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我入睡(祁柚乔椹琰)

哄我入睡(祁柚乔椹琰)

导读:《哄我入睡》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主角是祁柚乔椹琰,祁柚乔椹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他换了件新衬衫,站在全身镜前整理领口,一丝不苟地将纽扣扣到最上端,照了照又觉得太过刻板,松开两颗露出深刻的锁骨。

小说介绍

《哄我入睡》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主角是祁柚乔椹琰,祁柚乔椹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他换了件新衬衫,站在全身镜前整理领口,一丝不苟地将纽扣扣到最上端,照了照又觉得太过刻板,松开两颗露出深刻的锁骨。

祁柚乔椹琰小说简介

被渣了的ons对象逮个正着,人生最尴尬的时刻莫过于此。
一个眼神便能确定自己是逃不掉了,祁柚索性把包放下,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这,这么巧啊,又见面了。”
“巧吗?”乔椹琰眼角微勾,似笑非笑,“那天早上不吭一声就离开了酒店,我还以为你不会想再见到我了。”
“……”祁柚心里咯噔一下,巴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哄我入睡全文阅读

【提问:有一个没有求生欲的男朋友是怎样一种体验?】
看着某乎推送来的热门提问,路超莫名觉得这个问题简直是为自己的老板量身定制的,没有求生欲大概就是乔总本总了。
未来太太来公司整整一个下午,乔总埋头工作把她晾在一边不闻不问,任她等,任她发脾气,整个总裁办都快招架不住了,可老板还是没有要见她的意思。
作为一个拿着百万年薪的总裁特助,路超不好插手老板的私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安抚未来老板娘的情绪。
他绝望地收起手机,端着一碟抹茶蛋糕走向贵宾室,等待即将再次喷发的小火山。
里面,祁柚靠着沙发像是睡着了,听见动静微微睁开眼睛。
她已经同助理闹过几次,也差点拆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直接闯***,但都被以“乔总在忙”为由给拦下,现在身心俱疲,连脾气的力气都没了,只后悔昨晚脑子一热答应了联姻。
她看了眼手机。
很好,乔椹琰将她晾在贵宾室整整三个小时五十二分。
起初她还抱着“今天必须亲眼见到他庐山真面目”的心态,再不耐烦也倔强等着。后来在这贵宾室一坐就是四个小时,纯属是想看看这狗男人究竟能和她耗到什么时候。
果然,有些人是真的狗!
“问你个问题啊。”祁柚直起身子,“你们乔总是不是长得特别磕碜,所以不敢见人,怕把我吓得退婚吗?”
“呃……”路超一脸歉意地回答:“实在不好意思祁小姐,今天乔总的工作比较多。”
“多到一下午都不用上厕所?他不怕把前列腺憋坏吗?”
“……”路超尴尬地咳了一声。
说实话,他也很想知道老板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在里面偷偷拿监控看着她,却一直把人晾在一边不肯见。
他拿起桌上的杯子,“我再帮您倒杯咖啡吧。”
“不用了,你告诉她,本仙女今天不陪他玩了!”
祁柚站起来,打理了下自己的形象,拿起自己的包往外走,临近电梯前回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门。
“麻烦你转告他,有本事订婚宴也别出现。”
那倒也是趁了她的心意,解了这个破婚约!
否则,丑丈夫总是要见老婆的!!
-
“乔总,祁小姐已经离开了。”
路超再次回到总裁办公室时,乔椹琰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他换了件新衬衫,站在全身镜前整理领口,一丝不苟地将纽扣扣到最上端,照了照又觉得太过刻板,松开两颗露出深刻的锁骨。
他随手拎下一件西装外套搭在手腕上,边往外走边嘱咐:“博信那边方案的进度再跟进一下,有问题的地方我都标注了,回头你发给他们的项目负责人。另外明天例会的资料,记得一早放在我桌上。”
“是。”路超替他推开办公室的门,默不吭声地跟在他身后。见他按了电梯要下楼忍不住问道:“乔总,您这是要去哪?一会儿七点还有个电话会议。”
“推了。”乔椹琰走进电梯,唇边弧度散漫,“有私事。”
路超马上会意,在电梯门关闭之后,给乔椹琰的私人司机打了电话,让车子在门口待命。
夕阳西沉,余辉给大厦镀上一层朦胧的金色光影。
乔椹琰从电梯里出来,正巧看见一辆红色的轿跑从公司门口轰鸣而过。
他眯了眯眼睛,坐进自己的迈巴赫,对司机说:“跟上前面那辆红色兰博基尼。”
//
“……你说他是人吗!他竟然让我在办公室门口等了整整四个小时,我看他就是故意耍我呢!要是不想和我联姻直说啊,干嘛还答应订婚?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才会让我遇见这样的狗男人!”
“Tempt”酒吧内,陈今安看了看腕间的表,满脸麻木。
她已经坐在这儿被迫听祁柚吐槽了她未婚夫整整21分钟了,感觉自己一边耳朵都要起茧子。
她揉了揉自己受罪的耳朵,捏着拳头故作生气道:“什么!他竟然敢这么对待我们家柚柚仙女!宝贝你等着,我现在就提着大刀冲到乔氏把他凑一顿,让他跪到你面前叫爸爸!”
“哎,”祁柚连忙拉住她,“你别冲动啊,他家保安块头老大了,我们打不过的。”
女人嘛,吐槽不过是为了发泄,她也没打算真把乔椹琰怎样,小嘴不停骂了他半天,心里窝着的那团火早已灭了一半。
夜场尚未开始,酒吧里顾客不多,台上歌手唱着舒缓的民谣,灯光也温柔。
两人又随意聊了两句,陈今安便跑去外面接工作上的电话了,祁柚坐去吧台,想着晚点还要开车回去,只点了杯鲜榨果汁。
喝酒误事,有了上次的经验,她不敢在外面玩得太疯。
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调酒师炫技,祁柚莫名想起了前不久在这里遇见的那个男人,还有那一整晚的缠绵。
都说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这样想着突然就瞥见一个挺拔的身影,他的脸在脑海中放大,渐渐与记忆重叠。
祁柚整个人瞬间清醒,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那男人竟然目光直直地看着她,迈开长腿朝这边走过来了!!
“我去,我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她下意识拿包挡住自己的脸,头埋得低低的,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黑色皮鞋缓缓***视线,定定地站着,没有要挪开的意思。
祁柚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负隅顽抗,撑着吧台从高脚凳上慢慢滑下来,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另一边挪动,随时找机会开溜。
可才刚走了没几步,那抹颀长的身影再次上前挡住了她的退路,又低又磁的男音在她头顶响起,“一杯香草mojito,谢谢。”
祁柚露出贼兮兮的眼睛,男人就落座在她身旁,眼神直直落在她身上,敲了敲吧台,问调酒师点了杯酒。
他立在柔光下,双眸深邃而清朗,薄唇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少了几分凛冽的气息,反而多了一种漫不经心的邪气,似乎像是有备而来的……讨债。
完球。
被渣了的ons对象逮个正着,人生最尴尬的时刻莫过于此。
一个眼神便能确定自己是逃不掉了,祁柚索性把包放下,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这,这么巧啊,又见面了。”
“巧吗?”乔椹琰眼角微勾,似笑非笑,“那天早上不吭一声就离开了酒店,我还以为你不会想再见到我了。”
“……”祁柚心里咯噔一下,巴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她心虚得紧,总觉得吧台里的调酒师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可在这种地方工作的人都是见惯了风月的,早就对这种情债见怪不怪了。
一道斑斓的光柱扫过两人的脸颊,转瞬即逝。
祁柚咬了咬唇,想避开烈日一般避开他的目光,“我就是……突然有点急事,就先走了。而且我以为,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了。”
当时一时情动,半推半就,就当彼此纾解***,第二天依旧是彼此陌生的两个人,成年男女之间不就该有这样心照不宣的默契吗?
“不会再见吗?未必吧。”乔椹琰的黑眸明***人,悠悠接过侍应生递上来的酒,语气玩味。
祁柚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只想尽快抽身。
若是以前,冲着他的颜值和床上功夫两人真要顺着往下发展也不是不可以,但如今她既然已经答应乔家的联姻,继续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地纠缠下去,怕是不好。
她说:“那天晚上是我喝醉了,一时冲动当不了真。你放心,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不会要你负责的,也请你忘了吧。不好意思,我朋友还在等我,就先走了。今天这杯酒算我请你。”
她翻出钱包拍下几张红票子,急匆匆要走的样子。
这是要两清的意思?
乔椹琰晃了晃手里斑斓的酒杯,“如果我没猜错,我应该还有件衬衫在你那里吧?”
“……衬衫?”祁柚脚步一顿。
她都快忘了这事儿了,那件衬衫现在被她丢在哪来着?哦,在学校寝室。
倒霉孩子。
“那个,是在我这儿。要不你给我一个地址,我明天给你寄过去。”
祁柚拿出手机准备记录,乔椹琰却略略挑眉,眸光不置可否,“如果我说我现在就要呢?”
“……”
Are you kidding me?!
//
陈今安站在酒吧门口打电话,明明是下班时间,还要无条件地随时接受工作的***扰,部门经理每天打着“让自己更加优秀”的旗号剥削廉价劳动力,风雨无阻地往群里发励志鸡汤,下班之后也不给私人时间,简直是万恶的资本阶级,小职员就是命苦。
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祁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今安,我有事出去一趟,一会儿再来接你。”
陈今安正在汇报工作,闻言也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胡乱点头。
然后,她就看见祁柚带着一个男人上了自己的爱车……
“卧槽?!”陈今安傻眼了。
竟然是他!?
他俩这是要干嘛?从ONS对象发展成持久炮友吗?
“陈今安你跟谁卧槽呢!对我安排的工作很不满意是吧!”领导在电话那头喊。
陈今安连连道歉:“不是不是,我不是和您说话……”
-
跑车在夜色中疾驰,绚烂的霓虹被抛在身后,音响里放着动感的音乐,整整一路,车厢内没人说过一句话。
祁柚悄悄瞥了眼副驾驶座上气定神闲看夜景的男人,懊恼自己怎么就让他上车了,竟然还答应带他一起回学校。
她自认自己是傲娇派掌门人,刚才那番对峙,她怎么就败下阵来了?
前方跳转红灯,祁柚趁着等待的时间点开了陈今安炮轰般发过来的语音,没想到手机连接了车内蓝牙,语音变成了外放:
【卧槽柚柚宝贝,你什么情况?】
【你俩不会又去开房了吧?这么***的吗?】
【呜呜呜呜,见色忘友,你又要撇下我去过性生活!】
祁柚想按暂停已经来不及了,陈今安炮仗似的声音在车内噼里啪啦炸开,一瞬间又陷入死寂。
那歌怎么唱的来着?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没错,陈今安你害死老子啦!
一万只萌驼驼从内心呼啸而过,祁柚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人。
男人挑唇笑着,戏谑的眼神分明在说:“哦,原来你对我还有那种想法啊。”
祁柚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祁柚索性不跟他多费口舌,挺直了腰板认真开车,眉宇间散发着“我对你没兴趣”的冷漠。
幸而延西街离E大也不算太远,一路没遇上堵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到了学校。
对方毕竟是一个不想再有牵连的陌生人,祁柚留了个心眼,把车停在离宿舍楼较远的操场附近,拔了车钥匙自己独自去寝室拿他的衬衫,怕他又找借口,特意挑了个漂亮的GUCCI袋子替他包起来。
一刻钟后,她折回车里,将袋子递到他怀里,“喏,你的衬衫在这里。如果你嫌弃我穿过,干洗费我出。”
乔椹琰将衬衫拿出来,随意翻了翻,轻哂一声:“恐怕不是干洗费的问题。”
“什么意思?”祁柚有些不耐烦了。
乔椹琰指着衬衫领上的一枚淡红色印迹,说:“你的,口红印。”

哄我入睡免费阅读

那天回到寝室,祁柚把衬衫随手一脱倒头就睡了,也不知道这口红印子是什么时候蹭上去的。
她尴尬了几秒,很壕气地拿出手机,“那要不我赔你一件吧?多少钱?”
“赔?”乔椹琰的声音冷而讥诮,“这是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衬衫,目前国内没有专柜,如果加上来回的机票,大概也就赔三万吧。”
“……”祁柚打开微信扫码的手一顿。
好家伙,这男人杀猪一把好手。
算了,反正她也不是赔不起,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以后千万别对男人见色起意。
她轻嗤了声,“收款码打开。”
乔椹琰却自说自话地在她的车载导航中输入一串地址,“算了,国贸那儿有家路易登威,去那儿随便买一件吧。”
“……”
于是,祁柚又着魔般的把车开到了国贸商城。她怎么也想不到,人生第一次和除父兄之外的男人逛街,竟是和这样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一夜情对象。
太荒谬了。
离打烊时间还很早,商场里依旧熙来攘往,奢侈品专柜的客户却少之又少,柜姐悠哉悠哉地倚在柜台玩手机,时不时抬眸扫两眼门外,哪些是只看不买的穷酸鬼,哪些又是能带来业绩的金主爸爸,她们心里门儿清着。
祁柚进门,无所谓地往贵宾沙发上一坐,对柜姐说:“帮他选件衬衫吧。”
柜姐用她那5.0的高清大眼睛快速扫描了几下两人的行头,脑海里有个小计算器在啪啪啪地按。
爱马仕新款包,Dior初夏系列的连衣裙。
还有男人手上那支朗格定制腕表……
这他妈一看就来头不小!
“好嘞好嘞。”柜姐瞬间变脸,热情得眼角褶子都笑出了几道。
她赶紧给其他同事使眼色,把店里最贵的几件衬衫都拿了出来,“先生这两件喜欢吗?”
乔椹琰面色平静地瞥了一眼,扭头看向祁柚,深眸微敛,单手闲适地插在兜里,也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柜姐是惯会察言观色的,立刻笑着对祁柚说:“女士,这两件是我们设计师手工制作的高级成衣,您男朋友穿上一定好看的。”
???谁是他女朋友啦?他们两个的关系顶多就算是露水红颜,还是对即将分道扬镳的露水红颜。
祁柚看了眼乔椹琰。
不是,这男人不反驳怎么好像还笑了一下?
没等祁柚说话,乔椹琰就对柜姐说:“这两件,都包起来吧。”
“诶诶好嘞。”
柜姐乐不得不行,立刻又给他推荐了两套搭配的西装,乔椹琰也完全没有要给祁柚省钱的意思,不客气地全都要了。
祁柚冷哼了一声,默默翻了个白眼。
他当然不心疼了,又不是他买单。
算了算了,就当做是那天睡了他的嫖资吧。
不过话说回来,以他的长相和技术,这个性价比很可以了。
柜姐让自己的同事帮忙包装,又趁着祁柚无所事事给她介绍了几款新来的包包。
祁柚对包向来没有抵抗力,家里衣帽间一大面壁橱摆着她买来的各季新款,所以当柜姐介绍到这包是全球限量款,全帝都也不过两只的时候,她感受到了对帅哥都未曾有过的强烈心动。
“包起来,我都要了。”
柜姐麻溜地包装结账,祁柚走到收银台边不紧不慢地掏出自己的白金卡,“刷卡吧,和他的几套衣服一起结。”
“不好意思小姐,这位先生已经结过账了。”
结过了?
祁柚偏头朝乔椹琰看过去,正好看见他在发/票上签字,她的关注点比较歪,径直略过了他龙飞凤舞的字迹,落在他指节修长的左手上。
百夫长黑金卡,世界公认的“卡片之王”,不设消费额度,持卡人享受顶级尊荣、全球权益,可以说是尊贵至极的代表了。
她再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突然觉得手里的白金卡不香了。
对不起,打扰了……
-
从商场里出来,祁柚执意要将买包的钱还给乔椹琰,本来是要买衬衫赔给他的,结果变成了他送了她两个包,这算怎么回事?
她用手指戳戳他的肩膀,“微信。”
“什么?”乔椹琰回头,略略挑眉。
祁柚扬起傲娇的小眉毛,“当然是把买包的钱还你啊。”
“哦。”乔椹琰这次倒答应得很爽快,拿出手机点开自己的二维码。
祁柚低头扫了一眼,他的头像是一片白色,昵称单名一个“J”,她也没认真看,直接把他的手机拿过来,“你这是名片二维码,我只要扫你的收款码。”
哼,还想加她好友咧,想得美。
乔椹琰极低地笑了一声,流连在她身上的眼神耐人寻味,“真的不留个联系方式?”
祁柚成功转账,把手机递还给他,见他不接,直接塞进了他西装口袋,“没这个必要了吧?反正也不会再联系了。”
她伸手去拉车门,“我就不送了,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吧?”
乔椹琰的大掌突然按在她的手背,低头靠近,嗓音暗哑,“连名字也不想知道吗?”
沁凉的薄荷味道袭来,男人的呼吸声就在耳边,就像羽毛轻飘飘的挠在心尖,惹人心痒。短发蹭过她的耳廓,刺刺的,痒痒的,衣领挺括的衬衫下锁骨若隐若现,让人生出想啃一口的念头。
不得不说这男人生得人模狗样,活脱脱的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她想起那天脱衣时他慢条斯理解扣子的样子,就很……欲。
不对不对,不能再对他有非分之想了!
祁柚赶紧打着自己这个邪恶的念头,抽回手,匆忙退后两步,说话的节奏已然乱了一分。
“实话跟你说吧,我…我很快就要订婚了。虽然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但是我既然答应了人家,就不能给人家戴绿帽子对吧。那天晚上的事……你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乔椹琰看着她,但笑不语,漆黑的眼睛像深渊,让人猜不透。
祁柚一鼓作气地拉开车门坐***,系上安全带回避着他的目光,“我们就在这里告别吧,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乔椹琰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车消失在拥挤的车流中,半分钟后,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他面前。
司机摇下车窗,“乔总,还继续跟吗?”
乔椹琰淡笑摇头,坐进车里,“不跟了,回去吧。”
//
送陈今安回去的路上,祁柚转动方向盘得手臂莫名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这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来源于她旁一道灼灼的目光——
陈今安双手托腮,一脸色眯眯地朝她疯狂眨眼。
“你干嘛?傻了?”祁柚朝她丢了个白眼。
“柚宝,你们这次速度够快的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陈今安挑起她散在肩上的头发对着她脖子好一阵瞧,“咦,今天怎么不玩种草莓了?”
祁柚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陈今安,我拜托你以后少***去看国外那些少儿不宜的小网站好不好,你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废料?”
“怎么着?我没实践经验还不允许丰富一下理论知识吗?”陈今安不服气地顶回去。
祁柚无言以对。
-
日子不紧不慢***六月,距离订婚宴没剩几天。
在筹备订婚宴这件事上,乔寻洵女士表现出了少有的积极,祁盛远操持公司没有时间没时间,她便接过重担主动操刀,上至宴会厅的布场、礼服的定制,下至请柬的发放、点心的摆放她无不亲自落实到位。
不论外面的闲言碎语是说她“真把自己当做祁柚正经亲妈了”,还是“为了在乔老太太面前好好表现”,她似乎都不在乎,每天忙得很开心的样子,反正她这个阔太太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反观祁柚,明明是自己要订婚她却一直没怎么上过心,总是要别人提醒,她漫长的反射弧才反应过来,哦,原来离她订婚的日子没剩几天了。
她最近实在太忙了,这个月底,她们学院携手米兰新美艺术学院要在帝都举办一场国际大学生时装周毕业作品展。
她因表现突出、设计的作品颇有灵气被院领导选中,作为10位优秀毕业生的其中一位参加秀展。
时间紧任务重,这些日子祁柚忙得晕头转向,既要采买缝制服装需要的各种布料、碎钻、丝线,又要画稿亲自动手,还要时不时跑去学校问问指导老师的意见。
日子过得没日没夜,往设计室一钻便是一整夜,再一眨眼天就亮了。
这期间,乔家提出让两个孩子在订婚前见一面,彼此熟悉,互相培养感情。但很不碰巧,那天正赶上祁柚和指导老师去苏市采买布料,在当地住了两天一夜没能及时赶回来,再回来时听说乔椹琰那边又出差了,两人就这样阴错阳差地错过了。
所有作品正式完工的那天,祁柚沾床睡到昏天黑地,若不是肚子咕咕闹着,梦里也在可怜巴巴地找食物,她可能都不想起床,看了眼闹钟上的时间,已经下午六点了,怪不得饿了。
她换了条居家的小白裙,蹦蹦跳跳下楼觅食,跑得太急,在楼梯拐角处撞上了位于视线盲区的一个大行李箱。
祁柚疼得膝盖发麻,恼怒地推了一下箱子,“乔寻洵你什么毛病,行李箱搁在路中间是想害谁呢?”
乔寻洵正躺在沙发上享受私人美容师的护理,闻言撑起身子,揭下一片眼膜半眯着眼睛瞧过去,“你别血口喷人啊,你看看清楚那是谁的箱子。”
“除了你还能……”
咦,不对,这是个男款行李箱。
祁柚蹲下身仔细瞧了瞧飞机牌上的名字,“QiRan…祁燃?!”
她兴奋地站起身,“我哥回来了?”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哄我入睡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