走,问他一会儿吃饭殷候天尊去么?能不能见见银妖王啊,慕名已经。
贺一航他们几个也随着两人往前走,刚才走去别处看比试的邹良也回来了。
龙乔广问他,“有发现什么人才么?”
邹良点点头,“今年的质素的确是不错……”
“呀啊!”
只是邹良话没说完,不远处的一个区域突然惊呼声四起,考生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乱。
“怎么了?”小良子蹦上一根木桩往远处看。
就见不远处比武的一个擂台四周围满了人,擂台上站着个人,趴着个人,几个考官急急忙忙跑上擂台,围着那个趴着的人,另一个站着的考生一脸的慌乱。
“是不是打死人了?”欧阳问。
众人快步往那边走,刚到外围,就听人群议论……
“怎么可能?!”
“我还以为是什么幻术!”
“传说中以前好像也发生过这种事。”
“出什么事了?”李越问一个考官。
“回禀侯爷,那个……”考官也有些手足无措,“刚才有个考生突然倒下了……”
“病了还是受伤了?”李越也有点担心,“赶紧叫个郎中来!”
“不是!”考官直摆手,“那个考生……他变成盐巴了!”
……
考官说完,四周围一片沉默。
片刻后,李越侧耳,问,“什么?本侯没听清楚……”
“盐巴!”几个考官一起喊,“那考生突然变成了盐巴……”
贺一航等人就在左右,听得眼都直了——什么情况?
赵普眼皮子一抖,先左右看,问贺一航,“展昭在这儿附近么?”
贺一航以为他想找展昭查案,就说,“先看看什么情况……”
赵普“啧啧”两声,“回开封这几天都没出过事,前天都在打赌看谁先捡尸体和命案,大&爷我押了展昭五百两呢!”
贺一航无语地看着自家不靠谱的元帅,一旁小良子举手,“我和槿儿都押的师父哦……”
赵普一愣,蹲下问小良子,“押了多少?赚了咱俩分……”
小良子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两!”
赵普拍他脑袋,“哎呀你怎么这么老实啊,狼王堡魔鬼城又不是没银子,你押他个十几二十万两的啊!你师父我明年军费都省了。”
赵普这边正逗徒弟,一旁欧阳少征戳了戳他,“唉!老大!你重点呢?”
龙乔广也指着擂台,“盐啊!盐!”
赵普摆摆手往台上走,“瞧你们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妖王跳个洞就穿了一百年,还有什么不可能?不就人变成盐么……”
说话间,九王爷走到台上,看到了颇为诡异的一幕。
只见一个人‘塌’在擂台上,穿着衣服,手脚头都全的,五官也能辨认出来,但就像个塌了的盐雕一样,一部分完整,一部分散了一地。
赵普盯着看了良久,点点头,“这个厉害。”
说完,九王爷对赭影招手,“去把展昭找来,就说这回本帅赢了。”

小说推荐

转眼间龙图案卷集续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