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沈画霍延)

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沈画霍延)

导读:主角是沈画霍延小说《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是由作者孟青舟所著,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沈画霍延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沈画刚加了沈照星的微信,正给他发药材清单,让沈照星消毒完了再去一趟县城购买。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画霍延小说《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是由作者孟青舟所著,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沈画霍延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沈画刚加了沈照星的微信,正给他发药材清单,让沈照星消毒完了再去一趟县城购买。父亲沈彰的腿不能再拖了,越早治疗越好。

沈画霍延小说简介

戴局长勉强笑道,“小周你也是,都没确定怎么就随便上报,不知道县里对A猪瘟多重视?咱们楚书记都惊动了,又闹了个大乌龙,回去我得给楚书记请罪。”
戴局长语气又变得强硬:“还有这批试纸条,到底是质量问题还是存储问题,谁负责的?必须一查到底!既然是误会,那就让相关人员都撤走吧。”
周幕点点头:“猪场暂时还要封闭隔离,再继续多做一些检测。另外周边其他猪场也都要做检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戴局长语重心长:“小周考虑得就是周全,就这么办吧。”

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全文阅读

沈画提着早餐来的时候,被拦在外面。
“养猪场现在已经封闭,严禁人员随意出入。”门口的人说。
沈画:“这是我家猪场。”
她消毒***之后,正听到周幕说:“昨晚试纸条检测结果不明确也不合理,我怀疑是这批试纸条有问题。我已经向上级申请了PCR试剂盒和相关设备,最多再有两小时就能送到。等准确的检测结果出来,再执行相关程序,这样给农户也有个交代。糊里糊涂的就要扑杀生猪,农户情绪激动,很难安抚。万一闹大了……”
戴局长脸色很不好看:“试纸条出现阳性结果是明明白白的,足够证明这个猪场的猪已经感染了A猪瘟,必须尽快处理。拖延两小时,就有扩大传染范围的风险。小周,这责任你担得起吗?”
周幕环视四周:“严格封闭猪场,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必要进出人员必须身穿防护服,且做好人员和车辆的消毒工作。另外,立刻抽调人员携带检测设备前往周边猪场进行取样检测。”
他顿了顿,“我们坚决不能让A猪瘟扩散,但也不能在没有确切检测结果的情况下,就扑杀生猪,这是对农户的不负责。”
戴局长看着周幕,叹了口气:“小周啊,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有多大风险?出了问题……”
“出了问题,我负全责。”周幕道。
戴局长无奈摇头,“还是年轻啊,那就再等两个小时。”
“是三个小时,两个小时后试剂盒到,但检测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出结果。”
村支书请戴局长去坐下喝杯茶。
其他工作人员也到一边上休息。
刘科紧张地看着周幕:“周主任,就算最终A猪瘟没有扩散到周边,可待会儿只要PCR检测出A猪瘟,您……恐怕就要担责。”
周主任现在的职位原本是要给戴局长的一个亲戚,刚毕业的研究生,只要过了公考就板上钉钉,可忽然空降个周主任,占了位置。
戴局长的心情可想而知,平时面上笑呵呵,说服从安排,但只要逮着机会,戴局长一定不会放过周主任。
现在周主任可是自己把自己送上砧板。
除非……
除非检测不出A猪瘟。
但是,可能吗?
“可能吗?”
沈照星也在问沈画。
沈画没多说,只让家人继续熬药,给猪灌药。
戴局长过来问灌的是什么药,会不会影响到待会儿的检测。
“猪这两天生热,感冒拉稀,喂点中药。”沈彰按照沈画交代的说。
刘科也在一边说道:“采集血清样本进行检测,荧光PCR灵敏度很高,喂中药不会影响血清检测结果。”
戴局长看了刘科一眼,点点头,不再多说。
又喂了一遍药,就不管了。
沈画招呼爸妈到后面厨房去吃早饭。
“画,真的没事?”林凤雅和沈彰都忐忑不安。
沈照星咬牙说:“有事没事,咱尽力了!叔婶儿,别想那么多,先吃饭,熬一夜了。”
沈画也笑着点头,一偏头,看到窗外不远处孤零零站着打电话的周幕,四目相对,周幕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就别开视线。
这是在说他们不管饭?
呵。
三个小时后,戴局长的表情很精彩,他要求反复确认检测结果。
“这次多亏小周谨慎,不然可就白白给农户制造损失了。”
戴局长勉强笑道,“小周你也是,都没确定怎么就随便上报,不知道县里对A猪瘟多重视?咱们楚书记都惊动了,又闹了个大乌龙,回去我得给楚书记请罪。”
戴局长语气又变得强硬:“还有这批试纸条,到底是质量问题还是存储问题,谁负责的?必须一查到底!既然是误会,那就让相关人员都撤走吧。”
周幕点点头:“猪场暂时还要封闭隔离,再继续多做一些检测。另外周边其他猪场也都要做检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戴局长语重心长:“小周考虑得就是周全,就这么办吧。”
说完,戴局长就带人率先离开。
周幕带着刘科和一些检测人员留了下来。
刘科带人进行又一轮的采样检测。
周幕则去找了沈画。
沈画刚加了沈照星的微信,正给他发药材清单,让沈照星消毒完了再去一趟县城购买。
父亲沈彰的腿不能再拖了,越早治疗越好。
见到周幕过来,沈画只瞥了他一眼就继续低头编辑信息,嘴上说道:“个例,不能普及。”
周幕笑:“那看样子我不用多说了。”
沈画没回。
周幕沉默片刻,又道:“A猪瘟带来的影响,应该不用我多说。如果……”
沈画:“没有如果。”
中药材的作用当然有,但真正起效的是她用了异能施针,以她现在的体力和精神力,昨晚上扎了十头猪都快要了她的命,她回去澡都没洗就昏睡过去,一直睡到早上,若不是被电话吵醒,她都不知道自己能睡到什么时候,直到现在她头还在疼。
周幕站起来,走到门口又转回来。
“我来畜牧局只是为了基层经历,最多再有两个月我就会调走。来之前我什么都没想管。”
“你知道桑楼村吗?跟你们沈庄村同属金鹿镇。”
沈画放下手机,抬头看周幕。
桑楼村……她能想起来,全镇乃至是全县全市,都是有名的贫困村。
周幕说:“前年扶贫小组重点关注桑楼村,派了扶贫专员驻村,那边偏僻但环境好,经过考察,以及综合村民意见,县里决定帮助他们养猪。在桑楼村建了一个中型的养猪场,主打健康绿色。去年第一批生猪出栏,效益非常好。去年桑楼村小学入学率新高,初中升学率也新高。”
“小学初中都不要学费的,为什么他们之前都不上学?”
“因为上学不仅仅是学费的事儿。”
周幕又道:“后来第二批生猪出栏,效益再创新高,村民们都愿意从危房搬出来,有女孩愿意嫁过去,也有老人会主动去医院看病……”
“今年四月,第三批生猪即将出栏,却忽然爆发A猪瘟。所有生猪全部扑杀,一切心血付诸东流,还都欠了银行一***债。”
“其实平均到每户身上,一户也就是两三万的债,还不够我一副袖扣钱。可就这点债,却压断他们的脊梁。”
“桑楼村并不是个例,全县、全市、全省,甚至是全国,还有无数个桑楼村。”
周幕说完,就迈步离开。
*
猪场这边,一直忙活到晚上。
最后一次检测,依旧没有检测出A猪瘟病毒。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工作人员都离开,刘科也过来跟沈家人告别,倒是没看见周幕。
猪场有惊无险,沈彰和林凤雅都很开心,晚上收拾了一桌好菜,叫了本家的大伯一家都过来,好好吃顿饭,大伯家的照星哥这两天可是帮了大忙了。
饭桌上难免寒暄。
大伯笑道:“咱家画从小就有本事,方圆几十里打听打听,14岁考上名牌大学,一读出来就是研究生,谁能比得起?画啊,你这研究生就是研究猪瘟的对不?也行嘛,这人病是病,猪病也是病,甭管是研究人还是猪,只要顶了尖儿,那就是本事!”
沈照星无语:“爸你说啥呢。”
沈画倒是不介意,知道大伯没恶意,是真不懂。
她换了个话题:“听说桑楼村这两年发展的不错?”
一说这个,大伯就是一阵唏嘘:“桑楼村一直都是咱镇上最穷最落后的村,周围别的村都不愿意把闺女嫁***,直到去年……这两年桑楼眼看要翻身,可一场A猪瘟……”
大伯把经过说了一遍,跟周幕说的差不多。
“那现在呢?”沈画问。
大伯一拍大腿,“你别说,桑楼村运道真是来了。猪瘟那事儿直接把桑楼打回原形,还家家户户都欠债,境况是比之前更差啊!可谁知道,上个月忽然传出消息,桑楼村祖祖辈辈喝的山泉水,竟然是无污染的优质矿泉水!泉眼就在桑楼村的桑树岭上!那水听说是送到海市什么权威机构检测过的,比国外进口矿泉水质量都好!国内好几家知名的矿泉水公司都要来投资,但我听说,县上好像是要重点招商,成立一个新的矿泉水公司,桑楼村集体能占一半股份呢!村里人还能去公司上班,又拿分红又拿工资,美得哟!”
晚上躺床上,沈画给周幕发了条短信:“明天下午3点,我到县城买点东西。”

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免费阅读

早上六点不到,沈彰和林凤雅起床去猪场。
沈画也起床去跑步,她这身体得好好锻炼,堂堂大国医,扎几头猪都差点儿晕倒,简直不可理喻!
沿着乡间小道朝着金鹿岭跑过去,道路蜿蜒曲折,风景很好,路上偶有村里人上山下山,认识的打声招呼,不认识的就过去了。
山路慢跑是真累。
沈画跑了二十分钟,心脏快要爆炸,也不敢硬跑,就开始走。
走了十几分钟,身体没那么难受才又开始慢跑。
山间空气清新,清早的鸟叫虫鸣,十分悦耳。
沈画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算到达转角台。
转角台在金鹿岭背面,另外一面就是金鹿岭风景区,开辟的有专供游客登山的台阶,那一侧山势也平缓,只是在接近峰顶的时候,山体是将近90度的仰角,景区才用钢索从峰顶垂下,供有意愿的游客登顶。
她此刻就要到达的转角台,继续往上爬就能到达金鹿岭的峰顶,但这边山势陡峭,且没有开发出上山的路,偶有村民找药材会上去,一般人不会走。
鞋带松了,她蹲下来系鞋带,这一路上来太累,她打算等下在转角台休息会儿再下山。
刚蹲下,就听到一阵歌声。
一直到歌声停止,沈画才发现自己竟然保持同一个***没变过,腿都蹲麻了,鞋带还没系好!
她赶紧系好鞋带想站起来,但腿麻得不行,她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扶住她的胳膊,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
“谢谢。”沈画连忙说道。
那双手也只是扶了她一下就松开了。
沈画勉强站好,按了按自己的腿止住麻意,再一抬头,那人竟然已经往山下走去了,她都没来得及看到他的脸。
不过从背影上看,那人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简单的运动套装,也难掩他的好身材。
是同村人?
应该不是。
再看转角台这边,一个人都没有,联想到刚才的歌声……
先前唱歌的应该就是他吧。
不知道是什么歌,很好听,不然她也不至于听得腿麻了都没换***,而且声音还莫名有些熟悉。
沈画也没太在意,歇了会儿就慢悠悠下山。
*
中午吃过饭休息一会儿,沈画跟父亲和凤姨说了一声,就换衣服出门。
她要去县城买东西是真,见周幕一面也是真。
父亲的腿不能再耽搁了,凤姨则是有颈椎病和风湿,最好也趁早调理,针灸最直观,再辅以中药治疗,效果更佳。
之前让沈照星买的不锈钢针给猪用过了,哪怕消过毒她也不想用在家人身上,况且不锈钢针根本达不到她的要求。
她现在体弱精神力也弱,针若是不好,会浪费更多精力。
她得想办法买一套好针,最好是金针。
从村里到镇上再到县城,至少30公里,家里电瓶车已经旧了,电力不足以支撑来回。沈画就骑电瓶车去镇上,把车停在超市门口,又坐车去县城。
还没下车,就接到周幕的电话。
周幕一听说她坐汽车来的,就说要来接她,她也没矫情。
汽车到站,一下车就看到周幕在冲她挥手。
周幕自己开车来的,还很绅士地帮她开车门。
上了车,周幕问:“我先送你去买东西?”
沈画瞥了他一眼,这人倒是自来熟的很。
县城不大,周幕带沈画跑了两个药店,也没找到她满意的针。
“你想要的东西在这地方恐怕不好找。”周幕说,“信得过的话你说要求,我帮你找。”
这话倒是没错。
沈画点点头,只按照需要采买了一部分药材,药材质量堪忧,她不得不调整方子。
周幕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我有朋友是做中药材生意的,你加我微信,我把他名片推给你,需要什么药材直接跟他拿,价格质量都有保证。”
沈画:“我的用量不大。”
“无妨,是我朋友。”
沈画似笑非笑:“你这糖衣炮弹可是无孔不入。”
“那也得你愿意吃糖。”周幕笑,“时间也不早了,一起吃个便饭吧,无糖的。”
沈画:“你就不怕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周幕手指在方向盘上轻叩,微笑:“不怕。”
倒是挺自信的。
县城有家火锅店很出名,开了很多年的老店,沈画高中的时候跟同学吃过一次。
虽然只有两个人,也还是要了个包厢。
鸳鸯锅底,服务员上好各种菜品就出去了。
周幕要动手帮沈画煮,被沈画拒绝,“我喜欢自己来。”
周幕点点头,给沈画开了饮料:“你慢慢吃,我慢慢说。”
沈画先涮了牛肉。
周幕:“我刚到畜牧局就被安排工作,接手的第一件事就是桑楼村养猪场爆发A猪瘟。A猪瘟的严重程度不需要再多讲,处理方式就是必须扑杀养猪场的所有生猪。这事儿很棘手,因为养猪场对于桑楼村来说,比人命还重。”
“那时候我好好了解一下桑楼村。原来在政府帮助他们建养猪场之前,桑楼村的人均年收入竟然不到一千!”
“都什么年代了,桑楼村竟然还有人吃不上饭。”
“他们也不懒,但就是不愿意出去打工,只靠一点田地,靠从山里寻摸点东西,吃不起饭太正常了,有些人家住在山上很危险,也不愿意搬下来。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但人家说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两年扶贫攻坚是任务,必须落实的,县里对桑楼村的扶贫力度再次加大,其中就包括无息贷款帮助桑楼村建养猪场,本来一切都好转了……一场A猪瘟,瞬间摧毁一切。”
周幕喝了口水,“我负责处理A猪瘟,只要把桑楼村的A猪瘟处理好,我的工作就圆满完成,扶贫不归我管。我在这儿呆不久的,没必要节外生枝。”
沈画丢了点牛肉丸***煮,抬头看周幕:“然后呢?”
周幕声音平静:“A猪瘟让桑楼村一大半的人都背上了债,老实说,县上很清楚桑楼村没有还款能力,也不可能逼着他们还。但让我意外的是,A猪瘟的事情处理完,桑楼村的支书就找到县里说债务的事儿。”
“这两年有公司看上桑楼村的地方,想要开发来做度假区,桑楼村一直都不同意,坚决不肯搬迁。村支书跟县里说,村民们现在愿意搬迁,用公司给的补偿款,偿还养猪场的债务。”
周幕轻笑了一下:“我觉得这群穷人还挺有意思的,就邀请了几个朋友在桑楼村转了转。你别说,虽然偏远但那还真是个好地方,开发个疗养区来,绝对不亏。那么好的地方,要是挖了山头盖房子,就像一个***脸上长了狗皮藓,憾事啊。”
沈画被逗笑了。
周幕:“我朋友说他们的水挺好,就取了些水送去检测,果然水质上佳,天然山泉。”
这跟沈画猜想的差不多,矿泉水厂的投资项目,果然是周幕办的。
沈画淡笑,示意周幕继续。
周幕:“你确实治好了感染A猪瘟病毒的猪,还是在猪发病中后期,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我向你开口之前,你就拒绝了我。是因为你自私吗?”
“不是。”
沈画:“何以见得?”
周幕笑:“因为你来找我了。”
他很笃定地说:“昨天你拒绝我,是因为你可能不大相信我们这些政客,你觉得在我们眼里,一切都是向上爬的垫脚石,包括你能治疗A猪瘟的技术。你担心我会为了政绩不择手段利用你的技术,却并不真心在意这项技术对普通养殖户们的意义。”
“所以我跟你说了同样因为A猪瘟损失惨重的桑楼村。”
“但我提了桑楼村的惨状,你也只会认为我是在卖惨,想要利用桑楼村博取你的同情,用道德去绑架你,让你交出技术。”
“我没辩解,因为我辩解什么,你都不会信,不如叫你自己去挖掘。”
周幕又接着说,“你肯定会从别人口中了解桑楼村的事,而你只要去了解就会知道,本来因为A猪瘟而陷入绝望境地的桑楼村,忽然时来运转,有了矿泉水项目,一下子就让桑楼村起死回生,未来的红火日子唾手可得。”
“这真是时来运转?华国那么大,山明水秀的地方很多,高品质天然山泉也不缺,怎么就轮得到桑楼村?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你定然会猜到跟我有关。”
“我做这些,没想过回报,就只是想改善那个村子的境遇,只是想真的为贫困农民做一点事。否则处理完A猪瘟,表面同情一下他们我就可以直接走人了,他们后续生活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
周幕笑起来,目光清亮:“我拿桑楼村跟你卖惨,可在跟你卖惨之前,我就已经解决了桑楼村的问题,甚至给他们找了更好的出路。哪怕没有你这回事,我也解决了桑楼村的难题,这才是真正打动你的地方。”
沈画放下筷子,正视周幕。
不得不说,周幕把她的心思全都猜透。
昨天周幕用全国还有无数个桑楼村跟她卖惨,她压根儿没理会,那不过是政客惯用的手段。
可在听说了桑楼村的矿泉水项目,猜到是周幕为桑楼村找的出路时,她才真正被打动,决定来见他。
她对技术并不吝于公开,可她不会轻易把筹码交给一个纯粹的政客。
矿泉水项目,让她对周幕有了更深的认识。
也让她知道,他不仅仅是一个政客,至少他还保留了一颗赤子之心。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从黑红女星到医学神话全文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