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我入睡(祁柚乔椹琰)

哄我入睡(祁柚乔椹琰)

导读:主角是祁柚乔椹琰的小说叫做《哄我入睡》,是由作者年深不见所著,哄我入睡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祁柚妈妈去世的早,从小被爸爸和哥哥捧在手心长大,什么都要给她最好的。她天生一副好皮囊,妖孽脸蛋,魔鬼身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祁柚乔椹琰的小说叫做《哄我入睡》,是由作者年深不见所著,哄我入睡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祁柚妈妈去世的早,从小被爸爸和哥哥捧在手心长大,什么都要给她最好的。她天生一副好皮囊,妖孽脸蛋,魔鬼身材。大学毕业后,眼看纸醉金迷的生活正在朝她招手,却被家里安排了联姻。

祁柚乔椹琰小说简介

祁柚奉行“是爱豆不够帅还是卡不够刷,为什么想不开要结婚”的人生信条对联姻誓死不从,跑到酒吧放纵喝过了头,醉后胡来招惹了一个男人,荒唐收场。
一个月后的订婚宴上,男人漫不经心地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禁欲气息,唇角微勾:“又见面了,乔太太。”
祁柚:“……”
本想做个抽身无情渣女,奈何同一夜对象联姻了。

哄我入睡全文阅读

临近毕业,大四学生都忙着找工作升学,宿舍楼空荡荡的,祁柚也在一个月前住回了家里,只留了些换洗衣物和日常护理用品在寝室。
昨晚被折腾得太辛苦,她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过了晚饭时间才转醒,腰上的酸痛感还是那么明显。
“怎么还只有我们两个人,贝蕊和何萍萍呢?”她慢腾腾从床上下来。
“贝蕊最近都在忙着找工作,今天好像有场面试吧。何萍萍这个学霸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忙着考研,都快住在图书馆了。”陈今安回答。
祁柚哦了一声,拿了衣服准备去洗澡。
她在柜子上找到沐浴露,拿在手上时觉得有些奇怪,这瓶好像新买的,也没怎么用,怎么好像一下子少了很多的样子。
一瓶沐浴露也就几百块,她没多想,不紧不慢地进了浴室。
等她磨磨蹭蹭从浴室出来,室友贝蕊正好从外面回来,出门没带伞,一身湿透了。
祁柚顺手给她递了条毛巾,“面试怎么样?”
“不知道,面试好几家了,HR都让我回来等通知。”贝蕊擦拭着头发,声音里透着疲惫。
她不如祁柚有个好家世,什么都得靠自己。没有背景,实力又比不过陈今安,这段时间没少碰钉子。
祁柚安慰道:“没事的,HR都喜欢搞这一套,说不定没几天就给你打电话了。”
“嗯,”贝蕊点点头,“对了,你怎么回来了?”
祁柚和贝蕊关系还行,但远没不如同陈今安那般交心,家里的一堆子破事跟没必要让她知道,于是随口说:“哦,在家太无聊了,回来玩两天。”
她拉开自己专门放护肤品的抽屉,原本堆得满满当当的面膜瞬间少了一半,扭头问:“今安,你用我面膜了?”
陈今安正在追剧,头也没抬地说:“我可没,我自己面膜还有一大盒呢。”
“那就怪了,怎么少了那么多?”祁柚嘀嘀咕咕道。
贝蕊脊背微僵,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是我用的。因为我最近不是面试嘛,就从你那儿借了几片。”
几片?
祁柚翻了翻,少说也被用掉了十几片,还都是大牌货,几百一片的那种。
她不是小气的人,一盒子面膜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她不喜欢别人乱动她的东西。
贝蕊见她脸色不太好,小心翼翼地问:“柚柚,你不会生气了吧?”
祁柚抽出一张面膜合上抽屉,“没,只是你下次拿的时候记得和我说一声。”
贝蕊垂眸不语。
祁柚敷上面膜搬了张椅子和陈今安一起追剧,陈今安这个颜狗吹嘘了男主半天,可祁柚完全get不到男主的颜,甚至觉得他长得还不如自己昨天睡的那个男人帅,看了不到十分钟就自顾自地在旁边刷起了微博。
贝蕊***洗澡了,搁在桌上的手机一直震动个不停,祁柚瞥了眼,对着里面喊:“贝蕊,你电话。”
“来啦。”贝蕊裹着条浴巾就出来了,接起电话一顿嗯嗯啊啊,捂着嘴连声道谢,表情越来越激动。
“啊!!姐妹们我面试上了!!”挂了电话后,她兴奋地蹦蹦跳跳。
“是吗?面试上哪家了?”陈今安点了暂停,终于把目光从男主脸上移开。
“乔氏集团!他们叫我明天就去上班。”
“……”祁柚一口盐汽水喷在陈今安的平板上,猛咳了几声问:“什…什么集团?!”
“乔氏啊,就是最早做计算机电子起家,后来业务扩展到影视文化金融投资多个行业,现在是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的乔氏啊!咕咕视频、新明科技还有博信你们应该知道吧?都是他们旗下的。”
何止知道,这正是祁柚这几天头疼的根源,提到这个姓氏,她眉心都要突突跳几下。还真是越想躲避,越是阴魂不散啊。
“姐姐,和你有仇的又不是我,你喷我干嘛啊!”陈今安扯了一大坨纸巾擦拭自己无辜的平板,扯着脖子说:“贝蕊你知不知道你未来的老板娘……啊!疼疼疼!”
祁柚狠狠掐了下陈今安的腰,眼神警告她不准乱说话。
贝蕊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俩,“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祁柚笑吟吟道:“她是想说祝你未来工作顺利。”
“……”陈今安哭唧唧跟着点头。
//
周一,艳阳高照。
寸土寸金的CBD高楼耸立,这里是年轻人向往的职场,同时也是战场。早高峰时分白领们脚步匆忙,端着咖啡刷卡进楼,忙碌的一周又将开始。
贝蕊站在乔氏集团的办公楼下抬头望去,整整68层的大厦直插云霄,让人心生震撼。
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人事经理给她办理了入职手续,安排她去行政部报道。
她大学学的是视觉传达设计,但以她目前的资历连乔氏设计部的门槛都没达到,只能先从行政部的小助理做起,熬过三个月的实习期,再一步步往上爬。
行政经理将她带到办公室做介绍,同事们对这个新来的实习生并怎么不感兴趣,短短看了她一眼便各忙各的,嘴角带着几分不屑。
贝蕊尴尬地坐到自己的新工位,很快有人丢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工作给她。
就这样忙到中午,经理突然通知十分钟后全体员工下楼集合,整个办公室瞬间炸了锅,小姑娘们手忙脚乱地开始补妆。
“啊?这么早就来了吗?不是说下午?”
“快帮我看看我眼妆有没有花?”
“哎呀不用补啦,站那么远,他又看不见。”
贝蕊一头雾水地跟着大家乘电梯下楼,原本空旷的大堂此刻站满了人,管理层级别由高到低整整齐齐站了两排,打理着仪表全体严阵以待。
“是谁要来啊?”贝蕊向旁边的人小声打听。
“你不知道?咱们公司的太子爷回国了。”
“太子爷?”
“就是乔董的孙子,可不是太子爷嘛。听说他这次调任回国公司会有大动荡。欸,来了来了。”
“嘘……都别说话。”
众人呼吸都绷紧了,目光朝大门聚焦。
贝蕊站得太远看得不甚清楚,只隐隐听见几道刹车声。几十秒后,一位模样矜贵的年轻男人踏入大门,后面还跟着四五个身着职业装提着公文包的助理。
他身形修长提拔,是在人群中一眼便会注意到的长相,一身熨帖的蓝黑色西装,勾勒出颀长笔挺的身形,领带也系得一丝不苟,眼里带着淡冷漠和疏离,让人不敢靠近。
他一出现,周围的一切便都黯然失色。
高层恭敬地迎上去,男人淡淡点头,与之交谈着进了电梯。
“他好帅啊。”贝蕊目光一直跟随在他身上,莫名的看痴了。
“别想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不可能发生在咱们身上。内部消息,乔董已经相中了孙媳妇,据说下个月就准备订婚了。”
有人八卦追问:“这么快?不是刚回国吗?那女的是谁?”
“谁知道呢,反正肯定是哪家富千金呗,有钱人更讲究门当户对,现实里哪有那么多灰姑娘?这种家世的男人,咱们也就只能看看。”
“啧啧,英年早婚可惜了……”
贝蕊望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双眸晶亮,也不知有没有听见同事们说的。
迎接完大BOSS,一行人争分夺秒地赶回办公室接着工作,然而这个周一注定不安宁,公司内网突然弹出的一则公告——
“经董事会商议,即日起原北美区负责人乔椹琰正式调任为乔氏集团总裁,全面负责公司整体运营与管理,望各部门积极配合……”
意思是太子爷正式继位了。
公司再一次炸开。
//
六十八层总裁办公室,装修奢华大气,圆弧形全景落地窗能俯瞰这座城市的全貌。助理路超手持平板站在红木桌前汇报工作:“乔总,公告已经发下去了。”
乔椹琰翻阅着手里的文件,在页末签下自己的名字——Joy,落笔刚劲有力。
“另外,”路超将平板置于桌上,调出一段视频推到他眼前,“这是您要的酒店监控录像,按照您之前的吩咐,没让乔烨他看见里面内容。”
乔椹琰笔端稍顿,抬头看着屏幕。
视频某处被放大,画面定格在电梯口,女人穿了件不合身的宽大白衬衫,极力用长发遮住脸,从电梯里溜出来的时候左右瞻望,像极了做了什么坏事的小骗子。
路超继续说:“她名叫祁柚,目前在E大设计学院读大四,另外她的父亲是盛远集团董事长,也就是……乔董希望与您联姻的祁家。”
“……祁柚。”
“原来是她啊。”
乔椹琰眉峰很轻地挑了一下,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不知在想什么。
//
另一边,为了拒绝这场包办婚姻,祁柚好几天不曾回家了,任谁给她打电话就是不接,总之要就是要和家里在抗衡到底。
为了逼女儿回家,祁盛远什么招都用了,换了买给她的小公寓的门锁,一贯放任不管额度的银行卡也给她停了,可祁柚软硬不吃,左右她自己攒了小金库,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能耐她何。
祁盛远在家急得团团转,小娇妻乔寻洵却气定神闲地欣赏着自己新做的美甲。
“哎呀老祁你别转了,我头都被你转晕了,祁柚她那么大个人还能丢了不成?”
“可乔家那边已经找我商量订婚的事了,柚柚一直这么犟下去,我总不能押着她结婚吧?”
乔寻洵轻飘飘白他一眼,“她这脾气,还不是你和你儿子从小给她惯的。”
说着她拿出手机,点开祁柚的微信,“等着,你敢保证她一个小时内立马到家。”
“……”
今天是工作日,室友都去单位卖力搬砖,只留下祁柚这么一个不用被资本阶级压榨的二世祖在寝室独自美丽。
女人大概都有心情不好就想换发型的通病,自从祁柚认定自己是个渣女之后,每次照镜子都觉得自己不烫个渣女***浪实在对不起自己做的那事儿。
她一早约了某家顶级美容会所做头发,三四个人围着她转,历经整整一个上午终于搞定。
不得不说理发师技术很不错,是她心目中渣得明明白白的发型呢:)
拿着手机正准备拍张美美的自拍,通知栏弹出微信提示。
乔寻洵:【我带法拉利去做绝育了。】
“……!!”
“乔寻洵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要是敢动它我就把你新做的鼻子给打歪!!”
半个小时后,祁柚冲回家里,乔寻洵躺在沙发上敷面膜,怀里抱着还抱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法拉利”,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朝她摇尾巴。
祁柚从小喜欢小动物,家里养了一只叫“法拉利”的柯基,一只叫“宾利”的边牧,还有三只分别叫“迈巴赫”“保时捷”“帕加特”的小胖猫,以及花园里的一窝松鼠和一池子小金鱼。
“法拉利”是只小公狗,狗生三年,至今都还是个只纯洁的小处狗。
众所周知边牧和狗是两个品种,何况他们家“宾利”还是她哥哥从国外带回来的治愈犬,国内不超过一百只,智商非常高,所以当然瞧不上短腿性格又憨的柯基。
没有女朋友的狗生是不完整的,祁柚一直没忍心带“法拉利”去做绝育。
她冲过去一把抱起“法拉利”,看了眼它的肚子,长吁一声:“还好还好,蛋蛋还在。”
还能体验一下做男人的快乐。

哄我入睡免费阅读

事实证明,恶毒后妈是没有心的,前脚给她挖坑的事还没完,后脚又要残害她的狗。要不是她及时赶回来,只怕她的小宝贝就要沦为可怜的“小太监”了。
祁柚气鼓鼓地瞪着沙发上的精致***,“乔寻洵你又抽什么风?”
乔寻洵睁开一只眼睛瞄她,坐起身揭下面膜拍了拍,“我不这么说你能这么快回家吗?怎么样啊我们的祁大小姐,这几天离家出走想通了没有啊?”
“……”原来实在这儿等着她呢。
祁柚在心里***辱骂乔寻洵第一万八千零一遍,不愧是心机婊中的战斗机。
她说:“你骗我回来也没用!我是不会答应和你你那个又老又丑的小叔联姻的!”
乔寻洵嗤了一声,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谁告诉你我小叔又老又丑了?拜托,他只是辈分比我大而已,年纪倒还比我小几岁呢。”
“……”祁柚一噎。
“人家读书那会儿可是校草级的人物,现在又接管了整个乔氏,圈里名媛想接近他都没机会,你倒好,送上门的还嫌弃。”
“我管他帅还是丑,反正这婚我是不会结的,你给我爸***的那套在我这儿没用!”祁柚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你不结也得结!小叔他已经答应了,现在乔家那边已经在着手准备订婚了!”
乔寻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祁柚烦躁地捂住耳朵。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柚柚,你回来啦?”她在二楼撞上了从书房出来的祁盛远。
祁柚看见他莫名的眼眶一热,想到爸爸自小对她的疼爱,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件事上和乔寻洵站在统一战线,女儿过得幸福不都是身为父亲的心愿吗?
她问:“爸,你也想我嫁到乔家去吗?”
祁盛远伸手要摸祁柚的头,被她退后躲开。
他眼神微微受伤,胸口像被人隔着枕头擂了一拳,他说:“女儿啊,爸爸也是替你着想。”
“别说什么为我好,你要是真为我好当初就不该娶这个女人过门,让我成为圈里的人笑话!如今又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答应和乔家联姻,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祁柚绕过他跑回自己的房间,把门关得震天响。
回应她的是房间外无尽的沉默,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祁盛远长长地叹息一声,回到书房关上了门。
她沿着门背颓然滑坐在地,屈膝抱着自己,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下来。
//
【其实吧,我觉得联姻这件事你倒可以考虑考虑。】
夜里,祁柚窝在被子里抱着手机连发五百字小作文吐槽小后妈的一系列***操作,陈今安看完这样对她说。
??
姐妹,你一定是出门被撞坏了脑子才说出这么丧尽天良的话。
她丢了一长串问号过去:【那你替我嫁好了。微笑脸.jpg】
【我倒是也想嫁进豪门做富太太来着,可惜没你这个命。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喜欢也未必能在一起,嫁给有钱有名的男人他不香吗?等他老了还能继承他的巨额遗产。】
【大不了先应付着你爸,之后再找个理由离了呗。到时候你依然是整条***街最靓的妞,继续和姐妹在夏威夷的海滩蹦野迪啊!】
“……”
祁柚盯着她发的一长串消息看了半分钟,一时间竟然觉得她这套歪门邪道好像有点道理。
好家伙,你可千万不能去干***,不然以你的***功力得霍霍多少人。
她回:【既然这样,你别喜欢言梵了,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得了,你看他都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了。】
陈今安被她一句话堵闭麦了,回了个“跟你没得聊”的表情包,利落地睡觉去了。
祁柚放下手机,望着天花板,久久无眠。
为了表露自己抗婚的决心,这几天她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祁盛远喊她下去吃饭也不搭理。
虽然“宾利”非常聪明,在她的唆使下总是叼着个小篮子下楼偷零食给她吃,但零食到底不顶饱,她现在满脑子的手拆蟹粉牛肝菌大黄鱼黑椒牛排糖醋里脊。
救命!真的好饿!!
不行了,再饿下去仙女都得断气,祁柚一掀被子,光着脚打开房门。
深更半夜,家里人都睡了,她从门缝里挤出来,像只小老鼠一样轻手轻脚地溜进厨房找东西吃。
冰箱门打开,里面放了整整两层用保鲜膜裹好的饭菜——祁盛远怕她饿坏了,每天都嘱咐阿姨留些她最爱吃的饭菜。
祁柚鼻子一酸,想起爸爸每次来叫自己吃饭时的好言相劝,突然有些后悔那天说出那样伤人的话了。
其实,她知道爸爸是爱她的,妈妈不在的这些年,他和哥哥将她保护得很好。可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一心想她嫁到乔家。
她把菜一盘盘从冰箱里端出来,撕开保鲜膜就准备开吃,客厅的灯倏尔明亮,祁盛远站在沙发边对她说:“你胃不好,晚上就不要吃凉的了,爸爸给你热一热吧。”
偷吃被抓包,祁柚拿筷子的手尴尬地僵在空中,拒绝也不是,答应也不是。
她愣了愣的功夫,祁盛远已经走了过来,将一道菜放进了微波炉,又熟练地打开灶台,烧水替她再煮碗面条。
祁盛远年轻时也是枚俊朗小生,倜傥英姿,一表人才,后来娶了祁柚的妈妈练就了一身好厨艺。可岁月不曾优待他,事业上升期遭遇妻子病故,只身一人操持公司照顾儿女,如今年过半百,鬓角夹白,眼角泛着皱纹,早已没了当年的影子。
祁柚看着爸爸忙碌的背影,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她哑着嗓子开口:“爸,你真的希望我嫁给那个姓乔的吗?”
“爸爸也是为你好。”祁盛远将面条放进烧开的水里,盖上锅盖,转身看着女儿。
“现在的世家豪门里,乔家的声望很高,他们家长辈少没人给你立规矩,日子过得也***。而且寻洵对他们家又知根知底,老太太是真心喜欢你,你若嫁过去,爸爸放心,总比日后被穷小子骗走了好。”
“当年你妈妈跟着我创业,吃了不少苦,后来生活刚刚好起来,她却生病走了,这件事一直是我心里最大的遗憾。你是爸爸捧在手里的明珠,爸爸不想你吃妈妈吃过的苦。”
祁柚低着头,“可是,如果将来有个人也能让我像妈妈一样心甘情愿呢?”
祁盛远默了默,伸手替她打理凌乱的头发,“如果你真的不想嫁给乔椹琰,那爸爸只好豁出这张老脸去退婚。合作崩了就崩了,不就是十几个亿嘛,爸爸还是赔的起的,万一乔家记仇,生意上处处和我们作对也没关系,我和你哥哥也能挺一挺的。”
祁柚就此陷入漫长的沉默,她没想过自己的不管不顾会给家里带来怎样的后果。
或许不管她愿不愿意,她这种家庭出身的女孩,婚姻背后总是牵连着一些利益。即使日后她遇见了一个自己爱的人,谁又能保证对方不是为了少奋斗二十年才选择她呢?
祁盛远将煮好的面条盛进碗里,又特意为了她煎了两个荷包蛋。
“你毕业后不是想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嘛,爸爸想过了,会全力支持你,还有你一直想要的宠物店,爸爸也送给你。万一以后我和你哥哥支撑不住公司了,你还能靠自己。”
说完,他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抹了下眼角,转身要走。
祁柚吃着面,大滴眼泪滴在碗中。她拉住祁盛远的手,“爸,我答应联姻。”
“真的?”
“嗯。”祁柚哭着点头。
没什么比一家人过得好重要的了。
“好好好,那你吃完早点睡,明天我再跟你说订婚的事项。”
祁盛远脸上沉重一扫而光,眼里流露出惊喜,他和女儿道了晚安,一路小碎步跑上了楼。
楼道没开灯,一直躲在角落偷听的乔寻洵窜出来攥住他的胳膊,小声地问:“怎么样,她答应没?”
祁盛远点头狂喜,眉毛扬得老高,“答应了,还是你想的这招打感情牌有用!”
//
祁柚并不知道祁盛远在她面前说得感天动地,将父爱展现得淋漓尽致,其实不过是又挖了坑等她跳。
她慢腾腾地把面条吃完,回到自己房间关灯休息,入睡前,她告诉自己或许他们这种家庭出身的人就该有婚姻不能自己做主的自觉,何况她至今也没遇到过让她很心动的人。
如果有,那也是很遥远的事了。
遥远到她早已记不清他的模样。
第二天,祁柚睡到中午才起,祁盛远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她喜欢的菜。又怕她后悔似的,将订婚的进展倒豆子般的讲给她听。
什么哪天是黄道吉日、酒店选在哪处,宴会礼服用哪家的高定通通替她安排妥当了。
祁柚听着,似乎也没什么需要她操心的事,她放下碗筷,上楼化妆换衣服。
乔寻洵见她精心打扮又要出门的样子,警惕地问:“你去哪儿?”
祁柚换了鞋,拿上车钥匙,冷不丁白她一眼,“放心,我不是要离家出走,我是去看看那个被你夸上天的小叔到底长得什么狗样!”
她是不太相信乔寻洵的眼光的,帅不帅的还得她自己说了算,今天她就去会一会她那个传说中分分钟赚几千万的便宜未婚夫。
临近下午上班,金融中心人流如织。
祁柚踏入乔氏大厦,腰背挺直,高跟鞋踩得大理石嗒嗒作响,一进门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站在大门口朝里面浅浅扫了眼,双手抱胸地走到前台,摘下墨镜扣了扣桌子,“你们乔总的办公室在几楼?”
前台小姑娘正打着盹,被她这么一敲,立刻清醒了,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问:“请问和我们乔总有预约吗?”
“没有。”
“那不好意思女士,我们乔总今天的工作行程比较满,不太方便和您见面。”
都要订婚了还拿什么工作来堵她,祁柚耐着性子说:“要不这样,你先给他打个电话再替他决定要不要见我,我叫祁柚。”
“这……”前台迟疑了一下,犹豫再三还是拿起座机拨通了总裁办的电话,“路特助,这边有位女士说要见乔总……嗯,她说她叫祁柚。嗯,嗯,好的。”
半分钟后,前台挂掉了电话,亲自护送祁柚进了总裁专用电梯,按亮了68楼。
祁柚对着电梯里的镜子补了补口红,又理了理长发,以求自己的形象达到最佳。
没错,她就是要一出场就要亮瞎他乔椹琰的狗眼!让他知道他这辈子一定是祖坟冒青烟才能娶她这个美貌及才华于一身的小仙女!
电梯到达68楼,门打开,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便在门口迎她。
他微微弯腰,恭敬道:“祁小姐你好,我是乔总的特助路超。乔总现在正在开一场重要的电话会议,请您移步贵宾室稍等片刻。”
祁柚望了眼紧闭的总裁办公室。
行吧,毕竟以后是要挣钱养她给她买包的男人,就勉强等他几分钟吧。
她点点头,跟着路超进了贵宾室。
茶几上早已备好了水果甜点,祁柚刚一坐进真皮沙发,立刻又有女助理为她送来手磨咖啡,服务还挺周到,是对待未来老板娘该有的态度。
“祁小姐,您这边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再找我。”路超带上门退了出去。
总裁办公室占据了整整一层,四面通透的玻璃墙设计,贵宾室对面是专门围着他转的总裁办。
祁柚喝着咖啡,透过落地玻璃打量着外面,大概有九十位助理低头忙碌着,这阵仗比她家日理万机的老头还大。
-
办公室里,乔椹琰将工作暂时推到了一边,调出了贵宾室的监控画面,放到最大。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乌黑头的长发烫卷了,穿了条水蓝色吊带连衣裙,懒洋洋地窝在沙发,时不时抬眼看向外面,确认他是否忙忘了。
这套监控系统是公司今年自主研发的,清晰程度不负众望,画面放大几倍连她眼睫下浅浅的泪痣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乔椹琰挑了挑眉毛,没错,是她。
一周前撩了他,又把他一个人丢在酒店的女人。
“乔总,”路超敲门进来,“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祁小姐带到贵宾室了。”
乔椹琰没做声,眸光定格在屏幕,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眉峰微敛,若有所思。
“乔总?”路超又唤了一声。
“好,知道了。”乔椹琰回神,关上监控,淡淡地打开未看完的文件,再次没了下文。
路超在原地等了半分钟,明明老板手里没什么紧急的工作却迟迟不见他有要见未婚妻的意思。
他小声提醒,“您不见她吗?”
乔椹琰将文件翻了一页,“不急,让她等一等。”
路超:“……”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哄我入睡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