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倪思喃傅遇北)

天作之合(倪思喃傅遇北)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倪思喃傅遇北,天作之合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傅家掌权人傅遇北掌控欲强,商业上无往而不利,没想到和小8岁的倪思喃结了婚。一个严谨,一个娇纵。半个月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倪思喃傅遇北,天作之合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傅家掌权人傅遇北掌控欲强,商业上无往而不利,没想到和小8岁的倪思喃结了婚。一个严谨,一个娇纵。半个月

倪思喃傅遇北小说简介

半晌,倪思喃抬眼,对上傅遇北的视线。
长辈面前,她一向装乖。
倪思喃仰头,声音清甜:“叔叔好。”
纤细修长的脖颈露在空气表面。
话音落下,傅遇北看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

天作之合倪思喃傅遇北全文阅读

倪思喃能感觉到头顶的视线,紧迫逼人,她后背绷紧,心想自己是不是称呼叫老了。
男人居高临下,一览无余。
她今天穿的裙子后背露了点,半片蝴蝶骨翩跹而出,和流畅的背部线条组成整体,犹如翅膀。
完美得恰到好处。
面前男人敛眸,幽深的目光直直落在年轻的女孩脸上,缓缓出声:“倪思喃。”
就和他的脸一样,声音也完美到清沉好听。
骤然被叫名字,倪思喃仿佛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一样。
“欸?”
她下意识地应了声,反应过来,好奇问:“以前怎么没见到过傅叔叔啊?”
这回加上了个姓。
那姓傅的不怎么样,叔叔倒是魄力十足。
她觉得自己这清纯乖巧的模样,是个长辈都会喜欢的,这位初次见面的傅叔叔应当也不例外。
容貌媚人,眼睛却清凌干净。
傅遇北轻轻眯起了眼,唇侧勾起一点弧度,淡声开口:“我今天刚回国。”
“我小舅之前去开拓海外市场,他出去的时候你还在上学。”蒋谷适时插嘴,“所以你才不记得。”
“难怪。”倪思喃哦了声。
“小舅,你这回回来就不打算再出去了吧?”蒋谷已经唠叨起来,没得到回应也不奇怪,又很快转了话题:“你不知道,傅成川现在是什么……” 
“对了,前不久思喃和他订了婚。”
“我知道。”
原本倾听的男人忽然开了口。
倪思喃耳朵动了动,她总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吓人的。
“不过小舅你得管管傅成川,明目张胆地就和小网红搞起来,一点也不给思喃面子……”
蒋谷吐槽起来,没说倪思喃打算退婚的事。
傅遇北忽然停住脚步。
倪思喃也在想退婚的事,她今天和傅成川提了这事,他的反应不像是会同意的。
要快点退婚估计比较难。
倪思喃猝不及防撞了上去,就在她以为自己这张脸要遭受打击的时候,对方侧身拉住了她。
她鼻尖嗅到了檀香味,下意识地反抓他的胳膊。
结实有力,手感极佳。
倪思喃脾气娇纵,和她关系亲密点的男性朋友就蒋谷一个,他平时吊儿郎当的,哪里比得上眼前的人。
鬼使神差的,她偷摸了一把。
傅遇北指尖停了一瞬,皱眉瞥她。
虽然是顶着傅成川未婚妻的名头,揩他叔叔的油好像不正确,倪思喃却一点也不心虚。
她向来随心所欲惯了。
倪思喃的理直气壮倒让傅遇北差点以为刚才是错觉。
“谢谢傅叔叔。”眼前的女孩撩起耳边的碎发,眉眼弯弯:“要不然我就摔了。”
这略带撒娇的语气,蒋谷愣是起了鸡皮疙瘩。
他头一回见有人在小舅面前娇里娇气的,上一个这样做的人怕是已经找不出名字了吧。 
“站好。”
傅遇北这话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表情也是平淡又清冷,面无表情地松开手。
“……” 
自己难道不乖吗,这叔叔不吃这一套?
明明她爷爷就很喜欢自己撒娇。
倪思喃腹诽,又恍然大悟,这位傅叔叔看上去成熟有魅力,怕是见多了在他面前故意矫情的女人吧。
她怎么能和那些人一样?
想到这,倪思喃眼尾一挑,低头整理衣服。
脖颈修长白皙,弧线优美,犹如一只湖面上安稳遨游的白天鹅。莫名的带着点柔顺。
傅遇北瞄了眼,喉结微动。
他向来话少,更何况对方是一个今晚才刚见面的小辈——还是他侄子的未婚妻。
念及傅成川,他的表情又淡了几分。
“小舅。”蒋谷心头忐忑起来,指了指前方:“我那边开了个包厢,您过去玩玩?”
“你们玩着,我还有事。”傅遇北抬头,嗓音醇厚:“以后会有再见的时候。”
他低头转了下腕表,漫不经心的动作流露出矜贵的修养,“不要让我知道你在外面留夜。”
蒋谷头皮发麻。
等人进了前面包厢里后,倪思喃才收回视线,睨他一眼,“你看起来挺怕你小舅的啊。”
蒋谷嗨了声:“你问问谁不怕他。”
手握实权,果断凌厉。
他这样一个纨绔子弟,要不是有着血缘关系,怕是早就成了被拍死的小蚂蚱。
“……总的来说,没事不要得罪我小舅,他回国肯定有情况,我看傅成川怕是没好果子吃——”
倪思喃眨眨眼,“傅叔叔挺厉害。”
蒋谷:“……”
这吹的一点都不走心。
“看我干什么。”倪思喃随口说:“不说马上退婚,他的破事还能连坐到我不成?”
反正退婚了之后,傅家的大大小小都和她无关。
“那可说不准。”
蒋谷虽然一向捧着她,但也会悠哉悠哉地调侃:“别怕,我到时候给你求情。”
倪思喃笑着瞪了他一眼。
-
宁园是私人会所,早前曾经是一座中式豪宅,后来经过现任的整改后,如今已是南城人人都想入的地方。
来这儿的人非富即贵,光有钱还不行。
包厢里亮着偏昏暗的光,几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身旁的女伴温温柔柔地倒酒、按摩,偶尔溢出几声娇笑。
王东闭着眼享受,一边说:“傅总这回国的时期卡的有点好,傅成川现在怕是战战兢兢。”
其实他们也没想到。
京际集团是傅家产业,在傅老爷子手里已经发扬光大,到了傅遇北这,不过短短一年时间,海外市场也收入囊中。
傅老爷子结过两次婚,原配生了个儿子,后来意外去世。十年后第二任妻子生了傅遇北,可以说是老来子。
算上去傅遇北只大了傅成川六岁。
傅老爷子去世时傅遇北年纪轻轻,生性强势,接手京际集团后,势如猛虎。
今天刚回国,几位董事高管就组了个宴。
一来是在傅遇北面前,他们还算是上一辈老人,想给这个年轻人一点颜色看看。
二来,也是想看看傅遇北打算怎么对傅成川。
“王董,这你就想错了吧。”边上另一位秃顶男人慢悠悠地开口:“好歹傅成川那小子也是傅总的亲侄子,手下留点机会也是很有可能的。”
“傅总和他爸可不是一个妈生的。”有人笑着出声。
这南城里的上流圈子里的家庭构造,他们自然清清楚楚,哪家在争家产上不打得头破血流的。
“傅成川和倪氏联姻倒是选的不错。”
“篡位夺权不是光靠外戚就行的。”王东喝了口酒,“想当年,傅总可是在腥风血雨里……”
剩下的话他没说出来。
旁边竖着耳朵听的女伴不由得心生失望,对于那位还不曾露面的“傅总”,好奇起来。
这几位女孩都是常陪的女伴,察言观色能力强。
她们看的清楚,这几位平日里人精一样的董事们现在看上去淡定,实则紧张,尤其是甚至有一丝害怕。

天作之合免费阅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服务员也进来送了酒,那“傅总”却迟迟未来。
“咣——”
酒杯碰撞桌子,包厢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王东脸色难看起来,重重放下酒杯,“他傅遇北是故意的?”
然后烦躁地推开了女伴。
就在此时,门被从外推开。乔特助往边上侧身,傅遇北径直踏入包厢,只站在那就让人发冷。
王董还要脱口的抱怨哑在嘴里。
“好久不见。”傅遇北不动声色环视场内,笑意不达眼底,“现在应该不算晚吧。”
“……不晚不晚,傅总来得刚好。”
“哈哈哈哈快给傅总倒酒!”
一位女伴伸手按上王董的太阳***,忍不住腻着声拐弯打探问:“这位傅总……?”
她声音小,被掩盖住。
王东紧紧盯着那边半笼在黑暗里的男人,难得好脾气:“京际集团,傅家你知道吧?”
南城里谁不知道京际集团。
行业涉及极广,商业上无往而不利,人人都挤破了脑袋想***,就连她们也对那边心生神往。
“这位傅总就是一把手。”王东说完也是真感慨,还发柠檬酸:“从没失手过。”
女伴瞪大眼。
王东说完发现傅遇北看过来,一个激灵,差点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哪里不对。
没想到傅遇北只是淡淡地举杯抿了口酒。
王东:“……”
艹,吓死老子了。
年龄五十多、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王董事,在今晚愣是出了一身冷汗。
洗尘宴结束的同时,傅家掌权人回归南城的消息插翅飞了出去,在整个圈子里激起无数浪花。
眼瞅着,这天就要变了。
-
深夜一到,整个城市流光溢彩。
倪思喃被送回到倪公馆时已经快十点,她没告诉别人,自己一个人往里走。
蒋谷:【记得到家报平安。】
倪思喃发了个“。”过去。
蒋谷:【……】
手断了吗,想是这么想,他不敢发。
倪公馆是老一辈传下来的,占地面积很大,外面的纷杂喧嚣自然不会闯进来,只不过这里面的声音却不小。
倪思喃一***玄关,就听到熟悉的说话声。
“你的***礼自然是要好好准备的。”大伯母正在和自己女儿倪宁说话,“你爷爷也同意了的。”
“我的礼服准备好了吗,这次我不能被她比下去。”倪宁和母亲撒娇,“妈。”
“都在你房间,待会你回去就能选了。”
听到这儿,倪思喃脸上扬起一抹讽刺的笑。
客厅里倪宁的母亲张婉还在和自己的女儿说话:“这次邀请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里面也有很出色的同龄人,小宁,你可要做好准备。”
倪宁脸色蓦地红了起来,“嗯。”
张婉很满意她的表现。
倪家这孙辈总共就两个女儿,她嫁的是倪老爷子的大儿子,但生得迟,所以让倪思喃占了大小姐的排行。
老爷子对这个大孙女可以说是十分溺爱。
要不是他们从中不停阻拦,怕是整个倪家的产业都要被送到倪思喃的手上了。
而现在倪思喃还和傅家联姻。
整个南城数的出来配得上倪家的总共就那几家,蒋家那小子又和倪思喃交好,张婉为倪宁着急。
当然正面对上,她还是很温柔的。
“我今天和小姐妹出去喝茶,听说傅成川有个小***。”倪宁幸灾乐祸地说,“倪思喃真以为全世界都围着她转。”
“这事你跟我说说可以,别到倪思喃面前说,省得你又被老爷子教训。”
倪宁心不甘地应下。
“好巧,我听见了。”
说的正起劲的母女二人身体一僵,扭头看见倪思喃站在不远处,冷眼瞧着她们。
张婉温声:“思喃回来了啊。”
虽说暗地里都清楚关系,但明面上撕破脸还是不好。
她才这么想,就听见倪思喃轻笑了声:“大伯母刚刚不还是叫着我全名的吗?”
明明嗓音***,却让她觉得被撕破表面的难堪。
倪思喃丢下这句话意味深长的话,一点也不在乎她们的反应,转身上了楼。
身姿袅袅,背影婷婷。
倪宁心生妒忌,却又无可奈何。
小姐妹说再多的自己好看,也比不上她见到的倪思喃,都是同样的倪家人,怎么她就长得这么美。
就连爷爷也娇宠她。
倪宁嘲讽:“爷爷生病你还回来这么晚。”
闻言,倪思喃停住脚步,站在楼梯上搭着扶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吟吟地开了口。
“你知道的,爷爷不会怪我的。”
倪宁:“……”
就是这幅模样!气死她了!
倪宁揣着一肚子气回了房。
她才刚走,张婉就看到丈夫倪健安从外面回来,一脸严肃地带回来了一个爆炸消息——
“傅家那位回来了。”
-
隔天清晨,南城市中心早就人来人往。
京际集团的大厦就坐落于中心地段,不是一栋,而是三栋,设计各有不同,但都高于周围其他任何建筑,让人望而却步。
不远处的车内。
傅遇北的目光穿过人群和建筑,遥遥落在那几栋大厦上,眼神意味不明。
“昨天晚上您回国的消息就传开了……是王董他们。”乔特助顿了下,“很多人都打电话过来询问。”
“这个是今天早上倪氏送过来的请帖。”
他恭敬地递过去。
傅遇北并没有接的意思,闭目养神,见状乔特助又开口:“倪家二小姐的***礼快到了,邀请您去参加。”
说是这么说,他十分清楚,一个***臭未干小丫头的***礼,老板怕是没兴趣。
傅遇北睁眼,抬手捏了过来。
烫金的请帖里先是恭维,而后提及倪宁年轻貌美,手写的邀请函看上去诚意十足,底下是落款人倪健安。
就差明摆着把某种意思透出来。
傅遇北的表情露出些许凉薄。
乔特助心领神会,立刻明白了自家老板的意思,心中打算待会下车就回绝倪家。
谁知下一秒,听见问话。
“那天有什么安排。”
乔特助一怔,短短几秒时间就根据行程给出答案:“只有下午两点关于云和天境的会议。”
他说完,不太确定地问:“您是要——”
傅遇北随意合上请帖,丢在一旁,动作漫不经心,声音低醇:“去凑个热闹。”

小编推荐理由

天作之合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