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驸马,真皇后(贺顾裴昭珩)

假驸马,真皇后(贺顾裴昭珩)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贺顾裴昭珩,假驸马,真皇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1.贺顾为了太子出生入死、平南定北,最后新皇登基,却落了个被满门抄斩的下场。重回十六岁,摆在他面前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贺顾裴昭珩,假驸马,真皇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1.贺顾为了太子出生入死、平南定北,最后新皇登基,却落了个被满门抄斩的下场。重回十六岁,摆在他面前的

贺顾裴昭珩小说简介

长阳侯府。
饭桌上各色珍馐摆的琳琅满目,每一道都色泽鲜亮,光是一看就叫人食指大动。
但最吸引人目光的,还是正中间那个最大的碗。
不为别的,就为了他大……真是好大一碗糖醋排骨。
饭桌前坐了五个人,分别是——

假驸马,真皇后全文阅读

莫名其妙不高兴,黑脸狠瞪儿子的贺老侯爷。
看着丈夫笑的温柔小意的侯夫人万氏。
完全没察觉到自己亲爹正在瞪自己,正看着那晚糖醋排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贺小侯爷。
还沉浸在刚才大哥给了自己一个好脸色,十分美滋滋的二少爷贺诚。
以及咬着一口小银牙,正睁大一双圆溜溜杏眼狠瞪侯夫人的三小姐贺容。
“吃啊!”贺顾等了半天,见没人动弹,索性拿起了筷子,笑的十分豪爽,“再不吃菜都要凉了。”
贺老侯爷:“……”
贺顾话一出口,才发现亲爹贺老侯爷的脸黑的像锅底。
他这才回过神来,现在贺老头还活着,他也还没继承长阳候的爵位,成为一家之主。
这也不能怪他,上一世他死的时候都三十了,贺老侯爷在他十八岁那年就嗝屁了,他当了十二年的家主,自然早忘了在这个家做小伏低是什么滋味。
但现在贺老侯爷还在桌上坐着,老子还没动作,儿子倒吆喝着要动筷子,贺老侯爷不黑脸就奇怪了。
“你的规矩都到狗肚子里去了。”老侯爷把筷子往桌上一扔,“你爹我还在桌上坐着呢,轮得到你喊开席吗?!”
贺顾摸摸鼻子:“您半天不吭声,这能怪我吗?我都饿了一路了。”
“就你饿?你二弟不饿?你三妹不饿?怎么你就这么娇弱,多饿一时半刻是能要你的命怎么着?”贺老侯爷气的吹胡子瞪眼。
“您吼什么吼,一把年纪了,气大伤身。”贺顾懒洋洋道,“您喊开席,您喊开席还不行吗?我不跟您抢,我要是跟您抢,我就是小狗,您放心。”
他这话说的倒好像在安抚三岁小童,贺老侯爷两眼一瞪:“你!”
万氏吓得赶忙拉住他:“侯爷,顾儿也不过就是少年气性,您何必跟亲儿子较劲呢,顾儿说的没错,气大伤身,再不吃饭菜都要冷了,快吃饭吧。”
贺老侯爷被爱妻好言好语安抚,总算没那么气了,不过他还是狠狠又剜了贺顾一眼,这才抖了抖胡子,道:“那就吃……”
吃字还没出口,那边贺顾已经飞快的伸出了筷子夹向饭桌中间那碗糖醋排骨。
贺老侯爷见状简直心头一哽,险些没气出个好歹来。
这个儿子虽然之前也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但是勉强还知道点规矩,不会当面让他下不来台,可自从那日回京车队收到了京城里的快马飞报,他就突然成了这样。
到底怎么回事?
贺老侯爷忽然想起,之前那个快马飞报的内容,他顿了顿,沉声道:“姝儿,之前我回京路上,收到马报,说是长公主殿下选驸马,你把顾儿的生辰八字递进了宫中,这是怎么回事?”
万氏眼皮一跳,饭桌下拽着绣帕的手指猛地扯了扯那块小小丝帕,脸上却一点神色没变,只温柔笑道:“确有此事,那日我与文昌伯爵府家的夫人一同入宫陪皇后娘娘说话,娘娘说……长公主殿下如今也十八了,该是婚嫁的年纪,娘娘的意思,是有意在世家贵子里选一位年纪相仿、品貌可堪的,给长公主殿下做夫婿呢。”
“然后呢?”贺老侯爷面无表情道。
贺顾似笑非笑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万氏,就飞快的挪开了目光,他夹了一大块还沾着汤汁的糖醋排骨,放进了三小姐贺容的碗里。
“容妹多吃些才能长个子。”他朝着贺容笑的眉眼弯弯,低声道。
那边万氏还在跟贺老侯爷解释。
“后来……后来娘娘就问起,说长阳候府是不是有个样貌十分出挑的大公子,又命人传了顾儿的画像进宫去看,娘娘看了画像,连道顾儿生得好,这才向臣妾要了顾儿的生辰八字。”
“哦?”贺老侯爷面色一缓,“这么说不是你主动把顾儿的生辰八字凑到娘娘跟前的?”
“自然不是。”万氏突然抬起头来,眼里含了三分泪意,“侯爷有此一问,难道是疑我?做了驸马便不能再入仕,我是顾儿的母亲,岂会存了这般心思?”
“这些年来,我待顾儿容儿如何,整个侯府里但凡是个有眼睛的活物,都看的清楚明白,老爷生此疑心,岂不叫姝儿寒心。”
她一双美目看着贺老侯爷,泪眼朦胧,这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真是楚楚可怜,眼角那一滴恰到好处的泪,更是有如春日碧叶上要坠不坠的露珠,娇美可爱。
贺老侯爷一颗心顿时为爱妻拧成了团梅菜干儿,忙道:“我不过就是一问,姝儿为这等事伤心落泪又是何苦来?快擦擦。”
贺顾却冷哼一声道:“为这等事?我的终身大事在爹眼里就是[这等事]吗?”
贺顾虽然已经打定主意不按照上辈子的走向来,那位长公主他虽打算娶,但是万氏算计他的这份恶气,他却不打算受。
“夫人不是说自己茶不思饭不想?不是整夜整夜又是辗转反侧,又是彻夜难眠吗?倒难为你还记得和小姐妹进宫去,拼命凑到皇后娘娘跟前露脸,我的生辰八字,从来只有言家几个给我娘陪嫁的老嬷嬷知道,她们定然不会告诉你,除此之外就只有族谱上有,族谱在宗祠里锁的好好的,敢问夫人是如何知晓的?”
“您倒是神通广大啊!”贺顾阴阳怪气,“拳头大的铜锁说打开就打开,好大本事喏。”
万氏听得瞬间白了一张俏脸,贺老侯爷也一愣,转头看她:“姝儿……你……”
“侯爷,你听我解释,我没有……”
“要解释回屋里解释,我和诚弟容妹还要吃饭呢,二位别在这里倒我们胃口。”贺顾凉凉道。
他这副模样却先激怒了贺老侯爷。
“你这个孽障!”贺老侯爷站起身来,指着贺顾怒道,“就算你娘真的找了你的八字送进宫里,那又怎么了?你的婚事本来就该她来做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点人伦纲常你都不懂,你对我和你娘,又是什么态度?”

假驸马,真皇后贺顾裴昭珩免费阅读

贺顾的脸瞬间也冷了下来。
“她是什么态度,我自然就是什么态度,只不过我做不来那套脸上春风化雨、实则棉里藏刀的做派罢了。”
“还有,我最后跟您说一次,她不是我娘。”
贺顾寒声道。
“我娘早死了,她如今在地下好容易才落个清静,别带着这女人提她,叫我听了犯恶心也便罢了,还扰了娘地下安宁。”
“你……你你你你……”贺老侯爷眼睛瞪的铜铃大,几乎要跳出眼眶来。
贺顾视若无睹,只把手里筷子往桌上一扔,道:“不吃了,我犯恶心,先回去歇了。”
他扭头就跨出了房门,一直候在门外的征野赶紧跟了上来。
贺顾步子飞快,征野也只得小跑着跟着他,一边跑一边苦着脸道:“您说您这是何必……这下您忤逆不孝的名头,肯定要传遍整个汴京城了……”
“传便传罢,我还怕了她不成?倘若人人皆知他儿子有个忤逆不孝的大哥,酸儒们最是讲究家门清正,我倒要看看她儿子以后还怎么入仕,她敢吗?”
“诶!爷,不是说回去歇歇吗,您这是出府的路啊?”
贺顾脚步一顿,转头看他:“我就是要出府,憋死我了,去备马。”
“啊?”征野茫然。
“啊什么啊?赶紧去。”
征野挠挠头,但贺顾要去哪他也管不着,只得转身去找马房小厮备马了。
贺顾气儿还没匀过来,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小女孩清脆的低唤。
“大哥!”
他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三妹贺容正站在身后,她穿着一身鹅黄袄裙,白皙圆润的小脸上一双杏眼眼眶微红。
“容儿?”贺顾一愣,连忙上前蹲下身扶她,“你怎么追出来了?”
“大哥,呜……”贺容一边伸手擦眼泪一边哭哭唧唧的说,“你一回来就受了那么大委屈,我怎么还吃得下去嘛!”
贺顾的心顿时软成了一团,他伸手想去替贺容擦眼泪,又怕自己手劲儿太大弄疼了妹妹,那手悬在半空伸也不是缩也不是,最后只得把贺容揽进了怀里,拍了拍她的背。
“不哭不哭,是大哥的错,大哥和他们吵架没有顾及到你在旁边,吓到你了,大哥跟你道歉好不好?”
贺容一边抽鼻子一边委屈巴巴道:“大哥才没有做错,都是爹爹坏,夫人坏,他们都坏,他们欺负大哥,坏人没有好下场,明天他们就拉肚肚。”
贺顾差点被她逗笑:“是吗?明天就拉肚肚,这么快啊?”
“才不快,太慢了!今天就拉!”
八九岁的小女孩一张肉嘟嘟的小脸十分笃定。
贺顾终于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
“容儿放心,大哥厉害着呢,谁都欺负不了大哥,不仅欺负不了大哥,也欺负不了你。对了,大哥不在这段日子,有没有人来欺负容儿呀?”
“没有,曲嬷嬷他们可厉害了,没有人敢欺负容儿,每次他们想做坏事,都会被嬷嬷们发现!”
贺顾神色一沉:“他们常来做坏事吗?”
贺容表情有点茫然:“好像也没有吧……”
贺顾沉默了一会,贺容却突然道:“大哥……你真的要娶那个长公主吗,嬷嬷们都说夫人坏,娶了长公主大哥就要完蛋了。”
“大哥,要不咱们去找姥姥姥爷吧,就说你不想娶公主,姥爷一定会帮你的。”
贺顾摇了摇头:“姥姥姥爷一把年纪了,不能有事没事就想到麻烦他们,他们经不起折腾了,容儿要体谅他们,知道吗?”
贺容眨巴眨巴眼睛,表情有点委屈:“可是……可是大哥你怎么办呀……”
“娶个公主而已,又不是让你大哥娶母老虎,有什么大不了?”贺顾笑了笑,“而且就算娶了公主,大哥也不会完蛋的,容儿乖,不要替大哥担心了,好吗?”
他话音刚落,那边征野已经牵着马回来了。
贺顾食指指节曲起,蹭了蹭贺容软嘟嘟的小脸,站起身来,道:“快回去吧,一会曲嬷嬷她们找不到你该担心了。”
贺容乖乖点了点头,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征野问:“爷,咱去哪?”
贺顾转头看他一眼,忽然露出一个让征野心里发毛的灿烂笑容。
“花月楼。”

小编推荐理由

假驸马,真皇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