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绝凤青瑶三生石上(凤青瑶雪鸢南宫绝)

南宫绝凤青瑶三生石上(凤青瑶雪鸢南宫绝)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虐文——主角是凤青瑶南宫绝雪鸢小说《南宫绝凤青瑶三生石上》完结版全文精彩呈现;“你不配叫她的名字。”南宫绝施虐一般将她翻过了身子,抓住她纤细的腰肢,又继续的折磨她。他时重时轻,却一点也不温柔,凤青瑶尝试了上天堂入地狱的感觉。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虐文——主角是凤青瑶南宫绝雪鸢小说《南宫绝凤青瑶三生石上》完结版全文精彩呈现;“你不配叫她的名字。”南宫绝施虐一般将她翻过了身子,抓住她纤细的腰肢,又继续的折磨她。他时重时轻,却一点也不温柔,凤青瑶尝试了上天堂入地狱的感觉。

小说简介

“一年不见,朕怎么不知道你成了哑巴?”他双眸微眯,寒冷的瞳孔里印出她苍白的脸,握住长剑的手***到泛白,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她不说话,目光是他看不懂的情绪。
“都给朕滚出去!”他突然对着侍卫咆哮,怒火瞬间溢满整个皇陵。

凤青瑶爱了南宫绝九百年全文阅读

皇陵,四下无人。
凤青瑶着一身简粗的孝服,跪在此处,为先帝守灵,已有十五日之久。
没有先帝的尸首,甚至连牌位都没有,她心知,守灵是假,幽禁才是真。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发出一声巨响,凤青瑶下意识看向门口,便见到了是宫绝带着他的侍卫闯了进来,心一颤,手中冥的纸滑落在地上。
他深邃凉薄的眼里全是戾色,拔出长剑,对准她的喉咙,“凤青瑶,交出诏书,朕可以饶你不死。”
她身上的孝服很宽大,显得人更消瘦,他蹙眉,剑又近了几分,划破她的皮肤,勾起一丝轻蔑的笑容,“朕差点忘了,应该叫你一声太后!”
忽略脖子处的疼痛,被他那一声‘太后’震得心口颤痛,她抬眸,看着面前冷峻无双的男人,眼眶泛泪。
是啊,她是先皇的妻,是先皇下了诏书,昭告天下,明媒正娶的皇后,但这一切,并不是他所看到的那样,她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一年未见,南宫绝还是如当年那般意气风发,让她一时失了神,也模糊了视线。
“一年不见,朕怎么不知道你成了哑巴?”他双眸微眯,寒冷的瞳孔里印出她苍白的脸,握住长剑的手***到泛白,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她不说话,目光是他看不懂的情绪。
“都给朕滚出去!”他突然对着侍卫咆哮,怒火瞬间溢满整个皇陵。
侍卫们吓得纷纷退出,顿时,冰冷的宫殿只剩下两人,她听见自己疯狂乱跳的声音,呼吸很乱,开口,“我没有诏书。”
他燥意更浓,失去了耐心,冷眯着眼,“交出诏书,如若不然……”举着长剑缓缓挑起凤青瑶的下颚,寒眉冷挑,大掌一转,挑开了她的外袍。
“你要做什么?”凤青瑶惊慌的拉紧衣襟,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抬眼,就落进了他眸如同冰窖般的寒潭里。
“你觉得,对你这么水性杨花的贱人,我该做什么?”他眼里的戾气在一点一点扩散,嗓音里的恨意更浓,扔掉长剑,一步一步靠近凤青瑶。
凤青瑶紧张的往后退,眼里全是无助,颤抖着开口试图打断他的意想,“我说了,我没有诏书,南宫绝,我是你父皇亲封的皇后,就算他驾崩了,我仍是你的母后!你不能这么对我!”
“母后?”南宫绝怔红了双眼,语调微毫扬,不留情的刺破了她的孝服,“在你爬上我皇兄的床时,怎么没想过你也是他的母后?”
她惊慌,抱着自己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落下眼泪,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吼,“我没有,我和南宫玥是清白的!”
南宫绝眼底恨意爆发,火焰越发熊烈,掐住她的脖子,五指猛地收紧,恨不得掐死她,“凤青瑶,朕就没见过你这般下贱的女人。”
“不是的……你别听别人胡说,我没有背叛你……”她伸手去掰他的手腕,却是无用,渐渐的,被夺走了呼吸,眼前的南宫绝有了重影,恍若间,死亡逼近。
她还记得,那一年,他二十,她十六。
他带着她周游燕国,他说,什么王爷,什么太子,他都不要,他只要她,只愿与她共白头。
十七岁,她要做他的王妃,她答应,谁知朝廷宫斗却是十分厉害,他的性命被掌握在别人的手上,不得已,她才嫁给皇上,将他送到战场上,只为保他性命。
她命人告知他其中缘由,等他来日接她出宫,他分明也命人传达他的心意,他理解她的苦和难,也曾山盟海誓,让她等他归来。
只是为何,她等了一年,却等来了他的大婚消息,等来了这无尽的屈辱。
南宫绝恨,恨她无情背叛,恨她水性杨花,只是看着眼前她绝望死灰色的眸光,心像是空了一般,手腕一抖,终是松开了她。
“咳咳……”重新得到呼吸,凤青瑶重重的***着。
他狠狠的将她抓过来压在了身下,他***扼住她的下颚逼迫她看着他,问得咬牙切齿,“母仪天下的滋味就让你这么喜欢?”
凤青瑶看着咫尺的男人,明明他曾经不是这样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南宫绝,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别给朕提往事,朕恶心!”带着铺垫该地的愤怒,将她的孝服撕碎,凤青瑶眼里全是害怕,颤抖着求饶。
南宫绝无动于衷,撕开她的肚兜,看着她那丰盈娇美的身体,想到她这一年来辗转在两个男人身下,一个是他的父皇,一个是他的皇兄,瞳孔猛然缩紧,彻底愤怒。
屈辱和疼痛的滋味传递她的四肢百骸,就算他忘了那些誓言,忘了她的逼不得已,她也不要以这么屈辱的方式承欢,“放开我,南宫绝,就算你恨我,我也是你的母后,这是**!”
他恍若未闻,大掌游离在她的郊躯之上,似揉似虐,冷笑,“这么快就有感觉了?果然贱。”
“别这样,我真的从来没背叛过你……啊……”
没有任何预兆,抓住她的腰肢猛地向自己一撞,痛得她绝望,“你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要忘记,啊……”
他忽然停止了动作,凤青瑶大口大口的***着,却又突然猛地加快速度。
他咬住她的耳垂,有些发狠,“朕本想让你静思五日,交出诏书,谁知你却暗中命人刺杀朕的爱妻,凤青瑶,她可是你亲姐姐,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意识迷离间,凤青瑶身子猛地一颤,不可置信,“你说,与你成亲的……是凤雨柔?”

凤青瑶爱了南宫绝九百年免费阅读

“你不配叫她的名字。”南宫绝施虐一般将她翻过了身子,抓住她纤细的腰肢,又继续的折磨她。
他时重时轻,却一点也不温柔,凤青瑶尝试了上天堂入地狱的感觉。
她越是求饶,越是呼痛,南宫绝就越变着花样折磨她。
结束之后,凤青瑶软瘫在床榻上,眼角的泪水未干,耳边是他低嘲羞辱的声音,“太后的滋味,也不过如此……”
她颤抖着,用破烂的孝服遮住自己的身体,双手颤抖得乏白,她不知道为何,曾经的他温润如玉,如今却变成这样,竟还娶了她的姐姐。
她看向他,那双瞳孔只有冷漠,她嗓音已经嘶哑了,“南宫绝,我想见姐姐。”
“怎么?觉得害她害得还不够?”
不是的……她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真相,她还想求他让她见凤雨柔一面时,他无情开口,“看在雨柔为你求饶的面上,朕不会杀你,给你一天时日,若不将诏书交出,朕会要你生不如死!”
衣着骤离,走到门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着凤青瑶的双眼里全是肃杀,语调很轻,切透着浓浓的威胁,“当然,不代表朕不会动南宫玥。”
凤青瑶怔红了双眸,大吼,“他可是你皇兄!”
南宫绝恍若未闻,推开门,大步离去,剩下凤青瑶泪如雨下。
少顷,宫人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一旁的管事姑姑吩咐,“给太后灌下。”
凤青瑶根本没办法挣扎,那令人作呕的汤汁灌进了她的口中,呛进了她的口鼻,“你们给我喝的什么?唔……”
管事姑姑哈腰,声音冰冷,“这是皇上吩咐的,绝育汤。”
绝育汤……绝育汤……
凤青瑶心如凌迟般疼痛,他竟要她终身绝育……他就那么恨她?
“痛……”半碗入腹,小腹传来撕裂的疼痛,***的味道弥漫在鼻息之间,凤青瑶痛得卷缩在了一团,死死捂着小腹,脸色惨白,“不,我不喝,不要。”
“太后,皇上不想你能生育,你也别怪罪老奴,不喝完,老奴没法交差。”
说罢,亲自动手,剩下半碗绝育汤全部灌下,小腹的疼痛更甚,不多时,凤青瑶终于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
偏殿。
“喂下了?”南宫绝面色阴沉,声色更是惧人。
“回皇上,太后全都喝了。”
南宫绝面色仍然冷沉,没有丝毫的波澜,管事姑姑刚要告退,他又叫住了她,“她可有说什么?”
“太后昏迷前只说要见贵妃娘娘,要问个清楚。”管事姑姑如是回答。
问个清楚?
南宫绝双手握成了拳头,如今已经这样,竟还想作妖,冷声,“带着太后,回宫。”
“是。”
“退下吧。”
思绪迷乱,脑海里又是曾经的凤青瑶,她明媚体贴,善解人意,是这世上待他最好的人。
可他永远记得一年前的那夜,每每想起,恨之入骨。
雨柔说凤青瑶被拐进皇宫,求他去救,他连夜进宫,却被大内总管叶公公拦住,他说,是凤青瑶自愿的,他不信,叶公公便将他带到偏殿。
他听到那龙榻之上呻吟缱绻的声音,竟然是她。

小编点评

凤青瑶南宫绝雪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